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网络日志正文
“道”的哲学意味有多浓 2017-11-28 16:32:31


“道”的哲学意味有多浓

——回网友HarePia@

 

Hare(7)为什么我对中国文化持基本否定态度?》一文的跟帖中, pia@ 留言:

“还望中军博分享心得,多谢了!”

hare 也留言:

“中军你既然提出,定有高论成熟在胸。”

先感谢HarePia@的关注和抬举。

我的原帖如下:

“就此,我的问题是,作为一种文化,‘道’与‘存在’的内在规定有怎样的不同,又怎样从自在的规定进到了自为的各自不同的理解,自为的状态又是怎样通过历史与现存、社会与个体、习俗与内化导致其赋予不同意义的?这可能会更好的理解东西文化的内在差别。”

这些问题会涉及很多,我仅就“道与存在”中的“道”这个概念,说说我的理解。

“道”是《道德经》最核心的概念,也是演变中国哲学及其中华文化的基础概念之一。

作为概念,《道德经》是怎样规定其哲学意义的?

首先,“道”隐喻着存在的无规定性及其内在差别性。

“道”是什么?

翻开《道德经》,一开篇就可见: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一段,哲学的意义在于,就是从与“非道”的关系上来规定了什么是“道”。在老子看来,道,可以说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道;名,可以叫出来的,就不是永恒的名。就是说,可说可叫的是具体映像的道,不是真正的道,严格地说即“非道”。可另方面,这些“非道”的源头离不开真正的道,正是由这个不可说不可叫的没有任何规定性的“道”所决定的。所以,这个“道”内在了两种形式及其差别:无,是天地原始的名字;有,是产生万物的名字。这对“无”与“有”的范畴,就是潜在的真正的“道”的存在及形态。所以,常从“无”中,去观察道的奥妙。常从“有”中,去观察道的行象。而且,由于这两者同来源于一个“道”,而又名称不同有了差别,因此,这才可说是含义玄妙。玄妙的程度超出日常普通的含义而具有更深远之妙意,这就是一切奥妙的总闸老根儿。

“道”的这一充满超出日常含义的玄意的至上规定,显然奠定了存在的无规定性的单纯直接性理解,而这种没有进一步、甚至没有一点点的规定的“非道”性质,正是黑格尔在两千多年后极力主张的:“纯存在或者纯有之所以成为逻辑学的起点,是因为它既是纯思,又是无规定性的单纯的直接性,而最初的开端不能是任何间接性的东西,也不能是得到了进一步规定的东西。”这就是说,这里所有的无规定性的规定是一种不经过中介的无规定性,只是“道”。这个“道”只是“存”,只是“有”,“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黑格尔把这个“强字之曰道”叫做只是“有”,或者“纯粹的有”,或者 “绝对的有”。

虽然有人会认为,《道德经》的“道”与黑格尔的“有”存在着起点与结果的不同,或者认为,这两个概念有着“自然宇宙”的本体论与“精神理念”的认识论的差别,但是,这个“道”与这种“有”,在都是不可说不可叫不可感知的、不可直观不可表象的意义上,都能提供哲学思考的逻辑起点。因为这个“道”在逻辑理念里,同“纯存在”一样,虽然在本质上是无任何规定性的东西,但本性里却是通过中介的过程已经扬弃了规定,并把它包含在自身内的无规定性质中。就是说,这个“道”是自身蕴涵着一对“无”与“有”潜在的存在及形态,潜能并转化着自己的差别。所以,真正的“道”虽不可说不可叫,但它却是那些可说可叫的天地万物的总源。很显然,作为概念,这种“道”具有了自身展开的逻辑必然性。至少具有了黑格尔在理解巴门尼德的“存在”意义上的概念自身必然性。

  其次,“道”提供了绝对与相对的现实性及其过程性。

“道”是怎样演化万物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生万物,万物在宇宙之中的顺序,人以地为法则,地以天为法则,天以道为法则,道以自然为法则。

这个演化顺序包含了存在的一与多、绝对性与相对性的同一。作为初始理念的“道”,体现的是普遍与个别的同一,既是万物的源头,又贯穿于一切具体形式的存在物。所有事物产生存在了,这个“道”会在,“道法自然”;而所有事物都失去形式和内容了,它仍会存在,因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这里的“道”演化为最初的两个形态,这就是“有”和“无”。所以,这个“到”又是绝对与相对的同一存在。特别是 “道法自然”的规定,表明了“道”又是有条件性的,以现实的自然为依据才能成立的。作为既绝对又相对的最普遍性的存在,这个“道”甚至还是要优于一点儿无源头的“先验绝对”、“先天理念”的。

正因为这样,依据“自然”规定的概念,即以万物的如此这样的状况为依据的,这个“道”既是具体的,又是抽象的。从抽象到具体、从具体回到抽象的演化,使万物获得从普遍到个别、又从个性到共性的双重属性。这在哲学逻辑上,潜在地蕴含了一个循环的过程。从本体论看,则是由最高理念演化的一个自身内在的由低到高的系统发展性。

当然,《道德经》的其他章节的论及,明显地表明“道”是一个开放性的存在,包括了宇宙世间各个方面,例如从阴阳对立和变化到常识和经验难以把握的未知的、不可知的一切存在,也有可能导致了消极的逃避口实。我们后人做如何地解释以及用法,包括作为一种信仰的宗教修身养性,都不影响《道德经》对“道”本身的哲学规定。

由此,我们不难看到,从“道”的释义里表明的中国哲学的性质,一点不逊色于巴门尼德、以及希腊哲学家们的思考力度。在那个古老的年代,哲学是力图要为万有的世界寻找一个本原,目的是用来说明世界是什么的。也就是说,先哲们都在解答生活之苦思,寻找世界的根据。例如,泰勒斯说的“世界的本原是水”,是把世界的本原归结为一种具体的物质形态,以这个一来把握世界的多。这种思想的弊端,在于作为本原之物既然只是现有各种物质形态中的一种,它又凭什么能上升到本原的地位,来充当世界的根据究其原因呢?毕达戈拉以“数”作为世界的本原。虽然相对于各种具体的物质形态而言,数的确对于整个世界具有某种普遍性。可这种单一的“数”,怎样来演化五彩缤纷的世界呢?以数作为本原所体现的还是一种类比思维方式,而不是真正的哲学思维。正如黑格尔所异议的,数乃是一种纯粹空洞的规定方式,而哲学里应该讲的是实在。赫拉克利特进了一步,一方面,他承袭并发展了自然哲学的传统,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火。另一方面,他提出逻各斯这一概念。逻各斯是内在规定,贯穿体现于一切事物的运动变化之中,对万物起着支撑的作用。这个概念实际上是对毕达戈拉的“数”进一步实在化的结果。这对巴门尼德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巴门尼德在探讨万物世界的本原时,提出了“一切是一”的“存在”概念。那么,“存在”指的是什么?它包括两种关系:一个是“存在与非存在相区别”,另一个是“思想与存在同一”。这两个内在的差别性的理解,真正提供了哲学对世界本源理解的逻辑前提。

相比起来,在本体论上,希腊的“存在”与中国的“道”,都既包含了本源上的“一”,又潜在着“同一的差别”。所以,“道”的哲学理解达到了当时人类思考的高度。

但是,历史的事实是为什么这个“道”没有像“存在”那样,带来后来的与科学、民主、公正、宽容共舞的近代、现代哲学发展呢?

表面上看,我们没有坚持逻辑的亚里士多德,没有“我思故我在”的笛卡尔,没有“人为自然立法”的德康,也就没有把这两重必然性统一为肯定与否定过程的黑格尔了。可骨子里,黑格尔把“纯存在或者纯有”作为起点时,他给巴门尼德的“存在”加进了什么规定,在什么意境上加进去的,用什么方法加进去的等等。思索下去,可能会发现,我们不仅忽视了中世纪经院哲学争论、近代唯理论与经验论争论的主旨及背景,也忽视了哲学本身的从本体论到认识论的转折。

如果一个概念只停留在本体论的一与多、内在差别性的本源上,而没有进到认识论的主体与客体、理性与对象的意义上,那么它就缺乏动态性的必然性,无法继续地引导下一次的哲学推进。因为它不仅无法容纳并促进科学的产生及发展,而且无法宽容并升华欲望的善良及美好。这一点的强化,不仅在笛卡尔到康德、再到黑格尔那里是很明显的,即使在后来的海德格尔当他把“时间”加进“存在”的规定时,也是很明显的。

海德格尔认为,两千多年以来,哲学家们就一直在探讨“存在”问题。但他们并没有真正解决“存在”问题。原因是以往的哲学家们只是在问“存在是什么?”的问题,而实质上应当是“存在如何是”、“怎样是”的问题,即“存在”为什么存在?应当追究“在”的认识论意义。

在他的理解里,传统哲学讲的存在,实际上是指“在者”,即具体的存在物。这就把“在”和“在者”混为一谈了,而实际上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在者”是现存的、有规定性的具体的东西,也可以说“在者”是一个结果,不是原因;而“在”是更根本的、更优先。因为,任何一个“在者”,首先必须“在”,然后才能成为“在者”。“在”比“在者”的逻辑地位更优先。

为什么说“在”比“在者”更优先呢?因为“在”在其概念里的本来含义是指呈现、显现、生成的意思。“在”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个实体。就是说“在”何以为“在”,是因为它是显现的过程。而“在者”就是“在”显现过程中显示出来的。“在”是一切“在者”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在者”是结果。就是说,“在”是“在者”的根儿。类似于“道”是“非道”的根儿。

所以,我们必须在认识论上,把“在者”这个显现结果的存在加进去,把认识者对事物的认识,感知者对事物的感受等等加进去,在“在”的不断呈现过程中来理解“在者”背后的动态性。海德格尔之所以特别强调“时间性”,只因时间性是“在”的方式,时间性是“在”的一个特性,“我们要探讨‘在’,就要把‘在’放在时间上,才能真正理解‘在’。”也就是说,在他看来,“在者”都是具体的、静态的,时间性使“在”孕育一个流变的过程。加进了时间,就呈现了动态性。

由此,我的理解是这样的,“道”与“存在”的比较,在其内在的哲学规定上,并无性质的差别。之所以导致了后来的分野,从思维发展的内部看,有对思维形式即逻辑研究的忽视,也有我们先哲们固守本体论的缘故。如果心平静气地回头看,这个“道”在我们这些现代人眼里,被弄到了毫无逻辑的“博大精深”或是躲避是非的“自由逍遥”的程度,只在于我们这些后人的视力范围,还停留在它所论及的界面只是客体裸露的宇宙自然,而不是主体创造的生活世界。

自然与世界的差别,是含义与意义的差别,是环境与意境的差别,是理性与对象如何构造与被构造的差别,是思维对被思维的存在性质截取规定的差别。例如,我们常说的,“世间本无是非”里的“世间”,只是截取了世间的“自然性”,而不包括“社会性”、“思维性”,更不用说“个体性”、“心灵性”了。所以,我们在处理人与环境、自己与他人、自我生命与生活意义等等矛盾时,时常会放弃对是非的追问,假装湖涂。

范例哲学力求努力的“哲学是关于存在的学问,‘绝学’是关于‘存在背景’的学问”,应该是在世界的意义上,而不是自然的含义里。

需要努力的是,我们应该在体悟“道”的哲学性质之上,如何地进入“道”中隐喻着的主体与客体、理性与对象、科学与真理等等的世界性意境,以及如何地逻辑又富有意义地展开这个我们生活的世界。因为任何哲学上的“真实”获得,都是“世界性”的,而不是“自然性”的;而“世界只有通过对真理正义的意识,通过对理念的把握,才能取得实际的存在。”

如有不妥,请二位不必客气。

 

魏中军

2017.11.28


浏览(2437) (2) 评论(17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23:13:41

[我是说罗素和舍尔都不懂黑。这是因为他们诚实 - 中国人叫做“谦虚”(典型的主客观不分)]

------ 西方人的诚实,却被中国人用来证明自己的高明。这一点是诚实的人非常讨厌的。如果罗素但凡地放弃形式逻辑的严谨性,他只需要三十分钟,就可以理顺黑格尔或者道,就像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

像罗素这类西方哲学家,您将永远听不到从他们的嘴里说出诸如“X与Y统一“,或者”Y与Z对立“,这类的词汇。这类似是而非的所谓辩证逻辑,纯属垃圾。人家不是不懂,而是不肖于浪费脑筋。兔兔懂了吗?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4 16:07:55

各位好,

各位的留言让我有种体会哲学是种体验的感觉。

我们各自的看法,虽不及哲学大家的专门主题的讨论系统深远,但从我们各自不同的论述里,却可以体会到他们在感觉哲学意义的体验。就这一点来说,你们给我的启示,将会影响着我对生活的感觉,以及对各种问题的感触。这种感觉及感触,如同我在十字路口被兄弟拍了一下肩膀,“兄弟,回头瞧瞧,没有哪一条路是唯一的,要不,你不就是一条路跑到黑了吗?”

那些哲学史上的大家们走过的路,就是我们此时此刻体验到的心理的历程,本是无所谓对错的。我们只是借着对他们的思路的真实程度及其界限的限定的体会,让自己从思维的自在不断地走向自为的使然。

再一次谢谢各位!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6:12:25

我曾经5年前说过,不懂的哲学的“G7", 根本没资格谈范例。更何况我们这些老中连书都没有,到哪里去读呢?但他们从不犹豫做范例的评论 - 典型的中国人。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6:09:55

还是谈西哲吧。我认为凡是用中文学的西哲都要打个问号。除了语言之外,中国人不可以用学国学的方法学习西哲。但除了他们习惯的方法还有其他的办法吗?嘎子,没错,我是说罗素和舍尔都不懂黑。这是因为他们诚实 - 中国人叫做“谦虚”(典型的主客观不分)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4:12:24

没人讨论范例。只是根据兔子自己的说法提及范例的本体观而已,别那矫情……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4:09:19

请大家打道回府.我不参加争论。不回答你对范例的评论,请原谅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4:05:48

兔子的说法是:悟性才能接近本体,兔子悟到的本体是双绝对或者绝对的n次方,等等。是这个方向吗?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3:48:19

凡是评论范例的, 问问自己, " 我是否起码看过这两本书啊!". 没有这点诚实不奇怪, 中国的读书人历来都是混饭吃。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4 02:21:44

兔子,从“绝对精神”走到了“悟性”,你走的路海格尔的徒子徒孙已经走过,区别是后者已经打开了“悟性”的大门,而你只是看见了大门。谦虚一点没坏处。

走进“悟性”之门,你会发现那又是一个世界,别有洞天。你会发现国学的博大与精深。还有高山要攀,勿急功。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4 01:01:10

“绝对精神”通向“悟性”。悟性是自觉,意识(本我)之自觉。本我亦是本体,悟性是发现与回归本体之路。一点体会。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7-12-04 00:47:38

后来才发现,兔子继承了老黑的“绝对精神”。德系哲学后来在这个方向也走了很远,当今的强调是Bewusstsein(自觉的意识),追求的是本体与主体合一(天人合一),东西文化在这里交融。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7-12-03 23:56:52

写了点感想,太长,搬到自己院子了。

本来以前还打算把饭粒分辩一下,推销员恶心,怕给熏死。

在兔子和鸭子之间,我宁愿选择硬嘴的鸭子,起码不会落入独断论的陷阱。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3:56:45

"老黑在临终病榻上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懂我, 他对我的解释是错的。"

老黑真说过这话?如果是,他说的是在他死前的人,那后来的人呢?老黑死了,谁能说他真懂老黑而没经老黑的认可?我觉得老子,孔子,庄子,还有当都没有明确说没人懂他们,都有点谦虚啊。难道非要这些人说没人懂他们,兔子博才不否认他们的哲学?原谅我用一下哲学支撑的三辩。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3:55:16

支撑着兔兔的自信的,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

1。老黑: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懂我, 他对我的解释是错的。

2。阿基米德:尤里卡!

3。维跟斯坦:shutup!

4。自言自语: Go to east and find the "pure WUXING!"

5. 自言自语:John Searle doesn't know Hegel!

6. 自言自语:Russell doesn't know Hegel!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3:11:05

我觉得, 如果有一个人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就比老黑幸运了。老黑在临终病榻上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懂我, 他对我的解释是错的。"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2:53:54

如果不懂别人说什么, 有时候确实使人感到,"...还没有聪明到知晓此刻闭是明智的"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2:33:56

等你长大了,大叔给你吃西瓜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2:28:53

不错,毕竟有人捡到了芝麻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7-12-03 22:28:09

我怎么会有一种感觉,兔子博不只是搞哲学的,而是有点写“中文圣经”的味道。哈哈!开个玩笑哈!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2:10:34

中国阿里巴巴比黑格尔聪明的地方,是认识到了其实有两道门。一个绝对不够,要双绝对才行。我的悟性告诉我,其实还不只两道,而是五道。要绝对的五次方才成。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21:58:28

【则抓住了黑体系的核心. 再进一步, 如果发现了黑人为设立的"终点", 绝对精神, 是牵强附会, 您就走到了范例的大门口, 您只需鼓起勇气大喊一声: "芝麻, 开门! " - 一个新世界立刻展开在您的眼前...】

------原以为阿里巴巴是杜撰的,原来是真事儿!不错,凡是玩哲学的中国人,哪个心中没有一个阿里巴巴?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19:35:35

我认为理解了黑的"绝对精神的运动过程", 既由相对的, 内在逻辑, 向外在自然, 再向绝对精神, 的走向, 仅理解了黑的体系一小部分. 如果懂得了他的体系要表达的, 相对向绝对的运动, 则抓住了黑体系的核心. 再进一步, 如果发现了黑人为设立的"终点", 绝对精神, 是牵强附会, 您就走到了范例的大门口, 您只需鼓起勇气大喊一声: "芝麻, 开门! " - 一个新世界立刻展开在您的眼前...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19:17:08

我一贯遵从黑自己的说法, "没有人理解他的体系", 这个"相对朝向绝对的运动" 是全部理解黑的关键.这也是黑的体系和他的历史哲学的眼光伟大之处.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19:09:48

可以说没有康, 费,谢, 就没有黑; 同理, 没有西方哲学这些巨人, 就没有范例. 这就是我一直强调, 范例不过是站在古希腊德国等这些哲学巨匠的肩膀上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17-12-03 19:02:53

中军果然功夫深!

黑的系统"绝对精神"确实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是通过这前三位一步步升起来的,最终达到主客观的统一, 既"高位置"上的巴门尼德, " 思想=世界", "上帝不会让真理出自二个地方". 黑的思想最为伟大之处是指出了这种"相对朝向绝对"的运动. 决不是国内误传的什么"对立统一,质量互变, 否定之否定". 我认为黑的唯一问题是误以为这种相对向绝对的运动, 停止到绝对精神就完结了, 我发现其实这个运动的终点是超越相对本身, 进入"双绝对", 既绝对本身, 而不再将绝对作为修饰词. 供参考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43:21

再次,黑格尔也批评了谢林的“绝对的同一性”,指出这种无视思维和存在、主体和客体的任何差别的“绝对”,也还是“空洞无物”,正如在夜间观牛一切皆黑一样。

最后,在三种批评之上,黑格尔就此提出, “实体就是主体”,即不仅把“绝对”理解和表述为实体,而且同样要把它理解和表述为主体。作为宇宙万物本原和基础的“本体”,必须得既是实体又是主体,必须的是自我运动的,又是通过肯定否定辩证发展的;既是由低到高的必然,又是由真到善到美的必然。

在这里,哲学明显地呈现了自然规律的规律,逻辑必然的必然。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36:33

黑格尔认为这三兄弟都有问题,都没有真正解决本体内在的逻辑根据。

首先,黑格尔揭露了康德的“自在之物”,指责它是“不真实的、空洞的抽象”,因为它摆脱了一切规定,所以就等于单纯的“无”。其实,“自在之物”是有认识内容的, 因此也是可知的。

其次,黑格尔批评了费希特,认为他的“自我”并不是真正地自由和自发的活动,仍然需要来自外界的“非我”的刺激,才能达到自觉,因此并不能真正克服康德的“自在之物”。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32:25

谢林看出了门道,既反对康德,也反对费希特。他认为,要真正解决“自我”与“非我”的关系,就必须寻找一个超出于二者之上的存在,只能是绝对的同一性,即没有任何差别的同一。这个“绝对的同一性”就是某种宇宙精神的无意识存在,其特点一是“不能用概念来理解或言传的”, “完全不能称谓的”;二是不能作为知识逻辑的对象,而只能加以直观。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29:04

“自在之物”的逻辑矛盾,使康德无法找到思维和存在内在同一的根据。费希特想到了主体内的办法,把“自我”作为自己哲学的出发点:第一步是“自我建立本身”;第二步是“自我建立非我”;第三步是“自我建立本身和非我”。最后在“绝对自我”中达到了无条件的、不受任何东西决定的绝对统一。

回复 | 0
作者:中军 留言时间:2017-12-03 17:26:55

各位好:

十分高兴地看到各位的留言,因为大家思考的都很深入,可以和德国的先哲们有一拼了。

Hare的“本体的逻辑都不存在,只能纯粹悟性“

嘎拉哈的逻辑的”ontology的真正语义”

老几、Pia@的超越逻辑

远方的孤独的“那证明本体知道人的存在,也证明造物主的存在“

都给我及读者很多的启发,让我想起了从康德、经由费希特、谢林到黑格尔的变化。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