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骆驼的博客  
作者:骆远志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骆驼
 
注册日期: 2017-09-16
访问总量: 184,7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歌曲《What is a youth》中文翻
· 评沈从文的《边城》
· 坚守宪法、追查选举不公 -- 小结
· 通往奴役之路--美国大选中部分华
· 核武问题的新发展 --- 续《中国
· 大选后川普的战略
· 苗族历史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博客】
 · 歌曲《What is a youth》中文翻译
 · 评沈从文的《边城》
 · 坚守宪法、追查选举不公 -- 小结1
 · 通往奴役之路--美国大选中部分华人
 · 核武问题的新发展 --- 续《中国和
 · 大选后川普的战略
 · 苗族历史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 Jean-Christophe By Romain Rollan
 · 看懂这次美国总统选举
 · 通俗讲解为什么马克思主义错了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苗族历史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很多人相信,中国民主化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先进终将战胜落后、正确终将战胜错误、真理终将战胜谬论。殊不知这样美好的信心需要特定的信仰基础。社会没有这样的信仰,先进经常败于落后、正确经常败于错误、真理经常败于谬论,等待再长时间也无济于事。

苗族与汉族比邻而居4000余年,跨越整个中华文明史,苗族却一直抱缺守残、拒绝汉族的先进文明,就是这样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活生生的例子。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本文以一个汉族人的角度审视苗族历史,希望从中获得一些结论,帮助读者理解为什么中国与西方民主制度共存200多年却不能民主化。对真理信仰的缺失,是未来中国实现民主化面临的关键障碍。

一苗族简史

苗族和汉族是同源兄弟,都是蒙古利亚人种,语言都属汉藏语系。远古时代,二者共居于中原,相互往来、交战、联姻不断,本质上是同一伙人。汉族的祖先是炎黄二帝的部落,主要生活在现在的陕西、山西、河南、河北、湖北等地;苗族的祖先是蚩尤部落,主要生活在现在的山东、江苏、安徽等地。他们都是农耕部落,发展程度没啥大差别,蚩尤部落更先进一些。有现代学者声称,苗族是中国最早的水稻种植者。

苗汉分离发生在大约4600年前。《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 涿鹿之战以后,蚩尤部落失败,蚩尤被杀,其民众部分投降,融入炎黄族众。没投降的部分南迁,逃出炎黄的控制范围,并在后来的多个世纪里与炎黄既为邻又为敌。《山海经》记载,在距今4000年左右的夏朝,“舜逐三苗于三危”,就是舜击败了苗族部落 ,将他们放逐到三危。有人说三危是今天的甘肃省三危山,也有人说是南方其他地方,总之是蛮荒之地。

从此,苗族历史不断重复一个模式,就是应对汉人的扩张,他们不断向南迁徙,躲避汉人。从最早的山东、江苏等地,到甘肃、贵州、四川,再到云南、海南等偏远地区。后来汉人扩展到全中国,一些苗族就逃到越南、老挝、缅甸等邻国。再随着人口增多,每个地区内汉人都占据越来越多的可耕地,苗人就躲到群山深处的山顶上。那里易守难攻、又不适合农耕,汉人不喜欢,就成了苗人的避难所。

pic1.jpg

1. 左图是黄帝、炎帝、和蚩尤三部落的大致分布图。那时的部落不定居,迁移不断,所以地图只是他们的大致活动范围。涿鹿之战的具体位置有很多种说法,可信性较高的是今天河北保定以北的釜山一带。右图是学者猜测的,现代苗族人祖先的大致迁徙地图。其中没有甘肃,可能夏朝时去甘肃的那支苗人后来消失了,也许被同化、也许被灭族。

二 苗族抱缺守残

千百年来,苗族在经济、文化、政治等所有重要方面一直大幅落后汉族,为什么没有出于自身发展需要,主动向汉族学习?汉族在历史上曾吸收很多少数民族,比如北魏时的多民族大融合、明朝初年蒙古和色目人融入汉族、近代满族人逐渐融入汉族等。相比之下,苗族与汉族在人种和语言上差别更小,按理更容易融入,为什么没有发生?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就是苗族坚持古老的“游耕”生产方式。

苗族人从古到今都刀耕火种。他们烧林砍树,不翻地,不施肥,掘穴播种,然后等待收割。这样种地,土壤肥力在1到3年内急剧下降,收成大减。于是苗人只能弃耕,另选新地块开荒。大约经过5到12年,苗寨附近土地全部报废,整个部落就必须迁徙,寻找新家园,这就是“游耕”。游耕对土地破坏严重,苗人经常要等几代人以后才可能回到原来弃耕的土地。

pic2.jpg

2. 左图,在21世纪的今天,老挝苗族人还在大规模烧山开荒,危害他人的生命与财产安全,又严重破坏环境,让老挝政府和其他民族不胜其苦。中图和右图都是被游耕部落丢荒的山地,满目疮痍,植被和环境很难恢复。

涿鹿之战时期,汉苗的农耕技术水平差不多。后来汉人逐渐进步,先用“休耕”代替游耕,就是在土地肥力下降后暂停耕种,改用旁边地块,然后用翻地、灌溉、施肥等手段帮助休耕土块恢复肥力,一两年后重新耕种。秦汉至隋唐时期,汉人再次改良,推行“轮作复种”代替休耕,就是不再闲置土地,而是在同一块田地上轮流种植不同农作物,并在一年内种植多次。宋元以后,汉族人又推广“间作套种”,就是在前季作物生长的后期,将后季作物播种或栽种在前季作物的株、行之间,以提高土地总产出。

放弃游耕之后,汉人开始定居。相对于不断迁徙,定居生活要求更精细的土地和财产所有权界定和转移方式,以及更高级的家庭、家族、国家观念等,于是促进了文字、法律、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的大发展。耕作技术的进步造成粮食产量增加,于是汉族人口大增,民富兵强,文化繁荣,发展出世界四大文明之一。反观苗族,远古时曾比汉族实力强,后来却被汉族反超,并且差距原拉越大。苗人一直没有自己的国家,直到近代还没有文字,文化极端落后,人民极端贫弱。

苗汉历来比邻而居。经常苗人住山上、汉人住山下,去同一个市场买卖交易。每当苗人开垦一块荒地,几年后必然报废。苗人离开后,经常汉人接手,利用较先进的农耕技术恢复土壤肥力,然后长期拥有,并建立法律所有权。久而久之,汉族的土地越来越多,苗族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随着东亚大陆人口增加,苗族变得无荒可开,只剩两个不好的选择,要么躲入环境恶劣的群山峻岭,要么抢夺他人土地。

在如此局势下,苗人发展出两大鲜明特征。一是尚武。抢夺他人土地不能没有武力,所以苗族基本上全民皆兵。长期以刀枪对待邻居,造成与外族关系恶劣。苗族又落后,武器装备和战斗技术经常比不过对手,于是特别强调内部齐心、靠斗狠取胜。二是苗人强烈否认别人的土地所有权,远不只是“缺乏财产权概念”。因为承认他人的土地所有权,就是否定自己的生存。苗族的这两个特点造成他们拒绝文明进步,让外人觉得野蛮、无理。

三 用照片说苗族

pic3.jpg

3. 左图是柏格理苗文。中图是柏格理牧师(右2)与苗人和其他牧师合影。右图是柏格理墓碑。历史悠久的苗族竟然在1905年以前没有文字。英国基督教传教士柏格理于1887年来到位于云贵川交界的威宁石门坎苗寨。他致力于传教、发展教育、传播文明,并于1905年创制苗族文字,被称为柏格理苗文或老苗文。柏格理到达之前,石门坎苗人长期受彝族土司压迫,极端原始落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柏格理等基督教传教士努力几十年,惠及范围远超过石门坎,让苗族有了全方位跳跃式发展。抗日战争结束后,民国政府在普查中发现,每10万苗族人当中平均就有10个大学生,而每10万汉族人中却只有不到3个大学生。曾落后的苗人成了中华民国的模范族裔。柏格理死在石门坎,并葬在那里。后代苗人一直尊重、怀念他。

pic4.jpg

4. 左图,越南战争期间美国CIA组织训练苗族军人。中图,老挝丛林中的苗族人恳求国际社会帮助。右图,泰国试图遣返境内的苗族人回老挝,苗族人的恐惧、无奈与悲哀。他们把回老挝看成死途。历史上,东南亚的苗族人长期与其他民族矛盾深重。越南战争期间,苗人踊跃与美军合作反对共产党。战争结束后,东南亚的各个新生共产党政府大规模残酷迫害苗人。老挝苗族在越战期间支持老挝国王,帮助美军。越战之后,老挝人民革命党,就是共产党,推翻国王后掌权,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像对待野兽一样猎杀苗人。面对国际质疑,老挝官方为掩盖暴行,矢口否认丛林中苗族人的存在。曾有大量苗族难民逃亡到较文明的泰国。但是在泰国,苗人与其他民族矛盾不断,于是泰国政府试图遣返他们。美国一直寻求机会插手调停。

pic5.jpg

5. 左图是在美国Wisconsin州的苗族移民Chai Vang。在2004年,他打猎时闯入私人山地,与地主发生对峙,开枪连杀6人。事后他平静、无悔意,被判6个无期徒刑外加一个70年徒刑。中图是在美国的苗族难民Cha Vang,与Chai Vang无亲属关系,在2007年进入别人的私有山地打猎,被右图中James Nichols开枪射杀。Nichols被判69年徒刑。越战后东南亚苗人被迫害,美国舆论强烈要求政府帮助老盟友,于是国会通过法律,大规模接受苗族移民。目前美国有大约20万苗族人,其中6万住在Wisconsin州。这些人与当地居民一直矛盾尖锐。后者抱怨,苗族人无视他人土地所有权,经常带武器随意侵入,威胁主人,滥杀动物。

pic6.jpg

6. 左图,群山环抱中的苗寨,外人很难进入,也不愿来。寨子位于山顶,易守难攻。农地都是高海拔的梯田。中图,苗人尚武,人人都是战士。右图,苗寨传统,男孩15岁举行成人式,接受一支枪、一把长刀、和一个号角。虽然苗人靠种田生存,但是成人式里没有一件农具,全是作战装备。

pic7.jpg

7. 左图是大陆基层苗族党员干部。他们是大陆苗寨里的真正掌权者。从个人的装束和眼神,到群体的精神面貌、挥舞的旗帜等看,他们已没有什么民族特征了。右图,在政治秀场上,苗族代表穿戴民族传统服饰接受拍照。中国对待汉族、苗族、或境内任何民族都一样,根本办法就是 “党凌驾一切”。党把组织建到最基层,用党的力量控制社会生活中的各个方面。所有民族都被“党化”,都失去民族自主权和民族特征,民族内部原有的决策机制靠边站,民族文化成了无根之萍,必然慢慢枯萎。但是苗汉也因此开始融合。大陆苗族地区推广了现代农业技术和定居生活,不适合定居农业的苗乡发展旅游业等。除个别偏僻地区外,大陆苗人的传统特点已经遗失殆尽。大概只有民俗旅游区里的演员们、和开人大时的女代表们还穿戴正式民族服饰。但那本质上都是装样子,与苗人现实生活距离遥远。

四 以苗族为鉴

1.  民族可能永远执迷不悟

对比汉族与苗族的农耕方式,前者的轮作复种和间作套种符合农业生产现实、促进文明发展、造福于民族,所以是正确和先进的真理;而后者的游耕严重落伍,是错误的谬论。但是几千年过去了,苗人依然坚持游耕。在他们的小世界里,先进败给了落后、正确败给了错误、真理败给了谬论。

苗族人坚持游耕,伤害了几千年来的每个苗族人。游耕让世世代代、数以亿计的苗族人流离失所,没能过上他们本来可能享有的安全和文明的生活。苗族孩子本来可能像同时代汉族孩子那样受教育、健康成长,却因游耕而缺吃少穿、缺医少药,文盲率和夭折比例都奇高;苗族妇女本来可能吃饱穿暖,却因游耕变得贫困交加;苗族男人本来可能平安过一辈子,因游耕而不得不频繁上战场,面对被杀戮的命运。

汉人的耕作方法并不高深难学,种田人一看就懂;苗汉比邻而居,通婚频繁,苗人有很多机会看到汉人怎样耕作;汉人没有严加保密,想保密也做不到;苗人与汉人同种,智商没有大差别;全球苗族人口上千万,不缺聪明人。总之,没有什么外在因素让苗人不能采用汉人更优越的耕作技术,问题在于苗族自身。

旁人可能以为,苗人是游耕的直接受害者,肯定反对、痛恨游耕制度。但是很不幸,这种猜测大错。苗人老百姓经常是游耕最坚定的支持者,誓死捍卫游耕传统。类似于中国人都是独裁制度的受害者,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却坚决反对民主。一些最坚定的毛粉,就来自被毛泽东整得最惨的家庭。

我曾寻找现代苗族知识分子对民族历史的反思,找到的竟然只有骄傲与歌颂。没有人指出苗人几千年来游耕、与邻为敌、拒绝文明等民族选择是多么明显的愚昧。他们反而把游耕说成是“苗人爱自由”、“民族特色”,把苗族的因循守旧、拒绝进步看作“不忘传统、不忘祖宗、不忘本”,把苗族人无法与外族和平共处、总以刀枪示邻说成是“勇敢”,等等。历史上苗人因落后而在战场上失败、因与邻为敌而被驱逐,不得不多次大逃亡,但是在现代苗族知识分子笔下,这些本该令人汗颜的事都变成了伟大的民族史诗,类似于共产党把失败后的大逃跑吹嘘成为北上抗日而战略转移。

2.  自私让人漠视真实

著名文学家沈从文是苗人,年轻时对自己的民族身份很敏感,因此字里行间全是对苗族的赞美。学者刘洪涛评价他的早期作品,“其中的苗人,比汉人在道德、体貌等诸多方面来得优越”。中年后他在汉人世界里站稳脚跟,于是逐渐采用大中华视角,作品里很少再关注苗族了。如果剥去文学家光环、以平常心看待沈,就不难理解他的心理。苗族是弱势民族,年轻的沈从文怕自己被人瞧不起,就大肆吹嘘苗族。可真相是,汉人不比苗人好、苗人也不比汉人好。沈强调苗人比汉人优越,想法偏持,是他自卑的民族情感和死要面子的心理在作怪。后来沈出名了,苗族背景对他个人发展无足轻重了,他就不关注苗族了。追求个人成功、维护心里的民族情感、让自己在旁人面前更有面子等,本质上都是个人私利。大多数苗人,或任何民族中的平常人,都与沈类似,心中的自私本能让他们顾不上真实与否,也不关心民族福祉。

当旁观者为苗族扼腕叹息,“你们游耕,明显愚蠢,害了你们祖祖辈辈。为了苗族的子孙后代,你们应该改革!”这样说的人可能不懂,大多数听者类似沈从文,受人性自私本能驱使,并不真关心民族整体利益。听到中肯的批评,他们不会为民族进步奋起,只会怀恨批评者,觉得对方让自己丢面子,伤害了自己的民族感情。当外国人批评中国没有民主时,大多数中国人也类似,觉得伤害了自己的颜面,反感抵触。

如果被一个同族人批评,常人们反应就更激烈,心里怪他为什么不体谅听者丢面子的难过,全不顾及批评本身是否中肯正确,就会骂他忘本、给民族抹黑、是民族败类等。这样狭隘自私的人越多,敢于站出来诚恳批评的人就越少。我没有找到任何苗族知识分子敢于指出本民族传统里的愚昧,却发现连大儒沈从文也只歌颂不批评,就感到这两件事有内在联系。苗人文化崇拜祖先和传统,强调内部齐心团结,并不重视真实或进步。这种文化里的“好人”如沈从文自然觉得,就应该避讳本民族弱点,排斥那些伤害民族感情的真话。苗族内部人人这么想,于是就没人敢站出来说实话了,正确和进步的真理在苗族内部就这样被彻底压制,这就是为什么愚昧和落后笼罩苗族几千年。

中国人也类似,那些敢于指出中国缺点、支持普世价值的中国人也经常被大众谩骂。比如在台湾和香港的很多人切身感受到,中国不接受自由民主是多么愚昧。于是他们呐喊,希望唤醒大陆人,却被很多大陆人骂成崇洋媚外、汉奸、忘记了自己的中国根等。有些大陆人更极端,甚至要杀他们,扬言“留岛不留人”。

3.  既得利益集团阻止进步

掌权人和其他既得利益者追求个人和小集团权利,也要压制真理,阻碍民族进步。任何人都看得出,每次苗寨因游耕而迁徙的成本有多么高、以及避免迁徙的办法有多么简单,只要请一个会种田的汉族农民教大家如何保持土壤肥力就可以了。苗族领袖们不傻,当然看得懂。但是如果改变传统、不迁徙,就将带来部落内部权力和利益的重大再分配,那才是既得利益集团最害怕的。苗寨不断搬迁、走南闯北,就需要勇士。勇士出身的苗寨传统决策集团就有继续掌权的正当性。如果定居了,种田技术能手们就会变得至关重要,就将伸手要权。勇士们就失去了用武之地,首领们也就失去继续掌权的理由。

苗族传统尚武,不重视种田。苗族男人们敬佩勇敢的战士,男孩们从小立志要成为战士,经常不惜赌上性命。他们看不起种田能手,觉得妇女和孩子们都可以做。如果停止游耕,转为定居农耕,苗寨的传统价值观、以及建立在其上的权利分配体系等,都需要改变。原来有权、有势、有利的人,就会失去既得利益。那将是大改革、甚至是革命,必然艰难痛苦,所以苗人几千年来一直拒绝,即使看出了游耕的愚昧。同理,中国应该顺应世界文明潮流、实行民主自由,也非常简单明了,技术上也不难,难的是相应的内部权利再分配。

苗族人并不傻,很多都知道汉族的种田技术好、生活富裕、社会环境好等。这就是为什么历朝历代很多苗族女生嫁到汉家。每次游耕搬家时也总有苗族男子脱离部落,然后逐渐加入附近汉人社会。但是其他苗人从此不再承认他们是苗人。态度好时,说他们汉化了;态度不好时,就骂他们是叛徒。总之,离开部落的苗人数量再多,依然是留在部落里的苗人掌握民族话语权。后者的人数再少、行为再愚昧,也还继续拥有苗族的招牌,被外人认为是正宗苗族。于是苗族内部就出现逆向淘汰,明智的苗人变成汉人,愚昧顽固的留下来做正宗苗人。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其他民族。比如美国的印第安人,几百年来离开部落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远超过留在部落里的,但后者被看作民族代表,而前者永远失去了代表族人的话语权。再比如,中国人里敢站出来大声支持民主的,总是不久后就去了监狱、或坟墓、或国外,而那些昧着良心维护独裁的人平安生存下来,升官发财,重要性提高,被看成正宗中国人,掌握中国的话语权。

五 总结:进步呼唤新信仰

从苗族历史可以看出,正确和先进的真理经常与人的自私本能,比如民族情感、面子、既得利益集团权利等,相矛盾。一个民族如果任由那些人的自私本能驱使,就可能永远得不到真理。汉人施行轮作复种已有2千余年,休耕定居的历史更长,苗族却还不知主动学习汉族的先进农耕方式,生动地表明了先进不会自动战胜落后、正确不会自动战胜错误、真理也不会自动战胜谬论,无论时间有多长。一个世纪以前中国人就看懂,德先生和赛先生是真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把他们请进来,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只有当人民崇尚真理,才可能为真理不懈奋斗,真理才有机会最终胜利。崇尚真理,就是当人的自私本能与真理冲突时,人要捍卫真理,不惜牺牲自私本能。为真理克服本能,非常困难。如果没有信仰的力量,人就做不到。虽然苗族和汉族都有自己的传统信仰,但那些信仰强调人伦,比如忠君、孝父、敬祖先,并不崇尚真理,所以不能帮助人为真理克服本能。拙文《死亡与永生》讲到,汉族人早已忘记都江堰背后的真英雄,就是例子。如果苗人要自主发展、中国要靠自己实现民主化,人民都需要改变信仰,崇尚真理。而基督教就是这样的信仰。

2020年11月28日

电邮:yuanzhiluo@yahoo.com 博客:https://www.lyz.com

注释

国家民族事业委员会,苗族,http://www.neac.gov.cn/seac/ztzl/mz/fswh.shtml

百度百科,游耕农业, https://baike.baidu.com/item/游耕农业/12602546

图片来源:欧正进,文字来源:丁美星,2020-03-01, 珍贵贵州老照片:1949年西方人眼中的文化圣地和“海外天国”石门坎, https://www.sohu.com/a/376990093_488491

万维读者网, 2020/04/27,100年前,一个基督徒在中国创造的文明奇迹,https://digest.creaders.net/2020/04/27/2219022.html

Wikipedia, 轮作,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轮作

李厚安,2007/01/30,西部苗族:多姿多彩的游耕文化,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34ac9010006jj.html

国家地理,寰行中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haVZ8NU40

王浩田,2018-08-16,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一,苗族的由来,你知道吗,https://kknews.cc/culture/ggpkpyy.html

学点儿历史, 2019/01/09, 这个部族是“最正宗的苗族”,至今仍保留着远古习俗, https://kknews.cc/zh-my/culture/oa3yazo.html

哥伦比亚大学AFE,China and Europe: 1500-1800, The Silver Trade,  http://afe.easia.columbia.edu/chinawh/web/s5/s5_4.html

AFP/Didier Lauras, 2004/04/27, Moving Lao Villages, http://thingsasian.com/story/moving-lao-villages

李炳泽,2016年12月,《苗族语言与文化》,民族出版社出版

Charles Montaldo, 2019/08/05, Chai Vang Killed 6 Hunters in Wisconsin Hunting Incident, https://www.thoughtco.com/six-killed-in-wisconsin-hunting-incident-972787

NPR, 2010/10/27, Documentary Re-Examines Controversial Hmong Shooting, https://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30860575

Wikipedia, Chai Va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i_Vang

这位英国传教士,帮助苗族人发明了文字,死后苗族人自发为他守墓, https://www.sohu.com/a/307239931_120017237

西南苗族人为何甘心认英国人为王,传教士都为殖民而来吗, https://k.sina.cn/article_6018265449_166b77169001002lwi.html

李元龙, 2010/06/26,野火烧不尽的老苗文,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15185

Wikipedia, 柏格理苗文,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lard_script

澎湃新闻张经纬2016-11-10,巫蛊是如何跟苗族文化关联起来的?https://cul.qq.com/a/20161110/010069.htm

Hmong immigrants, https://immigrationtounitedstates.org/551-hmong-immigrants.html

GRANT PECK at Associated Press, 2013/03/06, Activists fear Thai return of Hmong rebel to Laos, https://www.timesherald.com/activists-fear-thai-return-of-hmong-rebel-to-laos/article_840a7dfd-28b4-5b02-88b8-6ffaa2610d1e.html

William Lloyd George / Chiang Mai, 2010/07/24, Hmong Refugees Live in Fear in Laos and Thailand, TIME, http://content.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2005706,00.html

Kanok Rerkasem, 2009/12/05, Shifting Cultivation in the Mountainous Mainland Southeast Asia, http://ercscd.env.nagoya-u.ac.jp/envgcoe/kanok.pdf

Antonio Graceffo, 2011/03/27, Hmong Searching for a Home, Foreign Policy Journal, https://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1/03/27/hmong-searching-for-a-home/

刘洪涛,沈从文:民族身份与国家认同,《楚雄师范学院学报》2003 年第 01 期 第 10-14 页,https://www.1xuezhe.exuezhe.com/Qk/art/234365?dbcode=1&flag=2

本文的主要网上地址,包括读者讨论:

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385082.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11/390436.html

https://lyz.com/hmong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100300&post_id=3192232&forum=2#3192232

http://luo-yuanzhi.hxwk.org/?p=194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