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原的博客  
思维的原点  
网络日志正文
小芳,当年的诱惑—重庆老三届回忆录 2024-03-07 09:23:50

作者简介:

孙庆伟 重庆三中(南开中学)初664班同学。下过乡,当过工人,抗过枪。在公务员岗位上退休。喜欢高山,大海,蓝天白云。

 

当知青迄今已 50 年,可那淳朴的生活印象却新如昨天。多少往事历历在目,多少友情栩栩如生。尤其令人回味的是,我有幸遇到了一群活泼可爱的小芳。她们的纯情,她们的大胆,她们的野性,使我至今难忘。

小芳,是知青时代我们对与知青产生了爱慕的年轻村姑的昵称。

当年我跟着我哥挂靠在重庆第20中学,下乡到四川安岳县驯龙区建设公社。我哥和另一个知青在一个生产队,我与哥分开一人在另一个队。

这是一个叫江龙坝的小河套。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划了一个半圆,形成了一个坝子。沿河向上,坝子上是一片片梯田。春天插秧前,静的像层叠的瑶池。稻谷成熟时,金黄层叠远处的绿色,成了一张油画。村落隐身在坝子后面浓密的竹林里。村落后面的丘陵是旱坡地。

我们那儿的主食是红苕,大米很少。早晨天亮出工,大约九点左右收工回来煮早饭。早饭即一锅红苕坨坨,为了便于下咽,常常煮成一锅红苕汤。家境好的可加上一把米,那样红苕汤就好吃多了,吃了早饭大概10点多又出工。一直干到下午3点多,回来吃完红苕汤午饭再出工,太阳落山才收工。一般的人家就没晚饭了,直接睡觉。对我们知青上面有些政策上的照顾,晚上可以下点面,用麦子换的。拌一点农民送的碎辣椒,那叫香呀。我的几个同龄的农民好友晚上来串门,看到我们能吃面,羡慕得不得了,说我们知青的生活是神仙过的日子。

因为队里只有我一个知青,在贫瘠的山村里就演绎了奇遇小芳的故事。也许是我当时的憨厚、朴实和男性的阳刚之气深深吸引了她们,也许是她们本身生命力的勃发,让我有机会见识了村姑是怎样表达爱慕之情的。

 

肌肤的诱惑

这天骄阳似火,正是收谷子的好天气。队长派我和邻居蒋元朝的女儿共享一台打谷机。蒋家闺女皮肤黑里透红,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在蒋家祠堂上中学,正值放暑假,就乘机挣点工分。平时见了我总是微微一笑就低下头。我平时把她当小妹妹看。这个小妹妹总是把好东西给大哥哥吃。有时,她爸爸有什么好吃的都要让她端一碗给我,比如杀了猪什么的,就端一碗猪肉粉条。三指宽的大肥膘,加上滑溜溜的红苕粉,在农村,就是上上等菜了。

直到这次她和我一起肩并肩的打谷子,我才发现她已经是大姑娘了,匀称丰满的身材散发出一股青春气息。打谷子其实就是踩打谷机,两个人肩并肩,得配合好,一人一把谷子,一起使劲把转轮踩得飞快,谷穗子放上去,谷粒就迅速脱落到大方木桶里。田里有人割稻子,我们这边就在田里打谷子。两个人靠的很近,时不时身体就接触了,这种接触很惬意。虽然淋漓的大汗使我们全身湿透,但火辣辣的太阳不热了,我觉得打谷子真是最快乐的农活。接触多了就有了异样的感觉,她不躲开反而更多靠着我。男人打谷子是赤膊的,我就只穿一条宽大的短裤,有点经不住这肉体的摩擦,不知怎么的,宽大的短裤鼓了起来,真有点无奈。

她好像知道我的尴尬,却故意靠得更紧了,竟然还侧转头朝我一笑,亮亮的黒眼睛黑得铮亮。我赶紧东张西望了一下,就像小偷。还好,打谷机这边是挡风的大席子,那边,远远的,人群正忙着低头弯腰割稻子。

小弟弟老是捣乱可不是闹着玩的。早饭后,我还是找队长换我去割稻子,心里欠欠的,不无惋惜的告别了这青春的原始萌动。

 

依偎的诱惑

有一段时间,随着知青的下乡,人才资源的丰富,各公社都建立了以表演样板戏为主的文艺宣传队。当宣传队员真是个好差事,公社宣传队,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挨着演。戏演完了,大队在某一农家办招待,白花花大米饭加泡萝卜管够,并且还记一天的工分,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天天这样,一辈子在农村的念头都有了。20中知青高一的陈姐演阿庆嫂,我演胡传魁。还有一班弟兄演八大金刚,我哥演座山雕,我演杨子荣。唱到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时候就有一种雄赳赳的感觉,然后一阵中气十足的哈哈大笑把快乐充满一天。

后来回到大队,大队也要搞宣传队,因为大队的重庆知青没多少,就由年轻的农村后生和村姑补充。我的好友,蒋姓两家蒋云兵的妹和蒋云朋的妹就在其中。阿庆嫂没变,就是八大金刚全换成了我这帮农民弟兄,那也好演,只要乱哄哄的一阵乱叫就真像一群土匪。再加上蒋云兵和蒋云朋的妹妹她们跳的舞蹈。土生土长的农家妹妹跳的舞,说实在的,因为平时少见世面,没有城市知青那样舒展。但青春就是青春,贫困也掩盖不住,她们跳舞的样子处处散发着村姑的芬芳。

每次跳完舞,休息的时候,蒋云朋的妹子就喜欢挤在我旁边坐着,我觉得很愉悦。蒋云朋的妹妹个子不高,瓜子脸白净白净的,红红的嘴唇,一双向上吊的凤眼。身材苗条,衣服虽然破旧,总是穿的很合体,从来都干干净净的。我在心里叫她小家碧玉。她见了我,喜欢羞涩的一笑,在蒋家祠堂上中学,平时真的是个小妹妹。公社里的宣传队轮不到她,没想到在大队演出队里成了骨干,跳的特别认真,特别卖力,特别有成就感。那天晚上,在公社汇报演出,她又挤在我身边,紧紧的,比往回紧的多,她的心跳我都能感觉到。我侧眼偷看,白里透红的脸红扑扑的,脸上的汗珠挂在柔软的须发上,薄薄的上衣隐隐勾勒出乳房美丽的曲线。她知道我在看她,大腿紧紧的靠过来,与青春女子的依偎,那快感像磁铁紧紧的吸着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想把手放在那腿上摸一把的冲动。没有伸出那只咸猪手,使多年以后的回忆少了几分龌龊,多了一叶美好。以后,再见到,她还是那样的一笑,但少了一丝羞涩,多了几分火热。

 

触摩的诱惑

那一天在公社看露天电影,名字记不得了,无外乎是地雷战、地道战之类百看不厌,百看不变的片子。那个年代,能站着看电影已经是非常非常难得的享受,为此走十几里夜路很值得。

我个子高,远远站在人群后面,正看的津津有味,忽然觉得背后面有一样绵软的温热,一阵舒服的感觉。回头一看,竟然是蒋云兵的妹妹,她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的后背。我看着她,她就大大方方的看着我。我瞬间懵懂,赶忙回过头,那一瞬间的我肯定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太火辣了。理智告诉我应该向前移动一下,但两只脚却沉重得像铅。

蒋云兵的妹妹也在宣传队,她胖胖的,很丰满,乳房好像发育的特别成熟,鼓鼓的,丰满的好像衣服都包不住,含苞欲放。臀部高高的向后翘起,绝对的撩人。我恨恨的对自己说,有胆你就转过身去把她抱住,要不你就走开。 站着不动装着看电影,却在受用一个少女的青春萌动,也太不够哥们。终于,理智勉强战胜了燃烧的欲火,我艰难地向前迈出了一小步。

 

事后的感悟

小芳们的爱为什么会用这种赤裸的火热的方式来表达,难道仅仅是青春萌动?我百思不得其解。以后我目睹了我的好友蒋云河的堂客的蜕变,有了几丝感悟。

我们那儿的农民娶老婆的标准就是身体强壮,能干活,能生孩子。蒋云河那几天笑的合不拢嘴,原来他说了一个胖媳妇,要结婚了。他的对象来相亲的时候,我们几个年轻后生都看到了,个子高高的,胖胖的脸蛋上有两片圆圆的红晕,充满生命的活力。在我们挑粪浇红苕秧的路上,我的另一个朋友蒋云福说,这婆娘能生孩子,胖嘟嘟的,睡起来好舒服,说着还把一挑粪桶在肩膀上闪了两闪,好像有用不完的气力。我笑侃,这女人能吃似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我们几个也接着一阵坏笑。

蒋云河媳妇程秀英,嫁过来的新娘,见人笑眯眯的,看的出来幸福的溢于言表。没多长时间的一天,看到她头上缠着帕子,有点病怏怏的,说是小产了。以后一段时间就常常见到程秀英头上缠着帕子。再见到程秀英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年前还鲜嫩鲜嫩的脸,变得蜡黄蜡黄的,头发也失去了光泽,俨然已经像个40多岁的婆娘。 这时,我才明白,村里的婆娘为什么都是那样,粗糙的双手,满脸的皱纹,脏乱的头发,没有一点活力的眼神。从来没有想用褴褛的衣衫去遮掩一下,总是在用耷拉在胸前的乳房,喂着奶娃。生活的沉重让她们的美丽短的可怜。

当我明白,有一天,小芳们也可能会变成程秀英,我的心好像被剜了一刀。并且理解了小芳们火辣勇敢的示爱方式。这是一种对命运的抗争。她们既有青春的火热,也有对自己倾慕的异性的渴求,更有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她们不甘自己的命运。她们就像北极荒原上的小草,用尽生命的洪荒之力在那短暂的春天怒放。

一生中能奇遇到你们,我真的很幸运,一生中能奇遇到你们,我真的很感动,也很无奈,我给不了你们想要的。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我养活自己就够艰难,实在没有能力对你们一辈子负责。既然没有能力去浇灌,就不要去摘折那鲜花。所以我不得不强忍那种火辣的诱惑和青春的冲动。

我离开农村的时候,小芳们,都还没结婚。50年过去了,人世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知她们现在生活的好吗?当老狼那首《同桌的你》风行的时候,歌词里溢出的情感与我的心绪产生了共振,我真想把歌名改成《同村的你》,每当脑海里浮现那珍贵的奇遇,那歌就轻轻的飘向空中:……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作了嫁衣?……



上传者说明:

2021年12月,疫情中经常封城的重庆,江北某茶楼上,重庆40中、6中老三届同学商量“吃螃蟹”,发起编写《重庆市老三届回忆录选》。

2022年3月始,仍在疫情中,更多的老三届同学,主要集中在重庆主城的十余所中学,踊跃参与了“重庆市老三届回忆录”选编。

他们的文章基调与中国老三届精神一脉相承,巴山蜀水的人文风貌,重庆豪爽的地方特色和感染力极强的韵味跃然纸上。

2023年5月,疫情解封后,《重庆市老三届回忆录选》正式出版。作为《中国老三届回忆录·重庆卷》,置身“中国老三届史”之下,犹如路面上镶嵌的一排碎石,花展中编织的一簇蔷薇,文明的火炬实现了接棒相传。历史需由参与者来书写,《老三届回忆录》就是参与者的记录,任何试图抹杀掩盖历史真相的龊劣行径,必在此昭然若揭。 

173篇文章,篇篇皆真情。好文需分享,若束之高阁,实在可惜。作为回忆录的参与者,我将陆续转载其中的一些文章,预料共鸣者必多也!






浏览(2435) (15)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思原
注册日期: 2011-04-30
访问总量: 25,09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那座红卫兵墓园,长眠着我的四个
· 我追寻的读书之梦——重庆老三届回
· 被掩埋的一段历史——云南勐腊知青
· 震惊全国的《残杀知青大案》始末
· 父母本是在世佛,何须千里拜灵山
· 住进公猪圈,安家费变丧葬费,艰
· 情窦初开——重庆老三届回忆录
分类目录
【重庆老三届回忆录】
· 那座红卫兵墓园,长眠着我的四个
· 我追寻的读书之梦——重庆老三届回
· 被掩埋的一段历史——云南勐腊知青
· 震惊全国的《残杀知青大案》始末
· 住进公猪圈,安家费变丧葬费,艰
· 情窦初开——重庆老三届回忆录
· 开“后门”送知青参军,消弭“祸根”
· 让人雾里看花的黄复佳老师——重庆
· 另类知青——“赖青”, 赖在城里的黑
· 魂留云峰山--1972年女知青被杀血
【健康生活】
【回忆随感】
· 父母本是在世佛,何须千里拜灵山
【世界之窗】
存档目录
2024-04-01 - 2024-04-27
2024-03-04 - 2024-03-2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