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豆子的博客  
知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  
我的网络日志
中共不再需要老百姓 2017-06-26 15:24:06

1949年前,中共取得政权之前,是最最需要老百姓的。 那时候中共是个军事集团,是部队,是军队。 其内核是共产党,外围是人民群众老百姓。 他们依靠老百姓提供兵员、提供给养、提供支持、提供土地、提供情报,一切的一切,离开人民群众老百姓,中共就要完蛋,被国民党剿灭,被日本军队和伪军剿灭。 在井冈山时、在长征中、在延安时、在三年国共决战时,中共军事集团非常非常的需要老百姓。 所以那时侯要讲军民鱼水情,要讲民拥军、军爱民,要讲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要讲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要讲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要讲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解放后,主要的目标是工业化建设、防范帝国主义颠覆和侵略,所以也是迫切的需要人民群众老百姓的。 大家勒紧裤腰带搞两弹一星,搞基础工业建设,搞农业基础建设。内部,需要群众来搞政治斗争和阶级斗争,来挖走资派,要靠人民群众老百姓来搞运动反修防修,要靠人民群众老百姓来打倒一小撮阶级敌人反动派,要靠老百姓深挖洞广积粮,要靠老百姓来加强国防建设一个强大的海军。 。。。直到毛泽东去世告一段落。邓小平上台、六四, 从此中共不再需要老百姓了。


逐渐给老百姓一定的个人自由,摆摊儿、个体户、民营企业,一点点,一步步,美其名曰“改革开放”。 让老百姓成为国家政权的供养奶牛。中国老百姓能量是惊人的。经济上的自由带来巨大的生产力发展。 中共只需要坐着收税就可以变得非常强大。 中共手里拿着剪刀,剪老百性的羊毛即可。 他们雇佣老百姓当军人、当武警、当警察、当城管、当网警、当五毛来管理老百姓,在划定的圈子里不得乱说乱动。 


唐太宗和魏征研究“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基本原理和实践应用。 他们认为如果帝王之舟长久,就是不要把“水”-老百姓给逼得太急太紧。要亲民爱民,不要横征暴敛。 那时候是冷兵器时代,老百姓的农具和军队的兵器相差不太远。但现在是热兵器时代了,农具只是农具,兵器就是兵器。 现在的中共从反过来的方向研究“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基本原理和实践应用。如果不想翻船,除了不让水成浪涛,即把船做得又大又结实而抗沉。 他们一方面严格控制民间拥有武器,天津摆气枪打气球摊子的老太要抓起来判刑,菜刀购买需要实名制。 手机实名制,摄像头遍布大街小巷,街道单位到处是监视的研究,网络媒体有世界上最最严格的管制,等等。同时他们不断加强国家机器,武警、特警、普通警察,足以镇压任何群体事件,什么游行示威、抗议、骚乱,在武装直升机、装甲车、冲锋枪机枪、手枪电警棍、钢盔防弹背心武装到牙齿的国家暴力机器面前不堪一击。 农民起义老百姓造反彻底成为历史名词,完全不再可能了。 


三十年了,中共不再需要老百姓了,他们完全奴役和控制了老百姓。 他们的政权是一红二代为核心的统治阶级,他们有海航、安邦、明天系、涌金系、莆田系、有垄断的央企、等等无数的金融大鳄和鲨鱼去吞噬老百姓创造的血汗利润。 他们制造了高房价和遍地污染雾霾。尽管中国人均GDP不到八千美元低于巴西,但中共却控制了全国的绝大部分的资源和力量,中共变得极为的强大,他们再也不需要老百姓了。




浏览(1911) (57) 评论(6)
发表评论
何频警告陈小平当了网红不要忘记自己是谁 2017-06-21 18:20:40

上次我写了篇《郭文贵扬言要把漂亮女助理从楼上扔下去》。这次轮到明镜的何频了。 明镜和郭文贵相映而红。何频作为新闻工作者有客观分析,有深入研究,我非常喜欢看他的节目。 今天刚刚又看了他的视频,在28:50处,陈小平说何频开车做视频危险,何频解释后对陈小平说“不要当了网红后忘记自己是谁了”。 


老实说,陈小平博士与何频搭档做节目,陈小平博士是一幅的小伙计腔,何频一幅老板腔。也许是他们俩故意的安排,一个捧哏一个逗哏,说相声似的。 但比较新闻访谈或新闻评论不是说相声。 专业性和演播水准更重要。 确实,如同郭文贵是女助理的老板,何频是陈小平博士的老板。但如果能像西方专业媒体那样就事论事平等讨论,更能够让观众专注于事实。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毛主席讲过,革命同志是从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那样更有恢弘的气度和团队的凝聚力。 海外民运互相撕咬远甚于民运撕咬中共,可见他们没有共同的目标也没有走到一起。 如果何频和陈小平博士能够更加平等地做节目,而非老板伙计腔调,他们的节目更加会好看。


最后,何频现在经济状况不错,有大院子的房子,开着豪车特斯拉,穿着名牌阿玛尼jean粉色T恤衫,确实有老板我抖起来了的派头。但这些和新闻和历史无关。



浏览(12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郭文贵和共党谁站在道德更高点? 2017-06-19 19:07:29

郭文贵说过一句我最爱听的话:如果能用好的办法到目的就一定不用坏的办法;如果无法用好的办法到的目的肯定不是好的目的。这句话正好和“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共成立以来几十年历史中充满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行为哲学和实例。斗争要毫不留情地残酷,要引蛇出洞,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坦克机枪镇压,五毛,宣传,虚伪,人前人后两张脸,要别人奉献自己淫乱, 渗透收买,乃至最近的网络黑客手段,无一不是下三路的手段。 因为目的是卑劣的,手段必然不可能高尚。 

人类几千年历史证明,人类社会是有一个共同的道德标准和道德底线。诚实、正直、善良、光明,这些东西在每一个良好的时代和良好的社会里都是人们向往和追求的;虚伪、欺骗、卑鄙、阴暗,这些东西在每一个良好的时代和良好的社会里都是人们所鄙视和唾弃的。我们追求达到目的,不能不计代价不计后果,我们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因为一旦你做了,你便成了坏人,成了一个自己所唾弃的人。如果无法用好的办法达到的目的,那么我们就不希望去达到那个即使是美好的目的,我们可以选择不做。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正是这个道理。

郭文贵爆料,揭露了中共黑暗腐败的真面目,撕开了其伪善的画皮。所以我们也不奇怪看到他们现在的黑手段黑办法去达到他们的黑目的。

浏览(1414) (25) 评论(3)
发表评论
因为有范雨素,我们不怕 2017-06-18 19:31:24

我也得赶赶时髦吧,读一下新网红范雨素。

读完之后,我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 为什么中华民族遭了那么多难而还有今天。五胡乱华、元蒙、满清、英法联军、日寇八年, 遭受了这么多,还有今天,放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受不了的,我们都扛过来了。 

因为我们有范雨素。 

我们有范雨素这样的人民,最普通、最本色、最不起眼的人民, 农民或工人。  

中华文明的生命,生生不息的力量,在于人民。 

有范雨素,我们什么都不怕。


我是范雨素

文 范雨素

1

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

我是湖北襄阳人,12岁那年在老家开始做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如果我不离开老家,一直做下去,就会转成正式教师。

我不能忍受在乡下坐井观天的枯燥日子,来到了北京。我要看看大世界。那年我20岁。

来北京以后,过得不顺畅。主要因为我懒散,手脚不利索,笨。别人花半个小时干完的活,我花三个小时也干不完。手太笨了,比一般的人都笨。上饭馆做服务员,我端着盘子上菜,愣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挣点钱只是能让自己饿不死。

我在北京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不到理想火苗的人。便和一个东北人结婚,草草地把自己嫁了。

结婚短短五六年,生了两个女儿。孩子父亲的生意,越来越做不好,每天酗酒打人。我实在受不了家暴,便决定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襄阳求助。那个男人没有找我们。后来听说他从满洲里去了俄罗斯,现在大概醉倒在莫斯科街头了。

我回到了老家,告诉母亲,以后我要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生活了。

2

童年,我和小姐姐俩人脚对脚躺床上看小说。眼睛看累了,就说会儿闲话。我问姐姐:我们看了数不清的名人传记,你最服的名人是哪个?小姐姐说:书上写的名人都看不见,摸不着,我都不服气,我最服的人是我们的小哥哥。

我听了,心里不以为然。是呀,书上的名人是看不见,摸不着。但我们生活中能看见摸着的人,我最服气的是我的母亲。小哥哥无非就是个神童罢了。

我的母亲,叫张先芝,生于1936年7月20日。她在14岁那年,因能说会道,善帮人解决矛盾,被民主选举为妇女主任。从1950年开始干,执政了40年,比萨达姆、卡扎菲这些政坛硬汉子的在位时间都长。不过,这不是我服气母亲的原因。

母亲只有几岁的时候,伪爷(外祖父)把她许配给房子连房子的邻居,就是我的父亲,以后母亲就能帮衬我的舅舅了。我的父亲年轻时是个俊秀飘逸的人,可父母亲的关系一点也不好,他们天天吵架。

从我记事起,我对父亲的印象,就是一个大树的影子,看得见,但没有用。父亲不说话,身体不好,也干不了体力活。屋里五个娃子,全靠母亲一个人支撑。

我的母亲是生在万恶旧社会的农村妇女,没有上过一天学。但我们兄妹五人的名字都是母亲取的。母亲给大哥哥起名范云,小哥哥起名范飞。希望两个儿子能成人中龙凤,腾云驾雾。母亲给我们仨姐妹的名字起得随意多了。大姐姐叫范桂人,意思是开桂花的时候成人形的。小姐姐是开梅花的时候生的,应该起名叫梅人,但梅人,谐音“霉人”,不吉利。妈妈就给她起名范梅花。我是最小的娃子,菊花开时生的,妈妈给我取名范菊人。十二岁那年,我看了当年最流行的言情小说《烟雨濛濛》,是琼瑶阿姨写的。便自作主张,改了名字,管自己叫范雨素。

大哥哥从小就有学习自主性,但没有上学的天赋。每天夜里,舍不得睡觉地学习,考了一年,没考上大学,复读了一年,还是没考上。大哥哥生气了,说不通过高考跳农门了。大哥哥要当个文学家跳农门。我们家是个很穷的人家,两个姐姐的身体都有残疾,长年累月看病,家里穷得叮叮当当响。可是因为大哥哥要当文学家,当文学家要投资的。大哥哥把家里的稻谷麦子换成钱,钱再换成文学刊物、经典名著。没有了粮食,我们全家都吃红薯。幸运的是,妈妈的五个娃子没有一个是饿死鬼托生的,也没有一个娃子抗议吃得太差。

大哥哥又读又写了好几年,没有当成文学家。身上倒添了很浓的文人气息,不修边幅,张口之乎者也。像这样的人,在村里叫做“喝文的人”,像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一样,是被人鄙视的。

但是,大哥哥和孔乙己有不一样的地方,大哥哥有我们英勇的母亲。因为母亲的缘故,没有人给大哥哥投来鄙视的目光。

母亲口才很好,张嘴说话就有利口覆家邦的架式。她长期当媒人,在我们襄阳被人喊作“红叶”。母亲当红叶不收一分钱,纯粹是做好事,用现在的词语叫志愿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农村,家家都有好几个娃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像母亲这样的人,是最受欢迎的人才。

大哥哥没当成文学家,没跳出农门,这不是要紧的事。但大哥哥需要结婚,这是大事。像大哥哥这样类型的人,在村里被人叫作文疯子,说不上媳妇。可是我们有厉害的妈妈,她向来能把黑说白,能把大哥哥的缺点说成优点。凭着母亲的凛凛威风,我们这穷得叮当响的人家,给大哥哥找了一个如春天的洋槐花一般朴实的妻子。

结了婚的大哥哥依然迂腐。他对母亲说,村官虽小,也是贪官污吏的一部分,他让母亲别当村官了,丢人现眼。那时候,我虽然年龄小,也觉得大哥哥逗,哪里有每餐啃两个红薯的贪官污吏?

但是,母亲什么也不说,辞掉她做了四十年的村官。

大姐姐生下来五个月,发高烧,得了脑膜炎。当时交通不方便,母亲让跑得快的舅舅抱着大姐姐往四十里外的襄阳城中心医院跑。住上了院,也没治好大姐姐的病。大姐姐不发烧了,智障了。

据母亲说,是打针药时下得太重了,大姐姐药物中毒了。

大姐姐傻了,可母亲从不放弃。母亲相信自己能改变这个事实,她相信西医,相信中医,相信神医,不放弃每一个渺茫的机会。经常有人来家里报信,说哪个地方,有个人成仙了,灵了。母亲便让父亲领着大姐姐讨神符,求神水喝。讨回来的神符烧成灰,就着神水,喝到大姐姐的肚子里。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母亲从来没放弃过。

小姐姐的小儿麻痹症,一直治到12岁,腿开了刀,才慢慢好转。

母亲生了五个娃子,没有一个省心。



作者的母亲。由作者提供。

3

曾经的我很膨胀。

我是母亲年近四十岁生的唯一健康的小女儿。我的童年,母亲忙得从来不管我。我在六七岁时,学会了自己看小说。这也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我的小姐姐和大表姐都能看一本本砖头厚的书。童年唯一让我感到自豪的事,就是我八岁时看懂一本竖版繁体字的《西游记》,没有一个人发现过,也没有一个人表扬过我。我自己为自己自豪。

我那个年龄,很容易骄傲。我的成绩一直是班上最好的。我上课时,从来没听过课,脑子里把看过的小说自编自导一遍。一本叫《梅腊月》的小说,在我脑子里导过一千遍。

我上小学的年代,文学刊物刊登得最多的是知青文学,里面全是教人逃火车票,偷老乡青菜,摘老乡果子、打农户看门的狗,炖狗肉吃的伎俩。

看这些小说,我感到一餐啃两个红薯的生活是多么幸福呀。不用偷,不用抢,也没有人打我,还有两个红薯吃,还能看闲书。少年的我,据此得出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如果感受不到生活的满足和幸福,那就是小说看得太少了。

我不光看知青文学,还看《鲁宾逊漂流记》、《神秘岛》、《孤星血泪》、《雾都孤儿》、《在人间》、《雷锋叔叔的故事》、《欧阳海之歌》、《金光大道》。通过看小说,我对中国地理、世界地理、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了如指掌。只要报一个地名出来,我就知道在世界上哪个大洲。说一条河流出来,我能知道它流向地球上的哪一个大洋。

我十二岁了,我膨胀得要炸裂了。我在屋里有空白的纸上,都写上了“赤脚走天涯”。在十二岁那年的暑假,我不辞而别,南下去看大世界了。

选择南下,是因为我在1982年的一本杂志上,看见一个故事。北京有一个善人,专门收养流浪儿。她在冬天收养了一个流浪儿,那个孩子冬天睡在水泥管道里,把腿冻坏,截肢了。我对这个故事印象深刻,知道如果去北京流浪,会把腿冻没了。

我按照知青小说教我的七十二道伎俩,逃票去了海南岛。那里一年四季,鲜花盛开。马路上有木瓜树、椰子树。躺在树下面,可以吃木瓜,喝椰汁。我吃水果吃腻了,就上垃圾桶里找吃的。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是这样生活的。头发很短,脏兮兮没洗脸的我,看着像一个没人理睬的流浪男孩。人贩子辨认不出我的性别,也没盯上我。

可这种日子会过腻的。没有学校读书,没有小说看,也没有母亲。我在海南岛上浪荡了三个月,决定打道回府。一路逃票,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母亲身旁。

一回到家,只有母亲还用慈祥的眼神爱着我,父亲和大哥哥对我恨之入骨,说我丢了他们的人。村里,年长的族兄找到了母亲,说我丢了整个范家的脸面,让母亲把我打一顿,赶出去。

这时候,十二岁的我清醒过来。在我们襄阳农村,儿娃子(男孩)离家出走几天,再回来,是稀松平常的事。而一个娘娃子(女孩)只要离家出走,就相当于古典小说的私奔罪。在我们村里,从来没有女孩这么做,我离家出走,成了德有伤、贻亲羞的人。

我没脸见人,也没脸上学了。最关键的是,我也没勇气流浪了。怎么活下去?活下去是硬道理。

母亲并没有抛弃我。这个时候,我的神童小哥哥已读完大专,成了智商、情商双高的人才,当了官。母亲支使神童哥哥为十二岁的我谋了一份民办老师的工作,让我在一个偏远的小学教书,安顿了我。

荏苒岁月颓。转眼间,母亲的孩子们全成了成年人了。母亲为我的大姐姐求医问药了二十年,还是没治好大姐姐的病。大姐姐在二十岁那一年,发了一次高烧,医治无效,死了。

小姐姐长大后,成了乡下中学教语文的老师。在学校教书时,小姐姐的才子男朋友去上海另觅前程了。脑子里有一万首古诗词内存卡的小姐姐恨恨地说:“一字不识的人才有诗意。”小姐姐找了一个没上过一天学的男文盲,草草地打发了自己。

大哥哥还在村里种地,锄头、镢头、铁锨,把大哥哥要当文学家的理想打碎了。大哥哥现在只种地了,过着苦巴巴的日子。再也不搔首问天,感叹命运多舛。

少年得志的小哥哥,在40岁那年,迷上了赌博。可能因为官场运气太好,小哥哥在赌场上只一个字,输。输钱的小哥哥借了高利贷。很快,还不起债了,他每天都在腾、挪、躲、闪着追债人。官也被撤了。

世态炎凉,小哥哥没有朋友了,没有亲戚了。小哥哥在深夜里,在汉江二桥上一遍遍徘徊。

这时候,母亲站了出来,她一遍遍劝慰小哥哥。母亲说四十岁的儿子,是个好娃子。这不是小哥哥的错,是小哥哥当官的朋友把小哥哥教坏了。

母亲说,对不起小哥哥,那时没有让年幼的小哥哥复读一年。如果复读了,考上了大城市里的大学,到大城市当官,大城市的官员素质高,不会教坏小哥哥,小哥哥就成不了赌鬼了。母亲说,人不死,债不烂,没什么好怕的,好好地活下去。有母亲的爱,小哥哥坚强地活着。

4

我离开对我家暴、酗酒的男人,带着两个女儿回到襄阳,母亲没有异样,只是沉着地说,不怕。但大哥哥马上像躲瘟疫一样,让我赶紧走,别给他添麻烦了。

按照襄阳农村的传统,成年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母亲没有帮助我的权力。母亲是政治强者,但她不敢和中国五千年的三纲五常对抗。爱我的母亲对我说,我的大娃子不上学了,不要紧,母亲每天会求告老天爷,祈求老天爷给她一条生路。

这个时候,我已明白,我没有家了。我们农村穷苦人家,糊口尚属不易,亲情当然淡薄。我并不怨恨大哥哥,但我已明白,我是生我养我的村庄的过客。我的两个孩子更是无根的水中飘萍。这个世界上只有母亲爱着我们了。

我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京城,做了育儿嫂,看护别人的孩子,每星期休一天。大女儿在东五环外的皮村,在出租屋里看护小妹妹。

我运气真好,我做育儿嫂的人家是上了胡润富豪排行榜的土豪。男雇主的夫人生的两个孩子,已是成年人了。我是给男雇主的如夫人看护婴儿的。

男雇主的如夫人生了一儿一女,大儿子在国际学校上学前班,小女儿是刚三个月的小婴儿。男雇主给大儿子雇了一个少林武校毕业的武术教练,在自己家盖的写字楼里辟出了一块三百个平方的场地,装上了梅花桩,沙袋,单双杠...... 给庶子一个人使用。除了学武,又找了一个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学霸,做家庭教师,包吃住,负责接送孩子,指导孩子写作业,领着孩子去习武,还教六岁的孩子编程序。

我只负责三个月的小女婴。小婴儿睡觉不踏实,经常半夜三更醒来。我跟着起来给孩子喂奶粉,哄她入睡。这时,我就想起我在皮村的两个女儿。晚上,没有妈妈陪着睡觉,她俩会做噩梦吗?会哭?想着想着,潸然泪下。还好是半夜三更,没人看见。

女雇主比男雇主小25岁。有时我半夜起来哄小婴儿,会碰到女雇主画好了精致的妆容,坐在沙发上等她的老公回来。女雇主的身材比模特曼妙,脸比那个叫范冰冰的影星漂亮。可她仍像宫斗剧里的娘娘一样,刻意地奉承男雇主,不要尊严,伏地求食。可能是她的前生已受够了苦,不作无用的奋斗。

每每这时,我就会恍惚,不知道自己是活在大唐盛世,还是大清帝国,还是社会














浏览(360) (4)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耀 2017-06-15 17:01:23

在古代中国因为有世袭皇帝,老百姓普通人的最高成就莫过于做到“万人之上一人之下”。 这是人生追求的最大的成就和最高的地位。这是一种中国特色。 在好的年代,当上宰相就是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坏的年代,当上控制皇帝的太监国戚,也是一种偏门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如今在美国加拿大多元社会里,偏偏有那么一批华人也居然做起了这种春秋大梦。 他们幻想一个社会白人第一华人第二。 他们一方面反对“政治正确”,帮闲呐喊对美国加拿大某些种族的歧视迫害;另一方面,当华人受到种族歧视和侮辱时又替白人洗地跪舔。他们幻想着一个白人第一他自己华人第二的社会。 

其实我们都知道,如果一旦白人把其他人种都清除干净了,他们就开始歧视白人了,德国人歧视其他白人,英格兰人歧视爱尔兰人意大利人。。。。最近多伦多一个公寓里除了一个华人全是白人,结果这个公寓的24户人家联合起来让公寓管理公司赶走那家华人。 你做不到万人之上一人之下。这对华人夫妇做了什么?遭到西人邻居如此嫌弃

在美国加拿大不去理解学习法律精神、平等精神、人权精神、多元文化精神, 抱着自己的奴性惯性思维不放。移民几十年还是个土包子。

短短几天,多伦多发生两起辱华人事件。 希望华人一旦碰上这种事情不要缩脖低头更不要去跪舔洗地,而是挺直腰板依法斗争。


华裔老人大庭广众遭辱骂:白人的猴子!





浏览(608) (9)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