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魔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四章 2021-09-17 12:22:44

上接第三章(二)


第四章 沙   

 

 

慕容俊德失踪后,一支沙漠搜救队迅速组成,塞林妈妈从他们发来的邮件中得到了进一步消息:慕容俊德是为了找水,一个人离开了营地,不知什么原因,与队友失去了联系,没按约定的时间返回,直到当天晚上,没有任何音信。

另外,塞林还知道,搜救队已经出发了,他们计划从南面的3号营地向北44号遗址分成东西两路展开搜救,空中两架直升机实施空中搜索和支援

陈队长带领的是东路搜救队他们两辆沙漠越野车刚一进入沙漠,他私下给塞林妈妈打了电话,“嫂子,我是老陈,我们正在路上。”

“是老陈呀。”妈妈握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有你们在可就好了,你们可要把他回来呀

我们会的陈队长安慰着妈妈,那个地方我和俊德兄从前去过,还比较熟悉。我们现在走的是条捷径,会很快赶到那儿,情况应该不会太糟,如果消息我马上告诉你。

好,好。”妈妈一下平静了许多。

陈队长不是外人,他以前是沙漠考古队的向导,慕容俊德有着生死之交。后来他调到了搜救队,但和塞林家一直有着来往。

陈队长他们得到的信息是:慕容俊德考古队到达44号遗址后,发现带的饮水变质于是慕容俊德在天刚亮时留一张便条,一个人朝3号营地方向走去找水。因为在3号营地和44号遗址之间有个叫十六泉的地方,据记载,那里的低洼地可找到水以此推断,他失踪的地点应该在十六泉一带。

陈队长他们在凌晨先到达了3号营地。从气象资料分析,慕容俊德可能在这一范围遇到了局部沙尘暴。

天刚一亮,陈队长他们就离开了3营地,向北边的44号遗址方向展开了搜寻。一路上沙海茫茫,一望无际,这里已是沙漠腹地,而这一带就是传说中的十六泉。快到黄昏的时候,他们最大收获只是找到几片食物包装纸,其它一无所获。

第二天,搜救队扩大了这一带的搜寻范围,但用了一整天,慕容俊德仍无下落,甚至连一丝线索都没找到。

到了第三天早上,他们得到的各路搜寻消息和他们一样沮丧,慕容俊德仍杳无音讯。陈队长听了这样的简报,心情十分沉重,也有些弄不明白,从十六泉到44号遗址,不到十公里,路途并没有多远,而且十六泉的北侧,是一片低洼,平坦无奇只是靠东边才有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的沙丘,不过如果有什么目标,在洁净的沙地上应该不难发现。正常情况下,这里是慕容俊德走的路线环顾四周可一览无余,可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他要是被沙尘暴掩埋了,那就麻烦了。”陈队长这样想着。

凭经验,陈队长很清楚,慕容俊德只带了一天的干粮和一壶水,又是徒步,还遇到了沙漠风暴,而且从失踪后,已经六十多个小时过去,在沙漠环境下,他的生还希望已经非常渺茫。可就在这时,我又接到了指挥部一个电话,因为天气原因,命令他们结束地面搜救撤回,剩下的留给空中搜寻。他们只好收了帐篷,发动了两辆沙漠吉普,极其无奈地离开,驶向返回的方向

车没走多远,爬上了一个沙坡,陈队长望着前方鱼鳞般地沙地,一想到就这样离开,把慕容俊德撇在不知哪个沙丘下生死未卜,心里就像泼了油一样煎熬着。他摸着手边的电话,觉得这电话太沉重,在这时候,他无法面对塞林妈妈的声音。最终,他的手还是离开了电话,凝重地望着前方碧蓝的天空。他此刻一筹莫展,只得默默祈求上天。他和慕容俊德多少年前,在毫无生机的九陇沙迷失了方向,极度的干渴已经让他们奄奄一息,就在那面临死亡的绝望关头,是只从天而降的小鸟引他们找到了泉水。现在,他希望在这最后时刻,还会有奇迹的降临

塞林一直陪着妈妈,如坐针毡地日夜守在电话机,等待沙漠搜救队的音讯,可一次次得到的消息几乎一样,“还没找到,正在寻找”,这让他们越来越心急如焚。随着时间的一分分钟过去,妈妈越来越害怕接电话了他们都清楚,时间越长,爸爸获救的希望就会越渺茫。他们得知爸爸失踪之后,已经两天过去了妈妈缩在沙发里心乱如麻,一有电话铃声就心惊肉跳因为那传来的很可能是噩耗。

塞林坐在妈妈身边,默默地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这两天他不停地搜寻着爸爸失踪的地域。从资料中他发现,十六泉以东,已经被沙漠埋没的湖泊,在百年前叫乌伦”,这名称应该是其他名族的叫法,他继续搜索,果真有了惊人的发现。原来“乌伦”在当时民族语言中,是“云雾”的意思。这不是和行云侠他们的藏身之地云雾湖相同!如果真是这样,爸爸很可能迷失在乌伦湖西岸附近什么地方。塞林这样推测着。

“塞林,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思抱着电脑。”妈妈焦躁不安地说。

我也在找爸爸。

“这行吗?”

“我相信爸爸一定还在。

“你真这样认为?”

塞林坚定地点点头。

妈妈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捂在胸前,但愿会是这样。可到现在,还没有音讯。再这样下去,怕我会撑不住了

“我觉得应该给他们打个电话。”塞林提醒说。

“我也正这么想。”妈妈说着,抓起电话,拨了陈队长的号码。

陈队长沉重地说了实情。

“什么,你们要撤回。”妈妈声音都撕裂了

“嫂子,你听我说,我和你一样难过……”

妈妈这时候已经泣不成声无法再听电话了

塞林在一旁到这些,从妈妈手中夺过电话,“陈叔叔,我是塞林。我想跟你说,我爸爸还活着,你们不能放弃。”

“塞林,我能理解你们,但是……”

塞林不顾一切,打断了陈队长,“我想,你们现在处的位置应该在东经902304秒,北纬403660秒附近。”

“对呀。”陈队长听了很是吃惊。

“离你们东边不到五公里应该是消失的乌伦湖西岸坡地。

“是的,你想说什么?”

“我推测,我爸爸可能迷失在那里了。如果你们要是能向偏东一些,靠近湖的方向寻找,也许有希望。”

陈队长一听,惊讶地摸了下自己的脑袋,“为什么?”

“因为,也许,也许朝那边走,你们会遇到一只鹰。”

“你说什么,一只鹰。”陈队长认真地听下去

“是的,”塞林继续说:“或许,还该有匹马。”

“什么,还有马。”陈队长一下觉得塞林说的有些离谱了,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塞林可能出现了臆想。

“我爸或许和马在一起。”

陈队长真的有些不忍心再听下去了,“塞林,好孩子,你要相信我,我们会竭尽全力的。但是,你和妈妈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你眼下最重要的是,照顾好妈妈,安慰她。一切有我们在,其他的就别多想

“我知道,”塞林坚持说:“叔叔,我觉得,我的判断是对的,你们不应该放弃最后希望。”

“好,我会考虑的。再见

“再见。”

陈队长放下电话,着一望无际起伏不定的沙丘,虽然他无法相信塞林所说的。但塞林对这一带的了解和他的冷静,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想了想,塞林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们西边已经有搜救队在搜索,而这里,他们也都搜遍了,唯独靠东边还是空白如果慕容俊德遇到了局部沙暴,迷失在东边不是没可能。他正这样想着,一个队员指着他们东边不远处的沙丘喊道“看那沙丘上。”

陈队长顺着队员指的方向看,在一个平缓,洁净的沙丘下,有一样什么东西被沙掩埋了一半。他迅速举起望远镜,“我的天,像是个背包!快过去。”

他们刨开沙有一个背包。陈队长提起背包翻开,里面有折刀、打火机、地图、罐头、定位器和他们常用的通话机……一看便知,这是慕容俊德丢下的。这个发现让陈队长明白,慕容俊德为什么和队友失去了联系。

他们迅速在周围搜索了一遍,再没找到什么,居然连一片慕容俊德的脚印都没见到,这明显是被风沙掩盖住了。如此状况,让陈队长担心慕容俊德真会被风沙掩埋了,愈发感到情况不妙。但获得了这个线索,也让他更确认了应该搜寻的方向,并且认为他们不该马上离开应顺势继续搜寻他一方面把新的线索汇报给了搜救总部,另一方面,越来越觉得塞林的判断也许是对的。尽管他并不指望能看见一只鹰、一匹马那样离奇的事情发生,但他想,既然已经有了线索,就该当机立断,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即使找不到慕容俊德,哪怕能找到一点东西,一片纸,一个脚印或者不管什么蛛丝马迹,都能给后续搜索带来帮助,这样至少也能得到些安慰。

他们上车后,陈队长知道,要等总部回复他的汇报,还不知需要多长时间,于是他暗自做出了决定,冒一把险,改变行驶方向。

沙漠吉普翻过沙坡,陈队长就对着身边的司机说了声:“向那边走。”

司机看了眼陈队长,“我们该往南,那边是东。”

陈队长不容辩解地说:“让你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这时候,陈队长已经把“立即撤回”的命令抛到到了脑后。

吉普朝着东边驶去。这一路,他们在起伏不定的沙丘间已经走了一段路程。沙丘在阳光下变得金灿灿的,与背阳的阴影显得那么格格不入。突然,一个黑影从金黄的沙丘上掠过,又在沙丘阴影中消失,好像是空中有什么飞过。陈队长警觉地马上让车停下来,推开车门,提着望远镜下了车仰头望了一下天空,发现果真有只飞禽在半空中飞翔,这让他惊诧不已。他迅速举起望远镜,看见是只苍鹰。这时,身边的队员也注意到了那只鹰,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这沙漠深处连只爬虫都难找到,怎么会有只鹰?正当他们纳闷的时候,苍鹰盘旋而下,诡秘地绕到一座离他们不远的沙丘后面不见了。陈队长这下震惊的无以言表,心里念叨着“塞林,塞林,你小子还真说对了,的确出现了一只鹰,难道还会有……”

人称“死亡之海”的沙漠中,一只鹰的出现异乎寻常,吸引了所有队员人的注意,他们都秉着呼吸,搜寻着鹰的身影。那鹰飞翔速度极快,幽灵一样一闪一闪地在沙丘间窜梭大家都觉得这是诡秘的鹰。

陈队长着苍鹰消失的地方可这次它再没出现,等了会儿,它好像失踪了。陈队长有些焦急地问道“那只鹰呢?”

他身边的队员也在寻找,“奇怪,怎么不见了。”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鹰刚才闪过的地方,可没料到,鹰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悄悄出现在他们身后,又贴着他们头顶飞过。他们都被鹰翅膀呼扇的风声吓了一跳,等大家缓过神,鹰转了个圈又飞回来了。这次,它胆大地迎面向他们飞来。他们盯着这只跟他们捉迷藏的鹰,不知它究竟想干什么一个队员迅速从车上抽出步枪,子弹上堂,对准了鹰。鹰似乎并不在乎对准它的枪,展开它宽大的翅膀,平稳地滑翔而来。陈队长立即按下了队员的枪口,他这时有种莫名的预感,鹰是想告诉他们什么。鹰离他们越来越近,他果然发现,鹰的左爪子上抓着个什么东西。当它飞过他们头顶的时候,它把那样东西丢到了他们的脚下。

“是个笔记本!”一个队员从地上拣起来递给陈队长。他一翻开笔记本就愣住了,正是慕容俊德的。

“鹰是在告诉我们慕容俊德的消息!”陈队长兴奋地说。

果真,鹰又飞回来了,擦过他们头顶,鸣叫了两声,向东飞去。陈队长见状,一刻也没耽搁,大喊了声,“上车”。

沙漠越野车急速向鹰飞去的方向驶去。他们跟着鹰,翻过一道又一道沙丘,在他们好不容易绕过一座松软的高大沙丘时,发现前面的沙丘开始平缓了,鹰也不在向前飞了,而是在天空中盘旋。在鹰盘旋的下面是一片平坦的沙地,一个队员吃惊地前方叫了声,你们看!接着,大家都看到了,那里有个黑点正向他们这边移动。陈队长举起望远镜,一下看得非常清楚:那是一匹马驮着一个人,正向这边走来。他们立即开足了马力,冲下沙丘,很快来到了马的跟前停下来马儿见到车也停下蹄子,默默瞧着他们一点也不害怕,而他们却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眼前这矫健的枣红马,是匹大漠上少见的汗血马而一个生死不明的人像麻袋一样驮在它的背上

他们跳下车,扶住马背上的人一看,正是他们寻找的慕容俊德。

一个救护队员立即摸了摸他的脖子下,“他还活着。”

他们把慕容俊德慢慢抬下马,让他平躺在担架上。陈队长解开他的衣扣,正准备施救,却发现一只巴掌一样大的乌龟躲在他的怀里。这实在太奇怪了,大家瞧着乌龟都住了。

陈队长抓起乌龟说了声:“快。”队员们马上又开始动起手来。他们发现慕容俊德并没有什么外伤,只是血压偏低,近乎脱水,于是氧气、葡萄糖滴液很快就插好了。这时,鹰落到了骏马的身边,它们好像在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而陈队长瞧着手掌上的乌龟,实在弄不明白,没有一滴水的茫茫沙漠里,怎么会飞来一只鹰,跑来一匹马,还藏着一只龟?而且它们还搭救了慕容俊德。陈队长皱着眉头,拿起电话,呼叫了直升机后,立即拨了塞林家的电话……

在黄昏的时候,塞林和妈妈赶到了医院后面的一片空地。太阳刚刚下山,深深的蓝天中,出现了一个小亮点。

“来了,来了。”妈妈双手抱在胸前说。

不一会儿,塞林看见那个小亮点,是架直升机。直升机离他们越来越近,机头前的灯特别明亮,它降落时,旋转的巨大叶片让他着迷,接着是闪着蓝灯的救护车。

爸爸躺在担架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他和妈妈跟着救护车一同进了医院。

爸爸没事了,塞林下来最关心的是葛雅、火驹和包瑞的下落。他问了护送爸爸回来的搜救队员,他们竟说那不是他们分内的事,他们不清楚。塞林让妈妈给陈队长打电话,回话说,等回来再细说。

塞林焦急地等到了第二天早上,陈队长踏着点来到塞林他们家。

陈队长这些天一路奔波,坐在沙发里显得疲惫不堪。塞林和妈妈坐在他的对面,当听完搜救队在沙漠里营救慕容俊德的经过后,都感到非常吃惊。

 “这么说,”妈妈瞧着陈队长,“真是那匹马和那只鹰搭救了他。”

“是的。”陈队长瞧着塞林说:“我们都感到很奇怪,俊德怎么离开正常路线那么远?还能神出鬼没地遇到它们。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塞林,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塞林迟疑了一下,“我看到了魔域中发生的事情。”

“什么,魔域?”陈队长深吸了一口气,这我就明白了。

尽管塞林不知道陈队长明白了什么,但见陈队长一听到魔域眼神中流露出的敬重,和毫不犹豫地相信,就像遇到了知己一样。

“他这孩子,受他爷爷的影响太深了”妈妈在一旁说。

我干向导这行几十年,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明白,在大漠面前,我们渺小的就像沙粒。在生死攸关时,不要问为什么,只有敬畏才能带来智慧,看到希望。”陈队长说着微微地笑了笑,这次,又让我经历了。我想,等俊德恢复过来,还会讲出更多难以置信的事情

这时塞林迫不及待地问道:“那马和鹰在哪里?”

“你呢?”陈队长说。

塞林摇摇头。

“这个你怎么没猜出来”陈队长笑着说。

妈妈拍塞林“为那匹马和那只鹰,他都等了一晚上了。”

是吗,那我告诉你,他们跟着我们一起来了,现在就在你们前院。” 陈队长塞林说

  “真的吗!”塞林高兴地跳起身,冲出了房门。

  院子里,一个搜救队员站在火驹旁边,仰头正着什么,见塞林跑来,指了指他们家的屋顶。塞林顺势看去,一只灰色,有黑条斑纹的雄鹰一动不动地站在屋顶上。塞林一看便知那是葛雅。

  这时陈队长和妈妈也从屋里走出来了。陈队长从队员背包里取出包瑞递给塞林。

  “我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了。

  塞林接过包瑞,放在手心上瞧着他。包瑞头和爪子全缩在龟壳里只露出了鼻尖棕褐色的龟甲,暗里透亮,浑身洁净,比塞林在影像中看到的更加亮丽。塞林笑着心想,包瑞果真是只胆小的乌龟。

  “在我们回来的时候,”陈队长说:“因为无法带上,那只鹰想靠近它都不容易。所以,我本来以为只能把这只乌龟带回来,可没想到,这匹马跟在我们的车后跑,那只鹰在我们的车上飞,就这样和我们一起到了天泉城。你不知道,这匹马飞奔起来,蹄子下都带着火焰,真的让人开眼了,什么叫奔跑如飞实在太神奇了陈队长然后凑到塞林耳边小声问:“这么说,他们是来自魔域?”

  “是,塞林点了点头,小声说,“我还知道他们的名字。”

  “你连他们的名字都知道?”

  “嗯,这个乌龟叫包瑞,鹰叫葛雅,这匹马叫火驹。” 

  陈队长听了这些,似乎一下明白过来,“这一路上,我就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气宇不凡,原来果真如此。那他们可是稀客了。”陈队长又补了道,“绝无仅有的稀客。”

  “对。”塞林连连点头。

  他们说着,塞林来到身材高大、四肢修长的火驹面前。他瞧着火驹的眼睛,心里念到:火驹你好

  火驹竖着耳朵,两只黑黑的眼睛也默默地瞧着塞林,他立即感到那眼神里传来的是种说不出的亲近,让他不由地举手摸了摸火驹的脖子,火驹果真也顶了顶他的肩膀他们就像好长时间没见面的朋友。

如果是这样,有些事儿就不难理解了”陈队长接着说:“从见到他们三个起,无论我们的车跑得快还是慢,这火驹和葛雅都紧跟着车最后我们才发现,他们其实跟着的是这只乌龟,对,叫包瑞,好像生怕把他跟丢了。你看,他俩一直跟到了这里。

  塞林听了并不觉得奇怪,“那当然,他们是一伙的。”

  “一匹马、一只鹰、一只龟,风马牛不相及,让我看,他们更像是搭档

  “对,对,他们的确是搭档。

  陈队长小声问:“如果把他们全都交给你,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塞林激动地答

  “那就归你了。”

  塞林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陈队长又对塞林妈妈说:“总部和我们一致决定,只要你们愿意,他们三个就由你们来照顾,成为你们家的一员。不知你们愿不愿意接受他们?

 “他们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愿意”妈妈毫不犹豫地说。

陈队长听了如释重负,那就太好了。




浏览(350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8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