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三都瓠瓜的博客  
多喝黄老吉  
        http://blog.creaders.net/u/528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股市预判 2018-02-04 12:15:07

   上星期道指下降1100点,仅星期五道指就暴跌665点。虽然绝对值很大,但相对值较小,只有2.54% 说明股市基数比较大,665点对股市整体的损伤不足惊奇。但对股民心里的影响就是另外回事了。股民大多投资小市值股,一般不超过10B, 有些只有几十或几百M, 股价一般在510 刀,很多都是垃圾股。这些股票跌幅大多在510%,而不是道指30种股票平均的2.54% 也就是说,股民的实际和心理反应会比道指高24倍。

   听起来,道指的下降是源于就业率下降,平均工资升高,债卷收益率提升,投资者担心美联储会进一步加息以抑制通货膨胀,但市场的反应因人而异。小股民一般不会知道为什么股票好里百十的会暴跌,看见道指掉了,一片翻红,自己便赶快出手,连限价的机会都没有。只有华尔街的大佬,大股东才有能力翻云覆雨。他们也许想给川普点脸色看看,以证明   他们才是老板。川普上台一年来,道指从18000点升到26000点,累创新高。那老兄就天天拍胸口吹牛B,使股民将信将疑,迷迷糊糊地跟进,华尔街大佬顺手牵羊,成就非凡。但他们知道,股市不是哈巴狗,不会永远都听话,都可以牵着走。股民象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股票象刀,可以割人,也会伤自己的手。

   股市最终受经济规律的约束。有讽刺意味的是,有钱有势的人多得很,有文凭有学识的人也数不胜数,但客观地说,没有人能真正把握经济规律。没有人能肯定股市会不会崩溃,什么时候崩溃。

   但有一点是有同感,可以定量的,即:美国乃至全球经济都没有实质性的提升。近二,三十年来美国的资本和技术大量外流,已经使美国经济失去了强劲发展的必要基础,并对美国社会的安定造成威胁。100 年以前,一直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地,每一项重大技术的进步都为人类社会带来更多的食物和发展空间,更有效率的利用能源。这100年来,尤其是近30年来,科学技术的每一项进步,都是使人口更多,更老化,空间更狭小。需要指出的是,人口的密度和老化,不能用“平方公里”和“年”来做分母,还必须乘以科技发展的系数,即交通,信息,医疗,保健,文化,娱乐等发达程度。在每平方公里人口相同的情况下,交通越便利,通讯越发达,人口的相对密度越高,同理,在医疗保健,文化娱乐越好的地方,人均消费越多,相对寿命也越长。这导致人类历史上非常奇特的现象:能源巨大地过剩,资源以负指数的速度耗竭。近20年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加剧了这种趋势,使超过50%的人口变得多余,往后10年或15年,有可能使70% 的劳动人口变得多余。届时,高等教育将变得没有意义。对很多年轻人来说,现在读大学已经没有意义。

   高等教育与股市有什么屁关系?有!

   因为高等教育是科技创新的来源,是劳动效率提高,经济得以发展的动力。科技没有创新,劳动效率无法提高,经济不能发展,股市怎么个涨法?

   与道指形成对比的是,亚马逊的股票上星期五每股涨了40刀, 2.87%,股价达 $1430/股。201726日,该股只有$800/股。说穿了,亚马逊只不过是一股幻想,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生产。这种股价有140刀就差不多了。谁使亚马逊的股票值得1430刀?亚马逊的老板杰夫·贝佐斯,股民,还是华尔街的大佬?鬼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科技工农业是经济的肌肉筋骨,电商只是经济的皮毛。若肌骨将去,皮毛焉存?

   你怎么知道美国的经济根本上(实体)就不行了呢?很难说。这十多年来,唱衰美国经济,预言全球经济大危机的人多得很,可美国和全球经济现在看来还好得很,就业率攀升,人民有吃有喝,幸福快乐。

   但如果你是炒股的小屁民,有些数据不可忽视。1. 企业税从35%降到21%,个人税也有大幅度的减低,联邦的税收将有大幅度的减少。这部分窟窿怎么填?要靠企业和资本回流增加税收,还有待时日。唯有大幅度 >15%)砍福利。而其可以预见的近期效应是穷者更穷,购买力更低。2.  2018 财年,联邦赤字9550亿美元,美国的债务总额已经高达20.6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9.78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债务和GDP比率为104%。只好大举发行国债。哈哈,联邦利率的提升可以是压垮这个大骆驼的那根稻草。

   也许华尔街的大佬们并不是有意的,他们并不想跟川普作对,他们只想搅浑点水,好顺水摸鱼。让股市下调5%10%,然后又把它提上来,隔夜就捞510%,那可是一大笔钱啊。这年头,投资年回报率达5%,可以让人不避寒暑不辞劳苦,投资年回报率达或超过10%,会使人疯狂,记住是年回报率。这是好来乌长久以来不断重复的华尔街的故事,对小股民来说,特别是A股的屁民,这割草机的伤痛记忆犹新,好象是前不久的事。

   我们只是关心,明天股市会不会掉,掉多少,是买还是抛?买还是卖由你,股市掉不掉不由你。废话,哪个不知道!

   股市永远都是玩概率,玩可能性。

   明天有两种可能:1. 华尔街的大佬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追加投资,提振股市,全力稳定股民情绪。所谓见好就收,开个玩笑,让股民吃点小惊,道指又涨300点,然后皆大欢喜。2. 华尔街的大佬们不以为然,还想再割多点。开盘就掉300 点,午后掉过500点,下午暴跌超过 1000点。星期二,星期三有可能拉锯,多空生死大战。如果屁民袖手旁观,不跟党走,周末道指就可能掉到20000点,直接打回2016年。并在未来1 3 个月内,掉到13000 15000点。由此引起大量小商家小企业因资不抵债,被迫破产,引发大量失业。

   也许什么屁事都没有,不涨也不跌,不死也不活,各人该干什么干什么。过几天大家又回来继续炒。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很可能老天需要一场风暴,需要惩罚贪婪的人们,让他们鸡飞狗走,自相残杀,血流成河。



浏览(38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昆医八五级 2017-11-25 12:54:14

  昆医八五级研究生是硕士生,那时昆医还没能招博士。昆医八五级研究生差不多是在微信群朋友圈里比较郁闷的一拨人,没有人当校长,没有人当院长,在学术上也很一般,没有人当院士,没有人能称得上是某领域的学术带头人,权威,名人。可这一届学生差不多都出过国,至今可能还有三分之二呆在外面。在出国的人中,不少是由国家教委,卫生部优秀青年基金,国家自然科学资助的。出国后,有些人读了博士,有人在“科学”,“自然”等顶尖专业杂志发表论文,有人当教授,有人考执照当了医生,有人到公司,有人自己开公司,也有人开餐馆,但就是缺乏出类拔萃者,不管干什么。当然,什么是“出类拔萃”也不好定义。因为昆医本身就是一所普通省级院校,有一年本科验收差点不过关。

  但在我们的记忆中,昆医是一所美好的学校:大门一进去左边是行政楼,右边是图书馆,过了行政楼和图书馆是一个花园。一年四季,鲜花常开。花园左边是生理楼,右边是生化楼,这两栋楼是典型的50年代的苏式建筑。花园正前面是实验中心电教楼,卫生系和法医系。花园中间有一个圆形的水池,水池里有一座假山,山上长满青苔。早晚都有学生老师在花园里跑步,打太极拳和读书,一年四季,天天如此。 

  昆医位于人民西路。向东走十来分钟,是翠湖公园。周末的晚上我们经常到翠湖公园。那里有个英语角,经常有老外在那里跟学生聊天。除了昆医的学生,也有很多来自云大,昆工,师大等学校的学生。没有老外的时候,学生跟学生之间练习讲英语。讲不通急起来就讲昆明话,有时候讲昆明话也不能沟通,只好讲普通话。浓密的树叶遮住了那并不很明亮的街灯,互相看地不是很清楚,发音不准也不很要紧,重要的要敢于去讲,去试,去表达自己,在表达自己中鼓励了别人,也受到别人的鼓励。你鼓励我,我鼓励你,情绪来了,就热闹起来。恰逢那一年,年轻人忧国忧民的大志受到阻滞,很快转而形成出国热。而政府也有意加以疏导,分散民意,以减轻压力。于是,那一代的优秀的年轻人,很多就匆匆跑出国了。

   八五级研究生招生是恢复高考后首次比较有规模的一届,招了4.7万人。其中有二分之一是七七,七八级本科的。这两届学生多数有插队和工厂工作的经验,多数出生在1955 – 1960 年之间,意思是1989年到1995年的出国热中出来的人,最年轻的都有29 岁,大多数在30 40 岁之间。1993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开启全民经商,出国热逐年降温。

   三十多岁了才到米国来,没有结婚的忙于找对象结婚生儿育女,已经结婚的拖家带口,那种艰难,很难描述。只有我们这一代人可以承受,因为我们去过农村,进过工厂,还受过“英语角”的熏陶,把艰难困苦看成是攀登科学高峰不可缺少的磨练。多数七七,七八级的人出来后都坚持过来了,而7980级的人也有挺过来的,但选择回去的比例相对高些。这不仅与经历,也与年龄也关。因为2000年的时候,他们多数还不到40岁。在欧美有几年经历,渡了金,回去正是时候。

   2000年后,中国经济开始逐年显著增长,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显示出来了。而在国外的留学人员,还没有充分地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当时一个大学的讲师每个月的工资也就200多元人民币左右(年薪不到3000 人民币),在美国一个博士后的年工资应该是2.8 ~ 3.8 万美元,而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是8.4:1。即一个美国博士后的工资当时大概是中国讲师的30 50 倍。

        2004年回国探亲,发现变化已经明显,虽然美元跟人民币的比值还是8.4:1,但国内的工资至少翻了三倍。更显著的变化是,从北京,上海到南宁,都没有看到蓝天,当时是十月中旬。我写了首杂诗记录当时的心情:

             黄河常断流,

江南无青烟,

长城内外岭南岭北罕见白云与蓝天。

老城已撤迁,

高楼连成片,

街头驻足东瞧西望不知何处可留连。

儿女不识孔孟道,

双亲八旬徘床前,

故里他乡来去蹉跎又一年。

   2006年,全世界都在炒房子。有朋友劝我在深圳投资买套房子。一问价,好点的要2万元人民币一平米。我说开玩笑,中国当时副教授的月工资大概也就在15002000 左右。一套100平米的清水房要200万,而一个副教授的年薪不到3万,就算深圳人的工资高点,房价/年收入比,也超过50。而在美国,这个数超过10,银行不会贷款。我那朋友对我讲的完全不以为然。他说 中国是中国,美国是美国。

   20085月,汶川大地震,我写了篇短文发在网上:

[              今夜我流泪

   下午两点二十八我在实验室默哀,虽然此时四川是半夜。晚上看新闻,我再次流泪,为汶川的父老,德阳的孩子,绵阳的兄弟,彭州的姐妹,都江堰的朋友。我没有去过汶川,但那山川很熟悉,好象我昨天还在那里放牛砍柴。那村前的小路和路边的小草,我带着我弟弟,在那里打斗在那里奔跑。我不知在那条河里游过几千百次水,抓过几千百条鱼。村里的小学已经倒坍,里面有四个班六个年级,五个老师。靠北边教室的第一块砖是张老师砌的,那黑板是我油黑的。从那四个教室中走出十九个大学生,六个硕士三个博士,还有一个博导一个作家。怎么不见我们的村长?,,,重竖老屋的栋梁,还盖那种青瓦,大门不改东向。太阳明天依旧会从山那边升起,来年我们一定取得好收成。]

  我为汶川大地震捐款两千美元。在纽约法拉盛,有人拉起横幅,劝人莫捐款给汶川,称其为老天报应。当时真感吃惊,怎么会有这种华人。不少人还前去跟拉横幅的人论理,后来警察来了,他们才收起横幅。

   200888日,奥运会在北京开幕,非常雄伟,非常壮观。同时也发现,中国人一点也不差钱。9月中旬,回国探亲,取道上海,在上海外滩的锦江饭店住了两夜,房价是3000元人民币/晚。进去一看,很老旧的房子,有不少房客是普普通通的中国内地游客。才发现中国已经很有钱了。

   2008年美国的房市全面崩溃,经济陷入深刻的危机。中国的房市全面暴涨,经济节节走高,工资成倍成倍往上翻。而美国人的平均工资,从1970年到2017年,就没有增加过。能够得涨工资的,都是靠跳槽或晋升,但这部分人是很少数的。2008年经济危机时,公司大量裁员,不少华人顶不住,只好抛售房子。科研经费很难拿,华人学者的重点都在保工作,顾眼前的多,不敢有太多的奢望。这个时候,来得早的,孩子从大学毕业,要找工作了。来得晚点的,孩子要读大学了。而且,父母老了,病痛也多,两头跑,很辛苦。

   2010年,中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全面暴涨,项目资助强度达到25(地区)到50万(面上,不包括工资),中标率也超过30%。昆医拿到20个项目,共500多万。而到2017年,昆医获78项自然基金,研究经费总计2574万元,每年以两位数增长。而美国NIH 的经费,从克林顿时代的280亿,到2017年的300亿,扣除物价上涨因素,是减少了。R01申请中标率都没有超过11%,有时只有6%,资助强度为每年25万,包括老板和伙计的工资,资助年限从原来的五年缩为4年。

   我们在震惊的同时,也开始反省:到底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没有人知道。问自己也问朋友,我们是不是误入歧途了?没有人能回答,鬼才知道。

   生物医学研究受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第一,人口过多和老化,生物医学任何方面突破性的进展都会使人口更多更老化。第二,技术瓶颈。客观地说,这是西方医学的结构和系统本身造成的。西方科学十分强调分析法,把一个机体分为系统,器官,组织,细胞,亚细胞,糖,蛋白,基因,DNA, RNA 等等,光microRNA 就有几百种。几乎所有的实验,论文,课题申请,都要在更细小更微观的层次来分析探讨生命和疾病的机制。这是违背生命和疾病本身的自然逻辑和规律的。其结果就是,这二三十年来,除了发现更多的基因,更多的microRNA 外,生物医学的基础研究几乎没有取得什么值得夸耀的进展。有些基因治疗,基因编辑,听起来很玄乎,除了有可能制造出类似N1H1的流感病毒以外,几乎一无是处。看看那些大制药公司关掉了多少基础研究部门,裁了多少人,就知道什么回事了。

  生物医学研究工作者,尤其象从昆医出来这样的老中,同样受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1. 年纪大了,知识的更新赶不上日新月异的发展,尤其是在分子生物学方面。2.语言文化的障碍。不论我们怎么努力,在听说读写方面都会有困难,审稿者和课题评审者,都看得出我们语法用词造句方面的缺陷,都可以因很细小的笔误毙了我们的文章和申请。年纪的事是完全没有办法的。而这个时候,想要转行,另起炉灶,几乎没有可能了。

   2012年,奥巴马连任。奥巴马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很喜欢听他演讲。但他并不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最显著的政绩就是把利比亚的卡扎菲给拿掉,把叙利亚的阿萨德打得个皮开肉绽,屁滚尿流。由此造成中东和北非中非的难民每年数以百万计地向欧洲涌入。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美国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些难民对就业和福利的冲击已经到了不可小视的地步。克林顿时代(1993 – 2001)的自由贸易政策,开始看起来对美国是有利的,为资本找到了新的大陆,新的市场,也减轻了环境污染的压力。但二十多年后再回过头来看,这些贸易条约,掏空了美国的经济基础,资本和技术已经流失殆尽。加上非法移民和人工智能的普及,西方国家的就业市场就象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这对每一个中下层人的影响,都是深刻而又显而易见的。绝大多数搞生物医学研究的老中,都还在中下层挣扎。而这时候,我们已经有深刻的体会:个人的才智,勤奋,主动性和付出,与自己的经济和物质收获不成正比,没有什么关系,太主动太积极的话,还可能招惹是非,跟自己过不去。懂看老板脸色,跟同事搞好关系,明哲保身,才是“正”道。他妈的,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回到了“社会主义”,回到了“大锅饭”!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一点脾气都没有,十分窝囊。

   2016年大选时,认真听了川普所有的演讲,投他一票。很多次,很多事,看起来他都是乱弹琴,不中规不中矩,快完蛋了,但后来都证明他是对的。20171110日,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越南演讲时川普说:“多年来美国系统性地开放了我们的经济,没有附加条件。我们降低和消除了关税,减少了关税壁垒,容许外国商品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国家。但是在我们降低我们的关税壁垒时,其他国家并没有向我们开放市场。美国鼓励私有企业、革新和自由竞争。而其他国家则使用政府工业计划和国有企业系统来对付我们的自由竞争。我们拥护保护知识产权和保证公正及平等的WTO市场准入原则。而他们则在忙于倾销产品,补贴出口,操纵通货,并推行掠夺性的产业政策。他们无视规则,从遵守规则的人那里谋取利益。造成了数不清商业上的扭曲,威胁了国际贸易的基础本身。这些行为使得我们一再失利,伤害了我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很多人。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被流失了工作机会、工厂和行业。还丧失了许多互惠的投资机会,因为人们不再信任这个系统了。我们不能继续忍受这种慢性的贸易弊端。从今以后,我们将在公平和同等的基础上竞争。我们不会再让美国被占便宜”。不知川普是否会言而有信。

   川普不是第一个觉悟到已经不能让资本为所欲为的人,但他是第一个想给唯利是图的资本套上龙头的美国总统。他意识到,私有企业的利润与国家利益不一致的时候,自由贸易对美国则可能只是灾难。而政府对税率,汇率,出口补贴,征地拆迁等进行系统性的操纵干预,降低或取消环境保护门槛以吸引资本,通过合资来消化技术。这对西方开放自由的资本经济,无疑是要命的克星。

   客观地说,不是我们的错,也不是美国的错,是资本主义的错。我们只是当年没有充分认识到资本主义的局限性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作为个人,我们对历史的认知,对时事的把握,对将来的预计,都是很有限,不清楚,甚至错误的。当天空不再蔚蓝,海洋充满垃圾,江河一片静寂,草原沙化,森林枯萎,山川颓废,大地只有林立的高楼,呼啸的汽车和拥挤的人群,任何个人的成败得失都变得微不足道,因为一场大雨,一阵飓风,一把野火,就可以把整座城市干掉,还有地震,火山,大旱,黑死病,大流感,美国优先还是中国第一,实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类已经把整个地球上的生物置于十分危险之中。



浏览(392) (0) 评论(1)
发表评论
万般皆下品,唯有入Dang高 2017-11-04 15:01:15

没有写错吧?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千百年来中国的老话,百姓的信念,学堂的教条。但是,看看当今常委们的简历,不难发现是唯有什么高。这些常委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85%出生平民家庭,15% 出生五七干部家庭。他们上小学的时候(1960)就遇上了三年大饥荒,上中学的时候就正逢文化大革命。他们43%的人当过知青,57%的人没有下乡,只是食品厂学徒工人或什么仓库管理员。平均19岁就参加工作,23岁入党。只有一个人在1977年经过正规的高考入大学,没有一个参加过严格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他们的硕士,博士头衔都是通过在职教育获得的。他们都没有经过严格的学术训练,都没有在任何科学技术金融文艺方面具有特别的技能和专长。可他们平均26岁升科级,30岁升县处级,33岁升市厅(教授)级,41岁升省部级,48岁升侯补委员。我特听党的话,也去农村插队多年,24岁才从大学毕业,29岁才考上硕士研究生,35岁才去考博士,40岁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出国留学,后来的日子自己就不好意思说了。


我们花太多的时间,毕生的精力去读书,考试,学英语,出国,做实验写文章报课题,越搞越穷。现在虽然晚了,还是应该反思,到底我们错在什么地方。

 

平均

出生年月

工作

入党

大学入学

平均学历

晋升科级

县处级

市厅级

省部级

国级

候补委员

中央委员

政治局

常委

时间

1954

1973

1977

1978

3.14

1980

1984

1987

1995

2008

2000

2003

2010

2015

年龄

63

19

23

23


26

30

33

41

54

48

49

56

60






浏览(705) (2) 评论(2)
发表评论
十九大的意义 2017-10-21 13:58:20

          一个妇女正常情况下,每次怀孕生一个小孩,一辈子平均生4.5个,多的有78 个,少的就12个。高科技就是使妇女每次怀孕生五个,一辈子平均可生10次,多的有15次,少的有56胎。如果你是女人,你愿不愿做这种妇女?或者你愿不愿你老婆,做这种妇女?

          科技要发展,为什么要发展?粮食要高产?为什么要高产?母猪要多生仔,为什么母猪要多产仔?因为妇女想要多生仔。因为人口多了,就吃得多拉得多。粮食高产,意味着要施更多的化肥农药,土地河流天空的污染将更严重,猪生仔多了,需要更多的生长激素和抗菌素。青少年将更早熟,更能生娃娃,可促进科技的更大发展。

          这就是那些人这几天开会信誓旦旦要做的事和全部意义。



浏览(357) (3) 评论(0)
发表评论
这三个大佬将如何收场? 2017-04-16 08:25:12

当今世界三个大佬,川普,普京,习大大,将如何收场?


川普有三种可能方式:

1.     被弹劾,可能性有45%

2.     辞职,可能性为 25%

3.     完成任期,可能性为30%


普京也有三种可能方式:

1.     被刺杀,可能性有25%

2.     被免职,可能性有25%

3.     退休,可能性为50%


习大的三种可能方式:

1.     意外事故,可能性为35%

2.     被逼退,可能性有35%

3.     安全退休,可能性为 30%


这三个大佬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他们之后,这世界将更缺乏领袖。







浏览(150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