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转个帖的博客  
勤思慎述,闻道则喜  
        http://blog.creaders.net/u/837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喜的大饼,切莫错过 2019-05-16 16:10:57

  美丽(美利坚、丽害国)贸易战高潮突起,川喜二帅各放大招,以不死不休架势加税禁运,带动万维各位高手漏夜发文,纷纷来凑这个热闹。何止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多”,简直就是“舞文弄墨的就怕事儿少”。“爱国”的、“反华”的、“心怀天下”的、“担心饭碗”的,或喜或忧、或悲或怒,真是叫人目不暇接,读文不及呀。

  各位红尘中人为何要单单地替他人担忧,为异国费心呢?难道不知道“危机即转机”、“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辩证唯物思辨法么?与其在万维大打口水仗,倒不如细细翻翻历史,看看能人们是怎样“化战机为商机,爱祖国也肥自个”地实现其社会理想和个人事业滴。

  不打哑谜了,依在下看来,川喜两方互搬石头砸对方脚的这场商战大戏,乃是“学贯中西,穿梭(太平洋)两岸”的万维能人们一展身手,报国利己的绝好机会。川喜两位国家元首正在生生地把一张张香喷喷的大饼放到各位面前,就看哪位高才能捷足先登,化虚饼为现洋了。

  闲话少叙,给各位几个在中美两国刀兵相见、大打出手时期头脑活络、勇气爆棚的成功人士实例。

  话说可歌可泣的“抗美援朝”时期,“猪鬃是制刷的一种原料,也是美国禁运的战略物资,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大量需要这种原料。而中国是生产猪鬃最多的国家。我国政府就利用爱国商人,‘猪鬃大王’古耕虞同美国做生意。古先生是重庆生人,也是长期垄断我国猪鬃产业的巨头。新中国成立后,他将国内的全部产业交给国家,并受政府委托,全权负责中国猪鬃出口生意,他利用台湾和美国的护照,在香港美国注册了公司,秘密同美国做生意。当1950年12月,美国宣布对华全面禁运、对中国在美国财产实施管制时,古先生在美国银行的700万美元也被冻结。1951年,古凭着智慧和胆量,在美国与美国政府斗法,迫使美国宣布解冻他的700万美金,而且也使美国当局同意他运输货物到中国大陆交换猪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美国大力禁运,但我国除了通过官方渠道突破外,民间也出了大力,比如最近逝世的霍英东先生,他当年就是冒着危险为我国偷运了大量的物资,也为他提供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更重要的是,从此中央对其另眼相看,他改革后在大陆的生意顺风顺水,与政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而其原因,可以从5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得到答案。”【链接

  这位古先生大家未必熟悉,但看其生平可谓是:手腕高超,崛起于乱世之中;眼光独到,全身在新朝治下。虽然“解放后”资产家财不知尚余几何,毕竟高寿善终亦曾顶戴花翎(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及其财经委副主任)。

  霍先生的大名,各位一定是如雷贯耳。虽然有“贵为副国级, 却遭‘地头蛇’刁难”的无奈时刻,却也是赤手空拳,踏波赴浪,发迹于危难之际。隐约间香港第一豪强。悍匪张子强有胆敢动李嘉诚,但对霍家却避之尤恐不及。

  各位爱国爱党爱己高度统一的仁人志士,可有志气学学这些位前辈高人的榜样,接住了川喜二位president提供的大饼?




浏览(137)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林大使碰上了大馅饼 2019-04-16 12:29:38

【万维博客里读到了阿妞的时文中国驻南非林大使摊上大事了,初看时击节称妙,细思之下却心生疑窦,难道我等海外弃民、山野遗愚,真的比位高禄厚、官威显赫的林大使们智慧明白?还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俺们是不是在以“皇帝挑水用金扁担”的思维模式分析“人类社会最高级的”兲朝式政治活动呢?受此启发,特作短文一篇以与阿妞商榷。】

  阿妞图样图森坡了也!

  岂不闻官场发迹秘诀:上司面前,宁扮忠心犬,不作明白人。

  礼崩乐坏的年代,何觅仁义礼智信。忘了抢笔李巡抚了乎?在屁民草民海外异民面前丢丑失誉算得上是个事儿么,“忠不绝则绝不忠”才是升官晋爵的不二妙招好不好。若无大内密旨圣上明谕,林搭司能有包天的狗胆低调处理约大黑哥们的“锦上添花”盛举?是让皇上看作“忠狗办蠢事”还是表现得“明白人知道皇上的斤两”,混到林副部这个年份资历的自然明白利害得失。

  依俺愚见,林副部不仅没有摊上大事,反而是碰上了一个大大的彩头,接到了个香喷喷的馅饼,碰到了千载难逢的被皇上旌节表彰的绝妙机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机遇只碰上有准备的头脑,馅饼只砸到能接住它的人。

  阿妞的“摊上大事论”,是我等平民草民拘泥于赤子本心的“俗人浅见凡夫短识”罢了,绝非中华精英、官场翘楚们娴熟于心的“红顶远见蟒袍卓识”。

  依据中华精萃的官场潜规则:皇上绝不会主动谕旨去了那个金色帽圈;司礼监没有哪位公公敢向皇上建这个言;总理衙门也不会有人够胆提议主动避免收了大撒币的海外丐帮好心来提这把不开的壶;驻外搭司通事们既不敢主动向上司请示如何处理(这不是想让上官为难背锅,下属推卸责任么?),也不敢自作主张低调处理(难道想自我表现,贬低核心,这副部级的官是做腻了吧!)。而相比之下,看来国内宣传口还是有预案地对此事偃旗息鼓,知道刁民们早已心知肚明,既会腹诽也会口谤,关键词屏蔽也难挡网民们钻空觅缝毁谤圣主,所以免麻烦于无形之中是墙内的补救措施。海外五毛们也知道这送来的锣最好不要敲响了,所以亡顾左右而言他,娇嗔:“阿妞无聊!”

  常人眼里,最为难的确实如阿妞言,是这位驻外副部林大使。孤悬海外,问计无处,情急之下只好“现小眼以表大忠,旌主上而保宦途”。官之常行,人之常理,无可厚非也。然而,歪打正着,官理非常理,俺敢打赌,就如抢笔巡抚一样,忠心耿耿的林大使必定从此仕途得意而高升可期。

  这整件事的“有趣”之处,就在于(自秦以来)两千多年的中华官场潜规则在21世纪全球化、地球村的政治经济环境里,活灵活现地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从而表明了特定条件下人类社会的硬技术水平与软文明程度可以脱节到何种程度。而号称有了“新X大发明”的厉害国,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停留在或倒退回了老佛爷的那个年代。

  谁说厉害国只给世界贡献了大熊猫这个生物界的活化石的?在社会学界,厉害国的贡献也是杠杠地。有趣,有趣!




浏览(2496) (5)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字游戏征下联:地中海中海中地 2019-04-02 17:33:23

偶得此联,觉得有点意思。

地中海:地名

海中地:海中的地,岛屿

本联正反对称。

凑合着试对两个。

  1. 山外楼外楼外山 —— 山外楼:饭馆名;楼外山:座落在楼外的山。

  2. 悬空寺空寺空悬 —— 悬空寺:地名;寺空悬:寺庙的状态,跟上联对仗有点勉强。

且待众位高手各显奇才。


浏览(502) (1) 评论(14)
发表评论
引渡案、某为危机之SWOT分析(完整) 2019-03-07 14:00:34



谚曰:

红尘凡俗,纷纷扰扰,

高官富婆,追名逐利。

金不嫌多,房不怨阔,

钞物蔽眼,利欲蒙心,

一夕失足,追悔莫及。

法治国度,循章行事,

师爷讼棍,各显其能。

天道虽公,亦存疏漏,

愿赌服输,大体公平,

或罪或纵,且待局终。

五毛粉红,献计献策,

改宗,不待皇封。

田夫野叟,啃瓜看戏,

烟云过目,可作谈资,

观者自儆,勿存侥幸。


  某厉害国官三代、富二世,某牛掰5鸡公司总财管,不慎自投北美俩表兄弟的双边引渡协议法网,引爆了半个世界,卷入了各路神仙。看热闹之余,何妨来点西洋化的SWOT分析,不敢搞麻衣神相式的预测,而只是分析列举各方的目标和能力。一家之言,且供一乐。


利益相关方

目标

(最高和最低)

优势
劣势机会威胁

总财管

(及老总嫡系)

脱罪自由,回司接班。

引渡阶段:引渡听证庭法官拒绝引渡;司法部长拒绝引渡;上诉成功推翻引渡决定。

庭审阶段:洗脱罪名,无罪释放(包括上诉)。

拖延引渡,减轻罪名。

引渡阶段:无限拖延,避免上庭。

庭审阶段:避重就轻,污点证人,交换减刑,(总统特赦)。

【割肉止损,险地求生;舟误前期,焉知非福?】

引渡阶段人还在傻白甜的加拿大法治系统管辖范围里;充分的权利和空间利用繁冗的法律程序;某爹是老总,钱袋子深的很;替公司卖命干的事(亲自上阵做PPT表演),公司应该给掏钱,不存在雇不起律师的问题。甚至最后国库也能出钱。

庭审阶段:公司犯罪被抓的手套而已,美方志不在此。立功交易恰如其愿。

【良禽择枝,良人识势;心藏要机,守沽自决。

控方证据充足、事实确凿。当年老爹不知是为了培养自家人,让她容易立功上升呢,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她到星通赚容易钱,或者只相信自己亲闺女,结果被人抓到结结实实的把柄。早知如此,让李一男去执掌星通岂不绝妙。

美方还有多少牌一点也不知道。就如金三以为放弃已经损毁的核导设施就能蒙过川普,结果穿帮一样。

只有爹妈可靠,捞爷可用。其余人等,真心难测。

【知己知彼,对战不殆;糊里糊涂,其势必危】

引渡阶段:加方非华为事务直接利益相关者。川普大嘴胡说八道,给了一点点可以利用的借口(政治化)。实质上本金融欺诈罪缘起国际政治大环境导致的美国国内立法,“逼迫”财管“人为财死”去汇丰撒了在“中国文化”里鸡毛蒜皮都算不上的谎言。如果碰上“白左”法官反川恨美,有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庭审阶段:同样有利于被控方的法律程序。

【幸羁善地,法护人权;命运前途,暂托捞爷。】

国内:黑同僚(非财管爹的司内势力)借刀杀人。猪队友(影子政府力量)用力过猛。有没有其他的,没有注意到的敌人呢?

国外美加政府和官员嘴上不瞎说,手下使狠劲。

What goes around,comes around.

美方不同党派、不同机构看着是齐心协力,非得干一票大的不可。会比整中兴狠得多。

“凡事怕就怕认真”。

【内潜群狼,伺机发难;外立强敌,意在必得。】

某为公司

(异己势力)

保护公司机密(尚需努力),排除财管接班可能(基本已经实现)。财管死活都无关紧要。摆脱政府直接控制(资本逐利,甩掉负资产)。

【狼性文化,无父无兄;发达最上,戒情绝义。】

案内:很多事情发生在美国境外,美方取证困难,旷日废时。某司已经采取措施隔离相关人员,消除相关证据。财管极大可能被迫长期逗留加国,无论最终是否引渡成功,无缘宝座。

案外:某司利益与美国公司有纠缠交汇之处。可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官怕洋人”,依仗现在的规模影响,也有一定还价能力。国家力量可以明里暗里借来为某司牟利。

【未雨绸缪,毁证灭迹。好风借力,同存共荣。】

对内:不会只有一个人想坐那把椅子。狼多肉少。

对外:“某国特色”的行事方式,业内树敌不少(参见中兴文件)。对伊朗交易时撒汤漏水,不少证据在别人手里自己恐怕还不知道。虽然请了洋人顾问律师,非我族类,不可全信。本土人才还是不懂如何跟洋人打交道(参见花钱请记者报道)。

对上:与财管老爹一样,终究是没有法律保护的“家奴”,“国家要,就把公司献给国家好了”。无奈之语,可见其心。

【酒红人面,金动人心;文化闭关,尤赛土鳖。皇权至上,资本算球;鹬蚌相争,渔叟得利。】

碰上好运气的机会跟财管相同。但不必要那么好运。财管的无限期逗留加国或“为公司保守机密,把美国牢底坐穿”对某司没有区别,都属最好结果。

如果没底线,财管生命在最终引渡决定结果预测不乐观时,面临极大危险。

【快刀乱麻,舍车保帅;狗急跳墙,不可不防。】


内部:伊朗业务有关人员未必全部买通,也有可能“叛变”。司内权斗可能无法排除。不知哪里会冒出个证人或污点证人,想想某为派驻美加的人员中有多少悄不蔫儿地办了移民绿卡,再加上前雇员出国的、没出国的知道内情的。(血滴子要灭口也忙不过来)

外部:假设成功堵塞美方意图“依法办事”对财管的案件,美方可能退而求其次采用行政手段实行金融银行业务阻断,关键元器件禁运实施“野蛮打击”(参见中兴先例)。

“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区别只是美方形象难看多少。

【人多眼杂,众口难防;昔日之助,方今之祸。美帝装叉,尚事遮掩;一旦恼怒,后果不妙。】

某厉害国

(政府力量)

控制公司利用公司帮公司洗白以发挥更大作用。钱不是问题,个人也不是问题。(初心不改,志在寰宇)

洗白个人公司,顺手牵羊

不必在意,个人公司为国牺牲乃是本分。

【舍本,老谋深算;屁民私企,都是路渣。

对内:物质资源和政治权力接近无限,可以随心所欲。五毛随意趋势,小粉红思维引导毫不费力。

对外:蓝金黄,大外宣,也卓有成效。

“官方代理人”到处登陆美加媒体网站。渗透美加政府学界也不是虚言。(参见加国卖价廉大使)

【动之以情,蚀之以利;投其所好,诱其入彀。】

对内:新资本家嘴上爱国,心里最盘算的还是个人利益(正常人性)。红顶子某为轮值CEO们就那么乐意把手里的财富交到“公家”手里?不排除有人出于经济的或政治的原因“叛变卖国”。

对外:某国特色的国家资本主义和“不择手段”式的“弯道超车”吓倒了不少人。“窃书不算偷”被遏制恐怕是很多人喜闻乐见。曾经擅长的

“统一战线”矛头恐怕对的是最糟的方向。

【时移世易,太阿倒持;小隙屡造,终成大怨。】

内部:各路山头人马看清大势,舍小我为大我。所有的某司某组织跟伊朗业务有关的证据统统销毁,烂在肚子里。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让政府可以不动声色地控制管理公司,实现远大的战略目标。(比如党委转入地下,实现没有党组织的党的领导)

外部:借助美加国内政治纷争和人员变换,利用多元社会的理念差异的党派政争,寻找影响法官办案的机会。(人性的弱点)

【伺机而动,循隙而进;金蝇叮蛋,无缝不入。】

对内:管理层反抗,白手套身后大老板出头。

对外:“国家”、“党控”公司引起国外客户疑虑,丢失市场份额。除了带路非洲兄弟接受免费5G外,曾经的国际大公司就只能在厉害国墙内蹦达了。(这是厉害政府想要的吗?)

【金蝉蜕壳,空余残渣;虽保面子,实余无物。】


加国检方

(引渡听证)

成功引渡,缩短延宕。代理美国检方引渡申请,证明引渡请求合法合规合理,反驳当事人上诉说服各级法官和司法部长批准及实施引渡。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依据办差,无愧在心。】

国内法律和双边协议:(迄今为止),引渡程序和理由合规合法。美方提供了足够详细和具体的证据。(参加当事人律师声称有一人多高的控方材料需要阅读分析)。加美双方法律部门多年协助,互信大于狐疑,价值观基本相通。历史记录成功率高。(历史常常重复)

【人品是要攒的】

法治体系:司法独立,严格地说不是劣势而是客观需要检方做出更多的努力把工作做好。法官等应该坚守法律原则,不应个人情感好恶或者一时政治需要决定批准或拒绝引渡。因为美加法律精神上对被告人的偏向,检方工作质量要求更高。(burden of proof)

【权力越大,责任越重;稀里马虎,绝不可行。】

国内:公众普遍怀疑“傻白甜”小土豆及其高级幕僚在面对厉害国霸凌时曾经有过动摇(参见卖价廉在中文媒体记者招待会上漏的口风),但是最近小土豆自己掉到“试图干预司法的”坑里。在引渡案上估计不会再有那个政客敢引火烧身了。

国外:法官也是(加拿大)人,是人就有个脾气。厉害国恶行恶状,法官就没点儿想法?

【人性的弱点?君子可以欺其方?】

国内:司法独立,法官自由心证。要是特定法官作出出人意料的裁定,也是法治体系下的正常现象。这方面加国比不上“向司法独立亮剑”的厉害国,政府要办的案子,就没有办不成的。(司法独立的意义和代价,人性的弱点,强点以及一件事百样看法)

司法独立,愿赌服输

财管律师

(引渡听证)

否决引渡,还客自由;难度较高,酬劳极好(几千上万的小时费+奖金)

纠缠程序,拖延执行;没啥难度,好处不少(各种各样程序都走一遍甚至几遍,经年累月,律师拿钱拿到手软)

【富有的当事人,闻起来也许臭,吃起来香得很。臭豆腐?】

法治体系:当事人权利有充分保障。法律程序有极大空间可以腾挪。可以从宪法权利玩到执行程序,可以从检方证据有效性质疑到司法管辖权。加国没有“律师寻衅滋事罪”!当事财管有钱,不认识的邻居都会上赶着抵押自己的住屋替她保释担保,绝对亏不着专业的lawyer-liar。

【律师总是赢,耶!】

当事人:马尾提不起豆腐,物证人证在那里。抹不掉,擦不去。

对手:美加检察官也不是吃素的,证据链应该是完整翔实的。法理要求应该是严密谨慎地。

针尖对麦芒,好戏一场。

【再难也得顶住。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当事人:财管资源大大地有,说不定能找到反扑检方的有力证据呢?

对手:是人就会犯错误,国家公务人员犯错失职甚至无能的例子也不少。美加都一样。对手的失误就是你胜利的机遇!(斗智斗勇,大戏开场)

【热闹热闹,不用买票就看戏啦!】

辩护失败的唯二威胁来自“猪当事人/队友”和“神检方/对手”。

国外:厉害国里“民怕官、官怕洋人”,无论官司输赢,财管、某为以及五毛粉红们都不敢也威胁不到“洋律师”。

国内遵循客户至上的原则,lawyar-liar们使劲依法折腾,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即使替真罪犯洗脱了,过错也在无能的检方的和警方一边。不用担心官府生气,后果没有。

【律师天堂,检方炼狱】

美国检方

(刑案庭审)

萝卜带泥,成功定罪。财管手套而已,星同也是空壳。以具体个人刑事案罪责入手,是要拔出萝卜带出泥,意在(被疑)长期通伊,依赖美国技术却挖山姆墙角的某为。

[勿谋一隅之利,不泄一时之愤。顺藤摸瓜,一网打尽,毒辣!]

法治体系:个中老手,经验丰富。当事财管和老爹其实内心里也更信任美帝法治系统。一旦真落到在美国上庭,美检方胜算八成以上。估计有海量的直接和间接证据,还未披露。有些可能是特殊渠道获得的,所以不为外人所知。美方证人保护制度,也会对被告有吸引力。【江姐投胎,云峰再世?】

法治体系:当事人之福,可以保释,可以请律师。律师可以永远在场保护被告。防止检方非法强力讯问。某些真实证据未必可以拿上法庭。检方可能犯错误。(强手对强手,法治护个人,旁观群众有眼福。)

【法治代价,有谁后悔?】

墙倒众人推,积怨祸发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人为踩某为一脚而提供线索和证据。检方的助力、被告的噩梦既可能来自某为的外部竞争对手,也可能来自被当成抹布的前雇员。(如果你是某为负责人,现在怎么办?)

【行善积德,可曾过时?】

检控失败,只可能败在检方无能失职上。不怕神对手,只恐猪队员。川普干预不到检控庭审,唯一干预窗口是判后特赦。检方荣誉,系于自身。

【勤谨敬业,方能护法】

财管律师

(刑案庭审)

脱罪洗白;

拖延审判

类似给加国律师的,付费方案会是小时费用+脱罪奖金。奖金不好拿,时薪妥妥的。

【金矿找上门来啦!】

法治体系:Innocent until proved guilty! The burden of proof 落在检方头上。律师不会被寻衅滋事。在检方控告中找漏洞要比严丝合缝证明被告有罪容易多了。

【Lawyer还是赢】

当事人:财管及其背后的某为没有把自己的地板洗干净,漏洞到处有,防不了补了这边另边又被捅。

[谁有前后眼?】

对手:检方是人不是神,失误就送辩方安全上垒。打官司打的是双方智力、能力和工作质量。刑事案中,辩方优势不可低估。

【尽人力,顺天命】

啥都不用怕,有多少酬劳就打多少小时官司。即使不成功,"非战之罪也”。

司法独立,rule of law,律师都爬到法官检察官头上来了,MMD(阿Q台词)。

【Liar不会亏】


  虚拟网际,智力游戏;各说各话,各选其好。不必当真,无须当假;时近周末,聊博一笑。

又云:

漏夜翻墙舆论引导,

洋洋洒洒故作高深。

不研加美法治体系,

贻笑大方自夸不已。

法治社会律师逞强,

宁纵勿枉现代理念。

厉朝纵佣航母飞船,

惜差百载文明软件。

扶清灭洋发帖效微,

不若读法潜心过笆。

为国分忧用武有地,

精神物质皆得丰收。

【注:笆,bar谐音,美







浏览(606) (3) 评论(0)
发表评论
猴精猴精的知识产权保护 2019-02-26 21:33:23

  美中贸易大战,美方对中方的一大指责就是“肆无忌惮的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爱国人士们无论是扎根在美国还是落地到加国,纷纷搬出“读书人的事”、“窃书不算偷”理论来打圆场搅浑水。要说起来,这是忘了本,丢了老祖宗的智慧,光耍流氓而失传了正宗的中华文化。

  为何这么说呢?这知识产权保护咱中国人早八百年就明白的事,到了这号称留洋出国吹西风喝墨水的后代脑子里却变成了浆糊。有史为证:《西游记》第六十九回“心主夜间修药物 君王筵上论妖邪”。那孙行者护送师傅西行取经,来到西域朱紫国。恰逢国王患病,于是行者施展悬丝诊脉绝技,断定国王得的乃是“双鸟失群”之症。且看猴精是怎么样开药方的:

  当有太医官问道:“病势已看出矣,但不知用何药治之?”行者道:“不必执方,见药就要。”医官道:“经云药有八百八味,人有四百四病。病不在一人之身,药岂有全用之理!如何见药就要?”行者道:“古人云,药不执方,合宜而用,故此全征药品,而随便加减也。”那医官不复再言,即出朝门之外,差本衙当值之人,遍晓满城生熟药铺,即将药品,每味各办三斤,送与行者。行者道:“此间不是制药处,可将诸药之数并制药一应器皿,都送入会同馆,交与我师弟二人收下。”医官听命,即将八百八味每味三斤及药碾、药磨、药罗、药乳并乳钵、乳槌之类都送至馆中,一一交付收讫。

  猴子见药便要,是存心敲王家竹杠还是要借机铺张浪费呢?请接着看:

  好大圣,别了三藏,辞了众臣,径至馆中。八戒迎着笑道:“师兄,我知道你了。”行者道:“你知什么?”八戒道:“知你取经之事不果,欲作生涯无本,今日见此处富庶,设法要开药铺哩。”行者喝道:“莫胡说!医好国王,得意处辞朝走路,开什么药铺!”八戒道:“终不然,这八百八味药,每味三斤,共计二千四百二十四斤,只医一人,能用多少?不知多少年代方吃得了哩!”行者道:“那里用得许多?他那太医院官都是些愚盲之辈,所以取这许多药品,教他没处捉摸,不知我用的是那几味,难识我神妙之方也。”

  原来猴精的猴精使的是障眼法,把真正需要的药材藏在海量的背景信息中,来保护自己的“神秒之方”。猴子最后只用得“大黄巴豆各一两,锅底灰马尿各半盏”,碾末和丸,做成“乌金丹”三丸。以无根水作药引,治愈了国王的沉疴。

  尤其好玩的是,国王光顾着感谢主治医师而冷落了也知道药方的助手,弄得祖传的中华瑰宝秘方差点泄漏。

  八戒在旁见酒不到他,忍得他啯啯咽唾,又见那国王苦劝行者,他就叫将起来道:“陛下,吃的药也亏了我,那药里有马——”这行者听说,恐怕呆子走了消息,却将手中酒递与八戒。八戒接着就吃,却不言语。国王问道:“神僧说药里有马,是什么马?”行者接过口来道:“我这兄弟,是这般口敞,但有个经验的好方儿,他就要说与人。陛下早间吃药,内有马兜铃。”国王问众官道:“马兜铃是何品味?能医何证?”时有太医院官在旁道:主公——

  兜铃味苦寒无毒,定喘消痰大有功。通气最能除血蛊,补虚宁嗽又宽中。

  国王笑道:“用得当,用得当!猪长老再饮一杯。”呆子亦不言语,却也吃了个三宝钟。国王又递了沙僧酒,也吃了三杯,却俱叙坐。


  悟空一边拿酒堵上八戒的大嘴,一边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可见他为了保护商业秘密乌金丹配方是用尽了一切可能的办法。真正是“猴精猴精的知识产权保护”。

  玄奘西行乃是贞观年间的事,按这小说家言,便是近一千五百年前,大唐盛世的中国老祖宗就知道知识产权商业机密的保护。若是按小说家的生平时代考据,那么也是在四百五十年前,有知识的中国人就对知识产权商业机密的保护有极强的意识了。

  中国人不会像九斤老太叨咕的那样,“一代不如一代”吧?

  【顺便简要介绍一下:专利技术是公开信息,只存在侵权(infringe)而不存在窃取。商业机密是秘密信息,才有被盗窃盗用的可能。美国中国的法律对商业秘密的犯罪都有刑事法律处罚规定。】



浏览(198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