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水蛇的博客  
经济学领域中的社会主义者,政治领域中的自由主义者,文化领域中的保守主义者。---丹尼尔.贝尔  
        https://blog.creaders.net/u/1320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终于看到了一个与我相似的观点 2021-03-07 05:34:06

这就是——美国核心价值的二元性。

昨个看到有人说,美国的核心价值观是个人主义。我认为没大错,只是很片面,或者说属于盲人摸象。

不否认美国核心价值中的个人主义,但同时也承认托克维尔提到的,民主的美国,完美地继承和发扬了欧洲乡村结社精神。而这种个人与集体之间的理性熔接,也就是迪昂提到的,美国核心价值的二元性。

所谓价值二元性,我认为也可以理解为汉密尔顿、亚当斯,与杰弗逊等之间的并存与对接。汉密尔顿死的早,这里不提他。单说亚当斯和杰弗逊。

亚当斯和杰弗逊都参与了【独立宣言】与【美国宪法】的起草与撰写。而这二人之间又存在极其严重的分歧。前者强调联邦制,强有力政府。后者强调自治,小政府,个人主义。你能说哪个代表美国核心价值,哪个不代表美国核心价值?而且汉密尔顿、亚当斯的联邦制,强有力的政府,其对美国的发展远景规划,是建立在发展工业、金融强国的基础上。杰弗逊作为民主党的奠基人,他的小政府理论,以及个人主义,是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的,他对美国的发展远景规划,是致力于建立农业大国。你说在当时的美国,哪个有错?

他们之间的争论,最后还是交给了上帝:两位曾经的挚友,后来打得不可开交的一对,最终还是一起上路,殊途同归——在美国独立50周年纪念日那天双双离世(1826年7曰4日)。

下面转载的文章,重点介绍了迪昂的书——【我们分裂的政治心灵】。这本书中,阐述了美国核心价值的二元性。不过我没读此书,只是看了介绍此书的文章——


从美国人最爱看的书看美国核心价值的重建(有删节)


小尤金•迪昂(Eugene Dionne, Jr)2012年出版了《我们分裂的政治心灵:不满年代的美国理念之战》(Our Divided Political Heart: The Battle for the American Idea in an Age of Discontent)。

迪昂在书中指出,时下愈演愈烈的美国政治两极化问题,根源在于美国的二元核心价值——个人主义和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失去了曾经的平衡。美国社会亟需价值再平衡,建立新共识。

在迪昂看来,从立国伊始,美国的核心价值就具有二元性。“美国是个人主义之国,但是其个人主义者关心整个社群;美国是社群主义之国,但是其社群主义者要求个人自由”,在两种主义之间无疑存在张力,但正是平衡这种张力的努力,塑造了独特的“美国性格”。

但是,最近30多年来,一种激进形式的个人主义横扫美国社会,尤其是掌握了共和党的话语权,原先处于主流地位的温和派共和党人纷纷出局,共和党成为一个片面强调个人主义价值的政党,而作为其内部极端派别的茶党更是登峰造极。从大历史的角度看,这是相当吊诡的,因为在历史上共和党更倾向社群价值,共和党的名称来自“共和主义”(republicanism ),这几乎就是社群主义的代名词( public,本身就有公众的意思,而 re,再,重新——水蛇注)。

激进个人主义要求绝对的“小政府”,将任何形式的政府干预都当成对于个人自由的侵犯。但事实上,以积极的政府干预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原是美国的长期传统。建国初期,汉密尔顿就致力于建立一个强大的联邦政府来推动工商业发展。

迪昂谨慎地区分了激进个人主义和保守主义,他赞赏小布什总统提出的“富于同情心的保守主义”(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认为这代表了共和党内部倾向社群主义的力量。

与共和党恰恰相反,民主党在历史上曾经是个人主义的倡导者,但现在基本认同社群主义。社群主义者虽然也警惕政府权力的滥用,但是认为政府可以而且应当通过再分配等手段,成为改善社群生活的帮手。换言之,社群主义者相信政府应当积极有为。

但迪昂指出,民主党并没有把社群主义贯彻到底。民主党高层的自由派精英对民粹主义一向持否定态度,认为它们反智而危险,看不到民粹主义所蕴含的民主特性,其根源来自美国悠久的共和主义和个人自主的传统。结果把许多呼吁改善经济状况的民粹主义力量推到了激进个人主义一边,助长了茶党的兴起,而这些民粹主义力量本来是可以走向社群主义的

一边是来势凶猛的激进个人主义,一边是跛脚的社群主义。个人主义和社群主义显然失去平衡,而且难以对话。这导致了美国“分裂的政治心灵”

那么,怎样才能弥合“分裂的政治心灵”,建立新共识呢?迪昂宣称,美国应该回归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 )的传统。进步主义是19世纪末期在美国兴起的一种社会思潮和政治运动,其领袖人物是曾经两度担任美国总统的共和党人西奥多•罗斯福。

19世纪后期的美国社会被历史学家称为“镀金时代”,这是一个激进个人主义盛行,经济完全自由放任,贫富分化空前加剧的时代。进步主义是对镀金时代的匡正,它体现了当时美国社会中间派的政治立场,要求重振社群价值,加强公共管理和人权保护。

迪昂指出,进步主义的精神在美国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它在个人主义和社群主义之间所建立的平衡,成为美国社会的“长期共识”。

(本文作者黄湘是资深政经文化编辑,现旅居美国。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该文刊登于May 15, 2014华尔街日报)

浏览(1255) (3) 评论(22)
发表评论
老唐,机会再次莅临? 2021-02-05 11:21:44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当老唐还挣扎在『大选舞弊』的宣传与官司中时,我就提出了老唐组党的建议。在美国,我也许不是第一个,但在万维,我是当仁不让的(大选后的一周,11月11日:川普,组党吧!)。

但前段有传,老唐已放弃建立第三政党的计划,将专注帮助共和党在2022年选举中夺回参众两院。老唐组党的群众热情被无视和冷淡了。

时至近期,又一波小高潮出现涌动。从国会两院中小切尼,大格林的政治厮杀、博弈中可见,尽管麦康奈尔左拦右挡,使劲浑身解数,但已经很难招架住了。共和党分离在即!而此时,老唐无论是顺水推舟,还是顺应天意,组党,都是最佳时机。

国会山以及耶路撒冷邮报最近发文:民调显示,64%的共和党人希望加入老唐的新党多数共和党人愿加入老唐领导的第三党

而其中32%的人对此有强烈意愿。28%的独立人士,甚至15%的民主党人表示有可能加入老唐的第三政党。跨党派的普调中还显示,有37%的人也有加入老唐新党的意愿。

国会山网站的文章中还提到:如果老唐从共和党分离出来,并创建自己的政党,他很可能会创建出美国第二大政党,而把共和党挤到第三位。


image.png


组建爱国者党,美国这个唯一可从第三党一跃成为第二大政党的历史机遇,将由老唐开启!老唐作为这个党的创始人,将载入史册!甚至有这种可能:为共和党这个百年老店送终。或与共和党联手,完成美国总统制向议会制过渡的历程。但无论怎么说,老唐的名字,都将永垂青史!

老唐,你还犹豫什么?


(旧文)川普,组党吧!(2020年11月11日)

-

到目前为止,川普已获得七千一百多万选票。这在共和党美国全国大选投票史上属于空前未有。不过,与其说这七千多万选票是投给共和党的,还不如说是投给川普的(绝大部分)。

而拜登尽管获得七千六百多万张选票,但有数量不少的选票,既不是投给拜登的,甚至不是投给民主党的。从选民取向分配上讲,几乎可以说,川普个人获得的民意,在美国大选历史上前无古人。从这点看,川普组党的时机已经成熟。

斯巴达三百勇士血战温泉关的精神,震撼了古老的欧洲,这才使得欧洲价值逐步成为世界核心价值,并导致欧洲文明成为世界文明的代言,而且至今仍可一呼天下。

川普七千万民意基础,相信他的党,也一定能与现存两党并立,抗衡,甚至一跃成为大党。毕竟美国还是白人占大多数的国家。

川普的新党叫什么?我想最好在复兴,复国上做文章(复兴党?)。

复兴美国本土文化,复兴美国曾经作为国家起源的社会主导力量,回归建立美利坚合众国的先父们的真实初衷。防止社会主义在美国立足,让『美国例外论』得以成功延续。

这等溯本清源,返祖归宗的大事,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上帝保佑美利坚!

同意川普组党的,可在我这里投票。我已投下神圣的一票。



浏览(826) (4)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2021-01-30 05:50:51

老唐们,不要太伤心!此次败选,是好事!


四年前老唐胜在哪?铁锈区。四年后老唐输在哪?基本上也还是铁锈区。为什么输了?因为铁锈区选民明白了,他们所寄希望于老唐带来的,都不过是泡影(即使老唐再干四年,也改变不了铁锈区什么)。

这绝对绝对不是老唐的错!是美国治理理念、体系和经济模式、结构出错了(不过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点)。而铁锈区的人用选票赶走了老唐,却赶走不了梦魇。可他们指望的拜登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想,四年后他们会再次失望。因为这不是选票能改变的。

老唐的经济政策没啥新鲜——量化宽松。什么叫量化宽松:量化宽松主要指中央银行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以鼓励开支和借贷

的确,通过零利率、国家购买国债、印钞,等,大量的流动性资金产生了。但刺激了多少中小企业发展?刺激了多少个人消费?流入到市场又有多少?现在看,有!但不多。进入股市的倒是不少。

当然,老唐对股市的贡献不可否认。也许正因为如此,大量流动性资金进入美国股市,花儿街赚的盆满钵盈,这才引发了散户的一二八起义,也称韭菜革命。

另一方面,美国实体企业回归,在老唐的贸易战以及一系列奖惩政策下,并没有如其所愿。举个例子:苹果去年的年营销额,其中60%来自中国市场。可以想象,那些流失的实体经济,宁愿将数千亿,甚至更多的资金留在国外获得更多利润,也不愿回来。

老唐的『重振美国经济』,促进『实体经济回归』的政策,基本上是失败的。四年已经给出了答案。

那么老唐『抽干华盛顿沼泽』的誓言和承诺呢?会有什么收效?若再干四年,那片沼泽就能被抽干?

稍微研究了一下老唐的华盛顿沼泽指的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华盛顿被资本利益集团绑架了。不简单地说,就是政商勾结,以及资本游说,对政府政策的影响已经令人发指,遏制不住了。

美国的政商勾结,资本游说,由来已久。但必须承认,没有一位政客敢于向老唐那样直言不讳。老唐勇敢的挑破了那张遮羞纸,把美国政治虚伪的一面暴露出来(对此我要感谢老唐。多年前,因为读了本书『谁统治美国』,谈了些个人看法,例如资本集团、利益集团对美国政府的操纵,结果被力挺美国制度优越的人一路追杀。现在这帮人的言论比我的要有过之无不及)。

老唐无所顾忌,是因为他从没以权谋私,也没在华盛顿沼泽的政商勾结中有过什么记录。不过一旦进入华盛顿,老唐就身不由己了。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有过报道。抄两段:1、纽约时报的调查发现了200多个在从特朗普及其政府获益的同时,经常光顾特朗普酒店和度假村的公司、特殊利益团体和外国政府。这些常客中的近四分之一以前未见诸报道。

2、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头两年里,仅60个在政府面前有利益关系的客户就给特朗普集团带来了近1200万美元的业务。这60个客户中的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的利益得到总统或其政府在某种程度上的推动。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老唐改变不了华盛顿(沼泽),只能被华盛顿改变。因此说,老唐早些离开华盛顿,不是坏事。趁着现在陷入沼泽还不太深。

额外说一句:对拜登,我也不指望他会改变什么。即便他的四年经济出现增长,有一部分也是因为老唐时代经济下挫的一种反弹。而且关键在于,经济增长下,主要受益人是哪个阶层?这就是说,美国经济的内核问题,甚至包括社会问题,不是哪个党在台上就能改变的。

例如美国阶层固化、实体经济萎缩,需要一场结构性的,触及资本集团利益的社会变革。这场带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变革,老唐肯定领导不了,也不可能领导。尽管老唐利用蓝领阶级,以及中产阶级衰落而产生的民粹主义上台,但上台后仍实行共和党减税政策,而这种政策的最大受益人还是资本利益集团和富有阶层。美国阶层的固化,利益的固化,仍没有打破。但认为拜登能够领导这场变革,也是高抬他了。

美国经济发展是为了什么?美国治理国家的终极目标是什么?这些问题,估计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也一时半会意识不到。所以,也没必要太操心。

要操心的是啥?要操心的是眼下美国的社会局面。正因为如此,俺希望老唐们再多一点耐心。四年后,再次把拜登选下去的,保不齐还是铁锈区。这就叫:在哪爬起来,就在哪跌倒。而老唐啥也不用干,借拜登的失误,足可以胜利者的姿态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

老唐在佛州夕阳下坐看:任他搞得都是怨,俺收拾金瓯一片。


浏览(897) (0) 评论(17)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