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层出不穷的投票花样 2020-11-11 13:55:00

现在说投票或选举免不了是有点蹭热度嫌疑的,因为我说的投票与美国大选的投票毫无关系,我说的是国内的投票。
自从开始使用微信,就常常看到微信里熟人来邀请帮着投票,大多是帮着参加这样那样比赛的孩子拉票竞争名次的,有参加明日好声音唱歌比赛的,有参加小钢琴家比赛的,本人对于这样的投票邀请一般不予回应,我想我连听都不曾听过你家孩子的“未来好声音”或未来好琴声,胡乱投票不是瞎起哄嘛。而且我觉得要是真有天赋,真是天籁之音或真能成为下一个朗朗,也用不着靠胡乱拉票去竞争那名次的吧。而且万一明明是个平庸之辈,却偏偏能拉到不少人帮忙投票,结果还真靠着那些票夺得好名次,倒把真有几分才能偏偏不屑于拉票或拉不到那么多票的孩子给压制抹杀了,那不是助长劣币驱逐良币吗?损人不利己实在没意思。
但前不久一亲戚的拉票却无法完全拒绝,虽然内心也是不以为然的。
我那亲戚(其实是老婆的亲戚)是一建筑行业某公司老总,他们公司参加市里同行业优秀企业评比,采用投票选举方式,以得票率决定名次好坏。优胜和名列前茅企业除了将获得奖杯和证书,受到表彰之外,还有媒体帮助宣传,对于日后企业的业务发展想来会有些帮助。于是那亲戚企业里的每一个员工都动员家人及其家人的所有社会关系帮着投票,亲戚是老总,更有责任和义务以身作则一马当先,于是拜托能找到的国内国外的亲戚朋友同学帮助投票支持,告诉大家每人每天可以投二十票,每隔半小时投一次,期限俩月。那段时间微信忙得不亦乐乎,老婆的微信叮咚叮咚响个不停都是来提醒又到投票时间了。我对那投票一如往常不感兴趣还大放厥词进行诋毁诽谤,说那分明是弄虚作假,结果引得老婆不满,说,你总是这样充满负能量,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国内现在都是这样做的,什么弄虚作假?看看国内日新月异的新面貌,是靠弄虚作假搞出来的吗?于是只要本人在家,每半小时手机就被老婆拿去投票,助亲戚企业一臂之力了。

IMG_20201111_075812.jpg



可是无论怎样放手发动群众积极投票支持,亲戚的企业却还是排名四十开外,使亲戚一筹莫展不知该再从哪里拓展票源。正在犯愁之际,某日发现他们企业的排名突然大幅蹿升至于第二十八名,亲戚喜出望外之际,探寻原因,属下一总监神秘地透露诀窍,原来那总监私人掏腰包去外面助票公司买来了大量的灌水票,使得他们公司排名瞬间被“大水”冲托到高位。亲戚找到诀窍,于是开始用公司资金购买水漂,前后花费数万元钱后成功蹿升到第8位,然而之后却到了瓶颈期,徘徊不前,原因是名列前茅的各家公司都在花钱找助票公司灌水,哪家花钱多哪家就靠前,知道那真相后亲戚后悔莫及,感觉上当受骗,然而又骑虎难下:若不加大资金投入则名次无法更上一层楼,若半途放弃不再继续投入资金,又会不进则退,名次重新退回二十名以外,左思右想只好走中庸之道,用尽可能少的投资维持现有名次。最后亲戚公司花费了大约六七万元人民币以一百二十多万票取得进入前十名成绩。比赛完毕后那亲戚觉得钱花的不值,十分心痛,在公司宣布以后再不参加此类骗人的投票评选先进游戏了。
国内不仅学什么都快,而且总能推陈出新搞出“中国特色”来,马克思主义搞成符合中国国情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搞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投票选举当然也不例外,不搞出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花样来,也是说不过去的吧?










浏览(1059) (133) 评论(1)
发表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结尾) 2020-11-07 12:31:30

两千年前后,市里高校合并,好像周边小国被并入旧苏联一样,我们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一般院校被某著名大学吸收合并,成了那所一流大学的一部分,原来的学校就此不复存在了。教职员工人事关系迁入合并后的大学,旧校址校园被另一所有实力的大学购入成了那个大学的研究生院。赵宏博到了新大学图书馆后经过一段暂时副馆长过渡期间,重新被任命为馆长。张明超升官被调入市教委主管后勤工作,宋晓琳的丈夫小贺——其时已被后来的小青年称呼为老贺——也已升为副处长。瞿秀秀宋晓琳去合并后大学的图书馆工作,那个图书馆十几层楼高,宏大宽敞气派,与原学校的图书馆不可同日而语。

听瞿秀秀说张明超不仅仕途顺利升了官,而且发了财。“那个乡下人门槛不要太精(精明)嗷”她说。据说张明超当初买了一些股票认购证赚了一笔钱,后来国家分房制度改革,将单位公房以每平方米数百元价格卖给教职员工,当时许多教职工认为原本每月租金几元而已的公房居然叫价数百元一平米,简直是敲诈勒索,是可忍孰不可忍,抱怨不平声一片,很少有人愿意借钱背债去买那房子,张明超却反其道而行之,他当时是总务处长,手里有许多房源,学校要推行房改新政策,鼓励员工买房,张明超便以身作则,用出售股票认购证赚得的钱一气买了七八套旧公房,他并鼓励宋晓琳夫妻一起买房,对宋晓琳丈夫小贺说这是最好的投资,现在不买以后会后悔死。在他劝说之下宋晓琳夫妻也借钱买了两套,结果果真如张明超所言,到了03年前后那些当初两万来元钱一套的公房在十年不到的时间里暴涨十多倍,已经价值二三十万元一套。宋晓琳说他们夫妻俩当初听了张明超的话咬牙借钱买了那两套公房,但看很多人都不肯买,心里又七上八下“抖霍霍”,觉得有些后悔没有随大溜。可是后来看到那房价年年高歌猛进,又后悔当初没有痛下决心再借钱多买两套。他们夫妻由是对张明超佩服得五体投地,说张明超的确有本事,的确有先见之明,跨出的每一步都踏在党的正确路线上,不服不行,人家一路高升做到市教委领导绝不是偶然的。

06年时上海股票大涨,瞿秀秀一气赚得几十万元,兴奋异常。我那时正在国内工作,她打电话跟我说,侬也来炒股呀,我买啥侬买啥,跟牢(着)我买,闭牢眼睛赚的。她在前一年已退休在家,每日守着电脑炒股票,她告诉我她有朋友在证券市场做的,有内部消息,教她买的股票只只赚,稳赚不赔。其实那时候股票正逢牛市,空前疯涨,无所谓有无内部消息,交易厅里显示屏上一片红,我的几个常年炒股的发小同学也个个赚得盆满钵满不亦乐乎,轮番做东,三天两头拉我去吃饭唱卡拉OK,说,你是“外国人”,回来体验一下我们社会主义特色的幸福生活。瞿秀秀股票卖出套现现金后,仍天天盯着电脑看她卖出的那些股票,发现犹如吃了威哥似地还在昂首挺胸一路上扬,不禁沮丧起来,原来赚得几十万的兴奋被少赚了几十万的懊恼抵消化解,进而至于简直觉得白白亏损了几十万。后来终于抵抗不住搭末班车再赚一笔的诱惑,又重新买进比卖出时又涨了不少的那些股票,然而好事不常,不久牛市戛然而止忽告结束,仿佛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乌云翻滚遮天蔽日,与不久前的晴空万里恍如隔世,交易厅里显示屏幕上一片惨绿,与不久前万里江山一片红的景象阴阳割昏晓。瞿秀秀新买的股票统统套牢,她不甘心在几天之内白白亏掉那些钱,每日盯着电脑不放,期望抓住或许会出现的转瞬即逝的反弹机会,然而还乡团终于回不来了,股市蒋家王朝似地一溃千里一蹶不振,她的股票越套越深,使她连看电脑的兴趣和勇气都丧失殆尽了。“蛮好那时候不要再买进(那些股票)呶,太贪心了,戆忒了(犯傻)”她感叹说。

2010年,我辞去国内工作回北美。行前与瞿秀秀告别,请她去五角场避风塘饭店吃饭。饭店里人满为患,我们坐在门口椅子里排队等待席位,一边闲聊。我说她看着状态不错,看来退休生活心满意足。她说原本是不错,但现在为了她儿子的事情烦心。原来她对她儿子捷捷找的媳妇不满意。她儿子捷捷大学毕业后在外企做计算机软件系统工程师,那是瞿秀秀十分满足骄傲的,可是他找的媳妇是个外地女孩,瞿秀秀十分看不上。瞿秀秀说那女孩与她儿子捷捷是大学同学,捷捷在大学里是班长之类,而那女孩是团支部书记,两人经常接触,那女孩对捷捷主动示好,结果两人就成了恋人。“阿拉捷捷戆(傻)呀,没接触过小姑娘,学工科的小姑娘又少,那个外地小姑娘有心机,女追男隔层纸,一花就把阿拉儿子花走了”她说。我说外地小姑娘也未必不好啊,只要他们俩自己觉得好不就行了嘛。瞿秀秀说那女孩是外地小县城出来的,乡下人,小家子气,长得也不好看,短脚,腿粗还有点弯,没一样配得上她儿子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儿子就鬼迷心窍了。瞿秀秀竭力反对她儿子与那女孩交往,可她儿子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非那女孩不娶,结果母子一度关系紧张十分不愉快,最后她儿子捷捷还是娶了那姑娘,眼下那姑娘已经怀孕,不久瞿秀秀即将升格做奶奶了。我一边听她说一边想象已经长大成家立业即将做父亲的她儿子捷捷的摸样,眼前出现的却仍然是那个问我是否打得过黑猫警长的小不点,和那个坐在电脑桌前礼貌而稍有些腼腆地与我招呼的清秀少年的影像。

瞿秀秀边说话边不经意地从小包里取出一支润唇膏涂抹嘴唇,那情景忽然触动了我的深层记忆,想起三十二年前读书时与同桌孙吉星去图书馆借书第一次看到她的情景,她那时二十四五岁,站在图书馆里一窗边桌前,从桌上小包里取出一支润唇膏涂抹嘴唇,边涂边抿嘴,穿越窗户斜照进来的阳光之下,窗边那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的侧影立体而动人,使人过目难忘。我回过神来,问瞿秀秀是否记得我做学生时候曾经与一个同桌同学去图书馆找她借书,“找我借书的学生哆唻”她说。但她说她记得我去图书馆找她借《少女之心》,“小居(鬼)头油腔滑调,蛮好白相的。”她说那是她对我最早的记忆,那之后就不曾忘记过我。我告诉她我们那时候去图书馆借书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实意图是去图书馆一睹传说中的美女芳容,那美女就是瞿秀秀阁下。(全文完)。



浏览(1805) (13) 评论(6)
发表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八) 2020-11-03 11:40:55

96年,有次瞿秀秀请我吃饭,饭店在她家附近,饭前去她家小坐,看到她儿子捷捷和她丈夫。瞿秀秀儿子捷捷已是一个英俊少年,比他妈高出半头。很有礼貌地从电脑桌前起身与我招呼,给我泡茶。瞿秀秀说他擅长电脑,叫他演示给我看,说他以后想学电脑。那少年有点腼腆地说,我就是白相相(玩玩)的,不擅长的。那腼腆的表情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在图书馆阅览室我与他妈和宋晓琳聊天时,一边那个小不点,安静而有些怯生生地打量我,片刻之后又仿佛鼓足了勇气走到我面前问我是否打得过黑猫警长。瞿秀秀丈夫是稍后从外面回来的,很有兴趣地问我中国留学生在日本能挣多少钱。我说那是辛苦钱,每天睡四五小时,玩命打几份工一个月大概能挣三四十万日圆,他问我那是多少人民币,我说按当时汇率大概三四万人民币吧。他若有所思地说那份辛苦是值得的,辛苦几年一辈子的钱都赚出来了。他问我留学生里有没有老三届,我说有但很少。他感叹说,阿拉这批人(老三届)最触霉头(倒霉),啥个坏事体都逃不脱,啥个好事体都挨不着。

瞿秀秀与她丈夫的关系早已不似从前闹离婚时那么剑拔弩张,她说他们夫妻是和平共处而互不干涉“隐私”,她丈夫除了缴纳生活费外,自有“金库”,瞿秀秀说估计存了不少钱,反正各过各的也不干她的事。但她丈夫与她儿子捷捷的父子关系改善了很多,“到底是自己爷(爸爸)呀”,她说她儿子随着年龄增长,对自己爸的恨意似乎消失了许多。而她也不想自己儿子没有父亲,“没爷的小人(小孩)作孽不啦(很可怜意)”她说。我想起体教组主任朱柏年,当初曾经传说与她关系密切,问她朱柏年后来怎样了,她说那人后来升了官,到其他大学某学院做了院长。说那人有才能,出了两本运动生理学方面的书,人也挺好的,但就是没魄力,搞体育的,人也长姨妈大姨妈(人高马大)的,做事却优柔寡断,不像个男子汉。朱柏年后来02年时也患上了忧郁症,无法正常工作,辞去了院长职务。瞿秀秀说他很作孽,一个大男人却还不如女人坚强。

大约0304年,一次瞿秀秀的丈夫在家里突发脑梗,猝然昏倒,瞿秀秀大为紧张,手忙脚乱,慌忙叫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幸好抢救及时,她丈夫生命无虞,但那事对他心理打击很大。瞿秀秀说她丈夫脱离危险后哭了,说自己对不起瞿秀秀娘俩,说他觉得自己不会活很久,以后到了阴曹地府做牛做马也要好好报答瞿秀秀。说得瞿秀秀也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一包餐巾纸瞬间用光。她丈夫出院后不久就把自己“金库”的钱如数交给瞿秀秀,瞿秀秀不要,她丈夫硬塞给她,说给他儿子买房或去国外留学用。“侬晓得那次在医院里我想到什么了吗?”瞿秀秀后来这样问我。她告诉我她想到了多年前我跟她说起的我的那个体检查出晚期肺癌的邻居,那邻居查出肺癌后希望老婆放弃出国在国内陪伴他,他老婆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拒绝了他。我还记得那次同瞿秀秀说那邻居事时候的情景,当时瞿秀秀正与她丈夫闹离婚,情绪崩溃,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我就说了那邻居的事儿。都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了,以为她早忘了,她却还记得。“我肯定做不出那种事的,一辈子良心过不去。”她说。

宋晓琳自FA轮功在国内被取缔后不久就不练功了。但她说她停止练功并非因为政府取缔,而是因为眼见一个热心“功友”死了,就不再练了。据她说那功友对李老师顶礼膜拜,家里每个房间都悬挂着李老师的盘腿练功照,书桌橱柜的抽屉乃至樟木箱里摆满了李老师的FA轮大法书籍和磁带,三九严寒三伏酷暑,雷打不动每天几小时不是听磁带看书学习“真善忍”,就是坐在一方布垫子上盘腿练大法。那功友查出了乳房癌,她坚信有李老师FA轮大法神功保护定会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坚决拒绝任何医学治疗。一同练功的一群功友个个现身说法,说自己很熟悉的或张三或李四得了这个癌那个癌,都是晚期,都被医生宣布死刑,有的还被说绝活不过俩月去的,但那些张三李四不信那个邪,坚持“真善忍”,坚持练功,结果个个生龙活虎活蹦乱跳,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龙虾似的,再去医院复查一下,癌细胞统统不翼而飞了,把医生惊得张口结舌眼珠子要掉地上,楞半天,说一句,你是人还是鬼啊?!那功友听了那些活生生的正能量爆满事例受到鼓励,更加坚定信念;一帮功友(宋晓琳也在其中)天天聚到她家里围着她一起练功,说是人多力量大,集体练功的强大气场可以使癌细胞魂飞魄丧知难而退烟消云散。可是后来癌细胞既没有魂飞魄丧,也没有烟消云散,反而扩散到了淋巴肺甚至脑子里,那功友终于连坐着练功的气力都没有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疼痛难忍备受煎熬,昏迷之中呻吟呼唤,李老师啊,您救救我啊!但李老师的神功奇迹终于没有显灵,那功友最后油尽灯灭就那样去世了。“死神要来拜访,李老师也没办法阻挡的”宋晓琳说。自那功友死后,她就放弃FA轮功了。

薛明达对于宋晓琳半途而废FA轮功感觉痛心疾首,竭力拉她回头。对她说,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越是艰难恶劣的环境越能检验我们的“真善忍”,(李)老师在看着我们每一个学员,大浪淘沙,你不要甘心做一粒沙子被淘汰嘛。但宋晓琳练功热情已经熄灭,缺乏动力,终于被“浪淘尽”。

薛明达并不因为FA轮功被取缔而中止练功,私下里继续与其他功友聚会集体练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人反映给校领导,组织部门找他谈话,警告他,你是党员,党有党的纪律,若不赶紧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与那个邪教FA轮功一刀两断,必将受到严厉惩罚,勿谓言之不预也。从来不敢对组织说不的薛明达不知为何这一回却异乎寻常地顽固不化不可救药,居然公然无视组织部门的严厉警告,摆出一副头可断血可流,要我放弃“真善忍”想都别想的强硬姿态,继续练功。结果被开除党籍,撤销印刷车间主任职务,留在印刷车间做一般工人使用。(待续)



浏览(2076) (9)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十七) 2020-10-31 13:11:46

去日本后一呆数年不曾回国,到92年春天初次回国时忽然意识到时光一下又溜走了四五年,想起了那句“白驹过隙”。接到原单位通知要我去办理离职手续并处理个人人事档案,说停薪留职期限已过,档案需要移交居处所在街道办事处管理。我出国前也搞不清楚街道办事处位于何处门往哪里开,回国两周间还要搞那档案破事觉得十分麻烦。去人事处商量可否继续代为保管档案,人事处一老阿姨说,代管可以,代管费每年一千元。我说你这不是敲竹杠嘛,要不你干脆一把火把这破档案烧了算了,反正那东西本来就是一包垃圾。老阿姨翻我一白眼抢白说,要烧你自己烧啊,不要出国几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说档案是垃圾,亏你讲得出口!后来还是多亏找了瞿秀秀帮我斡旋通融,使我得以将人事档案继续留在人事处代为保管,费用999元,保管期限五年。瞿秀秀一“斡旋”结果大不一样,我对那大为降低的档案保管费用和保管期限都很满意,却不免心生感慨,对瞿秀秀说,时间久了都有点忘记了,一办事情又想起来了,在国内随便什么屁事,不找点关系就处处受碍,张三李四阿猫阿狗只要有点小权力谁都能给你小鞋穿。瞿秀秀戏谑说,人事关系人事关系嘛,不通关系还是人做的事情吗?你是到日本去做了几年假洋鬼子,忘本了吧?

碰到原图书馆副馆长赵宏博,很热情地寒暄,邀请我去他办公室坐坐,瞿秀秀说,人家现在早已经是馆长啦。我连忙道喜,赵宏博一脸憨厚笑道,哪里哪里,老皇历了,我其实做什么都一样,无所谓的。瞿秀秀后来告诉我,我出国后不久,顶替老何做图书馆长的老张就退休了,赵宏博顺理成章升任馆长。听瞿秀秀说原馆长老何退休后脑中风半身不遂了,赵宏博瞿秀秀宋晓琳等几个图书馆老员工去看望老何,老何老婆听说赵宏博当了馆长,感慨说还是小赵人好厚道,懂得感恩,当了馆长也没忘记老领导,不像那个张明超忘恩负义,没爬上去时候三天两头到领导家里献殷勤,一爬上去了就过河拆桥,老领导退休了没利用价值了,就死活不认人了,生病风瘫了,一次都没来看过。太不是东西了!老何半身不遂后说话不利落,听他老婆聒噪极不耐烦,眉头紧蹙,有点大舌头地打断他老婆说,啰里啰嗦没完啦?你个老太婆懂什么?!我是为党为人民工作,要人家感恩你个人干什么?!人在做天在看,每个人做什么怎么做,大家心里都有本账,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啰里啰嗦有什么好多说的!

93年至96年,每年我都回国看看,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一个多月呆在国内。去原单位学校过数次,见到瞿秀秀宋晓琳等人。瞿秀秀问我是否记得吴东进,我说怎么不记得?她告诉我吴东进在北也门和孙莉莉生了孩子,现在是两个老婆了。宋晓琳在边上说吴东进老婆没志气,忍气吞声还呆在北也门,“要是我,早就跟那个畜牲一刀两断了”她说。听她俩说吴东进已经退休了的丈母娘章淑慧仿佛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在路上遇到熟人躲躲闪闪,就怕别人问起吴东进和她女儿在北也门怎么样。

另一个让我十分意外和震惊的消息是那个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葛振军居然死掉了,而且是烧死的。宋晓琳和瞿秀秀你一言我一语地告诉我事情的原委,说是葛振军生意越做越大,在市里黄陂北路那里都开了饭店,钞票赚了老多,生意不要太好嗷,可是有一次他的有家店铺失火,他原本人在屋外,却冲进失火的屋里想将一皮包钞票抢救出来,可是有去无回,结果烧死在屋里了。“真是要钱不要命啊”宋晓琳感叹说。我听她俩说那事时,不由想起从前葛振军与校工足球队愣头青摔跤,一只手轻而易举将对手摔倒在地的往事,我说葛振军肯定是自信有十足把握能够跑出来才会跑进去的,他是被太过自信给害了。

瞿秀秀笑说宋晓琳正在练一种神功,功夫了得,可以让一个想象中的金圈大轮子在肚子里转圈。宋晓琳哈哈大笑,说不要太夸张,侬在嘲笑我嘛。她告诉我她练的是FA轮功,是薛明达介绍她练的。她说那功法很好,练功同时还必须要学习“老师”讲话才有效果。我说,什么讲话?“老三篇”吗?她笑说,不是不是,是“真善忍”。我说,不是真善美吗?怎么变成“真善忍”啦?宋晓琳告诉我FA轮功的师傅“李老师”功夫出神入化是一神人,什么难治的毛病到他那里没有不手到病除的,说有个驼背背上背个罗锅一辈子了,去看李老师,李老师在他背上罗锅上拍一巴掌,那罗锅立即就平了,那驼背从此昂首挺胸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还有一天生傻子,大胖脸小脑瓜,十好几岁了智力却不足三岁,李老师在他小脑瓜上摸了摸,那傻子智力顿时突飞猛进,现在正在恶补数学,准备挑战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云云。宋晓琳说薛明达感叹韩天琦运气太差,早走了几年,如果摆到现在那个肝癌根本就是小事一桩,李老师一发功,手未到病已除。我看宋晓琳一脸虔诚膜拜表情,笑说,其实现在也未必晚,请李老师摸一把韩天琦的骨灰盒,说不定韩天琦就死而复生又可回到人世间来啦。(待续)



浏览(1811) (10) 评论(2)
发表评论
日本人的好色(结尾) 2020-10-29 10:06:42

日本有很多色情场所,东京有名的歌舞伎町那里就有很多,店入口处的橱窗里排列着性从业者的相片,都是年轻漂亮的性感女郎,有年轻女孩在店门口人来人往灯红酒绿的小巷路边发传单拉客人,路人要是多看她们一眼,立即就会上来热情拉客。之前在《东京往事》文章里提到过,本人在东京的俩个黑户口中国人朋友曾去那里销魂荡魄过。当时其中一个朋友小毕想体验一下“洋荤”,叫了一个人高马大的洋妞做对手,结果没俩回合就败下阵来,狼狈不堪,那洋女人居然还用十分蹩脚的日语嘲笑我那哥们说,“阿娜达哇打麦戴斯乃”(你不行嘛!)我那哥们原本一向对自己的男人雄风自信又自满,曾经大言不惭宣称他的家什昂首挺胸威武不屈可以挂一瓶啤酒不低头,但经那个洋女人嘲笑之后,元气和自信受到打击,他说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垂头丧气雄风不振,差点患上忧郁症。

我刚去日本时,在打工地方认识的日本朋友小林君给我介绍日本的裸体舞剧场表演,说虽然裸体舞很多国家都能看,但日本的有独一无二的特别节目,据他说那里的舞孃会挑选顾客在众目睽睽的舞台上当场表演做爱,那个听着让人血脉贲张,但后来我去看过数次裸体舞,在新宿歌舞伎町和东池袋等处都看过,并没有看到小林君讲的那种表演。有一两次看到有一舞女跑进舞台边上一个用帷幕遮住的狭小空间里,外面就有懂行的顾客排起一小溜队来,按次序轮流进去,但进去后干点什么营生,则不得而知。但那情景多少有点像后来电影里看到的当初日本兵排队光顾慰安妇的景象。另外,日本裸体舞剧场有一项与顾客的“密切交流”活动似乎确是独一无二的,有的女郎会到舞台下让顾客上下其手触摸自己,她们说那个是“service”,有点特殊服务的意思,那些女郎手里拿着一叠酒精消毒纸,“service”前先很仔细地将服务对象的手擦拭干净,“service”过程中还发出“嗷,嗷”叫声,假装非常享受的样子。那情景我在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看裸体舞表演时都没看到过,加澳等地方的舞女可以触摸挑逗顾客,顾客主动伸出“咸猪手”则是禁止的,否则也许会被“斩断魔爪”?
日本人服务顾客的质量世界第一,性服务业大概也不例外。有一个电影叫《肉体之门》颇有名,其中有个镜头是有个女子给一个盲人提供性服务,那女子帮着那个哆哆嗦嗦不得要领的瞎顾客在自己身上到处抚摸,说,你也是顾客啊,言下之意既然是顾客就是上帝,必须提供让“上帝”满意的服务。上面提到的两黑户口朋友去新宿销魂时,与小毕寻找“洋荤”不同,另一哥们找的是日本女孩,事后不断回味,说日本女孩“service”如何如何之好,那显然加重了小毕误开“洋荤”的懊悔心情,将小毕直接推到了忧郁症边缘。
日语里“变态”一词的一个主要意思是指性变态的行为或人。性变态的人或事在日本也是常可以听闻得到的。我刚去日本时候,上面提到的日本朋友小林君曾经告诉我说有的日本情侣喜欢让人看他们做爱,甚至还有人花钱雇人看,我觉得不可思议也难以置信,问他为什么,他说那样才刺激兴奋。我后来在电影里确实看到有类似情节,方知小林君所言不假。另外像换妻,性虐待之类的事情无论在虚构的小说还是以暴露名人隐私的周刊杂志里都不难看到。我曾在某杂志里读到一个议员的变态行为,那人总是让他的小情人吃喝他的屎尿,非如此不足以使他“会当凌绝顶”。那议员当时经常在电视里出头露面,衣冠楚楚道貌岸然,有那变态嗜好是怎么都看不出来的。此外还有如近年常被人拿来诟病嘲笑的人体寿司宴之类也都可算是比较不同寻常的重口味吧。但自然,性变态并非日本所独有,或者说哪国都有。我从前在国内插队时就听说过有农民与猪交媾的,在加拿大也听到过十分怪异的性癖好。而像周永康那样的超级白鸡王想来不是哪国都能随便找得出的吧。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性观念的开放恐怕也不是向来如此的,我没有做过研究,但在大学读书时记得一个很有权威的老教授说过,他儿时的日本人在性方面是相当保守的,有关性的话题说话措辞都非常含蓄保守,他说“我爱你”这样的词在从前的日本人是根本说不出口的。如果看看川端康成之类前辈小说家的小说,从前人表达男女之间情感的措辞和方式似乎确实与今人大不相同,然而,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全文完)






浏览(2985) (16)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3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