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少不丁的博客  
舊調重彈  
我的名片
Siubuding
 
注册日期: 2019-02-01
访问总量: 239,94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 2019岁末游香港
· 当年我曾勇武
· 美国并无创新,并不卑鄙,并无违
· 明天, 让我们都是美国人
友好链接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彼德:彼德的博客
· Robert:Robert的博客
· 思芦:思芦随笔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老度:老度的博客
· 文庙:文庙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xpt:xpt的博客
· sparker:无语的空间
分类目录
【new】
 · 当年我曾勇武 2, 巴士抗暴徒
 · 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 伊朗,中东局势与China, China, Ch
 · 2019岁末游香港
 · 当年我曾勇武
 · 美国并无创新,并不卑鄙,并无违反
 · 2019岁末游星加坡
 ·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old stuffs】
 · 明天, 让我们都是美国人
 · 赞美, 爱美和崇美
 · 如果没有阿美利坚警长,世界将会怎
 · 中国国家安全部反贪污腐败吗?
 · 关于北京英文标示牌错误百出 闹成国
 · 如果你不觉中国政府歧视你, 你到西
 · 我上过林彪床
 · 以功过论计谁对四九年后的中共最有
 · 愿符合中国国情的灾难发生在赵铁锤
 · 邓丽君靡靡之音十大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网络日志正文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2019-11-18 22:05:34

4个星期前,我发表了《张志新获奖与陈彦霖死于非命》@ http://blog.creaders.net/u/17028/201910/358624.html, 文中提到:

========== 

陈彦霖死于非命,而中共及其控制的香港警察百般辩解和修饰,不求你信,但求制造大众恐慌,让爸爸妈妈严于管教子女不让其出街。这会达到一定效果的,且这与最近中共再次表彰张志新同志是一脉相承的 -- 详见《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http://blog.creaders.net/u/17028/201910/358372.html

然而,中共一向低估误判重实利而淡薄政治的广东人,也许忘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有超过一半是广东人,其中很多人是早就在南洋、香港或广州发了财,是“先富起来”的一帮人。

也许,多年来,香港人在学校读林觉民(福州人)的《与妻诀别书》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周遭经济发达、娱乐升平、马照跑,舞照跳,自由自在。 2019年年初"送中”条例杀到埋身,然后是特区政府依党中央指挥应对,还有香港警察已经明显变成大陆的公安、武警和国安,种种因素,与《与妻诀别书》提到的种种形势相似:

"然遍地腥膻,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够?"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时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无时无地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重圆?则较死为苦也。"

所以,中共的杀鸡儆猴,会激起香港人特别是青年人更激烈的反抗。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反抗会被中共的秦制加斯大林专政镇压下去,然而也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反抗会令中共的权贵还有特区政府内的土共遭受巨大损失。

========== 

 


若你有几分钟的时间,请尝试重温《与妻书》,然后读”写给我的蓝丝母亲”全文。看看两文的写作背景是否相似?两位作者所要表达的是否有相似之处?两位作者是否同样有坚强的意志和牺牲的精神?两位作者所追求的,为之所奋斗的是否很相似?


  


《与妻书》

林觉民

==========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 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我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吾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吾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幸甚,幸甚!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是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  

  

  


《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https://www.facebook.com/hkgirlfriend/photos/pb.261185104224300.-2207520000.0./1032903887052414/?type=3&theater

============== 

如果我有天不幸在回家途中被掉下楼

或是被警棍催泪弹击中头部

甚至是被不知黑社会还是便衣在街上斩死

请你不要为我寻找公义。

因为是你说“暴徒的死是自作孽”

也是你说“支持警察严正执法”

我想跟你说:那不是政见,那是在支持谋杀。

我觉得你是帮凶,是你亲手向警察递上武器

是你默许这个政权谋杀所有年轻人。

而且你说过“在电脑前支持便足够了”

我觉得我们家不配,不配要别人为我们去取公义

因为当他们需要公义时,你叫我们要躲起来。

那么我又凭什么叫人赌上生命去为我们争取什么狗屁公义

请记住,我年轻所以我活该就好了。

这五个月把你由港猪变成深蓝丝的原因

也许是因为你太害怕吧?

害怕没有港铁、回不了家、害怕外出、害怕被私了?

你很恨我们打扰了你的生活你的娱乐你的安稳吧?

我想跟你说,我也很害怕,我每天都很很很很害怕

我害怕自己会被捕被打被奸被秋后算帐

我也害怕有天出了门口就再回不了家

我更害怕我的朋友和麦仔出了意外

每天晚上我担心麦仔未回家担心得睡不了

我害怕我不知哪一天会再见不了麦仔

我也担心那些我不认识的人会死掉

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我每天晚上也睡不了

我不知关起房门哭了多少遍,然后自己擦干眼泪

行尸走肉地假装生活如常。

打到这里我已经哭得像缺氧一样。

我从没想过在你身上要苛索金钱或是什么财产

我也不在乎你有没有钱给我结婚买楼,会不会帮我照顾小朋友

我只希望你有一刻能有一点长辈的模样

在你的孩子害怕颤抖时,就算无法保护,

我希望你会站在瑟缩一角、软弱无力的孩子一方

不是支持那些威胁到你孩子生命安全的人那一方。

我想起细个的时候你跟姨姨带我去维园64集会

那时候的你们是真心在同情天安门学生吧?

那时候的你们跟你偶像谭咏麟一样,良心还在跳动吗?

可是三十年后,天安门降临在你土生土长的家时

你的良心却跟天安门学生一起死了。

也许你觉得支持警察平乱是在保护家庭

我又何尝不是想要一个公义的社会来守护我的孩子?

没关系,我自己和我将来的孩子我自己守护

你继续去守护你的娱乐和正常生活就好了。

幸好我本来是个很独立的人,我不需要你了。

但我还是谢谢你给我一个能用的脑袋

让我可以读大学可以明是非可以辩对错

但抱歉了这样好的脑袋要让你的女儿讨厌你了

你的不孝(?)/暴徒(?)/曱甴(?)/黄尸(?)

  

  

  

whatever you call me女儿上。

========================= 


浏览(287) (7)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11-19 04:04:35
香港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即使在世界排名也是位于前列,还出过多位诺贝奖得主,这些学生都是以高分考入,他们大部分人都可以留学国外,有着前景光明的未来,因此他们绝不是港警口中的蟑螂,倒是这些港警智商有限没上了大学,现在报复的机会似乎来了。香港大学生清新·阳光·敏锐·勇敢,他们需要一个人的尊严和自由,并且付诸行动,去奋斗,去争取,这是那些早被磨掉了锐气和棱角,早已习惯了犬儒精神的中年庸人所难以理解的;更是那些猪圈里或猪圈外的猪们觉得匪夷所思的,因为猪们有饲料就心满意足了。这是历史的悲哀,因为有这样一条定律:人类社会的进步是以牺牲最优秀的儿女为代价。
回复 | 6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