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玉米穗的博客  
随便吧,瞎写写  
我的网络日志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四) 2020-08-03 06:25:51

夏主任去探望瞿秀秀弄得不欢而散之后没几天,有一天外语组每周一次例行政治学习时候,夏主任说最近有学生反映我们个别教师上课应付其事,连黑板都懒得写,学生很有意见。瞿秀秀说,夏主任你就明说是我不就好了嘛。夏主任干笑两声说,我是对事不对人啊。谢宗儒等几个年轻老师之前都听到过夏主任对瞿秀秀不用担心写黑板事的那些话,谢宗儒便说,夏主任不是说过不写黑板不要紧,写黑板弄得一身粉笔灰的不是好老师的嘛。夏主任就有些尴尬,干咳两声说,我说过吗?就算我说过好啦,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做教师的总要为学生着想吧?学生有意见,我们就要重视,要反省,我是教研室主任有责任提醒各位嘛。瞿秀秀说,夏主任你不用担心,我本来就要告诉你,我不适合做教师,我已经写了报告要求调动到其他部门,不再给你添麻烦,你放心好了。夏主任很意外,忙说,那倒不必,那倒不必啦。那之后不久瞿秀秀就离开外语教研室,调去了图书馆。

那时还是老图书馆,在办公楼一楼占据小半个楼面。说是图书馆,其实不如说是规模较大的图书室名实相符。馆里工作人员也就七八个人,除了馆长(当时叫主任),其余都是女的。那些人年纪大的四十几,最年轻的也已三十出头,都是做了孩子妈的中年甚或初老的妇女——那年代人过三十就是中年人了。瞿秀秀是唯一的年轻人,二十三四岁,人又漂亮,到了图书馆立即蓬荜生辉使得原本暮气沉沉的那里平添许多生气,去借书的人流都扩大了好几倍——我和同桌孙吉星去借爱情小说就是她调去那里之后,说是去借书,其实是慕名去看传说中的美女的。

与图书馆同在一层楼面的是教务处和总务处(后勤处)。瞿秀秀与教务处的人混得厮熟,事实上当初听说她要调出外语组,教务处长钱昌盛还曾主动向她伸出橄榄枝,邀请她去教务处工作。但瞿秀秀嫌教务处工作杂碎烦忙而且单调,不如图书馆简单清净,就婉拒钱处长跑去了图书馆。

瞿秀秀与教务处退伍军人徐海龙关系良好,一度还传说是恋人。除徐海龙之外她与教务处的资深职员章淑慧,老韩以及处长钱昌盛都相互熟稔。章淑慧是瞿秀秀上外同学吴东进的准丈母娘(不久之后成了正式丈母娘)。那人热心于拉郎配,也曾起劲撮合瞿秀秀与徐海龙,说他俩男的精神女的漂亮,天造地设十分般配,若结婚生个小孩肯定完美无缺比唐国强还好看。处长钱昌盛提醒她讲话要有分寸,要注意影响,说他问过徐海龙,人家和小瞿不是恋人关系,小徐是有对象的。章淑慧撮合瞿秀秀与徐海龙虽然不成,但她成功将吴东进召到家里做了上门女婿。她说她一眼就看出吴东进是个好青年,虽说是农村出来的,但淳朴踏实而又有上进心,前途无量。吴东进离开外语组做了校团委副书记兼组织委员后,章淑慧觉得脸上有光,仿佛那证明了她有识人之明。章淑慧女儿是病退知青,瞿秀秀开玩笑说吴东进是贫下中农,做了章老师女婿,不仅可以天天帮助她女儿继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还可以教她说阿拉伯语。

老韩是个头发灰白的好好先生,面皮白嫩,说话走路都有些女气,写字总翘起兰花指。那人待人态度和蔼,虽然有人背后说他很娘,但大家对他印象都不错。不料后来忽然爆出他与一学生搞“断背山”,成了当时学校里极具震撼力的爆炸新闻。章淑慧与老韩是二十多年的老同事,很早前就一起在那学校教务处工作,俩人又是相隔不远的近邻,都住在学校教职工宿舍里,经常一路上下班。老韩一出事,章淑慧痛心疾首之外显得深恶痛绝,说老韩人面兽心让人恶心不耻。老韩那时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连章淑慧也对他翻脸不认人,感觉万念俱灰无颜见人。他因“断背山”而被学校开除,后来回了乡下老家,不再与从前同事联络。

瞿秀秀对老韩的事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许多年后我从日本回上海探亲去看望她时聊起从前学校里的那些“老人”时,还说到老韩。我告诉她同性恋在日本并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有的同性恋艺人在日本还很受欢迎特别有人气。她颇感慨老韩的下场,尤其对章淑慧翻脸不认老韩的事儿十分感慨,说人怎么会那么无情那么容易翻脸,就算老韩真有什么错,那与你章老师又有什么相干,那么决绝,落井下石。

教务处隔壁是总务处。总务处处长董建中是转业军人。那人爱喝酒,说话大嗓门,脸红脖子粗。董建中外号董大兴,大兴在上海方言里是吹牛的意思。董建中喜欢吹嘘自己的光荣历史,如果有年轻女人,特别是瞿秀秀那样的漂亮年轻女人在场,会使得他更加唾沫横飞滔滔不绝。他说他当初刚参军,陈毅陈老总看到他,上来摸摸他的头,问,小鬼好多岁啦?他说,15。陈老总就竖起大拇指夸他,好,人小志气大。又问他叫啥子名字,他说叫董富贵。陈老总说不打倒蒋介石,劳苦大众就没得啥子富贵,我给你小鬼起个新名字吧,就叫董建中,打倒蒋介石后,我们要建设新中国嘛。从此他就从董富贵变成了董建中。

董建中说他很喜欢瞿秀秀,从不加掩饰。他午休时候常去图书馆找瞿秀秀,有的没的泡着瞿秀秀瞎聊,他说跟瞿秀秀相见恨晚,说可惜生不逢时,早来这个世界二十年,不然他决不允许其他男人追求瞿秀秀,谁不老实敢动瞿秀秀一小指头他就拿枪崩了他。他要认瞿秀秀做干女儿,说你们上海人不是都有个过房爹嘛,你就做我过房女儿吧。瞿秀秀露齿一笑告诉他,以前她老爸有个好朋友也要认她做过房女儿,他老爸一听就不高兴了,说,要过房阿爸,那我这个真阿爸摆着吃干饭的啊!外语教师谢宗儒评讲师被夏福清主任穿小鞋,那段时间也常去图书馆找瞿秀秀吐苦水,董建中遇到好几回,感觉碍手碍脚很不爽,有一回逮到机会问瞿秀秀,那个小谢是不是在追求你啊?瞿秀秀说,怎么谁都是在追求我啊?董建中说,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我家大小子条件还不错。瞿秀秀不等他说完,赶紧打断他说,谢谢董处长,我有男朋友的。(待续)



浏览(1294) (8) 评论(1)
发表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三) 2020-07-27 13:29:23

如果不是因为想离那个夏福清远点我也不会去图书馆。瞿秀秀后来这样告诉我。他那个色眯眯的面孔我看到就恶心,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说。

瞿秀秀也是工农兵学员,她是在安徽农村做了一年知情后保送去上外学英文的。毕业后分去我们学校做教师。同她一起分去的另一个上外工农兵学员是学阿拉伯语的。那人叫吴东进,原是青浦的本地乡下人,在公社里做过团委或团支部书记,还当过县里的新长征青年突击手。后来被送去上外学阿拉伯语。那个吴东进文化底子差,读个人民日报社论磕磕巴巴,经常念别字,把简陋读成“简柄”之类,夏福清从开始就看不起他,叫他“走两步”说几句阿拉伯语听听。吴东进说了几句,夏福清和几个老教师听了似笑非笑说,不错不错,蛮好蛮好。背地里却嘲笑那个阿拉伯语听着跟中文似的,好像谢添说“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说快说含糊了,就成了韩语,若把“大海航行靠舵手”倒过来说快点含糊不清点也就是吴东进嘴里的阿拉伯语了云云。吴东进直觉到跟外语组这帮冬烘先生话不投机,自己受歧视,英雄无用武之地,就跟人事处打报告说学校反正也不开设阿拉伯语课,而且比起做教师自己最擅长的其实是给青年人做政治思想工作,要求调去其他相关部门工作。结果先被调去后勤处,后又转到校团委做了团委副书记兼组织委员。

与遭受冷遇的吴东进相比,瞿秀秀的待遇大不相同,她得到了夏主任异乎寻常的热烈欢迎。报到第一天,夏主任双手将瞿秀秀的手紧紧握在掌心里,像盘旋空中的老鹰发现地面上的兔子似地,目不转睛两眼盯着瞿秀秀的脸不放,瞿秀秀说她把手从那双汗津津的湿手里抽出来时觉得背后一层鸡皮疙瘩。瞿秀秀有类风湿关节炎,手关节疼痛书写黑板颇不方便,她怕影响教学,把担心告诉夏主任。夏福清嘿嘿一笑,说,不用担心,写黑板不方便,不写也没什么要紧的嘛。好老师不是靠写黑板的。一天到晚抄黑板,弄得一身粉笔灰的都不是好老师。瞿秀秀听了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这个夏主任的一双汗手和一对鹰眼虽然有点吓人,但还是比较善解人意体谅爱护属下教师的。然而夏主任继之而来的“爱护”没完没了,就让瞿秀秀吃不消了。

夏主任很关心瞿秀秀的业务能力,要她多跟老教师请教,其实是向他本人请教。瞿秀秀若有啥问题问他,他难掩兴奋之情,总是与瞿秀秀身体挨得很近,并不时仿佛无意识地与她身体触碰一下。他告诉瞿秀秀日后若想评讲师需要有论文,说他有熟人在厦门大学校刊做编辑,以后瞿秀秀写论文,可以通过他的门路去那里发表,只要发表了论文,讲师职称不在话下。瞿秀秀说,我这点水平还写什么论文啊,讲师我也不想的,做个助教混碗饭吃就好了。夏主任说,唉,年轻人不求上进怎么行呢?论文的事情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而且我的论文也可以署上你的名字嘛,算是我们共同撰写的。有一回夏主任讲得动情,忽然情不自禁抬手抚摸瞿秀秀的头发,说,你的头发真好看啊。瞿秀秀吃一惊,身体本能一闪避,说,主任不要这样,我觉得不舒服,让人看见也不好。夏主任干笑两声,说,好,好。然而夏主任对瞿秀秀的“爱护”有增无减,他总是似乎无意识地触碰瞿秀秀,而且总是触碰敏感部位。瞿秀秀站在那里,夏主任从面前经过,不经意一抬手抠鼻孔,手肘就恰好碰到了瞿秀秀的胸,几次三番弄得瞿秀秀窝了一肚子火,后来有一次瞿秀秀忽然感觉屁股被人触碰了,回头一看又是夏主任,禁不住“蹭”地火冒三丈,说,夏主任,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当时好几个同事在场,夏主任难掩尴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瞿啊,你不要误会嘛。

瞿秀秀有一回在教科书里看到一信封,打开一看是夏主任写给她的诗,说是请小瞿同志指正。那诗写得很肉麻,说瞿秀秀如何美丽,顾盼生风之类。瞿秀秀不动声色,把那诗原封不动夹到夏主任书桌上的教科书里,过了几天夏主任显得轻描淡写地问瞿秀秀,有没有看他写给她的诗词,瞿秀秀说她看不懂诗词从来不看诗词也不喜欢看诗词,又说而且她觉得主任应给自己太太写诗词,而不是给其他女人。

瞿秀秀后来终于与夏主任翻脸了。那是有一次瞿秀秀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正睡午觉,听到敲门声,穿着睡衣睡裤去开门一看,是夏主任来看望她了。手里提着水果麦乳精藕粉之类。瞿秀秀颇为勉强地让他进屋后,夏主任见屋里没人,伸手去揽瞿秀秀的腰,瞿秀秀忽然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声叫喊起来,说,夏主任,你放尊重点好不好啊。你是有老婆的人,我还没有结婚,你老这样算怎么回事啊?!夏主任忽然普通一声双膝跪地说,小瞿啊,我跟你说老实话吧,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惊为天人啊,太喜欢了,太喜欢了,我自己都控制不住啊。瞿秀秀后来说她那时候看到夏主任跪在面前背上阵阵发冷起一层鸡皮疙瘩,身体的疲倦不舒服反而被惊得一溜烟统统烟消云散了,满脑子就一念头,赶紧打发他走。瞿秀秀的母亲住在她家楼上,瞿秀秀告诉夏主任赶快走,说一会儿她母亲就会下来的。夏主任悻悻然离开后,瞿秀秀睡意全无,脑子一片空白虚脱似地独自坐了半晌,忽然便决定要离开外语教研室。(待续)



浏览(3156) (17) 评论(0)
发表评论
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二) 2020-07-22 07:53:03

男人们都关注瞿秀秀,无论地位高低年龄大小。许多人看到她就有表现欲,说点自以为机灵好笑不三不四的段子,若能逗得她嫣然一笑,便仿佛彩票中奖似地心花怒放。也有的话里话外真真假假试探着吃她点豆腐,瞿秀秀假装嗔怒,在男人肩上拍一巴掌,说,去,滚远点。男的便会夸张地“唉哟”大叫一声,脸上却是一脸掩饰不住的得意与开心。

瞿秀秀将会花落谁家,当初是大家共同关心的热门话题。曾有几个男的貌似与她关系有点密切,一个是相貌堂堂的复原军人徐海龙。那时候学校分来一批复原军人,尽管离开了部队,依然天天一身绿军装,那些人大多分到各系各班去做辅导员,也有的分去保卫科做保卫干事或汽车队开汽车。还有一个三十岁不到就秃顶腆起肚子来的分到设备科做采购,我后来留校工作还与那人同事过。那些人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开始似乎因当过兵还多少有点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但在学校混没有文凭很快就有点处境尴尬,于是便与学校里的年轻校工一样去电大业余工大之类的地方混文凭。徐海龙与一帮咋咋呼呼的复员军人不同,那人话不多,写得一手好字,并且喜欢看书,加上相貌堂堂,很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化学组的那个堪比夏梦王丹凤的曾经的校花就很喜欢徐海龙,有事没事小徐小徐老挂在嘴边。

徐海龙开始是机械系的辅导员,后来调去教务处,半年不到就升职为副科长。他那时骑一辆锃光发亮崭新的凤凰18型自行车,下班从办公楼里出来,校内路上尽是三三两两赶着去校门口排队坐公交的教职员工,瞿秀秀也在其中,有一回徐海龙骑车从瞿秀秀身旁经过,瞿秀秀叫一声,小徐,荡(带)我一段。徐海龙就刹住车,一脚撑在地上,半侧过身来回头等瞿秀秀。瞿秀秀紧赶几步,屁股一歪,做到自行车后书包架上,一手拽住徐海龙绿军服的侧腰部。其他几个骑车的男人看到那情景,就叫,小瞿,抓紧点哟,当心拐(摔)下来。瞿秀秀露齿一笑,去去去,我又不是小人(小孩)。

后来一段时间里,下班时常看到瞿秀秀坐在徐海龙车后座上,一手拽着徐海龙的绿军服,有时车一转弯略微倾斜还会顺手搂着徐海龙的腰,被一帮年轻男人看到就起哄说,抱紧点抱紧点哟。那时便有不少人在传,说,瞿秀秀花落徐海龙之手了,保卫科里那个复员军人以权威口吻在一帮狐朋狗友里宣称,瞿秀秀是海龙的女人了。然而那些传闻和保卫干事的权威断言不过是一个乌龙。瞿秀秀对那传言不屑一顾,懒得澄清,徐海龙则在被教务处长求证时候郑重否定,说完全是好事之徒穿凿附会的瞎联想。教务处长语重心长告诫他,小徐啊,不是恋爱关系就要注意影响啦,风言风语多了,对你不好啊。那以后就不怎么看到瞿秀秀坐在徐海龙凤凰18后座上了,传闻也就偃旗息鼓了。

另一个一度被传与瞿秀秀关系不一般的是青年英文教师谢宗儒。谢宗儒是工农兵学员,但与从工厂农村出来的工农兵学员不同,谢是中学毕业后直接选拔去学习外语的所谓工农兵学员。当初高考恢复前,曾有两三届中学生里有直接保送去学习外语的名额,那名额极少,被选中的都是有些家庭背景的,谢宗儒是部队子弟,被选去学习英语。据说原本这些人是作为今后国家外事干部的储备人才而专门培养的,当初感觉良好,仿佛天之骄子,不料后来高考恢复,正规大学生粉墨登场,工农兵大学生顿时变成了“等外品”,有点灰头土脸。谢宗儒毕业后分去我们学校做了英文教师,与他一同分去的另外三四个青年教师也都是同样的工农兵学员。

谢宗儒等青年教师,虽然顶着 “等外品”工农兵学员的帽子,但其实英语水平不差,后来他们想去美国留学,考托福成绩都在六百分之上。与谢宗瑞等青年教师相比,外语教研室几个老教师的英文水平相形见绌,他们虽然是文革前的老大学生,但有好几个原本是学俄语的,苏联老大哥变成苏修老毛子后,这些人半路出家改学英语,其水平可想而知。教研室主任夏福清倒是夏门大学英文专业科班出身,但那人天生大舌头,说什么话听着都是福建话。几个青年教师背后嘲笑他的英文是福清英文。夏主任知道后很生气,说,这些年轻人毫无自知之明,太不谦虚了,太不像话了。他后来评讲师职称时候便联合几个老教师给那几个青年教师小鞋穿,说他们工农兵学员的文凭含金量不足,需要回炉再造。那使得谢宗儒他们几个很烦恼,谢宗儒便去找瞿秀秀倾诉衷肠。他知道瞿秀秀对他们的烦恼一定感同身受,因为瞿秀秀原本也是外语教研室的英语教师,后来一半也是因为那个夏志清的原因才离开外语教研室跑去图书馆做管理员的。(待续)



浏览(1433) (8) 评论(2)
发表评论
判决罪犯布告,女流氓和被杀的女作家 2020-07-15 15:13:22

昨晚看贾樟柯的成名作《小武》,里面有个镜头,一堆人围在一张布告前看那布告,那是一张判决罪犯的布告。贾樟柯的电影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故弄玄虚的情节,却总是异常真实,好像伸手在现实生活里随便抓一把,信手拈来的东西放到胶片里,连接在一起,就成了让人过目不忘的电影杰作。
《小武》里那看布告的镜头看着很熟悉,让我想起少年时候,上海也是经常看到那样的布告的。学校的布告橱窗里,我们居住的宿舍大门口边上的布告栏或墙上都能看到那样的布告,甚至南京路上的路边供路人驻足观看的报刊橱窗里也能看到这样的判决罪犯布告,钉在文汇报解放日报之类报纸的边上。那布告前也总是聚集着很多观看的头,看得津津有味。
布告里的罪犯通常是按照罪行严重程度从上排列到下的。判处死刑的名字上会打上一个红色的X。每个罪犯名字下面都有几行文字介绍罪犯“事迹”。死刑犯里常有所谓现行反革命或历史反革命,这种单纯的反革命专业户的反革命“事迹”没啥看头,有看头的是那些反革命流氓刑事犯的“事迹”——当时无论什么罪犯经常都冠以“反革命”头衔,反革命杀人犯,反革命强奸犯之类。杀人犯,强奸犯,尤其是强奸杀人犯的“事迹”大概是人们最喜欢看的,看完还会交流议论。记得儿时一邻居家的阿姨来家里与母亲闲聊时就曾经议论过布告栏里的罪犯,说一个强奸杀人犯才19岁,完事之后还把被害者的乳房割掉了云云,我那时还不知道啥是乳房,求知欲强,问道,乳房是啥东西啊?那阿姨就说,去,小孩子不懂,不要问。还说有个强奸犯作案就在我们那里附近的农田里。说是那罪犯经常晚上假装跑步,专门守候夜里下班回家的工厂夜班女工,瞅到机会就上前用“盒子枪”顶到女工腰上,然后小兵张嘎捉汉奸似地,将女的带到田地里去干伤天害理之事。后来此反革命强奸犯被捉,发现原来他的“盒子炮”是一个包在布里的扫床用的笤帚云云。
如果遇上“熟悉”的罪犯,又是一种别样的观感。我曾有过一次那样的体验。那时五角场附近有个外号白兰地的“拉三”在我们那一片地方非常有名,事迹广为流传。所谓“拉三”就是“破鞋”的意思,判决书上记得用的是女流氓,从事淫乱活动的女流氓。一些比我们大的半大小子常常说到那个白兰地,据说很漂亮,很”骚“。后来有一次上海统一刮台风行动——全市统一进行的打击流氓刑事犯罪分子的突击行动,那个白兰地被捉了,布告栏里有她名字和事迹,布告刚张贴出来,一辆军用卡车后面载着六七个罪犯游街,游到我们宿舍大院里,白兰地也在里面,穿件白色的确良衬衫,手拷在背后。我们很多大人孩子都在车下好奇地打量她,她好像并不怎么在乎,从车上平静地回看我们,车上有一执法人员拿着喇叭挨个宣读那些罪犯的罪行,说到白兰地时候,也不见她有任何反应,宛如那宣读的是与她无关的人或事。白兰地很白,容貌姣好,那大概是人们叫她“白兰地”的原因。那事过去好几年之后,我读中学时候,有一次有个同学不知怎么说起白兰地,他并没有看到过白兰地,口气却很权威,似乎说的都是他亲眼所见,他言之凿凿说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儿,说白兰地每次卖完之后,对手就把一叠五分硬币塞进她下身去,我们听了就嘲笑他瞎编,他急扯白脸地分辨,当然是真的啦,向毛主席保证是真的,骗你们是王八蛋好了吧?!但我总觉得对于白兰地,很多议论都带着议论者自己的意淫和想象。
与上述事情没有什么关系,许多年后九十年代中期,我认识的一个女作家在家里被杀了。那作家八十年代因为一部《人啊人》小说而出名。那人与我家同住一个院子,在我们隔壁门洞里。我母亲与她相熟,我从国外回家探亲,母亲告诉我戴某某住在我们隔壁门洞里,后来在路上遇到,母亲同她打招呼,走过之后告诉我,她就是戴某某。那是一个外表普通的女人,带着眼镜,脸色有些黄。后来我在国外与母亲通电话时,忽然听说她被杀了,她的一个侄女也一块被杀了。当时觉得头皮发麻,十分震惊,感觉听到一个认识的活生生的人被杀与在报上看到一个不相干的人被杀是一种全然不同的感受。那个女作家是被一个熟人杀害的,似乎是她从前老家一个中学校长的孙子还是外孙,到上海谋生活,去找她。她给了那年轻人很多帮助,那年轻人在上海混不好,老找女作家借钱,后来不知怎么那忘恩负义的年轻人就把女作家和侄女杀了。我后来回国时候,去邻居家串门,邻居家的阿姨又绘声绘色给我描述女作家的被害细节。那时就衍生出来许多带色的成分,说那个凶手要对女作家侄女非礼,女的反抗,就被杀了,女作家正好回家又一并被杀了。又有一个母亲的朋友,原本是那女作家同一个学校里的教授同事,来我们家串门,说到女作家被害事情,又有了更进一步的版本,说侄女被性侵,死时是没穿衣服的云云。我听了就想起多年前那个向毛主席保证白兰地故事都是真的事情来。感觉人民群众的兴趣爱好大同小异,而创作热情和想象力也都是相当饱满丰富的啊。 





浏览(1314)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美女瞿秀秀 2020-07-13 14:06:56

瞿秀秀人如其名,很秀气很好看,是货真价实的美女。之所以说货真价实,是因为当她与其他美女同时出现的时候,其他美女就统统不成其为美女了。如果一堆美女在一起,只要瞿秀秀身在其中,无所谓C位或是任何不起眼的旮旮旯旯什么位,总是一眼就看到她,她让其他美女黯淡无光。
 当初还没有恢复校花的选举活动,但毫无疑问瞿秀秀是我们学校里公认的无冠校花。我们学校化学组有个女老师,从前是大夏大学(就是后来的华东师范大学)校花,据说年轻时候容貌不输夏梦王丹凤,但我们那时候没觉得她怎么不得了的漂亮,尽管行事风格似乎依然有些风流,喜欢和年轻男老师或男学生打情骂俏,全然不顾同在一个学校里做副校长的她老公的感受,但“美”是美不到哪里去的了。但她不服输,说,阿拉年轻的辰光比小瞿不晓得好看到哪里去了。她的那个有点酸的评语其实也间接证明了瞿秀秀的好看。
 我认得瞿秀秀很早,那时还在读书,瞿秀秀在图书馆里做管理员。那时班里有同学去图书馆借书,回来就说,图书馆里有个女的,哈(很)好看。之后就有好几个同学特地跑去图书馆借书,借了又不读,丢在枕头边上,过两三天再去还了再借其他的。有天我陪同桌孙吉星也去图书馆借书,到了图书馆两人眼睛隔着柜台朝里面猛打量,一眼就看到一年轻女的正在桌边往嘴上涂润唇膏,涂完顺手从桌上包里取出一小镜子对着照,一面上下嘴唇抿几抿。她是侧面对着我们,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斜阳使那个侧像立体柔顺,十分好看。她看到借书的学生多了,其他两个管理员忙不过来,跑来帮忙,正巧就到了孙吉星和我面前。她问孙吉星要借什么书,孙吉星张口结舌说不上来,我在边上帮他解围,说,他想看《少女的心》。那女的白我一眼,说,瞎七搭八,没有那个书。我说,那就《红与黑》或者《漂亮朋友》吧,他只想看有关爱情的。那女的嫣然一笑,露出两排十分整齐的白牙,说,是他借还是你借呀?他自己不会说话呀?我说,他有一怪病,看到好看女的就说不出话来。那女的说,油腔滑调。但她笑吟吟的并不像生气。孙吉星缓过神来说,对对,我就要《红与黑》或者那个什么,对了,《漂亮朋友》好啦。那女的叫我们稍等,进书库房间去帮我们拿书。我和孙吉星对望一眼,孙吉星说,就是她吧,肯定是她。我说,你看么要看的,看到她又说不出话了。孙吉星就摸摸他的一字胡,嘿嘿笑起来,说,朋友侬脑子好反应快。
 片刻那女的回来了,空着两只手,对孙吉星说,同学,那两本书都借出去了。你看这样好吗,要么你再选一本其他的借,要么你留下你的班级和姓名,等那两本书还回来,我去你班级找你通知你。孙吉星面红耳赤吱吱呜呜,有点受宠若惊。我赶紧提醒他快写名字班级给人家啊。那女的又嫣然一笑,整齐的白牙。他递给孙吉星一纸片和一支铅笔,孙吉星留下了班级名字给他。
孙吉星回到教室和寝室里心还留在图书馆,老是心不在焉怅然若失,喃喃自语说,她干嘛要留我的名字和班级啊?我说,你吉星高照,她看上你啦。孙吉星习惯性地摸摸他的小胡子,嘿嘿嘿地笑。
不用说,那个美女就是瞿秀秀。那次陪孙吉星去图书馆借《少女的心》就是我第一次认识她。(待续)






浏览(912) (1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1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