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hare的博客
  In Reason We Trust
网络日志正文
异化的生命——集体 2019-01-25 05:23:51

异化的生命——集体

原创: 那拉的影子 那拉的影子 今天


一个人必然是要有着信仰的,正如荒诞也毕竟是基于活生生的人而存在的一般。

一切声称自己没有信仰的人,都是对自己的信仰一无所知的人。对于我们而言,最普遍的而最容易被忽视的信仰莫过于对集体的信仰,我们就像细胞组成人那样组成了集体,赋予了他力量然后又立刻臣服在他绝对的力量之下。

我们可以预料到,当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无法对抗这个集体的力量之时,当集体的思想影响着所有人的思想之时,当我们的价值观服从于集体的某些目的之时,集体也就成为了一种事实上的独立的生命而漠然的存在着。

我们必须承认,即使我们知道自己确然的会死(虽然我个人不这么认为),我们仍然是保持着强烈的对活着的兴趣,这是因为我们事实上对死亡一无所知,表面的了解死亡对我们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我们可以在表面上相信很多东西,比如我相信现在只是一场梦,但我仍然是陷入梦中的角色而无法清醒,我无法真正做到让“我”去相信这些我所认同的事情。

我们的思想总是满足于这样一种流于表面的自由,就像我自以为我已经凭借着那些推理相信了我只是一个幻想,而事实上我怎么做到相信呢?哲学家在进行那些工作的时候,究竟是以什么身份进行的呢?我们究竟有什么理由来相信那些基于各自的倾向而得出的结论,从“事物刹那的存在而不含有矛盾的”和“事物是一个统一体其内部一直在因为矛盾而发生各种变化”中我找不到二者的任何区别,虽然二者因为此而各自发明了一系列互相争对的学说。

我们遵从于各种各样的理念,做着自以为正确的事情,我们很难或者无法摆脱这种理念带来的自以为是,即使此刻,我也无法确认我是否抛弃了那些倾向在谈论问题。

我们先肯定这样一个事实,人活着没有意义,没有目的。当然,我们毕竟还是活着,就像那句广泛流传的话,我们可以自己给活着赋予意义。

先不说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自己赋予自己以活着的意义,而不是社会环境强加给自己的意义,因为我们无所避免的要受到环境的影响,不存在真正的自主赋予。仅就赋予之后来说,有多少人记得并践行我们曾经所赋予自己的意义,而不是无时无刻不在随着集体的新要求改变自己的目标与方向?答案是几乎没有。

我承认我们必须要有信仰,无论那信仰正确与否,但显然我们可以保持清醒,保持个人的独立,就像我信仰上帝,但是同时,我清楚上帝不可证明,只能信仰。一旦我失去了这种独立性,就会像社会学的观点一样,我首先就会成为一个社会的人,一个阶级的人但是,我应该只是我,我首先是我,其次是人,其次是怎样的人。 我们可以信仰,但我们必须要知道那只是信仰。

我们在原始社会发明了部落神的谎言,创造了部落,使得人类得以拥有强大的力量以战胜自然中的猛兽,使得智人得以战胜更加强壮的尼安德特人。旧日的部落神也随着人类发展成了各种各样的宗教。而今天即使我们发现了宗教的虚幻性,当我们满心欢喜的去追求现世的幸福的时候,新的宗教早以悄悄的收揽了信众。我们陷入对未来的种种幻想之中,未来又成了实际上的来世,很显然的事实,如果我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我们的幸福,很多行为和现象是不应当存在的。

但显然,并不是,集体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集体自身的利益。我们已经实际上成了为了集体这个生命所为了达到某种目标而存在的东西

我们很难确认人的高度社会化,究竟带来的是“人”的进步还是“人类”的进步。

即使我们明确的认为集体已经成为了我们所需要反抗的主人,这种反抗也只能是徒劳的,我们无法凭借个人的力量去反抗其余的所有人类。

而一旦我们试图成立组织一样的事物,来获得足够的力量对抗原本的集体,我们自身又成为了一个新的集体的奴隶。

所以这种对抗,终究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行为,我们所要对抗的并不是集体,而是社会所所赋予我们的种种价值观,道德观。

当我们真正的试图,成为一个真正的、独立的生命的时候,我们应当是以众多的个体的身份去参与进这场对抗之中。而不是以一个新集体的身份,我们会成为人数众多的勇者,而不是变成恶龙的英雄。



浏览(60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