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九章一个关键的梦 2022-03-15 18:11:16

第 九 章 一个关键的梦

 

塞林在路上有些纳闷,爸爸为什么刚出院就先去了爷爷书房。自从爷爷去世后,妈妈就把书房锁了,除了他再没人去过。他边想着边走下楼梯,见书房门是开着的,就径直走进去,把魔域匣子放在了爷爷的大书桌上,可没见爸爸的身影,于是喊了声,“爸爸”。

静悄悄的书房里,慕容俊德在高大的书架间正找着什么,听见塞林进来,笑容满面地走出书架,迎过去拥抱了儿子,然后扶着塞林的双肩,上下打量了一番,“几天没见像是又长高了。”

爸爸这样,让塞林想起了爷爷,他边嘿嘿笑着,边观察着爸爸。爸爸神情不再呆滞、迷茫,动作看上去也舒缓自然,果然像妈妈说的,行动干练,思维敏捷的爸爸又回来了。

无意中,慕容俊德注意到了书桌上的魔域匣子,“咦,它怎么在这儿?”

“是我刚拿来的。”塞林说。

“我说我怎么找不着,原来在你那儿。”

“爸爸在找它?”

慕容俊德点点头,“我记得它是放在书架上的,怎么会在你那儿?”

“这是爷爷送我的生日礼物”塞林边说边想,怎么这么巧,爸爸来书房竟然也是为魔域匣子。

慕容俊德疑惑地瞧着塞林,“爷爷送你了这个,我怎么一点不知道。”

塞林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照实说了,“是爷爷悄悄送给我的。这是我和爷爷的一个秘密,”

“你们的秘密?”慕容俊德显然很惊讶,然后想了想问,“这秘密我能知道吗?”

“当然可以,”塞林说,“爷爷想让我接替他解开魔域中的疑团,警惕魔域中的魔咒。爷爷说,这是项使命,关乎到大漠的命运。”

慕容俊德听了惊愕不已,马上指了指桌边一把折叠椅,“坐下来跟我说说,我正想知道这些事情。”

塞林坐下身,慕容俊德拉出爷爷以前坐的藤椅,“你爷爷好偏心呀,送你这么重要的东西,倒把我蒙在鼓里。”他刚坐下,就直接问道:“先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火驹、葛雅和包瑞的?”

“从魔域匣子里知道的。”

“你说什么,它叫‘魔域匣子’?。”

塞林点点头,“爷爷告诉我的。”

慕容俊德这次认真地瞧了瞧魔域匣子,“其实我早就知道它,只是没把它当回事。”他又摸了摸它,“里面是不是有本书?”

“是。”

“果真是这样!”慕容俊德像是证实了什么。

“爸爸看过《魔域录》?”

“你说里面的书叫《魔域录》?”慕容俊德不由地震了一下,但又有点尴尬,“没看过。我很想看看,行吗?”

“行呀,我把它抱来就是想让爸爸赶快看到。”

“为什么?”

“以为牵扯到了爸爸。”

“事情的确牵扯倒了我!”说着,慕容俊德已经迫不及待伸手按了魔域匣子的羊脂玉按钮,但按了几下,却打不开。

“怎么打不开?”慕容俊德问。

塞林笑了笑,凑过身,“它有密码,让我来。”

“还有密码。”慕容俊德让开了手,他从前到后的一无所知,让他在儿子面前显得十分难堪。

“看样子,爷爷只把这个密码告诉了我。”塞林说着,当着爸爸面,在闪亮的北斗七星上输了密码。魔域匣子听话地打开了,然后匣子翻了个身,让《魔域录》稳当地靠在上面,展现在他们眼前。

魔域匣子奇幻般的表演把慕容俊德看得目瞪口呆,他沉默了半晌,才喃喃地说:“这个匣子,你爷爷本来是想给我的。”

塞林听了带着疑问的目光瞧着爸爸。

慕容俊德摸了摸书皮上发着蓝光的“魔域录”三个字感叹地说,“我一直以为,你爷爷就喜欢弄些离奇古怪,不着边际的事情,看样子我完全误解他了。”他回忆道:“ 那还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你爷爷风风火火地去了月牙湾。

“我知道,那天晚上是爸爸开车把爷爷接回来的。”塞林说。

慕容俊德听了瞪大了眼睛,“你连这都知道。”

“爷爷都跟我说了。”

“好吧,我说点你不知道的吧。”慕容俊德继续说起来,“哪天回倒家已经很晚了。可你爷爷还是兴致勃勃又神秘地告诉我说,去月牙湾有重大收获,就给我看了这个匣子。当时,我只想去睡觉,只撇了一眼,见这匣子精雕细刻,不仅完好无损,还油光发亮,没有一点历史痕迹,毫不犹豫就断定,它应该是件没有任何考古价值的民间工艺品。主要是你爷爷说,它是从一个不要钱,只要毛驴的老人手中换来的。并且神秘兮兮地告诉我,那老人是个出没于魔域的人。我听了,觉得更加荒唐可笑,但你爷爷坚持说,只要打开看看就知道它的价值了。我却自以为是地说,不用了,而且取笑他不识货,明显是被人骗了,还轻蔑地安慰他,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后来我很快就把这事儿忘了。你爷爷自那以后,也没再提起过。现在回想起来,我取笑了你爷爷,可能刺伤了他,让他最后决定把这个匣子留给你

爷爷说,他是做了一个梦才去了月牙湾。

“你说什么,他是因为做了一个梦去了月牙湾?”慕容俊德惊诧不已

“是的,而且那匹毛驴不是爷爷买来的。”

“那是哪儿来的?”

“爷爷说,它是自己来的,而且还叫出了‘月牙湾’三个字。”

慕容俊德听震惊的无法言语了。

塞林却挺自豪地笑了,然后翻开《魔域录》,行云侠出现的那一页。书页刚一落定,真实的影像便闪现在书桌上空。慕容俊德惊呆了,他目不转睛瞧着影像,当行云侠出现时,他惊呼道:“是他,他是行云侠。”

“是。”塞林说。

慕容俊德最后看到眼前一幕慕自己被行云侠他们营救的经过,“这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我在湖边真的全有纪录。这么说,我的确是在魔域被救的,那不是一个梦

“当然不是梦。”塞林说。

《魔域录》最后一页影像消失时,慕容俊德沉默了半晌说:“现在我才知道我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爸现在都知道了,可我有一个问题还不清楚。”

“什么问题?”

“我知道爸爸熟悉十六泉的路,可怎么能走丢呢?”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塞林,他无法想象,心目中最让他引以为傲的爸爸怎么能迷路,他可是大漠探险经验最丰富的人。

 “这事儿说起来很离奇,”慕容俊德想了想说,“让旁人听了会觉得很荒诞,所以我也不想提起。既然你已经从《魔域录》看到了,我也只想告诉你。

塞林听了,目不转睛地瞧着爸爸。这是爸爸被救回来后,第一次讲出那段神秘的经历,而且只愿对他说。

“你说的对,十六泉那一带的荒漠我还算熟悉,所以我才敢一个人离开营地。”慕容俊德回忆说“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坐在一个背阳的坡下休息,西边天空突然阴沉下来,我一看,不得了,那是沙漠风暴来了,并且迅速向我所处的地方移动。最坏的是,沙暴从西面来,完全切断了我回去的路。顶到天的沙暴黑压压的过来,遮天盖地,当时我能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可避风的地方。可附近平坦地根本找不到一处藏身之地,我只好边向东边跑,边找地方。但没料到,沙暴移动速度非常快,铺天盖地就席卷而来。一阵阵的强风,掀起了豆大的沙粒,横扫在沙丘上。刚开始,我还能随风而跑。后来,在狂风中根本无法站立,我就像被掀起的沙子在沙地上翻滚,直到迷迷糊糊地滚到一个沙坡下,风稍弱了点,我才勉强地缓了口气。而这时我发现,我的背包已经不见了,那里面放着干粮、水壶、对讲机、指南针。风沙遮住了天空,到处一片昏暗,没办法走动,没办法看清,根本没办法找那些东西。

“那怎么办?”塞林问。

“我趴在地上,只有恐惧,那是种面临死亡的恐惧。”慕容俊德停了片刻接着说:“不过,我还是忍受住了一夜的风沙,熬到了第二天早上。风沙虽是停了,可事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更糟。我发现我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我凭着直觉向前走,可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对,果真我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地。这时我的体力在迅速下降,喉咙里干渴的像火烧一样。慢慢的,向前迈一步都很困难。我知道,在这时一旦走不动,那就只有等死了。我竭尽全力缓慢地向前走,坚持到了中午时,神志开始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恍惚,渐渐地感到脚踩在地上没有了感觉。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爸爸是昏迷了?”

“是呀”慕容俊德继续说:“我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当我苏醒过来时,我的意识告诉我,决不能就这样躺下去。我开始爬,向前爬,昏迷过去醒来再爬。最后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怎么爬不动了,我已经不知道了。当我再次醒来时,我感觉眼前一片银光闪闪有些晃眼,我让眼睛适应了一下,你猜怎么着,我发现身边是一个波光粼粼的湖,正是我渴望的水!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神志不清出现的幻觉,我定神望去,那的确是泛着一道一道波纹的湖,我用最后一点力气爬到湖边,拼命地喝够了水。水像是渗透到了我身体每个地方,马上感到有了体力。我知道,我已经活了过来了,但昏昏沉沉地只想睡觉,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床上。

塞林听到这里却有些弄不明白了,“可你是怎么知道火驹它们的?”

“你看了《魔域录》你或许就该想到,不过我也是到现在明白过来”慕容俊德说:“《魔域录》里行云侠说,他把他要对我说的都寄存到了我的梦里了……”

“对呀,那是个什么梦?这是我最想知道的。”塞林急切地催促道“快说说,梦很容易忘掉。”

“我平常的梦一觉醒来就忘了,但这个梦就像印在我的脑子里,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就是说,这梦不是一般的梦。”塞林说。

“说的对,它就像我一段深刻的记忆。”慕容俊德移了移身子讲起来,“我梦见,行云侠身披盔甲,面色苍白,从湖面上径直走来。我不是趴在地上,而是站在岸边迎接他,头脑就像平常一样清醒。他来到我面前停下,表情凝重,让人肃然。他说,欢迎我来到他们的蓝湖之国。”

原来那里是‘蓝湖国’。”

我认为,与其说是‘蓝湖国’,不如说是魔域里的什么地方。”

“对,那一定是魔域里的一个国。”塞林赞同道。

慕容俊德继续说,“行云侠又说,他来自云,又会化云而去,人称他‘行云侠’。”

塞林想起行云侠最后是化作一片云消失了,赶紧问道“他离开时伤势很重,难道他是在说,他化作云而去就是死了

慕容俊德点点头,“我认为是这样,但他在最后救了我。也就是说,他给我寄存的梦,是他最后的托付

是什么托付?”塞林赶紧问。

“那梦里,他语气和善、诚恳,向我道歉说,没有经我的同意就把我带到那里。可我正想感谢,他却止住了,直截了当地对我说,他让我来,是有一急事相求。我问是什么事情。他没有立即回答,我却感到一阵清爽的风吹过,紧接着就看见从森林那边跑来了一匹马,飞来了一只鹰,接着又从湖水里爬出了一只乌龟。

“是火驹他们

“是的。不过行云侠像介绍重要人物一样一一介绍了他们

塞林早有这样的感觉,但还是问道“他们怎么重要?

“我现在才越来越明白,他们是无法想象的重要,你猜火驹是谁?

塞林有些不敢肯定地说,“不是说他们都是精灵。”

那只说了一半,”慕容俊德说,“火驹是草原精灵。

“草原精灵!”塞林听得眼睛发亮,“那葛雅和包瑞呢”

“葛雅,是森林精灵。而包瑞是江湖精灵。”

“原来是这样” 塞林终于明白,从草原旋风中跑出的火驹,森林里闪现出的葛雅和湖水中滑出的包瑞是怎么回事了。

慕容俊德接着又说:“行云侠对我说,他知道,我在沙漠中面临绝境,正处在生死关头,而火驹它们可以把我救出沙漠,同时他们也需要我的帮助,因为他们也处在生死关头。他接着说了两个要求:一是要小心保护火驹他们直到他们返回的时候。另一个是,在北斗七星中天权星闪烁的时,他要求我确保让唤醒同心玉的人把他们送回去。

是送回魔域?”塞林马上问。

“是,”慕容俊德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我听他说完,认为这些似乎都不难做到,就依依答应了他。最后,行云侠说,时间紧迫,如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去看一本书,书放在送给你父亲的一个匣子里。行云侠交代完后,就消失在云雾之中。”

“他说的是魔域匣子。”塞林马上就想到了。

“没错,所以我一回来就来找它。”

“这么说,行云侠也知道爷爷。”塞林忽然发现。

“一定是。”

听了爸爸的叙说,塞林似乎一下明白,爷爷带回来的魔域匣子,原来后面隐藏着一连串的事情,“行云侠提到过一个骑驴人,葛雅说是‘长胡子隐士’,这人会不会是给爷爷魔域匣子的哪个老头

慕容俊德想了想,“看来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么说爷爷也去过魔域?”

“谁知道呢,这恐怕永远是个谜。”慕容俊德说,“不过,从中可以看到,行云侠之所以选择咱们,是因为咱们有你爷爷弄来的这个魔域匣子,这说明他们早有了预见,提前做了准备。不能不说,行云侠安排的非常周密。你看,火驹他们已经安全地来到咱们这里,隔绝在魔域之外,这个藏身之处确实非常隐秘,想找到他们应该难上加难,而同心玉也藏在这里,让他们便于找到。这可谓是一箭双雕。现在他们剩下的,是要找到骑驴人,我想葛雅的信使羽毛,应该不难做的,那么他们拿到同心玉也就不在话下。恐怕最难的,是找到能与同心玉心心相通的人。”

可塞林关心的却不是这些,“行云侠说,找到和同心玉心心相通的人后,一但她苏醒,就是他们回去夺回至尊神剑的时候。

慕容俊德想了片刻,“好像不是那么简单,里面还有一个关键,同心玉苏醒后,只有天权星闪烁时,才是把他们送回去的时候。”

塞林马上问:“天权星什么时候会闪烁?”  

“这个行云侠并没说,”慕容俊德顿了一下,“不过,就我所知,北斗七星中的天权是亮光最弱的一颗,想等到它闪烁无比,恐怕得等几百年。

塞林一听笑了,“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慕容俊德摇摇头,“魔域的事情咱们还说不清,完全会有咱们想象不到的事情”慕容俊德一说到这儿,见塞林低下头沉默不语了,马上猜到了他的心思,“我知道,你舍不得火驹他们回去,但你必须清楚,他们总一天要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

“我只是想让他们一直在我身边,我会把他们照顾的很好

“这个我能理解,但要记住,我有把他们送回去的承诺

塞林默默地瞧着爸爸,最终还是说,“我知道。”。

“好了,先不说那么远,”慕容俊德说,“眼下,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魔域录》里已经告诉咱们,尹萨正在寻找着追杀火驹他们,他那个闪闪发光的罗镜很是神奇,绝不能小视,也许有一天他真能找到火驹他们。

塞林认同地点点头,“那咋么?”

“咱们得加倍小心。一方面要仔细观察魔域里的动静,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咱们不至于措手不及。另一方面,咱们现在就要做些什么。”

慕容俊德说着,走到第一排书架前,拉过旁边的梯子爬上去,打开书架最上层的一个柜门,取出了一个用油布包裹的长家伙递给塞林。

“这是你爷爷藏在这里的,或许能派上用场。”慕容俊德说。

塞林打开了油布,里面是杆油亮的猎枪。这个塞林太熟悉了,小时候,爷爷用这把枪教他打过野兔和飞碟。

接着爸爸又取出两盒是猎枪子弹放在书桌上,“我看,魔域匣子继续放在你那里,你已经很熟悉他了。”

“好,”塞林又补了句,“我想把抢也带上。”

慕容俊德听了犹豫起来,“这恐怕……”

塞林正视着爸爸,坚定又恳切地说,“爸爸放心,我已经长大了,知道在啥时候用它。”

“好吧,你带上它吧。”慕容俊德发现,经历了他的失踪和魔域的事情,儿子一下长大成熟了许多,和以前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毛小子判若两人,这让他心里踏实了多了。



浏览(280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73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