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侠客9的博客
  往昔回顾,时政评论,以文会友,笑谈人生。
网络日志正文
美人计! 2021-11-19 06:57:49

海军总院的女兵!

 

老聂30多岁是一位转业干部。早年他从军多年,退役前是南海舰队的团职军官。老聂这人喜欢喝酒,一般人的酒量不是他的对手,并且他只喝度数较高的白酒,对於啤酒他根本就不屑一顾说:那玩意是〝马尿〞!至於葡萄酒之类的低度酒,老聂则认为那都是老娘们喜欢喝的东西,男人若喝那玩意〝跌份〞!

 

论酒量老聂堪称全处第一。他不仅酒量大,喜欢与大家一起喝酒。而且他还把喝酒看作是山区单调生活中的一种游戏。例如:平均每月喝了几次?每次每人又喝了多少?荣获酒坛第二名的是何方神圣?酒桌上谁的表现最差等等?这些老聂都给记录在案,并能够如数家珍般地随口就能准确无误的复述出来。每次在喝酒之前他都要把这帐本拿出来复习一番,用以调动大家破记录的积极性。

 

要说戒台寺〝酒坛大仙〞的头把交椅,那是瓷茨实实的座在老聂的屁股底下啦。老聂他还放出狂言说:他打败全处无敌手!结果:处里那几位残兵败将谁也不敢说话。因此老聂他每次喝酒时:都当仁不让地坐在酒桌的首席座位上,根本就没有与众人平起平坐的意思。看着老聂藐视〝群雄〞的那幅情景,这深深的刺激了驻我们景区派出所的那位老张,勾起了老张想与老聂〝叫板〞的欲望。

 

要说这位〝片警〞老张那还真不含糊!他虽然说酒量不大,但他那〝酒胆〞却着实的是不小。就他这〝量级〞的选手也敢挑战老聂?这种死法那无疑是〝小鸡子到黄鼠狼家里去串门〞!老聂呢:他对於老张这种〝胆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壮举,自然也是下意识的就开始了〝维权〞!并放出话来:只耍他喝完酒后哈上一口气,就能让老张找不到东西南北。这还真仿佛有点〝棋逢对手将遇良材〞的味道!

 

由於〝决战〞的气氛非常浓厚,所以那天喝酒的场面非常热闹,那些看热闹的主总觉得这事闹的越大,那就越不嫌大!所以还有人从食堂端来了一碗〝醒酒〞的老陈醋(毫无疑问:这就是要坐山观虎斗)随着时间的推移:陪酒的那几位败将已经相继的开始胡言乱语了,老张呢?他也渐渐的晕头转向,也开始意识模糊了,最后彻底趴在酒桌上不醒人事了。从此老聂在酒坛上地位更不可撼动啦!

 

老聂不仅爱喝酒,而且他还特别爱吹牛,爱搞个恶作剧啥的。结果有一次我稍不小心就不幸中了他〝设下的套〞!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冬天就快要到了,在北京住过四合院的人都知道,十月下甸的北京就到了该为〝过冬取暖〞准备些峰窝煤、煤球、煤饼之类燃料的时候了。老聂的母亲住在东四美术馆后边的一个四合院里。做为儿子的老聂为他母亲的〝过冬取暖〞准备好一些煤球,煤饼,峰窝煤啥的,那属於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不又到了他该去当煤黑子的时候啦。

 

说起这做煤饼,那可是个体力活,真累人不说,还黑乎乎的脏了叭基。首先要把煤面用清水搅拌适度,然后下手去抓再往模型里装拍实后风干。这一般都是粗人干的活,老聂心想这种脏活,累活自己一个人还真够艰巨,但他又舍不得让他那细皮嫩肉的媳妇一块跟着干,於是他灵机一动鬼心眼子一转,便一下子就想到了那时候还仍洁然一身,还没媳妇,甚至还沒闯入过情坛的兄弟我身上啦!

 

坏主意虽然己经打定,但他不好意思直接了当地向我表明这层意思,一则是怕这位平时就吊儿郎当,怕脏怕累的主随便找个借口就拒绝了。二来呢,开门见山的说也仿佛他做领导的是在利用职权讨部下的便宜似的。因此他决定要巧妙地、不显山、不露水的利用计谋,让这小子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当一天的长工。

 

到周末了:坐在回城的班车上,老聂面带微笑地凑到了我的座位旁:〝大刘、我想帮你介绍一个对象。是海军总院的一个儿科护士,那家伙精神!人长得挺漂亮!就跟那画上的人似的。怎么样?想不想见一见?老聂真不愧为是老狐狸,你看他这一把诱人的小米撒的:那叫一个恰到好处,这小鸡子能不上钩吗?

 

听罢老聂的这番话,我激动的连磕巴都没打一下就不加思索地说道:〝想、想、想、想见呵〞!我一口气竟连着回应了好几声,那脑袋点的就如同小鸡啄碎米。因为老聂提供的这个信息我来说,具有着磁铁一般的吸引力。〝异性相吸〞嘛,这是最基本的物理学原理,更何况还是一个〝七情六欲〞俱全的大活人呢。

 

看到我〝闻色则迷〞的面部表情,以及迫不及待的坚定语气,老聂知道他的计谋己初见成效了,他假装看了看手表略加思索后接着说道:那这样吧,晚上回家后我再给她打个电话,就约明天吧,明天总院也休息。这么着吧,明天上午10点都去我妈家,我们老太太住在市中心交通方便,地址你记一下:美术馆后街xxx号。老聂见我己彻底上钓了低头认真地记着地址,心中不禁一阵窃喜。就这么着:在〝美人计〞的诱惑下我步入了老聂精心为我设计好了的〝义务劳动〞计划。

 

临下班车时老聂仍不放心,於是他再次嘱咐道:别忘了呵,明天上午10点、、、、!成、成、成、放心吧晚不了。此时的我那里知道,这是老兵油子使的一计。仍然蒙在鼓里的我竟然傻了巴极地又一口气连着回应了三声。

 

第二天的早晨,我早早地就起了床。穿戴整齐,皮鞋擦的倍亮,同时身上还喷洒了一些花露水。出门骑上了我的那辆〝风皇〞猛钢13型的自行车〔相当於今天的奔驰或宝马〕然后心旷神怡地吹着口哨儿〝解放区的天,是明郎的天〞。一路上穿大街过小巷从西城的百万庄向着东城的美术馆方向急驶而去。

 

而此时此刻的老聂,他也早己经来到了美术馆后街的他母亲家。并在院子里的煤堆旁将制做煤饼所需的铁铲,水桶,模型等一应工具准备就绪,剩下的事儿:就是悠然自得地吸着烟哼着小曲,等着那位〝做梦娶媳妇〞的傻小子前来参战啦。唉:要不怎么人家都那么说〝姜还是老的辣泥〞!这下子我算是领悟啦!

 

再说我怀揣着〝子孙万代〞的宏伟蓝图,急驶到东四美术馆后,按照地址上所写的门牌号码挨门逐户地搜索。不一会就摸到了接头地点,一进院门就见老聂穿着一个背心,正挥汗如雨地搅拌着那小山峰似的一堆煤面。目赌此情此景:兄弟我是二话不说脱下上衣就要参加劳动。老聂见我不用动员就表现出这种〝周末义务劳动〞的共产主义精神。他高兴的差一点儿乐出声来。可他嘴上却口是心非地说道:不用管,不用管,我这一会儿就干完了。你先坐一会儿,那兵婆一会儿就该到了、、、

 

这哪能成呀,怎能让媒人加大哥自己干这么累的活,而我袖手旁观呢?〝没有关系我闲着也没事,我来帮你干!真的,别客气了、、、、〞见我己彻底上钩了老聂他按奈住心中的狂喜,仍然装模做样地说〝说的也是呵,俩个人干的快,即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你先把这堆煤面拌了吧、、、、、。就这样一个小小的〝美人计〞我便被老聂这个老兵油子给《请君入瓮》心甘情愿地当了半天的长工。

 

二个多小时过后,院里的那堆煤面不见了,不仅煤饼全都做好了,还手工捏造出了不少的煤球。此时的时针己经指向了中午的12点半,可是那位海军总医院的漂亮妞呢?就像是〝仙女下凡〞似的仍迟迟没有出现。这时候老聂抬手看看手表,自言自语道〝怎么搞的?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这兵是怎么当的?都说好了的呀,怎么还不来呢?〞其实此时老聂的心里最清楚,这话他应该去问谁!

 

若在平时,像这类体力活说,那是说什么我都不会干的,这都是猫、狗干的活呀,哪有用大牲口看宅子的道理呢。可如今老聂只用了一个莫须有的〝美人计〞为动力,就楞叫兄弟我自觉自愿地的当了半天的苦力!早晨出门时喷洒在身上香喷喷的花露水,这时候也早己被全身汗珠子的味道所取代了。

 

这样吧,你先洗一洗爪子。中午我叫你嫂子炒几个拿手的菜,今天咱哥俩好好的喝上它二杯。老聂是想通过请我吃顿饭以表谦意。不用了下午我还得去我妈哪儿看看呢,话语中虽然带有几分的不快。但都到这时候了我估计那海军的仙女也不会下凡了。哪有这个钟点去老太太那儿蹭饭的呀?就在这儿吃吧,你嫂子的手艺不错。就这么着:本来好好的一个周末,却鬼使神差地去当了半天的煤黑子。

 

在饭桌上老聂第一次放下他〝酒仙〞的架子。为我倒上了一杯革命小酒,然后半是安慰我,同时也是半自圆其说〝她今天没有来,我估计可能是有什么急事给绊住了,女人都这样,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有时间观念,往后慢慢地就好了〞老聂不知应该怎样安慰自己的这位部下,也不知如何才能使自己的内心不至於感到过度的愧疚。於是他在几杯白酒下肚之后,他又即兴发挥,在酒精的刺激下他信口开河,随口便又向我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不要紧等到下个周末,我让我的战友再给你约她、、、、、!

 

老聂就酒后信口开河,随随便便的这么一说,我却傻呼呼地又信以为真了〔这真是色迷心窍,简直是太缺心眼啦〕就从那以后,我在期望〝兵婆〞和失望〝兵婆〞中,也不知道牺牲掉了多少个宝贵的周末。〔可就这:还不好意思跟人家老聂明说〕。唉!要问世间情为何物?看过后就明白了吧?这真是情义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呵!


浏览(3726) (2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万沐 留言时间:2021-12-01 20:12:33

太有趣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