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ansan33的博客
  水 - 柔软,强大,包容,自由,无处不在,遇冷成冰,遇热成汽
我的名片
sansan33
来自: US
注册日期: 2009-12-11
访问总量: 411,03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 告别童年
· 写在父亲节-难忘那天的恐惧
· 记忆点滴-儿时的玩具
· 折翼- Bryan 的故事
· 请大家吃桃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有感而发】
 · 折翼- Bryan 的故事
 · 破冰-其实他并不冷漠
 · 谁在网络彼端窥探?-也谈网络安全
 · 由标签想到的
 · 自由价更高-由奖励而想到的
 · 缘分-从青梅竹马到脸书做媒
 · 你想当地主吗?
 · 没有承诺的相濡以沫-也谈婚姻模式
 · 狰狞的太阳
 · “面壁”人生-由壁球想到的
【记忆星辰】
 · 记忆点滴-儿时的玩具
 · 马年又一马 - 马大哈
 · 想起了从前的年夜饭
 · 记忆中的春运
 · 记忆点滴 - 小青
 · 记忆点滴 - 欠你一个道歉
 · 记忆点滴 - 同桌的他
 · 记忆点滴 - 我的十件单品
 · 记忆点滴 - 青梅竹马
 · 记忆点滴 - 摇啊摇的向往
【我的故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 迈阿密的冬天 - 寂寞的豪华
 · 弟弟-你在哪儿?
 · 失而复"得"的宝贝车
 · 如果我中了乐透
【我的心情】
 · 写在父亲节-难忘那天的恐惧
 · 时间都去哪儿了?
 · 放飞
 · 勇气
 · 那盏永远熄灭了的灯
 · 天边的那一双彩虹
 · 脆弱
 · 美丽的爱伦
 · 写给2013的自己
 · 感情与年龄
【江河湖海溪】
【成长足迹】
 · 告别童年
 · 你是我永远的宝贝
 · 圣诞礼物交换
 · 假洋鬼子的中文
 · 失落的Santa
 · 明亮的眼睛
 · 少不看西游
 · 第一桶金
 · 责任
 · 满嘴找牙
【彩云飘过心田】
 · 云的诉说*美丽相遇
 · 天若有情天亦老
 · 静秋
 · 秋梦
 · 童年
 · 夕阳中
 · 来生还相守-给我的妞妞
 · 许愿池 - Rome Trevi Fountain
 · 篝火 (外一首)
 · 春来悄悄
【职场天空】
 · 办公室的故事-人缘*人脉*职场
 · 那张温暖的笑脸 :)
 · 我的老板们 3 – 挑剔老板D
 · 我的老板们 2–“推”老板L
 · 我的老板们 1-“亲民”老板G
 · My crush...
 · 远道的和尚会念经 - Are consultan
 · 过河不拆桥
 · 要快还是要好?
 · 找人难 – 找最佳的人尤其难 (下
【幽默人生】
 · 窘6 –无知孕事
 · 窘5-游泳池边的意外
 · 窘4 - 头等舱
 · 窘3 –午餐时课
 · 迷失在莫斯科的郊外
 · 窘2–“电灯泡”
 · 窘1-慢慢流淌的水
 · 遭遇女王
 · 怎么就老了? - My senior moment
 · 死老太婆
【森林草木花】
 · 请大家吃桃子
 · 一幅画的起源和演变-有奖问答
 · 一个可疑的电话
存档目录
02/01/2016 - 02/29/2016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1/01/2010 - 11/30/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12/01/2009 - 12/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读研究生。“娇生惯养”的我开始了离家的学生生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走到哪儿,不认识我的人或者是跟我不熟的人都认为我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我一直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改变周围人对我的这个印象。事实上,我是个特别能吃苦的人。 这当然是题外话。

那个年代的学校食堂和现在的没法比。那个时候想吃好的菜是要早早地去排队的,去晚了好的菜就没有了。而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排队。到不是我怕等。我不喜欢排队的原因主要是我不喜欢夹塞儿和被夹塞儿。我不习惯去食堂的时候碰到热心的排在前面的同学把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到前面去。每到这样的时候我就很不自在。那种感觉很不好有点儿像做贼。我心里宁可自己排在最后吃不到好的菜。可是我又常常不知道怎样谢绝别人的好意而不被认为是自己不知好歹。然而和加塞儿相比,我更不喜欢被加塞儿。因为有人拉我去加塞儿的时候,我还算有主动权,我还可以谢谢他们说想再去别的食堂看看。可是被加塞儿的时候好像加塞儿的人都有点儿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我好像都没有机会不让他们夹塞儿,他们会打一个招呼自然而然地站到了我前面。碰到这样的时候,我是宁可把我自己的位置让给加塞儿的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除了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食堂,我一般都是尽可能地晚去吃饭。当然很少能买到抢手的菜。于是我就戏称我的学生生活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事实是我不是挑剔的娇小姐,吃好吃坏对我来讲没有那么重要。而且晚点儿去还省下了排队的时间。类似这样的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一定是在不经意中借文字传送给了他。

有一天我在宿舍里看书。听到有人敲门。开始我没有理会,平时里如果是住在楼里的同学来找我们宿舍的谁,一般都是敲两下或者推门进来,或者在门外直接叫要找的同学的名字。如果是外面的来客,楼下传达室的人会挡住问清楚然后叫我们下去接的来访的客人。当停顿了一会儿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时,我就满心怀疑地去开门。让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站在门外的竟然会是他-那个在天池边拣来的海。这是我们长白山分别后第 一次见面。我真的是万分意外,因为他的城市离我的城市相距很远。而且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他要来。

原来,他是去一个相邻的城市出差。因为想到了在这座城市里有那么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就专程绕道来看我。他带来了很多真空包装的食品慰劳我们,不光是给我而是给整个宿舍。那天海带了我们整个宿舍的同学去江边餐厅吃了一顿大餐。因为还要赶路饭后他就匆匆离开了。回去后他写信给我说没有想到我们研究生的生活是那么简朴清贫(说心里话,我真的没有觉得怎么清苦),说他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

没有多久,海找到了一个经过我们城市的特快列车上的乘务员林。每隔一段时间就让她给我们捎很多的食品,有新鲜水果,干果,还有那种真空包装的肉类食品,甚至一些文具。无功不受禄,我当然不好意思要他的东西,让他不要再送东西。但是他总是说这些东西也是别人送给他的,他吃不了也用不到,不给我也就浪费了。再说带来的东西也不光是给我而是给大家的。让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们这一帮“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学生们,就有了这样的一个特别供应商。我们会定时去火车站,买一张站台票去等林的那班特快列车。即便是现在,当我看到电影里有人站在月台上等火车的时候,都还会想起我无数次地在月台上等着那班特快列车,等着旅客们散去,林拎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包。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宿舍经常聚餐。很多个周五的晚上,我们到楼下小卖部去买点儿五香花生米,再买瓶黑加仑果酒就开始我们的party. 海给我们的学生生活带来的不光是食品,更多的是一种温暖,一种关怀。上次回国在北京和几个研究生的同学聚会,还谈起了我们的聚餐和吃过的扒鸡,烤鸭等等等等。

海当了局长后就更忙了。经常国内国外地到处出差。但是他还是经常写信,说说他的情况。他说写信对他来讲是一种放松。因为写信的时候他可以不去想工作上的事情。他经常说他很想也能像我们一样能回学校读书。对他来讲能够脱身出来全职读书真的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我那段时间正在各种设计方案,考试,论文,英文单词中挣扎,并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羡慕学生生涯。到了今天,在我远离了校园生活,在被各种工作压力,不得不面对讨厌的公司政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突然就体会到了他当年的感受。我想他所受的压力比起我现在要面对的一定是要大,情况也要复杂的多。

我研究生毕业后准备出国。那时候很担心会受到研究生毕业的服务年限的限制。他就拍着胸膛安慰我说不要紧,如果真的正常的途径走不通的话他可以帮我找其他的途径。所幸的是我没有麻烦到他。我出国后不久,他就下海南下经商了。开始时我们还是经常有书信来往互通信息。后来电话方便了信就写的少了。慢慢地连纸和笔都很少去碰了。那种静下心来写信的日子不知不觉之中就被现代的通讯和科技取代了。可是我真的很怀念从前的书信来往的日子。相对于电话,我更喜欢信件。我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信件。电话很直接但是没有文字那么耐久。信件给人的感觉更真实,而且写信更用心,下笔前要思考,用字也斟酌,而且信件可以反复阅读。对文字的热爱是也许是我写博客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正如他很早以前就计划的那样,海好多年前就已经退休了。现在的他和燕安家在北京,珠海,和几个其他的地方。他们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尽情读书和随意地旅行,过着一种富足安逸的生活。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