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蔡詠梅的博客  
蔡詠梅,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  
        http://blog.creaders.net/u/123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惊闻曹三强牧师被中共判刑七年 2018-04-02 04:52:54

cao san qiang.jpg

曹三强牧师(中0.(VOA照片)

日前我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朋友曹三强牧师323日在中国大陆被判刑七年。震惊之馀,对这位久违的朋友的回忆开始在我脑中点点滴滴涌现出来。

曹三强是开放杂老总金钟的湖南老乡,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经常来开放杂帮忙。

那个时候,开放杂寄到外地的上千订户都是我们亲自一本本入袋,装好後放到邮局派发的大布袋里,再叫辆货Van送到邮局以空邮寄出。因此每个月杂出厂後特别忙,要赶时间将订户的杂尽快寄出,需要增加人手装袋寄杂,有朋友每月这个日子就会来杂社帮忙。曹三强在香港的时候,不但自己来帮忙,有时还带一两个朋友来。记得有次忙完後,我们请帮忙的朋友饮茶,但曹三强拒绝,说到酒楼饮茶贵,不想我们破费太多,说就在我们楼下美心吃快餐就行了。

我们亲切地称为三强的这位湖南老乡是个很简朴的人,穿得有些土气,脚下是双一看就知是廉价货的凉鞋,加上他一口带湖南乡音的普通话,有一天在香港街上被警察拦住查身份证,警察认为他可能是大陆来的偷渡客。警察问他,干什麽的?  他回答後,警察立即向他鞠了一个躬,连说“先生,对不起。”因为他的回答是:我是一个牧师。

曹三强在湖南是一名英文教师,80年代赴美读神学院,成为牧师,在美国生活了好几年,是美国永久居民,但拿的是中国护照。他太太我见过,是一位美国女子,与三强一样的朴实。还看过他们的年幼孩子,记忆中三强和一般美国的父亲一样,上街时将孩子背在背上。

那时香港著名的赵天恩牧师在沙田大围有一个中国教会研究中心,我为开放杂写有关中国基督教的报导,多次去这个中心找资料。三强从美国来香港就在这个中心工作,并不时前往大陆,估计与传教有关。有次他来开放杂帮忙装书,带来的一位朋友,就是现今在美国很有名的傅希秋牧师。记得他告诉我,傅希秋有次在北京被当局带走,抄他的房间,在他的床下找到我们的开放杂。

曹三强後来离开香港,前往云南贵州扶贫办学校,偶尔经过香港都会来杂社看我们,与我们聊他在中国的一些经历。他说,他们办学的经费是他从美国募捐而来,学校老师是大学生,主要是基督教徒。记得他有次告诉我,他们辛苦募来的钱无法直接用於建校,当地政府要求由他们经手,他无法相信这些官员,但也无可奈何。有一次他和基督教教友到穷困县办学,地方官员筵席接待他们,大鱼大肉,他为之很愤怒,曾当面对这些官员说,筵席的经费应该用来办学校。

曹三强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为纯粹的人,一个有爱心,安贫乐道,有奉献精神的真正的基督徒,他与我们交往,总是给予我们很多帮助,但从不向我们大谈基督教的教义,而是以他的人品来感动我们。他为人朴实,行事低调,没有耀眼的光芒,但他的真诚、朴实,发自内心的善良,只要与他接触,就直觉知道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

 

但过了千禧年之後,我们再没有见到过这位好人曹三强,他好像失踪了一样,但我知道他一定还在云南贵州某个地方传教助人。後来我向一些信仰基督教的大陆朋友询问过曹三强的下落,他们听说过他的名字,但都不知道他的情况。

没想到最终知道三强下落之时,他已陷落中国黑狱,失去了自由。

获知他被判刑的消息後,我到网上去查询,才知在与他失联的这十几年他就像早年到中国的西方传教士一样,胼手胝足在中国西南穷山僻壤默默耕耘,传教办学,从事慈善事业,并且很有成就。他曾在贵州三都县和云南绿春县各办有一所希望小学,学校後来无偿移交给了当地政府。他还在当地办圣经训练班培养传道人。因为近几年中国大陆对民间NGO活动打压非常厉害,曹三强2013年转往中缅边境和泰缅老挝三国交界的著名金三角工作,在这些国家的贫窘地区传教扶贫办学、赈灾、救助难民,设立戒毒所和孤儿院。

华人海外教会的资料说,他过去四年和60多位教友在金三角宣教并从事教育慈善工作。2014年输送三十万物资救助缅甸克钦八个难民营的儿童。在金三角兴建和援助了16所学校,帮助2000名贫困孩童入学。他对缅甸佤邦教育的卓越贡献曾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他还筹建了两所教堂。教会人士认为,因为曹三强的付出,“这块连联合国都无计可施的黑暗地土,却被基督的福音真光所照亮。”

曹三强离开家人,离开美国富裕自由的生活,从远赴云南贵州贫穷山区,到他後来在中缅边区和金三角传教扶贫办学,已有整整二十几年,他的教友认为他这种“毫无保留的将爱与生命倾注给偏僻山区的穷困者”的献身精神体现了耶稣基督的大爱。我想,曹三强埋头苦干,二十几年如一日,成就了这麽多杰出人道事业,若非他出事,我们还不知道。在我看来,他就是中国版的史怀哲医生。

曹三强出事之前,他在佤邦与教友正为当地佤族儿童筹办一个四年中学,校舍正在施工中。因为他个人作用太大,出事後,人们担心这个学校工程会否半途而废。

但这样一位好人却遭到了黑暗势力的扑杀。

曹三强传教地区位於中缅边界,边境管理宽松,当地边民通常无需办过境证件就可自由往返两国,即或被中国边防关员查到,一般罚款两百人民币了事。曹三强与中国境内教会联系密切,常鼓励中国那边的教友过境传教,他自己也经常穿梭过境,三年时间没有出过事。但在2017年3月5日他和另一位教友从缅甸佤邦过境回国时突然被云南普洱市孟连县公安局拘留,指控他偷越国境。据说原来还打算指控他更严重的组织偷越国境罪。关押一年後3月23日曹三强被孟连县法院以书面形式判7年监禁。那位教友判刑一年,已获得释放。

很明显,对曹三强的抓捕、控罪和判7年重刑,是特别针对他来的,这是一个专制政权对一个民间宗教人士罗织罪名的政治迫害。曹三强已坐牢一年,在他获得自由,看到阳光之前,还有两千多个漫漫黑夜。曹三强是位精神强大的虔诚基督教徒,我相信,凭藉他的精神力量,他一定会熬过长夜迎接阳光。在这两千天里,我和他的所有朋友会一直想念他,期待著他出狱的一天。

虽然他无法听到,但我还是会对他打气说:三强,加油!




浏览(1849) (21) 评论(5)
发表评论
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的警告 2018-03-20 03:27:41

anne.jpg

日前读到新闻说,西兰总理下令国家情报机关调查该国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Marie Brady )因其学术作品在国内遭到威胁骚扰和被爆窃的事件。

安琳主要研究中国内政外交南北极政策,以及中国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出版10本书,发表过40篇学术论文。她对中国极权政权及新西兰政府的对华政策不假辞色,持批评立场,早已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友好的西方学者。

这次事件源於2017出版有关中国南极政策及其活动的研究著作《极地强权中国》China as a Polar Great Power 披露中国染指南北极的野心,接受了新西兰电视台的访问,因此引起中国当局的强烈反弹。令人吃惊的是,不但安琳在中国的消息人士均被中国国安找去问话,中国官方还肆无忌惮地干涉到新西兰,接触过安琳的所有社会关系,直接把威胁的魔爪伸到她家乡。中国负责极地事物的官员向安琳任教坎特伯雷大学、新西兰负责南极事务的机构、安琳居住的基督城市政府、以及新西兰驻中国外交官施加压力,要他们阻止安琳的学术研究安琳的家被爆窃,三部电脑被盗走,甚至还有人向她发信,威胁要对她不利。



中国政府对安琳学术研究的干涉实际已有二十多年历史。

我写《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一书时,其中一章谈有同性恋倾向的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与中共著名国际友人路易·艾黎的暧昧关系,有关路易·艾黎部分主要资料即来自安琳出版於2003年的一本学术著作《中国友人-路易·艾黎之迷思》(Friend of China-the Myth of Rewi Alley)。安琳在这本书首次披露,中共十大国际友人之一的新西兰人路易·艾黎是同性恋者。路易·艾黎1927年来到中国,1987年在北京逝世,是支持中共政权的著名国际人士,他终身未婚,中共的宣传和他自己的声称都说,他是为了中国的革命事业而选择了独身生活,从而牺牲了自己的婚姻幸福。但安琳的研究发现,这个为了中国革命的堂皇说辞根本是一个天大的谎言,路易·艾黎不结婚不是为了中国革命,而是他不爱女人。(同性恋的周恩来用婚姻来掩饰其性倾向,他曾劝路易·艾黎结婚,但路易·艾黎仍然坚持独身,在这一点上他比周恩来更忠实於自己。)安琳的书还指出路易·艾黎这类西方同性恋者来到中国,初衷并不是来支持中国革命,而是来寻求性自由,因为在1949年前的中国,比起基督教世界的西方,同性恋者有更大的生存空间。

中国官方知道安琳这个研究後,为了维护他们打造的路易·艾黎神话,即阻扰她披露真相。中国对外友好协会要求中国人不接受她的访问,还告诉一位新西兰学者说,如果他与安琳合作,他们将不与他来往。甚至还通过新西兰的新中友好协会干涉安琳在自己国家新西兰的学术活动,1993年新中友好协会要求一个学术会议的主办方撤掉安琳的论文,因为她的论文有一句提到路易·艾黎是同性恋者。

而这是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当时的中国对新西兰的言论自由的干涉还没有如此严重和肆无忌惮,安琳今天的遭遇在二十年前可能是无法想像的。安琳说,二十多年前新西兰虽然与中国关系良好,但中共宣传喉舌《人民日报》的观点不会出现在新西兰的媒体上,但现在新西兰的中文媒体已被中共控制,几乎所有的华人媒体都是《人民日报》的观点。

我本人就知道讲中共不爱听的话的一家新西兰华文报纸是如何被中共打压最後消失的。这是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著名陈氏兄弟(陈维健、陈维明)及其家人在新西兰奥克兰市办的《新报》,已经营十馀年,非常成功也很有影响力。陈氏兄弟一家是我的朋友,他们告诉我,最初中国大使馆还统战他们,邀请他们出席国庆活动,但陈氏兄弟仍然坚持其在中国问题上的政治异议立场,还刊登法轮功的新闻和广告。见统战不成功,中国大使馆即背後操纵,对《新报》发动杯葛,最终让这家批评中共的报纸拉不到当地华人的广告严重亏损无力经营下去,只好关门大吉。

安琳指,中国正在通过各种手段,威胁新西兰的民主、自由价值。除了中国政府,新西兰还有一些以民间团体面目出现的外围组织控制华人社会和中国留学生。如非常活跃的“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新西兰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前者监视著华人社会的一举一动,并想影响新西兰的对台政策。後者则是中共控制在新西兰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主要手段,其中一位会长席陈耐锶去年还竞选过新西兰国会议员。安琳并指出中国对新西兰内政、外交、政治经济诸多方面的影响。

安琳以新西兰为例子审视中国全球政策批评新西兰政府和朝野两党向中国政府献媚示好,警告说正在崛起的中国正在蚕食著全球的民主,对西方是很大的威胁

新西兰1972年与中国建交後,对中国有一种浪漫的想像,特别是通过他们在国际上很著名的新西兰子弟路易·艾黎的视角(安琳指这是一个误导)来了解中国,以为地球南端的新西兰与地球北端这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国家有一种特殊的友谊。安琳说,这个浪漫的想像因为1989年天安门的流血而打破,使很多新西兰人突然发现当今中国是一个不能容忍自由和压制人权的极权中国。天安门事件爆发时正当23岁的新西兰青年安琳即是由此开始认识中国。

今天,不论是新西兰,还是西方其他国家,他们对中国已没有任何浪漫的想像,如果他们对极权中国献媚讨好,无视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威胁,只能是出於短视的经济功利考虑。但安琳不是政客,是学者,能秉持学者求真的良知,拒绝曲学阿世,所以能挺身指出很多西方政要不敢或不愿正视的冷酷事实,讲出真话。但西方的政要能听得进这位新西兰女学者的警世之言吗?

 






浏览(2049) (16) 评论(3)
发表评论
一部揭开瑞典历史黑暗面的电影《萨米之血》 2018-03-08 05:45:24


sami.jpg

三月二日晚在香港上环的playground .work,看了《中国国际女性影展》的开幕片《萨米之血》(Sami Blood)。这是一部瑞典片,导演Amanda Kermell是位女导演,片子探讨了少数民族女性在强势民族歧视和压力下所遭遇的身份困惑和失落,亦揭开了瑞典这个人权指数极高的北欧国家历史上的黑暗面。

故事主角是一位十四岁的萨米族少女Elle  Marja。萨米人是北欧极北地区的游牧民族,以饲养驯鹿和捕鱼为生。而故事背景则是20世纪30年代的瑞典。在那个时代的欧洲,认为人类种族有生物学含义的高低之分的种族主义非常盛行,并非只是德国纳粹主义的专利,瑞典在1922年还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国家种族生物学研究所(今天人们已知种族生物学是伪科学)。因此瑞典境内的萨米人被视为低等种族受到高等种族的瑞典人的歧视。Elle  Marja和她的妹妹离开萨米人的乡土拉普兰进入瑞典人为萨米人办的寄宿学校。在学校里,他们被禁止讲萨米话,只能讲瑞典语,讲瑞典语会受到体罚。学校附近的瑞典人乡村的男孩侮辱他们,骂他们是贱种,Elle  Marja还被瑞典男孩强行割破耳朵,就像萨米人为他们饲养的牛苹耳朵打印一样。这种暴力侮辱是将萨米人当成了类似畜生的低等物种。

而最让这位萨米少女被受侮辱刺激的是,几个瑞典种族生物学家到寄宿学校把萨米学生当成动物一样研究,丈量他们的头颅、鼻梁和牙床,还要他们脱光衣服拍照留做资料。

Elle  Marja是位聪明好学上进,也非常顽强的女孩。她能讲流利的瑞典语,渴望读大学当教师,但她的老师说,寄宿学校结业後萨米学生必须回到拉普兰,他们不能接受高等教育,因为高等教育不是为萨米人设立的。为了读大学,这位萨米少女改名换姓,冒充瑞典人,离开家乡,割断了她与萨米文化的血脉,几经波折艰难,最後成功到了城市,读了大学,成为教师。但个人奋斗的成功,却让她承受了身份失落的痛苦。电影一开始是她在白发苍苍的老年回到家乡参加妹妹的葬礼,对个人身份的归属非常的困惑,但失落的自我亦开始苏醒,然後电影开始倒叙她青年时代这一失落的经历,片子结尾时,几个象徵性的场景:她俯身与棺木中的妹妹躺在一起,爬上山坡俯视拉普兰原野,然後一步步走向荒野中的萨米人帐幕,显示Elle  Marja最终回归了她的萨米人认同。

片子拍得非常感人,饰演女主角的青年演员对这位渴望读书,不想认命,被迫割断自己的根而感受无奈和痛苦的弱势民族的少女,诠释得相当出色,成功塑造出一位带有悲剧英雄色彩的萨米女子的形象。这部片的女导演Amanda Kermell有萨米人血统,据说Elle  Marja的故事即取材於她的萨米人的祖母身世。

看这部片,非常感慨。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将种族主义的恶发挥到登峰造极,酿成六百万犹太人被种族灭绝的旷世人道惨祸,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後,欧洲人彻底唾弃了种族主义,瑞典已成全球人道主义水准最高的国家之一,但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在全球并没有消亡,而最近还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值得世人警惕。




浏览(1476) (9)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4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