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sansan33的博客  
象水一般柔软,象水一样强大,象水一样包容,象水一样自由,象水一样无处不在  
        http://blog.creaders.net/u/32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天池边拣来的海(下) 2016-02-15 07:11:39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读研究生。“娇生惯养”的我开始了离家的学生生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走到哪儿,不认识我的人或者是跟我不熟的人都认为我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我一直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改变周围人对我的这个印象。事实上,我是个特别能吃苦的人。 这当然是题外话。

那个年代的学校食堂和现在的没法比。那个时候想吃好的菜是要早早地去排队的,去晚了好的菜就没有了。而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排队。到不是我怕等。我不喜欢排队的原因主要是我不喜欢夹塞儿和被夹塞儿。我不习惯去食堂的时候碰到热心的排在前面的同学把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拉到前面去。每到这样的时候我就很不自在。那种感觉很不好有点儿像做贼。我心里宁可自己排在最后吃不到好的菜。可是我又常常不知道怎样谢绝别人的好意而不被认为是自己不知好歹。然而和加塞儿相比,我更不喜欢被加塞儿。因为有人拉我去加塞儿的时候,我还算有主动权,我还可以谢谢他们说想再去别的食堂看看。可是被加塞儿的时候好像加塞儿的人都有点儿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我好像都没有机会不让他们夹塞儿,他们会打一个招呼自然而然地站到了我前面。碰到这样的时候,我是宁可把我自己的位置让给加塞儿的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除了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食堂,我一般都是尽可能地晚去吃饭。当然很少能买到抢手的菜。于是我就戏称我的学生生活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事实是我不是挑剔的娇小姐,吃好吃坏对我来讲没有那么重要。而且晚点儿去还省下了排队的时间。类似这样的校园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一定是在不经意中借文字传送给了他。

有一天我在宿舍里看书。听到有人敲门。开始我没有理会,平时里如果是住在楼里的同学来找我们宿舍的谁,一般都是敲两下或者推门进来,或者在门外直接叫要找的同学的名字。如果是外面的来客,楼下传达室的人会挡住问清楚然后叫我们下去接的来访的客人。当停顿了一会儿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时,我就满心怀疑地去开门。让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站在门外的竟然会是他-那个在天池边拣来的海。这是我们长白山分别后第 一次见面。我真的是万分意外,因为他的城市离我的城市相距很远。而且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他要来。

原来,他是去一个相邻的城市出差。因为想到了在这座城市里有那么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就专程绕道来看我。他带来了很多真空包装的食品慰劳我们,不光是给我而是给整个宿舍。那天海带了我们整个宿舍的同学去江边餐厅吃了一顿大餐。因为还要赶路饭后他就匆匆离开了。回去后他写信给我说没有想到我们研究生的生活是那么简朴清贫(说心里话,我真的没有觉得怎么清苦),说他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

没有多久,海找到了一个经过我们城市的特快列车上的乘务员林。每隔一段时间就让她给我们捎很多的食品,有新鲜水果,干果,还有那种真空包装的肉类食品,甚至一些文具。无功不受禄,我当然不好意思要他的东西,让他不要再送东西。但是他总是说这些东西也是别人送给他的,他吃不了也用不到,不给我也就浪费了。再说带来的东西也不光是给我而是给大家的。让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们这一帮“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学生们,就有了这样的一个特别供应商。我们会定时去火车站,买一张站台票去等林的那班特快列车。即便是现在,当我看到电影里有人站在月台上等火车的时候,都还会想起我无数次地在月台上等着那班特快列车,等着旅客们散去,林拎下来的大大小小的包。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宿舍经常聚餐。很多个周五的晚上,我们到楼下小卖部去买点儿五香花生米,再买瓶黑加仑果酒就开始我们的party. 海给我们的学生生活带来的不光是食品,更多的是一种温暖,一种关怀。上次回国在北京和几个研究生的同学聚会,还谈起了我们的聚餐和吃过的扒鸡,烤鸭等等等等。

海当了局长后就更忙了。经常国内国外地到处出差。但是他还是经常写信,说说他的情况。他说写信对他来讲是一种放松。因为写信的时候他可以不去想工作上的事情。他经常说他很想也能像我们一样能回学校读书。对他来讲能够脱身出来全职读书真的是一件太奢侈的事情。我那段时间正在各种设计方案,考试,论文,英文单词中挣扎,并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羡慕学生生涯。到了今天,在我远离了校园生活,在被各种工作压力,不得不面对讨厌的公司政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突然就体会到了他当年的感受。我想他所受的压力比起我现在要面对的一定是要大,情况也要复杂的多。

我研究生毕业后准备出国。那时候很担心会受到研究生毕业的服务年限的限制。他就拍着胸膛安慰我说不要紧,如果真的正常的途径走不通的话他可以帮我找其他的途径。所幸的是我没有麻烦到他。我出国后不久,他就下海南下经商了。开始时我们还是经常有书信来往互通信息。后来电话方便了信就写的少了。慢慢地连纸和笔都很少去碰了。那种静下心来写信的日子不知不觉之中就被现代的通讯和科技取代了。可是我真的很怀念从前的书信来往的日子。相对于电话,我更喜欢信件。我喜欢看得见摸得着的信件。电话很直接但是没有文字那么耐久。信件给人的感觉更真实,而且写信更用心,下笔前要思考,用字也斟酌,而且信件可以反复阅读。对文字的热爱是也许是我写博客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正如他很早以前就计划的那样,海好多年前就已经退休了。现在的他和燕安家在北京,珠海,和几个其他的地方。他们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尽情读书和随意地旅行,过着一种富足安逸的生活。













浏览(783) (5) 评论(19)
发表评论
天池边拣来的海(上) 2014-06-23 18:54:59

因为在一篇博文中提到了我曾经的背包旅行经历,诗人留言说想听听途中曾经发生过的故事。那些流逝的青春岁月因着诗人的请求就又叮叮咚咚地流入了我的脑海。那些记忆虽然遥远却仍是那般清晰。
如果要写因背包旅行而结缘的故事,那就不能不从他,我在天池边拣来的海开始。

************************************************************
我独自背包旅行始于中学。第一次放单飞的时候我16岁。不过那次只能算是半单飞,因为我是先和爸爸一起出门。到了北京之后我要求一个人在北京多呆一段时间。他就把我留在了北京。他当时放心把我留下是因为我住在海军大院的表姐家。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离开没多久我就搬出来了。我不喜欢住在海军大院里的那种不自由。从那以后每年的夏天我都会自己出门旅行。那个年代还不流行独自背包旅行,治安好像也没有太糟,所以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而我真的是很享受那种自主的自由。

因为读到了一个关于天池怪兽的传说。大学二年级的那个暑假,我背起背包去了长白山。我想去试试运气看看是否可以一睹天池怪兽的风采,想去看看那飞天瀑布,更想去看看那个神秘的松花江之源。那个时候旅游还不发达。不像现在从大城市都有去长白山的旅游车。我先坐火车去了一个长白山附近的小城。然后从那儿再搭乘长途汽车去到长白山脚下。在山脚下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准备第二天上山。因为长白山还没有开发,旅店条件相当的简陋,是还要和别人合住的那种。我的房间里好像有6张床。和我一同入住的还有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一个4-5岁的男孩子。放下背包,我就准备去镇子里面转转顺便买点儿吃的回来。可是还没等我离开,那个小男孩子就过来缠着我玩儿。这真是个不认生的活泼孩子。我一向喜欢小孩子就开始和他玩儿。那个年轻妈妈也开始和我搭腔说话。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海就这样出场了。

海浓眉大眼,气宇轩昂。他的声音特别地洪亮。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一进门那个房间就都在他的统筹之下了。而且不由分说地马上把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也纳入了他的旗下。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海的气场特别地强。三言两语地,他就把他自己和一他家介绍清楚,几乎是在同时也把我的情况打听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当时在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夜大当老师。利用暑假带着家人来游长白山。他告诉我说在长途汽车上就注意已经到一个人旅行的我。一路很都对我都很好奇,还和他的太太燕猜测议论过我。毕竟那个年代单独旅行的人不多见,更何况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接下来他说虽然很欣赏我的独来独往特立独行,去长白山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去,毕竟登山还是会有危险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活动。我听着他的吩咐,竟然说不出个“不”字来。

稍微安顿了一下我们就一起去吃饭。饭后又在小镇里转转,顺便买一些第二天上山的吃的食品并在海的建议下每人买了一件雨披。海是个十分健谈的人,不难看出他涉猎十分广泛,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唐诗宋词无所不知。短短的一个黄昏我的感觉就是在翻一本《十万个为什么》和读一本《百科大全全书〉,所不同的是,听他讲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枯燥。一种那个年纪的女孩子容易有的一种崇拜油然而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边谈边走,没觉得怎样就到了瀑布的跟前。这时候天开始下雨。他的儿子迈也开始累了。我们就找了个面对瀑布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我们在瀑布的轰鸣声中面对着瀑布吃着我们带来的食品。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一个真正的由天而降的瀑布。感觉那川流不息由天而降的瀑布好像直敲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那种感觉现在还能回想起来。

我们到达天池的时候雨早已经停了,可是天池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隐在一阵阵的浓雾之中时隐时现就是不肯展露她美丽的面庞。我们就在天池边转悠等着浓雾散去。我更期望能够透过浓雾看到传说中的天池怪兽。海的兴致似乎特别地高。他的情绪不但丝毫没有因为没有看到美丽的天池而受任何影响,相反地好像是放下了一副担子,显得的很轻松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天又开始下小雨。天色不早了,我们不得不带着几分遗憾离开天池。

因为我们有各自的行程,第二天留下彼此的通讯地址后就匆匆分手了。很快地我就收到了海的来信。我也把在长白山拍的一些照片寄给他。在信上我称呼他“叔叔”。因为当时的我觉得他比我年长很多做了父亲 又是老师,另外我对他是相当地仰慕,不可能直呼他的名字。他很快地就纠正了我,告诉我在他的心里我就是他的一个小妹妹。

没过多久海来信告诉我说他被提拔当了他们厂的厂长。在同一封信中还告诉我,他的接受这个职位的决定是在天池边做的。原来他去长白山是带着心事去的。他开始的时候很犹豫是不是要走这样的一步,因为他的内心里更喜欢静静地读书和思考。他一直说他的骨子里是一个书生更喜欢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没想到他这个“官”一当就没刹住闸。因为他的业绩,几年后他就被提升为他们那个工业局的局长。

就这样,我在长白山下天池边拣了这个海,开始了我们的友谊。




















浏览(151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告别童年 2014-06-19 17:09:14
五号,六月份的第一个周四,我去学校参加儿子的小学毕业典礼。典礼开始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小毕业生们全体起来。转过身来给父母和来宾们唱一首歌
We'll Forever Have a Song
The time has come for us to move on in different ways,
and to travel on an unknown path.
We'll try new things and see new places that we've never seen before
so let us face the future bright and strong!
The memories we’ve shared will forever fill my mind as I think of all the fun we've had.
The melodies we've sung will live on within my heart as we move on
We'll forever have a song

看着那张有点儿严肃的脸,听着他一字一句的歌,霎那间我泪眼弥蒙。他成长的点点滴滴再一次像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闪过。。。

第一次见到他。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我,那么安静,不哭不闹。

他小的时候很胖,99%percentile,他的头发很少,小baby的时候就像杨柳青年画中的娃娃那样,圆圆胖胖光光的头上只有两个鬓角有两绺长长的头发。无论去哪儿大家都喜欢摸摸他的头。他是个快乐的孩子,不论见到什么人都很兴奋很高兴。

他真不愧是个男孩子,对车有着天生的喜好和敏感。六个月的时候就在众多的hot wheel小汽车中选中了两个SUV车,一辆是灰色的Hummer,另一辆是绿色带白条纹的吉普车。白天玩的时候每个小车都喜欢玩,但是睡觉的时候手里必须要握着这两个其中的一个。醒来时如果发现小车不在了就会哭,随便抓一个给他,他闭着眼睛就知道不是。只要把这两个小车中的一个塞到他的小手里,他马上就会握得紧紧地,让后就接着睡。刚刚会说话,带他上街的时候就可以叫出街上车的名字了。

等到他开始学说话的时候,下班接他回家的路上我都是连猜带蒙地和他一路交谈。他的词汇和语言还不够丰富,但是很努力地描述着他的所见所闻。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时候他会很着急,我懂他的时候他就手舞足蹈地特别高兴。那段时间他只会讲英文。我也试着让他讲中文,但是终究寡不敌众,他更热衷于沉浸在Barney,Tom&Jerry, Bob the builder的世界里。他终于开始讲中文的时候是4-5岁的时候。那时候他喜欢变形金刚,我的一个朋友送了一套变形金刚的中文版动画片。他立即着了迷,中文也就自然而然地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不论见到什么都问“会不会变形?”

到了两三岁的时候,下午睡午觉总是不肯乖乖地睡。后来我发现了个好办法,那就是带他开车出去兜一圈,在车里一颠一会儿就睡着了。所以那段时间一到了让他睡觉的时候我们就会说“把他拉出去!”。他自己也喜欢这样的入睡方式,有的时候自己想睡觉就说“把他拉出去!”

小的时候他有一个枕头是无论到哪儿去都不能少的。那个枕头很旧了很破了,可那就是他的安慰。一到困了的时候就喊“my 头头”。第一次带他回国的时候他才两岁,等飞机的时候他就拎着个脏枕头在候机大厅走到哪儿睡到哪儿。有好几次我想换个漂亮的新枕头给他,他都哭着把旧的“my 头头”要回来。

到了该摘尿布的时候。他白天都没什么事,但是到了晚上就会跟我一遍又一遍地要尿布,洗完了澡就跟在我后面喊“妈咪,尿布,妈咪尿布。。。”。值得骄傲的是他从来就没有尿过床。

大概四岁多的时候带他去小公园玩儿,不当心摔了一跤,膝盖碰破了皮有点儿血渗出来,吓的他脸色大变,哭着问我“Do we need to call 911?"

五岁以后开始接电话。我告诉他接电话要有礼貌,听到是女的声音要喊阿姨好,男的声音要喊叔叔好。他一直是这样做的。有一天奶奶来电话,他接起来,就听他说“奶奶,阿姨好。。。”。我在一旁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五六岁的时候开始,每次给他吃什么好吃的,只要我没有同时在吃,他就会过来给我吃,我要是不肯吃他就说,尝一口,就尝一口。

他九岁的那个圣诞节,带他去迪斯尼世界玩。在看一个表演的时候人实在太多,他不够高看不见。我就把他抱起来让他看。他在我身上时一直问”Am I too heavy for you?" 。他看两眼就伏下头抱抱我,亲亲我,再看几眼就坚决地下来了。我告诉他妈妈抱得动,他抱抱我说不想看了。我知道他其实很想看。但是他舍不得我受累。

小时候的他经常丢东西,衣服书本没有他不丢的。而且总是丢三落四的。上了三年级他突然就开窍了。他晚上睡觉前经常会写一个条子贴在大门上,上面都是天学校要带的东西和要注意的事项。如果第二天有field trip 他会穿着第二天要穿得衣服睡觉怕第二天早上忘记了。

小学三年级以后,除了学校的Projects 之外,我就基本上不再管他学校的作业了。学校的作业一般都是在学校做好了才回来。他非常喜欢告诉我学校里面的事情。我做饭的时候他就会像个小跟屁虫一样地跟在后面“mommy, I want tell you something" bla, bla,bla。。。

我的爱犬妞妞给我们养成了每天晚饭后去湖边走一圈的习惯。这是我一天最轻松愉快的时光。他会把学校里的见闻和学过的知识讲给我听。也有的时候他会远远地跑到前面或是落到后面,然后用对讲器和我喊话,报告他的新发现。有的时候他犯懒不想走,只要我说没有他陪我我会害怕,他马上就高高兴兴地跟我走了。而且还会一路上特别关照我像一个真正的侠客。

他对事物的看法总是有他自己的理论。他说唐僧说他不杀生不吃肉,可是他吃蔬菜也是在威胁别的动物,因为那是在抢别的动物的粮食。因为他不吃肉就会多吃菜,那吃草吃菜的动物没有了/不够吃了也会死。吃蛋,那也是减少动物的新生命。因为吃了蛋,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一个可以由蛋而生的动物。

几天前的傍晚在湖边散步的时候我们谈起了他的毕业和他即将到来的中学生涯。他开始跟我讲他记得的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然后他说“When I look back, I feel I am so old, but when I look forward I am still young"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宝贝长大了,童年已经被他留在了身后。









































浏览(792) (0) 评论(12)
发表评论
写在父亲节-难忘那天的恐惧 2014-06-13 20:27:16
有一次和朋友闲聊,聊起了我年轻的时候经常是一个人背起背包到处旅行以及小时候我经历的一些故事。这个朋友就说,一看你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认真地想了想,我是个胆子很大的人吗? 一个人游走四方到处去旅行我是不会害怕。当年去张家界,黄山,长白山,千山,还有很多的大大小小的陌生城市我都是一个人去的。也许该说我是个敢闯荡的人。但是我却是个胆子很小的人。我怕虫子,任何一种虫子我都害怕。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想让我投降很容易,就把我关到一个满是虫子的屋里面就行了。除了虫子,我也曾经有过一次难忘的恐惧

那是我在大学二年级夏天时发生的事情。我的爸爸因为常年胃溃疡,终于下决心去做手术。准备切除三分之二的有溃疡的胃。胃切除这个手术虽然是大手术,但是好像比较常见,所以周围的人都以一种平常的态度对待着这个手术。只有我,心存疑惑和满心担忧。我是怕爸爸得的是更严重的病。那个时候常常听到大人们讲谁谁谁得了癌症,动手术打开以后发现太晚了,回天无术然后再原样缝合起来。为了不增加病人和某些亲人的思想压力一般都是瞒着本人和那些亲人。那段时间里爸爸经常是捂着胃痛的直不起腰来。我很怕他得的不是胃溃疡。可是我的疑惑和担心又不能跟别人讲。

爸爸做手术的那天我有课不能去守在他身边。而且爸爸妈妈说我去了也没有用因为我是不允许进手术室的,况且爸爸会是在麻醉睡眠的状态下。我去了他也不会知道。按计划爸爸要到下午3点以后才可能出手术室。那是非常难忘的一天。事实上我除了当时的那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之外记不住那天发生的任何事情。我好怕,怕医生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地团团转。那是一种极端的恐惧,一种很空洞的,无边的恐惧。爸爸是我的天,真的要是他生了大病那我的世界就坍塌了。我越想越怕,越怕就越要想。时间仿佛静止了,世界好像是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我熬到了下课。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骑车就往医院冲。一路狂奔。

因为这之前我每天都去病房陪爸爸。所以病房里的也人都认识我了。我到病房的时候爸爸的手术已经做完。麻药还没过在睡着。同病房的人告诉我手术很成功。我妈妈回家准备吃的去了。我看着安睡的爸爸,心里的那份恐惧就是挥之不去。我就追问手术的细节。手术用了多久,妈妈的情绪如何,既然是胃切除那么切掉了多大?等等等等。 病房的人当然不知道细节。现在想想挺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情,可是当时的我就越觉得可疑。总是怕是爸爸也是那种打开了就缝上的情况。好不容易等到妈妈回来了。问她,她也是说手术很成功,再问她细节,她也说不出什么,问她有没有看到切下来的部分,她说没有。我的恐惧就又加深几分。可是我又不能把我的真实想法告诉妈妈。于是我就央求她带我去找那个医生。那个医生我们也算是间接认识。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医生的回答是一样的,手术很成功。可是我还是问东问西的想探个虚实。直到来医生不得不用手比划了一下切下来的那部分的大小,我才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件事情以及当时我的心里活动和那个类似于世界末日的恐惧,我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起。但是那一天,那种空洞地没着每落的恐惧我却从来没有忘记。我常常想起那个医生办公室里的黄昏。爸爸走了7年了。有时候我还会想,也许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多么希望还能有那么个权威人士告诉我。一切都没事,他很快就会回家了!

父亲节就要到了,谨以此文纪念我亲爱的爸爸。










浏览(758) (0) 评论(6)
发表评论
记忆点滴-儿时的玩具 2014-06-02 05:36:16
 
儿子要上中学了,今天有点儿时间就在家把楼上的游戏室整理一下,把他不再玩的玩具放到大纸盒子里面捐出去给别的用得到它们的孩子们。才发现游戏室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各种玩具堆的满满的了。他的hotwheel小汽车,各种遥控玩具汽车,火车,飞机,变形金刚,Pokemon玩具和卡片,Bakugan 球,各种Nerf枪,各种积木Lego,他的喜好每隔一个阶段就有变化。有的时候他的爱好转移了以后还会转回来,好比Pokemon 反复迷过几次。也有的玩具他迷过后很快就不再喜欢了好比Bakugan球,当然还有五数的动画片CD和电脑游戏。整理他的玩具的过程我又一次走过了他的成长道路。不知道怎样一来我突然想起六一儿童节就在眼前。

儿童节?我心底的一根旧琴弦突然就被拨动了一下。童年,多么遥远的回忆。
不由得地我想起了我童年的玩具。我成长起来的那个年代玩具是很贫乏的。无论是从品种数量和功能都没法和现在相比。我还依稀可以记起来的那些曾经陪伴过我的现在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几件玩具。我记得我有一个放各式玩具的红色木箱子。

记忆最早最深的是一个我走到哪带到哪儿鸡娃娃。这个鸡娃娃是我的好朋友,可以算是我幼时的comfort blanket. 那是一个黄色的橡胶做的鸡。一捏就会叫,有点儿像现在的yellow duck但是要高些而且是鸡因为它的嘴是尖尖的. 我记忆中那个鸡娃娃的一只眼睛上的白色和蓝色的漆已经掉。我想是我小时候抠掉的。我最喜欢玩的就是在一个大水盆里给鸡洗澡。然后把肚子里的空气捏出去。每次捏的时候它肚子底下的哨就会叫,再把肚子瘪瘪的鸡娃娃放到水里,松开手水就吸到肚子里边了。再拿着一肚子水的鸡娃娃到妈妈的花盆把水浇在花上面。我也喜欢在灌满水用它在我们家的那个阳台上的地上用水写字画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我就可以很专注地玩很久,乐此不彼。记得有一次和爸爸谈起我小时候的玩具,他别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个鸡娃娃。而且爸爸告诉我,我那时经常是一边玩儿一边在和鸡娃娃说话。

还有一个记忆深刻的玩具是一个用发条驱动的绿色铁皮青蛙。青蛙的腰部有一个钥匙孔,用钥匙上紧发条一松手青蛙就不停地跳。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很类似的玩具。但是我的青蛙颜色没有那么鲜艳。我的是深绿色,上面有白色的线条。我到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那个青蛙的跳动和发条转动的声音。

另外一个记忆深刻的玩具是一头浅绿色的塑料小牛。这头小牛的四条腿是挂在牛肚子里的铁杆上,可以灵活地摆动。玩儿的时候先要找一块平板,把平板支成一个斜坡。然后把小牛放上去,把四肢的错开,然后小牛就会在重力的作用下。四肢摆动地走下坡。我常常让小牛和我的一个绿色的铁皮的小轿车比赛。这个小汽车的四个门可以打开,方向盘是可以转动的。写到这儿,又想起了一只铁皮的棕色有花斑的狗,狗狗的耳朵是软的。 狗是一个趴着的姿势,底下是四个小轮子像个小汽车。不同的是,当狗狗走的时候它的嘴会一张一合地叫,红红的舌头会议进一出。走的越快叫得越快。我很喜欢用一根细绳子拉着它到处跑。有点儿狐假虎威的味道。

还有一套城市交通的玩具,有很小的交通的红绿灯灯杆是白色的上面有黑条纹。有各种非常小的小汽车,卡车,拖拉机,公共汽车,这些车就是由一块小小的塑料做成的,车轮子不能动;还有很多小人型和骑自行车的人型。这些人有警察有拎着包的阿姨,有长辫子的姐姐,每个人型的底部都是一块小方形的平的塑料板。这些人就是靠着些小板站立着。我喜欢和小朋友们在一起玩这样的城市游戏,借助着这些小玩具进入我们幻想中的大人们的世界。

有其余的我有记忆的玩具就是我的布娃娃们。她们有的手脚是可以动的,有的是躺下时眼睛会闭上的,有的衣服是可以脱下来的。我不记得有买来的给娃娃换得衣服,但我记得外婆给娃娃做的衣服,和织的小毛衣。我还有一套过家家用的小锅小铲小杯子小碗小盘子。我记得锅是浅灰色的,小碗是浅蓝色的,而小盘子则是大红色的。还有很多不同颜色的橡皮泥,我喜欢在玩过家家的时候用橡皮泥来做各种面食和菜肴。我还有一个比饼干盒在还小一点儿的可以弹出声的小玩具钢琴,一个长长的小火车,有一把可以发子弹的小步枪,一把黑色的小手枪。除此之外,我有很多很多的积木,好几副七巧板,很多大大小小的彩色陀螺,好几个万花筒。我还有一套很大很大的玻璃弹子跳棋。。。

我的童年没有时髦的玩具,没有电子游戏和电子智力玩具,没有DS也没有Ipad,可是我一样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所以说物质不是快乐的源泉。儿童的快乐来自于他们周围的爱和关怀,来自于他们纯真的心,来自他们自由想象的翅膀,来自于没有物质上的欲望。那是一份珍贵的纯真无邪的快乐。
愿天下每一个儿童都有一份纯真的快乐!













浏览(643) (0)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总共有13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