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货郎的博客  
轻摇手鼓羊肠道, 肩背百货走万乡  
网络日志正文
纽约故事 (4) 2024-05-12 01:00:51

建平扫了一眼电脑荧屏,是他的邮箱,十分生气:“你在干吗?”

“我在干吗?” 小青冷笑道,声音很低沉,建平知道,每当小青声音低沉,就表示着火山就要爆发,如同暴风雨前沉闷的雷声。

“我在读你和你那犹太婊子的情书!” 建平冲上前举试图关掉电脑, 丈夫的欲盖弥彰和无耻彻底激怒了小青。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建平的脸上。 建平愣住了,感到眩晕,无法呼吸,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一片红色,他看见小青的嘴在动,却听不见她的声音,只记得自己把电脑高高举起,摔到地上,地板上到处是玻璃碴子。

 燕燕听见声响,跑下楼来,看见摔碎的电脑和野兽一般的建平,吓坏了,躲到妈妈的身后,哭着叫:“爸爸你浑蛋!”

 看见孩子,建平恢复了意识,走出书房,小青在身后用沙哑的嗓音高声叫着:“有不要脸的妈,就有不要脸的儿子,我们研究所谁不知道你妈的风流事?”

 建平回过头,盯着小青,牙根咬地紧紧的,眼睛充满血丝,拳头紧握,像是准备冲出战壕肉搏的战士。屋里可怕的寂静。最终,战士只是拿起外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子,钻进车门,把车倒出,一踩油门,沿着黑暗弯曲的小道急驶而去。那一夜,建平没有回家,在10号路边找到一家motel住下,整个圣诞节日,一个人呆在旅馆房间里,看着电视,饿了,出去买块比萨或中国外卖。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必须作出抉择。如果说那天回家前,天平还在左右摇摆,现在天平倾斜到让他义无反顾往前走的地步。

 圣诞节过后,上班的第一天,他立刻联系地产经纪,在泽西市河边寻找到出租的高层公寓,泽西市在哈得逊河边开发了不少公寓楼,价格便宜,有轮渡服务,纽约上班族很多都住在这里, 上班很便捷,而且,泽西市离霍博顿也很近,一室一厅,租金$1200, 建平可以负担,签了租约,交了押金,晚上回到家,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小青坐在沙发上不吭声,她知道自己那天过分了,希望建平能够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 建平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他把皮箱搬上车,在门口对小青平静说道:“我搬出去了,家里的房贷和保险还是从我的工资里出,燕燕你负责,如果燕燕生病或学习有事,告诉我。”

 建平离开后,小青把头埋在膝盖里痛哭起来,声音很大,很伤心。

 建平搬出来后,并没有告诉艾莎,他想独自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

 圣诞节和元旦之间的一周是公司轻松时刻,他每天下班回到自己的公寓,漫无目的地在公寓旁边的Newport mall里闲逛,饿了就在mall里的food court随便吃点东西。公寓就在轻轨车站附近,两站地就到了艾莎的住所,可他没有去。艾莎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和她一起过新年,他推辞了,说要陪孩子,这是谎言。他打过几次电话给燕燕,燕燕在电话里骂他是坏蛋,挂了他的电话,他知道这是从她妈那儿学来的。

 元旦之夜异常寒冷,天空飘着一点雪花。建平站在窗前,眺望着对岸灯火闪耀的曼哈顿,心里突然有一种冲动,拨通了艾莎的电话:“你在干吗?”

艾莎说:“我在给自己作晚饭。”

建平迟疑了一下会儿,问道:“我也饿了。”

 艾莎有点诧异:“要过来?”

 建平说:“可以吗?”

 艾莎咯咯笑了,说道:“晚饭我搞砸了,很难吃,如果你不介意,过来吧。”

 建平挂了电话,到街对面的酒铺,买了一瓶chandon红酒,跳上轻轨。十分钟后,建平来到了艾莎的楼下,上到二楼,艾莎的房门开着,楼道里弥漫着糊味儿。建平进屋,看见艾莎正用毛巾正使劲儿往窗外扇,她穿着一件宽松的过膝针织套头衫,光着腿,双手油渍,嘴角上挂着一点西红柿酱,鲜红鲜红的, 厨房台面上放着一本打开的kosher食谱和没有切完的鸡肉,芹菜土豆,电子炉灶上的锅冒着黑烟。

艾莎笑着说:“我爸爸早就说过我嫁不了犹太人,不够格。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艾沙转身往卧室里走,建平一把把艾莎拉到怀中:“这样就好,”建平边说边地亲吻着艾莎的眼睛,鼻子,嘴巴。建平的亲吻很贪婪,带有一点强迫性, 艾莎双手举在空中,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建平抱起艾莎轻盈的躯体放在沙发上,把手伸进了她的长衫里,里面只有内裤,上身是真空的,建平触摸到艾莎的乳房,很柔软,很温暖。艾莎呻吟着,用满是油渍的双手解开了建平裤子上的皮带。。。

 一阵狂风暴雨之后,两人躺在沙发上喘气。建平的性经验很贫乏,除了妻子小青,没有和其他女人发生过性关系,性事对于小青只不过是妻子必尽的义务,没有乐趣,有时会在兴奋之际突然冒出一句:“房屋保险到期了。”让人立刻兴趣索然。艾莎则很主动,很配合,让建平感到刺激。建平看着躺在沙发上艾莎赤裸裸的身体,用手抚摸,一寸一寸的,像是登上新大陆的探险者。艾沙的身体和小青不太一样,小青的皮肤是光滑的,而艾莎的身体有一层绒绒的汗毛,摸上去象有无数蚂蚁在手里爬行,痒痒的。。。

 艾莎睁开眼睛,喃喃:“you are insatiable。。。。”身体却迎合上去。

 等两人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卧室的床上,建平感到口渴,想起自己带来的那瓶chandon红酒,穿上内衣,来到厨房,从柜子里找到两个玻璃酒杯,给自己和艾莎到了两杯酒,打开客厅里的电视机,荧屏上是纽约时代广场的守夜现场报道,成千上万的人们冒着严寒,汇集在时代广场,等待着2002年的到来。艾莎也走了出来,她穿上了一件蕾丝绸缎睡衣,来到建平的身边,建平把酒杯递给他,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问道:“do you have to go?” 建平把她搂在怀里,轻声说:“我已经搬出来了,在泽西市租了一套公寓”。

 钟声响了,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摁下按钮,时代广场的巨型灯球开始下落,人群齐声倒计时:“十,九,八,七。。。。”, 时代广场上空飘起了无数的彩纸。窗外的哈德逊河上空传来隆隆声响,他们知道,这是新年的焰火,新的一年来临。。。。

 此后的几个月里,建平和艾莎象是度蜜月一样,火一样的激情, 浪漫缠绵。 这是建平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各自的文化背景没有给两人带来距离, 艾莎有犹太人的善解人意,建平有中国人的体贴随和,和艾莎相比,在性格上小青更像是异族。艾莎爱吃中餐,建平对于犹太人清淡的kosher烹饪方法也能够适应。两人尽情地享受着今天的幸福,对于明天,却谨慎地回避,他们两人心里都明白,他们的关系并不正常,对于未来,还没有周全的想法,起码建平是如此。建平打电话把他和艾莎的事情告诉母亲,母亲难过,说燕燕这孩子可怜。

 五月最后一个周末是长周末,美国纪念假日,也是夏天的开始,这周末是家庭聚会的好日子,艾莎的继母打电话邀请艾莎回家,父亲请来好友露天餐聚,希望艾莎和男朋友回来,说是父亲想见见。 艾沙问建平愿不愿意去。 建平对于艾莎的父亲了解不多,只知道他是个很有名的律师,对于艾莎十分关爱。自己和艾莎相处半年了,见见她的家人也很正常,便答应了。

 周日上午,阳光明媚,建平和艾莎驱车前往长岛的耗湾她父亲的家。即使在美国,见对方父母也是件大事,马虎不得,为体现尊重,他穿上了米色的khaki西裤和louis philippe恤杉。路上建平问艾莎需不需要带点礼物,艾莎嘻嘻笑道:“我俩就是最好的礼物。”建平问今天都有谁来作客,艾莎说:“his gang,you will see ,” 很明显,这种聚会对于艾莎是很平常的事情。

 他们沿着LIE往东行驶,从41号出口拐入106号路往北进入了一条小道,蜿蜒曲折,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边是碧蓝的海湾,非常优美,树林里散落着一栋栋漂亮的房屋,幽静典雅,这是富人社区。艾莎告诉建平,她小时候父亲在这条路上送她上学。

 不一会,建平和艾莎来到一栋白色维多利亚式两层建筑前,房屋前面是圆型回车道,中间有一个花坛,上面有日本红枫,玫瑰和其他建平叫不出名字的花木,五颜六色,争奇斗艳。

 艾莎的继母出来迎接他们,和艾莎热情拥抱,说爸爸在后院和那班老家伙在聊天。艾莎的继母穿着讲究,谈吐优雅,和建平礼貌地拥抱了一下,把他们让进了后院。

 后院是一个草坪,很大,修剪整齐,草坪上散落着几个硕大的石头,四周环绕着白桦,白桦旁边是石板铺成的小路。草坪上有一个黄色帐篷,里面几把椅子,有七八个人站坐着闲聊,帐篷旁边是烧烤架,烧烤架旁边有一个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酒水,桌子后面站着个身着白衬衣红马甲的侍者,为客人烧烤食物,兑调酒水。 建平看见老板拉斯基也来了,向他点头致意。 艾莎拉着建平走到一个坐在椅子上,面庞清癯,头发灰白的老人跟前,弯下腰拥抱他:“爸爸”,然后转过声,把建平拉到跟前,“这是JP”

 艾莎的爸爸朝建平点头,对艾莎说:“你成了RSVP客人,最后一分钟都不知道你会不会来”。

 艾莎笑着说:“you don't miss me.”说完,把建平一一介绍给其他人。 

 “这是Michael Rosenberger,” 艾莎指着一个身穿黑色恤衫。头发梳的很整齐的一个五十多岁男子说,“Morgan Stanley Fixed Income Funds director ”。

“Open Ended Funds,darling。” Michael笑着纠正艾莎。

 “这是Hector Lazarus ” 艾莎又指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说,“Oppenheimer funds Equity Research MD,a bankster. ” Hector对艾莎说:“我儿子查理要你的电话号码。”

艾莎回答:“查理的女朋友已经够多了。”

 介绍完毕,艾莎回过头对她父亲说:“爸,我把JP交给你了,我到屋里和太太们说话。”说完,严厉地加了一句:“I want JP back in one piece!” 大家笑了。

 侍者过来问建平喝点儿什么,建平要了杯Jin Cognac, 建平对于鸡尾酒的知识有限,碰到这样的场合,通常都会要这种酒,微甜,度数也不高。酒杯就像是道具,拿在手上,即使不说话,也不会显得手足无措,这是参加酒会的窍门。

建平听着他们聊高尔夫球,这些人都是金融行业重量级人物,他们的一个邮件,一个采访都有可能影响当天的股市价格。这里没有他插嘴的机会。

艾莎的父亲问建平:“JP, 你认为今年的美国高尔夫公开赛谁能赢? Tiger Woods or Phil Michelson?"

建平不懂高尔夫,语塞,自己手上的酒杯对于他的尴尬毫无帮助

 建平的老板拉斯基接过话题:“伍滋一定赢,他正在巅峰状态,推杆技术无人能敌。”建平心中感激老板替他解围。

艾莎的父亲站起身,说道:“请原谅,我想带这位年轻人参观一下我的书房。”

建平放下酒杯,随着艾莎的父亲来到屋里的书房,房间很宽敞,枣红色的书架上摆满了法典,书架旁边的墙上挂着泛黄相片,其中有一张他拉着还是小姑娘的艾莎在泳池旁边。他让建平坐下,打开雪茄盒子,拿出一只雪茄,递给建平。建平说自己不吸烟。

艾莎的父亲点燃雪茄,吸了一口烟含在嘴里,然后把烟吐向空中,说:“雪茄和香烟不同,不用把烟吸进去,只是含在嘴里,靠口腔里的毛细血管吸收其中的尼古丁,雪茄不会导致肺癌。”

他看着建平,然后说:“艾莎把你们的事情告诉我了。 谢谢你救了艾莎。”

建平笑了笑,没有说话。艾莎父亲问:“你今年多大?”

 建平回答:“36岁。”

艾莎父亲自言自语说:“艾茜32岁。”艾茜是艾莎的昵称。他然后问:“你现在还是个analyst?”,建平回答说是。

老舒尔茨说:“你们这个行业,如果到四十岁还没有到director这一级,事业基本上就封顶了,一辈子只能和数字和模型打交道了。再过几年,你恐怕就得向岁数比你小的上司报告工作,那种感觉不会很好。”

 建平没有吭声,他现在就已经向比他岁数小的上司报告了,他的上司辛格比他小, 绿卡耽误了他好几年的时光 ,这些不是艾莎父亲能够理解的,他没有说话。

 艾莎父亲说:“艾茜因为离婚变得叛逆,她跟着我长大,那么可爱。我没有想到Ben会酗酒。我是看着他长的。我看出艾茜对你很在意,你弥补了她感情生活里的真空。一个人如果被她熟悉的环境伤害过,就会选择逃离,所以她一个人跑到新泽西买一套公寓,几个月不打电话给我。不过我相信她终究还是会回来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爱她的人。kosher食物让她厌倦了,吃点中餐,换换口味,我也爱吃,可这只是调剂,很快,她就会腻味天天吃宫保鸡丁。。。。”

建平思绪停顿了。

 艾莎父亲接着说:“你救了艾茜,这种行为很英勇,恰巧是在艾茜心灵最孤寂的时候,这让她把你当成日间肥皂剧的浪漫男主角。这不是她爱你的理由,你已经结了婚,你们现在的关系不会有结果”。

 建平极力掩饰着声音里的颤抖,问:“您和艾莎谈过吗?“

 艾莎父亲说:“没有,她不听我的”。

 建平沉思良久,缓慢地说道:“舒尔茨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此刻用“Mr.”称呼对方是他能够想到保持尊严的唯一方法,说完,他微笑地朝艾莎父亲点点头,走出了书房。

 那一天的聚会一直进行到夜晚,建平微笑着应酬,艾莎看了看他的脸,没有说话,她的继母说已经把他们的房间准备好,让他们住下,建平客气地说自己明天还有点事儿,要回去。他和艾莎告辞出来,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钟。

 在开车回来的路上,艾莎问他和父亲谈了什么,建平笑笑,说:“你爸说你爱吃宫保鸡丁。”

 艾莎似乎明白了她父亲的意思,说:“我知道他我们回家是有目的的。这是我的生活,是我要的。我按照他的安排生活过,我的婚姻也是他安排的,不幸福。他喜欢Ben,可和Ben的两年的婚姻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时候。”

 两人没有再说话,车里收音机106.7波段播放着电影ghost插曲,歌声如泣如诉,撕心裂肺:

And time goes by so slowly
And time can do so much
Are you still mine?

车到了艾莎楼前,艾莎下车,示意建平把车窗摇下,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本以为你是勇敢的,会和我面对问题,可现在我从你的眼睛看到了懦弱和退却,you think it over." 

建平说:”艾莎,我需要时间来证明我自己“

艾莎很激动:“To me, you have already proven。”

建平停顿很久,轻声地说:“I will miss you." 

本来一切都那么美好,象好莱坞爱情片一样,可那不过是一个梦,爱情就像是鱼缸里的金鱼一样,看上去美丽诱人,如果鱼放生到自然的环境里,美丽的鱼儿很可能死亡,因为它无法适应自然的生态环境,建平和艾莎的爱情也是如此,在二人世界里,他们的爱情芬芳迷人,一旦走出二人世界,他和艾莎之间的差距就显现出来。艾沙父亲居高临下的眼色和轻蔑的口气深深地伤害到建平的自尊心,让他明白他不可能在这样的家庭里找到自己的尊严,他不过是在美国讨生活的外国人,一个事业似乎已经见顶,还有着婚姻缔绊的普通男人, 艾莎是一个长岛富人区长大的犹太小姐,两人文化背景,社会地位的差异实在太大,这种从一开始就不平等的爱情不会有好结果,他觉得自己终于从这场虚幻的春梦中醒来, 明白小青对婚姻的不安全感从何而来。他和艾莎的关系如果继续下去,他也可能会变得和小青一样,疑神疑鬼,自卑自怜,这不是他要的生活。必须结束这段恋情。建平坚信自己能够有机会证明自己的价值,他需要时间,他没有想到末了只证明自己的无能和无奈,两年后再见到艾莎时,自己竟然十分的落魄潦倒。。。


浏览(1533)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山货郎
注册日期: 2023-01-10
访问总量: 236,7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旅游趣谈
· 川普当选美国遭殃 拜登当选世界
· 建议中国与台湾建交
· 纽约故事 (6) 大结局
· 纽约故事 (5)
· 纽约故事 (4)
· 纽约故事 (3)
分类目录
【杂议】
· 旅游趣谈
· 川普当选美国遭殃 拜登当选世界
· 建议中国与台湾建交
· 纽约故事 (6) 大结局
· 纽约故事 (5)
· 纽约故事 (4)
· 纽约故事 (3)
· 纽约故事 (2)
· 建议中国实施双重国籍制度
· 中国的软肋 - 美元资产太过庞大
存档目录
2024-06-07 - 2024-06-19
2024-05-01 - 2024-05-21
2024-04-06 - 2024-04-29
2024-03-01 - 2024-03-29
2024-02-02 - 2024-02-28
2024-01-13 - 2024-01-31
2023-12-21 - 2023-12-28
2023-11-24 - 2023-11-30
2023-10-01 - 2023-10-31
2023-09-02 - 2023-09-04
2023-08-05 - 2023-08-23
2023-07-02 - 2023-07-30
2023-06-01 - 2023-06-30
2023-05-12 - 2023-05-25
2023-04-16 - 2023-04-20
2023-03-03 - 2023-03-27
2023-02-01 - 2023-02-19
2023-01-14 - 2023-01-26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