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生命季刊的博客  
生命季刊博客,下设“北美动态”专栏:关注北美社会道德走向,倡导基督信仰精神,与读者共勉  
        https://blog.creaders.net/u/21320/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深度文章“双城记”中的川普与我们 2021-01-09 10:02:23




“双城记”中的川普与我们

 

文 | 慕荣以待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堕落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岁月;那是愚昧的岁月;那是信仰坚定的时期;那是怀疑一切的时期;那是阳光明媚的季节;那是黑夜深重的季节;那是满怀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人们拥有一切,人们一无所有;人们直入天堂,人们直堕地狱。


这是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的开篇。《双城记》描述了法国大革命背景下,发生在巴黎和伦敦两座城市里的故事。

 

来自巴黎的法国大革命精神与来自伦敦的英国保守主义精神在美国相遇了。美国的建国先贤们对法国大革命看法不一。托马斯·潘恩、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等人推崇法国大革命。乔治·华盛顿、约翰·亚当斯、亚历山大·汉米尔顿等人则接受英国的保守主义先驱埃德蒙·伯克对法国大革命的批判。建国之初,保守主义在美国占了上风。然而,法国大革命的幽灵并未从美国离去。它悄悄潜伏着,等候多年之后附体于后现代文化,形成一套强大的意识形态,给英美保守主义致命一击。这场思想之争最终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上展开了。

 

我们都生活在“双城记”的故事里。但这里要谈的“双城”还不是上述两种思想体系构建的文化城堡。这里的“双城”另有所指。让我们从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说起。


奥古斯丁的“双城”

 

自从主耶稣升天之后,基督徒在罗马帝国遭受残酷的逼迫,长达大约三个世纪,直到主后313,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将基督教合法化。主后38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将基督教定为罗马的国教。基督的教会经历了近三百年的逼迫终于迎来了信仰自由。罗马帝国的政府与基督的教会建立了友善而亲密的关系。

 

将基督教立为国教只需要一道行政命令。但人民的信念与社会秩序要被基督的福音所更新,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此之前,罗马帝国已经出现了许多危机。那么,基督教是否可以让罗马再次伟大呢?或许这是很多人的期待。

 

就在基督教成为罗马的国教二十八年之后,主后408年,西哥特人兵临城下,包围了罗马城。罗马城内爆发了严重的瘟疫。410年,蛮族军队攻陷了罗马城,在罗马城里烧杀抢夺。

 

于是,有人怀疑,难道基督徒所信的神是假的吗?是否因为罗马接纳的基督教的神,而遭受了其他众神的惩罚呢?就连教父耶柔米也哀叹说:“如今罗马城沦陷,教会该何去何从?”

 

当人们面对罗马城的废墟而怀疑或哀叹时,奥古斯丁拿起手中的笔,于413年写下了神学巨著《上帝之城》。

 


在《上帝之城》里,奥古斯丁指出两座城——上帝之城和人类之城。教会属于上帝之城。罗马帝国属于人类之城。这两座城是代表了两个不同性质的国度。上帝之城代表以上帝为中心的国度。人类之城代表了以人为中心的国度。这两个国度由不同的信望爱所维系,最终走向两种结局。人类之城最终会衰败并毁灭,而上帝之城永远长存。

 



476年(也有人认为是480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了。虽然东罗马帝国仍旧存在,但半壁江山的倒塌是否对基督教造成沉重的打击呢?教会是否因为西罗马的灭亡而衰落呢?或许这是当时许多人的担忧。

 

然而,随着修道院运动的兴旺,古典文化被保存,耶稣基督的福音被广传。最终,基督教信仰改变了蛮族的宗教和文化,基督的教会在欧洲大地上复兴起来,持续了一千多年。  

 

基督教文明从欧洲到北美


人类之城与上帝之城的“双城记”继续在人类历史中上演。17-18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中,人们高举理性,怀疑圣经权威,批判神学教义。18世纪,卢梭在基督教神学思想的框架之外提出了一套世界观。这套世界观激发了法国大革命,也为日后的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灵感。

 

19世纪,欧洲掀起了反基督教的浪潮。尼采、达尔文、马克思、弗洛伊德等人提出了取代或否定圣经真理的世俗教义。基督教文明在欧洲没落了。

 

极富戏剧性的是,欧洲的基督教文明没落之前,一些清教徒为了逃避宗教迫害而来到北美大陆。他们把基督教精神带到了北美这片土地上。他们立志在这里为上帝的荣耀建立“山巅之城”。18世纪,正当欧洲的教会受到理性主义冲击的时候,在美国却掀起了基督教的属灵大复兴。

 

美国的属灵大复兴(Second Great Awakening)


当法国大革命的消息传到北美大陆。托马斯·潘恩等人兴奋不已。然而,英国的保守主义先驱埃德蒙·伯克对法国大革命的批判却说服了约翰·亚当斯等人。法国大革命精神代表的左派与保守主义代表的右派之争,在美国建国之初就已露出端倪。那时,保守主义占了上风。

 

美国政治制度与宪法的设计与基督教精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也汲取了保守主义和古罗马的政治智慧。建国初期,基督教作为社会的主流信仰构建了美国传统习俗。教会与政府分别治理不同的领域,却相互影响。但从不设立国教的法律原则上讲,美国仍然不算是基督教国家。

 

教会代表的上帝之城与世俗政府代表的人类之城再次在历史时空里交织在一起。美国这座人类之城蒙受了上帝之城的光照,成了人类历史舞台上的灯塔。然而,随着美国社会思潮的演变,上帝之城与人类之城逐渐泾渭分明。美国的辉煌逐渐变得灯火阑珊。


当人类之城落入“时代精神”的手中

 

19世纪欧洲的反基督教思想浪潮也冲击了美国。达尔文、马克思和佛洛伊德的思想悄悄地改变了美国的民情秩序和社会生活。20世纪30-50年代,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感召了美国的左派知识分子。共产主义运动就在美国纽约风起云涌。20世纪50-70年代世俗化思潮冲击了一代人的信仰。文化马克思主义的种子从欧洲进入美国,并迅速扎根结果。1971年,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以“正义”之名指导了美国社会的前进方向。1980年,霍华德·津恩的《美国人民的历史》给人们带上种族压迫的有色眼镜去修改美国历史。批判性种族理论在这种历史观和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基础上发展出来,并渗透到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受卢梭启发的法国大革命精神在美国被再次激活。2020年,我们嗅到了它的味道。

 

C.S.路易斯在《天路归程》(并非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中讲了一个“时代精神” (Zeitgeist)的寓言。

 

“时代精神”的巨人统治着一个国度。约翰从中经过时,被当局抓住。他们说,这个国度的每一角落都属于时代精神,进入其中的人不可以离开。约翰被扔进时代精神的地牢。这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囚徒。他们不断被教导并重复着“正确的”政治和信念。当约翰感到抓狂的时候,名为“理智”的骑士出现了。她打败了时代精神的巨人。当时代精神被打回原形,约翰才发现,它不过是一堆乱山碎石。骑士呼唤地牢里的囚徒离开。可是囚徒们却一动不动,因为他们仍然坚信顺从时代精神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已经落入了“时代精神”的手中。这种时代精神是一套系统性的思想体系。它否定了基督教所信之神的权威。道德相对主义是它的理论基础,它吸收了文化马克思主义的血液,用宽容、爱、平等、社会公义为旗帜,用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环保主义等议题为兵器,致力于实现文化多元主义,终极理想是没有上帝的人类乌托邦。

 

在美国,时代精神以多元化为名,接纳大批穆斯林,扩大伊斯兰教的影响力,同时限制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它以宽容为名,颠覆男女两性的传统定义,修改男女结合传统婚姻。它以平等为名,在种族主义上大做文章。同性婚姻合法化、BLM组织、阿们和 “阿无门”的祷告、众议院性别用词新规则,都是这种时代精神的产物。

 

这种时代精神构成了一套“政治正确”的律法,在美国社会中扮演着圣经中十诫的角色,成了最神圣不可侵犯的道德权威。触犯政治正确的人会被扣上“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仇恨者”等反动的帽子。他们会因为得罪了时代精神而失去工作,被噤声,甚至被起诉。

 

这种时代精神有一套宗教般的教义。它用自然主义取代了神创论,用人类的自我解放取代基督的代赎,用人类乌托邦的理想取代上帝完美的国度。

 

这种时代精神塑造了美国当下的主流文化。它引领着整个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发展方向。它占领了美国的主流媒体、学校和政府机关。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以及社会精英们,都认为这个“时代精神”是进步和正义的力量。也有人因为不清楚这种时代精神的本质而盲目地随波逐流。

 

时代精神以进步为名,把保守主义视为阻挡历史车轮的反动力量。保守主义的声音在大学校园和主流媒体被打压和排挤。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从建国之初的右边滑到了左边,而且是极左。

 

时代精神与基督教信仰有着本质的冲突。它正努力拆毁上帝设立的人类基本伦理秩序。新约圣经中所说的基督徒需要攻破的坚固营垒、各样的计谋、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在当下的美国就表现为这种时代精神。基督徒属灵争战的敌人,那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正在用这种时代精神控制人心,并破坏上帝创造的世界。当下,美国的教会面临的最大敌人就是这个时代精神的巨人

 

然而,时代精神已经掌控了美国的公共资源,并成了许多人的信仰。美国失去了“山巅之城”的光芒。时代精神彻底熄灭上帝之城给人类之城的最后一丝光照。


川普:“时代精神”的敌人

 

2016年竞选期间,川普就因打破政治正确的禁忌而引人注目。川普竞选期间出言不逊,伤害了不少女性。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是个人品德的瑕疵,但是对于女权主义者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大罪。当BLM运动风起云涌时,川普拒绝下跪,坚持维护法律与秩序,并阻止了批判性种族理论在联邦政府的培训项目。不难预料,按照时代精神的定义,川普会被扣上了“种族主义”的帽子。川普对几个穆斯林国家发出旅行禁令,打击非法移民,更是伤害了宗教多元主义的筋骨。川普为了美国利益退出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令时代精神追求的全球化目标受挫。川普的执政方向与时代精神为人类之城指引的方向背道而驰。无疑,川普是时代精神的敌人。

 

作为一个世俗国度的总统,川普不需要充当基督教领袖的角色。他只需要把信仰自由留给教会。他这么做了。他取消了约翰逊修正案,直言不讳地在公共讲话中提起耶稣的名字,鼓励大家说圣诞快乐,在文化环境中,驱除政治正确的阴影。川普深深地得罪了时代精神。时代精神阵营的人们必须拿下川普。

 

川普抵抗时代精神的动机未必是出于坚实的基督教信仰,或许更多地出于他的爱国心。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爱国者也是川普的支持者。但无论如何,川普在过去四年阻挡了时代精神对美国传统秩序的破坏。

 

川普并不完美。但他有许多职业政客所缺乏的勇气。他也因此会被时代精神的幽灵所憎恨。而喜爱川普的人认为,比起时代精神对我们后世子孙的祸害,川普个人品行的瑕疵都算不了什么了。川普站在第一线直接对抗时代精神的洪流。我们被他溅湿了衣襟,而他自己早已浑身湿透。

 

基督徒活在“双城”的张力中

 

基督徒是上帝之城的子民,同时也是人类之城的公民,不得不承受两座城的张力。上帝之城与人类之城在历史中交织在一起。有时,人类之城的君王逼迫教会。有时,人类之城的政权善待教会。不同时代的基督徒需要面对不同的处境。

 

本文标题中的“我们”是指我和我的一些朋好友们。我们并不代表所有基督徒,更不代表所有人。我们在某些观念上很有默契。

 

我们希望川普继续执政,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背离圣经真理的时代精神试图挾持美国朝着离经叛道的方向一去不返。我们也看到,川普的施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挡时代精神的进程。时代精神的价值观违背了我们的信仰,而川普的施政在总体上符合我们的价值观。川普的政敌是时代精神的政治代表。那么,除了川普,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并不崇拜川普,我们只是为了对付教会面对的属灵仇敌,而在政治层面有一个立场。与我们有一样立场的人是阿米什人和天主教的修女们。他们大概是因为不看主流媒体,没有被时代精神毒害,所以他们保留着清醒和敏锐。他们走到了祷告和投票的第一线。

 

我们并不指望川普复兴基督教。因为复兴教会是圣灵透过基督徒所做的事。我们也没有指望把美国改造成人间天堂或基督教国家。我们只是按照圣经原则在公共事务中履行义务。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需要抵抗时代精神,因为时代精神的思想是违背圣经真理的,它推行的政策存在着明显的罪恶。上帝厌恶罪恶,喜爱良善。所以,作为上帝之城的代言人,我们需要把圣经真理应用在各个领域,包括政治领域,抵抗错谬与罪恶。我们深信,这是我们寄居在地上当尽的责任。

 

我们属于上帝之城。美国属于人类之城。我们的盼望在天上,但上帝给我们的责任则是在地上来完成的。我们在地上的责任包括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根据提摩太前书2:1-6,我们应该祈求世上的掌权者为教会提供信仰自由的保障,好让基督徒实践福音使命。但我们捍卫信仰自由并不是为了获得安全和舒适的环境,而是因为基督徒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是神所喜悦的(提摩太前书2:1-6)。而且,我们也因此可以得着更多实践信仰的机会。

 

我们注意到,美国福音派教会在对待川普的立场上表现出了严重的分歧。基督教界的知识精英中不乏反对川普的人。他们要么是没有看清时代精神的本质与危害,要么是被时代精神所同化。至今为止,我只看到两位基督教界的知名牧师明确指出BLM组织实践的是马克思主义,与基督徒信仰相违背。而这两位牧师也都明确支持川普连任。然而,许多名牧和基督教媒体都在迎合BLM的潮流。他们对左派的性别革命等明显违背圣经的事默不作声,仿佛生怕触犯政治正确。但他们在批评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放狠话。他们会拿出属灵正确的口号打击我们与时代精神对抗的积极性。比如他们说,我们是天上的国民,福音的核心是高举基督而不是拥护川普,神厌恶撒谎和自夸的人,等等。于是,他们心安理得地助长时代精神,或者做了时代精神的帮凶。这种现象表明,基督徒对时代精神的态度直接影响他对川普的态度。我们最担心的不是教会不支持川普,而是教会被时代精神所腐蚀。

 

时代精神已经霸占了几乎所有的公共资源,并且掳掠了人心。它在人类之城中的胜利不足为奇,因为它已经成为许多美国人的信仰。即使川普连任四年也无法用行政令把时代精神从人心里除去。

 

川普站在时代精神的洪流中把沉积深处的污泥搅动了出来,于是我们看见了隐藏已久的污秽与罪恶。我们相信,这是上帝借着川普实现的一个积极的结果,让我们看清了世界的真相,认识到时代精神的危险,并因此灵里警醒。但愿更多基督徒透过川普激起的一朵朵浪花看见背后那个时代精神的洪流。 


争战与结局


我们关注的焦点不是政治。政治之争背后是信仰之争。信仰之争的本质是属灵争战。无论谁执政,我们都要对抗时代精神的巨人。对抗时代精神唯一的兵器是圣经的真理。当时代精神的政治代表取得了政权,我们的争战会更加激烈。

 

基督教文明的最后一盏灯在人类历史舞台上熄灭了,将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伊斯兰世界和不忘共产主义初心的东方帝国的扩张。人类之城将在时代精神的引领下末路狂奔。教会也将遭遇更严酷的考验。

 

川普迟早会从政坛中退场。但基督徒只要还活在地上,就无法从这两座城的角力中逃脱。我们要么跟着时代精神随波逐流,要么做个时代的逆行者,哪怕遭受政治正确的审判

 

我本人持历史性前千禧年的末世观。我相信,依据启示录13章的预言,基督再来之前,上帝会任凭敌基督取得政权,并对基督徒大施逼迫。

 

在启示录中,基督徒的得胜并非取得地上的政权,而是如同耶稣在十字架上得胜的方式,在受苦和殉道中遵行父神的旨意而得胜

 

启示录中的得胜是指,我们不随从错误思潮而持守圣经真理;无论遭遇什么总不失去起初的爱心;在淫乱的世代中过圣洁的生活;在舒适安逸的环境里仍然对主充满热情;在试炼中对主忠心;宁愿殉道也不敬拜或不随从敌基督的势力。

 

总之,基督徒的得胜就是撇弃人类之城的安全,迎接上帝之城的奖赏。因为基督再来时,祂必摧毁敌基督的势力,让得胜者与祂同享天国的荣耀。人类之城必然败坏,并最终灭亡,但完美的上帝之城新耶路撒冷必从天而降,永远长存。那是我们的盼望与归属。

 

慕荣以待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牧师,在美国牧会。



敬请阅读相关文章:

深度文章:坚信基督掌权!

特殊的时刻,特殊的大会(含视频)

人生就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含音频)

深度文章:苦难的原因和价值(含音频)

致当代基督徒:爱神所爱 恨神所恨!(含音频)

深度文章:“心意更新而变化”:三观的改变!(含音频)

主日信息: 当今世代所需要的圣徒(王峙军牧师/含视频)

福音大会特殊时刻:看不见的呼召!(含视频/音频)



生命季刊新号

请扫描关注“生命季刊3”,请转发给您的亲友


浏览(4112) (1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1 08:11:36

如果要讲那个抵挡时代精神的人, 范泰尔一个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而不是川普(一个时代精神的低端产品)。 范泰尔的护教学第一次在哲学层面对从康德一下的西方人本哲学发起了行之有效的反击, 我就是他的信徒之一。 现在许多朴素的基督徒, 包括许多牧者,看不到神的主导意识和绝对精神的属灵之战和得胜途径, 偏要和川普这样一个时代精神的低端产品去抵抗时代精神的表现或者产物(而不是其精神本身), 是不会有结果的。

回复 | 3
作者:msc 回复 ardmore 留言时间:2021-01-11 07:48:31

神在创世纪1:26-28里面神要人类管理一切除人类之外的创造, 也必定把自然的一切奥秘想亚当展示无遗。 只是人类的堕落使人看不行这些奥秘, 需要我们去汗流浃背去探索。 所以创世纪1:26-28可能是自然科学的铺垫。

回复 | 2
作者:ardmore 回复 msc 留言时间:2021-01-11 06:23:56

我的观点可能更进一步,创世纪1:26-28里面神要人类管理一切生物是堕落前的命令。堕落后,人的罪性扼制了其能力,即使得救后,人的能力还是有限制,亚当可以数天上的星星并起名字,有这个能力管理世界。而基督徒可能连蚊子和苍蝇都无可奈何。

回复 | 2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21:32:24

教会永远是世界的答案。 反向不成立。 反对时代精神只能是坚强的教会所为。 作为时代精神产物的川普根本承担不了这个重担。 他的一些政策似乎有益于教会, 但是这是政治交换。 他的信仰我没有权利评判, 但是他的几个宗教顾问的信仰告白你未必同意。 如果一条蛇咬我, 刚好有一只鳄鱼在后面咬住了蛇, 使它不能伤我, 但我不能够为此得出鳄鱼专门来救我的结论。 对我和许多同道的人来讲, 世界的时代精神的本质不用川普来搅动就能够看出来。这不是我们的个人智慧, 而是来自神的话, 神的启示以及对人的全然堕落的教义的无条件认同和理解。 难道我们要世界的恶和神的话相配合才能认识世界的恶?

回复 | 3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21:04:47

如果我们看一下时代精神的形成, 或者时代精神对于教会的侵入过程, 都是源于教会内部的出的问题。或者上帝之城的一部分与世界结合, 在教义上松懈, 与世界妥协。 在每一个时代,时代精神作为绝对精神背后那个的代表都有·不同形式的出现,这一点你在文章里面有很好的阐述。 但是不变的是 绝对精神和对创造宇宙万物的神的意识是一场天上的属灵之战,是与空中掌权者的征战。 是神的精兵(就是教会里面的我们)与世界的意识形态的征战。首先是一场属灵战争, 然后是一场文化战争(就是揭露各种文化现象本质)。 这两场战争应该首先在教会内部进行, 清理自己, 使教会真正成为上帝之城。

回复 | 2
作者:msc 回复 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20:44:14

绝对精神在神学的前身是理性和情感。 理性的引入者有人说是安瑟伦, 也有人讲是阿奎那。 他们把逻辑系统引进了神学, 形成体系。 如果要声称体系无误, 就必须承认体系形成过程和存在后面的理性无误。 所以理性没有堕落的假设成立, 理性就冠冕堂皇地坐在宝座上。情感的引入始于施莱巴赫, 由许多人继承。 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我不多说。

回复 | 1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20:34:28

关于时代精神。 非常高兴你提到了时代精神这个概念。 这是我见到的华人基督徒思想很高的层次。 如果要在更生活化的层面用更容易理解的语言讲, 就是世界的风气。 如果从黑格尔的观念来看,时代精神就是思维绝对精神(Geist)的时代表现。 按黑格尔, 绝对绝对精神是独立于主体和客体的存在。在康德把神的概念用彼岸代替以后, 绝对精神就成了哲学领域神的代替。 这是第一次在哲学领域神被请了出去。

回复 | 1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19:59:54

我第一个提出的异议就是文化使命。 文化使命这一次被部分作者广泛应用并作为基督徒介入政治生活的神学基础。 我在这里请牧师给出圣经上关于文化使命的经节。 因为在许多情况下, 文化使命和福音使命相提并论, 给人的感觉是在大诫命以前。


我想提出的是圣经创世纪1:26-28和2:15并不支持任何与文化有关的概念, 包括文化使命。 因为创世纪1:26-28里面神要人类管理一切生物, 并不包含人。 而文化是人和人之间的事情。


回复 | 3
作者:msc 留言时间:2021-01-10 11:13:26

首先感谢牧师化时间写出这篇文章。 开卷有益。 这篇全景化的文章不仅有教益意义, 而且可以成为一个对话的体系。 在这个体系里面, 我们都知道我们在讲什么。 这篇文章对我有益, 但我有一些不解和自己的理解。 希望在以后几天在这里讨教和交流。 我的讨论点会放在保守主义和进步主义的意义和精神(Zeit)绝对化(或者世俗化)方面。

回复 | 3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1-01-09 22:11:16

Thanks for your message.

May God have Mercy on America ...


回复 | 1
作者:must 留言时间:2021-01-09 20:05:34

说美国“左派”的兴起是“受卢梭启发的法国大革命精神在美国被再次激活”,牵强附会,荒谬之极!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09 12:42:37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墮落的時代;......

正是我近几个月引用最多的。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