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度的博客  
老度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u/544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在贸易战下中国政局的走向 2019-06-03 08:17:10

前言: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简略回顾一下中美贸易战,并在此背景下探讨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向,对政局的探讨必须建立在实情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官方文宣之上,由于种种原因,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每次开全党大会之前,文宣都是一派节日的喜庆景象,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全党大会不是涉及到最高层换届,就是涉及到路线斗争和权力再分配,其前期的刀光剑影不足为外人所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8届11中全会到9大之间的权力斗争,整整持续了3年之久,那就是众所周知的文化大革命。                               我想越过文宣的粉饰,从尽可能真实的角度上来探讨这个主题,由于这种探讨是基于对政治现象的观察,对权力运作的分析和对事件演变的逻辑推理,也许会跟许多人得出不不一样的结论。

_95496071_038885009-1.jpg

中美贸易战的起源

2017年1月20日,川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同年4月7日,中美峰会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举行,这是两位领导人首次见面。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是全世界经贸关系的主轴之一,这种关系不仅影响到两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对世界经贸格局有着全面的影响力,但遗憾的是这种关系并非建立在牢固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当年一种纵横捭阖的政治战略上,而它之所以得以延续至今,也是建立在西方政客的一厢情愿和缺乏责任感的击鼓传花上。  作为一个有使命感的政治家,新上台的川普重新梳理和审视了整个中美关系,形成了他新的对华思维。   在川普上台后的第一次中美峰会时,川普就对习近平表示过:中美建交,美国的一中政策以及中美贸易每年的几千亿顺差,是对中国的三大红利,这些红利川普都可以继续保留,条件是希望习政权在半岛问题上配合美国,来彻底解决朝核问题。                                                                                                          从后来事情的发展来看,当时这些话习近平并未听进去,习有自己的一套宏图伟略,他希望通过鼓励三胖把朝核问题闹大,而迫使川普在韩国撤军,以此为解决台湾问题来进行前期的战略布局。 于是我们看到朝核问题在2018年初愈演愈烈,但川普并未如习金所料的在核威胁下从半岛撤军,反而是积极准备打第二次迫在眉睫半岛战争,美国海空军力量云集半岛,当时各种情报显示战争一触即发。 此刻习才真切的体会到川普的不退缩性格,如果立即开战,习感到自己还没把握可以动员全党全军做出决定,出兵朝鲜投入第二次抗美援朝战争,又担心如果自己未能及时出兵时,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把三胖灭了怎么办?  所以习改变策略,对三胖许下重金,压三胖跟川普和谈,只要三胖把川普忽悠过去,就算赢,下面的事我们都知道了,和谈如期举行,三胖开始保持低调,第二次半岛战争的紧张局势也烟消云散了。

从迫在眉睫的半岛战争危机中化险为夷喘过气来,川普痛定思痛,开始改玄更张,不再跟着历届美国政府陪中朝演双簧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游戏了,改而对三胖采取了安抚策略,并转而把打击的矛头对准了习政权,于是中美贸易战就爆发了。  从根本上来说,美国对朝鲜除了军事手段外,手中并无其它牌可打,对中国就不一样,美国手中的牌很多,从贸易到金融,从外交到科技,美国都可以对中共层层施压,如果中共的政策不发生转变,川普就准备逐步收回对中的三大红利,毕竟当年联中抗苏的国际大环境已经不复存在,苏联已经解体,而且目前中俄政治关系密切,美国的对华政策也到了需全面调整的时候了。

目前中国的政局及其问题:

六四事件是一个标志,六四之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实际上已经发生了逆转,以水工为首的保守派上台,标志着中国开始全面进入权贵资本主义时代。

从水工下台到迄今为止,这段时期党内发生了两起具有历史意义的突发事件:一是薄熙来事件和319兵变,二是2018年七月兵变和政治局扩大会议。

要读懂中国的政治,首先要读懂中国的历史,中国三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先军政治的历史,无论是玄武门之变,还是靖难之变无论是高平陵之变还是陈桥兵变,无一例外。 先军政治的含义,在这里是指伴随着突然的政策重大转向或高层人事变更,都必然有军事行动伴随在内予以支撑。

文革的发生就是最好的例子,并非毛思想有那么大的号召力,8届11中全会之所以能够顺利召开并通过了16条,是毛林越过军委和总参,把38军从沈阳秘密调入京师,控制了朝廷的大局,文革的得以展开是以兵变为基础的,从而全面的政治大清洗接踵而至。

薄熙来事件引起的319兵变,是和谐在危机爆发时被迫采取的一次军事行动,调兵也没有循惯例通过军委和总参,38军进入京师,改变了高层的政治力量对比,但当时中国已经有两个政治军事中心,即北京的和谐与上海的水工,双方最后谈判的结果是水工主党(政治局常委),和谐主军(军委)。这个协议决定了18大权力分配的基本格局。

河18大上位,他是水工铁帽推出的隔代接班人。 水工铁帽推出河的本意可能是拿他当前台木偶,自己好垂帘听政,操控政局。可人算不如天算,一贯低调装B,从无政绩的河,当政后野心爆棚,一反常态,判若两人,在和谐的配合下,利用王公公掌控的东厂高调反腐,顺利拿下了薄周徐郭等一连串水工系大老虎,打乱了水工铁帽的布局,开始了政治大清洗,并安插自己的亲信人马进入各关键岗位,在党内展开了大规模夺权斗争。

时间来到了19大前夕,和谐在幕后布局军委换届,因人事问题摆不平,军委高层发生了内讧,一位军中大佬阵前倒戈,联合了河,否决了和谐的人事方案,跟河联手拿下了和谐在军委和总参的人马,联手主控了19大的军委换届,这次换届瓦解了和谐在军中的势力,导致了军委人事巨变,并且顺势而下,在19大和19届1中全会上也部分清洗了和谐在政治局和国务院中的势力,此时河的权力到达顶峰,政军双丰收,不可一世,在接下来的19届2中全会中,河宣布废除集体领导制和任期制,恢复终身治,在党政军中一言九鼎,定于一尊,其独裁的宏图美梦成真。

19大时,除了党和政府的人事布局都充斥着河的亲信马崽外,军中的布局也在内部进行,在那个军中大佬协助下,河在军内也进行了颠覆性的折腾,河改组了军机处和兵部,改组了北洋军高层,安排自己的马崽当了九门提督,把京师周围的丰台大营和西山大营统带都换成自己的亲信,除此之外,甚至对大营兵进行师旅级的调换,把大营兵的部分师或旅抽调去外地,再把自己亲信人马从外地调来京师,填充了京畿周围的大营兵空缺,还废除了所有成建制部队的番号,改成新的番号以掩人耳目,这种举措虽有利于河掌控军权,但却形成兵不识将,将不知兵的负作用,使军队的战力大减。 有一利必有一弊,河觉得这样一来自己这个皇帝的江山才算真正坐稳,河帝的铁桶江山才能万万年。

河在19大的党政军人事布局完成后,王公公的现况特别引人关注,因他的动向往往预示着下一步反腐运动的对象,王公公由于积怨太多,在当年的北戴河会议中被其他各派联手排挤出局,难以再公开的行驶权力,但河在背地里把中纪委,监察委和军纪委都交由王公公在幕后来督导和操控,跟河两人合谋决定新的反腐的对象,以进一步清除河帝集权的障碍,河又异想天开另立新规,让没有军籍的王公公也代表军纪委列席军委会议,这种布局都是针对谁的? 是否锁定了什么目标? 又会给谁造成最大压力呢?

河并非能容人之人,他的用人准则一向是任人唯亲,过河撤桥也是他的惯用手法,跟军内那位大佬的结盟也是临时性的互相利用,在事后岂能容他在军中身居高位分享军权呢? 一山难容二虎,想统一军权,反目是迟早的事,就等何时下手了。 河的一系列新布局使那个跟河结盟的军中大佬此刻也感到危机的影子逐渐向自己逼近,王公公列席军委会议是否就是冲他而来的?

当年毛林反目究竟是什么原因,至今仍然众说纷纭,从当年双方布局的情况来看,京畿的军事力量林占优势,毛后来补了一手,就是27军北调。 除了军事布局外,毛林的斗争还表现在9届2中全会的政治较量上,这两回合下来毛都未能占到上风,只能算是平局,最后在情治战线的较量中毛总算得手了,林失了一招,结果把小命给搭上去了。

这次河与那个军中大佬的矛盾,总体上是河占优势,河取胜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但前提是河帝与王公公对大局的把控和操盘必须严密精准,在行动的时机上也必须掌握得恰到好处。如果在这些过程中出现疏漏,胜负就难料了。 再来看对方的情况,面临着河与王可能对自己的清洗,在处于劣势和被动的情况下,对一般人而言失败和束手就擒将是大概率事件;从林彪事件来看,即使对手握兵权的枭雄之辈处境也并不乐观,即使有鱼死网破的决心,想放手一搏,也未必就能取得先机,而后发制人想要获胜就更渺茫了。 归根结底,在此刻情治力量上的比拼才是最关键的,谁能及时掌握准确敏感的情报,谁就能料敌于先,采取行动。 掌控军统的人是否向某人提供了绝密情报? 掌控中统的人在此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情治系统都在支持谁?

情治系统的真正老板并不是国安公安或警卫局这些主官,他们只不过是机关衙门里的领导,隐秘战线上的大量编外人员和线人,他们都不见得掌握,真正的掌门人是在衙门之外不断组建这些系统的那个人,其系统可以深入到党政军各阶层中,所有的关系只有他自己清楚,由于这个系统的的特殊性,所以跟他们本人上台和下野无关,这类神秘的情治界老鸟,只有人亡才能政息,所以都是终身制的。

在特殊时期,网络消息有时是揭穿真相的有效途径:

对于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官方的文宣完全垄断了信息来源,这是专制社会的常态,但当高层发生分裂,双方争夺舆情的斗争还没有尘埃落定时,文宣和舆论管控就会出现紊乱和失灵,这段非常时期可长可短,就看高层多快达成协议和共识了。 在这个暂短的空仓期,就象一道光线照进黑箱,使我们能观察到非同寻常的信息,故而我们可以拿这种信息与已观察到的现象来对照,从逻辑推理上来还原隐藏在迷雾后面的真相。

2012年的319事件和2018年的7月事件就是这种非常时期,舆论管控出现了紊乱,官方公布的信息和网络消息相比,哪一方在造假有时很难分辨,官方高调宣布不传谣不信谣,但很可能正是官方想掩盖某些事实真相,特别是网络上流传着对当局不利的讯息时,情况尤其如此。 而非官方的网络消息反而可能暴露了真相。 官方压制网络消息的目的是为了维稳,在稳定压倒一切的考量下,牺牲真相是必然的。 而网络消息很可能是处于弱势的一方或知情人放出来的事件真相,因这种真相有时会起到积极的政治效果,这种现象在政治斗争中并不少见。 即使是官方的人和机构,例如中纪委,在反贪时,有时也会用在网上放风(谣言?)的策略,暗示某贪官被调查,后来的事实都验证了这些前期的放风,所以有人说:“所谓的谣言,正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个话不无道理。

根据当时流传在网上的消息来分析,根据后来产生的政治效应来对照,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河大少是个足球迷,容易沉迷于夜观球赛,那个军中大佬采取行动的时机也正好是2018年世足赛期间,从当时的政治现象和事后的政治效应来推测,应该是发生了兵变,或某个集团军被秘密调入京畿,打破了京畿重地河家军独统天下铁板一块的状况,在京畿武装力量的布局上形成了平分秋色的局面,为了处理这种突发状况,秘密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紧急召开。 按常理推测,如果没有这种新的军事局面的形成,在孙政才事件之后,那批被吓得禁若寒禅的老朽们,他们说什么也不敢擅自召开反皇会议。

当然以上这些推测都无法证实,但当时和事后发生的那些反常现象和事实也同样无法否认,于是各种解释纷纷出笼。 但从权力运作的角度来考量,以上梳理出来的那些事件经过,其发生的可能性,要比完全否定这些事的发生,概率要大得多,因为否定需要进一步解释事后发生的那些众所周知现象的原因,才能在逻辑上保持一致,但要做到这一点是困难的,因任何其他解释,到目前为止,听起来都很难使人信服。

河海之争:

去年7月中国政局出现了异常,有官媒暗示了河将象华国锋一样退位下台,同时批河的19大路线左倾冒进,并且各大城市都开始收缴19大后宣传河路线的巨幅招牌和标语,行动迅速,限期完成,此举使外界和民间都大吃一惊。

在此关键时刻,河指使栗以人大党组的名义发起对河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表忠心运动,所谓的表忠心运动,就是让官员们向河帝表达忠心拥护之意,虽然这都是老套,人人都会走过场,但这次不同,河帝这次需要表忠心运动来扳回大局,这里暗藏杀伐之机,只等下面官员众口一词的拥护核心,河帝就会宣布某人(军委的那个大佬)搞反革命兵变,要篡党夺权,下面就是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了。 但结果是放了个哑炮,除了栗,丁,赵等几个高层贴身马崽之外,其余的人,包括所有河系的人马,全部都禁如寒蝉,从这种违反河帝官场马屁文化盛行的状况来看,可以感觉到背后气氛之严峻萧杀。 整个官场从上到下,都悄然无声,不仅声势没造成,反而使河这个政治泡沫陷入破裂,后手杀招无法施展。 各路人马都在观望,不愿此时此刻站队表态。 这背后的政治计算是明显的,如果高层换马,新党魁立马就要召开四中全会,此时对过气的河表忠心,新上台的那位该对自己如何作想? 这不是自己拿头往刀口上撞吗? 即使没有换马,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召开本身就是对此次军事行动的背书,自己无端参合到河与军委高层的矛盾当中,也无异是找死,党内有几多傻冒? 又有几多滑头?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再说吧。

当时网络上的消息满天飞,这种消息的一个特点是没有对事件的完整描述,只有若干重点和要点,也就是说放出的信息是不连续的,是离散的,类似于点阵图,需要去填充和解读。

首先透露的是7月会议的时间是两天一夜,第一天的会议是在午夜之后(凌晨2点)举行的,可见其紧急性,这对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那些七老八十的党内大佬们会尤为不便。 第二个要点是和谐没有表态,这说明什么呢?  第三是接班人到底立谁还存在着争议。

经事后分析还原,应该是在部队进入帝都后,在京的大佬们紧急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将讨论在政治力量此涨彼消的情况下,高层权力的重新分配,会议讨论了最高层领导班子改组和19大党的路线问题,会议中有一派主张最高层立即换马,要河下海上。 但水工不同意换马,第一河是他推上去的,第二19大水工一派也是受益人,和谐被削弱,水工卡位推了两人入常,这对他来说是意外收获,第三贸易战当时还没开打,水工还想再看看。 和谐没有表态,此刻和谐表态极为关键,如果和谐表态支持换马,跟河军事集团的武装摊牌很可能立即爆发,但国内和国际局势都成熟了吗? 舆论导向和政治准备都到位了吗? 都有利于采取这种行动吗? 答案也许是还不明朗。 在和谐弃权的情况下,大海也表示自己没有上位的想法,推辞掉了。 最后水工铁帽和谐三人都同意废除河的终身制,重新恢复集体领导,恢复接班人制度,但谁做接班人两派又有不同意见,和谐主张还是三胡上,这是上次大会预定的,也是有共识的,铁帽另推出了老任的儿子,也是个红二代,其父是八大改革元老之一,双方争执不休,在人选上未能达成共识,但达成了四中全会要改组19大高层,在路线上也要拨乱反正,全党要重新回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这一切要等四中全会召开时在中央通过,然后再向全党传达。

以上是通过当时的网络信息梳理出来的一本中共官场流水帐,在这个背景下来分析政局走向应该比仅仅依靠官方文宣为基础的分析更靠谱些。

7月政争的另一个有力证据就是海并没遭受到秋后算账,虽然网络消息甚嚣尘上,闹得人人皆知,独裁者睡塌之畔岂容他人酣睡? 但这样明显露骨的消息曝光后海也没遭到牵连,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独裁者没有对其进行政治清算,原因是今非昔比,形势不再,并非不想,而是不能也。

以拖待变

这是河目前应对局势的方法,就一个拖字诀:

对外拖是在忽悠川普,拖一天算一天,引起川普震怒,不但大加关税,而且全面围剿华为,河装出一付义愤填膺的样子,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解决贸易问题,还趁机扇动义和团运动来火上加油,为他的低级红开路,更是为贸易问题的解决设置政治障碍,谁也别想出头来解决贸易问题,一直拖到川普连任失败,拜登上台,拜登可能比凹八更软更好打交道,到时会成为中共手中的一个软柿子,只要熬到那一天,贸易战就会烟消云散了,到时候只要买买买,下几张大单,给拜登一点面子,让他对内有所交代,中美关系又会回到以往的老路上去。

对内拖是不愿召开四中全会落实去年7月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议,不想恢复集体领导和任期制,以拖待变, 拖着不召开会议,这里面的名堂非常大,这在党内也不是第一次,8届11中全会在1966年举行,而九大在1969年举行,中间隔了3年。 这3年都在搞运动,搞文革。 河帝心里也是这个主意,从崔永元周强的案例就可以看出来,崔是河帝的御用打手,充当姚文当年的那个角色,准备以比较弱势的周强为突破口,建立一种由下而上的文革模式,来打倒政敌,开展党内的夺权斗争,如果能够一炮奏效,将会改善河的政治处境,极大增加河的政治动能;但可惜此举并未成功,被铁帽所掌控的政法公安系统所压制,周强没事,王林清被抓,小崔被禁声,文革模式胎死腹中。

随着京畿地区武装力量对比出现的变化,必然引起党内各派政治力量的重新洗牌,河想利用手中既得的权势和力量来压制这种变化,实属一种非理性行为;归根结底,此刻河的力量已经不足以独裁,想一锤定音,定于一尊,得有秦始皇那个实力才行。 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实事求是,接受去年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议,恢复任期制,恢复集体领导制,恢复接班人制度,摆正自己个人和党的关系,检讨自己任内所犯的左倾冒进的错误,检讨自己所犯错误给党和国家带来的损失,这才能在政治上软着陆。

最近黄奇凡提出了响应川普三零模式的谈话,看来从来不属改革派的黄已经在向改革路线靠拢了。 周小川也在一次谈话中批了有些人不懂经济,靠拍脑袋来做经济决策,是要出大问题的。

就目前来说,在党内大家都还在等待和观望,如果川普竞选连任失败,软柿子拜登上台,贸易战消弭于无形,中美关系恢复如初,权贵资本和既得利益集团就会倒向河,会觉得河不签经贸协议是英明的,签了就吃大亏了,河于是押宝成功。

中美贸易战重创了权贵资本主义,使水工系溃不成军,但对欲关起门来做土皇帝的河,却并无多少杀伤力,说到底,贸易战不过是对中国关闭市场,这对河想退回到闭关锁国的毛时代去,反而是一种助力。

如果川普竞选连任成功,再加上英国的梅辞职,改革派上台,英美联手主持战后国际新秩序的重建,将使世界经贸格局发生巨变,中美贸易战可能节节升级,科技战,金融战,能源战很可能也将接踵而至,中国频临经济崩溃,面临着中美全面冷战的前景,权贵资本和既得利益集团可能会抛弃河而转向海,寻求跟老美达成新的经贸协议,以稳定和改善国内的经济环境。

说到底,权贵资本主义并非一种稳定的社会形态,它是由封建社会走向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过渡形式,它在本质上是暂时的和不稳的,中国在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下持续了30年,这完全是水工本人投机取巧的个性所导致的,对美在经济上忽悠,以取得贸易顺差,对俄在政治上忽悠,以取得军事装备,在国内压制老百姓以维稳,在官场中纵容贪腐以取得党内的拥护,这一手玩到现在,由于川普的出现,已经玩到了尽头,再也撑不下去了。

川普的贸易战将很快击垮权贵资本主义,水工的时代即将逝去,在权贵资本主义的废墟上,中国又一次来到十字路口,河海两派的分化也会进一步加深,妥协的余地也越来越小,双方的路线斗争很可能升级,爆发最后军事摊牌的风险也在不断积累;是在河的带领下,掉入沟里,走历史的回头路,再回到闭关锁国的毛时代里去,甚至是跟着河重上井冈山或去延安打游击呢?  还是进一步改革开放,以开阔的心胸走向世界,以三零标准为贸易总则,进行经济体制的结构性改革,以真正融入国际经贸秩序而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这个问题明年也许就可见分晓。




浏览(9105) (75) 评论(7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lyismyson 留言时间:2019-06-11 03:18:23

进来看看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banama2018 留言时间:2019-06-10 08:09:22

河帝掌中部战区,许老大掌北部战区,这应该是彼此达成的妥协和谅解,自己的地盘,安全,操作容易,这是原因一。 武汉离京师有一千多公里,四平只有七百公里,距离近是原因二。 当朝核问题闹得凶时,为战备而调动战略预备队去监控,是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合适理由。

事实我们不清除,这有待于未来的历史学家去发掘了。

但做做沙盘推演还是可以玩一下子的: 在中国所有的集团军中,最适合做战略奇袭的应该是15军。 在中国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中国要想办成事,有两条路可走,走大门:也就是常规途径,能办成最好。 如果走大门不行,还有一条路就是走后门,也就是关系学,或者叫人脉。 如果靠人脉,走:军委 - 总参 - 空司 - 战区司令部 - 战区空军 - 集团军,这条路,是可行的。 15军属空军编制。

如果走这条路,午夜出发,空运伞兵先遣部队到达南苑机场,只需半个多小时,可以控制住机场和附近的交通要道,随后的陆航旅也只需两个小时就可达到。空中交通管制一是民航总局,二是空司,

我们这是玩游戏呢,都别当真,呵呵!

回复 | 4
作者:老度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9-06-10 07:29:32

【今天香港大游行是否和内斗有关】

应该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香港人游行,主要是纪念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还有就是反对中共破坏香港的法治,香港的法治是英国的法治的一个分支,香港是法治社会,这是香港得以繁荣,自由和发展的根本保障。

回复 | 2
作者:banama2018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6-09 19:51:37

两下副主席,许其亮和张又侠,许曾是空军司令员?

回复 | 1
作者:banama2018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19-06-09 19:35:26

请问15军为什么调往四平?有什么意义呢?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6-09 12:31:12
@老度, 今天香港大游行是否和内斗有关? 记得几年前的雨伞运动,也是内斗激烈时。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Shalako003 留言时间:2019-06-09 11:14:55

欢迎Shalako003来访:

你的这些看法只是可能性之一,虽不能排除,但决非大概率事件,我们民族的凝聚力很强,除了大统一观念,还有深远的历史传承,这些是不能否认的。

就目前来说,改革派的力量已经很强大,足以跟俄杂势力军事对决,俄杂的代表人物最近访俄,企图跟俄国抱团取暖,这是值得警惕的负能量,希望改革派在跟俄杂势力军事摊牌时,能速战速决,不要打成胶着战,不给俄国军事干涉中国内政的机会。

中国目前面临的军事威胁只有俄国,印度阿三想吞并西藏的野心可以通过政治手段予以抑制。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9 06:05:51
毕汝谐 回击嘎庸才之五百五十七

城郭人民半已非,

噶贼洗脑如魔鬼,奴役百姓七十年,

亿万绵羊只知跪。

注:城郭人民半已非引自文天祥 金陵驿二首

回复 | 0
作者:Shalako003 留言时间:2019-06-08 20:25:19

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外国势力插手,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山东/浙江/福建/海南这些沿海省份,获美国支持;东北/内蒙古/新疆为俄国渗透;西藏受印度影响;云南被越南窥视。中央政府困守中原,权力丧失殆尽,中原省份最终导向沿海省份一方。中国由此分裂。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8 13:18:12

@"假如中共拨乱返正,党风清廉,乃是中共及中国人民之大幸,却是习近平个人的大不幸!"

幸否,无相干。中共是否“拨乱返正,党风清廉”,只是前40年(1949-1989)的中共私有制,与后30年(1989-2019)的中共三个代表私有制的区别。都是中共对人民敲骨吸髓的的制度。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8 12:40:53

[假如中共拨乱返正,党风清廉,乃是中共及中国人民之大幸,却是习近平个人的大不幸!习近平将迅即回复原形,成为常委会里毫不出众的一员。]

讲得好,就是如此,不过没有王公公的辅佐,他也就到此为止了,到了顶点,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以前还有两手,一手杀,一手吹,现在杀那只手被废了,现在只剩下吹了,靠吹过日子。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8 09:04:15

假如中共拨乱返正,党风清廉,乃是中共及中国人民之大幸,却是习近平个人的大不幸!习近平将迅即回复原形,成为常委会里毫不出众的一员;同侪无法见制,权柄顿失抓手;斯人岂肯自毁长城!

试想,假如中共党内河清海晏,文海瑞武岳飞齐列明堂; 这些一不爱钱二不怕死的忠臣,不仅敢于妄议嘉靖中央、赵构中央,且有可能做出备棺死谏、迎还二帝的惊人之举!如此则君臣不辨,上下无别;习近平何以称孤道寡?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18:30:38

习近平:我。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旁白,万分沉重却又是诗意洋溢地)休提秦始皇、古都西安,三百多年来,鸿运不照陕北佬!十七世纪中叶,李自成的大顺朝昙花一现;上世纪三十年代,陕北红军接应中央红军,却成为鸠占鹊巢的毛泽东的一块心病——高岗因之死,习仲勋因之贬,习近平因之失去幸福童年!三百多年了,三百多年了、、、、、、这个老皇历到了陕西富平人习近平,总算改了!当我踽踽独行在中南海时,自有李自成、高岗、习仲勋的英灵伴随左右,人杰与鬼雄共同发出无声的呐喊:“陕北佬终于当了大皇帝!”我一定要当个顺应民心的好皇帝!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18:19:08

哈哈!毕兄大才,这个剧幕写得太生动了,很有油墨感!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09:23:27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毛泽东:(怒目逼退卫兵)毛泽东在中国大地上行走自如,无人可挡! 卫兵:(怯生生地)毛主席啊,您老人家要去哪儿? 毛泽东:(豪情澎湃)去井冈山!找工农红军!中国革命,从新开始! [天幕上出现毛泽东诗词“水调歌头 ·重上井冈山”—— 水调歌头 ·重上井冈山 毛泽东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换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八十八年(注:原为“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毛泽东和习近平怒目相持,双方的眼神都很可怕—— 【幕急落。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09:19:17

谢谢度兄表扬。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07:39:26

哈哈!毕兄高见,能洞若观火,真神人也,佩服!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9-06-07 07:31:27

【博主是现代司马懿呀!】

兄台言重了,不敢当,山人也是管中窥豹,一叶蔽目而已。 些这篇文章,是希望能抛砖引玉,引起关心中国时局的人,来共同探讨国家民族的走向。 感觉到现在已经来到大变局的前夜,天时地利都在逐渐汇拢,一切都可能发生 .......。

回复 | 2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6-07 05:55:00
江水未寒鸭先知;2015年2月,毕汝谐于“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写道: 习近平:(旁白)三十几年了,三十几年了!我的蛰伏加上我的奋斗,天与人归!终于成就帝王大业! 【幕后响起奥地利作曲家斯特劳斯“皇帝圆舞曲”的序奏。 习近平:(威严地)諡习仲勋为太上皇帝、尊齐心为皇太后、立彭丽媛为皇后、封田宗华为贵妃;习明泽女代男身,立为东宫太子!王岐山任丞相,李克强任太尉,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为御史大夫! 众:谢陛下! 习近平:(骄横之态可掬)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华帝国,改公元2019为近平元年;自今起,朕即国家! 王岐山: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幕后高奏奥地利作曲家斯特劳斯“皇帝圆舞曲”的结束部。三年之后,2018年2月,习近平称帝的狼子野心大白于天下。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9-06-06 14:01:00

博主是现代司马懿呀!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9-06-05 18:34:21

是呀!国人的这种感慨,一般来说是非常有道理的,其实我也常有跟鼻兄一样的想法,但流氓土匪上台,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不是吗?

中国的情况,如果不是红色权贵及其后代,其实蛮难混的,和谐一路走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人们都看过失街亭的戏,但有几人研究过失街亭的战役呢?我是分析过这个战役,就是觉得诸葛亮失策,当时孔明分两路伐魏,自己领主力,还有一路是疑兵,两路都深入魏境,中间有一个薄弱环节叫街亭,一定要派一名悍将去把守,后来曹魏果然失策,分兵两路迎敌,曹真领十万大军去迎战那组疑兵,司马懿和张颌领十万大军来夺取街亭。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街亭一失,蜀军就有被围歼的危险,撤都难撤,辛亏疑兵那路由赵云统领,他摆脱了曹真,全建制撤回,诸葛亮这边就惨点,司马懿来的太快,撤都来不及,所以诸葛亮只好演了一出空城记,才算全身而退。

和谐现在也是这样,用的人不是马谡(李克强),就是魏延,马谡失街亭,魏延有反骨,诸葛亮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别人连锅端了的。

回复 | 3
作者:老度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9-06-05 09:05:36

欢迎蜜蜂来访,发表高见。

我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即使这次中美贸易协定没有签成,对川普是有不小的压力,但老川这个人也很会来事,他来一招体外损失体内补,经贸损失政治补,现在他正在扇起政治上的反共热潮,正在唤起美国人民的冷战记忆,正在对美国人民进行政治动员,为斗争的进一步升级做好思想上和政治上的准备。

这体现了他的政治动员能力,这对他未来的施政,未来的政治军事布局,未来在战略问题上的调整,包括他竞选连任的气势,都有非常大的推动力量,政治造势是最难的,如果造势成功,大势所趋,也就会舍我其谁了。

回复 | 2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19-06-05 08:52:30

度兄:说到底,“和谐”还是书生气。搞重大斗争,应该事先想好几步棋。即如果第一步输了,第二步如何补救......全部输了,如何撤退,保全力量。不容易啊,尤其在中国!早有人总过:君子斗不过小人,书生搞不过流氓。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19-06-05 08:51:10

【不知博主能否就中国的经济,民生的走向作类似的分析?】

非常欢迎有机会讨论经济问题,我对国内的经济不乐观,因为包子这个人,只算政治帐,不算经济帐,又爱瞎折腾,他有老毛的缺点,但没有老毛的优点,这就要糟糕。不过经济崩盘前,还有时间和机会撑一阵子。 上次老毛把经济搞垮了,导致了中央开七千人大会,迫使老毛退居二线,所以后来才有了老毛搞文革翻盘,文革能基本保持在文斗内,就很不简单了,如果失控,内战爆发,那就麻烦大了。

这次包子看来没那么幸运了,贸易战他没能搞定老川,在外事上全面崩盘,只靠搞义和团运动来弥补,这是远远不够的,等到经济进一步下滑,民怨沸腾时,政治总摊牌就会来到,如果政治摊牌不果,包子依然拥兵自重,不买帐,那么军事摊牌就可能真的会到来。

回复 | 4
作者:老度 回复 豫让 留言时间:2019-06-05 08:35:07

豫让高见,中国的大政治家军事家就这两类人,流氓和书生,象刘邦朱元璋还有老毛,就属于流氓或流寇,而张良,韩信,诸葛亮,岳飞等,都算是书生了。

象川普,孙中山等人,就属于两者皆有,孙中山走到哪里,跟三教九流都能搭上话,他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

回复 | 2
作者:老度 回复 小同志 留言时间:2019-06-05 08:22:24

【二流子、戏子或者黑道大佬还是比“谦谦君子”有人格魅力的多,说明这高层90%以流氓居多】

现在很多人都会这么想,这种想法也很自然,但我还是认为这事不能一概而论,在历史上,张良,韩信,孔明都算是书生,也都是谦谦君子,起的作用也不小,当然楚霸王这种贵族和刘邦这种流氓,也是非常强势的。

至于和谐,也并不简单,听说当年薄熙来风头正健,如日中天,一次和谐请他到家里吃饭,薄以为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谈,就满怀希望的去了,可饭局上和谐只扯家常,不谈政治,使薄很纳闷,事后水工铁帽问薄跟和谐吃饭都谈了些什么? 薄回答说除了些废话,什么也没谈,但水工铁帽不相信,认为薄有隐瞒,对他产生了怀疑,感情上出现了疏离,后来薄出问题,也只见到周力挺,水工铁帽的支持都到包子那里去了,呵呵!

这次军中大佬跟河帝那么快就翻脸了,有没有和谐施的反间计在内? 这个谁也不知道,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缝隙本身也很重要,但这次能制敌于先,虽然现在只有政治摊牌,还没有最后的军事摊牌,但我看现在包子的那种做法,会使最后军事摊牌的风险正在不断积累,虽然19大和谐失手翻盘了,但现在总算有惊无险的又扳了回来。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小同志 留言时间:2019-06-05 07:55:36

【看来还是有和谐阵营的手段问题】

和谐的手段是后发制人,也尽量在体制内解决问题,不轻易启动内战战端,在18大那次,军事摊牌就已经发生了,水工在军委会议上也有一次讲话,杀气腾腾的,内战当时一触即发,水工在谈判中让出军委,也是他不得不让,和谐的部队已经进入京师,他不让也不行。但当时已经出现了两个政治军事中心,所以才谈判,否则就一锅端了。

19大这次军委翻盘,我觉得和谐千算万算,在军委决策层问题上少算了一招。 和谐是理工科出身,为什么对容错机制会那么掉以轻心呢? 军委三票决策机制,没有容错功能,跑一票就会翻盘,这个危险性也太大了,以和谐18大后在军委的势力,把三票制改成五票制应该没多大问题吧? 五票决策制就有基本的容错功能,如果跑一票,问题还不大,不会导致翻盘,除包子任主席外,可以设范,许,房,张四个副主席,19大就难以出现任何翻盘的意外了

回复 | 2
作者:老度 回复 老村长的8 留言时间:2019-06-05 07:28:27

高见!佩服。

我觉得河帝签与不签都两难,现在老川有连任的压力,不希望经济上出现大的变故,所以确实有签的意愿,河也不是不想签,签他当然愿意,至于具体执行,是以后的事了。 这次河帝翻盘,主要是想把惩罚方面的法律条款,改成行政条款,这对他比较省事,签法律条款以后会麻烦一些。没想到川普那样较真,立马就翻了脸,这在河帝看来对川普连任很不利,河帝的性子比较面,而川普比较刚烈,这次反应那么猛,会使他连任的压力大增。

回复 | 1
作者:老度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19-06-05 07:07:02

你的分析我同意,这篇文章也是对你观点的一个补充。

我觉得阿共现在很象满清末年,戊戌变法(赵紫阳),洋务运动,一直来到辛亥革命的前夜,上层分裂了,分为维新派与顽固派,慈禧太后,刚毅,荣禄等代表顽固派,顽固派是以满清权贵为核心的,而袁世凯,李鸿章,左宗堂等代表维新派和洋务派,是以部分汉臣为核心的。

当年是英国打开了满清王朝贸易通商的大门,但满清权贵一直憎恨洋人,憎恨洋务运动,他们排外心理严重,最后顽固派掀起了义和团运动,想把洋人赶出大清,想闭关锁国,重做土皇帝。 现在包子也正在干这个事,正在积极煽动义和团运动来对抗洋人的经贸要求,历史似乎又在重复,至少是惊人的相似。

回复 | 4
作者:老度 回复 kkllyy 留言时间:2019-06-05 06:40:05

【和谐都不知道?古帛寿啊!】

说得对。

不过天线是谁? "天线“ 这我倒没听说过,看来老度也是孤陋寡闻了。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