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井中蛙的博客  
以马内利  
我的网络日志
小小的梦想 (小品) 2020-08-04 20:30:12

   小小的梦想 (小品)


时间: 现代,圣诞节前夕

地点: 超市商场

人物: 奶奶,70多岁,背稍驼

孙子,5岁多

职员,女,30多岁,超市商场服务员

道具:舞台侧面置放一货柜,柜内摆满各种布动物布娃娃。

(幕启,职员正在整理货柜里的玩具。)

(孙子一手护衣兜,一手牵奶奶的手,欢喜快乐上场,画外)

“蓝天是白云最美的故乡

大地是小草成长的"地方 

海洋是河流安歇的暖房 

梦想是未来幸福天堂 

小小的梦想能成就大事 

只要仰望天父的力量 ……”

(孙子看到柜台)

孙子:”奶奶。”

奶奶:”哎。”

孙子:"在那。”

奶奶:”好呀。”

(孙子放开奶奶的手,一手护兜,一手挥舞,高兴地扑过去,奶奶乐癫乐癫地紧跟着。祖孙来到货柜前,孙子指着货柜上面一只洋娃娃。)

孙子:”这个。”

奶奶: "好哇好哇。”

(职员看见祖孙俩有趣的一幕,嫣然一笑。)

(孙子一跳一跳去抓货柜上层的洋娃娃,总够不着。)

孙子:"我要不到。”

奶奶:"奶奶抱你。”

(奶奶起孙子,孙子抓过洋娃娃,紧贴在睑上,从奶奶怀里滑下来。)

(孙子转过洋娃娃,摁一下洋娃姓背后的按纽,传来一个甜嫩的声音:"爸爸。”摁一下发一声,"妈妈、爷爷、奶奶。”再摁,童声唱起来:”小免子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

(奶奶笑逐颜开,慢慢的,她看到洋娃娃身上的标价牌。)

奶奶 : (一愣) :"52块钱?"

孙子: (拉着奶奶的手)"奶奶,走。"

奶奶:”宝贝。”

孙子:"嗯?"

奶奶:”我们买不起。”

孙子:"买不起?"

奶奶:”你看卖多少钱?”

(职员停下手上的工作,静观祖孙俩。)

孙子: (低头找价牌 )"52块?"

奶奶:”你有多少钱?”

孙子:”35块……”

奶奶:"够不够?"

孙子: (沮丧,拍衣兜 )"奶奶,我口袋里的钱真的不够买这个洋娃娃吗?”

奶奶:”宝贝,你昨晚数了好多次了,你也知道的,钱不够呀。”

孙子: (哭腔 )"奶奶……”

奶奶:”奶奶找个便宜点的,好吗?”

(孙子埋下头去,脸贴在洋娃娃的脸上,十分难过。)

(奶奶转身在货柜上寻找。)

(职员走过来。)

职员:”小朋友,你好。”

孙子:”阿姨好。”

职员:”你几岁了?”

孙子:”五岁半了。”

职员:”你想买这个洋娃娃吗?”

孙子:”是的,送给我妹妹。”

职员:"送给妹妹?”

孙子: ”我妹妹最爱这个洋娃娃了,上一次,爸爸带我们到这里来,答应她圣诞节一定会送给她的。”

职员:”哦。”

孙子:”回去之后,妹妹天天问我还有多久才到圣诞节?"

职员:”还有多久呢?”

孙子:”我说还有五个多月呢。”

(奶奶转过头来,看见孙子与职员讲话,莞尔一笑,又转身去找。)

职员:"终于等到了,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孙子:”可是……我钱不够。”

职员:” 那叫爸爸来买吧,我想爸爸一定会满足妹妹的心愿的。”

孙子:"可是……”。

职员:”怎么啦?”

孙子:”爸爸……”

职员:”爸爸反悔了?”

孙子:”爸爸坐牢了。”

职员:"哦……爸爸犯法了?

孙子:”爸爸信耶稣,不会犯法的。”

职员:  (所有所思地点点头) "哦……那你就代表爸爸,送圣诞礼物给妹妹了,是吧?”

孙子: (摇摇头 ) "不是。”

职员: ”为什么?"

孙子:"我现在没办法送礼到妹妹那里,但我可以让妈妈带去,因为她很快就要去妹妹那里了。”

职员:”妹妹不跟你们住?”

孙子:"不跟。”

职员:”妹妹住的地方很远吗?”

孙子: ”妹妹去上帝那里了,奶奶说,妈妈很快也要回到上帝身边,所以我想把娃娃交给妈妈让她转交给妹妹。”

职员: (震惊 )”啊?”

孙子:  ”今早上,我叫妈妈多待一会儿,等我从商店回去后再去见上帝。”

职员: (单腿跪下来,摸孙子的头 )“好孩子……”

(奶奶在货柜里挑洋娃娃,捡起一个,看价格牌,摇摇头,放回原处,不时地张望孙子。)

(孙子从衣兜里掏出一张自己与妈妈合影的照片给职员看。)

孙子:”阿姨你看。”

职员:"嗯?”

孙子:"我跟妈妈的合影。”

职员:”妈妈好漂亮哦。”

孙子:"我要让妈妈带着这张照片一起走,这样她就不会忘记我了。其实我不希望妈妈离开,但我想她必须去那里照顾妹妹。”

(孙子悲伤地望着手里的洋娃娃,又与洋娃娃脸贴脸,亲妮地摩挲着。)

(趁孙子不注意,职员迅速从钱包里掏出钱,放进他的衣兜里。)

职员:”我们要不要再数数你的钱,搞不好够了呢?”

孙子:”昨晚上我数了好多次了。”

职员:"小孩子常常数错的。”

孙子: "不会吧?"

职员:”有可能哦,我儿子跟你一般大,就这样。”

孙子:”那……好吧。”

(孙子把照片放回右衣兜里,坐在地板上,放洋娃娃在脚前,伸手进左衣兜里,抓一把钱,有纸币也有硬币,有十元五元面额的,大多是一元和毛票,掏了几次,终于掏完,堆在地上。孙子先拿起十元面额的纸币,放在一边,拿起一张,累计,报一声数额。)

孙子:”七十七块七角。”

职员:”嗯?"

(孙子仰起脸来,惊喜地看着职员。)

孙子:”七十七块七角?”

职员:”我说嘛,小孩做事常常是毛毛跳跳的。”

孙子: (十分兴奋) “感谢上帝!"

职员:”感谢上帝!"

(孙子把钱抓进衣兜,捡起洋娃娃,站起来。)

孙子:”昨晚上我很努力地祷告,希望可以买到这个洋娃娃给妹妹,上帝果然听到了。”

职员:"上帝很爱小孩的!"

(孙子很激动,讲得急,喘着气,咽下口水。)

孙子:”本来……本来……我还想买一朵白玫瑰给妈妈,可是我不敢向上帝要求太多。上帝真的爱我啊,让我有了足够的钱买它们。太好了,我妈妈最喜欢白玫瑰了。”

(奶奶手里拿一个小一些的同款洋娃娃走过来。)

奶奶:”宝贝。”

孙子:  (转过头去) “哎。”

(职员站起,迅速离开,下。)

奶奶:”我们买这个吧,35块。”

(孙子夺过奶奶手上的洋娃娃放回柜台上。)

孙子:”奶奶,我们钱够了。”

奶奶: ”什么,钱够了?”

孙子:”上帝听我祷告了。”

奶奶:”上帝听你祷告了?”

(孙子一手抱着洋娃娃,拉着奶奶的手就走。奶奶疑疑惑惑,步履沉重。孙子欢天喜地,蹦蹦跳跳。)

(画外)《小小的梦想》歌声响起。

(祖孙背影渐行渐远……)

               【剧终】




浏览(11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拾荒者》(电影剧本) 2019-10-26 21:23:07

       《拾荒者》(电影剧本)

 

【背景】米开朗基罗画作《创世记》神人手拉手的画面。

 

【字幕•画外音】起初神创造天地。耶和华神在伊甸园里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也就是神将自己圣洁善良的本性,赐给人成为人性,他就成了有神灵魂的活人,名叫亚当。神又用亚当身上所取的肋骨造了他的妻子夏娃。

 

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生命树是上帝生命的供应,分别善恶的树是撒旦魔性的输入。神吩咐亚当说,园里的果子都可以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神赐予人自由意志。当蛇诱惑时,亚当与夏娃就自由地选择了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弃神从魔,圣洁善良的人性掺进了污秽恶毒的魔性,从此,罪就进入世界,人便成为一无用处的废品。人死后,肉体本是尘土仍归尘土,灵魂出于神因魔性的污秽而被神扔进垃圾场,垃圾场就是地狱。

 

【背景】耶稣钉十字架的画面。

 

【字幕•画外音】神的独生爱子耶稣降世为人,为人代罪,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复活,升天。他的血洗净了人的罪,他的死代替了人的死,从此,凡信他的人,污秽的灵魂因他得圣洁,不下地狱至灭亡,反进天堂得永生。

 

基督徒的使命就是传讲耶稣死而复活舍身救人的福音,成为变废为宝拯救世人灵魂的拾荒者。

 

 

       片名《拾荒者》

 

 

【外景】夏天,晨曦初露,天边烂漫。

 

南方某城市。擎天大楼林立,一架客机轰轰地在天空中徐徐而过。宽敞的街道上,出现了新一天初醒后的沸腾。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行人川流不息。

 

街心公园,跳舞的,练太极拳的,卡拉OK的,器乐演奏的,喧闹不已。大街两边的林荫道上,三三两两,晨跑的,遛狗的,散步的,不亦乐呼。行乞的坐在路边守着脚前的饭碗眼巴巴地追踪过往行人。

 

小贩们的三轮车,自行车或是电动助力车侧边加装的一个车架里,有的堆满了内裤秋衣秋裤毛巾等纺织品;有的堆积满满的蔬菜水果;有的载着几只开膛破肚的全猪,随着行驶的颠颇摇来晃去。

 

一位拾荒者蹬着自行车加装而成的侧三轮车,使劲地摇着拨郎鼓,车帮绑着一块白底黑字硬壳纸牌,招摇过市:”高价回收各类废品,废金银铝铜铁,废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瓶车电脑,废纸板废塑料……

 

一辆洒水车华丽登场,欢悦地笛叫着“洪湖水浪打浪”的旋律,徐徐而过,水帘两边喷射,坐电动车的,踩三轮车的,骑自行车的,还有行人,纷纷躲避,抱头鼠窜,一片混乱……

 

唯有罗富贵处乱不惊。

 

一排垃圾桶前,他一只手抓住一只齐腰深的大垃圾桶边沿,一只手在里面翻搅,上半身都埋了进去,下半身晾在桶口那里,随着翻搅动作的移动,才看得出他是一个活物。

 

他脚边的地上,置放着一根木棍和一叠空编织袋,还有散在一地的泡沫盒子,硬壳纸,鸡蛋包装壳,空矿泉水瓶,铁丝,坏门锁,坏电吹风等等垃圾。

 

洒水车射出一帘喷泉,撩得他宽松的裤脚和脚边的垃圾袋啪啪作响,几只空矿泉水瓶互撞叮咚作响,骨碌碌地滚向路坎。

 

洒水车过去了,街上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罗富贵身后,是一堵沿街而立的长长的富丽堂皇的挡板,板面白底上,文图并茂,中国梦"的巨大的草体字下,写着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文化,中国表达",延绵过去的,都是以"中国梦为主题的精美图。

 

里面的建筑工地里,一排排披着脚手架的高楼耸耸而立,高楼丛中,几台吊车的长臂伸在高高的云霞里。

 

罗富贵的头从桶口退出来,抬起,头发凌乱,脸色苦涩,胡子拉渣。他追回被洒水车冲走的空矿泉水瓶归堆,又一个一个地捡起来,拧开瓶盖,倒出剩水,放进袋里。捡起塑料杯,取出杯口的插管,撕去杯口的封膜,丢进垃圾桶,将杯子放进食品袋里。

 

一排垃圾桶搜完了,他收拾脚边的垃圾,分门别类,塞进袋子里,又分袋子为两堆,分别用尼龙绳扎紧袋口,一根木棍穿过去,挑在肩上,站起来,准备走。

 

这时,他看见二十来米开外,一位留着平头穿着短衣短裤运动服晨炼的五十来岁的小老头,从行人道上迎面跑来,手里拿个空矿泉水瓶向他晃了晃。

 

他放下担子,伸出双手,对方跑近了,抛瓶过来,他没接住,瓶砸着他的手,掉在地上,咚咚咚地朝路中间滚过去,他连忙伸手去追……

 

一位穿着牛仔裤男青年,T恤上印羞美女大头像,脑后扎一根辫子,手臂刺着张牙舞爪的龙图腾,骑着一辆改装型没有牌照的两轮摩托车,一吼一吼地很拉风地从后面冲过来,近在咫尺,突然发现有人横闯马路,虽然刹了车,还是撞人了,罗富贵掷去两米多远,轰然摔下,又擦地而过,"地撞在路坎上,才停下来。

 

罗富贵蜷缩着痛苦地呻吟。

 

小老头看到这一切,呆住了,迟疑一下,又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男青年跨在摩托车上,骂骂咧咧:“找死吗,你?

 

罗富贵仍然“嗯嗯”呻吟,挣扎几下,却起不来。

 

男青年驶近去,见对方满脸是血,手肘及膝间衣服磨烂一大块,血肉横糊,知道伤情严重,连忙加快马力,驾驶摩托车一吼一吼地拐进一个小巷,一溜烟跑了。

 

他呻吟着挣扎,还是起不来。

 

车流潮水一样从他身边奔涌而过。

 

骑摩托车的,开电动车的,踩自行车的,从他身边过去,对他视而不见。

 

走路的,行色匆匆,有的正眼都不看他,有的看了一眼,又神色慌张地走过去,加快步伐,仿佛逃瘟疫一般。

 

两男一女三个拾荒老人先后路过,驻足,远远地看着他,又看看垃圾桶旁边的一堆垃圾袋,漠然视之。

 

一位少妇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女童经过,女童停下看他,少妇一扯走过去,女童一边走一边不时扭过头来望他。

 

一位老妈子骑电动车路过,发现了他,停车在他身边。

 

老妈:“弟兄,你怎么啦?

 

罗富贵:“摩托车撞我了。”

 

老妈:“他人呢?”

 

罗富贵:“跑了。”

 

老妈:“哦”。

 

老妈开电动车过去,从豁口处开上行人道,来到他身边,支起车上了锁,俯身察看,肩上精美的黑色小皮包滑下来,她顺手撩过背后去。

 

老妈:“哟,全身是血,伤得不轻,我们上医院吧。”

 

罗富贵:“嗯嗯……”

 

老妈拦下一辆出租车。

 

老妈转过背去,蹲着,往后伸手,说:”我背你。”

 

罗富贵:”不用不用,你扶我起来,我走看看。”

 

老妈转过身来,搀扶着他,罗富贵慢慢撑起来,一瘸一瘸地走。两人上了车,关车门,车缓缓驶走。

 

三个拾荒老人不约而同地向罗富贵的垃圾袋跑去,你争我抢……

 

【内景】出租车里。罗富贵与老妈坐在后排座位上。

 

老妈:“弟兄,怎么称呼你?

 

罗富贵:“我叫罗富贵。”

 

老妈:“多大了?

 

罗富贵:“71。”

 

老妈:“我57,我叫你罗大哥好吗?”

 

罗富贵:“嗯嗯,好好。”

 

出租车汇入滔滔车流之中……

 

 

【内景】医院走廊上,墙上的电子挂钟针指九点十五分。

 

罗富贵坐在一张独凳上,手肘放在条桌上,桌上摆着种种医疗器械。一位中年女护士坐在椅子上,给他作清创手术,处理右脸鬓角的三厘米多长的创口,打麻药,清洗,用棉签清除伤口淤泥、沙子,缝合。

 

老妈在旁边看,安慰他,很心疼地说:”哦哟,那么大的伤口。”

 

罗富贵:"嗯嗯。”

 

老妈:"大哥,痛吗?”

 

罗富贵:"嗯嗯。”

 

女护士抓着罗富贵血淋淋的右手放在桌子上,清理手背。

 

女护士:“这些地方肉薄,不好打麻药,你忍着点哦。”

 

罗富贵:“嗯嗯”

 

女护士一只手拿棉签进行酒精消毒,掀起手背一块皮,另一只手往皮下肉里抠污秽物。

 

罗富贵看着嗤嗤地吸气。

 

老妈在旁也嗤嗤地吸气。

 

女护士:“你別看,忍一忍哦,等下就好了。”

 

罗富贵扭过头去,咬紧牙关,随着医生的抠掏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墙上挂钟显示正午12点钟。

 

女护士处置右手肘、右膝外侧血肉横糊大创口,缝完最后一针。

 

罗富贵头、右手肘、右膝包着绷带。

 

女护士收拾器械:”好了,注意哦,不要让伤口浸水哦。”

 

罗富贵点点头:”嗯嗯。”

 

女护士:“明天再全面检查,拍片,看看有没有骨折,如果有的话,就要作接骨手术了。”

 

罗富贵忧忧地望着女护士:“怎么接骨?

 

女护士:“就是上钢板固定,一年之后才能拆钢板。”

 

老妈扶着罗富贵起来,跟着女护士走。

 

罗富贵:“那要住院吗?

 

女护士:”当然住院了。”

 

罗富贵:”住几久?”

 

女护士:“一个月吧。”

 

罗富贵:“要花几多钱?

 

女护士:“两三万这样。”

 

罗富贵:“两三万?

 

罗富贵倒抽一口冷气,哭丧着脸。

 

他们三人走进一个八个床位的大病房里,十多个病人及陪护人,静躺的,聊天的,看墙上挂着的电视机节目的,都把目光掉转过来,默默地看着他们。

 

女护士引到靠门口的床位,说:”这里。”

 

老妈扶罗富贵上床,坐下。

 

女护士走出去。

 

邻床一位中年男病人,头缠绷带,手包绷带,挂在吊带里,探过身来,关切地问道:”老人家也伤得不轻呀,是车祸吗?”

 

罗富贵:”摩托车撞的。”

 

男病人:”哦,那你比我好呀,我是骑摩托车被汽车撞的。”

 

对面头包绷带的小伙子也欠过身来,笑嘻嘻地说:”你们都比我窝囊,我可是个英雄哦。”

 

老妈:”英雄?"

 

小伙子:”我是开摩托车撞大卡车屁股的。”

 

罗富贵咧嘴笑了笑。

 

小伙子:”爷爷放心啦,有年轻漂亮的奶奶服侍你,什么疼痛都消了。”

 

老妈:”你乱喷什么呀。”

 

小伙子诡谲地笑笑。

 

罗富贵:”她不是我老婆。”

 

男病人:”那是你妹妹了,我看长得有点象。”

 

老妈:”是吗?”

 

小伙子:”嗯,真的有点象。”

 

老妈:“大哥,我要回去了。

 

罗富贵浑身一栗:"啊?

 

大妈:”我已经帮你垫了两千块钱押金了,你出院以后再还给我吧。

 

罗富贵:”唔唔。

 

老妈从小皮包里掏出手机。

 

老妈:“给你家人的电话给我好吗?

 

罗富贵:"唔唔。"

 

老妈埋头在自己的手机上,见罗富贵没反应,抬起头来。

 

老妈:"我打电话叫他们过来照顾你。”

 

罗富贵:“唔唔。”

 

老妈:“你儿女或是你老伴。”

 

罗富贵:“哦哦……”

 

老妈:“我有空再来看你。”

 

罗富贵:“你要回去了?

 

老妈:“是呀,没事了,我先走了。”

 

罗富贵:“你……就回去了?

 

老妈:“嗯。”

 

罗富贵浑身颤抖,牙一咬,下决心:“你……不能……走……”

 

老妈愕然:”你……还需要我帮什么吗?”

 

罗富贵:"你……你……撞了我,就……就……跑了?

 

  老妈大吃一惊:”啊?

 

老妈浑身颤抖,瞠目结舌,僵了一样,呆呆地看着罗富贵。

 

室内,众人纷纷投眼过来。

 

老妈:“你……怎么……?”

 

罗富贵低下头去,沉重地低声说:“你不能走。”

 

老妈满眼泪水,落下几滴,掉在地上,她忙用手背揩去脸上的泪。

 

男病人:“哦,原来她是撞人的。”

 

众人窃窃私语……

 

沉默。罗富贵与老妈都低下头去。

 

墙上的平板电视里美景如画,轻歌悠悠。

 

小伙子:“爷爷呀,阿姨还算是有良心的啦,这年头,有几个撞人了送医呢?”

 

男病人妻:”也是也是,阿姨做到这一步也不错了。”

 

小伙子: 是呀是呀,赔偿的事好好商量。”

 

男病人:”对对,一个让一点。”

 

罗富贵惶恐地看着他们。

 

老妈的泪水依然漱漱涌出,她拿着手机的手抹下眼泪,求救地看着罗富贵。

 

罗富贵抬眼,看到大妈惶恐又可怜的目光,四目一视,他浑身一哆嗦,难过地低下头,一滴泪掉下来,滴在大腿上。

 

老妈看在眼里,又擦一下眼泪,犹犹豫豫之际,稳定着情绪,低头,祷告,嘴唇微微蠕动。

 

老妈:”主耶稣……

 

罗富贵抬起泪眼,好奇地看着老妈。

 

一会儿,老妈把手机放回小皮包里,抬头,平静地说:“好吧,我留下来照顾你。”

 

小伙子:”阿姨万岁。”

 

罗富贵呆呆地望着老妈,眼泪又溢出来……

 

【内景】晚上。罗富贵坐在床上,看着墙上平板电视里的电视节目。

 

老妈手里拿着一个泡沫盒饭走进门,来到罗富贵病床边,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

 

老妈:“大哥,吃晚饭了。”

 

罗富贵紧张地看一下老妈,又低下头。

 

老妈:"吃吧,人是铁饭是钢,营养够了,病才好得快呀。”

 

罗富贵挪到床边,颤颤地打开盒盖。

 

罗富贵:”你吃了没?”

 

老妈:”我在食堂吃过了才打给你的。”

 

罗富贵:”嗯嗯。"

 

罗富贵低头吃饭,眼含泪水。

 

老妈:“好吃吗?

&n

浏览(12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2019-10-26 21:16:20

           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时间:现代

地点:农村公路土路上

道具:台前放置一对半桶水胶鞋,一套衣裤校服。

人物:

甲,女,65岁,农民,基督徒

乙,女,65岁,农民,非基督徒

丙,男,40多岁,农民,跛脚残疾人,非基督徒

 

(甲乙结伴高高兴兴上)

 

甲:天气转冷了,我们的苦日子也要到头了。

乙:是呀,今天,我们卖山野葡萄攒到一百多块钱了。

甲:加上往年积攒,我们每人有三百多块线。

乙:哈哈哈,有钱的感觉真好。

甲:好不容易呀。

乙:我们想有一件毛皮背心,梦想两年多,很快就要实现了。

甲:想想,我们有毛皮背心穿了,我太高兴了。

乙:是啊,毛茸茸的。

甲:厚厚的。

乙:软软的。

甲:暖暖的。

乙:一件顶两件棉衣。

甲:前年我们去县城赶街在跳蚤市场发现毛皮背心。

乙:我们一看就非常喜欢它。

甲:我们每一次上街都去看它。

乙:这可是我们的中国梦啊。

甲:可是300块钱一件,我们买不起。

乙:现在我们终于有钱买它了。

甲:感谢主。

乙:感谢山葡萄。

甲:哈哈哈。

乙:(学甲)哈哈哈。

甲:(笑得直不起腰)呵呵呵。

乙:癫婆,笑什么笑?

甲:那不是主耶稣的恩典吗?

乙:我没见你的主耶稣,我只知道我自己上山找野葡萄,自己摘自己拿到街上卖的。

甲:好啦好啦,我们不谈这个了。

乙:对嘛,天天念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甲:我看得见摸得着哦。

乙:你又来了?

甲:你真的不相信人有灵魂吗?

乙:人有灵魂,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得了吧?

甲:唉,你……

乙:好啦好啦,你信你的,不要烦我,好吗?

甲:好吧好吧。

乙:哎哎,我们明天就去县里赶街好吗?

甲:明天礼拜三,跳蚤市场不上市,没人卖东西的。

乙:那我们礼拜天去。

甲:好吧,去早点,七点钟出发。

乙:啊,那么早呀?

甲:我还要到县教堂参加上午九点钟的礼拜。

乙:好吧,那我就陪你吧。

甲:感谢主!

乙:你得感谢我。

甲:也感谢你。

乙:哦,这样差不多。

(甲乙笑呵呵地走台,发现那胶鞋和校服)

甲:哦,是谁丢衣服在这里?

乙:(察看四周)你看,是他?

甲:(定睛看去)他在干什么呢?

乙:他腰上绑着小竹娄,估计是摸鱼的。

甲:哦,天冷了,他还光着身子下水呀。

乙:他可能是摸野生塘角鱼换几个油盐钱。

甲:野生塘角鱼很贵,30多块线一斤呢。

乙:我看他是个很穷的人。

甲:你怎么看出他是穷人?

乙:司机开奥托,成人穿校服肯定是穷人。

甲:呵呵呵,有道理。

乙:你看你看,他还跛脚呢。

甲:是啊,残疾人。你看,冷得他全身发抖。

乙:好可怜哦。

甲:要不是很要紧,谁在这种冷天下水摸鱼呢?

乙:我们走吧。(拉甲)

甲:(不动)我有一种感动。

乙:什么感动?

甲:我想帮他。

乙:你认识他?

甲:不认识。

乙:算了吧,这种人多了去,你帮得完吗?

甲:我……越来越有感动了。

乙:你怎么啦?

甲:对,是神感动我。

乙:唉呀,你们信神的人就是神经兮兮的。

甲:我要给他点钱。(掏三张百元大钞)

乙:那是你毛皮背心的钱呀。

甲:你也给点吧?

乙:我才不给呢。

甲:他可能急用钱。

乙:管我什么事?

甲:就算我借你,明年一定还你。

乙:不!

甲:我求你。

乙:不!

甲:(严肃认真,提高声音)我们是好朋友。

乙:(一愣,无奈掏一百块钱递过去)好吧,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甲:(接过)感谢主!

乙:嗯?

甲:呵呵,感谢你。

乙:你怎么给,喊他过来?

甲:我又不想让他知道是谁给钱。

乙:哦,你想当无名英雄。

甲:只怕他不好意思。

乙:那就放在他衣服口袋里?

甲:他如果不注意洗了衣服怎么办?

乙:那怎么办?

甲:(想)对了。(将两张百元纱票揉成一团)放进他的水鞋里。

乙:嗯,这个方法好。

甲:(走过去,两团纸币各放到两只水鞋里)感谢主!

乙:(捂嘴偷笑)嘻嘻嘻……

甲:(想想,解下脖子上十字架项链,放进一只水鞋里)走吧。

乙:好的。(走几步停下)

甲:走呀,还心疼你那一百块钱是不是?我一定还你。

乙:不是……

甲:那你还愣着干嘛?

乙:我……我想看他发现钱之后怎么做?

甲:哦,看这个做什么?

乙:我很好奇。

甲:哎呀,有什么好看的?

乙:我要看,一定看。

甲:你……

乙:我那一百块钱不用你还了,就当自己买一张戏票好不好?

甲:哦……好吧,我们躲到那边灌木丛里看,好吗?

乙:好的。(甲乙两人下)

丙:(穿一件短裤,浑身发抖。上)哟哟哟,冷死我了。(解下鱼娄,穿衣裤)好在摸得好多塘角鱼呢,一个洞就能摸到两三条,一起有两三斤了吧。(穿鞋,愣,抽脚出来)嗯?(掏出来一团东西)钱?(又惊又喜,摊开)我的天哪,两百块钱?谁放进去呢?(四下察看)怎么回事?(又穿上,穿另一只)嗯?(掏出一条十字架项链,又掏出一团钱)两百块,一起四百块钱?(又四处察看)啊……是给我吗?真的吗?(高高举起十字架项琏看)哦,是啦,这是信耶稣的人送给我的,他们怎么知道我急用钱呢?(一手握钱,一手拿项链)哈哈哈……(又哭)呜呜……(扑通一跪,不住磕头,大声呼喊)谢谢哦,谢谢哦,谢谢你们哦……,我下辈子为你们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们的大恩大德哦。(大哭不止)我妻子病了躺在床几天了,发烧烫烫的,家里的几只鸡全瘟死了,只有一百多块钱,还留着给读初中的儿子下个星期作伙食费呢,妻子死活不肯看医生,说顶顶就过去……呜呜,谢谢你们啊,我妻子有救了,我的救命恩人啊……我们也好多天没吃肉了,今晚上买一斤猪肉给妻子补补身体……你们真好啊,你们的耶稣真好啊……呜呜……(慢慢撑起,缓缓地走,喃喃自语)我也要信耶稣,我也要信耶稣……(下)

 

(甲乙上)

 

甲:感谢主。

乙:(泣,颤抖)感谢主……

甲:嗯?

乙:(失神喃喃地)你们的耶稣真好……

甲:你哭了?

乙:(回过神来)没有呀。

甲:你看,眼睛红红的。

乙:我……

甲:眼泪都流出来了。

乙:(突然大哭)哇……

甲:你为什么哭了?

乙:(哭)我不知道……

甲:哦,我知道了。

乙:(喃喃地)我也要信耶稣……

甲:你也要信耶稣?

乙:我也要信耶稣……

甲:感谢主,耶稣爱你。

乙:呜呜……

甲:(拉乙)我们走吧。

乙:(哭)我也要信耶稣,我也要信耶稣……(下)

 

 

                        (剧终)

 



浏览(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