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章沉睡的同心玉 2022-03-26 11:06:09

上接第九章

第十章 沉睡的同心玉

 

吃过早餐,塞林就去了后院,准备清扫马厩。当他路过假山时,发现葛雅落在山顶上,正神色诡秘地向下张望。“葛雅这是在干嘛?”他好奇地走向前,看见下面是包瑞爬在小石台上,伸着长长的脖子仰望着葛雅,他们好像正在说着什么。塞林觉得挺有趣,止住了脚步观望起来。

葛雅见到塞林停下来,张开翅膀,飞下假山,抓起包瑞飞上了天。葛雅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塞林猝不及防,眼巴巴看着葛雅在天空中鸣叫了两声,便向西边飞跑了。还没等他缓过神,又传来火驹在马厩里撕裂叫声,他赶紧跑进马厩,火驹在原地打着转,暴躁地边叫边扬起前蹄。塞林拉起缰绳,“火驹安静,安静。”可火驹还是狂躁不安地在原地兜着圈,好像马厩里出现了鬼似地。塞林察看了一遍,可没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一大早,火驹和葛雅莫名其妙的反常举动,弄得塞林不知所措。尽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他明白这一定事出有因。于是他观察了片刻,发现火驹不停地向门外退缩,马上意识到,火驹这是想出门,应该是要去追葛雅他们。刚才葛雅在天空中的叫声,肯定是在告诉火驹,他和包瑞已经先走了。一想到这儿,他端起马鞍,火驹竟然马上凑过来安静地等着他。塞林立即明白,这是火驹在配合他,他一秒也没耽搁,迅速把马鞍搭在火驹背上扣好,拉起缰绳出了马厩,连给爸妈说一声都没来得急,火驹就拽着他跑出了大门。

火驹刚一踏上青石板街道就跑起来,塞林只得追着火驹翻身上马。他越来越觉得他的判断是对的,火驹是要去追葛雅和包瑞他们,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火驹不顾一切地在大街上飞奔起来,车辆和行人都惊慌地为他让开了道。火驹明显是有目的的向前奔跑,塞林这时望了眼前方的天空,果真看到了葛雅的身影,火驹真的是跟着葛雅在跑。

很快,火驹带着塞林出了天泉城西门,然后直向郊外奔去。塞林愈发好奇,想看个究竟,干脆信马游缰,随火驹向前直奔。在空旷的原野上,火驹放开马蹄开始急速飞奔起来。

这是要去那儿?他们想干什么?塞林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有种直觉告诉他,火驹他们一定遇到了什么事儿,而且牵扯到他。

火驹跟着葛雅马不停蹄向西跑了很长一段路,眼看前面就要跑出绿洲了,而火驹仍在奔驰着。

当塞林看见远处连绵起伏,一望无际的沙丘时才确定,他们跟着葛雅是要进入沙漠。

火驹奔跑如飞,没多长时间,他们已经在金黄的沙丘间穿行,而前面的葛雅还在向前飞。

他们已经快跑了半天的路程,火驹仍然体力充沛,马不停蹄,让塞林惊叹不已。这时他才真正了解到,火驹有着无法想象的能量和耐力。

塞林瞧着四周杳无人烟,死一般寂静的沙漠,心里有些不安起来。他不明白,来这种鸟都飞不进来的地方,他们要干什么?

火驹的蹄下沙粒在飞扬,沙丘间只有火驹飞奔的蹄声在回荡,他们已经进入沙漠深处。当葛雅不再向前飞,只在高空中盘旋时,塞林望着那地方一下明白了,原来他们要去的是月牙泉。

果真,火驹一口气跑到了月牙泉边才停下来。

这里寂静异常。塞林四处望望,除了他们没有别人,唯一不同的是,一层迷雾笼罩了四周,隐约可以看见他们前面平静如镜的月牙型小湖。

沙漠中有雾,这还是塞林第一次见到。葛雅这时也滑翔而下,落在湖边,把爪子里的包瑞放在了沙地上。包瑞伸出了他长长的脖子,鼻尖盯着天闻了闻,发现泉水就在眼前,一溜烟就钻进了水里。

塞林跳下马,牵着火驹也走到湖边。在这里葛雅、火驹总算安静下来。他们站在那里,像没事人一样。葛雅梳理起自己的羽毛,火驹甩甩汗津津的身子,忠诚地站在他身边,包瑞早在水里抓起了小鱼。唯独塞林却有些慌恐不安。他站在月牙泉边,这里死寂压倒了一切,让人莫名地会产生幻觉,迷雾又笼罩着四周,让他无法看得更远。他不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由地贴在火驹身边,准备随时翻身上马逃之夭夭。他警觉地观察着四周,忽然想到,这儿可是爷爷当年得到魔域匣子的地方,而现在火驹他们又把他带到这里,难道与魔域有关?

正当塞林迷惑恐慌之时,却听到了一串清脆的铃声,接着,迷雾中好像有个人影忽隐忽现向这边走来。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渐渐地看清了,从迷雾中走来一个骑着毛驴的老人。他一身青衣,缕缕银丝长发随风飘逸,雪白的胡须长的已经拖到了膝上。塞林暗自惊呼,这人不就是葛雅要找的“长胡子隐士”,行云侠说的“骑驴人”,恐怕也是送给爷爷魔域匣子的那个老人!

毛驴沿湖边径直向塞林走来,他边观察着老人,边友好地打了声招呼,“您好。”

这时老人扯住了缰绳,让毛驴停在他不远处。

老人面带笑容,温文尔雅地捋了下他的长胡子,开口道:“见者无心难相识,有心千里终相会。”

塞林赶紧瞧瞧火驹、葛雅,可它们并没有什么反应,而这里再没有别人,便问道:“您是在跟我说?”

“正是。”老人打量了一番塞林,“我冲忙赶来,是要见一个人。他必须有一匹马,一只鹰和一只龟。”

塞林一听,这不说的正是自己,“难道,您要见我……”

“是呀。”

“可您是……”

“这不重要,”老人瞧了瞧火驹、葛雅和刚从水里爬上岸的包瑞,“看来你把它们照顾的不错。辛苦你了。”

“这没什么,我很喜欢他们,”塞林现在十拿九稳,这老人正是葛雅要找的那个骑驴人。不过他还是问了句:“您也认识他们?”

“岂止认识,”老人说着下了毛驴,“你要知道,我专程赶来见你,是应他们的请求。”

塞林真没想到,跟着葛雅匆匆赶来,原来是他们安排好的。他摸了摸火驹,再看看葛雅和包瑞,他们已经并排站在他和老人一旁。

“你们都到齐了,”老人一一瞧着火驹、葛雅和包瑞,然后慎重地问道:“你们认为非他莫属?”

塞林惊讶地看到,火驹、包瑞和葛雅同时点了点头。

老人确认后对塞林说:“他们这么一致的看重你实属难得。这说明你已经深得他们的信赖。好吧,我受他们之托,有样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

说到这儿,塞林已经猜出了几分。

老人敏锐的目光扫了一下塞林,“看你镇静自若的样子,想必你已经猜到了。”

塞林只得试着问,“是同心玉吗?”

“正是。”老人肯定道,然后又平静地瞧着塞林,“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愿意接受吗?”

塞林没犹豫,“我愿意。”

老人听了神情肃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白色丝绸小袋郑重地说:“我要交给你的,就在这个袋子里,来取吧。”

塞林走向前,恭敬地接过袋子。

“你可以当我们面查看一下。”老人提醒道。

塞林解开袋子,伸手进去摸索了一下,抓住了一块光滑的东西取出来,张开手,掌中是枚椭圆玉石,比鹌鹑蛋稍大,凝如白脂,细腻光润,玉中还夹有漂亮的琥珀纹路。这玉被镶嵌在金坠中,一条穿在金坠上的细细金链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老人在一旁带着微笑道:“在你手上的就是‘同心玉’!你已经拿到,咱们交割完成了。”

老人说着,又从怀里取出一根羽毛,“葛雅,谢谢你这根信使羽毛,我们才得以相见,来完成此项交接议程。”

说着,老人把羽毛丢向空中,洁白的羽毛飘呀飘,飘向葛雅,钻进了他的翅膀底下。

塞林看着葛雅那根神奇的羽毛,不尽也对葛雅说,“葛雅,谢谢你了。”

老人听到塞林的感谢,微笑地点点头,“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塞林马上问道:“我拿到同心玉能做些什么?”

“现在她归你所有,你要做的,就是让她重见天日。她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该是苏醒的时候了,而你就是唤醒她的人。”

塞林只知道要有人唤醒同心玉,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那个人,这让他非常吃惊,“您说唤醒她的人是我!”

“是呀,”老人殷切地瞧着塞林,“这是他们三个的选择,希望你别辜负了他们。”

塞林听了,扭头瞧了瞧火驹,火驹信任地顶了顶他的肩膀;又看了看葛雅,葛雅竟然飞到半空对他呼扇了两下翅膀;再低头,发现包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他脚下,伸出长长的脖子,摇摇晃晃正仰望着他点头。

老人看到这一幕,更是坚信地说,“我认为,他们不会看错人。”

“为什么这么肯定?”塞林有些心里没底。

“因为他们都有颗像月牙泉一样清澈单纯的心,会简单明确地告诉他们,谁是他们的人选。”

塞林听了被打动地心都颤动了一下,“我想,我会竭尽全力的。”说到这儿,他开始了解同心玉了,“我想知道同心玉为什么会沉睡?”

“自从她被遗忘后,就沉睡了。”

“那是谁遗忘了她?”

“是那些只顾满足各种欲望,最后背离了天意的人们。”

塞林听的似懂非懂,但他想尽快知道的是,“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唤醒同心玉?”。

“这个恐怕没人知道,全靠上天的引领和你的领悟了。”老人顿了下又说:“我只想告诉你,出自魔域的邪恶和凶险正在步步逼近,毁灭一切的魔咒即将降临,灾难已迫在眉睫,所有人都难以幸免。最可怕的是,在充满私欲的世界里,谁也无法阻止魔咒的降临。”

“为什么?”

“因为魔咒就是无止尽地贪婪欲望造就的。”

“那我们怎么办,同心玉能保护我们,对吗?”塞林举起同心玉说。

“是的。要想摆脱和驱除魔咒,唯有同心玉可以做的。但要看你能不能唤醒她,知道吗,越快越好。用心去感触和领略她吧。”

塞林听了有些不可思议,“就这么小小的一块玉石怎么保护我们?”

老人摸了下胡须道,“同心玉一旦苏醒,你就会知道她来自天际的力量。她孕育着上天赐予的正义、智慧和勇气。但你要记住,她是同心玉,只有你和她心心相通才能做到。”

塞林又细看了看同心玉,感觉她像爷爷收藏的羊脂玉,“这玉好像是羊脂玉。”

“是的,是羊脂玉,”老人口气神秘地说,“但这枚羊脂玉是天山雪峰之上,万古冰川之下的神奇之玉。她是大漠上非同一般的宝物。”

塞林听了愈发喜欢这颗不同寻常的宝物,甚至肃然起敬起来。可同心玉一旦苏醒,就是火驹他们返回魔域的时候,他不禁地问道:“若她苏醒了,我是不是就完成了任务?”

  老人想了想说:“这个我不知道,但我想,那时同心玉会告诉你的。”

“她能说话?”塞林有些不敢相信。

“不用奇怪,万物都有自己的语言。她不仅能说话,还能告诉你许多意想不到和不为人知的事情。”

“还能这样!”同心玉原来如此神奇,塞林突然冒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有些吃惊的想法,便弱弱地问道:“那么,我能去魔域吗?”

“我想你能去。因为同心玉就是去魔域的钥匙,”老人回答说。

塞林一听马上紧张起来,举起同心玉,“我现在能去吗?”

老人摇了摇头,“不能。”

“为什么?”

“她还没有苏醒。”

“我对她一无所知,咋样才能让她苏醒?”

“你应该知道,只要有真诚的愿望,就能心有灵犀一点通。”

“那么。同心玉要是苏醒了,也要同火驹他们一起回去吗?”

“这问到点儿上了,”老人捋了捋白胡子,“他们必须一起回去,因为他们要完成一个使命——夺回至尊神剑,这就意味着,你也必须和他们一起完成这项使命。”

“你是说,我也得和他们去魔域?”

老人摇摇头,“这要等到同心玉苏醒后才能最终知道。总之,她是魔域的希望,也是你们的希望。”

“你说同心玉是希望?”

“是呀。”老人深沉地说。”

塞林回味着其中的含义,想着想着愣了神。

“还有问题吗?”老人提醒道。

塞林像是被惊醒了,只顾摇摇头。

“那好,”老人说着骑上毛驴,抖动了一下缰绳,“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咱们后会有期。”说完两腿夹了下胯下的毛驴。

毛驴转身走向沙丘,塞林默默地目送着老人,忽然又觉得还有好多问题没问,但一时又说不出来,慌忙问了句:“我怎么称呼您呢?”

老人只是挥了挥手,“这个不重要。我云游世界,追寻‘大道’,别人给我起了许多名字,也就无名无姓了。”

毛驴刚拐过一道沙丘,迷雾随即烟消云散,只剩下塞林一人呆呆地在站在月牙泉边。老人的那些话还回荡在他的耳旁,他不由地拎起金莲,仔细地瞧着同心玉。她在阳光下晶莹光滑,一层淡淡的蓝色蕴藏其中,那美丽的琥珀纹路清晰可见。塞林想,也许那些纹路里就藏着什么神奇的魔力,他要是唤醒了她那将会发生什么?他一边想着一边拉开金莲戴在的脖子上,让同心玉端端正正地挂在自己的胸前。

这时,他觉得背后有什么在轻轻顶了一下他,转过身,原来是火驹。他摸了下火驹的鼻梁,火驹蹭蹭他的脸颊。他又感到脚上有什么东西,一看,包瑞正挥着爪子往上爬。这包瑞是想上来,他把包瑞抓起来,放在手掌上,包瑞伸着脖子,头左晃右晃瞧着他胸前的同心玉。这时,塞林又感到头顶上有一阵一阵的风,抬头看,是葛雅在他的头顶上呼扇着翅膀,这可是葛雅第一次主动来到他的身边。于是,他试着伸出胳臂,葛雅果然稳稳地落在了上面,他从没和葛雅如此亲近过。

塞林手掌上趴着包瑞,胳膊上立着葛雅,火驹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在这寂静的荒漠中,他感到了他们之间如此亲密,又如此相知,那是只有他们才能感受到的彼此信赖,默默无语,却明明白白。

塞林这时试着对葛雅说:“我们回去吧。”

葛雅立即张开翅膀,一眨眼已经飞上天空。塞林把包瑞放进了马甲的大口袋里,翻身上马,向天泉城奔去。

塞林回到家已经是黄昏了。安顿好火驹他们后,他连饭都没顾上吃就跑上楼,敲了爸爸房间的门。进了房间,见爸爸坐在案头前,正翻阅着一摞考古资料。

“你这一天都跑到那儿去了?”慕容俊德头都没抬问。

“有个重要事情,”塞林说着过去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

慕容俊德这才抬起头瞧了眼塞林,“什么重要事情?”

塞林便从脖子上取下同心玉递给了爸爸,“这就是同心玉。”。

“你说什么,同心玉!”慕容俊德立即推开手边的资料,接过同心玉放在台灯下,一边专业地查看着一边问,“你是怎么得到的?”

塞林一口气把去月牙泉见到骑驴人的事情讲了一遍。

“这么说,这的确是同心玉。”慕容俊德说着从笔筒里取出了放大镜,把同心玉翻来覆去仔细看了遍,“这色泽晶莹洁白,细腻滋润,知道吗,古人称之为‘白如截脂’,是羊脂玉中的上好品种,在加上她里面的琥珀纹路就更是罕见,”慕容俊德如获至宝地吞了口口水,“这恐怕只有上万年的冰川上才能找到。”

“骑驴人也这样说。”

慕容俊德若有所思地扭头瞧着塞林,“真难以想象,那骑驴人怎么能把如此珍贵、价值连城的玉交给你!”

“这是火驹、包瑞和葛雅委托骑驴人交给我的。同心玉不是骑驴人的。” 塞林提醒说,“怎么,这玉很值钱吗?”

“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 慕容俊德边欣赏着掌中的同心玉边继续说:“你看,这玉用金链、金坠来装饰就能知道她的华贵。就我对玉石的了解,远在古时,玉象征着尊贵,人们认为她是天意雕琢而成,凝聚着大自然的灵气,能驱除邪恶,避开凶险。”

“怪啥骑驴人说,只有同心玉能保护我们。”

“玉还不仅仅如此,”慕容俊德继续说:“因为她光泽温柔滋润,能发出刚柔相和,悠扬悦耳的声音,这是来自天籁之音,传递着爱、关怀和安宁。”

“原来玉石有这么好!”塞林惊叹道。

“是呀,古人还把玉当做谦谦君子的化身。孔子说,‘君子比德于玉’,他认为,玉包含着仁厚、正义、智慧、勇敢和清白五种高尚的品德。”说着慕容俊德瞧着儿子忽然停下来。

塞林诧异地眨巴着眼睛,“爸爸想说啥?”

“我在想,火驹他们凭着什么一致选择了你来唤醒同心玉。”

“他们凭着什么?”塞林也想知道。

慕容俊德微笑着眯起双眼,“难道他们觉得我的儿子像谦谦君子?”

塞林也跟着笑了。

爸爸又回到了原来的话题,“史书里记载了许许多多玉石的精彩典故,但我从没见过玉能苏醒的记载。说实话,这颗同心玉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慕容俊德似乎想到了什么,在灯下拎起了同心玉,又仔细地瞧着,“我以前只认考证的真实性,但经历了这次魔域之险,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眼界的局限,我相信,这同心玉不仅仅是无价之宝,她一定是上天所赐的灵石。”

“骑驴人说,她是魔域的希望,也是咱们的希望。”塞林插道。

慕容俊德一听神情肃然地说,“这就清楚了,这意味着,咱们将面临完全不同的境遇。我是说,她一但苏醒,咱们将要承担什么。我承诺过,同心玉一旦苏醒,就让唤醒她的人把火驹他们送回魔域,但万万没想到,要唤醒她的人竟是我的儿子。”

塞林关心的却有些不同,“爸爸,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唤醒她。”

“我觉得骑驴人说的对。火驹他们一致选中你,应该不会有错。我只想问,你会不会犹豫?”

塞林坚定地摇摇头,“我只想让她赶快醒来,那样就能保护火驹他们。”

慕容俊德瞧着儿子沉默了片刻,“我知道,这事咱们责无旁贷,但全落在你一人身上,我有些犹豫。”

塞林一听愣住了。

慕容俊德解释道:“我知道,现在于情于理都不能退缩。我只是担心,火驹他们正被追杀,一旦同心玉苏醒,魔域黑暗势力会变本加厉。他们势力强大,凶险又诡诈,我们本来就势单力薄,更何况让你一人面对,别人又无法取代,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应该让我来承担才对呀。”

“爸爸不用担心,骑驴人说,同心玉有‘来自天际的力量’,能保护我们。”

慕容俊德听了默默拉起塞林的手,把同心玉握在他的掌中,“你知道,我在沙漠中遇到过几次九死一生的险境,但最后都化险为夷,我没办法解释清其中的原因,只能归结为那是天意。好吧,古人说,‘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你已经拥有同心玉,这是上天所赐,那就唤醒她吧。”

塞林点点头,把同心玉戴在了脖子上。






浏览(316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61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