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语的空间  
无语的空间排斥嘈杂。  
网络日志正文
对《最近上万维》一文的补充,兼答网友 2020-07-27 19:51:35

今天上来看到我《最近上万维有种回到中世纪的感觉》(下称《最近》)一文下的诸多评论有不少失焦和需澄清的,加上远博和特博也发表了他们针对我的观点,考虑到有这么多要答复的需求,不得不集中发此文。

 

一.有不少人反驳我说:宗教人士也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不受政教分离原则的限制(或类似论点)。 这种论点最大的失焦就是他们忘了我的《最近》一文主要针对和批驳的是Curtis Bowers和他的观点,次要一点针对的是万维。《最近》一文并非是针对“生命季刊”,整件事也和“生命季刊”的发言权利无关。还有那些说我是攻击压制霸道“生命季刊”的大帽子(来自远博和特博)就更是失焦得离谱了,我《最近》一文明明整篇批驳的都是Bowers的观点,何来攻击他人之说? 说实话,虽然“生命季刊”的其它文章我只看了一两篇,但感觉并没有Bowers这篇极端,所以我文章标题说的“中世纪感觉”也主要指的是Bowers的文章给我的感觉,也与他人无关。 在我看来,虽然“生命季刊”明显是极右宗教组织,但我知道这样的宗教组织也不是只有一家两家,而且仅仅作为宗教组织其影响力也就限于它的信徒了。可以说,若是没有Bowers的文章高挂排行榜我是不会发《最近》一文的。

我之所以要批判Bowers,因为他是个政客,他借宗教名义来攻击政治对手,而且其言论是彻头彻尾的Disinformation这是突破了民主社会里政治斗争文明底线的卑劣做法。 遗憾的是,关于我批驳他说“美国自六十年代以来就被摧毁成邪恶社会”的论点论据,万维至今没有一个人出来针对性地反驳我。我批判Bowers文章最恶毒的部分是“鼓吹教徒建自己的州甚至自己的国并鼓动战争来对抗美国主流社会”这种分裂国家的言论,至今也是没一个人出来针对这种言论表态或反驳我。反而是跑出来反驳我的人都纷纷在为“生命季刊”叫屈和护航。难不成是你们已经心里默认Bowers说的话就是“生命季刊”要说的话? 即便真是如此,那你们也应该是为Bowers的言论辩护并针对我批判他的论点论据来反驳呀?为什么我批的是Bowers,而你们都在奇怪地拼命捍卫“生命季刊”呢?

我这里请大家注意:“生命季刊”至今也没站出来说“Bowers的言论全都是它的观点,还是只有部分是它的观点,或是有百分之几是它的观点”。它仅仅是转发了Bowers的那篇文章而已,这是我不可能也事实上并没有去针对并批判“生命季刊”的原因,我不知万维是否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

 

二.关于如何看待“政教分离”这一宪法第一修正案里的原则,我是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个方面是从第一修正案的条文来理解(大意是):不许国会立法确立国教(或一种宗教),从而保障社会的信教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情愿自由。 简单说就是“一个不许+五大自由”。这里它明显隐含了一个重要意思:一旦某宗教拥有了政治地位(延申为“或有强大政治影响力),五大自由就难以保障。进一步的理解是:宗教天然地具有排它性,一旦某一宗教拥有了政治地位,其必会限制社会的五大自由。

另一个方面是从杰弗逊信中提到的wall of separation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来理解这里的“church”是指宗教组织,这里的“sate”有人说是政府不是政治,我的理解是:从法律条文讲它指现任政府官员和政客(如议员),从宪法理念讲它也包括非现任但有一定政治影响力的政客。

重要的是美国是属于普通法系,法官判案都是依据他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即理念)和判例来判决的。

所以我也只能谈我的如下理解:

1. 在法律上,如果Curtis Bowers是在任职议员期间公开发表那个文章,他作为政府的一部分就涉嫌违宪了。如果有人以此理由起诉他,我认为法官有大概率会判他违宪成立。如果Bowers是在卸任议员之后发表那个文章,则完全可以个人言论自由来辩护,所以估计也不会有人去起诉他,这也正是现实中的情形。

在公民社会角度,不管Bowers是否在任公职,只要他有政治影响力并且其言论危害了社会(以是否背离主流价值观为准绳),他自己就有社会责任义务约束及避免其危害社会的言论(Bowers是明知自己观点背离了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同时其他公民也有权利和义务来批驳其言论。这正是我《最近》一文在做的,我认为万维作为公共媒体有更多的社会义务来阻止这种危害言论的散播。

2. 如果“生命季刊”是一个宗教组织并且公开发表Bowers那种言论,由于它不是政府且有宗教自由,从法律上是没有可能使它被起诉的。但是从公民社会角度,由于它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且属于“政教分离”宪法理念中的一方,任何公民及公共媒体都有义务和权利批驳并阻止其危害言论来维护宪法理念。

这里的关键是如何界定“危害言论”,宗教组织自己肯定不会认为自己的言论危害社会,它既不会面对事实承认美国社会并不邪恶,也不会承认自己背离了主流价值观会造成危害(即便明知自己是少数),这是宗教的本性所决定的。那么一个非该宗教组织的个人(假定是政治盲人或立场绝对中立之人)该如何去界定那个宗教组织的言论是否属于“危害言论”呢?我认为应该以其“是否背离主流价值观和是否属于Disinformation为准绳

3. 如果“生命季刊”是个人,不管他是否神职人员,是否教徒,他发表的言论只要不违法都属于言论自由,受法律保护。从公民社会角度,如果他发表Bower那种危害社会的言论,由于其缺乏社会影响力,可以认为言论虽有害但造成伤害效果上很小,所以无论是公民还是公共媒体都没义务做什么,是否批驳阻止其言论则属于个人权利和选择。这是我为什么放着“吉哥”的言论不管而来批驳“生命季刊”转发文章的部分原因,因为吉哥是个人而“生命季刊”是有影响力的宗教组织,当然我批驳那篇文章的主要原因在于Bowers是个政客,其影响力和社会危害性更大,

4. 有人(比如香椿树)说万维是私人商业网站,它的老板愿意捧什么观点的文章是老板的自由,别人无权置喙(和右撇子观点一致)。这种说法在法律上是成立,但是有违公民社会的原则。我认为公民(特别是公共媒体)有义务维护社会主流价值观(或社会共识),维护社会公义,维护宪法理念等这些在法律条文之外但不维护就可能给社会带来危害的东西。当然,如果一个人或媒体明知自己或他人的言论是违背主流价值观,社会公义,宪法理念的却放任纵容甚至鼓励该言论,放弃了尽公民义务,那也是他自身的缺陷,法律也还是无能为力的。

上面说了这么多公民义务,可能会有不少人对我的公民义务和公民社会理念嗤之以鼻,亦或认为是“左派面具”或是“虚伪”这种右派批左时惯用的帽子。我想说的是:你可以不认同我的公民社会理念,甚至你可以说当我在践行自己的公民社会理念时其实是在装,我都不介意,我只当是你的认知问题。但如果你说“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公民社会理念,或凡是大谈公民社会理念的人都是左的虚伪”,那我只能无语并远离你了。


最后有些评论望文生义,一看到我说“共产主义不邪恶”,立马就按捺不住怒火,要么喊说共产主义杀了多少人,要么喊说共产党杀了多少人,完全是情绪控制了大脑,而不是仔细看完前后文的完整意思,经过大脑缕清思路后再回答。

 

三.答远方博。 我最开始和远博交流后感觉他是川粉中能独立思考,有思想深度的人,可后来随着交流多了以后才发觉他的“独立思考”不过是一种主观思维,“思想深度”也不过是其跳跃型思维和表达的一种虚幻。典型的情形就是,当他说出一个观点A后,很少围绕着A进行阐述论证,经常是跟着说些与A没有紧密逻辑关系且有些许其它含义的话来。这样的交流当两个人的观点有交集时还可以继续,但当没有交集时就导致不知所云或无法交流了,所以后来我就回避和他交流了。今天看了远博的批我文章,我才意识到当他的观点和你的观点相抵时,远博的“主观思维”和想象力会爆发成如牧人说的那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也才知道我以前对他的感觉是错的。

上面是我对远博的真实感受和真实表达,希望他不会认为是我的“虚伪”。

下面我举例说一下:

1. 远博对我的指责有如下:中庸之道跟他流露的intelligence似乎是不能完全匹配”;“在最高价值观层面是模糊,不绝对的,但是在现实中却是很绝对的”;“任何一个不同意他观点的留言,只要看他的回复。你是不是会有印象:绝对和霸道?”。 

我实在不好意思,我对远博用其远氏话语体系描述的这些云山雾罩的指责有点看不懂,只有“绝对和霸道”是稍明确一点的,还是凭主观印象来的,这些指责没有一个是跟着具体事例或逻辑论述来支持的,全都是主观的自我认知(也叫自说自话)。要知道每个人对中庸之道,匹配,模糊,绝对,霸道这些概念的理解和尺度标准可能是千差万别的,你不用具体事例来说明,谁能知道你这些指责在说啥呢?更可笑的是“最高价值观层面”一词,似乎被你用了无数次了,也许你脑子里有这么个东西,但不知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只是你自己理解的词汇?也就是其内涵和外延只有你自己清楚的词汇?别人脑子里未必有啊!对于我来说,我看待事务时脑子里就没有什么“最高价值观层面”,我认为不同的事务都有其各自的背景和环境,有其各自的前因后果,需要按具体情况分别对待,我的习惯是就事论事,一码是一码,而不是凡事都扯上“最高价值观层面”,也就更谈不上什么“最高价值观层面”的模糊,匹配,绝对等东西了。

2. 远博对我的另一个明确的严重指责是“虚伪和对自己的不诚实”,还说这也是“最高价值观层面的模糊”。

我想了半天在猜远博这两个指责的背后逻辑到底在哪里,我实在想不出其它可能,最后我只能猜其逻辑可能是这样的:远博根据我平时常发反共文章认定我是反共产主义的,所以当我在“批基督教”时(其实我是批Bowers)说出了“共产主义不邪恶”时,他随之就断定我是在口是心非地说违心话,所以就有了“虚伪和不诚实”的结论。

远博的这个逻辑表面上看似乎是自洽的,但遗憾的是,这又是他根据自己那个事事都和“最高价值观层面”挂钩的远氏逻辑主观推断出来的,他不知道我是没有“最高价值观层面”这个概念的,更不会按他理解的那样去看共产主义这件事。而且“反共=反共产主义”这种逻辑更是属于可笑的自我意识,所以下面我只围绕共产主义来说。

我的确是写过文章驳马克思“剩余价值论”的不合理之处,甚至也可能在和五毛掐架时说过邪恶的马列主义等语言,但我印象中没有说过“共产主义是邪恶的”这种话。要知道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剩余价值”,“无产阶级革命”,“共产主义”三个部分,共产主义并不能和马克思主义划等号。更何况在我看来虽然剩余价值在有了工会以后已经错的离谱,无产阶级革命也错的离谱但也仅仅是马的一个预言,这两个都谈不上是邪恶,而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自然更谈不上邪恶。我记得曾多次表达过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制度正面合理之处,何况我在《也谈美国的大分裂》和《最近》两篇种都谈到过罗斯福新政摄取了共产主义部分理念进行社会改良并造就了美国近代的稳定发展和辉煌。我从来在内心里就没有把共产主义和马克思理论划等号,更没有把乌托邦和邪恶划等号,我不知远博是如何得出“我内心肯定认为共产主义是邪恶的”这个结论的,又是如何继而得出我“虚伪不诚实”结论的。我只能说这是他主观思维和发挥想象力的结果,他无法理解我的思维逻辑是就事论事型的,且从不牵扯什么“最高价值观层面”。比如邪恶是什么?杀人越货,鸡鸣狗盗这些不齿之事才是邪恶吧,这些事不都是列宁,斯大林,毛腊肉这些共产党人干下的吗?马克思鼓吹过这些事吗? 共产主义乌托邦里有这些事吗?一码是一码这才是我的思维逻辑!而且我的思维逻辑已经通过文章中的阐述表达的一清二楚了。如果任何人认为我文中表达不清,也应该具体地针对性地提问或反驳才对呀。

不知读者是否看清了,当我说“共产主义不邪恶”时,万维这些习惯于自我认知和主观思维的右派川粉们不是说我人格分裂就是说我虚伪不诚实,没有一个人能从我文章的论述中看到我的真实想法和表达,倒是文学城一个没来过我博客的陌生人看了《最近》一文后上来就说我是个大左派。关于左右之分,以后有空再专门写一篇来说,这里我只重复下曾说的观点:大多数华人骨子里(或潜意识里)都是右派,包括我自己。

3. 远博还问了我一个问题:基督教,耶稣上帝提倡的呢?本来就是邪恶,还是那些坏的牧师们野蛮滥用呢? 我不信仰基督教,故对耶稣上帝提倡的是什么并不十分清楚和肯定,也不知远博这样问是要表达他认为上帝提倡的是善还是恶?不过既然他这问题的上下文环境是关于共产主义,我也不想费脑筋猜他的思维,就直接按我的思路回复一下算了。

我认为耶稣上帝提倡的是善,那些教会贪污,牧师奸淫幼童等邪恶之事当然和耶稣上帝无关,都是干这些事的人之邪恶。这与我关于“共产主义不邪恶”的思维逻辑是一致的。更没有什么虚伪和不诚实。所以象基督教这种认为人性本恶并教人向善的宗教我是乐见其成的。

事实上,我对曾接触过的基督教还有一定好感,我刚来美国不久时曾有个白人要拉我入教,三番五次地来我家里讲圣经,每次都彬彬有礼地带些小礼物,而且从来不和我讲与政治或意识形态有关的任何事。基督教曾给我留下的好印象就是它不象伊斯兰教那样排它,也不强迫你什么(我没入教不知是否退教自由),这是我无法认同“生命季刊”这种按自己理解的教义和立场来解释社会和政治并要求他人照做的极端基督教,更无法接受Bower这种披着基督教外衣来抹黑美国并攻击政治对手的原因之一。

我认为宗教不过是个人寻找心灵或灵魂寄托的地方,对有的人来说也是摆脱克服死亡恐惧的方法,我没有这些需求,所以我不信,而那些选择信仰宗教的人基本是或多或少有这些或类似需求的,仅此而已。

信或不信或是信多少以及如何信某个宗教都是可以按个人需求来自己选择,这才是我理解的宗教。马丁路德不就是主张信徒自己读圣经按自己的理解来信教,不要听牧师告诉的教义吗? 我还以为基督教新教徒都是这么做的呢。我实在不明白怎么现在的那些极端基督教组织会按他们自己理解的教义来要求信徒如何做,更不用说还要拿教义去约束社会上不信教的人,甚至把信同样基督教仅仅是对教义理解不同的民主党人看成是敌人,美国要是让这些极端宗教组织成了气候还不立马变成伊朗沙特呀?这是我反对宗教介入政治或用教义来要求社会其他人之行为规范的根本原因。

在我看来基督教和共产主义都是人们寄托心灵的地方,都是乌托邦,也都不邪恶,只不过一个是以宗教形式出现的,一个是以政治经济理论预言形式出现的,就这么简单。不知有谁认为我这观点是虚伪?


四.答特有理博? 实在抱歉,当我看到他大标题中“左派面具”时,我就知道无论我说什么都会被戴上这个“左派面具”的帽子,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知趣地远离他了。何况其通篇不是自说自话就是无厘头的大帽子,没有新意,其中一些帽子和远博的也都差不多,就劳烦他参考上文吧。


浏览(703) (6)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北角 留言时间:2020-08-04 23:23:48

赞同本文观点。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9 17:08:19

【我是信奉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哲学的。】典型的虚伪,生命季刊不是你的敌人吗?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9 16:58:03

【你是如此确定世界上没有一个是客观的人,都是主观的,那这么绝对强烈的一个自我意识认知又如何能称自己是包容和不可知的呢?】当然有所有的共产党分子都认为他们是客观的人他们出来就反对主观,他们和你一样。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7-29 10:25:27

那个视频浏览了第一集,好像是从生物学角度阐述人的大脑是如何通过感官来认知客观世界的。

有时间的时候再看看。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9 10:20:32

【“你不能释怀,那你要怎样呢?”】

我想提醒你一下,我从来就没有要求你撤回你那个“虚伪和不诚实"的指责。

我指出你没有收回那个指责是在反驳你自称的“善意的提醒”。

你这里端出的“你不能释怀”说法又是你自我想象的圈圈绕, 难道我不认同你的观点在给你阐述我的论点就等于是“我不能释怀”吗? 难道只许你说你的“道理”,而我只能闭嘴才表示“我能释怀”吗?

你自己不觉得这里的荒唐可笑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9 10:20:30

说你主观你不接受,还要嘴硬。 我跟那么多不同观点网友的互动,不是事实? 这就是你的摆事实? 我在全球那么多国家走动,结识那么多不同的人,岂能是你理解的? 好了,你继续动脑筋软着陆,我move on了。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9 10:08:07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你常挂在嘴边的所谓“弯弯绕”的话,我想读者都会同意,你这种“主观圈圈绕”要比那个“弯弯绕”可笑低级多了!

抛开观点立场不说,那个“弯弯绕”好歹还是在围绕着客观数据在绕,而你的“主观圈圈绕”直接闭上眼睛围绕着自己想的东西绕,面对别人的摆出的事实和常识逻辑道理,你要么是视而不见继续圈圈绕,要么是看了也说它是虚伪。

我给你的总结是:你唯一能和摆事实讲道理的人进行交流的时候,就是当他的观点和你的观点有交集时。

所以,你也就能在万维这个有不少唯心极右派的网站混了,别的网站不是你不想去,是你混不下去。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9 08:43:44

【比如这次说我“虚伪不诚实”,你有事实和自洽逻辑支持吗?】当然有,你鼓吹人人平等,但是你可以容忍像吉格那样的左派极端分子天天在万维网造谣,鼓吹暴力,你维护他们的发言权,他的博文天天上首页,你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你却不能够容忍生命季刊,认为万维网不应该让它的博文上首页,而对生命季刊口诛笔伐。因为你根本歧视唯心论者。

回复 | 6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9 08:31:26

我们是唯心论者,是有神论者,SP是唯物论者,是无神论者,这就是我们和他的区别,你同他讨论是鸡同鸭讲

回复 | 2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9 08:27:40

主观的精神是人的本原,而客观认识则是由主观派生的、是第二性,如果对这样基本都没有认知,那么和这样装模作样的马列主义者讨论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20:38:43

你看,你自己写博给别的博客扣帽子,我因此说你虚伪不诚实,而且我特别解释是对自己的不诚实,也就是认为自己是客观,不是主观的。你不开心了,认为我扣帽子了。这是现实中的一个互动来回,你不能释怀,那你要怎样呢?怎样才能让你满意呢?这就是我说的现实中那么绝对。但是你对共产主义却是宽容的,还特别提到它的好。你完全可以想我不是扣帽子,也是为你好啊,再退一步,我对你扣帽子了,但是我跟共产主义一样,也有优点啊,你为什么看不到我的优点,而只看到共产主义的好呢?你看,你不承认自己也是主观的,导致自己无所适从,然后开始绕这些。直接像我这样坦诚自己是主观的不就没了压力,就不需要绕开绕去软着陆?是不是?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6:32:53

【你看我何时因你的思维方式与我的不同就给你扣过大帽子?】

》读到这里我忍不住要发言一下!你给我扣过的大帽子,你还有负担给我道歉呢。你说的东西不是实情,你现在的看法有没有新的改变?

你原来给我一个极右的立场,为啥你现在发生很多的变化,我在有些问题上不得不同意不少你的说法!

你现在采取躲避我的办法,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呢!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7-28 16:19:24

@主观思维

我推荐大家看

The Brain, with David Eagleman

Google you will find 6 episodes in Youtube.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7-28 16:17:58

@主观思维

我推荐大家看

The Brain, with David Eagleman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6:14:46

有句老话说,个体人就像一个蜗牛有自己的思维贝壳一样,很难突破可怜的有限二维动物的局限。人不必动物高明多少,特别是有人认为自己没有局限,没有偏见,公正客观,本身就是对人类思维局限的一种否定。在这个世界上,当今,过去,包括今后所有可能的人类个体,群体,组织,党,国家不会没有偏见。客服偏见局限是人类提升自己的必由之路,这要从认识到这点开始。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7-28 16:03:22
一帮子思想废物。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3:54:57

先不说我是肯定人可以主观思维的。

单说你这种“只要不承认自己是主观的人都是虚伪不诚实的” 之观点恐怕会让读者笑掉大牙了。

你是如此确定世界上没有一个是客观的人,都是主观的,那这么绝对强烈的一个自我意识认知又如何能称自己是包容和不可知的呢?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3:35:32

你又回到你的主观自我世界里了,我前面关于主客观之间关系的阐述也是白说了。

看来我们还是无法深入交流。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3:18:30

你不承认自己也是主观的,当然是虚伪不诚实,这不是什么恶意的提醒。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3:15:30

你文中说我“虚伪不诚实”也是善意的提醒?

要知道这是涉及人品的严重指责,在法律上讲如果这个指责不属实就等于是中伤和诽谤,而你至今并没有收回这个指责,何谈善意的提醒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留言时间:2020-07-28 12:56:06

哈哈,批评和批驳也可以是当作提醒。 这个就是我指出的你在现实中的绝对。 你可以反向“提醒”我,甚至用你的方式和语言,我不会在意的。另外我的发声当然是有所指,希望你不要想着定规矩。我后来把标题改成提醒,难道不是一种善意? 你不能在现实中有自己的绝对标准吧? 我对你的这个认知是准确的。 我说了不少了,你不接受我的解释,没有问题,我也能接受你的不接受。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2:52:51

我说“对抗”是指你在个人层面对这样现实的一种排斥。你觉得现实中大多数人的认知都有问题,就认定并坚持自己的一套认知方式。

另外你这次的博文并不因为你后来把题目改成提醒就自动也变成了提醒。你发那篇博文的目的和内容都是什么众人可见,摆在那里的东西没什么好隐瞒和辩解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2:37:08

不是指每件事,而是最高价值层面,就几点,善恶。 我怎么是跟现实做对抗? 我说你不能理解我吧,我这样恰恰是对现实的包容和宽容,因为我不可知,唯一只能是包容和宽容。你看这是不是我平时在万维跟网友交往的方式和礼貌?另外我早就表明我是个现实主义者,之所以这样表态是说明,我对自己的不可知,也就不能强求别人,我凭什么呢? 我这次写博文提醒你们两位也是出于这个本意。最高价值层面的分明绝对,是我对我好朋友的要求,我解释那时我为什么会对你发表那个感想,也是出于对你智慧的欣赏,但是我们在价值观最高层面的认知不一样,那么我就指出来,并且move on,你可以当我是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7-28 12:33:37

这些质疑并非博文里最关键问题,参见博文看关键:

http://blog.creaders.net/u/14918/202007/380410.html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2:24:25

【其实直接承认不可知就行了。】

不知你是否记得,我曾发文说过我的那个“股市不可知”论。

我和你不同的是,我不认为凡事都有个“最高价值”,这使得我能够对具体事务进行具体的理解,分析,研究,而不被某个“最高价值”所约束。

就说共产主义的合理性部分,我和罗斯福以及众多资本主义的经济学家,政治家都看到了(罗斯福比我伟大在于我只是在先人的诸多实践后才看到,属于后知后觉,而罗斯福是先知先觉)。 我相信你也看到了,但你受你的“最高价值"的约束,选择视而不见甚至全盘否定。 你我的不同和分歧就在于此。你把你的“最高价值”绝对化了,很容易使你一叶障目了还不自知。

关于你说的人对Reality认知的那些问题也确实存在,因为人的智力也是呈现正态分布的,能够避免你说那些问题的人只会是少数,多数人身上都会存在你说的那些问题。。。

但这不妨碍我们继续做少数人,并对此保持清醒认识和接受这个现实。

我认为你与这个现实做对抗的想法和做法是不可取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1:47:33

共产主义的邪恶不是可以辨证和弯弯绕的, 这不是理论问题。 这是我强调的人在最高的价值观层面不能是模糊实用的,因为那样,与时俱进,因地制宜,甚至是中国的王老虎抢亲和好死不如赖活,各种模式都会出现的。 邪恶就是邪恶,那是分明和绝对的。 但是再现实中,我不会去杀一个共产党员,我甚至会是包容和宽容的, 我想再做一次解释。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1:46:46

【“不能做好朋友,也不是要做敌人,”】

这个你就太多虑了,你别看我在具体问题上会和人争论到底(比如和右撇子)。但我是信奉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哲学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0-07-28 11:44:26

你对我的评价不对。我并不是不接受客观,而是对information campaign认知太深,对narrative的作用尤其是反感。 跟这个时代强相关,也和我几十年前来美国接受的训练和研究相关。 比如我如今的工作,关于AI和量子计算,让我深感人的大脑对reality没有access通道的,也就是说人的大脑是过滤器,所谓truth和facts是人的perception,还包括人的delusion。 关于这一点,西方启蒙的崇拜者和进化论者是不接受的,这没什么,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每天的工作是最真实的体验和实证。 这个问题不用再争论,我理解你,但是你恐怕不能理解我。 我经常讲我是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是想表明我的这个人生实践,别人有不同的认知,很正常,恰恰,这就是我说的人都是主观的含义。 我不会为此而跟西方启蒙崇拜者们硬干,时间会是最好的证明,我们AI领域对人的意识的研究深度远远超过西方启蒙哲学家们的那些认知,比如对女性的研究,这个有一天会得到大众的接受。 我担心的是,推翻启蒙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灾难。 也因此我认为回归上帝的教义和上帝的道德力量, 接受人不可知的现实,也就是我说的对自己要诚实的含义。 我需要说明,我说这个对自己的不诚实,不是攻击人,而是我深感人对不可知无所适从后引发出的各种软着陆,辩证法,弯弯绕,其实直接承认不可知就行了。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07-28 11:40:10

同意你的说法。

宗教组织介入政治,结果就是到一定程度时很可能会导致国家伊斯兰化。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0-07-28 11:37:25

3. 关于共产主义,很多人是全盘否定,仅仅因为共产党人的胡作非为。在我看来这很可笑,难道你会因为一个或几个教皇强奸了幼童就全盘否定基督教吗? 如果说马克思理论的某些甚至主要部分是错的,就一定要全盘否定马克思吗?就对罗斯福新政和北欧诸国摄取了共产主义元素后达到的繁荣发展视而不见,甚至也要全盘否定吗?

老实说,你的那种凡事都带着一个“最高价值”的思维方式也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你不认同接受我的思维方式没问题,但你不能凭空按你的思维方式就给我扣帽子,比如这次说我“虚伪不诚实”,你有事实和自洽逻辑支持吗? 你看我何时因你的思维方式与我的不同就给你扣过大帽子?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