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水星98的博客  
游遍大江南北  
https://blog.creaders.net/u/2109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忆文革初期的改名之风 2021-12-01 00:31:03

 文革初期,1966年的夏天,全国出现了一股改名之风。8月18号最高领袖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红卫兵,接见过程中,北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宋彬彬去给老毛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佩戴过程中,老毛问她叫什么名字,得知是宋彬彬后又问一句:“是文质彬彬的彬吗?要武嘛!”。20日的光明日报登出了署名宋要武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我可是亲眼阅读过的,尽管宋后来说那不是她自己写的。不久后的新闻纪录片里面如实的拍下了当时戴袖章的一幕。我记得非常清楚,宋当时激动的跳了起来。那以后到处都出现改名之风,“卫东”“永红”等等不绝于耳。

  我们班上两个非常要好的同学哥们儿,一个姓吴,另一个姓陈。大形势下,两人都觉得自己的名字太过于铜臭气,互相商量了半天,琢磨来琢磨去,最后定了下来,去派出所改名字。文革讲究的是破旧立新,吴同学就改名为吴立新,陈同学改名为陈破旧。前者听上去还凑合,虽然吴姓和其他东东结合总是走向反面,后者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对劲儿。破四旧在文革中是挺时髦的,可是和陈结合在一起,就实在有点不伦不类。你说一个东西又陈又破又旧,谁还喜欢?在周围人不断的哄笑和嘲讽之中,陈同学不得不去把名字改了回来。

  一些名人也不能免俗。中国著名的乒乓球运动员李富荣,出身于资本家家庭,其名字完全体现了父母对他未来的期望,搁在现在也是很多人的追求目标。当时我在报纸上看到李富荣的名字改成了李富勇,心里还暗暗的为他感到惋惜。李富荣是我最为欣赏的中国男性,刚毅英俊潇洒,远非刻下的小鲜肉和娘炮们所能比肩。我前几年拜访卢布尔雅那,回来时写的一篇游记还专门提及李富荣。节录如下:

  “车上闲坐无事,回忆起当年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一些轶事。1961年,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进入前四名的男子单打选手清一色中国人,庄则栋,李富荣,张燮林和徐寅生,三个上海人一个北京人。比赛前夕,体委主任贺龙突然指示,要由北京人庄则栋夺冠。领导做工作时,张徐二人平和接受,李富荣很不情愿,他与庄则栋水平本来就在伯仲之间,而且这事又不牵扯国家荣誉。可是又不得不服从,于是乎决赛第一局先以21:16赢下证明自己的实力,然后输掉三局。第27届在布拉格举行,男单决赛又是庄李之间。领导再一次找李富荣谈话,李情绪极大,虽说让了球,可入党申请即被搁置。1965年第28届在卢布尔雅那,依然是庄则栋李富荣决赛。这次李富荣事前主动去找领导,申请让球,因为庄则栋三拿世界冠军,可以抱回一个永久性的圣博莱德奖杯复制品。没成想观众好像有预感,坚决不同意。李富荣英俊潇洒的形象,加之整个锦标赛一局未输,牢牢征服了人心。在决赛过程中李富荣一面倒地被全场观众喝彩,“李!”“李!”,震耳欲聋。每当他打出一个好球,观众就拼命地鼓掌跺脚,好像是他们东道主选手。李2:3输掉,却虽败犹荣。我当年看电影纪录片,李富荣赛后被要求签名的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反观庄则栋,只有两三个人索取签名。亚军老二获此殊荣,世所罕见。第二天卢布尔雅那报纸盛赞李富荣,还给他安了一个名字:轰炸机加美男子。回国后,李很快就入党了。多年后,新德里第39届世锦赛,领导安排女单何智丽让球给队友管建华,何口头同意,结果上去一顿猛扣,淘汰了毫无思想准备的管建华,最后打败韩国梁英子拿到冠军。同是乒乓人,何与李的做法大相径庭,也许是时代不同了吧。何智丽后来远嫁日本,更名小山智利,在亚运会上打败邓亚萍,跺着脚大吼“哟西”,引来一些国人的不爽,这是后话。”

中国乒乓球代表团1965年赴卢布尔雅那 

  著名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首位演奏者俞丽拿,原名俞丽娜,1959年一举成名,报章和唱片上到处都是俞丽娜的名字。也是到了文革后改了现名,至今没有改回去。1994年我短暂回国在上海工作,有幸与上海民族乐团的首席二胡马晓辉成了朋友。她请我吃了几次饭,曾经两次带来了梁祝的作曲者之一何占豪。何教授与我相谈甚欢,我还曾问起过小提琴家的更名轶事。大家都觉得“娜”较之“拿”更有色彩,可文革期间的政治正确,改名不仅是图时髦,也有保险安身立命之功能。大环境如此,个人又能奈若其何?

                    当年18岁的俞丽拿清纯质朴

  有些年轻夫妇,为紧跟形势,给自己的新生宝贝冠以极具时代色彩的名字。1968年出生的邓文迪,原名叫邓文革,其父母应该是紧跟时代节奏的一辈。邓本人后来不齿此名,更名文迪,中外通用,事业蒸蒸日上。与川普千金伊万卡成了闺蜜不说,还攀上媒体大亨默多克。除了"文革"以外,还有众多的小朋友同名不同姓,"卫东"、"学军"、"向东"、"永红"、"向阳"等人名数不胜数。

  研究者发现,在1966年夏天之前,北京新生男孩最热门的30个名字中,只有不到7%属于"政治正确名字",到了1966年5月,这一比例已达到10%, 同年9月份更是已超过25%。取名由此体现为遵从性、而不是求异性的行为。哪里像如今的小孩取名,越古怪越时髦。

  不仅人改名,连街道和单位也跟着改名。北京长安街改成了东方红大街,外国使馆集中的东郊民巷改成了反帝路,苏联大使馆所在的扬威路变成了反修路,四川饭店改成了工农食堂,北京协和医院改成了反帝医院,颐和园改成了首都人民公园,上海大世界游乐场改成了东方红剧场,上海江南杂技团变成了工农兵文工团。绝大多数后来又改回原名,但是也有少数保留了新名,比如广州越秀区的北京路。

  据说当年有人想让庄则栋易名,因为则栋与泽东太相近了,按古时规矩是犯忌的。结果小庄名字未改,反倒两次被老毛戏称为前辈。其一是1961年4月,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这届世乒赛,中国队第一次获得3项冠军,国人大受激励。中日争夺男团冠军进入白热化的紧张时刻时,老毛在家中看电视,激动不已,对表现神勇的庄则栋大喊:“我的小祖宗,你快给我拿下来吧!” 。其二是10年后的日本名古屋,也是世乒赛,美国运动员科恩误登上中国运动员的大巴。好家伙,全车人都要窒息了,简直如同新冠期间一位重症患者不戴口罩登上公共汽车。好个庄则栋,居然从后座迎上前去,大大方方送了一副杭州锦缎给科恩。老毛临睡前得知消息,激动得大叫:“我的庄爷爷!”,马上指示邀请美国乒乓球代表团访华,从此开启破冰之旅。

  改名之盛况,大慨只能发生在文革期间的中国,悲乎?壮乎?


浏览(5008) (73)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水星98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2-02 15:44:03

谢谢提醒!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水星98 留言时间:2021-12-02 15:00:18

被中共严密控制的网站如文学城,其小编水平应该是中规中矩的,我党有一整套操控舆论和毒化思想的规程贯彻于所有这些网站。不要以为那里充斥反共和揭发我党内幕的文章就以为那真的是独立于我党的。

回复 | 3
作者:水星98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2 14:35:18

文学城小编水平有限,得罪了网管更麻烦。很同情你的遭遇。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2 14:30:42

谢谢扫盲!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谭力夫的背景。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水星98 留言时间:2021-12-02 10:57:23

原来你是文学城的, 十年前我在文学城待过,一篇文章上万点击。后来得罪了两个版主,一个网管,被封了ID, IP,根本无法再注册新网名。一个是海外原创版主,一个外嫁女“废话多多”,她鼓吹“外嫁就跳初中国文化粪坑”,我回击一句,你懂什么是文化吗,土鳖,就被删帖。她还养了个网管狗腿子老四,“牛虻二世”,封了我的ID,还威胁我说,挑衅废话多多你死定了。文学爱好者居然起名废话多多,有人亲切称她为多多,再亲切点就该叫多姑娘了。常青人生版主“成长”嫁了个台巴子就说“中国完蛋了”。她自称是山东共军后代,我说你嫁了外子就背叛老子,扣你顶数典忘祖帽子不冤枉吧。文学城外嫁女十分猖狂,鼓吹“嫁人要嫁白哥哥”。我说你们以为英语,欧美文化也和花柳病一样可以通过性交传染啊。狗腿子老四就封了我的IP。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水星98 留言时间:2021-12-02 10:29:19

谭力夫是北京工业大学63级,谭淮远是北京工业学院62级,二人风马牛不相及。他父亲是最高检副检察长,比政治局委员谭震林低了好几级。他的名言是“共产党干部犯错误你们高兴什么?他妈的”。“二月逆流”后,中央文革打击高干子女,他还坚持老子英雄儿好汉内一套,被关进大牢。没想到文革后成了资本,因谭力夫名声太臭,改名谭斌(文武带打)从故宫博物院副院长位上退休。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Heheho 留言时间:2021-12-02 01:35:09

现在命贵一个个都是大爷,还等着领每人二百万补偿金呢。

回复 | 1
作者:水星98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12-02 01:32:26

哈哈哈哈,应该有影响吧。当时空军被查的一大批,没有瓜葛的人都受到影响。

回复 | 1
作者:水星98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2-02 01:28:24

有趣,有趣!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2 01:26:28

老兄是资深前辈,致敬!记得那会儿还有一个谭力夫很活跃。,不知何方神圣。

回复 | 1
作者:水星98 回复 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12-02 01:21:10

花花,万维网好像就在俺们温哥华,我20几年前看着它起来的。只是一直潜水不敢发博文,怕水平太低惹人笑话。这次经是小小帮助才硬着头皮第一次发文,太谢谢你和大家的鼓励!

回复 | 2
作者:Heheho 留言时间:2021-12-01 20:46:27

美版文革也包括改名。学校建筑的名字都得经命贵们审查,说改就得改,不管是总统还是诺奖得主,只要命贵给加上种族主义者帽子,改!

回复 | 2
作者:人参花 留言时间:2021-12-01 17:47:04

水星大哥,看看你的号召力,文城的人都聚齐了!古羽大姐,大侠,小小。咱把party挪过来了。好文章!

回复 | 3
作者:水星98 回复 小声音 留言时间:2021-12-01 12:45:03
谢谢小小!真高兴能够和你在这里见面。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2-01 12:15:38

@苏联大使馆所在的扬威路变成了反修路

刘晓波广场事件,是指2014年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议会议长蒙德尔森提案吁美国国会将将华盛顿国际路中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大使馆所在的3505号门前的一段以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来命名为“刘晓波广场”(Liu Xiaobo Plaza)的一个事件。刘晓波是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羁押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直到2017年过世前仍受政府的监禁。[1]若改名成功,中国驻美使馆地址会变为刘晓波广场1号。此举引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不满,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称“此为挑衅行为”。2016年2月16日,奥巴马政府表示将否决该项议案,改名一事不了了之。@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5%88%98%E6%99%93%E6%B3%A2%E5%B9%BF%E5%9C%BA%E4%BA%8B%E4%BB%B6

原来美帝反华势力这样做,是抄了我党国前三十年的功课。好在有奥巴马同志爱华。

20世纪80年代,美国以此人之名将苏联驻美国大使馆门前的“第16街道 ”重新命名为“安德烈·德萨哈罗夫广场”。

看来,还是我党国领先潮流。


回复 | 2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12-01 11:29:10

68 年我已经下了乡,这改名的风气也刮到我们那。有些知青发榜公告改名事宜,记忆中我们队有桂明改成炎彤、永棠改成向东、金陵改成朝阳,据说别处有一位知青连姓都改了,改成卫东彪,不知林彪在温都尔汗坠机之后,对他是否影响。

回复 | 3
作者:小声音 留言时间:2021-12-01 10:21:32

祝贺水星兄发帖成功!:))

回复 | 3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1-12-01 09:33:13

破四旧北京红卫兵跑到上海,一些四野的革军子弟说淮海路名不革命,要改,结果一些三野老军人不干了,说淮海战役我们牺牲了那麽多人,不能改。上海破四旧纯属中央文革安排的,信不过上海干部子弟,由谭震林儿子谭淮远当司令带领 我院红卫兵去上海抄家。一个工人出身的北京学生抄家时把一个金元宝揣兜里,没想到裤兜是破的,漏出来被抓住。此人后来和谭淮远,我一起住牛棚劳改。他自持自己工人出身,是经济犯,在我这个政治犯面前还有优越感。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2-01 09:19:09

确实是天壤之别。否则当时签证官说不定拒签呢。

回复 | 0
作者:水星98 回复 侠客9 留言时间:2021-12-01 09:14:21

大侠,文学城失去你,黯然失色了!

回复 | 2
作者:水星98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1-12-01 09:11:40

是的,不过那会儿是取名,66年主要是改名。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12-01 08:54:43

其实,不说文革的改名之风,谈到1949年以后的取名,可以看出政治迹象:

建国、卫国、抗美、跃进,……,也反映了当时的政治形势。


回复 | 3
作者:侠客9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2-01 08:40:57

有画龙点睛之意

回复 | 2
作者:水星98 回复 水星98 留言时间:2021-12-01 08:40:43

真高兴又见到大侠!文学城失去你乃一大损失。

回复 | 2
作者:侠客9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2-01 08:39:53

哈哈哈哈,火红年代的记忆,茶余饭后的笑谈。

回复 | 2
作者:水星98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1 08:38:04

是的,江青还给《红灯记》里李玉和扮演者钱浩梁改名浩亮。

回复 | 1
作者:侠客9 留言时间:2021-12-01 08:34:16

漫谈中国人的姓名,这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这里说的“有意思“是要具有下例的特点:(一)是要体现出文化的内涵,或有家族的典故。(二)是不要使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就像“文革“中北京市革委会的主任叫吳德,北京卫戍区的司令叫吳忠,这两个名字就太不好啦。联想起来能够让人不寒而栗。最后:这二位还得劳烦咱家伟大领袖为他们说话“吳德-有德!吳忠-有忠!

另外:在回帖中一冰举例说的那个“白如冰“姑娘,后来:楞是被咱江阿姨给改成了“红似火“!生生的把一个苗条淑女,最后给变成了一个铁姑娘。这种名字听着都令人产生不出贺尔蒙。就像宋彬彬改成了--宋要武一样。

另外:说到宋要武,这名字听起来就像“十字坡“的孙二娘一样。多吓人呀!要武她爹是大名鼎鼎的宋任穷,这名字也不好,任穷那就是与财富无缘。但更不好的是宋任穷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宋克荒!(这是真的)

还有就是:如若你的名字叫什么“富贵“-“来福“-“狗蛋“-“金锁“之类的名字,那你就虾咪啦!即使你“学富五车“那也脱不了玉米棒子的味道!


回复 | 2
作者:liucarl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1 07:18:55

上海的霞飞路改成了淮海路。土共没文化,就好那一口。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12-01 05:10:36

其实北京街道改名始于1965年地名革命化。马市大街,猪市大街,羊市场大街都改了,唯有骡马市大街没改,因为贫农出身公社饲养员喜欢这名字。结果改革开放后,开发商和市政府文革靠出身贫农上来的土鳖官员勾结改成罗马大街,后因老北京民愤太大,改回来了。文革后东单到北新桥儿改成瑞金路,西单到新街口儿改成延安路,沿途胡同皆改为某某路几条。王府井改成人民路。我爷爷家旁边的帝王庙夹道改为大兴隆胡同,宽街儿的马将军胡同改为东旺胡同,而且保留至今。石景山钢铁厂改为首都钢铁公司。至于商店改名就更多了。东来顺改成民族饭庄,二友居改为西四包子铺,修地铁给拆了。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12-01 01:34:26

记得有个话剧,里面有个姑娘叫白如冰,江青来视察,赐御名红似火。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