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日月光华的博客
  阅读历史、思考当下、遥望未来
网络日志正文
為胡錫進畫像 2022-08-05 13:24:44

 (舊文重發)   

 偉大的人格分裂術表演家——為胡錫進畫像

 

   胡錫進是中國式奴才的典範,一個偉大的人格分裂術表演家。是當代一個難得的奴才標本,值得相關學者專家深入研究解剖。研究好這個標本,對理解中國政治生態的險惡詭譎及其對人性生成的扭曲影響、乃至對中華文明走向現代化過程中可能產生的負面作用,有極大的現實意義。因為文明的任何進展都與每一個個體息息相關,尤其與政治、文化精英的心理狀態、人格定位、價值取向、道德傾向有重大幹系。

   首先,對胡錫進必須有基本判斷。

   第一:他絕對不是一個蠢人。絕不像他時常表現及民間嘲諷的那樣僅僅是一個無恥的叼盤俠或十惡不赦的腦殘。這也是胡錫進作為奴才典範,從而值得研究的立足點。

   第二:他是一個有正常欲望、需求的人。他有家有口,也想過更好的生活,有常人渴望富貴名利的欲望。這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的。人性的弱點你有他也有。

寫這篇文字的起因是「下班「後的胡總,依然不甘寂寞,動作頻頻。回想他主政《環球時報》以來,一方面向主子舔菊、撒嬌,一方面不時也向網民討好。摘錄幾段網上傳開的這位叼盤俠的高超表演術:

   1、2019年9月17日胡錫進又一次說人話了,微博發文:「中國如今是安檢使用範圍比較廣的國家。地鐵、火車站都普及了安檢,去天安門廣場也早就安檢了。我深度懷疑,在非特殊地區,我們的安檢過度了,耗費了過多資源,這些資源如果用來從源頭上安撫對社會懷有不滿的人,也許效果會更好些。」胡總忽然開始說人話了。新鮮。不,其實他時常會無關宏旨的小節上,說說人話,也不過是向黨國撒撒嬌而已,又能博取網民的叫好,何樂不為!

   2、21019年9月18日,「這位被視為手持尚方寶劍的官媒主編也突然抱怨「上外網極其困難",要"提點意見"。他在微博中寫道,"國慶節快到了,上外網極其困難,連環球時報的工作都受了影響,我個人覺得這有些過了,再次提點意見,希望得到傾聽。"他還說,"走群眾路線,相信群眾很重要,我們人民群眾絕大多數人都愛國愛黨,有強大的政治分辨能力,立場堅定。這個國家並不脆弱,建議還是要在我們的社會和外網之間多留出一些縫隙,這將有益於中國輿論場的強大與成熟,有益於科學研究和對外溝通,有益中國國家利益。"

   發文兩小時後,這條"態度誠懇"的諫言帖就被刪除掉了。先發再刪這是否已經想好的套路?

   有網民西窗隨記調侃:「一個壞人說了句真話,那不是因為壞人變好了,而是世道敗壞到連壞人都受不了了。不過轉身就被刪了。看看,你以為你是壞人就可以隨便說話了嗎?根紅苗正、赤膽忠心的都遭耳光,半路出家的就別總想著當國師,往上硬湊了。」

   3、眾所周知,「香港反送中爆發以來,胡錫進每日發微博,譴責「暴徒」搗亂,引導社交網絡輿論,稍微知道一點香港真相的都在說他「胡說」。胡錫進八月底還去了一趟香港,去做「實地觀察」,還同陶傑做了視頻對話。不少人認為他是帶著宣傳任務去的。」可不!主人的情勢有點急啊。

   又在關鍵時刻為黨國分憂一把。

   「但是他對超級維穩發了上面這一通牢騷後,有網民跟帖說:「感覺胡總去了趟HK回來後 敢說真話了[加油][加油][加油]」。另有網民說:「都去過HK了,還不知道現在安保形勢重點在於外部矛盾嗎?」還有網民打趣:「老胡最近的思想發生了啥變化,公知附體嗎」。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胡總編這都是小罵大幫忙,原因是為主子幫兇們幹的不漂亮著急。胡總常年來都是大陸有正義感的網民嘲笑謾罵的對象,他早就練就一套死豬不怕燙的硬功夫,他能夠護主維穩,解黨國燃眉之急是他的使命和榮耀,至於千秋罵名他是顧不上了。

   胡總每當社會熱點事件關口,總是自告奮勇跳出來為黨國擋民憤的子彈,甘當網民泄憤的靶子和出氣筒,主動為黨國減壓,其忠心赤膽日月可昭。相信黨國是領情的,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那個位置呆那麽久。連他的頂頭頂頭上司魯煒都滾蛋了,他卻能夠安然無恙、笑傲春風,可見表演的功夫實在了得!一介平民能混成這樣真不容易。

   可是,代價呢?也蠻大的。

 

   一、為了保住權位,作為黨的喉舌,他必須是奴才,善於圓謊的奴才。

    以謊言立國,又以謊言治國,是中共黨國歷來的光榮傳統。問題是在改開三四十年後,國人逐漸開智了,如何繼續用謊言治國理政大有學問。胡總就是在新形勢下嶄露頭角的。他的跪姿,不說前無古人,肯定是一時無兩,叼盤的姿勢、角度、力度都十分考究,「深得人心」。一張《混球時報》,不對,是《環球時報》被他打扮得花枝招展。據說發行量達到200萬,全國第一,且在全世界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500多位特派、特約記者。一份《順天時報》,儼然世界級大報的模樣(袁世凱欲稱帝時,其子袁克曾特製一份《順天時報》以假充真,上面刊載擁護恢復帝製的文章,每天提供給袁世凱閱讀,竭力促使袁世凱下決心洪憲稱帝)真不容易。因此既博得主子的賞識,也給群氓五毛戰狼們帶來歡樂。但既然是黨國喉舌,就必須懂得撒謊,尤其必須精於圓謊!做奴才畢竟要有奴才的樣子。

  在國內外不同政治氣候情勢下,胡總編的言行表演真真假假是如何拿捏分寸的?有多少是上峰的授意指示,又有多少是己意發揮的?有多少言論是為了討好上面、有多少是為了迎合愚昧的大眾的言不由衷?其中學問大了去了,難為胡總殫精竭慮這麽多年。

   終於,有回報了。他多年來的精彩表演贏得上峰的認可,他越來越成為黨國指揮大眾的一桿旗幟,一個政治的方向標。於是他越來越投入,越來越賣命,爭取上位至少保住目前的榮華富貴和耀眼地位,即便退居二線也要風光無限。作為一個死心塌地的奴才他應該很滿意現在的處境。

   但以他的聰明,他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風險——黨國在所有奴才面前都是性情暴戾無常的老虎。他不能不為自己下場有所準備,所以我們會看到他叼盤時圓滑世故老到的技藝表演。他不敢得罪任何權貴。何況他不也曾經因為假公濟私出國考察時順道遊玩一下就被敲打過嗎?但也有失算的時候。2016年5月12日,中央網信辦向各大新聞網站傳達對《環球時報》下屬環球網的批評意見,下令其一個月整改。批評意見中,包括5月5日胡錫進以筆名單仁平所寫的《環球時報》的社評《與歷史賭錯了,人生就會輕如鴻毛》,文章評論六四最後一名囚犯苗德順將於十月獲釋的消息,網信辦批評文章屬六四敏感政治話題,引發網上炒作。胡總原本是想借機拍馬屁的,寫一篇貶低六四英雄的文章,不成想拍到馬蹄上!

   他也不敢得罪愚昧的大眾,如果他不小心說漏嘴,講出一些腦殘粉五毛們不喜歡的真話、人話,他一定事後會補救、解釋、圓場。比如2014年6月,胡錫進發布微博暗示,1979年中越戰爭時,一些士兵逃避參加執行危險的、具有自殺性質任務的「敢死隊」。隨後,胡錫進趕快在微博公開道歉,並聲稱自己一直是解放軍的支持者。

   對歷史與現實的真相他不知道嗎?其實他心裏門清!但他必須裝作不知道、必須裝著非常相信官方的定調,一切看官方的臉色行事。黨要我裝瘋就裝瘋,黨叫我賣傻我就賣傻。

  一度他也想取悅那些目光犀利、明辨是非的知識精英們,然而他在這方面幾乎都是吃力不討好無功而返,因為事實和邏輯擺在那兒,你再費盡心機地表演也是立馬被有腦子人識破伎倆。他在多次灰頭土臉之後,似乎放棄了這個念想。一門心思討主子歡心。再說,當下情勢瞬息萬變,只能顧眼前了,明天的太陽是否升起,等明天再看天說話。

 

   二、我很好奇,聰明如胡錫進,他內心對黨國的真實看法是怎樣的?

 

   比如司馬南、陳平之流,人家心裏就門清: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還有央視名嘴「董愛國」董卿,雖然號召要用生命愛國,但她楞是舍近求遠把仔下到美國。他們心裏比誰都明白,什麽製度好什麽製度不好,更不用說那些早就把子孫和財富藏匿在北美及民主社會的權貴們了!以胡錫進的聰明和閱歷,認知能力絕不會在司馬南、董愛國之下,絕不會認為黨國可以江山萬代。這麽一來,他如何在求得狗糧的同時顧及到身後聲名?也許他暫時沒有空想這麽遠。然而,以他在黨國心腹地帶的優勢,也不可能不意識到,黨國的危機四伏,不僅不可能千秋萬代,而是分分鐘可能像蘇聯那樣土崩瓦解,那麽他也必須留條後路,哪怕為自己的家人日後留一口飯。

  他深知他本質上不過一介寒士,跟他們不是一夥的,他高攀不上。他和那些自認為與盜國賊們是一夥打劫的強盜的腦殘粉五毛狗是不在一個檔次的。他明白自己的斤兩,他只是目前暫時的利益均沾者,隨時可能被當做替死鬼犧牲或莫須有罪名革職。他有自知之明,他的原罪就是非紅二代身份,除了溜須拍馬也身無長技,能做的就是把人格分裂術表演到淋漓盡致,博得主子的歡心,多賞幾口飯吃。

  如此他只能一條道走到黑。為了主子的利益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費盡心力把黨國的謊言圓到底,能騙幾時是幾時,能蒙多久蒙多久。茍且偷生是唯一的選擇。雖然累點,可是輕松的活輪得到他嗎?!

 

   三、在人性、良知與當邪惡幫兇助紂為虐之間胡總編內心有掙紮嗎?

   我想肯定有!

   我從不否認胡總編還有人性、良知。有,則內心不免掙紮、痛苦。

   從他偶爾的談吐間不小心泄露的內心世界可以看到這一點。他不是不明白,是他必須裝糊塗。以他身處的地位,他看的比五毛們、腦殘粉們那是清楚太多了。

   其實黨國越是高層者對文明世界是非黑白看的比下面的那些傻逼清楚得多。胡總雖然不是高層,但他絕不比他們傻。

   他的障礙在於:良知輸給生存需要、也輸給勇氣擔當。

   他內心難道沒有對正義、現代文明的向往?難道不明白憲政民主、普世價值乃世界潮流?他難道不明白只有在憲政民主法治的社會裏普民百姓才可能有一個相對公平正義的生存環境?他難道不希望自己的後代子孫活在一個文明富足人人有自由尊嚴的社會?我從不懷疑胡總編內心具有這些正常人都會渴望的好東西。這既不需要智商多高也不需要學富五車。就像陳丹青說的,這就像吃屎好還是吃米飯好一樣,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常識,是人就明白的道理。但在胡總編這裏確是艱難的選擇。他想說米飯好吃、說人話有時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所以,他必須口是心非,還必須表演得像是發自內心的真誠。這可費勁了。你看他一臉苦大仇深的皺紋,想必就是內心煎熬出來的。倘不是為了一口狗糧,誰願意長期如此人格分裂啊,真露餡了可不是開玩笑的,何況搞不好還會弄假成真,真丟了卿卿性命!那可是人財兩空、名利具滅。在這一點上,胡總也是挺可憐的。如果有選擇,誰願意活成人不人、鬼不鬼?不定哪天真煎熬成神經病?君不見那麽多黨國要員都抑郁了跳樓了?

 

   其實,胡總的癥狀何嘗不是中國大陸人中許多人共同的病癥?差別只在程度不一罷了!所不同的是,在局勢重大變革後,胡總編會立馬180度轉向,而且言之鑿鑿、掏心掏肺向新主子表忠,甚至依然可以光鮮亮麗地活著,而那些腦殘粉、五毛、傻逼們就沒有那麽幸運了——馬戲團的猴子從來不知耍猴人的心肝。

(完)

 

 

 

 

 

 

 

 

 

 

 

 


浏览(838) (2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