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MathWU悟数的博客  
玩票  
https://blog.creaders.net/u/3368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贱人》 - (30) 2024-05-14 17:27:57

                               30


   孟芸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十点十分了。阔别两星期,熟悉的味道又来了。月宫就是不一样,在月宫睡觉,能够睡得酣,就如月宫主人说的,能够睡得像只猪似的,日上三竿仍起不来。

   昨天政治学习后,秦月娟告诉她,五人女子乐队筹备完毕,已向下江市公安机关报备人员及演出场地和时间,这周末到她家彩排,下周末可以开演了。她说她已失去了唱歌跳舞的兴趣,她都当上志愿清洁工了,马上就要去上晚班,周末兴许还要加班,还有什么情绪弹琴放歌。秦月娟大惊,问明情况后,二话没说,拖着她去发展研究院筹委会赵大柱的办公室。

   整个筹委会大楼只有赵大柱、秦月娟和孟芸。秦月娟质问赵大柱,他到底想让孟芸干什么?赵大柱说孟芸是自愿的,是千方百计求他赵大柱才当成清洁工的!秦月娟冷笑道,他赵大柱难道不知道反孟芸实质上是反周浩天吗?他被孟芸介绍入党,受周世玉提拔,如今又在曹晓慧麾下服务,但他却拆周浩天的台,不感到羞愧和危险吗?他这样胁迫孟芸,中纪委会饶过他吗?赵大柱说他心里只有祖国,祖国的安危才是他首先要考虑的,为祖国清除安全隐患,揪出美奴才是首要任务;至于周浩天怎样,孟芸怎样,不是他要考虑的;如果她秦月娟想上告,他手头就有中纪委的电话号码,悉听尊便!秦月娟被赵大柱的话噎得半死,要赵大柱给她中纪委号码,她现在就打电话给中纪委。赵大柱要秦月娟想想清楚,不要老是忤逆她母亲张玲;孟芸她自己答应献身于正义事业的,她秦月娟也鞠过躬,叫过爷爷叔叔伯伯。秦月娟愣住了,他,赵大柱,正义事业的主持人?怎么可能?赵大柱是哪块料?他和周世玉不是哥们么?曹晓慧不是非常器重他么?要是赵大柱是正义事业的,周世玉、曹晓慧岂不成了天字第一号大笨蛋了!而她秦月娟岂不更是超级大傻瓜了?秦月娟问赵大柱要曹晓慧的呼机号。赵大柱接通曹晓慧的电话,打开电话机喇叭。秦月娟与曹晓慧寒暄后,直接说他们把孟芸弄成汉奸民族败类腐败分子去扫厕所,不是陷周浩天于死地吗?周浩天要有闪失,她曹晓慧还有生路吗?曹晓慧放声狞笑,说她现在就在地狱里煎熬,有没有周浩天,当不当厅长都一样!她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着孟芸成为公共厕所,也受尽煎熬!秦月娟问道,要怎样她曹晓慧才能放过孟芸。曹晓慧答道,孟芸当众改名孟公厕,而且因为孟芸是美国奴才,要按美国的称名习惯,当众称自己叫公厕孟,她曹晓慧才考虑放过孟芸。

   秦月娟气得发昏章第十一,摔掉电话机,拉孟芸离开赵大柱的办公室。她俩身后传来赵大柱的叮嘱,说孟芸本周末可以放假,但不要忘记下礼拜一正式上班;否则,后果自负!

   秦月娟与孟芸在街边匆匆各吃了碗炒河粉。回到秦家后,秦月娟终于发作。她指着孟芸怒吼,问孟芸要找多少个男人才能止得住?周世玉周浩天还不够,还要赵大柱,还要那俩社会渣滓;人家娼妓叫春,多少能得些卖肉金;她孟芸免费被男人玩弄,还要为了保住玩弄她的人的饭碗,去献身给别的男人!她怎么能够这么秀高尚呢?她知不知道这样做,存心帮她的人就得受尽羞辱?秦月娟骂着骂着,竟然哭出声。孟芸手足无措,见秦月娟哭了,掏出手绢,想为秦月娟擦眼泪。秦月娟甩手去了盥洗室。

   晚上,孟芸死皮赖脸爬上秦月娟的床。秦月娟侧身背朝着孟芸。孟芸不管秦月娟对她的态度,她知道这个世上如果只有一个人不会害她,那必定是秦月娟姐姐。至于月宫主人能否帮她脱离苦海,她已不作指望。尘埃已经落定,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不就是给男人玩弄么?之前又不是没有过!再说,她也不太害怕赵大柱,她自忖两个回合就能够摔赵大柱个嘴啃泥。只要曹晓慧不在赵大柱身旁,赵大柱其实拿她没什么办法。总之,既然天命已定,也就不必为将来的不确定性操心;没有了高尚的目标,就随俗一番;享受不了当下,也不能终日提心吊胆。赵大柱是美丽小生,貌比魏曹植、晋潘安,日伪精卫、红朝首相,搂在一起蛮适意的。孟芸就这样没心没肺地睡到日近中天。

        *               *               *               *               *

   秦月娟和孟芸在孟芸家接待三个花枝招展的女郎:来自本城下江的陆露、李君兰和来自省城的陈冰莲。上冰水后,秦月娟宣布:由于她和孟芸的个人原因,很遗憾,女子乐队组团失败;她们本周末可以在孟芸家玩两天;而且,欢迎以后来此玩,住宿免费,随时可以进屋,钥匙已经配好。

   秦月娟选的人年轻、活泼、开朗、热情,三位姑娘听秦月娟如此说,虽然失望,但也表示理解。只是她们对孟芸脸上的伤痕充满好奇,问个不停。秦月娟和孟芸忙着瞎编,爬山游水撞到石头,胡乱搪塞过去。问完孟芸脸,仨姑娘七嘴八舌评论起孟芸的房屋:

   哇,你家里全是金的耶,金灿灿的,好漂亮,好美丽喔!

   不得了,气派嗳!当过省委书记秘书的人,就是与普通人不一样嗳!家庭的布置,看上去就有一股贵族气派!

   何止是贵族,你们看看噢,简直跟皇宫里的房间差不多呢!听说皇帝老儿家里都是用黄色的东西,这个屋子里也是黄橙橙的。而且皇帝老儿还没有家用电器,哎哟哟,你比皇帝活得还舒服!

   活得舒服?人人都这么想,只有这房子的主人认为住在这里比住进棺材要难受得多!要不是对生活还有那么点不甘心,她早就将家搬到棺材里去了!

        *               *               *               *               *

   下午,五姐妹拿起乐器,在地下室酒吧厅里自得其乐。孟芸打开酒柜烟柜,里面洋酒洋烟一大雒,全是周世玉准备着的。五个小娘都能喝,其中李君兰和陈冰莲还会抽烟。她们叽叽喳喳,挑了一瓶有着XO标志的人头马酒和一条摩尔烟。看到名烟名酒,仨女孩对孟芸更感好奇。秦月娟乘势一顿猛吹:

   我们小孟老师仗义疏财,平白无故送给一个卖烟的老头两千块钱。老头的儿子敲竹杠,竹杠没敲成,自己倒进了庙了。小孟老师为那只戆鬼奔走,求告了很多地方,好不容易才把那只戆棺材救出来。人家都说我们小孟老师是女宋江!平日里她在办公室,领导来了,她给我们挡一把,我们方便不少。

   那仨姐们听后,唧呖呱啦,将孟芸的身世问个遍。她们翻眼皮,看手掌,纷纷赞叹孟芸有福气。孟芸被折腾得哭笑不得。秦月娟来了劲了,一扫这两天的阴霾,索性一吹到底:

   小孟还是大学问家呢。你们知道周世玉吧?就是前些日子拿了十个博士学位的那位,周浩天儿子!周世玉的博士论文,就是孟老师写的,小孟老师是周世玉的博导!

   真的假的?”“怪不得是省委书记的秘书!”“酷!能弹琴唱歌翻跟头,还能写论文,能文能武啊!

   那还能假?小孟给周世玉写论文时,我就在旁边,还出过主意呢!是吧,小孟?秦月娟牛皮越吹越大。

   孟芸被吹得不好意思:姐,你人头马喝多了吧?

   我还没尝过人头马呢!什么味啊?红色公主秦月娟不赶时髦。

   在座的五位都没喝过人头马。她们叽喳着各倒些人头马在自己杯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喝;有说应当加冰块有说就这样光喝,莫衷一是。就这样,两位加了冰块,其余仨光喝。秦月娟选的人都爽气,她们嘻嘻哈哈自嘲自己是洋盘。陆露建议道:

   嗳,我们的乐队就叫五洋盘,好不好?

   这个建议被一致叫好。孟芸虽说当下没情趣,但两小时的打打闹闹,她的兴致回归不少。姑且乐队先起个名,哪天个人生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也未可知,到时姐妹们还是能够热热闹闹活在一起。

        *               *               *               *               *

   傍晚,五洋盘来到凤凰台酒吧。凤凰台本是五洋盘乐队下周末的演出场所,今晚她们来是为了解除演出意向,顺便也吃喝一顿,姐妹们聚一聚,连带过一下端午节。

   凤凰台老板娘接待了秦月娟一行。意向书不是合同,只要一星期前通知就能解除。秦月娟向老板娘表达歉意,老板娘早闻秦月娟大名,希望以后有机会再续前缘。

   酒吧间人不多,舞台上无人表演,七、八位男客散坐在酒吧舞台前的数张桌子边,有几个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记者模样的人跑来跑去。秦月娟有些诧异,点菜时问侍应生怎的不如想象中热闹。侍应生说市食品监督管理局正在这儿检查,演出临时取消,客人们走了不少。陆露听侍应如此说,提议道既然舞台空着,她们五个洋盘是不是上去乐一乐?五只洋盘一致同意这建议。侍应说基本乐器后台都能找得到,她们可以随便拿取。五洋盘先推孟芸上台。孟芸拿过一张吉他,调好音色后,弹了首苏联时代拉脱维亚民歌曲《百万支红玫瑰》,气氛顿时活跃。孟芸见状,一时心血来潮,弹上了意大利争自由的民歌《Bella Ciao》。《Bella Ciao》曾被南斯拉夫反法西斯故事片《桥》采用,国内译作《啊朋友再见》,国人十分熟悉。《Bella Ciao》曲调一起,酒吧间瞬时嗨了起来,顾客、侍应生、酒吧调酒师乃至那些记者跟着旋律起舞歌唱,一片热闹;台下四个小妞跃上演出台,各寻了把乐器,会合孟芸,又唱又跳。

   五朵奔放的鲜花立刻招蜂惹蝶。她们下台归座后,酒吧的男客马上移座,将她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位西装革履的绅士,站在她们的座位旁,诚邀她们与他拼桌,说他是这里的常客,她们今晚的开销由他全包。五位能唱能跳能吃能喝见过大场面的小妞知道来了个一门心思挨刀的冲头,兴高采烈,搬椅移桌,阿哥爷叔一顿乱叫,让那西装男坐了主席。五个小妞留了个心眼,叫来老板娘,指着西装男道今晚的账全算在这位仗义疏财的先生头上。

   各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如何称呼?西装男神态潇洒,文雅地寻章摘句。

   噢,我们是洋盘女子乐队...”

   哦?洋盘?哈哈哈!西装男听秦月娟介绍,顿觉自己高大上,他打断秦月娟的话,开始调教乡下小妞,名字土了些!到这种地方开洋荤,不能说自己是洋盘!观众会不开心的,会认为暗绰绰骂他们是洋盘!他望着孟芸的脸上,问:这位小姑娘面孔上,我还以为是胭脂,好像是伤吧?

   孟芸笑笑说乡下道路崎岖,遍地树杈灌木,碰伤划伤的。西装男怜香惜玉起来,道:

   这地方的XO酒,晓得伐?乓乓响!吃了能活跃胶原蛋白,对面孔有好处,老灵呃!

   小娘们听得新鲜,瞧这西装老中医说的,XO还有这功效?赶紧的,每人来一瓶XO,先美容再说。乡下小妞不知道有哪些XO洋酒,叫不出名字,下午在孟芸家刚开过人头马洋荤,她们干脆每人照着菜单上的最高价人头马,磨刀霍霍,先点上一瓶。西装男主随客便,也来了瓶人头马。

   陆露抿了一口,对孟芸道:好吃!有点雪碧味道!比你家的味道好!

   啥?当过省委书记小秘的孟芸虽没怎么喝过人头马,却见过大世面。这人头马,无论什么品种,怎么也不可能喝出雪碧味!孟芸刚想发话,陆露又呷了一口,吧咂下嘴,干脆像水浒寨母大虫母夜叉一样,犀牛饮水般吸酒进肚里。李君兰也呷了口酒,也道好吃。转瞬间两瓶人头马见了底。陆露和李君兰面不改色心不跳,又各点了一瓶人头马,这一次喝出了柠檬汁味。乡下小妞装疯卖傻,陆露和李君兰一个劲囔着这酒水如何纯正如何够味 ,这位先生如何大方如何豪爽。省会来的陈冰莲看不下去,笑着提醒道:

   喂,你们节制点!喝了假酒不是好玩的!

   下江的俩妞顿时省悟,光顾着磨刀宰冲头了,自己吃坏了那真是阿戆了!俩小妞发起小姐脾气:

   喂,爷叔,这酒是大兴的吧?人头马是白兰地嗳,怎么可能整瓶灌到肚皮里,面孔也不红一下的?” “是啊!吃坏了,你要赔我们医药费的哦!

   侬帮帮忙好伐,这酒哪能会假的?五千块一瓶唻!绝对正宗!我三日两头来这里咪脱一瓶!侬看看我,从来勿晓得医院开勒啥地方!西装男争辩道。

   爷叔掼啥榔头?五千块就不是大兴的啦?你真当我们是洋盘啊?陆露指着孟芸,夸大其辞,你认得她吗?周浩天秘书!家里XO一堆一堆的!周世玉晓得吗?周浩天儿子,外贸主任,处长,她男朋友!她家里的烟酒统统是周世玉送的!

   西装男肃然起敬,对孟芸道:小姐,侬肯定XO老吃客了。侬讲讲,这酒会是大兴的伐?

   我们刚在她家尝过人头马,味道不一样的哦!李君兰讹上了西装男,插嘴道。

   那可能周浩天的儿子,大卖场里买的?西装男不能丢这个份,不然真成洋盘了。

   省委书记屋里的老酒是在大卖场买的?瞎七搭八!爷叔,你下只角混出来的吧?上层生活不熟悉,她可以教教你!陆露再次指向孟芸。 

   我家里的烟酒大多是省委宴席上用的,特供的!还有就是周世玉从法国直接带回的!周世玉刚从欧洲考察回来。孟芸也不知道她家的烟酒是周世玉从哪个旮瘩里弄来的,但应当大致是这么回事,周世玉绝对不可能跑大卖场里去买名烟名酒。

   人头马的品种很多,你们也可能吃的是不一样的品种。西装男不能输了嘴仗,他坍不起这个台,不过,一分价钱一分货,这地方的XO,勿要太正宗喔,绝对勿是大兴货!

   好吧,我们吃了再说!陆露舞着手臂道,不过,爷叔,吃坏了要赔的哦!你钱带够了吗?不要到辰光跑不出酒吧间!

   西装男感到受了莫大侮辱。他掏出信用卡,往桌上一掼:这是贵宾卡!里面十万块钱!随便刷!他看了看坐在一旁文静微笑的大美女秦月娟,觉得这五个妞里面她像大姐,应该比较好说话,长得也出众,于是对她言道:妹妹,叫我一声爸爸,我立刻划给你一万块钞票!

   哦?我要是叫十声,你不是走不出这酒吧间了吗?秦月娟矜持地笑问,美艳得让人心动。

   西装男又是三张信用卡甩出:这里还有!金卡,钻石卡,白金卡!每张至少五十万!

   你啥人啊?叫啥名字啊?钱是你自己挣的,还是你老爹攒的?秦月娟丰姿绰约,继续微笑,看她一眼会销魂蚀骨。

   侬勿晓得我的名字?西装男觉得不可思议,来凤凰台酒吧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怎会不知道他的大名?他的名字有如春雷,能震聋上流社会人的耳朵!看来眼前这个美人真是洋盘!我叫徐劲松!

   啥?徐劲松这名字果然振聋发聩,五位小妞一起惊呼,旋即笑成一团。

   哎哟,你晓得她是谁吗?陆露指着秦月娟,哈哈笑着对西装男徐劲松说,你老爹叫过她奶奶,磕头叫的!你个败家子,倒比你爹有出息,竟然敢要她叫你爸爸!徐劲松是全国闻名的纨绔。他老爹就是当年那位与一姐秦大公主争车位,跪在地上磕头叫奶奶的首富。此事传遍省内外,与秦月娟熟识的人都知道。

   哈哈哈哈!你爹叫她奶奶,你要她叫你爸爸,那你爹叫你什么?陈冰莲跟着起哄。

   嗳徐先生,你爹叫她奶奶,我们是她的妹妹,你不应当叫我们太奶奶吗?李君兰也跟着凑趣。

   乖孙,叫声太奶奶,叫一声赏你一分钱!陆露索性坐到了桌子上,脚搁在徐劲松的大腿上,没大没小起来。

   周围的酒客跟着嬉笑。徐劲松的脸涨成猪肝色。五位小娘欢天喜地。

   老板娘出现在舞台上,身旁还有俩干部模样打扮的人。老板娘拍手让大家安静,随即宣布说,酒吧没通过食品安全检查,将于半个钟头后打烊整顿,何时重开,要经食品监督管理局再次检验批准后再作决定。说完,老板娘掉头离去。台下众人一阵骚动,纷纷问站在舞台上那二位怎么回事。台上上首的那位挥了挥手中的纸,说经检验,这里的洋酒,百分之八十是假货,尤其是XO品秩的,没有一瓶达标。这检测结果倒是在五位洋盘的意料之中,但丫头们不安分,东张西望,想看看别人怎样出洋相。

   台下的电视台摄影记者立即采访,问顾客有什么感想,喝了假酒是不是有种受骗的感觉,感到气愤吗?

   嗳,你们查什么查啊?我们吃酒要你们管啊?你们自己吃不起XO,不要紧,扒分不容易,讲一声,阿哥出分子让你们尝尝鲜!检查啥?真是吃饱了撑的!

   徐劲松的回答颇出乎记者们的意料:这位先生,您吃的是假酒啊!销售假酒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检查是为了保护您这样的消费者的利益啊!您怎么冲我们发火呢?

   不过,徐劲松的话却引起大多数酒客的共鸣,他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瞎三话四!阿拉要侬保护?侬一年到头赚几只铜钿?

   徐先生讲得对!要你们多管闲事啊?我们到这地方,就是来吃这个价钱的!

   是啊!这不是破坏氛围吗?

   穷棺材永远拎勿清阿拉这种档次的生活!

   吃不起XO,出去摊头上买瓶可乐,回屋里去电风扇旁边乘乘风凉。不要操心层次高的人消费!

   记者们瞠目结舌。五个洋盘像看滑稽戏一般,手舞足蹈,笑得前仰后合。


浏览(252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MathWU悟数
注册日期: 2024-02-07
访问总量: 41,7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小说《贱人》 - (33)
· 小说《贱人》 - (32)
· 小说《贱人》 - (31)
· 小说《贱人》 - (30)
· 小说《贱人》 - (29)
· 小说《贱人》 - (28)
· 小说《贱人》 - (27)
分类目录
【杂耍】
· 小说《贱人》 - (33)
· 小说《贱人》 - (32)
· 小说《贱人》 - (31)
· 小说《贱人》 - (30)
· 小说《贱人》 - (29)
· 小说《贱人》 - (28)
· 小说《贱人》 - (27)
· 小说《贱人》 - (26)
· 小说《贱人》 - (25)
· 小说《贱人》 - (24)
存档目录
2024-05-02 - 2024-05-24
2024-04-03 - 2024-04-28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10 - 2024-02-2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