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度北的博客  
一把辛酸泪,满纸中华恨!我用灵魂的笔,写下我的思想和故事。  
我的网络日志
“独残”激励我前行! 2018-04-15 18:06:26

愤怒了,呐喊了,心碎了,梦却未醒。


脑残了,心残了,互残了,独残最醒。


独残,是一种觉醒,一种意境,一种反思、自省、自信、自强、睿智、胸怀、勇气、高远、奉献和牺牲。壮士断腕唯独残,从头再来需独残,以退为进必独残,痛定思痛皆独残,晓夜翻身震九州,便是其核心思想光芒。


当一个民族历经无数次残酷现实和无数次历史灾难都无法震撼和唤醒亿万奴懦之心时,这个族群已经完全脑残了;


当一个国家任何良知、正义都无法蓄积和弘扬社会正能量时,这些被奴役的另类群氓已经彻底心残了;


当一个国家独裁暴戾任由仁人志士无数次血泪呐喊和奋力抗争都无法激起万马奔腾时,当一群自以为是、自我壮阳高举着民主旗帜不断穿梭在嘲讽的奴狗和冷血的羊群中,依然鼠目寸光、我行我素、个人英雄和自投罗网地往死路上冲,却从未反思自省、痛定思痛、凝聚共识、大局为重和团结奋进时,除了脑残,心残,剩下就是互残了。


今日华夏,尤其是被红色幽灵魔化了的神奇的中国人。原来,脑残、心残和互残都不如独残。


“独残”具有“壮士断腕”和“从头再来”的震撼灵魂和反击力量的核心价值,是一种超凡入圣的能力,是一种智慧和境界,是一个生命的彻底觉醒,是无私、宽厚、风骨、高远、高尚、正义、奉献和悲美精神,自我反思、自省、自警、觉醒和自强是一种以退为进的自信、勇气和责任。


“独残”激励我前行!









浏览(276) (3) 评论(0)
发表评论
人无血性,必当奴隶! 2018-04-15 07:58:23

 

俗话说:有什么样的奴隶,就造就出什么样的奴隶主?这句话于“西朝鲜”人来说太生动和形容不过了。
若一个恶贯满盈的奴隶主无恶不作和无法无天,这样变本加厉永无休止地欺凌和镇压奴隶们,而那些奴隶们却依然忍气吞声和绝活偷生,让人不可思议和百思不解的是,这些被奴隶主剥削得猪狗不如生死不起的奴隶们为什么不起来反抗呢?许多奴性十足振振有词的奴隶们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手上有军队、有警察、有城管和有枪及种种控制和镇压的机器工具,我们打不过他们?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很无奈,但只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和空洞无力。若全民觉醒,生死抗争,以民意赢得军心,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那些走狗帮凶有施行暴力镇压的机会和余地吗?遗憾和痛心的是,奴隶们却不懂,依然未醒,我们只能这么理解:奴隶当久了习惯成自然,归根到底是一种奴性文化懦弱自私作茧自缚和丧失民族血统精神作祟。所以,人无血性,必当奴隶!恰恰地从这些奴隶们身上反映出来。
为什么“西朝鲜”就是这样一个“奴隶社会”的国家?“西朝鲜”文化是人对人的问题,其人生态度转而向内向里向心用力的态度,一切从心出发(自我为中心,自身的理性,本身就是一种狭隘和自私)。几千多年专制笼罩下的“西朝鲜”,邪恶控制的社会,制度是营盘,朝代是流水,皇帝是大兵,官吏是狼犬,百姓是猪羊!这营盘、流水、大兵、狼犬、猪羊的辩证关系是“西朝鲜”民族几千多年历史的铁则。
朝代更迭,历史轮回。从秦太祖称帝到清宣统退位这两千年来历史,改朝换代,江山易姓竟多达二十几次。然而,“西朝鲜”始终走不出历史的宿命。
历史读起来的确让人沉重,尤其是两千多年来漫长的专制历史给“西朝鲜”和“西朝鲜”人民带来空前的灾难和不幸。历史的确不忍细读,每每细嚼慢咽“西朝鲜”历史,都不禁令人发自内心的慨然长叹。历史照亮人前行,迈着时代的步伐,追索“西朝鲜”的前世今生,总觉得几千年来的“西朝鲜”,几乎都在蹒跚轮回中前行,就好像一个永远长不大难舍母乳的学步稚童,更好像一个暮霭风残花甲之年的老朽,那私欲、贪婪、孤残、顽固和蹒跚脚步所到之处,总是惨无人道、冷血残忍地踩着悲催无助、凄苦低贱的草芥庶民……
历史教训是深刻的。百思不解、不可思议的是,直至今天,尤其是高度发达的信息文明时代,亿万万“西朝鲜”人依然对黑暗邪恶的“独裁专制”积心迷恋,痴情挽歌,尤其一厢情愿地对这个略劫“西朝鲜”殖民统治的“西邪暴政”充满幻想,怀抱想像,甚至还有不少的“红色群氓”和“犬儒文妖”为其粉饰太平,华丽颂歌。“西朝鲜”仍然不断重演着历史和悲剧。“西朝鲜”的不幸、落后和悲剧,“西朝鲜”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结局,完全都是已经和正在变异的“西朝鲜”人自己的奴性、自私、冷漠、贪婪、内讧、残暴、堕落、懦弱、纵容和错误造成的,不是别人造成的。历史有其惊人相似,像秦太祖暴政统治“西朝鲜”一直血腥重演着,今天的红色“西朝鲜”就是一个历史空前的见证。
与其骂“西邪恶贼”,不如反省自己!马丁•路德•金说过:“最终我们记住的不是敌人的攻击,而是朋友的沉默。”
是的,在“西朝鲜”,尤其是当今这个万恶红色权贵的“西朝鲜”,我们每一个“西朝鲜”人想说的话太多了,想骂的话也太多了,说太多和骂太多的话都不如这位哲人的一句警言。“西朝鲜”人在“红色恶贼”的长期残暴统治下,已经习惯做沉默的旁观者,这不但是作为民主志士的悲哀,也是“西朝鲜”民族的悲哀!
“人无血性,必当奴隶!”已经深透出一个民族的特质。懦弱、卑怯的根在人性,任何民族都有,只不过“西朝鲜”这个千古民族特别地源远流长罢了。懦弱、卑怯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灵魂的魔化,精神的丧失,文明的堕落,民族的沉沦,国家的衰亡。
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懦弱与刚勇并存是正常现象,但是,当懦弱占据了主导地位时,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离分崩离析也就不远了。











浏览(323) (5) 评论(2)
发表评论
只有“民主大革命”才能救“西朝鲜”! 2018-04-11 19:21:57

 

    一些“西朝鲜”学者在红色自信的道路上铁定认为,当代“西朝鲜”不会发生革命,哪怕是颜色革命也绝对不可能发生,但是渐进改革正在各个角落发生。他们断定:当代“西朝鲜”是一个没有革命的危机时代。在我看来,这只是他们天真幼稚的一厢情愿。“西朝鲜”会不会发生革命,答案已从当代“西朝鲜”腐烂变质、作妖孽舞、天良丧尽、黑暗吃人和残酷血腥的社会溃败中都可以判断出来,人心绝望和社会崩溃的全面危机已逼近整个“西朝鲜”社会。
    由是,“西朝鲜”政权的某领导人也曾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给其执政党的官员们值得一读,反思自省,这本身就是一种用心良苦、深刻忧患和充满危机感的真情告诫。只可惜那些醉心在“一党专政”庇荫下的官员们已经权力黑化、腐烂透顶和作恶多端,他们顽固不化信心满满地奉行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宇宙真理,却不把这种历史性的深刻告诫当一回事,依然我行我素,独断专横和无法无天,他们狗仗人势,官仗党势,恃强凌弱,专横跋扈,恶贯满盈,尤其是在这种流氓邪恶权贵集权黑帮裙带关系的社会里,官商勾结,权势汹天,可以贪污,可以受贿,可以制毒,可以拐骗,可以抢劫,可以强拆,可以杀人,可以强奸,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不可一世。
    “西朝鲜”这种体制,鬼都会腐败,猪都会暴行。尤其是那些贪官、狗官和恶官们在一党专制下把军警当成私己的暴力工具为其保驾护航,一手遮天,官商勾结权力黑化的腐败邪恶已经到一种无可收拾的地步了,这种为了既得利益的专制官僚集团,官官相护,流氓十足,万恶不赦,官僚庇护了他们该庇护的一切,包括直系、旁系、秘书、司机、情妇(情夫)等构成了权力黑社会的死结标本,祸害社会,祸国殃民。这种极权专制垄断资源黑暗制度便于权钱交易,便于侵吞国有财产,至使国有财产大量流失。尤其以建设为名,大搞圈地、圈钱,暴力拆迁,扼杀言论,强奸民意,践踏人性,残害生命。所以,才有人人贪婪自私、作恶多端、惶恐不安和天怒人怨的国富民穷、国进民退、权贵民贱、钱禽人兽、群魔乱舞等中败露出令人绝望的腐败邪恶崩溃败落的社会迹象。现在已经把亿万万“西朝鲜”人民推上绝活悬崖上,当代“西朝鲜”人已经无路可走逼上梁山了。
    在全球经济危机重重和世界格局变幻莫测的历史大背景下的“西朝鲜”社会,绝望和咆哮已经蔓延和席卷了整个“西朝鲜”,底层民众的绝望、中产小资的绝望和知识分子的绝望,甚至整个体制内几乎所有成员都普遍弥漫着安危、困惑和绝望……
    一个人对这个社会的绝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这个社会绝望;同样少数人的力量对独裁暴政并不足以威慑和震撼,威慑和震撼的是几乎所有的人结盟连心凝聚力量都对这个独裁暴政黑暗社会的愤怒讨伐和生死抗争,尤其是在一个历史未有的独裁暴政、血腥暴力和红色恐怖的当代“西朝鲜”社会,而且这种绝望和愤怒是以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的,正在激荡和燃烧着亿万万热血的“西朝鲜”人心,令人惊喜和振奋的是,这种绝望和愤怒正酝酿着一场空前的“西朝鲜民主大革命”,自推翻帝制革命和那年民运以来,“西朝鲜”人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绝望求生、惶恐不安和天怒人怨,而且这种绝望和愤怒正在“西朝鲜”大地全面拉开序幕……
    改革已死,革命当立。只有“民主大革命”才能救“西朝鲜”!
    革命不是动荡,是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革命不一定意味着暴力,而暴力也不一定就是革命,但革命一定意味着对一个违背人性的旧制度的根本的制度重构。革命都将是客观存在的。当某种专制制度已经衰朽,而又实在无法自我更新的时候,终究会出现一场民主大革命,以除旧佈新,革故鼎新。
    在民心绝望、全面危机的当代“西朝鲜”,诱发“大革命”有三种可能:
    一、“西朝鲜”政权内部恶斗瓦解,这种因内部恶斗注定崩溃而引发“大革命”极为可能,而且这种恶斗白热化已经到了“你死我活”和“全盘崩溃”的边缘。
    二、通过“西朝鲜”社会全面危机无法缓解需要外部战争转移视线而引发国内“大革命”,从而使国际正义力量结合国内“革命”力量派共同主导和完成的,这种结果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三、通过“西朝鲜”大规模的民众抗暴引发的“大革命”,这种成功概率目前仍须观察和努力,关键在于人民觉醒的程度。
    “西朝鲜”大革命的暴发极有可能是三种力量同时并发,历史潮流,滚滚而来,势不可挡,空前绝后。可以这么说,当代邪灵异端权贵吸血的“西朝鲜”堪比当年法国大革命前夜,绝活之路上的“西朝鲜”上上下下要求变革呼声不断,一浪高过一浪,革命代表一种正义力量,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当独裁横征暴敛、遍地血腥,革命便是唯一选择,“西朝鲜”大革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民主烛光,点燃世界,照亮人类。生命自由,豪情奔放,激荡人心。
    回顾历史,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每一次大变革,都是伴随彻底的革命,由此可见,革命无法避免。革命大潮,浩浩荡荡,即将到来的“西朝鲜”民主大革命是任何企图都阻挡不了的,“西朝鲜”民主大革命的成功是取决于民众权利意识的全面觉醒和同城结盟。
    倚天屠龙,斩邪除恶。上帝欲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大限在前鬼梦残,在劫难逃结局惨。西邪暴政,施虐“西朝鲜”,倒行逆施,人神共愤;涂炭人民,天理不容,刃民祸国,历史见证。人在做,天在看。除暴政,承天意。有道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把抢了我的给我还回来,把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替天行道,道解西邪,恶有恶报,血债血还。风在起,马在啸,世界在咆哮!人在悲,民在愤,宇宙在沸腾!当代“西朝鲜”社会的权贵集权、独裁暴政、流氓残忍、血腥杀戮、无恶不作和无法无天的惊世表明:动辄使用暴力最后定会收获暴力!
权贵横行的“西朝鲜”,钱禽人兽的“西朝鲜”,群魔乱舞的“西朝鲜”,风雨飘摇的“西朝鲜”,到处弥漫着一种悲怆、绝望、怒吼、挣扎、撕裂、强烈、暴动、血醒、肃杀和不祥的景象,在此空前关系到“西朝鲜”民族生死存亡和“西朝鲜”人生死抉择的历史关头,究竟什么才是这个古老而苦难的民族的救命稻草?
历史巨变前夜,人心思变时刻。结论是不言而喻的,大革命当前,避免暴力横虐,减少流血,是众人所望,但万恶面前,流血是避免不了,也是必然的,尤其是红色“西朝鲜”!在此空前生死抉择和存亡关头,只要全体“西朝鲜”人众志成城,共同努力,相信一定会转上民主大革命的道路上来,“西朝鲜”的希望在于全民觉醒,“西朝鲜”的未来寄予民间草根!“西朝鲜”民主转型成功的决定性力量在民间!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国难当前,肝胆相照,历史关头,生死抉择。“西朝鲜”已无路可走,“西朝鲜”人已逼上梁山,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历史空前震撼世界的“西朝鲜”大革命势不可挡地向我们走来,只有“民主大革命”才能救“西朝鲜”!



















浏览(341)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