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Amoylover的博客  
Amoylover的博客  
        http://blog.creaders.net/u/77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迷失台北-一个厦门屌丝的奇幻之旅19下 2013-08-10 07:27:37
  良久之后,坐在前面静静开车的张美兰忍不住,咳嗽了一下,然后连头也没有回,问道:“小优,这位先生住哪里?”
  小优脸“腾”的一下子通红起来。虽然小优的性子已经是很开放了,但是毕竟是在自己家人面前,这样的还是会显得过于亲密了些。所以,小优在听到嫂子问话的时候,顺势轻推了一下张志杰,对张志杰使劲的眨了眨眼睛,使了使眼色。然后回答道:“XX酒店。”
  突然之间,小优心里冒出了一个问题:“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怎么认识我嫂子?”小优问道。
  “我刚好坐过你嫂子的出租车,然后,刚刚好看到过嫂子的证件。而且嫂子这么漂亮,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嘛。”张志杰倒是没有说谎,只不过,只是一半的事实而已。
  张美兰听到张志杰的解释,心里也偷偷的高兴,毕竟每天上车下车的客人没有三十人,也有二十人,谁还记得每个乘客的样子。但是乘客却能记住自己,还和自己的小姑子看样子有很亲密的关系的样子,更在刚刚还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这样的缘分,太过于戏剧化,但终归是好的。
  “你这个大色鬼。你也不是好人。”小优听了之后,假装恨恨的拍了一下张志杰,刚好拍在张志杰的右边大腿上。
  “痛啊。”张志杰咧着嘴说。
  “坏人。”小优抱着张志杰,狠狠地又亲上了,张美兰这次只能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了……
  出租车在酒店的楼下停住了。“小优,你今天真的不回家?”张美兰问。
  “嫂子,你就放心好了。你回家和妈妈,哥哥说,我很好。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他们。”小优和张志杰下来车,小优关上车门对放下车窗询问自己的张美兰说。
  “那好吧,好好照顾自己。Jay,谢谢你!小优,记得多回家看看妈妈。妈很挂念你的。”张美兰对张志杰和小优说,然后一挂档开走了。
  小优和张志杰对视了一样,“我们上去。”异口同声。
  进入电梯后,小优刚要按下18楼,张志杰直接按上来顶楼。“我们到楼顶上去。”张志杰提议说。
  小优羞红了脸,“你这个坏蛋。”然后就挂在张志杰的身上,一口长吻。
  到了顶楼后,两人发现楼梯口居然被锁住了。“怎么办?我们回去吧?”小优说。
  “我来看看,不要忘记,我是个工程师。”张志杰拉着门锁,使劲的猛地拉住了,然后用一张已经被打穿了的信用卡,从门缝里塞了进去,然后在使劲一戳,一掰,一推,门居然打开了。
  “坏蛋,你怎么做到的?”小优睁大了眼睛,扑腾扑腾的看着张志杰。
  “这个门锁没有装好。”张志杰装神秘的说,“反正打开了,走,我们出去。”张志杰将信用卡往门锁的插销上一插,再掰了几次,将门锁卡死,好防止被反锁在天台上。然后拉着小优趟入了夜色中。
  银色的月光下,两片雪白的臀肤闪着微光,小优皱着眉头说:“오빠(韩语:大哥),冷!”
  张志杰双手伏在半趴着的小优的身上,腰部向前一冲,一声怒吼:“我操尼玛的台北!”




















浏览(23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迷失台北-一个厦门屌丝的奇幻之旅19中 2013-08-10 07:26:06
  在张志杰和小优相拥在户外区耳鬓厮磨的时候,屋内有一股骚动传来。小优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好奇心重,拉着张志杰,拿起气泡水,就跑进屋去看热闹。
  “嫂子!?”小优一进屋,靠近骚动的源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然后就惊叫起来。
  “张美兰!?”张志杰也傻了。
  “你认识我嫂子?”小优说。
  “小优!”那个女的就是张美兰,出租车师傅张美兰也发现了小优在场,惊叫了一声。然而,张美兰却不认识张志杰。
  然后两个女人同时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然后张美兰拉住小优:“他们把我的钥匙拔走了。”
  “好手气,这姑嫂相会啊。嘿嘿嘿。”张志杰和小优听到了一阵贱笑。没有想到这文明的社会里,一样存在欺男霸女的事件,而且,还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三个男人,岁数都不大,看起来都不会超过30岁,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把汽车钥匙,三个人都嚣张的看着张美兰,小优,还有张志杰。说话的是那个拿着汽车钥匙的男人。
  因为夜店里面隔分成了好几个区,而且他们进来得比较晚,就到了靠近户外阳台的位置,而张美兰穿着白色的衬衣和深蓝色的马甲,外面还穿着一件深色的夹克,跟在三个男人后面,苦苦哀求着什么,明显不是来夜店消费的人。
  骚动只是小范围的,很快就平息了。因为经常混夜店的人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最好的选择都是不要管身边发生的事,否则,有可能就是被一枪爆头或者是白刀子进了红刀子出,受罪的自能是自己。
  张志杰再次看到了穿职业制服的张美兰,果然是别有一番的风韵,怪不得被三个烂仔给看上了。张志杰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帮上一把,毕竟自己对张美兰还是有好印象的。可是自己对台湾的黑道习惯一点都不了解。为了最起码不坏事,张志杰决定先在边上看着事情的发展。最起码的,现在对方有三人,自方现在也有三人。而且一旦事情闹大起来,夜店看场子的人一定会介入的。相反,张美兰却是一个比较怕事的人。因为她知道烂仔惹不起。最好的方式就是躲。
  “喂,你们为什么抢我嫂子的车钥匙?”小优也是个混过夜店的,在自己占理的情况下,如果能让看场子的人介入,那么事情发展的结果一般不会太糟糕,一个有名气的地方,是不希望发生事情而影响到声誉和生意的。
  “我们有抢东西吗?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们抢东西了?”右手边的鲈鳗甲出声了。
  “那我嫂子怎么会跟你们讨钥匙?”小优说。
  “你是说这把钥匙吗?”鲈鳗甲晃了晃手上的一把车钥匙,“这是她说要陪我们喝酒,怕不能开车,交给我们保管的。”鲈鳗甲指了指张美兰,哈哈大笑。
  “我没有这样说。他们坐了我的车,然后叫我陪他们上来喝酒,我没有答应,他们就把我的钥匙拔了。”张美兰对小优说。
  小优一手拉着张美兰的手,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运气不好了,可是她也不怕事,就怕伤害到自己的嫂子:“这位大哥,我嫂子是不会喝酒的,不过,我可以陪你喝几杯,你看能不能大人大量,不要为难我嫂子。”
  “哟,这姑嫂上阵啊。着小姑子还挺能讲的。我信义区五湖帮三狼在这道上也是说话落地有声的。今天晚上,如果你能代替你嫂子,我这就还给你钥匙。”鲈鳗甲说。
  “好,小妹我也刚好知道这里是四联帮的盘子。和五湖帮不是很对路。但是只要是喝酒,我今天晚上就陪你们喝。你们怎么才能先还钥匙给我嫂子,让她先回去,我留这里陪你们。”小优说。
  “看不出来这位小妹还很有见识。黑面,去拿些黑啤过来。”中间的鲈鳗乙开口对鲈鳗甲说话了。
  不一会儿,黑面带着一个服务生端着6扎黑色啤酒过来了,每扎都有一升多两升的样子。然后鲈鳗乙对小优说:“我也不欺负你,这里有6扎黑啤,我把车钥匙放入其中的一杯。你背过身去,然后自己选,选到之后,就要喝光杯里的啤酒,只要你喝光了有钥匙的那杯酒,你就可以拿回去。”
  “好!”小优知道这种事情,对方已经划出道道来,如果没有按对方的说法做,结果会更糟糕。“我这就转过去。请你把钥匙放进去。”说完,小优就转身过去。
  黑面看了看鲈鳗乙,鲈鳗乙点了点头,黑面把钥匙放进了一个酒杯里,然后将6扎黑啤紧挨着排成两列。
  “你可以开始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嫂子还有你身边的这位给你任何的提示,就不要怪我们说话不算数。”鲈鳗乙对小优的背影说道。
  小优转过身来,看了看张美兰,张美兰紧张的,使劲的点了点头,证明钥匙真的放到了其中的一个杯子里。“好,我现在就开始。这里有两排,我从这杯按顺序到这里开始喝,这位大哥,你看这样可以吗?”小优很干脆的对两排黑啤比划了下。
  “可以。”鲈鳗乙看到小优的狠劲,也不多说。
  在闪烁晦暗的灯光下,所有的酒杯都是一样的,小优一连干掉了3杯,都没有喝出钥匙。小优已经开始在打嗝了。小优停顿了一下,拿起第四杯酒就开始喝。当第四杯喝完之后,小优嘴巴里叼了一把车钥匙,然后拿下来递给张美兰,问:“是这把吗?”张美兰接过后,使劲的点了点头。
  “谢谢三位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吗?”小优说话的时候,脚底已经有点轻浮。
  “她可以走了。”鲈鳗乙指着张美兰说,“但是你不能走。我告诉你,小妹,你今天说错话了。你会知道四联帮也不是纵贯线大佬,我五湖帮也不是弱脚。今天,不管怎么,没有我点头,我看你怎么离开这里。”
  “你们怎么说话不算数。”张美兰急了,可是又没有办法。
  小优知道事情要是能这么快就了结,那才是谢天谢地。“嫂子,你听话,先回去。”
  “那你怎么办?”张美兰傻傻的问。
  “你不要管我。我不会有事。你快走。”小优推了下张美兰。好在张美兰也不笨,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不但帮不了忙,可能还会拖累小优。转身离开了。
  “三位大哥,是我说错话了。我赔礼道歉,在这里说声——对不起,我错了。”小优看到张美兰离开,转身对五湖帮三狼说。
  “看来你也知道点道上的事。今天兄弟就想在这里闹点事,你看怎么样?”鲈鳗乙说话了。
  “糟糕了。”小优暗自着急,看来今天晚上运气特别的不好,这三个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刚好嫂子和自己撞上了吧?
  “三位大哥,我还小不懂事,您能不能放过我这趟。我们这就离开。”小优放低了身段。
  这时候,张志杰已经发现边上有人在注意这边的情况了,很明显,这些注意这里情况的人,肯定都是场子里面的。而且有个服务生已经开始靠近这里了。
  “你不是不懂事,而是很懂事,你很聪明。”鲈鳗乙说。
  “你们这不公平吧?”张志杰向前一步,和小优并排在一起说道。
  “这是哪里来的肖的(台语:疯子)?是你的男人吗?”鲈鳗丙看到张志杰站出来,问小优。
  “我就是她男人。”张志杰没有理会小优的示意,接口说道。
  “刚才怎么不见你出来,躲哪里吃奶去了,现在知道出来抖威风,是想找死吗?”鲈鳗丙说。
  张志杰心里暗自鄙视他们,他现在才不怕打架斗殴,只要过了今晚,明天一切照常。再说了,现在三个人也应该不认识小优,只要自己搞定这三个,过了就一切复原。
  “刚才是她们的家事,现在我认为你们欺人太甚。”张志杰说。
  这时候,一个服务生走到了面前:“各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黑面看到服务生过来,指着服务生把鼻子说:“没叫你服务,你吠什么?没看到五湖帮在办事?”黑面亮出了招牌。
  服务生脸色变了,悄悄按了手里的一个设备的按键。张志杰在边上看的明白,已经猜出场角(看场子的鲈鳗)已经到了,大声的说:“我们不认识什么五湖帮的。他们逼迫送他们来这里的出租车师傅喝酒,那师傅刚好是我女朋友的嫂子,我们喝了酒了,他们又不让我们走了。”张志杰说得大声,说得飞快,清楚。
  黑脸听到张志杰说的话,操起桌上还没有喝的一扎黑啤,直接向张志杰砸了过去:“你娘的卡好,还挺会讲故事的。”张志杰把手一挡,杯子打在了手上,掉到了脚边,蹦跶了下,居然没有破,酒把张志杰的一条裤管淋湿了,身上还溅了些。
  张志杰假装蹲下来拍湿掉的裤子,右手顺手把地板上的扎啤杯子捡起来,然后左手拉起小优突然就往外冲。小优很聪明也很配合的跟着张志杰往外跑。
  “干您娘!敢跑。我让你们走了吗?”三个鲈鳗也冲了出去。从阳台边到门口的短隧道有一点点距离,还要跨过舞池。张志杰和小优刚跑到舞池边上就被人群和三人堵住了。
  “你敢跑,我让你跑。”黑面一脚就踹了过来。张志杰右边身子往左前方一步踏出,和黑面的距离更近了,右手同时让开了空间,侧身之后,黑面就一脚踹空了,顺势拿着扎啤杯子就直接,使劲的砸在了黑面的头上。由于Royal里面的灯光比较暗,黑面没有看清楚更没有反应过来,“唉”的一声还没有出来,黑面就被张志杰砸翻在地上。鲈鳗乙看到这样的情况,往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砰”一声就朝张志杰的下半身开了一枪,张志杰脑子一懵,就觉得右大腿一阵的阵痛,一股冲力把自己带倒,又因为左手还拉着小优,也把小优带倒,扑在了张志杰的身上。
  枪声一响起来,场子里顿时乱套了。几个打扮成服务生的四联帮帮众明白是有人来砸场子的,立刻围了过来,鲈鳗乙看到一个服务生伸手往怀里掏东西,举手“砰”又是一枪打在了那个服务生的身上,顿时把他打倒在地。
  这第二声枪响起来后,四联帮的帮众也不是吃素的,立刻有人开枪回击,顿时场子里更乱了。
  这几秒钟对张志杰来说好像非常的漫长,好在张志杰的脑子还没有秀逗,拉起小优一瘸一拐的,绕了一小圈,居然跑起来了。很快跑到门口,一堆人挤在一起,人命关天,张志杰不想发扬什么风格,拉着小优,挤出隧道,到了门口,“不要去电梯,我们从安全楼梯。这边来。”好在小优对这里的地形还挺熟的,更已经有人向安全楼梯的出口跑了。两人跟着这人群,也不说话,一口气从十几楼奔了下来。到了街道上,就靠一边向前跑,冷冷的夜风一吹,两人都打了个冷颤。
  “小优,小优。”一辆出租车跟了上来,车窗放了下来,是张美兰在喊。张美兰先下楼之后,心里止不住的担心,并没有离开,而是启动了汽车之后就等在了门口。然后时刻盯着大楼的出口。
  张志杰和小优大喜过望,拉开停住的出租车,坐进来后排。张美兰一踩油门,出租车轰鸣一声奔了出去。
  “我们安全了。”小优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突然她拉起张志杰的手,“你不是被枪打中了?我看看。”
  张志杰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好像就觉得特别的痛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异常:“对啊,我不是被打中了?”张志杰连忙摸了摸大腿,没有血腥味,倒是有一点硝味和酒味。大腿裤子上有一个洞。张志杰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被打穿的手机和一个被打穿的钱包,钱包里面四十几张对折的纸币还有几张信用卡和张志杰的ID都被打穿了,然后张志杰就摸到了裤子靠中线后一点还有一个孔,原来子弹打穿了手机后,有点变向,接着打穿厚厚的钱包,偏飞出去了。幸运啊。张志杰暗自说道。
  “你感觉怎么样?”小优关心的说。
  “还好,没有打中大腿,偏出去了,就是感觉非常的痛,冲击力冲到骨头了。还好是整个钱包有缓冲。等会儿,下去走走感觉下。”张志杰说,“我也好紧张。心跳好快。”张志杰也长出来一口气说。
  “我也是!谢谢你!”小优紧紧地抱住了张志杰……
































































浏览(1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迷失台北-一个厦门屌丝的奇幻之旅19上 2013-08-10 07:24:54
  张志杰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自己的身体在憋尿。“我是梦中的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张志杰再次的问自己。
  没有答案!
  什么东西是最可怕的?
  没有答案的问题,和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实质。
  用钱去买春,这太简单了。
  设局欺骗一些涉世未深或者是意志不坚的女性,这种游戏太无聊。
  做一个超级英雄,这个世界永远没有明天,这有什么意义?
  那么什么才是出路,除了放纵,还有什么?……
  门铃“叮当”的响起来了,一声。
  不再等门铃响第二声,张志杰打开了门。
  “先生,晚上好!我是小优。”门口站着的一个女孩,个子不高,也不矮,话音标准,栗色的头发微微中分,瓜子脸,很清秀。穿一件橘绿色的小风衣,一双小麂皮的半高靴子,中间还露出一小段只穿肉色袜子,白白的小腿。
  “小优,进来吧。”张志杰回身坐到了椅子上,示意小优进门,然后看到小优进门后,再示意小优把门关上。
  “先生,晚上好,你看我可以吗?”小优问。
  “你很好。先坐吧。这样吧,我们先聊聊天?”张志杰问。
  “聊聊天?好啊。先生想聊什么?”小优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客户。通常猴急的客户都是争分夺秒的。不过只要客户的要求不超出合理的范围,聊天也在提供服务的范围之内。
  “我现在很苦闷。”张志杰说。
  “为什么呢?”小优表现得非常的到位,表情也合乎逻辑。
  “因为我被困在一个笼子里面。出不去,不断的重复,再重复。生活没有激情。未来没有希望。”张志杰自顾自的说。
  小优嘻嘻一笑:“我们就是为您这样的客户提供精彩服务的啊。让你的生活充满了激情。”然后就开始解开自己的风衣扣子。
  “小优,你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我今天不想做你想的那个事。但是只要你好好陪我聊聊天,我一样买你的钟。”张志杰说。
  小优吃惊了,难道是自己没有吸引力?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对自己绝对是一个大的羞辱。毕竟自己对自己的样貌,气质是非常有信心的。要不是因为特殊原因,自己绝对不会走上这条路。虽然自己做这个行业不长时间,接的客人也不多,但是哪个客人看到自己以后不就开始毛手毛脚,甚至是扑了上来,着急得不行了?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召了人来了,却不上床,那么如果不是自己有问题,就是这个男人有问题。很明显,小优不认为自己有问题。
  “那先生,您就想我陪你聊聊天?就这样?”小优问道。
  “我想,你平时一定有经常去玩的地方,如果我买你三个钟,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张志杰问。陌生的城市,悲哀到杀死时间都要找应召女郎。张志杰在心里鄙视自己。
  “我经常去玩的地方?”小优不是非常的理解。
  “就是台湾人经常说的夜场之类的,比较high的地方。喝酒,跳舞,甚至K粉。”张志杰说。
  “先生,您不是带牌的吧?”小优眨着眼睛问,“我虽然是出来卖的,但是也是为了生活。你说的那些黑道地方,我不知道啊。”
  “什么叫带牌的?”张志杰不懂小优说的。
  “你真不知道啊?”小优看张志杰的表情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一般卧底都是很厉害的,要套进自己那还不是两个手指捏田螺的事?
  “我真不知道。”张志杰对小优的敏感有点好笑。
  “带牌的就是警察。”小优说。
  “那不带牌的呢?”张志杰好像找到话题了。
  “不带牌的就是鲈鳗(台语:流氓),黑道。”小优说。
  “为什么这么叫啊?”张志杰问。
  “如果不是带牌,那警察和鲈鳗有什么区别。”小优恨恨的说。
  “你和警察有仇啊?被警察抓过?我可知道台湾是抓娼不抓嫖的。”张志杰说。
  “我们不是娼!”小优不高兴了。“我们出来做的也有要尊严的。我们出卖我们的肉体换取钞票,这是我们的自由,总比一些人从根子上烂掉了,人前光鲜,背后龌龊的好。”
  “你怎么说话总是台湾人,台湾人的。你不是台湾人?”小优接着问。
  “我给你看看我的身份证你就知道了。”为了博得小优的信任,张志杰直接递给小优自己的身份证。
  “啊,我听你说话的口音,我因为你是南部到台北玩的。原来你不是台湾的啊。”小优说。
  “这种证件不好造假吧。再说了,就算我是警察,也管不到台湾的事,你说对不对。”张志杰说。
  “那是。我们又不是一个国家的。”小优说。小优想了想,“我知道了,你这就叫做体验生活。”
  “体验生活。算是吧。”张志杰也不想和小优这个联想力丰富的女孩扯太多,“我就想让你带我出去high。你看怎么样?”
  “如果你买我三个钟,那是够了。今天晚上我可以陪你出去玩。”小优有点自言自语道,“可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啊?”张志杰不是很明白这个女孩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问题。
  “你一点都不想和我上床?”小优问。
  张志杰笑了。原来这个女孩在意的是这个。张志杰不能告诉她,其实他和她上床上的次数已经双手都已经数不过来了。张志杰对小优的身体构造和床上的表现是门清。无可否认,这个女孩对张志杰曾经拥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可是今天的主题不在这里。但是张志杰清楚,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让这个女孩满意,说不定她还真能闹出点小脾气。
  “想!不过我更想在high完之后,再和你上床,这样更有感觉。”张志杰的回答坚决有力。
  当小优确认自己的吸引力没有问题的时候,就开始顺着张志杰的要求往下想。
  “那要到哪里去呢?”小优自言自语。张志杰看着小优可爱的咬着手指头。
  “你看我们去夜店行不行?”小优问。
  “好啊,今晚就交给你决定。”张志杰说。
  “我跟你说哦,你要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夜店?”小优有点苦恼的说,“你这个客人太奇怪了耶。人家很难选的。”
  “给你一个建议,选择你最想去的。”张志杰提议。
  “哦,这个好。那我们就去Royal1869。”小优说。
  “What?1869?”张志杰问,“Are you sure?”
  “Yes,what's the problem?”小优反问。
  张志杰直接脱下来自己的长裤:“来看看,你确定,这就是你最想去的1869?”
  小优一开始被吓了一跳,后来看到张志杰的under上面的标牌,“噗哧”笑出来了:“太好玩了。很诡异耶!这是证明了你今晚就应该去Royal。”然后还顺手摸了下张志杰的凸起,“够份量哦。不过不知道硬度够不够。”
  “告诉你,它不止份量够,硬度够,而且够持久。你有机会亲自体验到的。”
  张志杰把长裤穿起来,做了个请到手势,示意小优可以出门了。
  小优轻轻的走到门口,然后背身靠在门上,调皮的伸出一只雪白的小手,面向张志杰,也没有出声。
  张志杰看懂小优的示意,心领神会,掏出钱包,数了三十张新台币,放在了小优的手上。
  小优的眼发光了:“先生,我今晚一定让你满意。”“要怎么称呼你呢,先生。”
  “你可以叫我Jay。”张志杰说。……
  出租车停在信义路的某条副街道上。这是隐藏于朴素之后的喧嚣。小优带着张志杰坐上电梯,随着电梯的上升,张志杰听见了隐约震动耳鼓的音乐声。电梯门一开,豁然开朗!脚底闪烁着黑水晶一般的亮光,人群,拥挤的人群随着音乐摆动着自己的身体,那是属于夜夜所独特拥有的悸动在漂浮。
  Royal1869!
  店里用后现代的装修隔成几个区域,吧台是最大的一个自由区,连着吧台的是一面巨大的酒窖墙。张志杰被震撼了一下,这酒窖墙摆满之后,单独酒的价值估计就会超1500万新台币!
  小优和张志杰在公共吧台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在这样的环境下,说话的声音就变成了两极化,要么就大声的,要么就是嘴巴对耳朵的超级贴近。张志杰瞬间懂了夜店的吸引力。在这样靡靡的环境下,把嘴巴贴近身边的男人或者女人的耳朵边,吹出暖暖的风,带着诱惑的语调,要是聆听的对象不小心动下头,就可以实现肌肤的接触。这要是在还没有突破肌肤之亲的或者在喜欢搞暧昧的两人之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张志杰看了下酒牌,点了一款台北版本的贝利尼鸡尾酒,这是由普罗塞克(Prosecco)和桃子酒混合调制的,香甜易入口,而且度数不是很高。张志杰想慢慢,慢慢地杀死时间。
  小优看着酒牌,咬着手指,很久了还没有点,面临to be或not to be的问题抉择,张志杰凑头去问道:“犹豫什么?”
  “我都想要,可是都太贵了。”小优说。
  “小优,你可是刚赚到3万块的人啊,还在乎这几杯酒?”张志杰说。
  “Jay,这个钱我有用处的好不好!好吧,来杯奇异果、柠檬与迷迭香加上伏特加。”小优说。
  “Cheers!”小优高兴的和张志杰碰了一下杯!“你知道吗?我可喜欢这里了。今天是最自由的。我要彻底的放松自己!”
  “你以前来过?”张志杰问,在小优的耳边,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的青草系香水味。
  “以前都是和一些猪头一起来的。”小优说。
  “我这样的猪头?”张志杰假装不高兴。
  “对,就你这样的。”小优故意的说,“不过没有你帅,没有你大方,没有你好。和你在一起,很轻松。来我们去跳舞。”小优拉着张志杰,一边挤向了舞池。
  DJ的水平很高,音乐很high,人群舞动,小优因为内在穿着的原因,不敢脱掉小风衣,反而有一股特别的韵味。
  小优很会跳舞,跳到后来,她几乎就成了当晚的dancing queen,只要她一下场,就会博得一阵掌声,舞池里会自动空出一点位置来给她。反而,张志杰成了陪衬。
  山中无日月,这夜店里面也让人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志杰发现人是越来越多了。看来台北的夜生活已经进入了高潮。
  在一曲舞罢,小优高兴的一手拉着张志杰,一人一手拿着一杯气泡水,小优是台湾的特产树莓味道,张志杰是青柠味道的,“我带你去发现一个神奇的地方。”小优咬着张志杰的耳朵说。张志杰觉得麻麻的,微疼,撩动着欲望。
  小优带着张志杰走到了一个超级无敌大的阳台,摆放了很多高级沙发,是给已经舞动得有点疲累,和想透透气的客人安排的,休息一会,再回去继续high。
  “这是我最最心仪的户外区。”小优说,“你看,多漂亮啊!”
  小优放开张志杰,把气泡水放在一个小巴台上,在夜的流光中自我陶醉的旋转了一圈,然后趴在栏杆上,“你看,在这里俯瞰台北夜晚的美景。多惬意啊!”
  小优变魔术般的变出一根moor香烟,点上,吐了一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张志杰全程默默地看着小优的自我陶醉。小优一只手抱在胸前,对张志杰说:“你吸烟吗?”
  张志杰走上前,直接拿起小优手上点燃了的moor,深深的吸了一口,细细的moor一下子就烧掉了半根。
  张志杰把剩下半根的烟塞回小优的嘴里,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曾经有一个女人问我,如果我吸烟,你喜不喜欢。”
  “你怎么回答呢?”小优吸了一口,把moor从嘴巴里拿出来,问道。
  “当时我说,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女人抽烟。可是她却说,她在特别的场合,特别的情绪下,希望能抽一根烟,这样特别的sexy,想象一下《花样年华》里面的穿着旗袍的张曼玉,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一根香烟。”张志杰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对她说。我会欣赏你抽烟的样子。”
  小优慢慢的走到张志杰面前,抬起头,无声的看着张志杰,慢慢拉起张志杰的手,从风衣的两个扣子缝中深入,张志杰感觉到自己的手进入了一个温暖的环境,和清冷的月光完全的不同。还有暖暖的,软软的,弹弹的,滑腻的,一小座山峰,在变形着。
  小优靠在了张志杰的身上。




























































































浏览(16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