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中军的博客  
知常容,容乃公。  
网络日志正文
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 2018-01-12 19:40:35


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

——回网友嘎拉哈、孤独的远方等

 

2014227日,中国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每年的12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使得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纪念上升为国家层面。同年1213日,国家举行了首个公祭日,南京全城默哀。可是,当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却质疑中方的用意何在,对为何在战后69年才设立国家公祭日,称“南京大屠杀”为“南京事件”,怀疑死亡人数30万的说法,并称这是无法查证的。

从这里看到,中国人的这么重视,没有引起日本人的一点点儿内疚,反而还怀疑。我不禁要问,你们日本人的军队来南京没有?肆意践踏这片土地没有?30万不准,3个人你们杀没有?

这是肯定的吧。那你们为什么不道歉?

从思维的角度看,不是他们不聪明,不是不理性,甚至也不是不文明礼貌。

昨晚看到嘎拉哈留言“所谓理性思维,就是一个人站在独立第三者的角度,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的能力”,以及远方的孤独“这里这些人有主观的自我意识和客观的自我意识。先说客观的自我意识,怎么证明是客观呢?什么标准?再来看主观的自我意识,这就麻烦了,hypocrite就大量涌现了,你看我们人类的社会最大的问题难道不是这些主观的自我意识带来的,可不可以解释希特勒,,,的自我意识?”的这一段后,我感觉强烈。其后,Pia@、道还等留言点赞,我更觉得这个视觉应该得到进一步的理解,因为这里可能潜藏着日本人“心理结症”的思维依据。

什么是“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就是自己走进“自己意识与其意指对象的关系之中来审视它作为‘思维着’的自己”。简言之,不仅是把自身的意识当作自我思维着的对象来思考,而且是顺着意识的内在方向,向内思考,用康德的话说,叫做“对我的内直观的意识”。

康德的思考,面对的思想背景是培根等人经验论与笛卡尔等人唯理论的争论。培根等人认为,感性经验是一切知识和观念的唯一来源。尽管经验论里也有人主张经验是主观自生的或上帝赋予的,但最终都是把经验看作是知识、认识的唯一来源。经验论的最大缺陷,是无法提供认识的普遍性,无法说明发展起来的科学的必然性。笛卡尔等人则认为,具有普遍必然性的可靠知识不是、也不可能来自经验,而是从先天的、无可否认的“自明之理”出发,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得到的。他们把这种“自明之理”,称之为人心中与生俱来的“天赋观念”。例如,欧几里得几何学的公理,以及传统的形式逻辑的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等。唯理论的最大缺陷,是无法找到“自明之理”的自身根据。

康德考虑到了双方的合理之处,也思考了他们的漏洞,进行了借鉴,提出人类的意识,既要与经验现象相连,又不是白纸一张,而是先验的被赋予了诸如空间、时间、逻辑等这些 “先天范畴”的规定,而这些规定都在于内意识里存在的“意识的统一性”。

首先,康德指出,我所以能认识对象,在于内意识具有把对象内直观的“意识的统一性”。他说,“我不是仅仅通过我在思维而认识某个客体的,而是惟有通过我就一切思维都存在于其中的那种意识的统一性而言规定一个被给予的直观,我才能认识某个对象。因此,我甚至也不是通过我意识到我自己在思维来认识我自己的,而是当我意识到对我自己的直观是在思维功能方面被规定了的时,我认识到我自己”。这里的“对我自己的直观是在思维功能方面被规定了的时”,就是看到了内意识里的我之所以能内直观思维,在于这个我早已被规定了“先天范畴”。

这里的这个“自我意识”不仅把自己规定为客体,而且同规定为主体的性质,因为“客体并不是对作出规定的自我的意识,而仅仅是对可被规定的自我的意识,亦即对我的内直观(如果它的杂多能够按照思维中统觉的统一性的普遍条件被联结起来的话)的意识”。

其次,康德指出,这种向内思维的自我,必然在这种直观中既能寻找到自身是实体,又能认识到自己为本体。如果“我思”等于是说“我在思维时实存”,那么“就是在实存方面规定着主体,主体在这种情况下同时是客体。”因此,在它里面就已经不再仅仅有思维的自发性,而是还有直观的感受性,也就是说,对我自己的思维被运用于对同一个主体的经验性直观。在这种情况下,能思维的自我必然在这种直观中寻找为实体、原因等范畴而使用其逻辑功能的条件,以便不仅仅通过“我”来标示自己为客体自身,而且还规定自己存在的方式,也就是说,认识自己为本体。”

这就是说,如果要想象一个能真正清楚思维的存在者,突破那些“二律背反“的糊涂状况,人们就必须设身处地,把要考虑的客体掉换成他自己的主体,而且我们之所以对一个思想来说,要求其主体的绝对统一性,只是因为若不然,就不能说是“我思”。因为尽管思想的整体能够被分割、并分布于诸多主体中间,但主观的我却不能被分割和分布,而且我们在一切思维中都毕竟以这个“我”为前提条件。

由此可见,“自我意识”在其一般的意义上,就是作为一切统一性的条件且本身无条件的东西的表象。所以,能思维的“我”把自身思维成为实体、客体、主体、单纯的、在一切时间中都是数目上同一的、是一切存在的相关物、其他一切存在,都必须从这个相关物推论出来的根据,在于它是“被内意识里规定了的多重性存在”。

因此,这个“站在独立第三者的角度,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意识”,不是站在意识之外,这种思考不是单一关系的,也不是简单直接的。这个“我思”既要通过对象化的意识的关系,又要结成与意识的对象化的关系;这个“我思”既要同自己的意识对象发生主体的关系,又要发生客体的关系。所以,在自我意识发生时,既存在着主观的自我意识,也存在着客观的自我意识;既存在着作为个体的自我,也存在着作为群体的自我,这些关系及其样式制约着怎样更真实的自我意识。

如果说在意识的层面,人们看到了并把握了“意识与对象的关系”,理性能够发明并掌握技术,但没有把“意识与对象的关系”同“思维着”联系起来反思,此时的意识就没有把概念收归自身,不能领略“概念与理性”的内在必然关系,理性也就不能用“自己内在的普遍性”赋予事物作为对象的普遍性。没有理性的普遍性,具有普遍性的科学就没有诞生的內在根据。

如果说在自我意识层面,人们看到了并把握了“意识与对象的关系”同“思维着”的联系,这种自我意识能建立科学,创造丰富的产品与强大的能力,但这些产品及其力量,回过头来残害人们自己。这样的社会的大多数人,还不自愿接受“科学的真理性不是来自于外在的自我意识,而是来源于内在的自我意识”,即来源于人们自己内意识的信奉观念。

这个内意识里“观念规定”,潜藏在背后,通过“自我意识”指挥着“意识”。如果没有“日耳曼民族优秀”的信奉, 就不可能有希特勒现象;如果“大和民族”能够产生笛卡尔、康德、黑格尔这样的“内意识”反思,即使杀了人,也会自我忏悔的。

没有“内意识”反思的自我意识,最多只能认错,不会道歉。即使是“道歉”,也不是内心里的心甘情愿,因为没有忏悔。

没有忏悔,人们的心不会平静宁静沉静,更不可能恬静。即使再怎么聪敏,比猴都尖儿,人们也只能看到真,体会不到真正的善和美。所以,“内意识”的自我意识,是一种反思的能力,也是一种境界。

这个境界类似于佛印面对苏轼是的心态。

佛印与苏轼,两人经常一起参禅、打坐。

有一天打坐时,苏轼问:“你看看我像什么啊?”

佛印说:“我看你像尊佛”。

苏轼听后大笑,对佛印说:“你知道我看你坐在那儿像什么?就活像一摊牛粪。”

苏轼觉得占了便宜,胜利之喜悦,他回家就在苏小妹面前炫耀这件事。可没料到,苏小妹冷笑一下对他说,“就你这个悟性还参禅呢,你知道参禅的人最讲究的是什么?是见心见性,你心中有眼中就有。佛印说看你像尊佛,那说明他心中有尊佛;你说佛印像牛粪,想想你心里有什么吧!”

如果没有这样的境界,我们能像苏小妹那样把事情里真正的那面看明白吗?

如果我们能沿着自我意识的内在方向反思,真的学会“用自己的意识观察自己的内在意识”,真的理解“主观的自我意识和客观的自我意识”的在内意识自身的必然性,那么我们就能进入更深的思维层面,更加能清楚地理解生活里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及其矛盾。这就是清楚思维的第三个层面。在这个层面,我们就不仅有解释人的糊涂状态的必然性,也能“解释希特勒”的可能性,还能解释“东条英机”们的心理障碍。

日本可以不道歉,但不道歉,你至多也就永远停在苏轼的自以为是、其实为人耻笑的状态,既尝不到苏小妹的明朗清新,更无法体会佛印的愉悦境界。

 

魏中军

2018.1.12


浏览(2839) (0) 评论(1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中军 回复 microsoftbug 留言时间:2018-01-19 17:03:26

Hare好,

中国文化及其对社会、尤其对商业管理模式的影响,还是值得研究的,国学的研究如果能从更广泛的视野来考虑,也许不会重蹈新儒学的覆辙,其实,目前中国还是比较需要一种超越于传统与文革的冲突之上的新文化思路的。

中国春节快到了,先祝你春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9 16:55:51

这一句“国学研究者的一个认知陷阱,是认为一切西方哲学不成功的东西,都是自动反证了国学的成功“,有这个倾向,特别是在民国的一段时期,以及对文革的否定中,但这样实际上对更新中国文化,发扬传统文化的精华,不是太给力的。想必,深入研究下去,会有很多人都会弄明白的,毕竟,我们还是要向前走的。

中国春节快到了,先祝你春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9 16:50:32

嘎拉哈好,

这一段,“逻辑实证主义的错误,在于用事实真理取代价值真理的倾向。因为社会作为一种综合性存在,事实与价值具有不可分割特征。例如一切有关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的争论的误区,都是来自意识与物质的可分性假定。这里的诡异在于,吃饭是事实的必须,不吃饭人会死,但是只知道吃饭,人又成了猪。其实嘛,两者原本就是不可分的。因此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任何企图用一个决定另一个的哲学立场,都是错误的“,理解得很好。

第一,”事实“表征的是客体含义,”价值“存在的是主体意义。如果分开两者,前者是科学、逻辑研究的,后者就成了道德、伦理学、最多是宗教学而不是哲学的对象。

第二,事实与价值只有互为根据,才能确立自己的真实,否则,任何一个对它们的界定,都是外在的,可以被否定的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9 16:40:51

Pia@好,

马克思的思想有待慢慢研究,希望我们能相互提高。中国春节快到了,先祝你春节快乐!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1-19 16:37:47

远方好,

谢谢你的夸奖以及鼓励,希望我们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吧,中国春节快到了,先祝你春节愉快!

回复 | 0
作者:microsoftbug 留言时间:2018-01-19 10:14:21

"

国学研究者的一个认知陷阱,是认为一切西方哲学不成功的东西,都是自动反证了国学的成功。国学研究结果的一大特征是牵强附会。当然,这也刚好符合国学逻辑的“放任归纳”这一感性特征。其实东南亚国家的成功发展,与中国国学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逻辑关系。文化要比国学的内涵广义的多,有意义的多。

"

嘎子这话就有点无知了,中国文化的覆盖面是“至大无外”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9 09:47:03

【吃饭是事实的必须,不吃饭人会死,但是只知道吃饭,人又成了猪。】

---- 也许有必要进一步解释一下。吃饭属于事实真理,而不做猪属于价值真理。二者不可分割,并且同等重要。因而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既不应当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也不应当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这就是我说的第三存在。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9 09:36:00

知道了,马列嘎对其祖师爷马克思的低级错误没有异议。

老马的那点破烂就是洋垃圾,嘎子选择头埋沙中的驼鸟方式是正解。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9 09:31:38

更正:

1.【在事实真理方面,科学与哲学的标准原本就不应当是相同的。。。。】应为“。。。。原本就是相同的。。。”

2.【科学与哲学的相同点,在于理性的期望标准是一样的。。。。】

应为:“在价值真理方面,科学与哲学的相同点,在于理性的期望标准是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9 08:55:52

【但是,还有很多”国学“研究者,也比较客观的,分析的也很有见地,特别是对东南亚新加坡等发展起来的案例,研究的还挺有启发的,我原来在国内和他们有过交道,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对企业的管理,尤为注重。】

---- 国学研究者的一个认知陷阱,是认为一切西方哲学不成功的东西,都是自动反证了国学的成功。国学研究结果的一大特征是牵强附会。当然,这也刚好符合国学逻辑的“放任归纳”这一感性特征。其实东南亚国家的成功发展,与中国国学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逻辑关系。文化要比国学的内涵广义的多,有意义的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9 08:24:43

【你的这句“现在的问题是,不符合科学标准的,是否一定不符合哲学形而上学的标准?“,很有见地。如果哲学与科学是一个标准,那哲学就不仅没有存在的必然性,而且也没有必要性了。】

---- 关于科学和哲学的关系,属于全人类的一个认知难点。例如西方的逻辑实证主义,就是企图将哲学科学化。我的观点是,搞清楚价值真理和事实真理之间的关系才是关键。也就是认识和承认第三存在。唯有按照第三存在的路子研究人类社会,西方哲学才会有出路。

在事实真理方面,科学与哲学的标准原本就不应当是相同的。这一点,逻辑实证主义是有其道理的。逻辑实证主义的错误,在于用事实真理取代价值真理的倾向。因为社会作为一种综合性存在,事实与价值具有不可分割特征。例如一切有关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的争论的误区,都是来自意识与物质的可分性假定。这里的诡异在于,吃饭是事实的必须,不吃饭人会死,但是只知道吃饭,人又成了猪。其实嘛,两者原本就是不可分的。因此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任何企图用一个决定另一个的哲学立场,都是错误的。

科学与哲学的相同点,在于理性的期望标准是一样的。形而上学不含实证这一特征,并非是应该如此,而是不得不如此。中国哲学爱好者的一个普遍误区,是误解了形而上学与实证主义之间的主动和被动关系。并且以主动反对实证主义的姿态,来手段维护形而上学。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9 07:43:58

跟您这类人认真讨论问题,绝对属于浪费时间。不过不妨爱我偶尔产生“逗你玩”心情。你越是等着我扔第二只靴子,我越是不扔。在俺这儿,激将法无效,日内瓦公约也没用。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01-19 02:07:18

遇上了马克思,对老马的传人嘎子也多了份理解。

嘎子不懂国学,却热衷糟蹋国学,嘎子不懂老黑,却喜欢高举老黑大旗。嘎子肚里并没货,全靠想当然。如他最近创新的“心统”,那就是个缺了一窍的想当然。讲道理懂道理的人会觉得这类想当然是莫名其妙。

原来老马玩的就是想当然,他的徒子徒孙马列嘎也这德性,亦情理之中。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9 01:41:51

劳动不等同所有权,看来中军博明白了,比老马强,老马没明白。

马克思犯的错误也是方法上的错误,劳动是否等同所有权,要去观察事实,而不是自己想当然,客观具有第一性,这是经济学的基础。客观事实是:劳动不等同所有权。马克思的思维缺陷是对客观事实没概念,它的本质是空想,颠倒黑白否定客观的空想。中军博该有能力看懂马克思方法上的错误,若中军博对empirical evidence 有概念的话。有异议的话,也欢迎为老马的谬误辩护。

公有制就是建立在老马这类否定客视的空想上,不尊重事实不尊重客观注定了老马的东西必然失败。抱着老马的空想去改造社会,它的本质是一种不负责任。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22:50:17

“远方好,

你说的“我在这里跟你们聊是intellectual层面的享受,,,,基本都是从个人感受引出,属于“寂寞”时的需求,能够解惑就是锦上添花“,我也是这样体会的,网上交流、讨论,就是相互学习,相互高兴呗,没事的时候,复习一下从前学过的,想过的,思考过的,找个乐子。如果一不留神儿,还能给对方带来的启发高兴的,那就更好更快乐了吧,反正,我从你们的留言里,受益很多的”

中军好。你是个笔下勤奋之人,而且总能capture精华和要素。你万维的博客成了我的期待,所以你不要停,可以扩展不同的话题,保持你的输出节奏,让我少点寂寞,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1-18 22:45:52

。。。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1-18 22:45:33

“文言是个问题,我原来没想到这个问题如此严重。呵呵,可见文化的脆弱,这离国人只用文言写文章只有百年的样子。这个问题造成国人对自己文化的陌生感,而这本应是归属感。我觉得现在的中国人心理上不能relax,常感lonely,不能享受alone,与此有关。你经常到世界各地,那种人群拥挤中的寂寞,应该认识深刻,而很多中国人只在潜意识里才能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军和嘎博谈论【抱团取暖】现象,我想这是一种反射式的反应。这是社会问题,这类问题属于专家学者的工作,但他们是失职的。又如海二代的困境,只有哈佛学生写文章,而所谓的专业人士学者教授,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连回应也寥寥无几。这一百年来的文化是荒漠化碎片化的,这就是我感觉到的现状。我不知道解决的办法,感觉完全无能为力,老庄为我这类人留下了心灵寓所。所以我只谨守这个天命位格就很满足,可以为此fight,但参与其他争论动力不足。孔子讲理解的方法,先“就近譬喻”。这一点上,你跟我比较接近。各人“就近譬喻”,自有天择---liberty万岁,呵呵。”

道还好。我曾经读过和看过一些关于古希腊文明对现代希腊人的影响,了解以后,这也是我对国学精髓能改造国人抱不乐观的判断依据。认为一个人的人生是向前的,人类也是。过去的一切,那么多年,久有的理论和教条,我们不能认为,那个时代,那些过去的人“笨”,没研究,没想到,没实践过。我是属于尊重和接受cycle和reality的人,对黑格尔的“存在及合理”,也是这样理解的,没有对错之分。那么长的历史,Things happen for a reason,whether we see it or not。我发现你我的确比较接近,我这个不懂国学的人,居然还能和道怀你对话,足见你不仅仅学问了得,这让我感到愉悦,少了点寂寞,哈哈!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01-18 18:39:02

道还好,

你说的“如海二代的困境,只有哈佛学生写文章,而所谓的专业人士学者教授,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连回应也寥寥无几“,我感觉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中国文化在我们这一代,还奏和,等接下来,就有问题了。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8 18:35:56

你的这句“现在的问题是,不符合科学标准的,是否一定不符合哲学形而上学的标准?“,很有见地。如果哲学与科学是一个标准,那哲学就不仅没有存在的必然性,而且也没有必要性了。

这一句,“中国国学的辩护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真理标准,而且是宇宙级别的“,点到了传统文化研究的软肋,但是,还有很多”国学“研究者,也比较客观的,分析的也很有见地,特别是对东南亚新加坡等发展起来的案例,研究的还挺有启发的,我原来在国内和他们有过交道,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对企业的管理,尤为注重。当然,我不赞同用”重视家庭、教育“等等什么核心价值来回归传统,那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的传统,亚洲的这种重视多了去了,日本韩国等国的人不重视吗?我的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确有许多宝贵的东西,但不是用来说事和道德说教的这些东西,如同前几电视讲坛的那些,轰动了一时,中国文化里的宝贵的东西,真的坐下来好好研究,所以,我赞同你和老几、Hare、远方、pia@、道还等人的研究。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8 18:15:46

嘎拉哈好,

你说的“在社会关系领域,中国人的所谓“理性”,其实是狡黠的同义词“,是的,特别是在官场中。这一点,在别的民族里,也有,它是人被社会化为角色的必然性,但问题是,这种“狡黠“也能生产出”科学民主自由”来。

这一点的重要性,可以从对比文艺复兴与文革立新、文化复兴的不同结果,可以看出。文艺复兴,本来是“要人性灭神性”,结果不仅科学做大了,而且上帝也做大了。文革立新,本来是破旧立新,结果,又回到了传统的复归,老的发展不起来,新的又不知道怎样生长。

Hare、老几、远方、道还、pia@等等从不同角度或方面来探讨,也都是面临这些问题,你这里对方法的思考及其提示,我觉得会带来一些启发的,因为大家探讨的角度不同,读了之后才有比较,你的这句,“一切抽象的东西,都有一个具体的背景。离开了具体背景的抽象,要么走向无意识教条,要么走向虚幻理性。我发现,就算再抽象的西方理论,例如黑格尔和马克思,也都没有完全脱离具体背景。例如历史观就是具体的背景“,提示的就很好,他们谈论什么是一方面,还有方法上,也很重要。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01-18 18:00:28

Pia@好,

你说的“劳动等同所有权“的,本身,没啥问题。但是,劳动同产品的分离及其对抗,在亚当斯密那里就被提出来,他当时主要是从道德角度来劝说资本家,后来的李嘉图归结为”分配制度“问题。还有穆勒等人也都在税收、地租、利润的分配政策上打转转。马克思是研究了他们的学说之后,才提出这些论述的,经济事实的矛盾,是当时大家提到的一个词,打鱼的人没鱼吃,建房的人没房住,是一些大家熟知的现象,不是马克思独有的

回复 | 0
作者:中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1-18 17:44:08

远方好,

你说的“我在这里跟你们聊是intellectual层面的享受,,,,基本都是从个人感受引出,属于“寂寞”时的需求,能够解惑就是锦上添花“,我也是这样体会的,网上交流、讨论,就是相互学习,相互高兴呗,没事的时候,复习一下从前学过的,想过的,思考过的,找个乐子。如果一不留神儿,还能给对方带来的启发高兴的,那就更好更快乐了吧,反正,我从你们的留言里,受益很多的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01-18 08:17:16

远方好,

文言是个问题,我原来没想到这个问题如此严重。呵呵,可见文化的脆弱,这离国人只用文言写文章只有百年的样子。这个问题造成国人对自己文化的陌生感,而这本应是归属感。我觉得现在的中国人心理上不能relax,常感lonely,不能享受alone,与此有关。你经常到世界各地,那种人群拥挤中的寂寞,应该认识深刻,而很多中国人只在潜意识里才能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军和嘎博谈论【抱团取暖】现象,我想这是一种反射式的反应。这是社会问题,这类问题属于专家学者的工作,但他们是失职的。又如海二代的困境,只有哈佛学生写文章,而所谓的专业人士学者教授,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连回应也寥寥无几。这一百年来的文化是荒漠化碎片化的,这就是我感觉到的现状。我不知道解决的办法,感觉完全无能为力,老庄为我这类人留下了心灵寓所。所以我只谨守这个天命位格就很满足,可以为此fight,但参与其他争论动力不足。孔子讲理解的方法,先“就近譬喻”。这一点上,你跟我比较接近。各人“就近譬喻”,自有天择---liberty万岁,呵呵。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5:13:51

(续4)

波普尔的科学标准,其实有两个内涵。1.逻辑结果可靠性的内涵,也就是方法的理性,2 逻辑本身的内涵,也就是理性本身。我认为,作为2,波普尔的标准也应当适用于哲学。也就是说,波普尔的标准,不仅仅是科学的标准,也是一切理性的标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5:06:04

(续)

如果没有中军博的认真态度和热情鼓励,我原本不打算说这么多。因为在万维讨论哲学的结果,让我感到越来越沮丧。尤其是跟国学大师的争论,如果连诸如什么是本体,什么是形而上这类基本定义都没有共同的基础,那么这样的讨论,哲学价值等于零,因而纯属浪费时间。

我说的抱团取暖,是指华人在互联网上讨论问题时的一种独特现象。如果把中国人和西方人比作两群独立的猴子群的话,那么两个猴群的表现差异,在于中国这个猴群更喜欢掐架和嚎叫。整个树林子里的嚎叫声,基本上都是来自中国猴儿群。原因是,中国人会自动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将一个大群划分为数个小群,并将血缘亲情道德赋予其中,以取代大群的通用道德。这就是中国人喜欢打架的根本原因。

在如此猴子的环境里,不同观点的语言争论,与拳打脚踢的行动是没有区别的。例如围绕着郭文贵事件,挺郭反郭两派之间的争论,从观点走像法庭。可见中国人的智力本质的确同猴子区别不大。

中国人维护国学的方法,是为了维护而维护。从爱国贼的“爱国不需要理由”,到护国学贼的“国学的博大精深不需要理由,”到郭粉们的“谁反对郭文贵,谁就是盗国贼”,感性思维一旦到了不需要理由的地步,就跟猴子没了差别。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4:31:42

(续2)

正因为没有引入实证精神和演绎精神,所以中国文化一直停留在古代朴素哲学的层次。本质上说,中国国学的理性度为零。关于实证和演绎逻辑乃西方理性的最终基础这一点,波普尔的总结最到位。归纳逻辑的本质特征是,您想要证明什么,就一定能找到对您有利的证据。

按照波普尔对科学的评判标准,无论是中国国学,还是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还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还是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和共产主义,通通都是伪科学。现在的问题是,不符合科学标准的,是否一定不符合哲学形而上学的标准?

对此问题,中国国学的辩护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真理标准,而且是宇宙级别的。科学手段也不是唯一的。在我看来,这类辩护是把猴子辩护成为人,是把愚昧当理说,丑陋之极。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1-18 04:11:36

(续)

中国人有一个主观喜好。特别喜欢从抽象到抽象的纯粹思维方式。原因其实很简单,归纳逻辑其实是一种不需要理性的逻辑。无论是中国文化,还是西方文化,最初的思想,都是从归纳逻辑开始的。例如,占星,算命,绝对精神,我思故我在,存天理灭人与,人之初性本善,道可道非常道,通通属于逻辑归纳。而宗教信仰,属于不需要逻辑的的不证自明。

我发现,关于到底什么是西方理性,中国人仍然存在严重误区。西方理性的核心,来自两样东西对原始朴素归纳逻辑的补充。1.实证主义,也就是我说的具体背景;2演绎逻辑,也就是批判和证伪精神。之所以西方科学如此成功,在于科学集归纳,演绎,实证于一身。相比之下,西方哲学的有效性稍弱一点儿,原因是因为并非世界上的所有真理都是可实证的。形而上学就成为了唯一手段。形而上学的逻辑本质是一归纳为主,兼有演绎。唯一缺少的是实证。我认为,尽量尊重具体背景的形而上学,要比纯粹的从逻辑到逻辑,从抽象到抽象的形而上学更为靠谱。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3:45:17

“可马克思的1843年的现实,打鱼的人没鱼吃,因为劳动者同自己的产品分离了,即”活劳动与死劳动发生了对抗“”

-“打鱼的人没鱼吃,劳动的没饭吃”,评判它的方法可以观察事实或者独立思考,很简单之小事。

-观察事实:“打鱼的没鱼吃,劳动的没饭吃”,这显而易见不符合事实。老马自己不打鱼不劳动,也有鱼吃有饭吃。老马这是睁眼说瞎话。

-独立思考:打鱼的前提是有鱼吃,劳动的前提是有饭吃。马儿吃草才能跑。老马的意思是马儿跑,但马儿没草吃。老马的逻辑完全坏死。

-中军博思维能力而言,应该有能力看出老马的胡扯与逻辑坏死。老马的那点洋垃圾是经不起推敲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3:31:06

【你的只一句“中国人的感性思维特征,决定了喜欢抱团取暖“,我觉得有待深思,第一,国人的理性思维能力还是很强的,特别事对人的心理的理性抽象,推导能力,不比一般民族差,有的很超脱的;第二,抱团取暖,因该是另有原因,特别是某些条件下】

---- 在社会关系领域,中国人的所谓“理性”,其实是狡黠的同义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有效性的前提,必须是你是猴子,我也是猴子才行。但是一旦到了西方社会,中国人的“知己知彼”基本失灵。例如,某些华人喜欢耍猴子的小聪明,以为这里是一个不抢白不抢,不争白不争的丛林世界,屁大点儿小事,也要上街游行,反AA,反正政治正确,反黑穆西。。。后果只有一个,“知己不知彼,越战越败。”

在思维领域,抽象其实是真理的陷阱。一切抽象的东西,都有一个具体的背景。离开了具体背景的抽象,要么走向无意识教条,要么走向虚幻理性。我发现,就算再抽象的西方理论,例如黑格尔和马克思,也都没有完全脱离具体背景。例如历史观就是具体的背景。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中军 留言时间:2018-01-18 00:31:25

“合逻辑的推导应该是,越劳动越有价值越占有自己的产品“

-这完全没有逻辑,而且不合经济规律。

-“越劳动越有价值”含义是价值由产品数量而定。经济学里,价值由市场供需而定。没有需求的劳动不产生价值。比如嘎子劳动,干了100件次品,没人要,嘎子的劳动量并不必然创造价值。

-将劳动等同所有权,这是荒唐。小故事:中军地主有块玉米地,秋天玉米都长大了,刁农嘎去玉米地将玉米收了并搬回自己家,中军告到县太爷那,诉讼刁农嘎“抢”。刁农嘎说,俺是马列嘎,老马说的,劳动等同所有权,嘎农挖玉米是劳动,所以玉米是嘎农的。

-劳动与所有权当然不是一回事,马克思的信徒不辩黑白,盲信盲从。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