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习近平会发动文革吗? 2019-04-13 17:55:03

《基层之声》(38)

习近平会发动文革吗?

 

无套裤汉2019-04-13

 

看标题就知道播主又在故神其说以便吸引管众的注意,并借机促进自我感觉良好,而不管有正义感的读者群众的感受多么相反。

 

首先,不应该称特色党为中共,二者只有表面上、名义上的关系而没有实际上、内容上的关系。张冠李戴最易引起误解,不利于沟通。其次,习近平虽是特色党的党魁,而该党是由邓小平一手炮制出来的,所以四十年来因邓江胡习四修乱华日积月累直到如今不得不爆发的问题,四修都有责任而其中邓小平是罪魁祸首,难辞其咎,所以播主不适合把所有的问题归罪于习近平一人,而应追究特色党始祖邓小平的重大而难以逃脱的祸国殃民的罪责。我这些劝导已经发出过多次而听者藐藐,原因在于播主和油管的汉语自媒体不是不知道这些劝导的真实性与重要性,而是因为他们明知犯错而拒绝改正,所以其错误越来越不堪收拾。为什么明知故犯呢?因为把问题推到习近平一人头上的好处在于这样一来,就避免归罪于他们尊崇有加的邓小平身上,从而为特色党盗国集团赢得一件好看的伪装;换句话说,他们与特色党盗国集团的思想政治意识形态及利益无不大体或全部一致,为尊者讳也就是为自己的错误进行掩饰的同义词。当然马脚是会暴露的,好在多数管众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因为大家都是特色党盗国集团倒行逆施的受益者,饮水思源,能出走到海外直到今日多么不易,哪一点不是拜“邓公”之赐啊!谁愿意承认特色党盗国集团倒行逆施的整体错误呢?还是为这个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专政政体摇旗呐喊吧,让一切坏事都由可恶的习近平一人负责吧,谁让他不跟“民主”共舞,以至无法让流亡海外的小资产阶级右翼轮流坐庄至今呢?...

 

这些人没有自知之明,把希望不但寄托在邓修身上而且寄托在四修炮制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制度上,因为他们都是些自视甚高、瞧不起劳动群众的所谓知识分子(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他们的反面),总是想方设法占据有利高位,表现出投机取巧、尔虞我诈、心术不正、十足的卑微小人作风。这些人和国内那些蝇营狗苟的贪污分子是同气相求的,只是后者人在国内,所以如鱼得水、予取予求,而前者怪可怜见地没有外快,守着干薪过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辞退走人,不免身心疲惫之下上油管来不负责任地嬉笑怒骂一番,以发泄些不得志的积愤罢了。

 

他们之所以和特色党盗国集团在立场、观点上一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二者都是指鹿为马的能手,仅凭千(不,是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把轻信者一一搞定。邓小平不就是借着信口开河、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言行不一、心狠手辣…才当上设计师以至他的大家族发家致富以数万亿元计的吗?他的海内、外的后世继承人有谁会走正道而痛改前非的?几乎完全没有这种人和事。既然这伙黑帮如此不堪造就,那为什么占人口大多数的正义力量委屈求全四十年之久,听之任之,不去推翻他们的反革命法西斯统治呢?其实答案就在前面——因为这个黑帮指鹿为马,欺骗了也麻痹了许多人,直到如今!

 

油管用汉语说书的(包含播主在内)无不把习近平正在搞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事视作当然和万无一失的绝对结论,其实这是皮相之见,没有丝毫证据可言的谎话。其所以如此,就在于真正的文革即二次文革是以习近平为首的特色党盗国集团的阶级对立面和政治对手,他们之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是无法共存的敌我矛盾和不共戴天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社会关系。但是,播主们和大部分管众们明知如此,却故作无知状,企图渲染因习近平之非映射文革之非,其用心是险恶的,其指鹿为马的伎俩是昭然若揭的。

 

特色党盗国集团倒行逆施绝不包括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自我批评、从善如流,正是因为他们死心塌地地搞特色、盗国、自欺欺人、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和对内镇压、对外投降的修正主义而乐此不疲,完全没有任何实质的可能性放弃改开教、脱离鬼蜮、回头人间。阶级的整体利益远大于个人的局部利益,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整体资本利益多达几百万亿元之多,习近平个人的资本敌不过阶级的整体资本,那么即使他个人异想天开地想投诚起义也是不可能的,会被整个阶级立刻拿下的,何况此人也是一丘之貉的机会主义分子、虚张声势、指鹿为马和为非作歹的能手。(播主们和管众的大部分也是跟他惺惺相惜的)。读者应当汲取毛主席的教导: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是不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人民群众不应当对阶级敌人心存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应当立足于阶级斗争,把自己家里打扫干净。

 

不论播主们承认不承认,赞成二次文革的占人口多数,只是他们无法表达他们的革命政治意愿和革命观点,因为特色党盗国集团严厉禁止他们公开活动,一般被迫进入地下,只有极少数能够公开表达对毛主席继续革命路线的肯定与积极支持。这从青年学子们因为走与工农相结合的继续革命道路而身陷囹圄的情况可见一斑。所以海外的特色党盗国集团的小资追随者及其“民主”“知识分子”们需要检讨一下自己的前途与道路是否已经落后于时代,继续这样苟延残喘下去是否会得到什么好处?

 

不但中国在变,尤其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在作以前难于一见的巨大变化,这种极大的乱局和乱象说明继续跟着四修乱华下去可能路径越来越窄、前途越来越暗淡,不如从长计议,设身处地地为子孙后代着想,为他们的长远未来打算好怎样在巨变来临前有所准备、有所变更,把以前为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和美霸资本主义奋斗一生的计划重新拿出来看看,什么地方过时了,等等。

 

法国一连十二周进行的自发起义和反政府群众运动说明资本主义本身产生的经济危机以至政治社会总危机日益逼近,美国的群众运动紧跟法国之后必将来到我们的面前,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内部矛盾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得住、消灭的了的,其发展和出路只有一条是唯一可行的,那就是第二次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大革命在世界范围内的伟大胜利,其中,中国的二次文革的发动、开展与胜利进行是世界革命的最大、最重要的保证。

 

[Mark Wain 2019-04-13]



浏览(1210) (6) 评论(0)
发表评论
谈阿桑奇被捕事件 2019-04-12 13:27:50

《基层之声》(37)

 

谈阿桑奇被捕事件

 

无套裤汉2019-04-12

 

190411-2【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英国警察从厄瓜多尔大使馆逮捕,面临引渡美国】【是言论自由的英雄?还是窃取机密的罪犯?】【寒梅视角】


寒梅视角
MEI HAN

Published on Apr 11,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sfWM446gLA

 

何频:阿桑奇引渡 - 西方控制言论自由,中共打压言论自由

明鏡電視

Published on Apr 11,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LzRurfhHhc

 

世界第一黑客阿桑奇是民主的敌人,必须象孟晚舟一样引渡到美国受审(4/11

寶勝傳媒BSMedia

Published on Apr 11,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3M7NVc7Os

 

伦敦看天下 | 阿桑奇 - 传奇泄密者与政治难民,英雄还是危险分子?中国瓦解欧洲胜算多大?脱欧后英国如何重拾帝国余晖?

明鏡火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NJ8B5xxf0

 

阿桑奇在伦敦被捕2019-04-11(见阿桑奇被捕事件).jpg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在英国伦敦从厄瓜多尔驻英大使馆内避难七年后被英国秘密警察(即盖世太保)逮捕(见上图),据称:美国要使用与英国的引渡条约,把他引渡到美国受审,罪名是“对外公布美国的机密(揭露美国在阿、伊犯下的战争罪行)信息,破解、入侵美国政府计算机。”其实,美国霸权主义对他和揭露棱镜门丑闻的斯诺登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之处,那就是触犯了美霸统治全球的非法利益这个天条。任何人都不能不听从美霸的意志行事,不能不随声附和它并当作它的应声虫,如果胆敢揭发它见不得人的勾当,如同斯诺登和阿桑奇那样,就要被污蔑成美国(其实是美霸)安全的敌人,受到莫须有式的打压,甚至永世不能翻身。

 

由于邓江胡习四修乱华,特色党盗国集团在中国为美霸培植了一些“第五纵队”以便表明对美霸彻底投降、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绝无二心。这些人不负厚望又去影响了许多所谓社会公知,上下联合一致美化美霸不遗余力,哪里还有半点骨气可言?一些群众于是在官方投降主义和民间的崇美媚美风气下,自觉或不自觉地误上美化美霸的贼船,至今不知悔改。

 

美霸当局至少从小布什开始,在所谓反恐的名义下,为非作歹,倒行逆施,非法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大量残杀两国的平民百姓而不自知悔改、道歉、赔偿、谢罪,反而变本加厉,一副为世界人民主持正义的虚伪面孔,极尽人间伪善自私和丑恶万状的罪行。美霸使用国家恐怖主义来对付个人恐怖主义,同样是得不到广大人民群众支持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搞个人恐怖主义是一种被迫的反抗霸权主义的异样和脱离群众的政教运动,是被逼到绝境才上了梁山的。美霸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罪恶的战争行为虽然到了特朗普上任以来,有所收敛,但是仍然没有被彻底地清除干净。美霸中的希拉里当权派尤其罪恶多端,甚至比特朗普当权派更为露骨地打压正义和进步人士如斯诺登和阿桑奇。现在已经到了彻底清算美霸倒行逆施的历史,首先要把敢于为民伸张正义的吹口哨的人(即whistle-blowers)给予大力支持,反对当局借助于法律来封闭人们的嘴这种无耻罪行。美霸之所以不得人心就在于它使用莫须有法律来侵犯人民的基本权力的倒行逆施而竟然被当权派媒体及其轻信者们所袒护,甚至受到错误的支持。

 

美霸尽管还在挣扎着欺骗、伪善、打压群众,可是由于霸业进入萧条状态,不可一世的挟法律如天子以令诸侯百姓的旧式暴力统治术越来越不灵了,群众觉醒之快日进千里,眼看就要进入内战不断、天下大乱的局势了,毛主席说:“从天下大乱,到达天下大治,”今天的世界,不论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都无不进入改变旧社会制度、追求新型社会制度的革命时代,人们那种随遇而安、追求小康生活的打算越来越不可能了。

 

阿桑奇被捕事件将要成为新一轮的“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自发起义运动的一支反霸火炬。

 

[Mark Wain 2019-04-12]








浏览(949) (0) 评论(2)
发表评论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 2019-04-10 18:03:35

《基层之声》(36)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

无套裤汉作于2016年01月28日

 

哲学观点如同宗教观点一样因人而异,不必强求,只需出于开阔心态去截长补短、从善如流就可以了。自大狂是不足取的,但是随波逐流也不那么好啊!

 

就个人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孰优孰劣或是一丘之貉的认识或主张,也同样没有绝对的定论,也是因人而异、因立场观点和方法上的不同而不同吧?比尔•盖兹自己有图书馆,读书很勤,大概已经读遍所有可读的书了,唯一不喜欢卡尔•马克思的。这是阶级立场的问题,不是他个人的偏见或缺失。社会主义者的劳动阶级立场、唯物主义观点和辨证方法也同样决定了他们的喜好或偏向,不必苛责。

 

就马克思关于他的政治经济学在立场观点和方法上的优劣点和正确与否的看法来说,不能因为时过境迁就贸然断言其说非是。资本主义制度历时很长,但是它万变不离其宗,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不但没有减弱,反而与时俱进;同样,资本霸权的扩张与深入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不宜片面断言资本的本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无复当日了,因此马恩的理论过时了。事实上,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家至今仍然不能推翻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并得出关于解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崭新理论来。这类似牛顿力学至今在其一定的使用范围内未能被否定这一事实一样。资本这一历史发展中的妖魔不论如何变化多端、施展千奇百怪的诱惑、危害人间,但是无不被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一一识破,其最后失败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当然,人类历史发展绝不会就此终止它向前的运动:铲除了资本妖魔之后,还会出现新的妖魔鬼怪,例如以社会主义为名行资本主义之实的现代修正主义的资本主义复辟早就危害全球;可以断言这种社会主义下的新型资本将会继续不断地以神出鬼没的方式迷惑世界。这就是为什么列斯毛在马恩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础上一方面发展了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同时发展了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理论及其实践,也就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或学说。如果可以对列斯毛的学说与实践作为一种抽象的或表象的、非本质的对照,那么就可以爱因斯坦在牛顿力学的基础上发展出相对论那样的前后关联性来说明二者的联系。

 

至于领袖都是独裁者的看法是不全面的。问题在于为谁的利益去奋斗,如果为了大多数人的长远和根本的利益奋斗了终生,而自己和家族及后代没有积累任何财富和权势,做到了赤裸而生、赤裸而死,那么这种领袖的独裁或许比不独裁而为少数人的阶级利益奋斗终生,并为了个人与家族后代积累了亿万财富和权势堪比帝王的领袖,更为可取吧?

 

资本主义历史长达6百年之久,尽管险象环生而至今无法取代,这说明资本主义制度有其存在的条件和优势,例如人人可以变成资本家并致富这个事实,类似中国百姓历来相信人人可以成佛一般普遍,这就是最显然的存在优势之一。“人民资本家”把人民的反抗或不满消解到了无形状态,老百姓甘心情愿地俯首听命,甘当雇佣奴隶,因为他们认为有朝一日,苦尽甘来,贫民也可以晋身资本家的行列;暂时贫困是可以忍受的,没有政治权力也是不足忧虑的,只要下一代过上比自己这一代好的生活,例如下一代人拥有美国401K退休计划(美国私人企业为雇员提供的一种最普遍的退休福利,雇员的退休福利由雇主和雇员共同负担,投资风险由个人自己承担)、微软或阿里巴巴的几十股证券、有一辆十几年新的二手车等等就似乎接近资本家的行列,就完事大吉了,就日益媲美盖兹或巴菲特、马云的股权了;虽然他们接连三四代人都一贫如洗,随风而去,他们仍然看不到这些是自欺欺人的幻想,仍然继续做着华尔街头的美梦。

 

此外资本主义市场的作用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另一个优势;市场把阶级对立和压迫的事实微妙地转化为自然现象从而把人为的活动定性为自然事态,并把人的因素和阶级的对立与市场至少在表面上区别对待开来,市场所造成的竞争性与强迫性买卖劳动力、生产活动、商品流通、交换、分配、资本周转、金融等调节作用促成了分工和利润最大化,并被认为是不可抗拒的、市场社会达尔文主义似的天然规律,被当作神灵一般膜拜的市场(资本拜物教),它一方面解除了劳动群众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怀疑和困惑,另一方面又把所谓具有企业家或“动物精神”的雇主从贪婪、自私、残忍等道德规范的断头台上,放回到适者生存的严酷的市场竞争现实下。市场的现实性(但不是必然性)是导致资本主义制度立于不败之地的最重要因素。另外,消极性质的主观因素例如“资产阶级所以能够支持,不仅依靠暴力,而且依靠群众的不觉悟、守旧、闭塞和无组织”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资本作为一种政治行动和战略性的社会力量快速地将二战之后的社会民主扩散到自行调节的市场上。(资本)眼看就要出现诱发式的危机,却被消费者乐园里那种意想不到的扩张和引诱一扫而空。结果1980年代的高度通货膨胀及公众债务就因此不曾触发过大规模的关于资本主义制度正当性的危机。战后资本主义与民主的融合所导致的稳步增长、有偿付能力的资金和零落地散布在各处的微弱社会平等问题会继续下去,以至永远吗?资本在社会民主主义的辅佐下会保证自己不被无产阶级这个掘墓人所埋葬吗?答案当是否定的。事实上,身拥获利触觉的资本作为行动者不愿意满足人们的社会民主的需求(分配性的利润和优越的工资),而要尽可能地扩充其利润。资本要创造条件,使自己的‘能够反对来自下层的压力,从而赢得制度中市场的信心’这一意图具有免疫性,这也就是马克思在1857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Grundrisse》 一书里所说的‘资本为了市场要去征服整个世界’。然而它走上推销这种去社会民主化險途的同时,却把自己卷入看不到尽头的三重危机:银行危机、公众债务危机和‘实体经济’危机之中。掘墓人用的铁锨现在早已经交到资本自己狂妄自大的双手中。当然,资本设想可以掘到解决方案而不是去准备自己的死亡。

 

战后民主资本主义的危机不断。

 

从1945-1975之间的社会民主福利国家的所谓黄金时代算起,资本主义已经忍受过三次大危机:1. 1970年代的高度通货膨胀;2. 1980年代的公众债务升级和3. 1990年代预算调整及私人债务急剧上升。

 

1. 高通胀使可持续增长踌躇不前。西方政府陷入尴尬境地,福利大缩水,失业激增。2. 虽然高通胀被征服了,但是由于利息率急剧攀高不下,美欧日各国的失业率增加到大恐慌以来的最高峰。于是我们走入新自由主义的丑恶可恨之屋的大门,这时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大摇大摆地登上世界舞台。尘封已久的哈耶克书籍急忙被扫除了灰尘准备表演一番。撒切尔夫人痛击矿工工会,里根打倒了航空交通管制员工会,社会民主福利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寿终正寝了。通胀退却,但是公债大幅增加,因为新自由主义各国必须借债来满足给公民们的津贴和他们的服务需求,资本与民主之间的和平契约面临断裂和解体。资本这时只是在‘购买时间’。其实它正在挖掘一个极深的窟窿:债务必须支付利息而金融市场却在盗取可观的经济权势,要求回归预算调整。3.  1992年克林顿上位为总统,他发展出一个‘紧缩政策’,大幅裁减公众债务。从90年代一直到现在,收入不均急速增加,实行的是私有化的凯恩斯主义,即公债用私债取代。克林顿跟在里根后面学步,搞去管理化,结果使得富人少交高税,爱玩弄阴谋的金融服务业取得大幅利润。小布什搞的臭名昭著的次级抵押贷款转移了巨额财富到占人口1%的巨富那里,大批老百姓破产、失业。2008年国际信贷金字塔崩溃。‘因太大而不能失败’的那些犯有金融罪的真正罪犯借机死后还魂般地利用印刷大量钞票的机会和所谓市场正义的胡说,赚了个盆满钵满。

 

德国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Wolfgang  Streeck)给出的冷酷评语是:资本胜利了而民主失败了。他告诉我们欧洲委员会和欧洲银行这两个机构竟然超过民族国家之上发号施令;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不经过与民商讨就自行引进难民,民主早已荡然无存。

 

*

 

但是资本挫败了它的反对派只不过是一场惨胜。

 

如果我们还不肯定资本死期已至,那么施特雷克的固有论点就值得留意。他说:‘我们所知道的资本主义已经从反对利润和市场角色运动的兴起那里获得可观的好处。社会主义和工会主义阻断了商品化,并使资本主义避免破坏其非资本主义的基础,即信赖、诚实、利他主义、家庭与社区内的团结,等等’。资本得到的是惨胜,因为资本主义如果仍然是完整资本主义的,那么就无法存活下去。取得胜利的资本主义已经成为了资本自己最厉害的敌人。资本主义即使在没有任何替代物的情形下,也可能走向灭亡。当前的世界处于完全地无序混乱之中。新自由主义是一部专心致志于投机性投资而不事生产性投资的、遭了难的机器。新自由主义藐视人民要求做主动公民的权利、取得优质工作和安全的生存空间的需要。

 

难怪银行和政府甚至对付一个极其微小的运动,例如占领华尔街运动,都被吓得发抖。现在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燃烧着的火种,另一个料想不到的逆转可能正在等待着我们”。(以上见Michael l Welton:http://www.counterpunch.org/2016/01/29/world-out-of-joint-wolfgang-streecks-vision-of-the-end-of-capitalism/ )目前出现在政坛上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正是受到包含这个微小运动在内的影响才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可见政治运动离不开群众运动,后者是前者的物质基础。

 

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也称作庸俗)经济学家数目当以百万计,但是没有一位专家的理论或先验信息能够解决资本主义制度特有的危机与难题,他们一般不使用危机二字而使用衰退代替危机。所以愈来愈陷于危机之中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不得不另外寻找解决之道。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制度被美国的现代年轻人愈益重视的原因。如果从斯密以降到凯恩斯、弗里德曼…等人都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束手无策了,那么何以不能从马恩列斯毛那里寻找出路呢?

 

世上无成功的共产主义社会和国家,这是因为 “(把)事物相对静止和绝对运动的辩证统一(这个观点),运用到革命工作上,就是必须坚持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原则。所谓不断革命论,就是因为事物的运动是绝对的,必须根据事物运动发展的客观情况,不断把革命推向前进。所谓革命发展的阶段论,就是因为事物运动有相对静止状态、有质的相对稳定性,因此我们搞革命不能超过事物发展的阶段,必须根据事物发展的一定阶段,制定一定的路线、政策”(参看天津市第四棉纺织厂工人理论组著

 

*

 

让我们看看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的新情况。

 

由于资本已经把它的民主外壳剥离殆尽,剩下的是独裁专政这个赤裸裸的反动内核,老百姓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怒火中烧,他们的愤怒特别对准了首都华盛顿特区及其主人,即华尔街这两个恶魔,他们反对后者残民以逞而得不到惩治和不对华尔街的流氓强盗银行家们(即banksters)判刑这一懦弱表现,尤其激烈。他们再也不允许或默认恶魔们自行其是、为非作歹、不顾人民利益的独裁霸权了。进步的选民当前要求政治领域必须做激进的变革,就是要求从下到上在一个开明和理性为基础上进行改造;保守主义的选民则正在同样地甚至声势更大地振臂一呼,要求对这一垂死的制度予以变革。二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后者的变革只限于营救制度,而不进行激进改造以产生崭新的制度,这是一个重要的缺陷,因为保守性更容易增强独裁而不是民主制度。正如同一位进步选民贾斯汀·侯里汉(Justin Holihan)所说:“我担心日益增强的经济不平等可能会把国家推向革命或者推向一个警察国家”。只要变革太过于局限那就会成为不切实际和失去意义,老制度就不可能寿终正寝,反而会起来进行垂死挣扎以至对人民造成长期困扰。革命与矛盾是紧密结合的,这些矛盾是由于经济情况如此严重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够驱除矛盾所造成的危机而变得突出的。

 

美·大卫·科兹(David  M. Kotz)在2015年出版的新著The Rise and Fall of Neoliberal Capitalism(暂译:《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兴衰》 按:作为意识形态的新自由主义的本质是代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利益的工具;是一种经济自由主义的复兴形式,自从1970年代以来在国际的经济政策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里说:“金融危机及其接连而来的大衰退令大多数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们感到惊讶” 。经济大萧条那样的崩溃曾经被认为 “在现代资本主义时代中不再可能” 。但是他在书中重新解释了这些经济难题。其序言中说:

 

 “2008年美国爆发了一次严重的金融危机与广泛的经济危机。危机很快地遍布全球的金融和


浏览(669) (3)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8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