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大不侠的博客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自言自语,自娱自乐。  
网络日志正文
半夜三更纺花声 2020-03-12 10:13:32

嗡,嗡,嗡……嗡,嗡,嗡……

我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耳边嗡嗡声不断。这是母亲摇动纺花车纺棉花的声音。


我仔细听了听,既听不到胡同里夜行人的脚步声,也听不到任何狗吠声。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人们都睡下了。七十年代初的寒冬腊月之夜,农村大都没有电,更没有电视,漫漫长夜难熬,人们只能早早睡觉。但就连睡觉母亲也享受不到。白天洗衣做饭,缝缝补补,母亲总有干不完的家务事,纺花织布就只能留到晚上做了。


小小的煤油灯,冒着浓浓的黑烟,火苗昏暗微弱,被纺花车的轻风吹动,忽闪忽闪的,似乎随时会熄灭。除了纺花车附近,煤油灯的光线走不了多远,整个屋子看上去仍然漆黑一片。破屋四面漏风,冬夜里暗红的小灯苗让旧屋显得更加寒冷。


母亲两双干瘦的大手,早就布满了裂口,有的干黄,有的红红的几乎要流出血来。母亲从来顾不得管它们,没有贴胶布,没有缠布条,因为那太麻烦,既影响干活,又耽误时间。


我说:娘,早点儿睡吧,明天再纺。

母亲说:你睡,你睡,我不困。


可不一会儿,我看到母亲扯线的左手几乎抬不起来,摇车轮的右手也慢了下来,头深深地低着,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母亲太困了。怎么能不困呢?白天忙,从不睡午觉,晚上又熬夜,天天如此,能不缺觉,能不打瞌睡吗?


我再次催促母亲睡觉,但好像是我惊醒了母亲一样,母亲强打精神,把纺花车摇得又嗡嗡作响。


我看着面前墙上母亲的影子,煤油灯忽闪着,影子摇摆不定,左手上下舞动,右手在空中画着圆圈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颗泪珠划过我的脸颊,留下两道湿湿凉凉的泪痕。我自言自语,我要是个丫头或有一双丫头的手该多好啊?那样,我就可以替母亲纺棉花了。


很快我又在沉闷而有节奏的嗡嗡声中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终于醒了,窗纸发白,天快亮了。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起来帮助母亲烧火做早饭。可等我急急忙忙地跑到厨房的时候,母亲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浏览(139)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