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一冰的博客  
西风几时作,甘雨或可期  
网络日志正文
印象里的《傅雷家书》 2021-01-01 14:17:58

《傅雷家书》盛行的时候,我还没有被允许看课外书,从初中开始,我才可以和同学到图书馆借书,那时看书的人很多,好书哪轮得到我们这些小不点儿,因而从高中起家长就同意我去书店买书了,而我买的前几本里就有《傅雷家书》,记得是一本天蓝色封面,上面有一根白色羽毛,看上去思绪轻盈,文笔典雅。

一个中学生读傅雷是有点吃力,不象读别的书那样容易且流畅,而是需要精神集中,动脑理解,努力消化,可以感到那本书的高度和密度,用一个词形容就是:精萃。

我当时就想,有一个大师级的父亲竟是这样,他对孩子耳提面命的都是关于文学艺术的讨论,傅聪竟可以从文艺评论家的父亲那里获得关于美术·雕塑·音乐·文学等精彩绝伦又独树一帜的丰富见解,傅雷的书信就象是纷披蔓桠的高级文艺评论,而且是信手拈来,咳珠溯玉。难怪傅雷曾对傅聪说:你的成长环境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主要就是指这种最浓郁的文化熏陶吧。

这些信是傅聪获得国际声誉后在波兰留学期间开始写的,因而傅雷对儿子已经有了相当的尊重,他是把傅聪当作艺术家来对话的,想要提高和丰富他的艺术素养,从中可以感受到一个父亲对儿子苦心孤诣的爱。

傅聪被誉为钢琴诗人,有着肖邦的灵魂,我想这除了傅聪的天性·用功之外,和傅雷对其性灵的塑造有着重要关联。

傅聪曾有一位从未见过面的神交和知音,他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黑塞。1960年,八十岁的黑塞偶然从收音机里听到傅聪弹奏的肖邦,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欣悦和冲击,他赞叹道:这简直是肖邦本人在弹奏自己的音乐,在聆听的过程中我感到紫罗兰的芬芳,艺术沙龙的气氛,玛约克岛的雨丝,真是太神奇了!黑塞觉得这是上帝在他临死前送给他的一件珍贵礼物!

而那一年,傅聪年仅26岁,他对音乐细腻精准的把握和表达,从傅雷家书中可以看出端倪,那丰盈精美的文化营养实在得天独厚。

傅雷不仅谈文艺,也涉及生活细节,他曾指点傅聪要注意社交礼仪,这是只有亲人才会提醒的,我只感到一种细腻温情的父爱。

傅雷夫妇也给傅敏写了很多信,可惜文革前期傅敏因担心成为罪证就都付之一炬了,他还是跑到马思聪家烧的,因为他家有个大火炉,可以烧得彻底灰飞烟灭。傅敏本来在外交学院学习,准备做外交官的,可因受哥哥父亲的株连而被发配到教育界,一开始还没有学校敢接收。

《傅雷家书》可以说体现了作者傅雷理想高端的一面,那么在实际生活中呢?

傅雷因为秉性耿直,脾气暴躁,在上海文艺界有傅老虎的外号,他在家中可以说是个暴君式的人物,动辄对儿子家暴,傅聪曾说:我爸象李逵一样大吼大叫,把人吓得魂飞魄散。幸运的是傅雷有一位慈柔且浩荡的爱人——朱梅馥,她是他的远房表妹,因而了解他性格的成因,她象圣母般地包容丈夫的一切,可以说完美体现了宗教的¨爱是恒久忍耐¨,她在父子之间起着缓冲和温润的作用。

由于《傅雷家书》持久不息的热度和巨大的影响,傅雷一度几乎成了青少年的大家长,对此现象傅聪曾说:这个社会不要一搞什么就走极端,文革时我父母被逼死,现在又把我父亲推崇成神一样的人物,其实他也有缺点,我们兄弟俩也有缺点,我父亲只是普通人。

傅雷的老友周良煦曾说:《傅雷家书》是青少年提高艺术修养的好教材。

了解一本书的作者概况和背景,才能更好地理解和把握原书的精髓,不必神话作者,不要成为教育圣经。

历经近七十年,《傅雷家书》仍堪称一部经典,因为其高雅精美的趣味和高超澄明的境界。


浏览(2173) (201) 评论(2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野性de思维 留言时间:2021-01-07 13:28:21

一场史无前例的罪恶文革,把个中国差点没有给葬送了,受它伤害的人比比皆是。说它是场千年不遇的国难,一点都不夸张。

回复 | 0
作者:野性de思维 留言时间:2021-01-07 13:27:09

好文,写的精彩、细腻、详尽,让我对这父子俩有了更多的了解。

回复 | 0
作者:野性de思维 留言时间:2021-01-07 13:26:42

知道傅聪是一个钢琴家,但还没有听过他自己作曲的音乐。除了贝多芬之外,肖邦是我最熟悉的钢琴诗人。像李斯特一样,他不仅是个出色的钢琴家,更是音乐作曲方面的伟大天才。肖邦的作品,一有空就听,几乎都听到了耳熟能详的地步。他与乔治·桑之间多汁多情的暧昧故事,更是让人扼腕长叹、不胜唏嘘。

回复 | 0
作者:倩影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5 06:18:14

曾国藩一个人在外当官打仗,家书就是一个儿子写给老父老母, 一个丈夫父亲写给老婆孩子的: 诸如给家里汇了钱给这个点给那个点... 我这儿需要些什么可不可以给我寄过来不要买太贵的... 老婆失眠我这儿有个偏方... 我在军中娶了小妾是为什么... 超级婆婆妈妈, "窝囊"透了,可没傅雷那么猛,差远了。看傅雷的家书,那是隔着千山万水都躲不过瞪过来的眼睛,扬手打过来的耳光。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4 13:20:08

您挺盲目自信呀,学好做人就不会讲出二五零的话。

人家写家书时并没有想到发表,可是没办法,水平就那么高。

发表家书的多着哩:《曾国藩家书》等等……

回复 | 4
作者:一冰 回复 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4 13:16:44

我是修改自己留言,这里无法修改只能重写,于是我删去之前的留言,可是屏幕突然一抖动,把留言错位了,又没有停顿设置,一键删,没辙,万维有多项功能不太合理。您若有留底可以补上。

回复 | 3
作者:倩影 留言时间:2021-01-04 12:50:02

你的博客嘛,随便拉黑随便删呗。有本事,您最好把历史也拉黑,也删了,那才彻底清净呢。


傅雷婚内出轨还家暴,傅聪母亲美丽温顺没有问题,问题是孩子被家暴母亲不挺身而出,那能叫慈母吗?所以,这夫妇二人先学做人吧,艺术不艺术的,成就不成就的,不重要。家书嘛,本来就应该是婆婆妈妈的家事,把家书写成能拿去发表的著作,也只有傅雷这种猛人干得出来吧。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4 11:56:13

因为把纠缠啰嗦的毕某人拉黑,因此其所有评论失踪了,倒不是我特意删的,还嫌麻烦呢。

我只拉黑两种人:粗鄙和纠缠。

回复 | 5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4 11:53:01

一不留神把倩影的评论删了,也好,清净了。

回复 | 4
作者:一冰 回复 留言时间:2021-01-04 11:51:07

呵呵,吃好睡好还用问呀?一个艺术家的快乐当然来自事业的成功,艺术家长和小市民的着眼点当然不同。傅聪的母亲是一位公认的慈母,两个儿子都深爱美丽温情的母亲,这点毫无疑义;傅雷夫妇骨灰无人认领,不仅是两个儿子不在身边,还因为亲友害怕受株连,这也说明红色恐怖的可怕和野蛮。中共长期愚昧沆瀣的高压统治,制造了一大批阴暗扭曲的病态蛹,他们从来不敢对暴政说啥,只是一味诋毁和污蔑受害者,其匪夷所思的心态只说明它丧失了正常的人性。

回复 | 7
作者:一冰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2 11:24:06

您只有一个空口无凭的孤证,即使算是真的,傅聪作为名人有被采访的经验,很多采访是圈套或陷阱,他懂得保护自己,不过是敷衍他人的居心叵测,尤其是文革期间。

您对傅聪讲的话,敏感的艺术家当然听得出缺乏善意,人家不想继续。

您这种纠缠不休,似乎是强迫症的症状。

回复 | 17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2 10:12:47

您早早脱离赤子之心,成熟得空有双目,不见事实。

您既然也是圈内人,何妨亮出真名,震慑我等!

言归正传——纽约新闻界前辈李勇于文革期间采访傅聪,付聪就噩耗表示:干革命就是要有牺牲!我拥护毛主席,拥护文化大革命!

当时海外舆论一面倒,傅聪的这些话甚至无法见报;李勇亲口告诉我,我将信将疑;利用面见傅聪的机会转述这些话,还假惺惺地赞道:

您坚持爱党爱国的立场,不容易!傅聪脸色一凛,顾左右而言它。

您手眼通天,可帮我寻得1987年夏香港新闻天地杂志?

我丝毫没有为难傅聪的意思,正如我丝毫没有粉饰傅聪的意思,实事求是。

您的出身经历使您高看名人,而鄙人则不然——我生于世代书香门第,名家权威,代代有之;成长于中宣部大院,视名人如常人耳!

我20岁创作九级浪一举进入中国文学史(以及心灵史!),系文革采取批判现实主义第一人,敢于顶撞共产党,何论宵小?

当年在北京,我是小有名气的单身汉;傅崇碧夫人黎虹阿姨甚至开玩笑说:我们这些老太太应当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 为小毕找对象。何至于像那些其貌不扬的困难户把玩发卡自娱?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2 09:31:39

哈哈哈,恁的执著让我想起《围城》中船上的伙计老刘,捡到人家约会落下的发卡,就如获至宝,不时展示,有趣。

揪住人家三句话,不断地上纲上线,这是当年红卫兵作风吗?

傅聪的叛逃在当时石破天惊,有几个敢这样做?他绝对是反抗的先驱!

我采访的名人肯定不比您少,但我不会为了自己文章出彩,就给别人带来现实的麻烦。

既然您这样执拗,就把自己写傅聪的那篇拿出来晾凉,省的您老不甘心。


回复 | 17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1-02 08:38:27

1987年夏,包括我在内的十几个记者在曼哈顿中城红楼饭店采访傅聪,别人

只顾吃喝玩乐、男女调情,然后写篇千篇一律的稿件交差;只有我咬定青山不放松!


质言之,傅雷是至死不渝的毛泽东信徒,傅聪则是远遁海外的痴心不改的青年团员;

傅雷傅聪都是出类拔萃的文艺家,好好地视其为法国文学翻译权威、钢琴诗人就是,根本不必令其充当毛泽东时代的叛逆者甚至

反毛反共先驱者的角色。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2 08:05:59

恁又抓住人家的只言片语说事,之前我懒得回答,既然恁纠缠不休,那就掰扯掰扯。

傅雷遗书云:单单养育了叛徒付聪,我们便死有余辜!

这句话我也看到了,当时我只感觉到沉痛,因为这句话可以加一个定语:在人们眼里,……傅雷当然说的是他人的看法,他是否视傅聪为叛徒,看看他写给傅聪的信就可以了。而傅雷对于人们的不谅解,已经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

付聪得知噩耗表示:干革命就是要有牺牲!我拥护毛主席,拥护文化大革命!

————

这句话我是第一次看到,无法判断真假。

我只知道傅聪得知噩耗后痛苦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肯定会觉得父母受自己连累,之后几年,傅聪精神都有点错乱,看他那时的音乐表演就不难体会,而且脾气变得异常暴躁,估计是患了狂躁症,也因此导致他的离婚。

至于傅聪对自己出走抱愧,他讲过多次,这是人之常情,有啥不对的?谁也摆脱不了时空的局限。

傅雷傅聪父子,有着超越常人的才情,他们承受的苦难也是巨大的,因此他们有些精神异常也不意外,父母走后,傅聪有着更多的纠结和挣扎。然而,瑕不掩瑜,正如鲁迅说的:有缺点的战士还是战士,完美的苍蝇还是苍蝇。

回复 | 18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2 05:47:52

敏锐的我,绝不可能无视壹加壹等于贰的事实-——

重申:毛泽东改造了傅雷傅聪的灵魂,这是最可怕的地方,也是傅雷傅聪人生悲剧最惊心动魄的地方。

时间和善意能够湮没种种真相——

傅雷遗书云:单单养育了叛徒付聪,我们便死有余辜!

付聪得知噩耗表示:干革命就是要有牺牲!我拥护毛主席,拥护文化大革命!

千古艰难唯一死;傅雷死都不怕,却害怕摘除傅聪的叛徒恶冠(退而求其次,对此保持沉默)!

文革期间,傅聪完全可以对双亲之死保持沉默,却违逆人伦称其为革命的必要代价;傅聪享有沉默的自由(这是大陆高级中级低级知识分子渴盼的自由!),却大肆宣扬崇毛亲共讴歌文革言论!

1987年夏,我在曼哈顿中城红楼饭店专访傅聪,当面质疑此事。

傅聪对我说(当着董光光):我对自己的出走一直抱愧。

我颇不以为然:傅聪落地伦敦即申请政治庇护,充分享受冷战年代民主国家对东方变节者的优渥待遇,重重牵累父母亲人;何苦如此表白?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不丑化,不溢美,秉笔直言。

后来,一位女钢琴家告诉我:付先生不高兴你的文章。

我只能报以淡淡一笑。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2 05:46:16

您是挺敏锐,有时敏锐的人容易对自己发现的问题无限扩大化,因为我也经历过那个阶段。看看屠格涅夫和茨威格写的初恋,都是敏锐少年的激烈感情。

我觉得解放后大陆的一切都粗蛮化了,对比民国时代是个大倒退,那个乱世时期反而有不少温雅有礼之人。

傅雷有一段话说得挺好,也象他自己的写照: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回复 | 18
作者:一冰 回复 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1-01-02 05:19:52

欢迎月光网友!

傅聪总回去,可能还是对当年的出走有愧疚吧,想做点弥补;在这点上奴里耶夫就没那么多纠结,纯粹的个体,来去无牵无挂。我看到他的传记就叫:L‘insoumis 叛逆,西方可是把这种个性视为美德。

海外有成就的华人中高行健彻底和中国脱钩了,从来不回去,也不关心中国的事,只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真是修炼到一定境界了。

回复 | 8
作者:一冰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21-01-02 04:49:35

思羽新年好!

我是因为这几天看了不少对傅雷父子匪夷所思的评论,扎心且不平,但我现在尽量不和人抬杠,就自己写了,不知写清楚没有。

我看到有人拿钱锺书夫妇和傅雷做对比,说钱杨的性格和人生观才可以做到身处乱世却能独善其身,这可能是指世俗化的精明世故;傅雷太书生气,太多天下之忧,连甘地被刺都悲愤得失眠三天,过于忧世伤怀。再加上上海音乐学院的造反派太能闹腾,逼死那么多老师系主任,那时北京音乐学院造反派去上海串联,连连叹息没他们革命。

傅聪曾说,如果他当初回国,大家悼念的就是他们父子两人了。据说周信芳的夫人有远见地把几个孩子都送出去了。

回复 | 14
作者:月光无言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21-01-01 23:06:52

“就是不太明白后来傅聪还总跑回去干什么。当然了,不在一个阶层,也就不会懂。反正我不想念我的祖国。”


说明你的名气还不够大。要是足够大,就算你不愿意,也会有人有组织死死拖着你回到祖国怀抱的。哈哈。

新年快乐。

回复 | 15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21-01-01 18:29:59

好文!喜欢一冰此文的文笔和境界。上大学的时候看过傅雷家书和他翻译的一些小说,典雅的文笔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令人心向往之。然而,在那个文化和那个环境里,傅家的遭遇和悲剧却也是顺理成章的,他们那样的人如果能飞黄腾达哪怕岁月静好,都是不合常理的,不是吗。

也很喜欢你上一篇傅聪的文章。对于傅聪的出走,以一个做了父母的人揣度之,我觉得傅雷夫妇在死前应当是万分欣慰的。更不要提傅聪对世界文化界做出的贡献和给傅雷带来的荣光。

就是不太明白后来傅聪还总跑回去干什么。当然了,不在一个阶层,也就不会懂。反正我不想念我的祖国。

回复 | 3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1-01 18:15:59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某日,我与友人闲聊;我说:安徒生的童话“豌豆上的公主”家喻户晓;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我像她一样敏感。 友人笑道:拿证据出来! 我道:1966年7月,毛泽东畅游长江;各种溢美之词铺天盖地;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跟王任重开了一句玩笑:你是这里的第一书记,我听你的。 友人道:这是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呀。 我却不寒而栗;毛泽东的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包含丰富的潜台词: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党裂土而治,各地的第一书记就是南霸天、北 霸天;即便是我这个中央主席强龙,也要听地头蛇第一书记的话,何论黎民百姓? 我幼时读过当局编印的“右派文选”,熟悉储安平的党天下言论;然而,当毛泽东轻松地以平平常常的玩笑话印证党天下的时候,我仍然感到悲观、绝望!我觉得自己 仿佛置身于密闭的黑暗隧道,永远不见天日!当时,我还不满16岁。 友人道:这是孤例;请再举个例子。 我道:1964年,毛泽东与侄儿毛远新的谈话风靡一时;有一个细节被全中国七亿人忽略了,独独被毕汝谐捕捉到了:毛泽东和毛远新在中南海游泳池谈话,毛远新从水里出来,说: 还是水里舒服;毛泽东瞪了他一眼,道:你就是喜欢舒服。 我心里一沉:老天爷,喜欢舒服是人之常情、人之本能,何罪之有?喜欢舒服成了罪过,这辈子怎么过?当时,我还不满14岁。 果不其然,几年后文革爆发,常年待在中南海纳福的毛主席教导我们: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老天爷! 文革高潮中,我的老哥们薛蛮子对我说:毕汝谐,你不是敏感,你是过敏,而且是极度过敏! 友人笑道::毕汝谐,你确实是极度过敏!你这辈子要么当豌豆上的公主,要么当作家;二者必居其一。 我笑道:然也。

回复 | 1
我的名片
一冰 ,12岁
来自: 银河系
注册日期: 2012-04-15
访问总量: 476,82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莫言题词与台湾女主持人的视角
· 陈朗:请君重作醉歌行
· 丽达和拉兹的爱情花园
· 关于朱令案的一个重大谬误
· 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一生(三)
· 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一生¨(二)
· 她,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友好链接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施化:施化的博客
· 思羽:思羽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远方的孤独:远方的孤独
· 体育老师:体育老师的博客
· 雪窦:雪窦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闲情逸致】
· Somewhere in Time
· 简约极致断舍离:德国老太太的不
· 花园里的俄罗斯蓝猫
· 咏叹调:云中漫步
· 德沃夏克:妈妈教我的歌
· 电影《寄生虫》获奖与永恒的人道
· 这片神奇的“爱情海&
· 韭菜炒鱿鱼(ZT)
【时事评论】
· 莫言题词与台湾女主持人的视角
· 陈朗:请君重作醉歌行
· 丽达和拉兹的爱情花园
· 关于朱令案的一个重大谬误
· 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一生(三)
· 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一生¨(二)
· 她,台湾版¨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 章挽之等: 关于人矿的十个真相
· 專訪/龍應台:鼓吹戰爭的人 都
· 删了
存档目录
2024-03-25 - 2024-03-25
2024-01-05 - 2024-01-26
2023-06-07 - 2023-06-12
2023-01-06 - 2023-01-06
2022-10-12 - 2022-10-12
2022-08-21 - 2022-08-21
2022-06-01 - 2022-06-14
2022-04-13 - 2022-04-13
2022-03-03 - 2022-03-05
2022-01-03 - 2022-01-09
2021-12-19 - 2021-12-19
2021-11-04 - 2021-11-29
2021-10-07 - 2021-10-13
2021-09-01 - 2021-09-24
2021-07-09 - 2021-07-12
2021-06-02 - 2021-06-17
2021-04-03 - 2021-04-26
2021-03-07 - 2021-03-07
2021-02-01 - 2021-02-01
2021-01-01 - 2021-01-21
2020-12-13 - 2020-12-30
2020-11-30 - 2020-11-30
2020-10-25 - 2020-10-25
2020-05-10 - 2020-05-10
2020-03-03 - 2020-03-03
2020-02-05 - 2020-02-15
2020-01-29 - 2020-01-30
2019-12-19 - 2019-12-31
2019-11-22 - 2019-11-23
2019-10-08 - 2019-10-24
2019-09-05 - 2019-09-28
2019-08-18 - 2019-08-24
2019-06-09 - 2019-06-26
2019-05-23 - 2019-05-23
2019-02-01 - 2019-02-01
2017-02-04 - 2017-02-04
2012-11-04 - 2012-11-10
2012-08-05 - 2012-08-07
2012-04-15 - 2012-04-2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