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七章罗镜对决同心玉 2022-08-11 11:56:18

上接第十六章 


塞林瞭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戈壁时,知道他们已经走出了‘大裂谷’。他身边干枯弯曲的河道渐渐消失在无垠的戈壁荒滩之中,阵阵弥漫的风沙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滚滚热浪,席卷着广袤的荒漠。

火驹走上了一处乱石荒坡。塞林掏出指南针,确定了前面的方向,只是空中没看到葛雅的身影。

怎么没见到葛雅” 塞林仰望天空,有些担心地问

包瑞撇了眼塞林,“不用担心,他在天上比咱们谁都安全

“他总有落地的时候,”火驹扭过头说,“前头那位有点像葛雅他那是玩的什么把戏

塞林顺势,离他们的乱石地上,一只雄鹰拍打着宽的翅膀,没头没脑地在地上拼命打转是葛雅,怎么了?

说着塞林赶快让火驹跑过去。来到葛雅身边,他跳下马正要靠近葛雅以为身边有什么威胁,压低翅膀,钩起头准备应战边向后退缩,似乎连飞都飞不起来了塞林发现葛雅像是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平时威严挺立的头,现在没头没脑左右乱探着连塞林站的位置都弄不清。

“葛雅,是我,你怎么了?”塞林忙问。

葛雅一听塞林,立即喊起来:“我眼睛里进了,什么都看不清了,能帮我么?

塞林想了想,“可以。”

塞林想起来,葛雅应该是在大裂谷为他们指路时,卷进了那股龙卷风才弄成这样的。塞林边想着,边从马鞍边解下水壶对葛雅说:“这里有水,用水冲掉你眼中的沙粒,你就应该能看清了,行吗?

葛雅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头伸塞林那就试试吧

塞林轻轻扶起葛雅的头,拨开的眼皮,果真看见两只眼睛里都有浮在眼圈上细微的沙粒,可刚要用水去冲洗,葛雅突然又缩回了头,惊慌地后退了两步,“这样能行吗?”

“相信我。”塞林平静地说

葛雅半信半疑地又把头伸过来“那就快帮帮我吧,我看不见,就等于没命。

我知道,不过你得忍一忍。

“好吧。”葛雅僵硬地挺过头说。

塞林这次小心翼翼地扶住葛雅的头,轻轻拨开他的眼睛,用水一点一点冲洗起来一只冲完是另一只。不一会儿,水壶中水眼要见底他才停了手,“看看样?

葛雅甩甩头,眨巴了一下眼皮,看了看四周,立刻喊道:“太好了,不疼又能看清了。谢谢你。”

“这不算什么。”塞林说着把水壶挂在了马鞍边

葛雅这时展翅飞上天,在他们头顶上空兜了两圈,又落回他们身边,“还好,我们没走错方向。”

包瑞晃着脑袋问葛雅,“这是在哪儿?我知道龟河最后汇入了‘辽湖’,无论怎样也不该是寸草不生的地方,那可是个一眼望不到边的湖。”

“你说的是过去,那湖已经变成了现在这片看不到边的戈壁,叫‘死亡之海’。”

包瑞听了恐惧地把头缩进了龟壳,“我怎么一点不知道,行云侠为什么不告诉我?”

火驹和葛雅也都摇摇头,没法回答。

那我们下来该怎么走?塞林现在只关心这个。

 葛雅很简单,我们只需横穿前面的‘死亡之海’就进入云雾河了。断路挺长,即使有火驹这样的快马,也得走两天。

“要走两天!”塞林有些担心起来,“不知剩下的水能不能坚持那么久

“我只能告诉你,不能也得能,这一路没有水源。”葛雅说。

“难道就没别的路?”塞林问。

“有,那就是绕过死亡之海,虽然一路有水,但得走十天。”

“得走十天!”塞林不敢想。

“不仅如此,”葛雅继续说,“搞不好还会遇到成群的怪兽。”

“怪兽?”塞林问。

“魔焰变成的赤面兽。”葛雅说。

“是赤面兽!”塞林知道,在《魔域录》里见过那凶残的怪兽。

包瑞又更细地说:“赤面兽是专为尹萨寻找猎物和看管人烟稀少地域的怪兽。说是怪兽,不如说是魔怪。它们红毛扑面,嘴里两只锋利的长牙,流乌黑腥臭的一旦被它们咬到必死无疑恐怖的是,赤面兽有四只血眼,脸面上两只,脑后耳根下还有两只,想躲过它们几乎不可能。它们狡诈,凶残,一般成群隐藏在戈壁乱石中很难发现,一旦奔跑起来象滚滚飞轮我们根本无法对付。

”葛雅接着说:“如果被它们围住,会把你们撕得粉身碎骨

包瑞又补了句,除非有像行云侠那样利剑才行不然祈祷上苍千万别碰上它们

“我有猎枪。”塞林拍拍插在马鞍边的猎枪说。

火驹他们三个听了全不屑地摇摇头,可塞林还是有些犹豫,“我爸爸在沙漠里遇过几次险。他跟我说,最可怕的是没有水。”

葛雅听了鼓动地说,“我想你们能挺过去。只要穿过‘死亡之海’就马上进入云雾河了。那里要多少水就有多少。”

“我也这样想。”包瑞说。

“没水你能坚持多久?”塞林问包瑞。

“坚持四五天没问题。”包瑞答。

“两天,我也没问题。”火驹说。

塞林听完下了最后决心,“好吧,就剩我了,幸好水壶里还有些水。”

火驹瞧瞧塞林说,“我会用最快速度跑过这片戈壁。”

“我知道你一定能。”但塞林还是无法想象,前面一滴水都见不到的‘死亡之海’怎么能突然出现一条河呢,不由地问,“你们肯定穿过这里就有‘云雾河’?”

“其实不用走出死亡之海就能看到厚厚的云雾,这个我肯定,因为我曾经去过。”葛雅说,“那地方迷雾重重,就像隐藏在云中当你听到水声,就到了那条河一直流向一个很大的湖泊,我们那时要做的就是要顺流直上。

这让塞林更难以想象,“怎么还有湖,还很大?”

“葛雅说的没错,”包瑞神秘地瞧了瞧所有人说,“有个秘密现在可以给你们说了。其实那条‘云雾河’是尼兹河,那湖是罗那斯湖行云侠把尼兹河和罗那斯湖隐没在云雾之中

“为什么?”塞林问。

“行云侠告诉我,是要保护那里的一个国。他让尼兹河在云雾中变成一条可以移动的河让人难以寻到,即使找进去也会迷失,所以没有那个国敢侵入

“是” 葛雅接着“行云侠让我去过一次,那个地方的确神秘莫测,连大雁都不敢靠近

塞林听了,想起来爸爸在生死关头,是只小鸟引领他们找到了泉水,就是说,只要跟着你就不怕了。

“这就对了。”葛雅说着飞起来,落到塞林的手臂上,从翅膀底下出一根羽毛递给塞林。

塞林接过羽毛给我的

是,”葛雅说,“记住,在关键时候它或许能帮你。今天你救了我,这是我对你的报答。

说完,葛雅在他耳边说了用羽毛的暗语,然后呼扇着翅膀离开了。在空中又回头补充了一句:前面不远有个城堡那里很安全,我们就在哪儿过夜。我去前面查看一下,

葛雅说完直向北飞去了。

塞林手里捏着葛雅带着黑波纹的羽毛,看上去和其它羽毛没什么两样,但他知道,葛雅的羽毛绝非一般,于是小心翼翼把它藏进了贴身衣袋里

包瑞爬在塞林马甲的口袋边,伸着长脖子说:“好羡慕你得到了葛雅羽毛。就我所知,葛雅有三根奇特的羽毛,一根是信使羽毛,一根是藏命羽毛,一根是应急羽毛,他给你的一定是那根应急羽毛”包瑞说。

应急羽毛,却给了我!塞林更感这根羽毛的珍贵,“我想,这对咱们应该非常重要。”说着翻身上马,“坐好,我们要去尼兹河了。”

包瑞扒着口袋边,尼兹河,那是我最真爱的一条河。

“我保证,你很快就能见到。”火驹应道。

包瑞激动地说:“那就快走吧。”

火驹踏出咯噔咯噔的清脆蹄声,向北奔驰而去。

包瑞昂起头,迎着风,兴致勃勃扯着嗓子唱起来:

                     乌龟,乌龟,水中寻觅,

                     乌龟,乌龟,岸下蛋,

                     乌龟,乌龟,奇妙明天

包瑞不停地重复着这几句,高昂的歌声在旷野中回荡,随着火驹的步伐慢慢远去……

地平线上已是艳红的夕阳。火驹照着葛雅说的方向马不停蹄现在。一切还算顺利,塞林已经看到他们前面逐渐出现了一条道路的轮廓,还有路边的残破土墙。他断定,他们已经走进葛雅说的那个城堡。他让火驹放慢脚步,小心环顾着周围。这个城堡并不大,随便从哪儿都能一览无遗只是一片死静地毫无生机这里黄沙掩埋的断垣残壁完全是一片废墟与其说是城堡,不如说是一处遗迹。

包瑞挥挥一只爪子说:“看样子,这里早已没了人烟

“不过现在好了,”塞林一边寻找着落脚的地方一边说,“这里来了一个人、一匹马和一只乌龟。

说着,塞林看见前面不远有个像围着矮墙的院落,里面有只剩三面残壁的土墙,他断定,那是个早已倒塌房屋可在这里却是最完整的建筑。于是,他让火驹走进了残破的院落。

“这里还算不错,可以避点晚上的风。”塞林说着低头看了一眼包瑞,发现包瑞从龟壳中露出半个头,“你没事儿吧?”

包瑞颤颤微微伸出脖子说:“我在想,天一黑,我们怎么办?

“睡觉呀。”塞林答。

“我说,” 包瑞的声音都有些变调“这里可是人呆过的地方,你们可得当心呀。

“别怕,这里除了我,不会有人出现。有我和火驹在,你就不用担惊受怕。”

包瑞缩着头,没回答,似乎还心有余悸。

 塞林发现包瑞对人始终有种恐惧,于是安慰到,“葛雅说这儿很安全我看也是人初次来一个陌生地方会有些,我就是这样。

“或许吧,不过你们在身边,我好多” 包瑞说着瞧瞧四周“那就让我地上走走

好呀”塞林说着跳下马,解开行囊放在地上,再把包瑞放在旁边。

夜幕降临,火驹在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嘴里嚼着不知有多少年,埋在土墙下露出的一些干草。塞林和包瑞刚吃完了一份肉饼,懒洋洋地靠在土墙上,感到很惬意。包瑞舒服地爬在塞林的背包上,眯着双眼,打了个饱嗝说:没想到这儿还挺舒服。

 塞林铺着准备睡觉的毛毯说:有天上的星星陪伴,还算不错。

包瑞望着漫天璀璨的星辰说:“要是有一条河从我们身边流过,听着潺潺水声,在不知不觉中进人梦乡,那才叫不错。”

“我相信,会有这一天的。”

“那不是奢望?”

“怎么是奢望,不是,本来就应该如此。”

“可是,我怎么觉得那已经变遥不可及了。” 在月光下,包瑞闪动着忧伤的目光。

他们正说着,葛雅从黑暗中出现,落在了包瑞身边

葛雅“看样子咱们的运气还不错走了这么远,没发现魔焰,空中也没见到黑头兽巡逻,说明伊萨发现咱们

这太好了。”包瑞说,我最怕魔焰,若被它们盯上就别想逃了

塞林注意到,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尹萨是如何搜寻他们的,“就我所知,我们无论走到哪儿,恐怕伊萨都能很快找到。

为什么?葛雅立即问。

包瑞也接问是呀,快说说,为什么我们走到哪儿魔焰就能跟到哪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火驹也走过来要听塞林的解答。

塞林没回答,从脖子上同心玉,平平地放在地上,“让同心玉来告诉你们……”

塞林刚说到这儿,同心玉随即闪出了一片光云。光云在变化,渐渐出现了影像,当他们看清时,全被惊呆了。那是幽暗的密室里,尹萨正瞪着眼睛瞧着石桌上罗镜的影像那影像正是他们围着同心玉看着尹萨盯着罗镜的影像。现在,他们方通过同心玉和罗镜同时一览无遗的地瞧着对方,谁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怎么这么巧,尹萨也正瞧着咱们”塞林压低声说。

“那个好像是传说中的罗镜。”包瑞似乎知道罗镜

没错,就是它。”塞林说。

原来伊萨是这样找到我们”葛雅小声说。

不过现在咱们也可以看到他了。”塞林跟着说。

“快想想,咱们现在怎么办?”包瑞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声音都颤抖起来

他们相互看看,大家都束手无策地沉默不语。而在这时,尹萨已经开始行动了。他展开双臂,召唤着周围漂浮在半空的魔焰。团团魔焰开始向他身边会聚。

“他是在控制那些魔焰。”塞林熟悉地说:“那些魔焰,肯定是对着我们来的!”

听到这些,包瑞爪子都在颤抖,我,我们得赶快阻止他,不然就来不急了。

“可我们能做什么呢?”葛雅瞧瞧大家。

快跑吧。”火驹说。

“往哪儿跑?”葛雅说。

“别急,我们有同心玉。”塞林很镇定,这让他们也都安静下来

他们盯着同心玉的影像,见五团魔焰已经飘到尹萨的面前,他两手掌控魔焰,口中念念有词,蓝色魔焰顿时变成了紫色。

怎么是五团魔焰?我们是四个呀。包瑞惊慌又不解。

“别忘了,我们还有同心玉。”塞林提醒道。

他这是要一网打尽”葛雅说。

“一定是这样,”塞林说,“尹萨应该已经知道,上次是同心玉解除了你们的魔石咒,这次他肯定不会放过同心玉。”

包瑞立即焦急起来,“如果连同心玉都中了魔咒,就没人能解除魔咒了,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这绝杀

听到这些,他们错愕地相互看了但却一筹莫展。而伊萨已经把第一团魔焰指向了塞林。就在这时,同心玉突然闪出了一道光,直射向影像中的罗镜。瞬间,他们看到罗镜的影像不见了,而尹萨举起的手,无所适从地在了半空

“快看,同心玉把咱们的影像弄不见了。”葛雅闪动着眼睛说。

“这样挺好。”火驹兴奋地踏着蹄子

“看这家伙怎么办。”塞林笑道。

“咱们先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觉得这还没完。”包瑞仍不放心

果真像包瑞说的,尹萨并没罢休。他又重新按动罗镜的按钮,罗镜马上重新启动了,镜中很快又闪现出了他们的影像。

“看看又来了,这,这怎么办?”包瑞惊慌地说。

说着,他们的目光全转向了同心玉,而同心玉这次却没什么动静,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尹萨舞着双手,口中念念有词地将魔焰引向罗镜中的他们,五团魔焰立刻鱼贯而入。他们顿时全吓呆了包瑞吓得爪子和头瞬间缩进了自己龟壳;火驹扬起头,挺起身,闭上了眼睛葛雅不由地向后退了两步扇了下翅膀,但还是站在了原地,昂起头,也闭上双眼,等待身中魔咒的最后一刻;只有塞林从容地盯着伊萨,因为他感到了同心玉有种奇特的力量正在酝酿而尹萨同样盯着塞林,却显得得意洋洋。他们在无声较量着。

果不其然,同心玉在最后一刻,向罗镜又射出了一道光,这次罗镜的影像并没有消失,只是闪动了一下,再次出现影像中已经不是他们,而变成了尹萨。

“哈哈,快看,同心玉把咱们的影像换成了尹萨……”塞林喊道。

包瑞马上从壳里伸出了头,火驹和葛雅睁开了眼睛。他们看见尹萨对着自己的影像楞了片刻,接着惊恐万状慌忙按住罗镜按钮。罗镜被关掉了,但尹萨按着按扭的指头仍不敢放开,魂不守舍喘过一口气,没料到,一撮紫色的魔焰还是从罗镜中挤出来了尹萨惊慌缩回手,可为时已晚,魔焰已经燃到了他的手接着蔓延到他的手臂。尹萨惨叫一声,慌忙用另一只手抽出短剑,一剑将罗镜劈成了两半,这才熄灭了魔焰,可他的右臂已经变成了一只。尹萨瞪着发红的眼睛惊恐地瞧着自己石头手臂,突然恐怖地嚎叫了起来震得塞林他们全都闭上了眼睛,扭过头。这时,同心玉影像也随着消失了

“哈哈,尹萨把罗镜了,他现在变成了瞎子,怕是到我们了。”包瑞高兴地说。

葛雅说,“没有了罗镜,他只得靠黑头怪了。我们的位置已经被尹萨发现,估计来的最快的一定是黑头怪,我们得尽快穿过死亡之海,躲进云雾河。”

塞林点点头,“知道了。”

“现在对咱们有利的是,”葛雅接着尹萨中了魔咒,成了独臂人,他的战力会大减。

“这结果挺不错,他怕是快气疯了。” 火驹说。

“我看他应该庆幸,那魔焰没有燃遍他全身。”塞林跟着说。

“我在想,”包瑞眨巴眼睛“谁来解除他手臂上的魔咒?”

葛雅听了回答道“我们解除所有魔咒,当然也包括他的。

“那他愿意吗?”火驹问。

“我敢打赌,”包瑞扬起头,看看火驹和葛雅,“他宁愿再把另一只手臂变成石头,也不愿意解除魔咒。

那是为什么?”火驹不解地问。

包瑞答道:“因为,对他来说,失去了魔咒,就等于失去了他的帝国,失去了帝国就等于失去了他的霸业,失去了霸业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所以,他宁肯失去双臂,也不愿失去魔咒。”

“连自己都不愿意救的人,那可真的没救了。”葛雅说。

“你们还不太了解人,”包瑞接过话说:在我的一条大河旁,岸上尸横遍野,几十里河水被鲜血染红,那是人的战场。他们成千上万互相残杀。行云侠驾云来巡察时告诉我:人自有了意志,就开始背离上苍的大道而崇尚霸业。他们对霸业顶礼膜拜,为此文山书海王道霸道,玄而又玄,不可测。他们为了霸业,兵刃相见,血雨腥风,尸横遍野,几千年来从没停止。而为守住霸业,弥天大谎,奴役苍生,牢狱枷锁,视人为草芥任意残害

葛雅听完,眨巴眼睛问塞林为什么是这样

火驹也扭头瞧着塞林,“为什么?”

塞林想了想“人的愚蠢和贪婪你们是难以想象的。


浏览(22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63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