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白熊的博客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白熊的博客  
一次从泳池中出来身上冒着热气水从身上淌下来同学戏称看像不像从水中上来只白熊?由此得名!  
我的名片
白熊的博客
来自: TX, USA
注册日期: 2012-12-08
访问总量: 90,80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 每天如此这般5分钟 大降早死的
· Memorial Day 马拉松 -- 早晨五点
· 介绍美国的马拉松疯子俱乐部 Mar
· 介绍美国的传奇100俱乐部
· 回忆和寡言的交往 --- 生命的感悟
· 由复活节马拉松所想到的…
· 和STEVE 一起跑马拉松
友好链接
· 星光:星光点点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居正:居正的博客
· 水晶:水晶的博客
· 高翰文:高翰文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幼河:幼河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若慧:若慧的博客
· 阿唐:阿唐的博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评论 感谢】
 · 介绍美国的马拉松疯子俱乐部 Marat
 · 介绍美国的传奇100俱乐部
 · 评论:ZT 剧烈运动加速细胞分裂 催
 · 评论 :献给没活明白的糊涂人&
【转贴文章】
 · ZT 每天如此这般5分钟 大降早死的风
 · 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1),曾健君:
 · 从一幅插队知青画所想起的
 · 《苏联70年腐败史》
 · 对原联邦德国总理斯密特先生的访谈
 · 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
 · 善待六四人物 戴晴获补办养老
 · 奥巴马总统提议在白宫树立毛泽东巨
 ·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毛主席的惊人评价
【锻炼生涯】
 · Memorial Day 马拉松 -- 早晨五点钟
 · 由复活节马拉松所想到的…
 · 和STEVE 一起跑马拉松
 · 疯狂的沙漠越野马拉松
 · 第五块马拉松奖牌
 · 2014年的第一个马拉松
 · 2014年的第一次长跑
 · New Years Double 马拉松
 · 什么是无奈,什么是无悔
 · 冬泳达拉斯
【心路历程】
 · 回忆和寡言的交往 --- 生命的感悟
 · 从想法到现实
 · 我们的团长我们的团
 · 难忘的《以歌会友》华人音乐会 201
 · 歌声 榜样 与朋友
 · 梦想成真
 · 走近苏炜
 · 演出的话
 · 为何感恩?
 · 扫除你心中的雾霾
【往事回忆】
 · 我们的团长我们的团 2--- 神州合唱
 · 读一个知青的悲剧有感
 · 看 !那颗傻卫星
 · 二十年前的梦想
 · 2013 华人之声音乐会 在福州大学
 · 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2)
 · 插队随想录
 · 插队生活与读《斯大林时代》
 · 插队那会的精神食粮
 · 肥水不流外人田
存档目录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我们的发小—马越 2012-12-10 09:46:37

小时候一起玩耍,长大的发小们,发起了一个发小空间,一下子把洒落在世界各地的几百人的大院发小联系了起来。发起人是一群6070后的发小。当时他们是那么不起眼,我们都不宵一顾,没想到他们一鸣惊人,得到了大家的称赞。于是,这个空间就成了我天天光顾的地方,就像回到国内,回到了我们成长的年代…..。由此引来一系列的回忆…..


说到大院的孩子们,从40后,506070后,时空跨越30年,一代人的时间啊!年龄相近的一茬人相互知道,岔开了几年,就不熟悉了。我们那一茬人,是在文革前,小学6年级到高中一年级间,所谓的老三届吧,我们从文革一起就跟着在“ 闹”从所谓的破四旧,红卫兵,串联,武斗,到上山下乡去插队,后来上大学,改革开放后,又有机会出国,来到美国“洋插队”。几十年过去了,自己都迷失了, 不知自己是美国人,还是什么人,喜闻发小空间传来的欢声笑语,惊叹“国家命运”隆隆雷声,明明白白告诉你,你是中国人。

比我们大几岁的那一拨人,有彭长沂,宋小鲁,马越等,你知道这些名字吗?那个马越可是北京市中学生银质奖章获得者。大院孩子中还有金质奖章获得者呢! 说到马越,他还有一个光环,就是在50年代,中国有一张著名的画“我们热爱和平”,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抱着和平鸽的画面。马越就是那个抱和平鸽的男孩。我们这一茬的人都知道他,望活动纪念画册编委会一定要把这张画,收录其中。我不知道这个人后来的任何信息,但纪念画册不能没有这一页。毕竟,我们都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吧,纪念画册一定要历史观。再过几十年,当所有大院的孩子们都到另一个世界报道而见面时,说到给我们给下一代留下的记忆,不会有遗憾。下面是我在网上找到的一篇博客文章,转载如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18-28624.html 

( 秦国柱的博文 )

                           

 

和平鸽男孩”的幸与不幸

秦国柱

 

    50岁以上的中国人对一幅题为《我们热爱和平》的宣传画应该还有印象,它的知名度普及度一度几乎能赶上毛泽东主席画像。


    画面上的主角是一位怀抱小白鸽的男孩,有趣的是,画面上还有一个女孩与另一只白鸽,虽说他俩(包括那俩鸽子)在空间上平分秋色,但不论是人还是鸽子的神态与动作,都还是一眼便分出了主角与配角,这里头是否有性别因素存在,只能是见仁见智了。
    我们从影片或故事里常常可以看到或读到,欧美士兵们在战壕里经常拿出来看的照片无非是两种:家人、恋人的;当红女明星的。但朝鲜战场上对阵的一方,当年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们看的照片,这一类的极少,或者干脆就没有,原因很简单,那时候很多中国人一生都没有进过照相馆,漂亮演员的剧照嘛,应该也很罕见(这 里头还有个文化传统、意识形态的问题)。但有一张照片却人人都有,并且也经常在看,那就是这张《我们热爱和平》。战士们不仅喜欢这张照片,甚至决心为这两 个孩子献出自己的生命!    
    《我们热爱和平》是1952年拍摄的。其印刷品不仅在中国大地流传,也传到了朝鲜。战壕里、指挥部的地图旁边、野战医院里……志愿军战士们几乎人手一张, 那是一种小型的印刷品。各种渠道送给志愿军们的慰问包里,一个时期都会附上这张小画片。“看到那可爱的孩子形象,战士们激动地宣誓说:不惜牺牲生命,保卫 祖国,保卫和平,保卫孩子们!为了这些孩子,我们死了都值!”

    一张照片,竟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联想一下不久前地震废墟中抬起的“敬礼娃娃”,那个叫郎铮的三岁小男孩,便不难理解。据e闻,不久前,小郎铮与另外九位 灾区青少年一同被教育部评选为“抗震救灾(十位)优秀学生”,不知道他是不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获得类似荣誉称号年纪最小的孩子,比利时那个撒尿男孩,应该 不止三岁,何况那还只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并不见于比国正史。
“和平鸽男孩”叫马越。
    “我那年快6岁了,那天一大帮孩子每人抱了一只鸽子,我特调皮,老师怕我不听话,就给了我一个红蓝铅笔头,我就特兴奋,光顾玩这个铅笔头了,鸽子也跑了! 后来到真拍的时候,我就没法了。可是阙文叔叔觉得我好玩,就跟另一个孩子说,能不能把鸽子“借给”我,我就这样又有了鸽子。现在从照片上还能看见我的左上 兜儿里还露着铅笔头呢。”这是马越后来的回忆。
  宣传画(那时称招贴画)出来后,马越便出了名,收到了雪片般飞来的信件,还有许多人去看他。他所在的北京某幼儿园也名气大增,参观的国内外宾客络绎不绝。“马越经常被拉出去参加各种活动,坐上小汽车,俨然是个小超级明星。”
  “我那时收信都是论麻袋的,回信都是老师给代写,我签个名。后来我太调皮捣蛋了,父母就在假期人家都玩的时候送我去挖煤!认为我辜负了大家的期望,要改造我。”
   1956年,他的父母给共青团北京市委写信说:“我们的孩子马越10岁了,他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极为调皮、傲慢不驯的孩子了,学校里都不愿意要他,我们真 是没有办法。……请你们救救这个孩子吧!”团市委很重视,派了《北京青年报》一位记者去了解。记者回去后写了一篇《马越成长中的风波》刊登在报上,随后 《中国青年》杂志、《中国青年报》转载,也算是一个“公共事件”。不久冰心还就此写了一篇《我们应该怎样做父母》的文章,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所有这 些都引起了全国范围的关注和大规模的讨论。
    那是一个泛道德化的年代,“心理健康”还不是个公共话题。
    用今天的眼光回过头来审视这段历史,这场讨论似乎有些跑题,因为问题并不出在“马越”或“李越”的父母身上,但冰心老人关于“我们应该怎样做父母”的“我们”,毕竟也包括了那些能够派出小汽车去接马越参加各种庆典活动的头头脑脑们。
    马越很幸运,得到了这么多有识之士的关注,他也最终算是“变好了”,但那也是他头上的光环彻底消失之后。据说后来凭马越的条件,考上北大清华也不成问题, 但他觉得自己在北京太“出名”了,应该到一个人们能够忘掉他的地方去。于是他报考了西北工业大学,学习直升机设计与制造。毕业后被分配到贵州一个国防基地 当技术员。当马越正在为自己是“坏孩子”还是“好孩子”而挣扎、而奋斗之时,直至文革爆发,《我们热爱和平》的招贴画依然随处可见,今天5060出头的 中国人虽然年纪都比他小,但我断定这一代人都见过他,也熟悉他的(照片形象)。
    马越“后来在贵阳市警察学校当老师,后任副校长。工作出色,家庭美满。”
    这像不像一个中国版暨真人版的现代格林童话呢?真有点像。

 

评论(1) 引用 浏览(39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水晶 留言时间:2012-12-10 11:14:53
Good! I knew this.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