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井中蛙的博客  
以马内利  
网络日志正文
我对不起你,姜弟兄 2020-11-20 21:15:27

我对不起你,姜弟兄


我六十有二了,转瞬之间,日子如飞而过。回首往事,我这辈子,亏欠别人太多,父母、女儿、妹妹、学生、学员、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越是亲近的,得罪越多,亏欠越多,有的亏欠可以弥补,有的,比如父母,与世长辞了,无法弥补,成为我心里永远的剧痛,得罪最多的,当然是我的神了。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我对不起姜弟兄这件事。 

姜弟兄,姜春力,1962年生人,城郊农民,据说20多年前因患严重风湿病,致使手脚关节僵硬、变形,脚不能走,手不能提,只有手母指和食指稍能活动,捏拿也不稳,一辈子瘫在轮椅里,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他父母早已过世,亲人中,只有后母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自己单独另过,独居于一间40多平方米的破旧低矮的泥墙瓦房里,靠着一点可怜的低保过日子。 

我没记得是怎么认识他了,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心里就有一种关照他的解不开的负担,于是,多年来,我常常去看望他。 

每当我开着燃油助力车到他家门口,一停,就喊一声:“姜弟兄!”他便在屋里朗声地答应到:“哎”。进了房子,坐谈坐谈,话题常常是他传福音的痛苦与快乐,同时他还问询许多圣经真理问题,他一直兴趣勃勃。我也从他叙谈中,知道他常常为我的平安祷告,也很想念我,特别是一些节日,他会捏着手指数算着日子等候我的到来,见我,就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亲热地有说不完的话,临别,兄弟俩抱着肩,共诵主祷文,才互道平安,寄予最美好的愿望。有一次他对我说:“韦弟兄,前晚夜我做个了恶梦,梦中得知你不来看我了,我就哭呀哭呀,就哭醒了。” 

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常常惦念着我的安危,凭己之力,给我最美的帮助——为我祷告,让我很感动。我也因为自己让他快乐而快乐……

没想到,他的恶梦却成真的了。

那是2015年的一天,我照例去看望他,然后帮他洗衣服,洗着洗着,拧开水龙头,却将水龙头拧断了,水哗哗流下来,我忙将断开的那一节凑上去,紧紧推压拧紧,才止了水,然后出去买个新的水龙头来,因他水管总闸滑牙,关水不了,无法安装置换,要等他弟第二天出差回来,有了工具才能弄。 

在这个时间里,姜弟兄一直在抱怨,说我太莽撞,弄断了他的水龙头。我辩解说,你的水龙头锈坏了,迟早会断的,今天断在我手上,那是神爱你怜悯你,如果断在你手上,你无法关水,水一直哗啦啦流着,直到有人过你家门口,才能喊人来帮你止水,弄不好,水淹你的泥墙,房子要倒塌呢。说着,我就从水龙头外壳抠出几块铁皮来,放到他面前,说真是你的水龙头锈坏了。 

他这次忍不住发火了:“那我用更久为什么又不断?”

我们不欢而散,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从此就不去看望他了……

我也不时地想到姜弟兄,心里越来越不安,但总是放不下架子去看他。直到最近,我在聚会时,牧师解经讲道,讲的是这段经文:“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太18:23~35) 

这段经文也是我耳熟能详的,平时读读也没特别感觉,然而那时听道,我却一直在流泪…… 

问问自己内心,想想我的罪,真是罄竹难书啊,神知我知,真如保罗所说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我天大的罪,恶贯满盈,耶稣以死赎回,天父都赦免了,姜弟兄只不过是一声抱怨,那么一点点的不敬,我却不能饶恕他,实在太绝情太自私了。我真混,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捏成水,此时此刻,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的份量! 

2017年中秋节快到了,往常这个节日,姜弟兄都是对我翘足而待的,我决定去看望他,饶恕他那点过犯。那天,我照例开着燃油助力车去,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他家门口,破屋依旧,门掩着,门口挂着一把铁锁锁着门,往常我看望他,也会碰到这种情况,他有时转着轮椅出去了,我正想去找他,又觉得他房子有点异样,木门似乎有点发霉,一种不祥之感油然而生,我就站在他家门口,过一会儿,他邻居有一老太太开门,我问姜弟兄去哪了,她说:“他死了,死一年多了。” 

我脑子轰地一下,愣愣的,默默地回来了,泪一直往肚里流。 

可以想象,我冷酷,我不饶恕他,不知道给他多大的打击造成他多大的痛苦啊,他会象他在梦里作的那样,常常以泪洗面的。 

我也一直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也在深深的愧疚,想想就流泪,祷告就哭。我实在对不起我的姜弟兄,对不起一直爱我为我安危担心为我祷告的好弟兄,我也知道姜弟兄宽待我饶恕我,不是他上天堂之后饶恕我,而是失去了在最痛苦的时候饶恕我的,因为去看姜弟兄的第二天晚上,我请弟兄姐妹来家里作客,餐桌上,大家听了我的叙述,很是惊讶,都说我们从来没有听姜弟兄说你的坏话,一直说你好话,说非常感谢你,你帮他什么什么。我也知道上帝爱我,感动我,让我饶恕人的过犯,在我滑向死亡线上拉我回到正道上。 

我再也不能为姜弟兄做什么了,我能做的,就是从现在开始,将我能弥补的亏欠在我有生之年尽可能补回来,我更将对姜弟兄亏欠的这份遗憾,以及所有亏欠人不可弥补的遗憾,看作是我在人间走天路的警钟长鸣,直到见天父的那一天…… 

浏览(93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