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ansan33的博客
  水 - 柔软,强大,包容,自由,无处不在,遇冷成冰,遇热成汽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sansan33
来自: US
注册日期: 2009-12-11
访问总量: 412,18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 告别童年
· 写在父亲节-难忘那天的恐惧
· 记忆点滴-儿时的玩具
· 折翼- Bryan 的故事
· 请大家吃桃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有感而发】
 · 折翼- Bryan 的故事
 · 破冰-其实他并不冷漠
 · 谁在网络彼端窥探?-也谈网络安全
 · 由标签想到的
 · 自由价更高-由奖励而想到的
 · 缘分-从青梅竹马到脸书做媒
 · 你想当地主吗?
 · 没有承诺的相濡以沫-也谈婚姻模式
 · 狰狞的太阳
 · “面壁”人生-由壁球想到的
【记忆星辰】
 · 记忆点滴-儿时的玩具
 · 马年又一马 - 马大哈
 · 想起了从前的年夜饭
 · 记忆中的春运
 · 记忆点滴 - 小青
 · 记忆点滴 - 欠你一个道歉
 · 记忆点滴 - 同桌的他
 · 记忆点滴 - 我的十件单品
 · 记忆点滴 - 青梅竹马
 · 记忆点滴 - 摇啊摇的向往
【我的故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 迈阿密的冬天 - 寂寞的豪华
 · 弟弟-你在哪儿?
 · 失而复"得"的宝贝车
 · 如果我中了乐透
【我的心情】
 · 写在父亲节-难忘那天的恐惧
 · 时间都去哪儿了?
 · 放飞
 · 勇气
 · 那盏永远熄灭了的灯
 · 天边的那一双彩虹
 · 脆弱
 · 美丽的爱伦
 · 写给2013的自己
 · 感情与年龄
【江河湖海溪】
【成长足迹】
 · 告别童年
 · 你是我永远的宝贝
 · 圣诞礼物交换
 · 假洋鬼子的中文
 · 失落的Santa
 · 明亮的眼睛
 · 少不看西游
 · 第一桶金
 · 责任
 · 满嘴找牙
【彩云飘过心田】
 · 云的诉说*美丽相遇
 · 天若有情天亦老
 · 静秋
 · 秋梦
 · 童年
 · 夕阳中
 · 来生还相守-给我的妞妞
 · 许愿池 - Rome Trevi Fountain
 · 篝火 (外一首)
 · 春来悄悄
【职场天空】
 · 办公室的故事-人缘*人脉*职场
 · 那张温暖的笑脸 :)
 · 我的老板们 3 – 挑剔老板D
 · 我的老板们 2–“推”老板L
 · 我的老板们 1-“亲民”老板G
 · My crush...
 · 远道的和尚会念经 - Are consultan
 · 过河不拆桥
 · 要快还是要好?
 · 找人难 – 找最佳的人尤其难 (下
【幽默人生】
 · 窘6 –无知孕事
 · 窘5-游泳池边的意外
 · 窘4 - 头等舱
 · 窘3 –午餐时课
 · 迷失在莫斯科的郊外
 · 窘2–“电灯泡”
 · 窘1-慢慢流淌的水
 · 遭遇女王
 · 怎么就老了? - My senior moment
 · 死老太婆
【森林草木花】
 · 请大家吃桃子
 · 一幅画的起源和演变-有奖问答
 · 一个可疑的电话
存档目录
02/01/2016 - 02/29/2016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1/01/2010 - 11/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12/01/2009 - 12/31/2009
网络日志正文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2014-06-23 20:54:59

因为在一篇博文中提到了我曾经的背包旅行经历,诗人留言说想听听途中曾经发生过的故事。那些流逝的青春岁月因着诗人的请求就又叮叮咚咚地流入了我的脑海。那些记忆虽然遥远却仍是那般清晰。
如果要写因背包旅行而结缘的故事,那就不能不从他,我在天池边拣来的海开始。

************************************************************
我独自背包旅行始于中学。第一次放单飞的时候我16岁。不过那次只能算是半单飞,因为我是先和爸爸一起出门。到了北京之后我要求一个人在北京多呆一段时间。他就把我留在了北京。他当时放心把我留下是因为我住在海军大院的表姐家。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离开没多久我就搬出来了。我不喜欢住在海军大院里的那种不自由。从那以后每年的夏天我都会自己出门旅行。那个年代还不流行独自背包旅行,治安好像也没有太糟,所以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而我真的是很享受那种自主的自由。

因为读到了一个关于天池怪兽的传说。大学二年级的那个暑假,我背起背包去了长白山。我想去试试运气看看是否可以一睹天池怪兽的风采,想去看看那飞天瀑布,更想去看看那个神秘的松花江之源。那个时候旅游还不发达。不像现在从大城市都有去长白山的旅游车。我先坐火车去了一个长白山附近的小城。然后从那儿再搭乘长途汽车去到长白山脚下。在山脚下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准备第二天上山。因为长白山还没有开发,旅店条件相当的简陋,是还要和别人合住的那种。我的房间里好像有6张床。和我一同入住的还有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4-5岁的男孩子。放下背包,我就准备去镇子里面转转顺便买点儿吃的回来。可是还没等我离开,那个小男孩子就过来缠着我玩儿。这真是个不认生的活泼孩子。我一向喜欢小孩子就开始和他玩儿。那个年轻妈妈也开始和我搭腔说话。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海就这样出场了。

海浓眉大眼,气宇轩昂。他的声音特别地洪亮。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一进门那个房间就都在他的统筹之下了。而且不由分说地马上把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也纳入了他的旗下。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海的气场特别地强。三言两语地,他就把他自己和一他家介绍清楚,几乎是在同时也把我的情况打听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当时在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夜大当老师。利用暑假带着家人来游长白山。他告诉我说在长途汽车上就注意已经到一个人旅行的我。一路很都对我都很好奇,还和他的太太燕猜测议论过我。毕竟那个年代单独旅行的人不多见,更何况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接下来他说虽然很欣赏我的独来独往特立独行,去长白山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去,毕竟登山还是会有危险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活动。我听着他的吩咐,竟然说不出个“不”字来。

稍微安顿了一下我们就一起去吃饭。饭后又在小镇里转转,顺便买一些第二天上山的吃的食品并在海的建议下每人买了一件雨披。海是个十分健谈的人,不难看出他涉猎十分广泛,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唐诗宋词无所不知。短短的一个黄昏我的感觉就是在翻一本《十万个为什么》和读一本《百科大全全书〉,所不同的是,听他讲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枯燥。一种那个年纪的女孩子容易有的一种崇拜油然而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边谈边走,没觉得怎样就到了瀑布的跟前。这时候天开始下雨。他的儿子迈也开始累了。我们就找了个面对瀑布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我们在瀑布的轰鸣声中面对着瀑布吃着我们带来的食品。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一个真正的由天而降的瀑布。感觉那川流不息由天而降的瀑布好像直敲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那种感觉现在还能回想起来。

我们到达天池的时候雨早已经停了,可是天池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隐在一阵阵的浓雾之中时隐时现就是不肯展露她美丽的面庞。我们就在天池边转悠等着浓雾散去。我更期望能够透过浓雾看到传说中的天池怪兽。海的兴致似乎特别地高。他的情绪不但丝毫没有因为没有看到美丽的天池而受任何影响,相反地好像是放下了一副担子,显得的很轻松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天又开始下小雨。天色不早了,我们不得不带着几分遗憾离开天池。

因为我们有各自的行程,第二天留下彼此的通讯地址后就匆匆分手了。很快地我就收到了海的来信。我也把在长白山拍的一些照片寄给他。在信上我称呼他“叔叔”。因为当时的我觉得他比我年长很多做了父亲 又是老师,另外我对他是相当地仰慕,不可能直呼他的名字。他很快地就纠正了我,告诉我在他的心里我就是他的一个小妹妹。

没过多久海来信告诉我说他被提拔当了他们厂的厂长。在同一封信中还告诉我,他的接受这个职位的决定是在天池边做的。原来他去长白山是带着心事去的。他开始的时候很犹豫是不是要走这样的一步,因为他的内心里更喜欢静静地读书和思考。他一直说他的骨子里是一个书生更喜欢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没想到他这个“官”一当就没刹住闸。因为他的业绩,几年后他就被提升为他们那个工业局的局长。

就这样,我在长白山下天池边拣了这个海,开始了我们的友谊。

浏览(166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