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网络日志正文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三) 2020-07-27 13:29:23

如果不是因为想离那个夏福清远点我也不会去图书馆。瞿秀秀后来这样告诉我。他那个色眯眯的面孔我看到就恶心,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说。

瞿秀秀也是工农兵学员,她是在安徽农村做了一年知情后保送去上外学英文的。毕业后分去我们学校做教师。同她一起分去的另一个上外工农兵学员是学阿拉伯语的。那人叫吴东进,原是青浦的本地乡下人,在公社里做过团委或团支部书记,还当过县里的新长征青年突击手。后来被送去上外学阿拉伯语。那个吴东进文化底子差,读个人民日报社论磕磕巴巴,经常念别字,把简陋读成“简柄”之类,夏福清从开始就看不起他,叫他“走两步”说几句阿拉伯语听听。吴东进说了几句,夏福清和几个老教师听了似笑非笑说,不错不错,蛮好蛮好。背地里却嘲笑那个阿拉伯语听着跟中文似的,好像谢添说“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说快说含糊了,就成了韩语,若把“大海航行靠舵手”倒过来说快点含糊不清点也就是吴东进嘴里的阿拉伯语了云云。吴东进直觉到跟外语组这帮冬烘先生话不投机,自己受歧视,英雄无用武之地,就跟人事处打报告说学校反正也不开设阿拉伯语课,而且比起做教师自己最擅长的其实是给青年人做政治思想工作,要求调去其他相关部门工作。结果先被调去后勤处,后又转到校团委做了团委副书记兼组织委员。

与遭受冷遇的吴东进相比,瞿秀秀的待遇大不相同,她得到了夏主任异乎寻常的热烈欢迎。报到第一天,夏主任双手将瞿秀秀的手紧紧握在掌心里,像盘旋空中的老鹰发现地面上的兔子似地,目不转睛两眼盯着瞿秀秀的脸不放,瞿秀秀说她把手从那双汗津津的湿手里抽出来时觉得背后一层鸡皮疙瘩。瞿秀秀有类风湿关节炎,手关节疼痛书写黑板颇不方便,她怕影响教学,把担心告诉夏主任。夏福清嘿嘿一笑,说,不用担心,写黑板不方便,不写也没什么要紧的嘛。好老师不是靠写黑板的。一天到晚抄黑板,弄得一身粉笔灰的都不是好老师。瞿秀秀听了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这个夏主任的一双汗手和一对鹰眼虽然有点吓人,但还是比较善解人意体谅爱护属下教师的。然而夏主任继之而来的“爱护”没完没了,就让瞿秀秀吃不消了。

夏主任很关心瞿秀秀的业务能力,要她多跟老教师请教,其实是向他本人请教。瞿秀秀若有啥问题问他,他难掩兴奋之情,总是与瞿秀秀身体挨得很近,并不时仿佛无意识地与她身体触碰一下。他告诉瞿秀秀日后若想评讲师需要有论文,说他有熟人在厦门大学校刊做编辑,以后瞿秀秀写论文,可以通过他的门路去那里发表,只要发表了论文,讲师职称不在话下。瞿秀秀说,我这点水平还写什么论文啊,讲师我也不想的,做个助教混碗饭吃就好了。夏主任说,唉,年轻人不求上进怎么行呢?论文的事情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而且我的论文也可以署上你的名字嘛,算是我们共同撰写的。有一回夏主任讲得动情,忽然情不自禁抬手抚摸瞿秀秀的头发,说,你的头发真好看啊。瞿秀秀吃一惊,身体本能一闪避,说,主任不要这样,我觉得不舒服,让人看见也不好。夏主任干笑两声,说,好,好。然而夏主任对瞿秀秀的“爱护”有增无减,他总是似乎无意识地触碰瞿秀秀,而且总是触碰敏感部位。瞿秀秀站在那里,夏主任从面前经过,不经意一抬手抠鼻孔,手肘就恰好碰到了瞿秀秀的胸,几次三番弄得瞿秀秀窝了一肚子火,后来有一次瞿秀秀忽然感觉屁股被人触碰了,回头一看又是夏主任,禁不住“蹭”地火冒三丈,说,夏主任,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当时好几个同事在场,夏主任难掩尴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瞿啊,你不要误会嘛。

瞿秀秀有一回在教科书里看到一信封,打开一看是夏主任写给她的诗,说是请小瞿同志指正。那诗写得很肉麻,说瞿秀秀如何美丽,顾盼生风之类。瞿秀秀不动声色,把那诗原封不动夹到夏主任书桌上的教科书里,过了几天夏主任显得轻描淡写地问瞿秀秀,有没有看他写给她的诗词,瞿秀秀说她看不懂诗词从来不看诗词也不喜欢看诗词,又说而且她觉得主任应给自己太太写诗词,而不是给其他女人。

瞿秀秀后来终于与夏主任翻脸了。那是有一次瞿秀秀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正睡午觉,听到敲门声,穿着睡衣睡裤去开门一看,是夏主任来看望她了。手里提着水果麦乳精藕粉之类。瞿秀秀颇为勉强地让他进屋后,夏主任见屋里没人,伸手去揽瞿秀秀的腰,瞿秀秀忽然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声叫喊起来,说,夏主任,你放尊重点好不好啊。你是有老婆的人,我还没有结婚,你老这样算怎么回事啊?!夏主任忽然普通一声双膝跪地说,小瞿啊,我跟你说老实话吧,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惊为天人啊,太喜欢了,太喜欢了,我自己都控制不住啊。瞿秀秀后来说她那时候看到夏主任跪在面前背上阵阵发冷起一层鸡皮疙瘩,身体的疲倦不舒服反而被惊得一溜烟统统烟消云散了,满脑子就一念头,赶紧打发他走。瞿秀秀的母亲住在她家楼上,瞿秀秀告诉夏主任赶快走,说一会儿她母亲就会下来的。夏主任悻悻然离开后,瞿秀秀睡意全无,脑子一片空白虚脱似地独自坐了半晌,忽然便决定要离开外语教研室。(待续)


浏览(3160) (1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