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2020-02-14 17:20:07

《基层之声》(83)评: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211/zhang-qianfan-constitutional-cure-coronavirus-china-democracy/

无套裤汉2020-02-14


Richman, poorman 1.jpg

                                        穷人、富人图

时政对联二副:

其一

上联: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下联:武汉新冠病冠新汉武。

横批:换汤不换药

其二

上联:大利大干,小利小干,零利谁干?

下联:新官新贪,旧官旧贪,无官不贪!

横批:与国际接轨

作者说:“归根结底,病毒谁身上都有,为什么有的人得病,有的人却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不同的人抗病毒免疫力不同。危机的种子哪个国家都存在,为什么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这是因为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应对危机能力不同。武汉肺炎病毒与其说引发了全国乃至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不如说折射了中国日常社会治理中的制度危机。只要制度危机不除,那么这样或那样的社会危机依旧会源源不断发生。这场危机过去之后,我们不仅要反思自己国家制度存在的问题,更要积极推行变革之道。”

新冠病毒大瘟疫如果发生在“没有”宪政民主制度危机的美国又将如何呢?美国是否会在零时间一举捕灭、有惊无险、顺利化解危机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政治制度危机无关乎瘟疫造成的危机,瘟疫自有其特殊性质,政治制度解决不了瘟疫大爆发这一重大问题。

众所周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在去年十一月底零时间爆发第零人感染上新冠病毒的时刻,是阻止病毒蔓延的关键时刻,是可以一举消灭病毒的最佳时期。即使他或她感染了别人,如果当即寻获这些被他接触过的人送入医院的隔离病房,并避免在医院交叉感染,那么大瘟疫就不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问题在于再健全的宪政民主制度也无从阻止得住造成全市、全省、全国、全世界的大瘟疫于萌芽状态,因为瘟疫的隐秘性隐藏着感染性,而受感染而发病者的病情不到一定程度,病患是不会去求医的,因此在第零人病情轻微时段,就无从追踪被感染的其他人,瘟疫蔓延就已经严重失控了,待到第零人上医院求医的时刻,蔓延之势已经燎原了。

美国派专机到武汉运回外交官及其家属是在得知大瘟疫严重之后的决定,这也说明美国的所谓无危机制度并不能制止得住假设发生在美国的类似性质的大瘟疫,美国同样无法在零时间内一举捕灭之。把感染性隐藏在隐秘性之中是病毒的狡猾所在也是它的存在条件,其阴谋诡计是大瘟疫蔓延的根本原因,与制度危机无关;换言之,任何制度都无法阻止住这种大瘟疫的蔓延。

现在谈一下言论自由的问题。

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属于政治制度或上层建筑里面的问题,然而深度分析就会发现其实质不是政治制度而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以美国的言论自由为例,那里的各种言论随处可见,很少见到因言获罪的事情发生;但是这并不说明言论上的自由落在实处,也就是说美国的言论自由形同虚设,得不到言论自由的预期效果。什么力量使得言论自由空洞化以至使之无害化呢?

美国独立建国已经二百五十四年;从南北战争算起,其资本主义制度从北方工业资本兴起、巩固到发展也已经一百五十九年,所以说美国是个老大资本主义国家也不为过。既然老大,美国资产阶级就必然有一套或几套行之有效的统治方式,其中就包括对待言论自由的套数。

最常见的套数就是大家知道的,“你有言论上的自由、我有不听你的自由”——于是有利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的言论占据了优势地位,而在批评反对的言论中间,如果是善意的、有益的,我听一下做参考之用,其余的、特别是那些不满的、控诉的、要打倒的,对不起,我不听更不会纵容或照办。2001年911个人恐怖主义奇袭事件后,总统小布什赶紧趁机让国会通过了一个叫《爱国者法案》的宪政条例,把利用言论自由来批判资本主义者一网打尽,说他们威胁国家安全,让NSA(国家安全局)全天候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窃听并记录所有公民的网络、电话、报章、杂志等载体的言论并详加录制,以备“参考”之用。所谓参考,就是要实现按照人们对美国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忠诚度来筛选和取舍联邦雇员和官吏的自由权力。

美国的隐性法西斯式专政与中修叛徒复辟集团显性法西斯式专政虽然有所不同,但是由于两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是一致的,因此两国对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民主权力的敌视和禁止只在范围大小、轻重缓急、胁迫和掩饰程度上有所不同,本质上并无不同。

作者以为选举民主例如美国的选举制就是好的民主,就能有助于解决大瘟疫问题。这是一种想当然、不切实际的表现。资本主义的选举是形式上的、虚伪的、资本独裁的选举。实质上和在幕后,资本是独裁并统治一切的;美国的所谓两党不过是资产阶级一党的两派,二者之间在外交上是完全一致的,在内政上也是大同小异的,都是为资本独裁统治服务到底的;没有一派不是资本豢养的政治喽罗和放在资本口袋里的政治帮闲和走卒。希望他们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和长远的利益是缘木求鱼,一厢情愿。这在特盗集团的人代会来说,不管代表们的选举如何,同样都是特盗集团的阶级基础——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政治喽罗、帮闲和走卒。鼓吹美国的两派和中国的人代为民做主都是极大的幻想。不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就无从实现人民民主革命专政,也就是说无从实现翻身解放、当家做主的真实愿望。

归根结蒂,资本主义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私有社会制度是恶的化身。与其要求政治上层改革,不如实现经济基础改革。不如此,怎能打败倒行逆施、国将不国、亡国灭种的总推手呢?

回到以上所述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问题。现在已经推论出这个海鲜市场是新冠病毒大瘟疫的原爆点(Ground Zero)。为什么对这个市场不加整顿或清洁干净甚至禁止猎杀、贩卖、出售、食用野生动物以避免大瘟疫的发生呢?

终极原因在于特盗集团实行市场(也就是资本主义)经济,鼓励资本家阶级及其官员与政治代表们合作、共赢、共荣、营私舞弊、权力寻租,所以海鲜市场才能生意兴隆达四海一般地大赚特赚,资本积累盆满钵满,以至于忘乎所以地引爆了这场和更多的毁灭性的大瘟疫。要消灭大瘟疫,就必须消灭资本主义并以社会主义取而代之。资产阶级的言论自由如同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一样都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名不副实的鸡肋——弃之可惜而又食之无味的、自欺欺人的政治套数罢了。

只有实行社会主义才是正确的策略。企图保留资本主义而又要消除其本身与生俱来的内部矛盾造成的毁灭性灾害以至浩劫只不过是些改良主义、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空想和幻想,不失败是不可能的。

全世界人民觉醒之时就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以社会主义取代的现在。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人民觉醒的高潮,也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Mark Wain 2020-02-14]




浏览(12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防疫如防洪:论中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策略的误导 2020-02-12 21:59:50

《基层之声》(82)防疫如防洪:论中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策略的误导

无套裤汉2020-02-12;02-20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1OTQ5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325

http://huayue.fatcow.com/HuaShan/BBS/shishi/gbcurrent/2377865.shtml


习近平和众官员戴口罩围着棺材开会图.png

                                 习近平和众官员带口罩、围着棺材开会图

这从2019年12月初新冠病毒瘟疫爆发到现在(2020-02-12日),短短地两个半月内,全国累计确诊59834 人,死亡 1366人,按照线性增值计算,确诊为每日增809人,死亡为每日增19人,增速似乎不大,但是由于环境和情况越来越复杂以至恶化,很有可能出现非线性(例如按照平方甚至指数)上升的情况,到那时,疫情防控就会急速恶化和在大范围内溃败。

怎样才能阻止疫情扩大以至失控的局面?

把病患集中在一个市区(武汉市)内不准离开的策略失之片面(《求是》网刊二月十五日透露习近平讲话,习近平亲自指挥武汉和其他都市于一月二十三日封城;中共中央领导人一月七日会议上说,他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一定要学会两条腿走路,要辩证地分析和对待问题。与其集中处理病毒疫情,不如采取分散策略,把集中在武汉市的病患安全地分散到其他大都市去实施有效而仔细的治疗。

由于武汉医疗设施不是用来治疗几百万新冠病患者设计的,完全没有有效治疗数目这么庞大患者的基础设施;即使动员其他都市医护人员前往武汉,也不能发挥他们既有的医护能力,因为设备、医药、隔离病房、防护装备短缺,以至空有人员而不能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何况“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报告1716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其中6名医护人员殉职。”“政法委驻武汉指挥部长陈一新:武汉重症病人数量仍在增加,需大量医护人员——此次专题会指出,从武汉情况看,疫情防控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收治时间太晚,大多数人在发病一周以后才收治,导致疫情蔓延、贻误治疗时机,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少病床。”湖北的确诊病例急剧增加,超过了4.8万例,可能会压垮本已不堪重负、面临床位和医疗用品短缺问题的医疗系统。甚至在新的数字公布之前,政府已经漏掉了许多居民。截至2月14日24时,各地共抽调了217支医疗队,25633名医疗队员驰援湖北(占全国医疗队伍的百分之十;不含军队医疗队和队员),但仍然无济于事,因为当地基础设施匮乏。

但是,如果把这一数目庞大的患者分批分量地、安全有序地分散到其他各大都市,例如北上广深和其他省市自治区的省会,那里的医院总数十倍、百倍于武汉,医护人员既多也齐全,患者所能够得到的有效治疗、隔离和防护岂是武汉一地所可比的。

或许人们会发问:“分散过程中会不会出现疫情扩散到各地的危险?”答案是:“不会,除非由于运送过程不够安全或疏忽大意而出现病毒泄露或扩散的问题。”分散过程为了安全必须使用非陆地或海上运输设施,而必须调动运输部队用的军用飞机,使用最安全可靠的运输和防护工具完成这一防控新冠的分散策略。

防控新冠疫情的集中策略必须让位于大分散策略,就如同堵塞洪水必须让位给疏导洪水策略一样。可以这样说:“防疫如防洪,建堤坝堵塞洪水,不如多渠道分而导之。”

虽然被当局误导了长达两个多月,造成了巨大伤害,但是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仍然可以采用大分散策略,从患者密度极高的严重不利的情况下,疏散到各都市进行更有效的治疗,从而缓解更大面积的瘟疫传播危险。

[Mark Wain 2020-02-12;02-17日增补]

附:

新冠病毒新名称为SARS-CoV-2;新冠肺炎症新名称为COVID-19.

小区隔离策略被证明不是很有效的,这可以根据新增病例看出。一般认为人传人只限于一米距离之内,但这是不正确的。病毒也可以借助空气的流动性进行远距离传播。最近的例子是停泊在日本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超大游轮上的游客感染情况说明,空气传播病毒的严重性。(参看: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456731)

全船游客共3,700人二月十九日得知约五百人确诊患了新冠肺炎症。只由于一位患新冠肺炎症的已下船香港老者传染所致。这位第零号病患在船上时并不知道自己患病,待到在香港下穿之后检测结果呈阳性才得知病情,但为时已晚。

何以“人传人”的判断如此没有说服力呢?因为SARS-CoV-2病毒即使不就近当面传人,它会借助空气流动性进行更有效的、更大面积的传播。不是人传人而是空气传人。

该游轮有客舱1,337间,一般推测送空气的设计方式为节省生成本起见是串联式的,也就是说空气流经各个客舱是呈串状的,流出的空气又被送入下一个客舱,而不是并联式,即进来的空气被排除舱外后不再进入下一个客舱,而是各个客仓的气流是独立的或并列的。串联式气流设计无疑是导致大面积传染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所谓人传人(近距离)导致的。

武汉封城后各个小区和高楼居民都面临类似的空气作为远距离流动性传染渠道的困扰。使用封闭式的、禁止走出室外的策略并不能断绝病毒传播——只要有空气得以出入的任何间隙存在,就有传播的危险,而各居室、住房、单元都不是密不通风的,而是开放式的,所以病毒才得以蔓延成灾。

解决的办法不是堵塞而是疏浚,不是隔离人员的出入,而是把病患疏散到其他各地区的设备齐全、医护人员充足的大医院进行积极的治疗而不是集中在一市一地做消极的监护。监护将会导致延缓治疗,因此增大患者人数的积累成灾的问题。建立所谓方舱医院显然是失败的形式主义作风和表现,应当把有限资源转移到疏散策略上。

肺炎疫情:武漢醫護精疲力盡 中國醫療體系出了什麼問題?- BBC News 中文 2020-02-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cCsRX5Fjks   ↆ

claudia0000 11 hours ago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医病比数据

澳大利亚:每一万人有医生32.7位

美国:每一万人有医生24.5位

中国:每一万人有医生14.9位

yu tou 11 hours ago

分析得很对,我身在武汉,所有武汉的好医院平时都是人满为患,整个湖北地区的病人甚至外地病人都谋求在这些医院就医,每一天门诊楼都是爆满,住院部更是一床难求,遇到这样的瘟疫根本应付不了,导致医院成为病原传播的聚集地,痛定思痛

[Mark Wain 2020-02-20]










浏览(16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中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吗? 2020-02-11 17:37:14

《基层之声》(81)新型冠状病毒是美国对中国使用的基因武器吗?

无套裤汉2020-02-11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310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1ODQw

新冠肺炎病毒在显微镜下图1.jpg

                 显微镜下的新型冠状病毒图

美霸没有理由要消灭中国的劳动人民,因为它依靠他们贡献天文数字的剩余劳动价值来与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共享。如果美霸以生物武器消灭了中国的劳动力,华尔街大金融资产阶级和寡头们就会感到积累资本发生了巨大困难,必然起来阻止对中国的生物(基因)战。当然美霸军工资本的势力也很强,但是敌不过金融资本,而且生物(基因)武器花费不很大,资本的回报率也不高,所以军工资本家阶级也是会对发动这种战争有所保留的。从政治现实上说,美霸对中国实行生物战争是言过其实了。美霸与特色党的关系是很密切、很夫妻化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作共赢、谁也离不开谁的,小两口怎能害对方呢?如果说,美霸想消灭中修集团的领导层,那么就必须把武器使用在北京而不是武汉。这就说明:美霸既不愿伤害中国的劳动力和劳动力市场,也不打算置中修于死地。

反过来一样。中修对美霸投降主义是法西斯式专政党国不变的决策,从邓小平到现在没有变过。他们的几百万或几千万亿人民币的财产主要存放在西方各国(特别是美霸的金融机构和欧盟如瑞士银行),这对维持美元霸权至为有利,美霸会把到手的利好发动大瘟疫来摧毁中国以至于失去或毁灭这个千载难逢的、为他们谋利益的中修及其创造无穷资本的劳动力市场吗?只有傻瓜才会这样做。

所以特盗集团伪政权对发放和传播这种谣言的很恼火,但又不好自己撇清真相(投降主义是他们最忌讳的,他们是不愿承认美中关系太好的,否则怎能制造反动的民族主义和伪爱国主义以便欺骗人民呢!?)

类似美霸放毒之类的谣言还会继续下去,直到大瘟疫结束为止。不过由于这类谣言是政治性的,也是具有攻击性的,所以特盗集团及其伪政权是处于守势的,因此回击无力;不过大部分明眼人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这些信谣、传谣者可能企图得到某些好处才肯罢休吧。

[Mark Wain 2020-02-11]



浏览(221) (2)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