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网络日志正文
“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哪儿 2017-12-06 17:34:21


“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哪儿

 

朋友问我,“最近看到网上提到黑格尔的一句话:‘存在即合理’,这是什么意思?这里的‘合理’,是指事情发生背后都有其原因吗?”

我回答,“不知道引用者的语境如何,但我知道黑格尔是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说的,通常的理解都是误解了黑格尔的原义,而且误解在哪儿。”

黑格尔第一次说这话是在《法哲学原理》序言里。后来在《小逻辑》导言第六节又做了补充说明。

《法哲学原理》是他在1818年任柏林大学教授时写、1821年出版的。此时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已相当成熟,明确指出了哲学必须要回到生活,指导生活。这本书实际就是在社会公共领域对生活的反思,“主要是或者纯粹是为国家服务的”,因为“国家是伦理理念的实现,是绝对自在自为的理性东西”。

黑格尔之所以强调这个理性东西的问题,在于当时的人们对哲学有很多的误解,甚至是“恶意”。例如“最恶劣的一种侮蔑就是上面所说的每一个人都确信,他能毫不费力地对一般哲学加以判断并进行论争。人们从来没有对任何其他艺术和科学表示过这样极端的侮蔑,以为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把它掌握,,,,不仅如此,这种自许自封的哲学明白表示,真的东西本身是不可能被认识的,,,,关于国家、政府和国家制度,据说各人从他的心情、情绪和灵感发出的东西就是真理”。

在黑格尔眼里,这种不把科学建立在思想和概念的发展上,而把它建立在直接知觉和偶然想象上的做法,也就必然把伦理自身的丰富组织即国家,融解于“心情、友谊和灵感”的面糊之中。这种哲学不仅仅是肤浅的,而且必然认为伦理世界应该属于私见和任性的主观偶然性。而其实,法和伦理以及法和伦理的现实世界是通过思想而被领会的,只有通过思想,它们才取得合理性的形式,即取得普遍性和规定性。

正是面对现实对哲学引起的误会,黑格尔强调“哲学是探究理性东西的,正因为如此,它是了解现在的东西和现实的东西的,而不是提供某种彼岸的东西,神才知道彼岸的东西在哪里,或者也可以说,这种彼岸的东西就是在片面的空虚的推论那种错误里面”。所以,他提出:

“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首先,这里的“理性”不是通常的“理智意识”或者“群体情理”,而是一种蕴含在现实事物里的客观理念。例如,法的理念是自由,所以,自由构成了法的实体和规定性;道德的理念是善,所以,善是被实现了的自由;伦理的理念是个体与群体的统一自由发展,所以,伦理的规定性就是个人的实体性和普遍本质,被黑格尔称为“人的第二天性”。由此,作为伦理的实体,国家必须自觉地来实现人们的自由、善、统一。否则,它就不配真实、真正的国家。

“理性”是必然性、规律性,“理性”的事物是随着发展而变化的,不是“情理”,也不是“伦理”的现存形式。“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并不意味着现实的东西受个体的“聪明智慧”左右、受群体的“人情世故”控制,而是指由自身的客观理性支配、向着理性的方向不断地发展的。在黑格尔眼中,世界上各种具体的事物都不过是绝对观念的具体显现,是绝对理性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环节而已。“理性”与“情伦”的差别,在于它实现的事物是否是向着绝对理性发展的一个台阶。‘高度集权’、‘集中力量’、‘最小的社会成本’等等观念,是否合乎理性,要看它是否引导着作为实现它的具体事物,朝着绝对理性的高级方向走。否则,虽然它是必要的,但只是相对于某些历史的阶段而言,而现在这些阶段已过,这些事物已是死去的现存了。这种“合理”只适合于“从众的情理”、“得失的伦理”啦。

其次,这里的“现实”不是通常的“存在”或者“现存”,而是一种由理念提供根据并决定发展其方向的现实真在。就是说,“现实”是现在真实、真正的存在,而不是现在存在的一切,更不是现在的那些非理性的虚幻存在了。所以,“现实”不等于“现存”。黑格尔特意强调:“除了理念以外没有什么东西是现实的”。

“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中的“现实”是具有必然性的存在,只有具有必然性的存在才是合理性的。黑格尔曾说不止一次地过,“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都随便把它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 现实是不同于现存和实存的。在他看来,存在是直接的、抽象的、没有什么规定性的,“还不是现实的”;“实存”虽然是有规定性的存在,但是呈现在人们面前的现象存在;而“现实是本质和实存的统一”,是包含着必然性的存在,“现实性在其展开过程中表明为必然性”。所以,这里的“现实”,是现在的真实存在,不是现存包含着虚假的一切存在。

“现实”是存在的一部分,是真实的那部分,不是所有,不是虚假的那部分。这种演绎出“存在即合理”的做法,实际是忽视了存在里“真实”与“虚假”的差别。

黑格尔也意识到了自己这句话的晦涩性。所以,他在《小逻辑》里又强调地说,“在我的《法哲学》的序言里,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 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两句简单的话,曾经引起许多人的诧异和反对,甚至有些认为没有哲学,特别是没有宗教的修养为耻辱的人,也对此说持异议。”可是,人们还记得吧,“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 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都随便把它们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 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因为所谓偶然的 存在,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可能的存在,亦即可有可无的东西。但是 当我提到‘现实’时,我希望读者能够注意我用这个名词的意义,因为我曾 经在一部系统的《逻辑学》里,详细讨论过现实的性质,我不仅把现实与偶然的事物加以区别,而且进而对于‘现实’与‘定在’(受时空限制),‘实存’以及其他 范畴,也加以准确的区别。”

当然,后人有的是从认识论的角度理解的,认为 黑格尔所说的这句话,也可换成为“现实是理性的,理性的是现实的”,这样,这里指所有的现实本身是可以被理解的。这主要是从哲学思想本身的发展内在性来观察的。例如,从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到休谟认为“因果关系是一个没有根据的幻想,因此,我们不能做出广义的或普遍的知识主张”,再到康德既是分析又是综合的新论证,使人们对世界有一个共同的逻辑认识框架。但是,康德做出了调和,不出现在时空背景下的世界,不可能有科学的确定性。例如上帝,灵魂,形而上学等等,都是不可知的,只能推断。

黑格尔从根本上否定了康德“自在之物”的概念。他拒绝了本体论与现象之间的本体论二元论。对于黑格尔来说,本体就是实体,实体就是主体,没有任何中介对象,在我们看到的背后没有终极的普遍对象。我们所看到的是存在的东西以及存在背后的理性。所以,他才强调“理性是一切现实的形成原则”。与前人不同的是,黑格尔认为,“理性不是单纯的静态对象之间的组织,而是动态过程”。

再回到这句话本身,我们就会发现黑格尔在陈述中已经排除了什么:

不真实的东西不是理性的——

现存的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

其实,从否定性里,康德也是赞同的,理性之外的东西并不是真实的。黑格尔超于他的是在肯定性里。

最后,从语境上看,之所以会发生“存在即合理”的误解,在于我们颠倒了“合理与现实”的顺序。在“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这句话里,黑格尔是怎样对待前半句与后半句的?或者说,他究竟是强调前半句还是后半句呢?

这得把这句话放到黑格尔的整体思路中。黑格尔认为,思维是存在的本质,存在是思维外化实现自己的产物,所以,存在只有符合思维的本性才具有现实性。这里就包含着两重意思:从客观意义上说,事物的发展过程是按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理性发展,即只有符合自身蕴含着的“客观理性”即事物的概念,它才具有实在性;从主观意义上说,人的认识发展过程是指人们头脑中的思想能够把握事物的本质,凡头脑中认为合理的即符合“客观思想”的思想都一定能够实现转化为存在,事物会按照理性的选择来发展。所以,“客观思想”在事物中不断实现自己,既使事物同自己符合,又使现实的理性走向更高阶段。现实中的一切存在,首先是理性实现的展示;然后才会具有合理性的性质。换句话说,在黑格尔眼中,是因为“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所以,才会“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黑格尔在这里强调的是前半句,“理性的现实性”。没有前半句,后半句就是缺少了根据,推导不出来了。

 

魏中军

2017.12.6







浏览(1654) (8) 评论(7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蓝色尼罗河 留言时间:2018-01-10 18:13:03

顺便再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能理解被你引为经典的苏格拉底问题为什么愚蠢了吗?

如果你连这点理商都没有,建议你不要点击尼罗河的文章,更不要大段拷贝据为己有,这叫剽窃知道吧。如此尼罗河也不会来打扰你讨论哲学。

回复 | 0
作者:蓝色尼罗河 留言时间:2018-01-10 18:13:02

顺便再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能理解被你引为经典的苏格拉底问题为什么愚蠢了吗?

如果你连这点理商都没有,建议你不要点击尼罗河的文章,更不要大段拷贝据为己有,这叫剽窃知道吧。如此尼罗河也不会来打扰你讨论哲学。

回复 | 0
作者:蓝色尼罗河 留言时间:2018-01-10 18:13:00

顺便再提醒你一下,你现在能理解被你引为经典的苏格拉底问题为什么愚蠢了吗?

如果你连这点理商都没有,建议你不要点击尼罗河的文章,更不要大段拷贝据为己有,这叫剽窃知道吧。如此尼罗河也不会来打扰你讨论哲学。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3 17:35:56

这一段“相对向绝对的运动,一是在思维中的体现; 二是人为的世界“,这一句思路超越了简单的”理性“,在人为的世界里,是不是有叔本华尼采的非理性的根据。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3 17:31:59

Hare好,

你说的这句“只有与人有关的相对,因为人本身范例定义为‘局部绝对与相对的结合’, 相对的相对孕育绝对”,思路清晰,但是,人的这个“结合”怎样有着走向绝对的内在倾向,叔本华认为,不简单是黑格尔说的“理性”,在“范例哲学”里什么根据?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3 17:29:15

"例如尼采"应该为“叔本华”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3 17:27:45

你的这一段看的准确,“黑格尔意义上的科学,逻辑,理性等概念,与人类的通常共识有很大的不同”,其实,不仅我们后人有时没进入到黑格尔的语境,就是同时代很多批判黑格尔的人,也没理解好,例如尼采。单就《精神现象学》的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怪怪的,仅仅从理性主义或者非理性的思路,是不能参透这个名字所概括的。《精神现象学》虽不是黑格尔的成熟之作,但我觉得,不了解这里的思路,很难能弄懂黑格尔的思想。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3 17:20:57

这个科学家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这里的理智“现存”的虚假性,我们就此也不能强求他非怎么样。但是,一个群体、一个社会、一个时代如果没有人来意识、质疑这种关于科学观念的意识的虚假性,那会怎么样?那就会发生这些人贼聪敏、比猴尖儿,但却是相互乱弄,残杀内耗,没什么科学创新了。更不用说,利用“科学”骗人了。利用“科学”骗人,与利用“逻辑”骗人,在这里有不同吗?

因为这伙人没有自我意识的生成,这伙人赖以相互作用的道德、信仰、理想等等的文化没有意识自觉生成的现实能力,及其必然性观念,即没有真正的理性。

《精神现象学》就是从这个“自我意识生成”切入的。所以,黑格尔的理性,不仅与感性、情欲等等相对,和理智能力的不同,而且与科学相对,和知性能力也不同,还与信仰相对,和直观能力更不同,它是“理性的理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3 17:05:04

康德的这种“理性”可以在科学中得到“绝对”的认证,这就是你说的“至今为止,人类对自身的这种所谓能力的有限证明,通通都是来自自然科学领域的现实成果”,理解的透彻。但是,很明显,这种理性的“绝对性”无法在“自由”、“道德”、“信仰”、“美好”等等里得到彻底地实现,就是在人的现实生活里无法“现在的、真实地存在”。也就是黑格尔说的,不能“现实性的展开就表现为必然性”,而是表现为不确定性、偶然性的虚假性、甚至是异化性的理智的虚假性。这样,现实的一切存在都没有真理性而言,即使科学,也不过是在“工具”的含义上具有有限的必然性。

如果只是把科学当工具,那么科学在其概念的展开上,能具有现实的必然性吗?就是说,一个科学家仅仅把自己的实验当碗粥喝,那他的行为还算是真正的科学行为吗?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3 16:50:37

经院哲学的最大贡献就是把“理性”转到了人与人的之间关系里。通过上帝,借用阿奎那的“五种证明”等等的争论,把客观性加进了人的“理性”的必然性中,就是说,理性在人的生命中、生活的意义上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了。只不过,经院哲学是通过“信仰”、“直观”、“悔悟”等等加进来的,所以,没有科学的支撑,虽然有了客观性,那是在天国里,不是尘世里,也就没有现实性。

笛卡尔通过“我思故我在”从个体的实在上提供了理性的现实性,就是说,没有理性,就无所谓真实。现实世界中只有通过理性的确认,才是真实的。“当我们的理智能够清楚地认知一件事物时,那么该事物一定不会是虚幻的”。所以,他认为清晰明白的概念就是真理,提出“天赋观念”。但是,怎样来清楚这些概念、怎样在个体身上找到“天赋观念”的现实性,仅从个体的理性本身,他找不到“科学”作为一种理性内在的普遍必然性,只能把“科学”限制在自然上,所以,致使他犹豫在两方面之间:一方面他认为只有人才有灵魂,人是一种二元的存在物,既会思考,也会占空间,而动物只属于物质世界;另方面虽然他证明了真实世界的存在,但他认为宇宙中共有两个不同的实体,内在心灵的和外在物质的,两者的源头都来自于上帝。

康德的功绩是把普遍必然性与经验现实性同一地加进了理性中,不止如此,康德由此开拓了理性的时空感,由平面转向了立体,第一次理性有了纯粹、实践、判断的多重属性,但他借助了彼岸的自在之物,不能在此岸找到必然的现实性。因为康德给科学提供的理性的必然性根据,只是在其精神的形式上而不是内容上,只是在“先天综合判断”思维结构上,不是自我意识生成的现实生活里。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3 16:34:19

嘎拉哈好,

你说的“理性(rationality),也就是相当于其他动物而言,人类所特有的拷问世界和理解世界的能力”这一句,由于加进了“世界”的规定,超出了普通人的解释,比较接近笛卡尔及康德的理解,但还不是黑格尔的规定。理性在他那里,是从自我意识生成的多重统一的规定存在。

如果仅就“相当于其他动物而言”,柏拉图对理性的规定,已经确定了绝对性,但他没有客观性。虽然他把理念作为事物的共相,但他认为,他认为理性是人的灵魂一部分。按照他的“理性”要求的“理想国”在主观上是真实的,但客观上是虚幻的。亚里士多德看到了作为精神本性的这个“理性”,不仅仅是具有超于动物的主观理想性,而且本身就是精神存在的客观必然性。形式逻辑所以能在他那里诞生,首要的前提就是作为一种精神的客观必然性思考的。但没有对内容的思考,这种“逻辑理性”就没有真正的客观性。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3 04:13:49

归定性是哲学本体研究的特点。黑称存在(必应)为无规定性的纯存在,定在为有规定性的存在。只有有规定,才有区分,或对立,或所谓矛盾。这是在哲学上是公认的。绝学对绝对的发现,相当于哥伦布将鸡蛋站立在桌子上,既突破常见的认识。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3 01:15:29

“绝学将物质与精神的对立消失了; 如同暗物质使物质不重要了。”

-的确了得,非常人之智可通。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物质就是精神 精神就是物质,国学称之为“了达无二之性”,心物一元。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2 18:22:27

范例的本体部分是最困难的。因为它超出了哲学2千5百年来本体研究的精神与物质的划分。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范例不在哲学范围内,而叫"绝学"的原因。想想有没有道理? 是不是本体研究的推进? 绝学将物质与精神的对立消失了; 如同暗物质使物质不重要了。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2 18:09:55

粗略地说,我们应该认识到三种东西的"存在",物质,精神和背景,既绝对。相对向绝对的运动,一是在思维中的体现; 二是人为的世界。思维中的运动是绝对自身认识的过程。人为的物质世界的运动永远是一个无限逼近绝对的过程,但永远不能达到。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2 17:47:09

你的问题,为什么相对要走向绝对? 提的好。我想应该这么说, 不是所有的相对都走向绝对,而是只有"相对的相对"走向绝对。既只有与人有关的相对,因为人本身范例定义为"局部绝对与相对的结合". 相对的相对孕育绝对,如同否定之否定孕育肯定一样。make sense?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7:29:26

黑格尔的哲学的确存在着很多问题。主要是概念的异化。例如,黑格尔意义上的科学,逻辑,理性等概念,与人类的通常共识有很大的不同。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7:13:21

【也好,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重视,一是什么是黑格尔的“精神标准”,二是什么黑格尔理解的“理性”】

---- 我这里所说的黑格尔的精神标准,也就是绝对精神标准。我所说的理性(rationality),也就是相当于其他动物而言,人类所特有的拷问世界和理解世界的能力。至今为止,人类对自身的这种所谓能力的有限证明,通通都是来自自然科学领域的现实成果。 然而诡异的是,自然科学的物质产品成果的例证,与以自然科学本身作为理性的哲学思想,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按照当代科学唯物主义哲学,绝对等价于宗教。一切辩证逻辑,都是在为形式逻辑寻找循环论证寻找出路和主观借口。一切又回都到了原点。换言之,唯心主义辩证法一定会不自觉地走到向faith,绝对精神就是宗教。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2 16:42:17

你说的这段,“用黑格尔的精神标准,人类社会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是非常尴尬的。一方面,我们知道唯有知识才可以带来力量,唯有理性才可以可以导致文明。但另一方面,“理性即邪恶,邪恶即理性”的例子同样是越来越多”,也好,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重视,一是什么是黑格尔的“精神标准”,二是什么黑格尔理解的“理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7-12-12 16:38:15

pia@:

你好,你的理解是对的。

这句话的思维背景是有两个针对的前提,一个是康德的自在之物的障碍,一个是人们包括宗教对哲学的误解否定。其实这两个在客观上有一个相同点,就是否定理性的真理性认知。只不过,康德是为了给科学找根据,不得不借用自在之物。但这毕竟给“存在”划出了一个理性远不可及的空间。如果允许有这个空间,那就无疑证明了理性的性质里永远是相对的,这与人们对哲学真理的否定以及上帝对理性的限制,是一样的。如果理性失去了绝对性,那么,科学永远是半成品,人类无真理可言,社会无所谓真实与虚假之分,政府也就无好坏区别了。

所以,黑格尔首先针对“自在之物”的虚幻性,把它拉回到时空中来,放在了理性的怀抱里,这个“真实”是“此时此刻”的真实。所以,我叫它“现在的真实”。其实,后来海德格尔用时间来规定存在,应该说他理解了黑格尔是怎样地越过了康德。其次,既然理性能造就事物的现实性,那么,现实性的展开就一定表现为必然性,而不是偶然性,更不是变异性、异化性。例如,即使“虐童事件”发生了(现存的),即使“虐童者”是军人(现存的),那么,这也不是“现实的”,不是必然的,即在“虐童者”与“军人”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反而,是偶然的,是变异的、异化的,即这样的“军人”不配一个真正的军人,不合“军人”这概念的理性规定及要求。这就是我们说的“军人里的败类”。

从这个“败类”的存在上,我们看到“存在的不一定都是合理的”。因此,黑格尔所以要做“现存的不等于现实的”这一区分,恰好要表达的不是当下兄弟们理解的“存在即合理”,而是“存在的不一定合理”、“现在存在的包含着虚假”、“当下发生的就有败类”、“就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就有名不符其实的”,,,就有“好政府与坏政府之分”。

所以,你说的“中文被翻译为‘存在即合理’,是与原意有出入”,我赞同,因为黑格尔要说的真义是“存在不一定合理”。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2 16:31:11

你这里说的“人类面临着四种不同的存在”,这正是困惑人们思考的地方,只是从实体上、领域上,还是从状态上、性质上,是从单一性上还是多重性上,是争论的一个焦点。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2 16:30:20

所以,我理解,黑格尔的深刻是在历史观上,第一次通过对立化、对象化、异化、扬弃化等形式,描绘出了人作为一个类,是怎样地具有了高于自然界的必然性的。

当然后来“回到康德去”的新康德主义、以及“复兴黑格尔”新黑格主义,都不同程度地批评及改造了黑格尔的学说,说明他的理解也只是人类思维发展的一个阶段。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2 16:29:14

嘎拉哈好,

黑格尔的深刻,一方面有他自己的哲学修炼,另一方面也是人类思维把各种认知的矛盾都突出出来了:本体论上不仅仅有物质与精神的矛盾,而且有物质与精神的实体和物质与精神的主体的矛盾;认识论上不仅仅有主体与客体的矛盾,而且有物质的主体与客体的矛盾,有精神的主体与客体的矛盾;在历史观上,不仅仅有历史制度与社会意愿的矛盾,而且在历史制度里有习俗司法的典章规范与逻辑科学的理性更新的矛盾,在社会意愿里有群体心理的道德宗教与个体心灵的信仰理想的矛盾等等。这里的诸多何为“真在”,面对当时的诸多矛盾,这些真在应该地体现在现实生活里,都是哲学需要回答的。其中最难解决的是主客体关系里个体与群体的双重性质。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2 16:21:49

Hare好,

嗯,应该理解为自然而然的,但物质作为相对向精神作为绝对里的相对有何根据、动量能走向绝对呢?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2 14:12:03

老黑的语境里,理性与真实都是客观的。你将它们改为主观,那就不是谈老黑了,而是谈自己的想当然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3:18:43

在社会道德领域,一切理念或者主义,都具有“双主观”特征,即理性和真实都是主观的。也就是说,因为利益的存在,使得人类同时在“什么是理性”和“什么是正确的存在”发生了严重认知分裂。在这种情况下,黑格尔的“理性即真实,真实即理性”,相当于两个未知数的单一方程,它是没有唯一解的。康德的自在物,黑格尔的政府即理性,都相当于求解超定方程的约束条件。

因此,人类理性作为一种生命现象的“短暂”存在形式,是否真的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以至于理性的发展,最终必将与一切存在相统一,黑格尔认为这个大方向一定是对的。就像电影《黑衣人》里所描写的那样,在外星人看来,宇宙就相当于一个小水晶球,而外星人把这个小水晶球装进了自己的大脑。于是便完成了真实和理性的绝对统一。

客观能否实现这样的统一,与这样的统一作为本体存在是否真实,以及人类是否应当追求这样的存在,这是三个性质不同的问题。

用黑格尔的精神标准,人类社会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是非常尴尬的。一方面,我们知道唯有知识才可以带来力量,唯有理性才可以可以导致文明。但另一方面,“理性即邪恶,邪恶即理性”的例子同样是越来越多。这一点,只要跟猴子做个比较就非常清楚了。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12 12:39:22

Was vernünftig ist, das ist wirklich, und was wirklich ist, das ist vernünftig.

老黑的原话直译的话如下:理性的是真实的,真实的是理性的。中文被翻译为“存在即合理”。翻译与原意有出入。

同意中军与老几的解读。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1:34:37

对于物理世界的“真实及理性,理性即真实”人们是没有疑问的。因为是否符合物理真实,也正是检验牛顿定律是否理性的标准。黑格尔对理性的绝对自信,要比习近平的理论自信更有其客观道理。因为人类理性的成就在那里摆着。于是,黑格尔根据牛顿定律的成功,认为“书中自有颜如玉”一定也是对的。即只要认真地读理性这本无限长的书,书的最后一页,一定是“绝对精神”这个颜如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1:12:38

【能否看到客观与主观的“同质”,是“经验论”的问题,而能否看到主观与客观的“同质”,是“唯理论”的问题。康德把这二者统一了起来,但他的毛病就是借用了“自在之物”。以致后来,他用“实践理性”以及“判断力”,一再想把这个统一过程,力图呈现出不仅由低到高,而且由真道善、再到美的历史性,可还是夹生了,没有现实性的必然性】

-----对“存在即合理”这句话,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混乱,是来自对诸如“存在(existence)”“现实(reality)”, 真实(actuality)等概念的本体和认识论划分没有到位。

事实上人类面临着四种不同的存在。1.本体上客观,认识论上客观的存在(ontologically objectvie, epistemologically objective)。例如物理学的研究对象。 2. 本体客观,认识论主观的存在,例如经济学,政治学,战争,环境污染等;3.本体主观,认识论客观的存在,例如认知科学(认知科学的这一划分要归功于约翰瑟尔,俺不敢抢功);4.本体主观,认识论主观的存在,一切同主观真理性的东西,例如,形而上学,绝对精神,道,道德理念,伦理理念,政治理念,一切主义,民主理念,自由理念等。

几乎所有不合理的存在,通通都是来自2. 换言之,只有由人的主观意志所造成的客观存在,才具有不合理性。至于4,即由人的主观意志所产生的理念,思想等主观存在,只要没有付诸行动,造成客观不合理的伤害,那么按照西方自由社会的标准,一般没人太在意。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10:14:44

看来我是误解了中军了。搜索了一下互联网,又比较了中军这篇的原文,发现中军的理解基本上是对的。我前面的几个评论,是站在当代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评论黑格尔的。我认为,自己的观点的对于错不是问题。误解黑格尔也不是问题。最应当避免的,是用自己的观点取代黑格尔的观点。虽然极力避免,我还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不妨把“存在即合理”原理称作黑格尔原理。其实现实世界到处都充满了黑格尔原理。例如,在我把黑格尔想像成一个笨蛋来评判之前,应当首先承认这样一个原理:“大咖即合理,合理即大咖。”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无论是评判还是认同,一个人在哲学界的“学术热度,”一定是其道理的。至少说,黑格尔不应当向俗人认为的那么笨。当然,有可能将来有一天,黑格尔的思想有可能被更好的认识论所取代。即便如此,人家仍然是大咖。兔兔最需要理解的,是我的这条黑格尔原理。

回复 | 0
作者:老几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2 02:52:38

【刚看了网友老几的博文,觉得形象易懂,而且深刻,恕冒昧,未经老几同意啊,特转来原文链接:

http://blog.creaders.net/u/2372/201712/309791.html】

没事,反正兔子鸭子也看不懂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8:27:12

中军,

精神与运动的关系? 我们知道,精神具有绝对的性质,运动的物质必然是相对的。相对作趋向绝对的运动,不是很自然而然的吗?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8:09:59

是,你说这两点“1)为什么精神是绝对的(绝对精神)? 2)为什么这种运动是必然的? (螺旋上升)“,很重要,精神的绝对性与上升性存在着什么关系,也是一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8:01:13

刚看了网友老几的博文,觉得形象易懂,而且深刻,恕冒昧,未经老几同意啊,特转来原文链接:

http://blog.creaders.net/u/2372/201712/309791.html

回复 | 1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7:23:33

如果离开了由真到善到美的意义必然性,那么研究的对象不是世界,可以是自然界,可以是天国。例如,对自由的研究,如果不涉及由真到善到美的意义必然性,那可能是政治学、法学、伦理学、美学等学科研究的,不是哲学研究的。对自然界的研究,会诞生科学技术。对天国的研究,会带来宗教神学。只有对世界的研究,才会在形式逻辑视为“矛盾”的之间,看到人类是怎样由真到善到美的必然逻辑。

你们三人不人云亦云,各有独特视觉,提及的观点新颖有刺激,论及的内容也不乏根据,例如,老几关于“黑格尔与老子思想的异同”、“关于双重标准的逻辑问题”的论述,特别是关于“自然逻辑才是终极真理”的论述;Hare关于“一个背景,二个世界,三种关系,四种范例,五个维度”的论述,特别是关于““绝对背景”与“局部绝对”关系的理解;嘎拉哈关于“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的论述,特别是关于“‘逻辑的’ontology的真正语义”的探究,等等,都让我受益匪浅。

哲学是一棵大树,数上的树枝树叶都从树干树根吸取养分,但同时他们也为树干树根提供着五彩缤纷的代谢生长的实现。以上及过去三人的论述及探讨,虽然角度不同,但客观上都提供了一份哲学思考的实现,促进了读者的思考,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谢谢在万维遇到了你们。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7:07:21

能否看到客观与主观的“同质”,是“经验论”的问题,而能否看到主观与客观的“同质”,是“唯理论”的问题。康德把这二者统一了起来,但他的毛病就是借用了“自在之物”。以致后来,他用“实践理性”以及“判断力”,一再想把这个统一过程,力图呈现出不仅由低到高,而且由真道善、再到美的历史性,可还是夹生了,没有现实性的必然性。

黑格尔不仅用了主客观两方面规定的统一,而且把这种统一放在了现实与异化、自然与社会、群体与个体、以及个体意识与欲念、信仰、期望的关系里。黑格尔对这个“同质”问题的理解,还不止是我提到的这两个方面既对立又统一的规定,在每一个发展的环节里,即正反合的三阶段里,都是由这种模式统治的。所以,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不是康德的“自在之物”,也不是超于人的神秘“上帝”,而是存于社会历史中的、由人们不断实现着的活生生的必然现实。这种现实性不仅隐含着科学的必然性会由低到高,而且包含着自由的必然性会由真到善到美。所以,黑格尔自己对自己哲学的要求:“哲学研究的是现实性”,“追求真理的勇气,此乃哲学研究的第一条件”。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6:56:22

有时,由于意识不到意义的真实性,人们通常会在两个命题之间犹豫不决地理解为“矛盾”。例如,一个说“1+1=2”,一个说“1+1=10”;一个说“这幅画好看”,一个说“这幅画不好看”,等等,这都是只考虑了概念与对象之间的含义,固守于“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的前提规定,而这个前提是在这个被指代的对象周围做了诸多的假设基础上的,特别是假设了指代这个对象的概念与使用这个概念者之间的关系时固定不变的。很明显,这种思维只能局限在单一的形式逻辑里,既困惑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命题的循环性,也无法理解“先父后子”命题的虚假性。

当把“从客观意义上说,,,”与“从主观意义上说,,,”看成“矛盾”时,我们就把这人与对象结成的双重关系,淡化为一重了:只考虑了概念与对象之间的含义。

世界与自然界不同,从认识论上看,就在于生活于这个世界里人,不仅仅从客观的角度给对象做了指代的规定概念,而且从主观的角度给这种概念赋予胆大妄为的意义。“人为自然界立法”就是从这个角度思考的,康德的贡献不是看到了主管的方面,而是提出了这个主观是如何与客观“同质”的双重必然性问题。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6:27:29

不仅会,而且这些误用者还经常打着“辩证逻辑”的名义。

其实,仅仅在概念与对象之间的含义里打转转,还没涉及到辩证逻辑。当人转悠出不来,不得不思考对象的“问题”与思考的“问题者”的关系时,人才从思维的形式进到了思维的内容,才给含义加进了意义。

由此,我这里还要说的另一方面,这里的“意义”是真实的意义,离不开真实的规定。这几天,《Coco》热演,里面的《Remember me》耐人寻味。“记住我,,,,我就永远不会消失......”如果离开了现实的人以及他们的现实怀念,一个生命真的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管是生还是死。可见,真实的意义存在,离不开一定的真实境地。

通常说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世界”,实际就是说每个人在想着“静静”的时候,都会进入不同的境地。

那么,“静静”存不存在,怎么存在?什么样的“静静”是真在的?恐怕,我们用形式逻辑是推导不出来的。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6:11:19

我在这里述说的,只是就逻辑角度,而且,还是简单的形式逻辑。形式逻辑要求的第一个基点都满足不了,就别提往下的进程了。

逻辑不骗人,但耽误用逻辑者,会。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6:09:05

我这样地叙述,并不是我就认为“虐童事件”就一定发生了,或者没发生。要想正确地用逻辑来判断这个事件的发生与否,除了要有逻辑要求的真实的前提条件,还得要看搜集的证据真实与否。逻辑保证的只是思维的形式,不是内容。但是,从目前上面政府对孩子保护的重视程度看,这种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不是从某个行业、扮演角色、行政级别、甚至某种环境下能排出的思维,才是符合逻辑的。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6:02:36

我完全同意你关于"现存必须符合概念"才是真实的解读。我特别要提出重视黑的"绝对思想和运动"的观点: 逻辑-自然-概念, 这样一个过程。我在书里概括为: 微观世界-宏观世界-局部绝对(思维). 这里我对黑的思想推进了二点。1)为什么精神在黑是绝对的(绝对精神)? 2)为什么这种运动是必然的? (螺旋上升). 明白了这些, 就离掌握范例很近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黑是范例出现前哲学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6:02:25

“虐童事件”只跟“虐童者”的心理、动机、行为本身有关,与他们从事的任何行业、扮演的角色、甚至是场景无关。

用句简单的逻辑术语,这叫做“概念不清楚、判断不准确”。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57:05

当把涉及的“人物”换成了职业的角色,再用人们对这个职业角色的尊敬心理来诱惑读者的善良,而导出的“不可能”结论,这不仅废弃了这个职业概念对角色的理念要求,与实际扮演者行为的差别性,而且转换了这个概念在日常生活里的习惯含义,与这个行业在人们心里的尊敬态度的一致性。假如这个“虐童事件”是真的,那么,人们就会由此对涉及的“人物”职业的这种角色,感到厌恶。如果这样,那么,这不是误读了对这种行业的判断吗?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48:04

由这些概念使用的模糊性及其假定性,可以反问,就算不顾黑格尔说的原义,我们即使认可“不合逻辑的一定是不存在的”,那么,这个“虐童事件”合乎那种逻辑?是真实的逻辑,还是异化的逻辑?套用日常用语:是以概念清楚为基点的逻辑,还是以任意转换含义的逻辑?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43:08

离开了“合理的”客观性,就没有了什么逻辑。因为对最基本的逻辑起点,就不会真懂。例如,一个“军人”的概念,只是你穿了一身军装,当了一个军官,就能是合于这个概念的“合理的”吗?更不用说,当拿着这个“军人”概念去排除“虐童者”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保证使用这俩概念之间就没有虚假性呢?

嘎拉哈说的“不合逻辑的一定是不存在的,来证明红黄蓝虐童的不可能性”这一句,显然是没有考察这些概念的“合理的”性质规定,既假定了从理念到实现不会发生变异即异化的现象,也假定了陷于虐童事件的各类人物的“现存”存在的实际虚假与其“身份”应有的真正理念的一致性,即假定了这些人的存在天然具有了在现实生活里扮演的那个角色“真实性”,所使用表征这些的概念里完全排出了从理念到现实的异化性,从群体概念到个体扮演的虚假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27:43

这里的“真实”是意义的真实,离不开意义的规定。例如,一个政府,如果离开了正义等应有的理念,可以存在,但这只是“现存”的而不是“现实”的:“现存”可以是虚假的存在,可以苟延残喘地的存在,而“现实”是不能含有虚假、不能靠纯粹外力条件的存在。所以,政府要想让自己获得真正的存在意义,必须怀有包含着正义的理念,才能现实地、即现在真实地存在。

黑格尔特意强调“除了理念以外没有什么东西是现实的”逻辑推论,有两点是我们后人经常不注意的:一是从理念到实现,可以是变异即异化的,政府有真假之分;二是只有保持理念且按照理念规定的方向来发展的政府,才会现在真实的生存下去。“存在即合理”是典型的功利主义的理解,既没有看到“存在的”虚假性,也没有“合理的”客观性。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19:24

很喜欢你们一起来各抒己见,审世论争,好叫我们取长补短,直视盲点,更好地对这个喧嚣的世界理解出静静的真在,好让我们的兄弟们在想着那个“静静”的同时,也想想哲学,哈哈

谢谢你们的鼓励。说“鼓励”,不仅仅是你们给我的支持,还有你们在评论中提出的问题,刺激我能进一步的深思。

从对象确立的意义看,哲学研究的产生及其发展,就是把问题放在了问题与问题者之间关系里的反思及不断反思。这一方面要探索“问题”在世界里的真实所在,另一方面要弄懂“问题者”在探索问题时的意义所在。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11 15:11:56

老几、Hare、嘎拉哈:

你们好。

谢谢你们三人的留言评论。尤其是嘎拉哈的几段分析,提出了问题,也有深刻的看法。我会就此谈谈我的看法和理解,如有不妥,请你们别客气。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2:49:42

【OK, 让我棒打一船人,看有几个落水的?】

------ 落水的其实就您一个。别人正都在船上观看一个落汤鸡,一边喝汤,一边嚎叫要把把船打翻。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2:21:49

【你的许多观点都是在耍小聪明,你可以想象用算术解决宇宙大爆炸的问题吗?】

-----如果说企图用算术解决宇宙大爆炸的问题,最多属于非功利的小聪明的化,那么企图用哲学解决大爆炸问题,则是即功利又愚蠢的。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1:47:49

OK, 让我棒打一船人,看有几个落水的?

1)所谓黑格尔的辩证法,既中国人所理解的,基本是扩大化的错误;

2)所谓“物质和精神”的区分,本身就是错误的;

3)所谓“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的划分,中国人的法宝,就是错误的;

4)还有什么根深蒂固的哲学观念?哦,二元论是错的?正好错的

5)自然从来没有矛盾

6)只有人存在矛盾(造假),这叫“相对的相对”(吃不了先兜着)

。。。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1 11:09:53

黑格尔的动态辩证法的本质,不过是一种打哪指哪的目的论而已。例如什么“从低级到高级”之类的说法。“高级”就是目的。一方面,中国人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这一”坏的高级目的”嗤之以鼻,但同时又相信自然界存在另外一种“好的高级目的。”这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认知陷阱。中国人是很难从中跳出来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1 10:55:40

【黑格尔认为,思维是存在的本质,存在是思维外化实现自己的产物,所以,存在只有符合思维的本性才具有现实性。这里就包含着两重意思:从客观意义上说,事物的发展过程是按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理性发展,即只有符合自身蕴含着的“客观理性”即事物的概念,它才具有实在性;从主观意义上说,人的认识发展过程是指人们头脑中的思想能够把握事物的本质,凡头脑中认为合理的即符合“客观思想”的思想都一定能够实现转化为存在,事物会按照理性的选择来发展。】

--- 中军的这个说法其实是自相矛盾的。这个矛盾并非来自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本身,而是来自国人思维的辩证唯物本质。马克思对黑格尔的修改,是以唯物主义取代唯心主义,但是辩证法却保留了下来。

还是回到原始的唯心主义吧。唯心主义的认识论基础,是精神决定物质,或者精神第一,意识第二。按照黑格尔唯心主义,不可能有诸如“事物的发展过程是按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理性发展”这样的说法的。说明中军骨子里对唯心主义仍然是犹豫的,对马克思主义仍然是欲拒还迎的。

其实,按照罗素,弗雷格,维根斯坦的思想,黑格尔的“存在即合理”的问题并非那么难以理解。首先,唯心主义对自然法则一定是人格化了的。例如火山爆发是理性的爆发。只有如此,他们才能解释先验唯心主义对存在的倒置性解读。其次,唯心主义的“存在即合理”,刚好说明了辩证逻辑的全真(tautology) 特征。也就是我常说的打哪指哪。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10:49:05

嘎子啊,我觉得你和老几几年没学到什么哲学,都是在那里“混”- 中国特色?

你的许多观点都是在耍小聪明,你可以想象用算术解决宇宙大爆炸的问题吗?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1 09:33:04

形而上学可以分为大两类,一类是以形式逻辑为基础的的当代唯物主义形而上学。另一类则是以辩证逻辑为基础的传统唯心主义形而上学。

按照当代唯物主义形而上学的观点,自然界并不存在诸如理性,目的,因果这类东西。例如,火山爆发,既不是因为火山的非理性所致,也不是因为自然法则的“理性”使然。同理,流星的陨落,也并非是像费翔所唱的那样,是“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换言之,不存在同意识无关的所谓客观理性。

这是否意味着,人类必须放弃目的才更符合道法自然呢?正相反,唯物主义和宿命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按照当代唯物主义,上帝即便是真的存在,也一定是像中国人大的橡皮图章那样,对人类的命运do nothing的. 人类自身的出路,只能由自己来解决。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11 08:32:06

我个人的感觉是,因为中国人的基因是唯物的,因而是不可能正确理解和正确把握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的。

理解西方哲学体系的一个简单办法,是建立一个假想的笛卡尔坐标系。坐标系的右端是唯心主义,左端是唯物主义。像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有和无的边界,以及中国的道等概念,都是处在右端的无穷远处。

一般来说,辩证逻辑只适用于唯心主义,而形式逻辑只适用于唯物主义。两者不可混淆。中国人的问题,在于做哲学的小贩子。他们经常把形式逻辑贩运到唯心主义一端,结果必然是把黑格尔解读到面目皆非。

按照我的理解,辩证逻辑不应当存在逆定理。这是由意识的目的性所决定了的。换言之,一切唯心主义逻辑,一定都是隐含了目的论(teleological)倾向的。例如,黑格尔的历史观,应当有时间的箭头。我虽然没有读过黑格尔的书。但是我相信我的判断。例如,我不相信黑格尔会从“现实的都是理性的”推出逆定理“不现实的也一定都是不理性的”或者像格致夫那样,用”存在即合理“的逆定理:“不合逻辑的一定是不存在的”,来证明红黄蓝虐童的不可能性。这都哪跟哪呀。

企图用形式逻辑来”推导“唯心主义,推导道德价值,推导民主和自由的道理,推导一切normative的东西,此乃中国人对西方哲学的致命的误区。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11 07:36:10

谢谢老几还记得我。不过我的困惑是,几年了,你没长大吗?还在比谁是军长,谁当司令?真是中国来的不变啊!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10 22:05:30

敢保证,兔子连一篇这样像样的文章都写不出来。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7-12-10 14:12:33

远方好,

这个思路好,lords of technology,技术界的“归根”已经引起了重视和探讨。我在读书时迷恋过一段技术哲学,当时主要是针对三论即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的发展。现在哲学界也在研究,但没有技术界深入。例如,在信息科技中,本体这个概念就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形成了各个实体及其之间相互作用的一种程序模式,即“共享信息的概念模型”,公认的概念集等等。这些思考都表明,随着技术发展,人们对“技术”的思考,都会深入到技术人员眼中作为对象类型及其相互关系的“技术世界”、以及作为反映形式的概念及其范畴属性的。

你体会到的“人类的苦难是无止境的”,深刻,不触碰到苦难,人类就不产生哲学,不会前进,也不会懂得什么是幸福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9 20:44:30

中军好,我刚想把这篇的链接发给你,结果得了个404了。哲学是不是遇到了强手?康德,黑格尔,等等,包括兔子博能赢?现在美国有种表达lords of technology。你知道的,这些lords有他们的哲学指导源头的。我实在是担心这样下去,人类的苦难是无止境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