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伍飞001的博客  
旅游整合世界 人类共享文明  
        https://blog.creaders.net/u/2340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黑色幽默:“我不是‘东方圣人’” 2021-03-06 04:18:31

黑色幽默:“我不是‘东方圣人’”

作者 伍飞

对于许多中国人,尤其是海外华人来说,今年春节恐怕是过得最泄气的春节之一。何以言之?如果说去年春节,只有新冠疫情一座大山压在心头,今年无疑又增加了一座,那就是2020美国总统大选。在众多人的眼里,这次美国大选,邪恶“战胜”了良知。虽然在笔者看来,这次美国大选,只是将大片演成了电视连续剧,“剧终”还是会给观众“大团圆”结局的。

201512191603393334.jpg


拙作第四次印刷时封面

201212月,笔者应联合国记者协会邀请,出席其一年一度颁奖典礼。会上该协会向来自全球的500余位嘉宾,赠送了拙作《旅游整合世界》和笔者倡导颁发“联合国旅游护照”的书面演讲,受到与会嘉宾的欢迎。国内外媒体也作了报道。后来,一位“预言”爱好者,根据公共媒体和笔者个人网站资料,撰写了一篇网文,在万维发表,吸引了不少读者的眼球。

4Z6D3428.JPG

在联合国记协颁奖会上与嘉宾交流

这篇网文的标题为:《珍妮预言又对了?“东方圣人”原来是他?!》。文中大意是,美国著名预言家珍妮·狄克逊预言,21世纪初,中国将出现一位“东方圣人”。而据作者在网上不断搜寻的结果,发现笔者是“最接近”那个“东方婴孩”的人。朋友推荐给我看时,我深感惊奇,由此也第一次接触到了珍妮的故事。但一笑了之后,并没有过多关注。反而感觉内容有点突兀,后来索性把个人网站也给关闭了。

近日,网上有关“东方圣人”的文章和视频又热了起来。其中有一篇题为《“东方圣人”为何迟迟不露脸,中外预言家难道都错了?》的网文,详细解读了刘伯温的预言,说“东方圣人”出自南方(“气运南方出将臣”),在京津一带传播思想(“燕南赵北把金散”),并说“圣人”2019年的时候是55岁(“十九佳人五五岁”),南昌人(“地灵人杰产新贵”)。稿件经国内媒体转载,这下笔者朋友圈可砸锅了!尤其是老家的朋友,即使原本把这个看成笑话的人,也开始“严肃”起来。

因为这么多年来,在家乡,许多人尤其是媒体圈(笔者年轻时曾在省城担任过报纸副总编)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名叫“伍飞”的“江西老俵”,他提出了“旅游整合世界 人类共享文明”的理念,并写了一本书,得到了上百位驻华大使的认同,还被邀请到联合国演讲,受到潘基文接见;奥巴马读了他的书,给了中国人“十年旅游签证”……所以,家乡人只要一聊到跟老外打交道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笔者。因而,这次“东方圣人”“定向”登场,他们笃信非笔者莫属。

一位曾经为拙作写过书评的老领导,还打来电话说:“我早就说你的理论‘封顶’了吧!你看,年龄、地方、你现在做的事、取得的成绩,不是你是谁?中国还能找得出其他人吗?整个亚洲也没有啊!”我听后既高兴又惭愧,对老领导说:“世界上巧合的事很多,您别当真!我何德何能,能获此殊荣?要做‘圣人’,首先我‘德’就不够格!”老领导说:“这话啥意思?”我说:“我见到美女也会动凡心啊!”他听完,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因为老领导是一位非常喜欢“拿美女”开玩笑的人。

言归正传。其实,当一回“东方圣人”、过一把“圣人瘾”,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有人“黄袍加身”,那是“三生有幸”啊!既然这一次确实“跳到黄河洗不清”了,倒不如听之任之。何况,在假冒伪劣横行的今天,连总统都可以“伪造”,难道“东方圣人”就非要99.999%的成色吗?!有一句话说得好:“领导说你行你就行”。因而,笔者看样子只能“笑纳”了!若再推诿,反而会被人说成“虚伪”。再说,自己多年来,不是满世界推广自己的理念吗?有了“东方圣人”这顶“花帽子”戴头上,岂不轻松多了?!

“人微言轻”的日子,说起来都是一把泪啊!为了推广理念,把北京仅有的一套房子卖了暂且不说。仅2020年,笔者为人类的“大转型”,简直“操透了心”!春节前,笔者统计了一下:接受采访三次(《大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怎么走?》、《“世界政府”离我们还有多远?》、《川普“咸鱼翻身”对世界未来会有那些影响?》);自己亲自写了4(《从《旅游整合世界》看政客在大转型中的历史抉择》、《人类当下到底处在“百年之变”还是“千年之变”?》、《民主党面临“身败名裂”,奥巴马该怎么办?》、《为何说人类的当务之急是“新文明”的普及?》),全部发表在万维读者网上,都是“高屋建瓴”的大篇幅文章。

结果呢?可想而知,大部分都是泥牛入海、“瞎子点蜡,白费劲”了。这不都乃一介“普通学者”的缘故吗?!假如笔者早就戴上“东方圣人”的“花帽子”,还会这样吗?显然不会。文章立马变得字字珠玑、句句黄金了。就像拜登老兄,即使你们都说他是假的——伪总统,人家不照样天天签行政令、世界各国不照样盼着他打电话吗?!甭管“总统”位置能坐多久,保持好的心态最重要!中国人常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拜老兄仅凭这一点,就值得大家学习,即便“圣人”也不例外。

那么,从今天开始,咱就当一回“东方圣人”吧!既然是“圣人”,当然也不能辜负这顶“帽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应该是常态。预言家不是“普遍认为”笔者是“靠理论而非建立帝国”来成就事业吗(说得真准)?其实,笔者的“经邦纬世”观点,在去年的文章和接受采访中,大部分都有表达。但实际生活中,许多人还是不明白,总有一些读者认为笔者说的“太宏观”,让他们“看得见”、“摸不着”。一些人还近乎哀求道:“能不能讲得再细点?让我们明明白白。”趁今儿个高兴,笔者(还没进入角色,还是“笔者”说得顺口,过些日子就好了)就尽量满足网友的需求吧!

笔者去年在采访中曾谈到,人类处在“大转型”中——“目前人类正处在传统社会向信息社会跨越的时代,这一次跨越,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跨越都有不同,这是人类的一次整体跨越。无论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国家,通过互联网,都可生活在信息社会同一个屋檐下。所以说是‘千年之变’一点也不虚夸。”“我们讲人类处在‘大转型’、‘大变局’中已经好多年了,把这次疫情看作是‘大转型’、‘大变局’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可能更科学。因为它可能促进这种‘大转型’、‘大变局’的加速完成。许多原本看不到人类发展方向的传统政客,通过这次大瘟疫,可能对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历史进程会有更清醒的认识。”(《大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怎么走?》)

从以上回答,我想大家应该明白,人类文明的“大转型”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而是一个过程。那么,有人或许要问:“什么时候才表明此次‘大转型’已经完成了呢?”“核心价值观”的统一是标志。所以笔者日前在拙文中说:“‘新文明’形成的基础是人类‘核心价值观’的统一”。(《为何说人类的当务之急是“新文明”的普及?》)也就是说,当人类“核心价值观”开始统一了,就表明人类的这次“大转型”完成了,“新文明”就开始了;如果“核心价值观”还没有统一,即使人类在信息社会走得再远,物质再丰富,还属于传统文明时代!

“新文明”有哪些特点呢?有人或许又要问。“新文明”之所以“新”,当然跟传统文明有根本性的不同。传统文明包括农耕文明和工业文明两个时期,由于价值观的差异和文化的不同,民族色彩浓厚,时不时还发生战争。而到了信息文明时代,由于“核心价值观的统一”,人类由“民族意识”逐步向“人类意识”过渡,发生战争的概率趋向于零。所以笔者说:“人类可以看到地球上没有军队,只有警察的曙光,地球资源不再浪费在制造屠杀自己的武器上来,而用于消除贫困,开发宇宙。”(《“世界政府”离我们有多远?》)

世界之所以还存在贫困,军事负担对地球资源的浪费有目共睹。例如2019年,全球军费开支为1.9万亿美元,而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若以每人每天1.25美元消费数字计算,消灭全球贫困人口所需要的费用,远低于1万亿美元。现在地球上有不少“精英”天天琢磨消除“低端人口”,为什么就不推动“核心价值观”尽快统一呢?!笔者曾说:“人类一旦‘核心价值观’统一……‘世界政府’不再像联合国那样,长期以来只扮演‘和事佬’角色,而是主动规划地球,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人类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大,地球人实现梦想的机会越来越多,传统社会束缚个人成长的因素全部消除,只需要战胜自己。”(《大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怎么走?》)

为什么“只需要战胜自己”呢?因为那时候物质条件高度发达,工厂里都是机器人在干活。传统人类大部分时间,可以享受和创造精神生活。例如人人都有条件旅游,坐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只需要使用“地球公民卡”,免费刷。敢不敢攀登珠穆朗玛峰或做太空旅行,才是您真正要克服的问题。“核心价值观”统一后,“民族意识”日益淡薄,“人类意识”逐渐浓厚,国家概念可有可无,人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概念:“地球人”。因为那个时代的人们,早把宇宙装入怀中。马斯克等人,不就是先行者吗?!

“那政客怎么办呢?”有人说。我们先从历史谈起。古代东方的皇帝,喜欢说自己是“天子”,也就是天帝的儿子,跟地球人不一样;西方国王则说“君权神授”。这都是生产力欠发达时,政客欺骗大众的一套说辞。笔者在拙作《旅游整合世界》中曾写道:“统治者控制被统治者的最大武器是垄断信息。在古代,书籍和教育是皇宫贵族的专利,一般平民难以企及;在今天,世界上一些独裁政府仍然是靠杜绝国民的外界信息作为延长专制统治的重要手段。”可见,信息社会的到来,敲响了传统政客的丧钟!

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就是一本人类历史的“活教材”。有人说“您是川普的支持者,川普败了,您为何一点也不生气?而且显得不慌不忙!”我回答:“错,我不是川普的支持者,我是‘规律’的支持者!”正如笔者在拙文中所说:“川普毋庸置疑是这一历史进程中的幸运儿!因为换了‘张普’、‘李普’也一样,历史发展到这儿了。”(《川普“咸鱼翻身”对未来世界将有哪些影响?》)说实在的,从个人感情上来说,笔者是偏向支持奥巴马民主党的。因为奥巴马毕竟读过拙作,且受影响。所以笔者在投票日不久,就写了《民主党面临“身败名裂”,奥巴马该怎么办?》的网文,与其说是披露,不如说是提醒。

因为信息社会的到来,传统政客们的“传统玩法”已没有市场。正如笔者在相关拙文中所言:“戈培尔曾经说‘谎言说上一千次就变成了真理’,但在信息社会,谎言已没有说‘一千次’的机会了。”(《川普“咸鱼翻身”对世界未来会有那些影响?》)这和拙作《旅游整合世界》中的观点一脉相承。笔者早在评述阿桑奇事件时就写道:“传统政客们的形象在‘维基解密’和‘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夹击下,跌倒了历史的最低点。他们从未有像现在这样带着丑陋的‘伤疤’在世界公民面前来回‘裸奔’。”

笔者在相关拙文中写道:“在历史大转型的关键时期,对于全球政客尤其是大权在握者来讲,流芳千古与遗臭万年的机率同等!”(《人类当下到底处在“百年之变”还是“千年之变”?》)在《民主党面临“身败名裂”,奥巴马该怎么办?》一文中,笔者说:“对于本身就背负着人类文明进步烙印的奥巴马来说,他在人类历史的又一‘关口’,是站在民主党一边,还是站在历史一边,至少是其人生选择中的大是大非问题……党派之争在历史的长河中微不足道,文明的进步与否才是人类至关至要的大记忆!”笔者当然深知拙文很大概率不被看到,这样做既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慰,也是对其大概率“失败”的惋惜!

从古到今,对于政治家来说,最难违抗的就是规律。长期以来,传统政客赖于运行的模式就是“暗箱操作”。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这一现象逐步改观。尤其是信息社会的到来,“纸牌屋”变成了四面透风的墙。百姓不再是任人摆布、蒙在鼓里的阿斗。这次川普之所以“死扛硬顶”,大有“咸鱼翻身”之势,并非其有三头六臂或网上流传的高达160的智商,而是广大民意的支持。美国毕竟是人类文明的“领头羊”。正如笔者在拙文《川普“咸鱼翻身”对未来世界将有哪些影响?》中所言:“如果说‘维基解密’和‘占领华尔街’运动还只是‘信息社会’在吃瓜群众层面的发酵,那么这次美国大选,无疑让世界人民看到美国自上而下的,从传统社会向信息社会的‘华丽’转身。”

千百年来,传统政客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恋栈”,二是“贪婪”。法国18世纪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对老百姓说,王公贵族不值得崇拜,因为历朝历代有的是,而且大部分是“坏人”,科学家、艺术家才是值得崇拜的人,因为他们是真正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人。笔者在拙作中曾写道:“从某种程度来说,整个人类历史其实就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矛盾史。在历史的长河中,每当被统治者发明了一个新的、更强大的控制统治者的手段,人类的文明就进了一大步。例如工业革命给世界带来的现代民主制度,它给选民一张选票,这张选票神奇般地控制了统治者的张狂。”《旅游整合世界》

把这次美国大选,看做是传统政客“最后一次”群丑表演,一点也不过分。正如笔者在拙作中所言:“虽然人类正大步进入信息时代,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的浪潮汹涌澎湃,可许多传统政客仍然沉湎于对权力迷恋和对财富贪婪的陈旧游戏而不能自拔。”(《旅游整合世界》)“随着信息社会的深入,传统政客赖以生

浏览(65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