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北美老表的博客  
留美三十年,人生经历平凡。往事点点滴滴,正好用最普通的语言来描述。  
我的网络日志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4) 2020-04-21 11:45:33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4

1、 天涯海角 疫情一箭穿心

2、纽约爆疫 儿子孤身奋战

3、住院实习 儿媳预备上阵

4、宝宝诞生 全家投入抗疫

5、单打独斗 更讲团队协作

4、宝宝诞生 全家投入抗疫

自从女儿去年九月份通知我们,她已怀孕三个月了,我们全家上下都高兴得不得了,都热切地盼望着小宝宝顺顺利利,健健康康诞生的这一天。可是,女儿女婿并不让我们省心,十一月份了,怀孕五个多月的女儿,还携同女婿,一块去参加 Pickle Ball 夫妻双打比赛,玩命似的夺得了冠军。十二月底,两人又去了佛罗里达州作远途旅行,度过了圣诞和元旦假期。直到中国疫情爆发并蔓延至世界各国,他们才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家里。女儿一边准备迎接小宝宝的诞生,一边仍在正常上班。

女儿不在医院上班,所以不会有去 ER 或 ICU 顶班的机会。如果不是怀孕了,按她的性格,很有可能会报名参加自愿救援医疗队。她一直坚持在诊所里上班,为病人解除病痛,直到生宝宝那个周末前的星期五还在正常上班工作。

我和太太二月九日从南美洲旅行回到家后,就开始为升级做外公外婆做着准备。为了小外孙女的安全,我们自度假回来,除了必要的采购和上班之外,就没有出门参加任何集体活动,包括太极星集体练拳活动,自觉实行了自我隔离。女儿预产期是四月二日,我为太太订好了三月十六日的飞机票,准备提前半个月过去帮忙,也预备好小宝宝会提前一两个星期降临。

但是,令我们没有料想到的是,疫情发展得如此迅猛,很快席卷了全球各国,攻占了美国全部五十个州,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代价。特别是我们所在的密西根州,从一开始官方公布的零病例,到后来加大检测力度,确诊病例节节攀升,在全美统计表中迅猛地窜升至第三名,仅次于纽约州和新泽西州,超越了一开始最严重的华盛顿州和加州,并一直在第三和第四名之间徘徊,与马塞诸塞州不相上下。至今,密西根州的 Covid-19 病人死亡率仍居全美之首。

到了三月中旬,情况很显然,坐飞机已经成了传染病毒的极危险途径。我们决定放弃那张买好的飞机票,决不能在最后一程把病毒带到小外孙女身边。我们就在家等待女儿即将生产的信息,然后马上开车出发,直接赶去女儿家。我这边也与公司经理打好了招呼,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在等待的日子里,密西根疫情蔓延越来越严重。我们禁不住担心起来,万一我们把密西根这边的病毒,千里迢迢带到小外孙女身边,那罪过可就太大了。在白宫宣布现在可以让每个想做 Covid-19 测试的人都得到测试之后,我们打算在去看小外孙女之前,去做一次 Covid-19 检测,确保身上没有病毒。但女儿不同意,她说:“现在测试盒还很紧张,尤其是在密西根州,你们不要去占用和浪费测试盒。再说,你们没有症状,没有医生的指导,他们也不会给你们测试的。你们自己跑去测试点,只会增加感染的危险”。

川普总统在记者会上吹风说,羟基氯喹能治 Covid-19。之前我们也听说中国、韩国、法国都在用磷酸氯喹治疗 Covid-19, 有疗效。我就试着跟女儿说,能不能帮老爸开个处方?我想去买点羟基氯喹放在家里,万一老爸老妈中了招,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属于高风险人群,我们就可以自救,保住一条或两条老命。女儿却一口拒绝了老爸的要求,她说:“羟基氯喹对 Covid-19 的疗效还未得到科学验证,而且副作用很大,特别是对你这样有心脏问题的老人,在没有医生护士监护的情况下,冒然用药会有很大危险的。川普吹风后,该药已经出现短缺,你自己没有症状却想囤点药,那就会造成别的需要这种特效药治疗红斑狼疮等症状的病人,没药可用了。你们密西根州长已下令禁售这种药,给你开了处方也买不到药的。再说了,医生操守守则上规定,不能给自己家人开处方的”。一句话,女儿不帮老爸这个忙。

前些日子儿子孤身一人在纽约家中出现了咳嗽症状,他不去看医生,不去做检测。我也求过女儿帮她弟弟开点羟基氯喹,阿奇霉素,和硫酸锌,万一情况不对劲,她弟弟也可以自救。她说:“我会帮他,也正在帮他,但不是你这种帮法。你这是心急乱开药,有害无益。纽约的药品更为紧张,应该留给更需要的人。弟弟的病情不需要你多担心,交给我就行了”。一句话,女儿把老爸给堵了回来。

就她这么能遵纪守法!怪不得她弟就学了他姐!

三月二十二日,星期天,天刚蒙蒙亮就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她说她现在就去医院产房。我马上叫醒太太,女儿快要生了!我们赶紧起来,收拾好东西,装上车。匆匆忙忙吃了早餐,就出发了。一路高兴,车轮飞转,一气开了十三个小时,行程近一千五百公里,晚上赶到了堪萨斯州的女儿家。一路上除了加油和上厕所,没有停车,连吃饭都是在车上边开边吃的。为了防疫,每次加油和上厕所,双手洗了一遍又一遍,回到车上,又用酒精消毒液把双手和方向盘,门把手等仔细擦洗一遍。

我们还在半道上,在印地安那州境内,就接到女婿的消息,女儿顺产,小外孙女出生了,体重六磅十一盎司,身高二十英寸。我们更加兴奋不已,车轮转得更加欢快,恨不得马上就能看到小宝宝!

小宝宝诞生在人类前所未有的疫情肆虐时期,外面世界随处都可能有看不见的新冠病毒,外面的人说不定谁身上就携带有致命病毒。小外孙女从诞生那一刻开始,就注定要参与到全家人和全人类的防毒抗疫大战之中。亲朋好友送给宝宝的礼物,全都要经过严格的消毒。外面买回的食物和用品,寄来的包裹,信件,也都要一一用消毒纸巾擦拭一遍。每个人进出家门,必须把里外门把手用消毒纸巾擦拭一遍。

女儿的同事和朋友过来贺喜,来看小宝宝,把礼物放在门口平台上,不敲门,退回到窗前的人行道上,打电话告之,他们到了。女儿女婿就把窗帘拉开,把宝宝抱起,让客人们隔着玻璃窗看看宝宝。等客人离开许久,才开门去取进礼物,擦拭消毒。

女婿的亲哥哥和亲姐姐分别带领全家来看宝宝,女婿按约定好的时间,提前把院子边门门栓拉开。他们来了后,就直接从院子边门进来,走到屋后阳台上,放下礼物,隔着拉门玻璃,看看小宝宝,然后挥手告别。过了许久,女婿再去锁好院子边门,擦拭门栓、阳台扶手、和礼物。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我们既感到新奇,也觉得心酸,止不住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转。小宝宝呀!可别怪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这老辈人无能,不能为子孙后代们留下一个无毒无害,无忧无虑的外部生活环境。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努力,把这世界上有毒有害的东西彻底根治了,要让你们的后代不会再遭遇到我们今天这样的灾难!

我们这个社会,只要有了一代又一代,普普通通,充满爱心和社会责任感的善良之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待续)

 



浏览(598) (4) 评论(0)
发表评论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3) 2020-04-21 10:48:53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3

1、 天涯海角 疫情一箭穿心

2、纽约爆疫 儿子孤身奋战

3、住院实习 儿媳预备上阵

4、宝宝诞生 全家投入抗疫

5、单打独斗 更讲团队协作

3、住院实习 儿媳预备上阵

准儿媳妇两年前从纽约的一所常青藤大学牙医学院毕业后,就去了纽约长岛的一所大学医院做两年的住院实习医生。听说全美国只有纽约和加州的牙医毕业后要做一年的住院实习,然后才能执业行医。儿媳妇由于进了儿童牙医专科,所以又必须再加一年住院实习期。

儿媳妇眼看就要实习期满,开始她的儿童专科牙医职业生涯,突然从中国爆发了新冠病毒疫情,不仅打断了她和未婚夫前往中国探亲的计划,而且很快把她也推向了抗疫的风口浪尖。由于纽约成了全美国和全世界疫情爆发的暴风眼,医疗机构处于超负荷运行,医务人员严重短缺,纽约州长号召本州的退休医生和外州的在职医务人员,组成自愿者救援医疗队伍,前来纽约报到,帮助抗疫。一时间响应者众多,纷纷报名,不计报酬,不计个人得失,冒着生命和健康危险,前来救援。JetBlue 航空公司救援医务人员提供免费机票,纽约酒店提供免费房间,踊跃为战疫出钱出力。许多六、七十岁,甚至八十岁的退休医生,不顾个人安危,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自愿救援医疗队,实在是感人至深!截至3月26日,全美总共有5.2万人医务工作者报名参加抗疫,其中既有医学院的学生,也有退休医生。在纽约,除了在医院前线工作的志愿者外,还大约有8600名医生报名组成心理健康热线,所有疫情期间待在家的人,都可以免费拨打这个热线进行心理咨询。

儿媳妇虽然是一名儿童牙医,但她也做好了准备,马上加入到实习医院的救援医疗第一线队伍中去。就在这时,白宫于3月22日宣布,除了将很快派出两艘海军医疗巨轮前往东西海岸(仁慈号前往落山矶,安慰号前往纽约)协助抗疫之外,立即派遣国民警卫队前往纽约、华盛顿、加里福尼亚三个州执行救援任务。儿媳妇所在的实习医院,被纽约州长指定为接纳新冠病毒病人的定点医院之一,开始腾出病房,收治 Covid-19 病人。国民警卫队雷厉风行,当天就进驻大学医院,在空地上搭起了帐蓬,扩充医院。儿媳妇也准备好了,随时接受实习医院的调遣。(待续)

 



浏览(36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2) 2020-04-21 10:12:25

祖孙三代分兵抗疫 老少爷们孤身奋战(2

1、 天涯海角 疫情一箭穿心

2、纽约爆疫 儿子孤身奋战

3、住院实习 儿媳预备上阵

4、宝宝诞生 全家投入抗疫

5、单打独斗 更讲团队协作

2、纽约爆疫 儿子孤身奋战

我们家儿子和他的未婚妻侥幸逃脱了落入国内春节期间因疫情防控而启动的封城、封路困境,接着又取消了二月十五日飞往中国的行程,但好景不长。虽然美国及时停飞了来往中美的航班,新冠病毒却绕道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欧洲国家,从后面攻破了川普的“马奇诺”防线,致其防守全面溃败。病毒攻陷了全美国五十个州,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宣布全部五十个州同时进入了灾难紧急状态。儿子所在的纽约州和纽约市,一跃成为全美,乃至全球最为严重的疫情爆发区域。

儿子所在的公司很早就让员工在家办公了。儿子备足了食物和日常用品,准备坚持长久在家抗疫。他还订购了健身器材,安装在自己的房间里,避免了去健身房暴露在病毒危险之中。他一边在家工作,一边积极锻练身体,同时也抽出时间来做几手拿手好菜犒劳犒劳自己。未婚妻周末从长岛过来时,他还特意做烤鸭来招待她。

 

 

 

我们打电话要他尽量不要出门,如果非出门不可,一定要戴上口罩和手套。他说:“放心吧,别为我担心,我自己知道怎样保护自己。倒是爸妈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因为你们都在 60岁以上了,更容易受到这种病毒伤害”。

他还说,他不会戴口罩的,因为健康的人戴口罩不起作用,也没有必要,而且现在也买不到口罩,口罩要留给抢救病人的医务人员使用,健康的人不能再去和医务人员抢占紧缺资源。我们听了心里既温暖,又难过。儿子更懂事了,知道为别人着想,但他却太不重视保护自己了。

过了几天,儿子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候老爸老妈,要我们多加小心,因为密西根的疫情已经相当严重,医院急诊室和重症监护室已经人满为患。当时,密西根公布的确诊病例仍然很低,几乎没听说过有这么严重的疫情,可能是因为还没有真正开始大量的检测之缘故。

我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回答:“我的好朋友在底特律医院急诊室做住院实习医生。他上个星期来纽约参加急诊医生学术会议。会议结束后,星期天到我这里住了一晚,......”

没等他那头讲完,我们这边已经着急了。我马上打断他的话,问道:“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去你家?他是医生,难道不知道在这个疫情扩散时期,绝对不能去别人家串门做客吗?”

儿子说:“别着急,别着急!他回密西根后马上做了检测,结果是阴性的。他今天已经打电话来告诉我了。”

我吼叫道:“胡闹!离开你家后,再做检测,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他就不应该去你那里!万一他带了病毒,你怎么办?”

儿子回答:“事情过去,没事了。但是,与他一起来开会的一个同事,也在急诊室工作。那位同事回密西根后检查出阳性了,但他没来过我这里。”

我知道再跟儿子吼叫也没用,他能打电话来告诉我们这件事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只好用缓和的语气继续跟他说:“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个什么事吗?他和同事一起在密西根医院的急诊室工作,又一起去纽约开会,同事感染了,他有多危险呀!他又去你那里住一晚,你不就同样很危险了吗?虽然他暂时检测出阴性,你还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每天早晚给自己测两次体温,严密观察,一有症状,马上就去医院!”

这些孩子,真叫人放心不下!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天天打电话过去询问他有没有什么症状,每天体温是多少,等等。又过了几天,太太打电话过去了解他的情况,突然听到儿子在咳嗽,心中一紧,该不是上次朋友去儿子家时,让儿子感染上病毒了?是潜伏期到了吧?

我立即问儿子:“你的朋友离开后快有两个星期了吧?你赶紧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儿子说:“我只是受了点凉,普通的感冒而已,在朋友来之前就有点咳嗽,都快好了,不用担心。”

我说:“还不用担心?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去看医生吧!再等再拖下去的话,说不定就要出大问题了!”

儿子却说:“我心里有数,就是小感冒,不是 Covid-19。再说了,即使是染上了病毒,我这么年青,这么棒的身体素质,要有症状也一定是很轻微的,扛一扛就过去了。现在纽约的医院人满为患,医生都忙得不可开交,我不能去占用医疗资源,要留给年纪大的重病患者去医院看医生。检测试剂盒也很紧缺,要优先留给重症患者去做检测。”

无语啊!无语!我们做父母的,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个社会,这种教育制度,怎么就把孩子们教育得这么善良?这么讲究公德?这么有社会责任心?都什么时候了,还处处先想到别人,而且是从未见过面,不知姓甚名谁的陌生之人!这只能说明,学校、社会、家庭,还有老师、同学、朋友、同事,平日里对他的潜移默化影响所致。很惭愧,我们做父母的,可能还做不到像他这样淡定,也许他受姐姐的影响更大吧。

我再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加了一句:“你等着,我现在就动身,连夜开车过来,把你接回家来!”

儿子急了:“爸爸,你干什么呀!我这里好好的,体温一直正常,从没有超出过正常范围,也没有其它任何症状。一点点咳嗽也是朋友来之前就有的,这两天都快好利索了。再说了,你就是开车过来也没用,纽约已经封城了,你很可能根本就到不了我这里。”

我没别的办法,只好说:“那我给你寄点药过来!” 我们总不能什么也不干吧?

儿子答应道:“你们要是觉得这样心里舒服点,就寄些药过来吧。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放下心来,我这里什么事都没有。”

我们连夜找药,能想到的,可能会有帮助的药,都给包上。第二天一大早,我第一个进了邮局,用加急快件,次日中午之前可以送到儿子手上。

隔日中午,儿子准时收到了我寄去的药,他回电话说:“我说让你们放心吧!我现在咳嗽好了,体温也一直正常,一切都是好好的。”

我相信儿子现在是好好的,但我无法相信他只是患了小感冒和小咳嗽,我们在这之前并没有听到他咳嗽。我的猜想是:他的要好朋友与同事一起,去纽约参加了下面这个学术会议,会上发生了病毒传播事件,那位同事就是被感染的 ER Doctors 之一。至于他究竟是在会议上被感染的,还是在底特律医院 ER 工作时就已被感染,无法确定,但后者可能性更大。看看现在密西根及底特律疫情爆发的严峻形势,就可想而知了。而这位要好的朋友虽然没有症状,但他把病毒带到了我儿子住处。不到两周时间,我儿子就有了咳嗽症状,但没有引起发烧。他坚持不去看医生,也不去做检测,就这么自愈了。如果我猜想得没错,那他可能因祸得福,体内就已经有了抗体了。(待续)

An ER Doctor With COVID-19 Fears He Exposed Hundreds Of Other ER Doctors To The Virus. On Sunday, March 8, hundreds of emergency room doctors and medical school educators gathered at the Hilton in Midtown New York City for a conference organized by the Council of Residency Directors (CORD) in Emergency Medicine to discuss teaching strategies, innovations in research, and as a last-minute addition to the agenda, the growing coronavirus outbreak. (这段文字取自下面链接的网络报道,如有异议,请与本文作者联系。版权属于原版权所有者)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mphtml/albertsamaha/coronavirus-doctor-tested-positive-conference-nyc-covid19



浏览(23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