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蔡詠梅的博客  
蔡詠梅,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  
        http://blog.creaders.net/u/123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齐家贞:墨尔本奋战中共希特勒歌剧《洪湖赤卫队》 2018-11-14 05:30:48

我的朋友齐家贞日前与她的“澳洲价值联盟”同道,发起抵制歌颂中共暴力革命的纳粹歌剧《洪湖赤卫队》在澳洲演出。这是齐家贞和“澳洲价值联盟”第三次抵制中共向澳洲输入红色暴力文化。齐家贞将这次大战经过写成这篇文章,昭告世人,中共是以文化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之实,

0001.jpeg

墨尔本奋战《洪湖赤卫队》

齐家贞

 

中共以文化艺术交流之名对西方行意识形态渗透侵略之实,澳洲首当其冲受害最深。

20169月,中共决定在悉尼、墨尔本举办音乐会纪念杀人魔王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澳洲价值联盟(Australian Values Alliance—AVA)应运而生,团结澳洲华人强烈抗议多方阻止,演唱会胎死腹中。

20172月,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安德鲁Daniel Andrews邀请中国芭蕾舞剧团到墨尔本演出宣扬杀人放火的《红色娘子军》,AVA立即展开网上提案签名,并於演出当日组织了抵制法西斯芭蕾的抗议集会,悉尼朋友一行14人驾车一千公里前来,布里斯本、阿德莱德均有成员到墨市声援。我们的决心和口号是:“守护澳洲价值,保卫澳洲家园”!

hellen_1.jpg

2018年,中共决定11月4日和7、8日先後在悉尼与墨尔本上演鼓吹暴力歌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匪杀人犯贺龙的《洪湖赤卫队》,AVA设立的网上签名抗议,有二千九百五十个名字。


“经典”歌剧《洪湖赤卫队》由湖北省演艺集团主办,澳丰文化承办,湖北省歌剧舞剧院推出,到悉尼、墨尔本“全球巡演”。

《洪湖赤卫队》的英文是《Red Guards on the Honghu Lake》,後来他们把“Red Guards”“赤卫队”三字取消,变成“洪湖”《Honghu Lake》——向“天鹅湖”靠近,做贼心虚欲盖弥彰。他们宣传该歌剧的主题是“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Fighting for freedomFighting for hope)”,使西方人联想起美好的绿林英雄如英国罗宾汉(Robin Hood)等,他们把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惩治坏人的个人英雄行为与共产党有组织有纲领的暴力集团行为相提并论,假借罗宾汉们的“孔雀毛”装扮《洪湖赤卫队》的乌鸦,以售其奸达到洗脑西方的目的。

《洪湖赤卫队》应该战斗在没有自由、没有希望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谁“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谁就被关押被肝癌被脑癌被肉体消灭;中国大陆,2020年全面完成管制监视每一个中国人的Digital Watching System(数码监控系统);中国大陆,正在不停地朝著黑暗後退越来越没有自由没有希望。中国大陆,最需要《洪湖赤卫队》去为自由而战,为希望而战!

享有完全自由、生活在希望阳光下的澳洲人问,你《洪湖赤卫队》跑来干什麽?

AVA的签名提案指出:“这部歌剧是中共统战政策下对澳大利亚的无声入侵(Silent Invasion),其真实意图是输出中共意识”、“掩盖中共大外宣的真实用心”。

中共选择2018年11月7日这个日期,是何用意?

它在这一天隆重推出鼓吹暴力革命的《洪湖赤卫队》,是为了纪念俄国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

经典歌剧就经典在这里!

1917年11月7日,苏联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由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此暴力夺取政权的样板瘟疫般从苏联蔓延到亚洲、东欧和南美洲:中国、东德、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南斯拉夫、波兰、阿尔巴尼亚、北朝鲜、北越、柬埔寨、老挝、古巴等组成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空前的浩劫,据不完全统计,共产主义极权国家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超过一亿五千万,共产铁蹄下的人间悲剧和猪狗不如“非正常活著”的人以数亿、十数亿计算。

灾难并未结束,它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包括十四亿人口的中国,北韩、古巴、洪都拉斯等,尽管为数不多,但祸害极大。中共就ISIS,是21世纪的NAZI

《洪湖赤卫队》邀请了澳洲指挥家Vanessa Scanmell客串指挥,那真是“将你的骨头熬你的油”,卑鄙啊,恶毒啊!

悉尼、墨尔本蒙羞;澳大利亚蒙羞!

117日星期三下午600730PmAVAMelbourne Recital Centre音乐厅举行抵制法西斯歌剧《洪湖赤卫队》的抗议集会。集会当天的中午前後,天色昏暗风急雨骤,大家很担心来人无几。可是,在“捍卫澳洲价值”理念的统领下,依然有华人、藏人、越南人背景的澳洲居民公民近九十人无惧风雨到场参加。抗议者们展示一米二高、三米五宽的八幅中英文横幅,上书:“中共希特勒歌剧《洪湖赤卫队》滚出澳洲”、“中共的红色歌剧是糖衣包裹的砒霜”、“澳洲人站起来,阻止中共的侵略”、“专制独裁的中共比ISIS更邪恶”(英文内容同此),并且印了一千张传单,800张英文,沿途散发,另有八面澳洲国旗,两幅藏旗,一幅台湾国旗,一路招展。

天公作美,抗议集会进行的时候天气放晴,抗议集会刚刚结束,黑云汇集雨滴洒落。

WhatsApp Image 2018-11-09 at 6.16.02 AM.jpeg

抗议的人们在墨尔本艺术中心集合,准备出发。

 

人们在墨尔本著名的艺术中心(Arts Centre)集合,穿上文化衫,依次排队,展开横幅,精神抖擞纪律严明整队出发,沿途发放传单,高呼口号,朝丽希桃音乐厅走去。

领呼口号的藏人年纪轻中气足,口号简短有力,男女老少响应者众。

过路人驻足观望,有的人拍照留念。

行进途中


抗议人群在墨尔本丽希桃(Recital)音乐厅前一字排开

 

悉尼蒋先生飞来墨尔本参加抗议。来墨市之前,他於114日在世界闻名的悉尼歌剧院打响了抗议《洪湖赤卫队》演出第一枪——在歌剧开场首幕进入高潮灯光转亮之时,他不失时机从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站起来,走过25个座位到了侧面人行通道,挥舞中华民国国旗并高喊“打倒共匪,还我中华儿女民主自由”——观众注意力被他吸引,场内轻起骚动,有人解释这是台独分子所干,蒋先生在保安的簇拥下走出剧场,门口的三个保安里,有人对他伸出大拇指。他带来的文化衫给墨尔本增添“弹药”,衣服前後两面分别用中英文写著“抵制共匪,保卫自由澳洲”(英文同)。之前,我们低估了参与人数,没想到45件根本不够,应该加倍。

七点钟左右,抗议者举起了三面旗帜,澳大利亚、台湾和藏人。AVA在今後组织的活动中,将联合更多过去“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的“难兄难弟”,俄罗斯、乌克兰、东德、波兰等等,除了现在的藏人,还应该有新疆、蒙古等“同是天下沦落人”的少数民族参与,让更多的旗帜在澳大利亚蓝天自由飘扬。


澳洲、台湾、藏人国旗。

0010.jpeg

 

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士问,我有两幅自制的标语,可不可以参加进来?当然,欢迎欢迎。他把标语做成背心状,从头顶套下去,戴了个大口罩,把帽子压低。“背心”前面的中文:“不怕你录像。卑鄙并且残暴de 中共 = 罪恶”,背後英文的前两句:“Don’t Video Me, Chinese Government. I’m Scared, and I’m Angry.(中国政府,你别录我的像。我惧怕,我愤怒。)他正对剧场大门站著,时不时调整前後的中英文标语交替面对人群。

  

观众们从抗议人群的“Cold Welcome”(冷欢迎)步入大厅里等候,透过玻璃门窗可以继续看到外面“中共希特勒歌剧《洪湖赤卫队》滚出澳洲”等横幅,可以继续听到外面“中共,可耻;中共,可耻”的吼声,也许有的人心难平静,不得不想想这一切是为什麽了。


不得不想想这一切是为什麽了


从里往外看,观众的心情再难平静。

 

有个中国女人对我说,你们疯了。我答,跑到澳洲拍中共的马屁,是你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确实有个中国年轻男人疯了,进场前,他把一个燃著的烟头朝工作人员小罗掷去,骂了句下流话。说时迟那时快,几个抗议者包括一个老人即刻冲到门口抓住他评理,不准他进去。开初这个家伙很凶,一把推开老人几步之遥——我方有人拐他一脚,撑他一拳就在所难免了,其馀几个围住他大声责问,旁边有个年轻人帮肇事者强词夺理,大家更加怒气难平,双方互不相让,“战争”一触即发。抗议者人多势众毫不示弱,两个家伙软了下来,在同夥的推搡帮助下躲了进去。

高大肥胖的门卫一直在忙,隔在两个青年与抗议者之间,两边劝说,还不断向我们道歉,要求平静:“Peace please, peace please. I’m sorry.” 我说,你不需要道歉,知道发生了什麽吗?他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整个插曲发生得很快也结束得很快,相信正在现场采访的ABC电台记者和我们的人,都把这个风波录像下来。警察被越南团体的领导人招来,他们通过电话已知发生的冲突,相信警局已有记录。但愿朋友们作一下人肉搜索,让肇事者原形毕露。

这次抗议有个喜人的消息,过去不曾注意。几个人从St. Kilda 大路折进音乐厅Sturt路口时,远远望见抗议队伍:不看了,不看了,回去吧——可能是大量发出去的招待票,他们本来就不很情愿来捧场。还有两拨人,前後走过音乐厅右侧门——两个横幅迎候在此,手拿中英文传单的朋友上前发传单:“你们为什麽看这种宣传共产暴力的歌剧啊?”答:“我们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共产党。”“你来看戏就是对它的支持了。”“是吗,那我们怎麽办呢?”“退票啊。”“好,我们退票去!”

抗议的人群里,有的年纪很大健康不是很好,其中一位女士,站立不住不得不坐著坚持。所有参与者无论男女老少,都全身心投入,全程参与,直到活动结束,有条不紊排队离去。

AVA感谢每个人的参与,感谢每个人的奉献,“红狼”胆敢再闯澳洲家园,我们下次再见。

行为艺术男士“背心”上最後那句英文:“You are Powerful and You Are Evil.”你霸道,你是恶魔。

霸道的恶魔天时地利人和已与它背向而行,在世界各地特别是美国,已成为挨打冠军,这次,他们来墨尔本也挨了打,“多行不义必自毙”,它正在自掘坟墓。












浏览(1043) (19) 评论(4)
发表评论
英女王的婆婆王储查理斯的祖母葬在橄榄山——重访圣玛德琳 2018-11-04 21:29:42

上次发表在博客上的是我的新书《站在橄榄山上》同名的一篇。现是另外一篇《回到橄榄山》。第二次到耶路撒冷,前往橄榄山的圣玛德琳修道院去凭吊被布尔什维克杀害的俄国伊莉莎白女大公时,意外发现还有一位与英国王室有关的欧洲公主下葬在这间教堂。这位公主就是现英女王王夫菲腊亲王的母亲、王储查理斯的祖母希腊王妃爱丽丝公主。这位公主和她的姨妈一样,也是一位很伟大的女性。2018年夏英国威廉王子访问耶路撒冷,也专程到橄榄山祭奠曾祖母。因为版权问题,其中两张新闻照片我书中没有使用。

0001.jpg

回到橄榄山


再临耶路撒冷,站在旧城金门外,望向吉隆谷那一边的橄榄山,山脚的万国教堂美丽的马赛克立面,和山腰一片葱茏中耸然而出的圣玛德琳修道院的七个金色洋葱头,是那样的炫耀和悦目。


第一次到耶路撒冷是去年的复活节,曾住宿在橄榄山上,无意获知二十世纪死於布尔什维克暴政的俄国伊利莎白女大公葬於橄榄山腰的一座俄罗斯东正教女修道院。但这座教堂每个星期只开放短短六个小时,而我偏偏又身不逢时,竟至缘吝一面,留下了很大的遗憾。这个遗憾也就成为我再访耶路撒冷的强烈愿望之一。


耶路撒冷那些历史悠远的古老教堂的外观,无一不质朴无华,往往使第一次来访的游客无不惊讶到极点。至尊至圣的圣墓教堂进出口是两扇纹路龟裂门锁生锈未有上漆的厚重木门,木门两边的大理石柱石墩已崩裂,而且还有年深日久的水迹。亚美尼亚宗主教的座堂圣詹姆斯教堂,内里辉煌壮阔,但入口只像一个普通人家的院落门户。只有万国教堂,圣玛德琳修道院这些十九世纪後新建的教堂才有华丽雕饰的外观,他们与那些经历过千年岁月无数战乱烟火的朴质古老的教堂形成令人印象深刻的对比。


这次冬季再来,住在雅法门内。清晨,沿著将耶路撒冷旧城从北倒南一剖为二的大卫街,转道圣墓教堂,再沿著基督徒朝圣的苦路,出到狮子门。



狮子门下,就是吉隆山谷。我从陡峭的斜坡而下,穿过跨越山谷的一道路桥, 来到橄榄山脚下。桥的南侧有一座五层楼的白色建筑,尖塔上矗立著一个黑色的十字架,这是希腊东正教的圣史蒂芬修道院。桥的那一端是圣母墓教堂,据传是圣母玛利亚长眠之地。圣母墓教堂也很古老,一千年前的十字军所建,是一个幽深的洞穴,传说是圣母玛利亚下葬之所。从灿烂的晨光中进入这个幽眛不明神秘古老的洞穴教堂,撞见两个正在重复千年不变的祈祷礼仪的教士,真的有时光倒流一千年的震撼。而教堂大门好像是一个货仓入口,一面红褐色的铁门,毫无任何装饰。一个带著儿子和媳妇从埃塞俄比亚远道而来朝圣的白袍老人,举起一部圣经在门口摆姿势留影。



从圣母墓教堂,沿著吉隆谷东岸的耶利哥公路向南走几步,就到了客西马尼花园和隔邻的万国教堂。客西马尼花园的一条陡峭小道直达山顶,沿路而上半山腰即是圣玛德琳修道院。上一次我就是从山顶的七穹顶酒店,沿路而下来到客西马尼花园。当时时间不巧,只好站在圣玛德琳修道院上方的哭泣教堂,看著修道院那破绿而出的美丽洋葱头。


圣玛德琳修道院只每周二,周四,周六这三天上午十点到十二点对外开放参观,每次不过两小时。此时还不到十点,修道院铁门深锁。



修道院对面犹太墓园门洞大开。一排一排的长方形如盒子一样的墓石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很多墓石白净光滑,如才开采出来,可能是新墓。按犹太人传统,祭奠扫墓者要在墓石上留下一颗碎石。这些新棺墓上大多摆放著几粒这样的石块,显示至今仍有後人前来扫墓祭奠。晨光中的墓园静悄悄,只有两位欧洲来的中年女子在墓园中徘徊。其中一位头缠红巾的女子向我合十致意,她是来自德国的佛教徒。我暗暗称奇,难道这位佛教徒欲在这个犹太教墓地参透生死之谜?


墓园外传来响亮的歌声,出墓园循声望去,我一眼就认出,是一群来自非洲奈及利亚的朝圣者。两天前我在拿撒勒已碰见过这样的奈及利亚朝圣者,他们男男女女都穿一种绿底黄花的棉布衣裤。现在他们正沿著陡峭的橄榄山山路,一路唱歌而下。



十点钟一到,圣玛德琳修道院的铁门终於打开。守在门边的一位胖胖的修女递给我一张俄罗斯围裙,示意我围在腰际,并要我带上头巾。


我很惊讶,这竟然是个花木扶疏,清幽美丽的花园,圣城中的一个世外桃源。一条石砌小径弯弯曲曲通向掩映在树林中的教堂,小径两侧是斑驳石墙,幽静屋舍,花草青藤。小径路尽,一座精致的莫斯科风格小教堂展现在眼前,温柔的晨光抚摸著蜜黄色的墙身,七个金色的洋葱头尖顶在阳光中熠熠生辉。这就是伊丽莎白女大公最後安息的地方。

十九世纪时,沙皇俄国在圣地买了许多土地,建了好一些教堂和修道院。十月革命後,圣地的俄罗斯东正教会像短了线的风筝,与母国教会绝了联系。以色列建国後,与红色苏联建交,圣地的很多教产被苏联当局接受改变了用途,但圣玛德琳修道院始终在反共的俄罗斯东正教海外教会手中,保持著她的宁静和神圣。


教堂外庭院的树荫下,有个木匠正在忙忙碌碌地刨木头。他是当地人,被修女找来干活。教堂门口一位接待的修女说,修道院有二十多个修女,来自世界各地,但主要还是俄国修女。


教堂内部土红色的色调,据说这是女性的色彩。因为这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为他的母後而建,献给他母後崇拜的耶稣女门徒抹大拉的圣玛利亚。室内正中的大幅壁画就是这位女门徒。她手持一枚象徵复活与希望的红鸡蛋,正在面见罗马皇帝提比略,为她的主耶稣基督被钉上十字架讨还正义。


壁画左下首就是伊丽莎白女大公的祭坛。壁龛上是身著修女服手持东正教十字架的伊丽莎白女大公的马赛克画像,前面供奉著一瓶鲜花。壁龛下面一具白色的大理石石棺,由一面透明的玻璃封顶,因为有一条绳子把游客和朝圣者阻隔在外,无法走近瞻仰女大公的遗体。但教堂外礼品店有张灵柩的俯瞰图,可见到女大公遗体上覆盖著一块绣有红色十字架的精美白布。


原来女大公最初下葬在教堂地下室,到1981年她被俄罗斯东正教会封圣,灵柩才移到教堂大堂供人祭奠。


站在灵柩前,女大公一生像过片一样从眼前闪过,我不免有些微激动,几年的寻找,两度的探访,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位受难女性的最後归宿。内心也有一种淡淡的伤感,这样美丽善良的女子,命运对她来说真是太残酷了 。但此时还有一种心境完全放松的欣慰,当初读伊丽莎白女大公故事时,那堵在心头沉甸甸的大石此时终於落下。


我和许多平庸的芸芸众生一样,总期望看到好人不论受尽人间多少苦难,际遇有多麽悲惨,最终会有好人好报的大结局,如果历史的正义无法兑现,我们的心灵就会永远受苦,就会残缺不全。


但对於信奉东正教的女大公来说,人世间的受苦,可能正是灵魂所必需的救赎之道,所谓:她受苦,她获得救赎。生前凭著这样的信念,她以惊人的韧性来面对劫难和痛苦,以无边的温柔来宽恕暴虐的敌人。对於一个诸如我这样的无神论者来说,只有无言的感动和敬畏。


站在圣玛德琳修道院,正对著吉隆谷对面的圣殿山金门和耶稣基督圣墓教堂,橄榄山这一方地,对信仰虔诚的教徒,是身後最接近上帝的地方。这使我明白了,这位生於钟鸣鼎食帝王家,最後舍弃一切荣华富贵,一切身外之物而选择奉献和受苦的女子,为何会希望在此长眠。



死後葬在圣地,这是她一生奉献的报偿,她此生足矣!而对後人来说,她的生死苦难和人生取舍有超出宗教意义的伟大启示。这就是:苦难暴力和黑暗始终不能战胜人性之善人性之美。


女大公灵柩旁边供奉著一块木质圣母像,据说这一圣母像具有神迹,原来放在黎巴嫩一座教堂中,教堂十六世纪遭遇大火,圣母像奇迹般地完好无恙。後来还传说这一圣母像在一场瘟疫中治愈了许多病人。


另一个传说称,二十世纪初,黎巴嫩东正教会的宗主教多次梦见主要他把这块圣母像送给巴勒斯坦的女修道院玛丽修女,这位宗主教後经查寻,发现耶路撒冷圣玛德琳修道院果然有位教名叫玛丽的院长。


与女大公灵柩相对应的最左侧是另一位女圣人修女巴巴娜的祭坛。这位修女原来是女大公的侍女,追随女大公出家。女大公被布尔什维克逮捕时,她这个被视为劳动人民的普通修女本来可以逃过一劫,但她自愿追随女大公,成为红色政权下的囚徒,最後与女大公一道殉难,也同时被封为圣徒。


修女巴巴娜出身平凡,与女大公有主仆之分,但是在这个上帝的殿堂中她与出身帝王贵胄的女大公平起平坐,享受相同的祭奠。这在人死後也要排座位的东方文化是难以想像的。


更使我惊讶的是,伊丽莎白女大公的故事,并未因为她安葬橄榄山而完结。在这个修道院中,她的传奇仍在延续,她的精神又催生了另一个侠骨柔情的传奇故事。


1988年希腊爱丽丝公主,即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王夫菲腊亲王的母亲,按她生前遗嘱,移灵安葬在这个修道院,安葬在伊丽莎白女大公的灵柩之下。


伊丽莎白女大公殉难後遗体能从远东的北京,远渡重洋,安葬圣地,是因为她的胞姐英国维多利亚公主的影响力。这位爱丽丝公主就是维多利亚公主的长女,也就是伊丽莎白女大公的佷女。爱丽丝公主1903年下嫁希腊国王乔治一世的第四子安德鲁王子,成为希腊王妃,因此也皈依了希腊东正教。


二十世纪的欧洲是个革命,战争,动荡的时代,是一顶顶皇冠落地的时代,俄国,德国,奥匈帝国的千年君主制崩解倾覆的时代。希腊王室也风雨飘摇,国王被流放,安德鲁王子被捕後驱逐出境。爱丽丝公主与她的姨妈伊丽莎白女大公一样,“生於末世运偏消”,金枝玉叶惨被狂风暴雨所摧折。但这两位公主都以女性的坚韧和似水柔情,面对横逆,苦难和暴力,实现了自我救赎。


爱丽丝公主一生,受伊丽莎白女大公影响很大,其人生命运和人道上的成就与她的姨妈也颇多类似之处。


1908年,爱丽丝公主到俄国参加一个皇室婚礼,亲见其姨妈经1905年丈夫遇刺悲剧後人生的巨变。伊丽莎白女大公筹建女修道院,爱丽丝公主参加了奠基礼。回希腊後,爱丽丝公主仿效伊丽莎白女大公,终身从事慈善事业。巴尔干战争期间,她建战地医院,并当护士照顾伤兵。二战期间,希腊王室流亡国外,她虽然夫离子散,孤身留在雅典,过著清贫的生活,但仍然关爱社会,为红十字会工作,建食物赈济所,照顾孤儿穷人,还冒著危险保护一个叫Cohen 的犹太人家庭。


爱丽丝公主有三个女儿嫁到德国,两个女婿是纳粹军官,占领希腊的德军以为她立场应该是亲德的。某天,一位德国军官上门拜访,问她有什麽事德军可以效劳,她不客气地答道:“请你们从我的国家撤走。


盟军解放雅典後,她才知分离多年的丈夫已经离世。


战後,希腊爆发共产党游击队与受到英国盟军支持的流亡政府之间的内战,雅典街头成为战场。政府宣布戒严,实行宵禁。爱丽丝公主仍坚持上街向警察和儿童派发配给的食物。


爱丽丝公主天生弱听,到後来几近完全失聪。人们劝她不要在子弹横飞的街头做善事,因为她听不见,很可能被流弹所伤。她的回答是:既然我听不见,那还有什麽可怕的?


1949年,她仿照伊丽莎白女大公创办了一个旨在为穷人和伤兵提供医护服务的女修会,自己也出家当了修女。她的媳妇伊丽莎白二世加冕英女王,她是穿修女服出席加冕礼。下图是著修女服的爱丽丝与长孙查理斯王子(中)

00A2DBAC00000190-5895867-Princess_Alice_left_is_pictured_standing_with_a_young_Prince_Cha-a-45_1530182506904.jpg

爱丽丝公主嫁到希腊後,以丈夫的祖国希腊为自己的国家。1967年希腊废除君主制,她无家可归,才离开她一生热爱的希腊回到英国,住在白金汉宫。两年後去世,葬在温莎堡圣乔治皇室墓园。她死时一无所有,个人的所有财产已在生前悉数捐给慈善事业。


但葬在温莎堡皇室墓园并非她的遗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爱丽丝公主曾流亡欧洲,到过圣地,来到圣玛德琳修道院祭奠她的姨妈。和伊丽莎白女大公一样,她立刻爱上了这个离上帝很近的美丽清幽之地,留下遗言,希望死後能和她挚爱的姨妈葬在一起。


二十年过去,19888月,爱丽丝公主的灵柩终於移葬到她生前选择的安居地,陪伴著她挚爱的姨妈。她的灵柩就在这座教堂的地下室。下图是威廉王子到橄榄山圣玛德琳修道院祭奠曾祖母。因为爱丽丝公主葬於修道院地下,一般游客无法前往凭吊。

sei_19173179.jpg

和伊丽莎白女大公一样,爱丽丝公主一生的善行在死後获得追认。19941031,耶路撒冷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举行仪式,因爱丽丝公主救助Cohen家庭免遭纳粹毒手而授予她国际正义之士的称号。该日,她的儿子菲腊亲王和女儿汉诺威乔治公主出席了这一典礼。


2010年英国政府追认她为反抗德国大屠杀英雄。


从圣母玛利亚,抹大拉的玛利亚,到上世纪的伊丽莎白女大公,巴巴娜修女,爱丽丝公主。橄榄山上这座美丽精致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实际是一座女性英雄的圣殿。


因为不熟悉圣经,第一次上橄榄山,以为这就是崇拜圣母的圣玛利亚教堂。第二次来时,听当地人都称这个教堂为“圣玛德琳”,才使我发觉有误,一查,原来这个玛利亚不是圣母玛利亚,而是抹大拉的玛利亚。

抹大拉的玛利亚是两千年前的一位勇敢女子。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恐怖笼罩耶路撒冷,耶





















































浏览(33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以色列游记《站在橄榄山上》出版 2018-10-14 06:27:30

0001.jpg

书中其中一篇文章与书名同名《站在橄榄山上》,因曾在网上发表过,现重贴一次。俄国伊丽莎白女大公被布尔什维克杀害,遗体在北洋政府时候曾被运到北京安葬,後中国变天,其遗体不知下落。我游以色列时发现,这位被英国圣公会封为千禧年十大为自由和人道殉难的烈士之一(其他有马丁路德金、德国神学家潘霍华、中国基督教传道人王志明)後来移葬在耶路撒冷橄榄山的俄国东正教圣玛德琳修道院。我访问了这个修道院(访问过程写在下一篇的《回到橄榄山》,并追溯了她的故事,想知道她为何能够被英国圣公会和俄国东正教会封圣。


站在橄榄山上

  

IMG_5373.JPG

我住在橄榄山顶的七拱门酒店前,这是一家阿拉伯人的酒店。

 橄榄山面对耶路撒冷旧城的一大片缓坡,是全世界最古老最大迄今仍在使用的犹太人公共坟场,现在可数的墓石共有十五万之多。而最早的古墓可回溯到旧约圣经的大卫王时代(公元前一千年)。

 

IMG_0501_HZP.jpg

站在酒店的观景台向下望,密密麻麻的蜜黄色长方体墓石绵延不断,直到被横穿吉隆谷底的公路耶利哥大道隔断。吉隆谷对面山坡就是耶路撒冷圣殿山,正中的金门已在公元七世纪被封死。金门後面则是回教徒墓园。

IMG_5272.JPG

 

旅游资料上的景点标示,我脚下不远处有历代著名犹太教拉比和犹太人先知的墓群,下到吉隆谷底,散布著一些时代更加遥远的古墓,其中有旧约圣经的犹太先知撒加利亚之墓,以及传说中的大卫王那位不孝之子押沙龙的坟墓。视线再向右侧下方望去,靠近耶利哥大道处的橄榄山下,有一座童贞女教堂,传说是建於圣母玛利亚的古墓上。

两三千年来犹太人安排身後事为什麽要独锺橄榄山这面山坡?原来是旧约圣经上说,犹太人的弥赛亚将从橄榄山经过圣殿山的金门进入耶路撒冷,拯救犹太民族。正因为犹太人这个信念,回教徒占领圣地後,要封死金门,并在金门後设回教徒坟场,以阻止犹太人的弥赛亚降临。

 

我现在看到的墓地面积实际已不如以往那样宏大。七拱门酒店和观景台这一大片地原来也是犹太人坟场一部分。1948年以色列建国引发以阿战争,耶路撒冷以东被约旦占领後,犹太人坟场遭到大破坏,阿拉伯人建酒店建公路,使得共有三万八千古老及近现代的墓石被移走或损坏。七拱门酒店就是在被夷平的坟场上建设起来的一座现代化酒店。

 

今天这家阿拉伯人的酒店住满来此朝圣的基督教徒。犹太人还在等待他们的弥赛亚,但基督徒的救世主耶稣基督为拯救世人,两千年前已从橄榄山出发去背负他的十字架为世人承受苦难。

酒店门前的观景台是眺望耶路撒冷旧城全景的最佳地点,白天一辆又一辆的旅游车载著游客呼啸而来,喧嚣片刻,拍几张照片然後又呼啸而去。次日晨光初露,走出酒店,在微微的寒意中,见一群美国来的福音会教徒坐在观景台的罗马剧场式阶梯,面向耶路撒冷旧城耶稣受难的哀伤之路,在他们的牧师带领下高声祈祷唱起了颂歌。

 沿著一条两侧是围墙极陡的坡道朝橄榄山下走去,半山腰有座耶稣哭泣教堂。新约说,耶稣前往耶路撒冷,行路到此,远望圣殿山壮丽的第二圣殿,因预知圣殿将被摧毁,犹太人将流散异乡,不禁悲从中来而落泪。这座外观如泪珠的教堂,传说就建在耶稣哭泣之处。这里也有很多成群集队而来的新教徒朝圣者。

 再往下走,在山脚下即是新约圣经提到的遍植橄榄树的客西马尼花园。

 当年耶稣在被钉上十字架之前夜,在这个橄榄园为他即将承受的痛苦向他的父亲上帝祷告,最後被犹大出卖。今天的客西马尼花园尚有八颗古老橄榄树,树龄至少上千年,据说有的真的来自圣经时代,是耶稣受难前夜的见证。

IMG_5245.JPG

 

这些千年古树双手环抱都抱不过来的主干,有著像经历漫长岁月的老人沟壑般深的皱纹,树皮粗燥苍老,枝干扭曲,变形,疙里疙瘩。有的树干已虚弱得要用东西去支撑(用的是颜色相近的泥砖),但这些古树的枝叶仍然和新生树木一样的繁茂,生气勃勃,在炙热的阳光下,满树银白色的叶片熠熠闪光。我对著这些奇异的橄榄树发神了好久,心想,这些橄榄树真的度过了两千年的岁月?耶稣是否就是在其中一株橄榄树下哭泣祈祷?那又会是哪一株呢?但橄榄树无语,只有细微的风吹树叶沙沙声。

 客西马尼花园中有一座立面非常美丽的教堂——哀伤教堂,堂中祭坛前有一块岩石,据说就是耶稣在受难之前夜依靠著哀伤叹息的哀伤之石。教堂1924年是在拜占庭教堂和十字军教堂的废墟上新建,有多国捐助兴建,因此又叫著万国教堂。

  

IMG_0541.CR2.jpg

在耶稣哭泣教堂和客西马尼花园之间还有一座外观也相当美丽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雪白的外墙金色的洋葱头在一片绿荫中耀眼而出。这是沙皇亚历山大三世1888年为怀念他的母後而兴建的圣玛德琳教堂(天主教译成抹大拉的马利亚教堂)。

 

Elizaveta_Feodorovna.jpg

 

我从旅游资料中惊讶地发现,这个教堂中安葬著一位共产暴政的受难者,原来就是1918年被俄国布尔什维克杀害的俄罗斯伊丽莎白女大公。

这个发现使我激动不已。一个曾被我密切关注过的历史片段,其中的断裂处,终於找到了饺接的链条。

我曾读到过一篇文章曾记载这位共产暴政受难者被杀害的经过及後来遗体偷运到中国的故事。而我也曾在纪念林昭的文章中提到伊丽莎白女大公在千禧年时被英国圣公会列为二十世纪十大自由战士,後来我到访伦敦,还特地到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大门外墙,找到了伊丽莎白女大公和死於文革的中国传道人王志明的塑像。

伊丽莎白女大公是二十世纪一位被时代暴风雨摧残的悲剧人物,生於帝王之家,最後却死於非命。她一生的命运悲凉,惨烈,让後人痛心不已,但她面对飞来横祸时听天由命无怨无恨的悲悯,亦给後世留下不尽的省思。

她原是德国黑森公国的公主,外祖母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一个妹妹是俄国末代沙皇皇後。据许多历史学家和她同时代的人所说,伊丽莎白女大公是当时欧洲宫廷两位最美丽的女子之一(另一位是奥匈帝国末代皇帝的皇後西西公主),加上她善良,性格温和,待人宽厚,宗教感强烈,欧洲宫廷中对她表示爱慕热烈追求她的王子数不胜数。但她最後接受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第五子,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的叔叔谢尔盖大公的求婚,嫁到俄国。婚礼在彼得堡的冬宫举行,当伊丽莎白女大公出现时,在场者被她的美貌所震撼。有一位惊呼说,这是冬宫有皇室婚礼以来最美丽的新娘!

 谢尔盖大公高大英俊,有很高人文修养,宗教信仰虔诚。他与伊丽莎白女大公是表兄妹,从小认识,青梅竹马。但两人的婚姻是否如表面那样很美满?在当时有很多传闻。後来的历史学家怀疑,谢尔盖大公很可能是同性恋者(他与女大公没生有子女),但伊莉莎伯女大公不但终身维护丈夫这个秘密,而且热爱丈夫至死不渝。两人生前感情确实很好,几乎是形影不离。性生活如何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是精神上的伴侣。

03-elizaveta.png


 1888年橄榄山这座圣玛德琳教堂建成,伊丽莎白女大公和夫婿谢尔盖大公来此主持揭幕礼。她立即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教堂,留下遗嘱,死後要安葬在此。据说伊丽莎白女大公曾在圣地耶路撒冷生活过好一段时间,主要住在西耶路撒冷的绿洲因凯瑞蒙。

 

IMG_0525.CR2.jpg

非常可惜的是,圣玛丽教堂这天不对外开放,使我相当失望。

很巧的是,当天正午,从万国教堂回到酒店,我的朋友,嫁到以色列的XX和她的先生从特拉维夫开车与我会合,要带我去一个一般游客罕去的地方,结果去到了因凯瑞蒙,一个离耶路撒冷城区最近的大片绿野。在橄榄树,桑树,罂粟花,和大量叫不出名来的中东植物的树丛野径中聊天散步时,望见了山坡上的金色洋葱头教堂。想去看看,但最後听说时间太迟,已关门了。

後来才知,因凯瑞蒙的俄国东正教堂就是伊丽莎白女大公在耶路撒冷时常寄寓的格尔尼修道院,当地的阿拉伯居民戏称为莫斯科教堂。在俄国十月革命前,俄国东正教徒到耶路撒冷朝圣就住宿在这个修道院中。

 伊丽莎白女大公本来是德国路德会教徒,嫁到俄国後为了忠於自己的新国家而自动改宗俄罗斯东正教,并投身当时贵族妇女所热心的慈善事业。这位心灵和外表都美丽异常的公主绝未想到,这时俄国革命已山雨欲来风满楼,自己的一生将被一场赤色革命的狂风暴雨无情地摧残蹂躏,命运将从此改变。

 1905年,革命的第一声霹雳击中了她。

 作为亚历山大三世的兄弟,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叔叔(皇後亚历山德拉又是他妻子伊丽莎白女大公的胞妹),谢尔盖大公备受两任沙皇的信任,是当时最显赫的皇族成员,曾任莫斯科市长。谢尔盖大公在私德上可说是无懈可击,当市长时勤劳工作,努力消除贫穷及救助穷人。但谢尔盖大公又是个顽固的君主专制主义者。他父亲亚历山大二世是俄国有史以来最开明的君主,不但解放了农奴,还打算立宪,将俄国专制皇权政制改革为君主立宪政制,但却被激进的民粹党人刺杀身亡,俄国罗曼洛夫王朝因而从开明转向反动。谢尔盖大公主管莫斯科市,对当时一切挑战沙皇统治的势力都给与无情镇压。他执政时最大的污点是在亚历山大二世遇刺後的1882年,下令驱逐了莫斯科两万犹太人,造成很大的人道灾难。因此革命党人视他为专制暴君的帮凶,必欲置他於死地。

 1905217日年谢尔盖大公乘马车刚离家上他的办公室途中,革命社会党的杀手伊丌.卡尔萨维奇向他投掷了一枚炸弹,大公和他的马车夫被炸死,大公的躯体被炸得粉碎。

 在家中听到巨大爆炸声最先赶到凶案现场的女大公,跪在雪地上,拿著丈夫的残肢,双手和衣衫上沾著丈夫的鲜血,悲痛欲绝,但她竟公开宽恕了杀害她至爱的丈夫的凶手,并呼吁赦免凶手一死。在丈夫的墓碑上她写了这样一句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这是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时向天祷告的一句话。(路加福音 23:34

 

02-Elisabeth_Fyodorovna.jpg

随後女大公告别钟鸣鼎食的世俗繁华,出家当了修女,吃素,睡木板床,过著清苦的修院生活。她变卖了自己所有的珠宝和值钱的物品,包括自己的结婚戒指,建女修道院,孤儿院,医院,药房,十多年来一直不懈地服务穷人和孤儿。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医院当护士,救护受伤的俄国士兵,直到1918年契卡(布尔什维克的秘密警察)接到列宁的命令逮捕了她。

有关女大公在十月革命後被布尔什维克逮捕後杀害的经过,华裔俄国学者尤里是这样记叙的。

 1918717日俄国末代沙皇全家在叶卡捷琳堡被杀害的同一天,被囚禁在另一处的伊丽莎白女大公和另外七位皇室成员在叶卡捷琳堡以北一百五十公里外的城市阿拉巴耶夫斯克,被契卡带领下的红军士兵杀害於一个废弃铁矿井中。

 红军士兵用枪托把他们打成重伤,然後将他们扔进深深的矿井。伊丽莎白女大公是第一个被投入矿井,她大声祈祷并画十字圣号,说“主啊,饶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红军士兵又向矿井投掷了数枚手榴弹。然而幽深的矿井竟然传来歌声:“主啊,请拯救你的人!”於是红军士兵急忙将点燃的柴火塞进矿井,可是歌声并没有停息。一位目击了这场屠杀的当地农民说,井底传来的颂歌声在现场回荡了很久。一位参与屠杀後来投奔白军的红军士兵回忆说,“契卡人员听到歌声吓得四散奔逃,其中两人後来精神失常。”

 其实女大公当时可以避免她後来悲剧的命运。十月革命爆发,沙皇倒台後,女大公少女时代的爱慕者而且终身对她不能忘情的德皇威廉二世,派了个特使到莫斯科安排女大公回德国娘家避难,但被女大公拒绝了,说她要和她的国人共患难。史书上说,她这一决定等於“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尤里的文章亦详细地记叙了伊丽莎白女大公等八位皇室成员遗体如何被偷运到中国下葬的经过。

 

据尢里说,19188月高尔察克的白军解放阿拉巴耶夫斯克,从矿井中找到女大公八人的遗体,经盛大的安魂仪式後葬於该城的圣三一大教堂。但次年红军卷土重来,皇室遗骨被迫转移,沿途躲躲藏藏,艰难转折,在东正教教士,白俄和日本军人的秘密护送下,历经半年才到达中国内蒙的海拉尔,然後在当时中国北洋政府军队的护送下,运载皇室灵柩的列车经奉天(渖阳),於1920416日的耶稣受难日的凌晨“缓缓驰入北京安定门车站”。尤里说,最後八位皇室成员的遗体安葬在北京的东正教传教团谢拉菲.萨洛夫斯基教堂的地下墓室。

 尤里的伊丽莎白女大公故事到此为此。

 

但接著中国国内局势动荡不安:先是日本侵华,然後国共内战,最後中国赤化变天。这八位俄国皇室成员遗体最後的下落,特别是伊丽莎白女大公的命运,尤里文章没有提到。可能作者也未想到,女大公最後的安息之所竟会是遥远的中东。但女大公又是如何去到她的最後安息之所?

 原来,女大公和她的妹妹末代沙皇皇後不幸遇难时,两人的长姐维多利亚公主生活在英国,丈夫是英国海军元帅蒙巴顿,两人有一子,即後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任盟军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为中国人熟悉的蒙巴顿伯爵,与父亲一样後来也做了英国皇家海军元帅。另外















浏览(63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