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水星98的博客  
游遍大江南北  
https://blog.creaders.net/u/2109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六) 南京蒙难(下) 2024-06-04 08:37:34

  钱包被偷了,大脑一片空白。其实当时距购买无线电零件的时间也不长,啥时候被梁上君子给盯上了?事态紧急,没工夫去回忆和懊悔了,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赶紧回家,要是继续留在南京,就我这熊样,短时期内也学不会如何乞讨的本事。

  幸运的是,学生证和那张客运记录没有放在钱包里。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军管会接待处,幸好还有窗口开着接受材料。心急火燎地递上学生证。接待处人员倒是没有做什么刁难,很快给我开出一纸证明,让我去下关火车站领取火车票。我当时是又累又饿又渴,可啥也顾不上了,迈开双腿急匆匆地走向火车站。

  售票大厅里人山人海,购买不同方向的火车票,分为不同的窗口。我找到西行方向列车的窗口,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拿到了一张背面盖有“禁退禁卖”的南京至成都的火车票。当时不管是从上海还是南京,都没有直达成都的火车。凭这张火车票,只能当天傍晚先乘坐上海去乌鲁木齐的过路火车,然后在西安下车,转乘北京去成都的火车。我算了算时间,两三天的功夫应该可以到家,稍稍放下心来。没有钱和粮票,大不了就是挨饿,火车上水总是能喝到的。红军当年长征二万五千里,挨饿受冻不是常事吗?学校里常年灌输的红色宣传,此刻成为我心中挺下去的信念。

  静下心来,坐在车站外面的石头阶梯上开始休息。片刻之后,一位戴着眼镜高高的中年人走向我。上下端详了我半天,开口发问:“小孩你去哪儿?”我这人天性老实,连忙回答:“去成都”。这位仁兄应该是对当时的各路行情了然于心,马上又问:“你是办的免费车票吗?”我说是啊。他立刻来了劲儿,说他有几张多余的从南京到徐州的火车票,排队太长,不想去窗口退票,问我想不想要买一张。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从何而谈?他说,你可以把你那张免费火车票去卖给排队的人,大概票价是20来块钱,然后再花几块钱买他的这张去徐州的票,自己还可以剩十几块钱,岂不是两全其美?他的这一建议让我立刻动了心,回想起前不久那位新疆大学的大哥哥,也是有几张多余的火车票,把我顺便带去了青岛和烟台,所以对他放下了戒心。我兜里正好有一张从徐州到成都的客运记录,这个计划如果能实行,我有了钱就可以安全无忧地回家。多年后回忆起这个情节,总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会知道我有一张从徐州到成都的客运记录,而他自己又正好想出售从南京到徐州的车票,这一切衔接的简直是天衣无缝啊。

  我立刻答应了他的要求,返回售票大厅。在刚才相同的窗口那一列长长的队伍里,逐个询问有没有人买去成都的车票。结果还被我问到了,一位中年人排队排得心烦,看到我的车票,立马掏出钱就递给我了。我没想到事情办的这么顺利,赶紧跑出大厅,在广场上见到那位焦急等待我的戴眼镜中年人。就在我俩正在准备交接车票转售事宜时,购买我车票的那一个中年人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冲向我们,举着那张车票跟我说,你这张车票是“禁退禁卖”的,能用吗?眼镜男忙不迭解释,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就算是盖了这个章也是可以用的。买票男子将信将疑,要求我和他一起去窗口确认。我当时做出一件最愚蠢的举动,明知道会被否决,还是和他一起去了窗口。果不其然,售票员龙颜大怒,马上把这张车票给扣下。我一时间六神无主,只有不断地检讨错误,求他放我一马。售票员盯了我一会儿,也许内心中的怜悯心冒了上来,脸色逐渐缓和,让我在火车到来之前一小时去车站内的办公室试试能不能领取回来。我丧失了火车票,还得乖乖地把钱还给那位中年男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眼镜男目睹了一切,知道此举把我推下了深渊,大概是动了恻隐之心,给了我两毛钱和二两粮票。他倒是求得了良心上的回报,可我简直是惶恐万分。本来打算饿两天回成都,还不至于光荣就义,现在看来火车票能不能要回来都成了问题。火车站领导要是不还给我车票,这两毛钱能让我坚持活多久?

  回到刚才的石阶边,垂头丧气地坐下,两分钟后又站起,原地走两步又坐下去。坐是如坐针毡,站是双腿发抖,惊魂不定,面若死灰,觉得时间真是无比的漫长。多年后与女朋友第一次约会,在武侯祠公园里面坐了八个钟头,觉得那就是一瞬间的功夫,而现在度过的每一分钟都觉得比一年时间还长。悔恨,自责,焦急,无助感弥漫全身,就盼着去办公室的那一刻早点到来。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进办公室的时间。用不断发抖的手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声威武的声音:“进来!”。战战兢兢毕恭毕敬地走入办公室,里面有两个人正在聊天,一个是便衣工作人员,另一个是个胖胖的矮军官。那张火车票摆在桌子上,好像正在等待我的光临,心中陡然升起一缕阳光,有戏。

  事情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工作人员面貌和善,问了我几句,核实了一下情况,就把车票递给了我。我千恩万谢地接过了车票,转身准备离去。就在此时,胖军官开口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工作人员轻描淡写地告诉了他原委,估计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岂料胖军官听罢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混蛋!TMD搞的什么鬼?国家花钱送你们回家, 你TMD竟然敢把票给卖了,太不像话了! 票拿回来!”。拍桌子的力道之大,出乎我的意料。响声是出奇的震耳,把桌上的白色搪瓷杯子都震倒了,茶水流了一桌子。我忙里偷闲地瞄了一眼那个水杯子,上面印有五个红字:“为人民服务”。

  彼时江苏省的最高权力是军管会,军人的地位和权利远在地方工作人员之上。在几乎所有的重要工作场合,都有军代表的存在。他们不发话则已,一开口那就是一言九鼎不容反驳。这些军代表们对所在单位的具体业务知识基本上是小学生水平,可偏偏又喜欢指手画脚。记得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人是白痴不可怕,就怕这个白痴有权利还有理想。”

  到手的鸭子又飞了,可我此刻连懊悔的心情都不敢有。在军代表的淫威之下,我连解释的念头都不敢冒出来:我此举不是为了骗取国家的钱财,实在是因为钱包被偷了,身上分文没有,举步维艰,加上眼镜男的引诱,迫不得已的行为。

  双手发抖递上了那张车票,心如枯槁,陷入绝望,站在那里等待发落。工作人员急急忙忙地去抹水打扫桌子,胖军官则是来来回回迈大步,眼睛瞪得滚圆,脸气的通红。走了好几个回合,终于停下来,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厉声喝道:“你们这些中学生真是太不像话了,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你们还真就无法无天了!这票先放这儿,再过50分钟来拿。”估摸着他是担心我出去又把这票给卖了。绝处逢生,一口气缓了过来,我哪里还敢说什么,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

  垂头丧气走出办公室,忐忑不安。军代表给出的50分钟真是太绝了,本来我现在拿到票的时候都应该进站了。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车站里人头攒动,人们都急不可待地寻找最佳位置,以便于车到来之时能够以最快速度挤进车厢。50分钟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景,有没有时间在列车启动之前钻进车门都是一个大问题。有啥办法,谁让我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出一个错误的举动,还碰上一个错误的人。定下神来,回忆一下胖军官的尊容,似曾相识,再仔细一想,得到答案,他简直就像是许司令的孪生兄弟。

  利用这50分钟的时间,在车站外的广场边一个卖大饼的摊贩上,用那两毛钱和二两粮票买了两张薄饼。饥肠辘辘,却不敢一口气将其吃完,两三天的路上就靠它们了。一点一点的撕咬,慢慢的咀嚼,吃了大概十分之一,剩下的用纸包好,小心翼翼放进了书包。

  50分钟以后再度迈进办公室,胖军官已经不见了踪影。从先前那位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那张车票时,都来不及说一声谢谢,转身就冲进车站。列车早已抵达,仍然静静地停卧在站台之旁,车厢里早已是人满为患,车门前依然是挤挤囔囔。我那会儿还没有接受到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教育,求生的本能让我忘记了一切礼貌和规矩,从人群中硬性通过,在大人们的胳肢窝之下钻入了车厢。

  多年后领悟到:跨过生死线才能够明白,孤独寂寞,痛苦失败,是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品,善待它们才是善待真实的人生。

             当年的下关火车站(网络图片)


浏览(4120) (11)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8:56:11

老高这张速写画的好,我结婚后就住在川医旁边,好熟悉。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8:54:20

“中国又快搞真正的文化革命,如今这帮成都人都成了汉奸” 被逼的!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4-06-08 08:52:38

冬儿好!那会儿我简直是瓜娃子,啥都不懂。1967年瓜兮兮的跑去132厂看闹热,差点被一枪打死,亲眼看见旁边那个人被打死了。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8 08:47:31

我家也是两派都有,我和我哥同校不同派,天天吵架。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1:03:18

哪二年,食堂大师傅还是要上班,去做饭是走簧门街那边。

狗日川医高楼上的枪手看不到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0:58:58

前不久,老同学发来东东来.

是他们以前搞校庆展上拍的一照片。半个多世纪前,一九六七年秋,祖国山火毛一片红, 那年头我画的速写,好珍贵!

画上,当年文大整武斗期间,十六中操场后的两个教学楼,楼中间树,和下面的碉堡。右边高音喇叭的广播架。

操场上其实还有一通向食堂的沟沟没画,是大半人深,可匍匐前进的深战壕沟。记得有个同学,一个瓜女娃子。好像她会卷舌说普通话,广播员。姓?---- 潘。那天运气不好可能扎漂亮的红头花,去食堂打饭脖子冒高了一点,结果半只辫子被川医红成给打断。

狗日,枪法飞准。肯定是保守派产业军的退伍军人干的,,,,

好了,哪个编是龟儿子。 水星该你,你接着编,,,,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0:25:26

成都人成法国人,美国人,加拿大,大家拿,澳洲,,,

成都人心胸不大,咋个都变不成黑娃,马里,乌干达,南非,坦桑尼亚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8 00:21:28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不知不觉,中国又快搞真正的文化革命,如今这帮成都人都成了汉奸。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4-06-07 20:59:31

描绘得非常生动,特别是小屁孩走投无路时的的心理活动。


这里的留言也非常有意思。一帮成都人回忆红成,826,遥远的记忆,那个疯狂的年代!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7 11:19:12

我家很搞笑。我家只有我姐826,我家其他人都是红成。我老爸还被机关里的826批斗。以后是826得势,我姐68年下乡时是13中革命委员会委员。

我姐当了826造反派,与她文革初期与老红卫兵也就是保爹保妈派红兵决裂有关。她开始也是老红卫兵组织中一员,但老红卫兵们殴打她班上女生,就因为那女生父亲49年前当过保长,她挺身而出保护那女生,制止殴打,从此与老红卫兵们决裂,当了826造反派。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6 09:32:03

“体老天生不愚钝呵”您是天才,世间少有,在下非常敬佩。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6 09:29:28

我名义上是826的,因为全班同学都是826派的,不过我基本上是逍遥派。红成上京告状挺热闹,看过他们的一台戏:“...胜利万岁”,挺不错的。老高咱们说不定以前遇见过,好多交集。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5 15:32:06
马兄被文革耽误了三年,幸好后天努力补回来了。我妹妹是13中初六八级的,我这个年龄本来也应该读六八级,但是小学六岁入学又是五年制,所以节约了两年。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5 11:17:27

水星初六六级,我姐13中初六六级,就是初三。初六六级的意思是1966年初中毕业。我如果1966年正常入学应该是初六九级,也就是1969年毕业,但我1969年才进中学读书。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水星98 留言时间:2024-06-05 10:57:36

【我也特别容易轻信别人,天生愚钝。】

如果万维颁发轻信别人奖,体老当仁不让,但体老天生不愚钝呵!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7:50:48

穿越回去,还是一样,PHOTOCOY;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7:48:12

那时候,我们多年轻,热血,向往。

但到处毛伟大红海洋,三忠于四五限,神化,,对我一个喜欢美术的人来说,持疑惑而不敢说的。

那年头只要哪起哄就去,只要是熟人朋友,我两派都混过,参加过武斗,记得打132那事,后来红成上京告状我混去了。

唉!至今想起被追赶逃跑,跑得胃痉挛的恐怖,心有余悸!

被抓的惶恐,淡定,,粗中有细啊!否则。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0:20:25

“事情又重来过,比方穿越回去,又能怎样呢?”还真是不晓得,弄不好都遭打死了。1967年5月6日我去了132厂,往厂里沿铁路线走时,旁边一个人被飞来一枪洞穿脑门,立刻就没有了血色,当时我还不怎么怕。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0:14:46

“比你早两月,我也在南京几天,那地方好热,晚上是睡的下关火车站外街檐边” 都差不多,我睡军管会屋子里,也是地铺。回成都也是一路惊险,西安又遭一盘,下集讲。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0:08:27

我也是初66级的,已经报考了川音附中,结果文革开始,命运改变。我老丈人是16中老师,姨姐也读16中,高67级的,说不定老高你认识。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5 00:03:43

“我弟后来一只脚溃疡,靠着一只脚竟然还游了半个中国” 老师的弟弟牛掰!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5 00:02:19

“我永远记住她的模样。”佩服马兄的好记性,我不行。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马黑 留言时间:2024-06-05 00:01:00

这两个人良心太坏了,估计一开始也没有动坏念头,机会来了就忍不住了。不然不会告诉你名字。我也特别容易轻信别人,天生愚钝。

回复 | 1
作者:水星98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4 23:57:24

“小屁孩的经历算不 算过家家” 当然当然,我那会儿只是逍遥派。

回复 | 1
作者:水星98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4 23:55:41

老师当年壮举!我的一位大学同学那时也是广播员,在四川雅安广播站一手拿话筒说话一手端冲锋枪扫射。后来去北京还结识了蒯大富和韩爱晶,改开后去深圳建了一个云母厂,卖给法国人成了大款。移民来到温哥华,不幸前几个月去世了。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14:33:25

现在反思,

事情又重来过,比方穿越回去,又能怎样呢?

恐怕,还是依然如此,已算最好的人生路。

回复 | 1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14:29:15

比你早两月,我也在南京几天,那地方好热,晚上是睡的下关火车站外街檐边。乱窜比较难了,后来便跑武汉叔叔亲戚部队大院住下。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14:18:10

,,,,; 钱包被偷了,大脑一片空白。

…………………………………………/

那年头,准备要考美院附中,结果龟儿毛周政府有内讧,丫不安逸,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糟糕你我命运由此改变。我初六六的,你呢?吃亏是福,我也跑过多次体育场哪无线电生意,比你差,你有生意经脑壳。

六七年秋末你在南京时,我已经流窜回成都。住校在武斗最厉害十六中。

百十来个人,百十来条枪。学校隔壁是川医。

回复 | 1
作者:马黑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4 13:20:58

我1966年年底从成都大串联坐火车去西安,路上与我同坐的就是一帮女大学生,她们胸前戴着北京师范大学校徽,全部一口在我听来很悦耳的普通话,应该都是北方人。她们一路哼唱“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那首歌。我生病了,呕吐有点发烧,她们中一个人对我照顾有加,她给我倒水喝,摸我头测体温,把食物分给我吃。她说你年岁小,还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我永远记住她的模样。

回复 | 2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4-06-04 12:49:38

我弟后来一只脚溃疡,靠着一只脚竟然还游了半个中国,包括重庆渣子洞。回家后查出风心病。

当年大串联故事多呵!

回复 | 1
我的名片
水星98
注册日期: 2020-02-19
访问总量: 364,55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绿皮火车的回忆(之八)西安惊魂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七) 西安惊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六) 南京蒙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五) 南京蒙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四) 迷茫北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三) 路遇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二) 进京
分类目录
【史海】
· 绿皮火车的回忆(之八)西安惊魂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七) 西安惊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六) 南京蒙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五) 南京蒙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四) 迷茫北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三) 路遇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二) 进京
· 绿皮火车的回忆 (之一)出发
· Taylor Swift 亚太区巡演会一瞥
· 《美国达人》中的蒙古新秀
存档目录
2024-06-04 - 2024-06-20
2024-05-07 - 2024-05-30
2024-02-06 - 2024-02-19
2023-12-07 - 2023-12-07
2023-11-19 - 2023-11-28
2023-09-11 - 2023-09-12
2023-07-14 - 2023-07-14
2023-06-03 - 2023-06-30
2023-05-19 - 2023-05-28
2023-03-13 - 2023-03-29
2023-02-09 - 2023-02-09
2022-12-08 - 2022-12-30
2022-11-07 - 2022-11-22
2022-09-08 - 2022-09-08
2022-08-27 - 2022-08-27
2022-07-23 - 2022-07-23
2022-06-22 - 2022-06-22
2022-05-16 - 2022-05-16
2022-04-19 - 2022-04-19
2022-03-18 - 2022-03-29
2022-02-09 - 2022-02-19
2022-01-14 - 2022-01-28
2021-12-01 - 2021-12-2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