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蔡詠梅的博客  
蔡詠梅,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  
        http://blog.creaders.net/u/123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美军救了一座千年古城 ----南德浪漫之路的传奇 2017-09-17 00:50:43

一座最美丽的古城即将焚於战火,在最後危急时刻,

一位敌军将领下令保护了这座敌对的城市。伍兹堡,一座浴火重生的古城,作者站在美茵河的古桥上。

我的这篇游记,放在电脑中已16年。近日整理电脑资料,发下好多当年写下未有发表的游记旧文。重读旧作,复温过去的经历,觉得时隔十多年,这些游记还是有值得一读的价值,於是决定将他们陆续放上网。但当年的照片不是数码相机拍摄,就这一张也是我用手机翻拍的。

2001年夏南德的巴伐利亚浪漫之旅是从法兰克福开始的。参观了歌德故居,歌剧院,当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加冕後举行庆典的市政厅,一行四人驰上犹如

破开了广袤无边的金黄色麦田的高速公路,一路南下到犹如童话世界中的天鹅堡。

这条长350公里的浪漫之路原是中世纪欧洲中部的基督徒翻越阿尔卑斯山往罗马的朝圣古道,後来衰落了,车辆不到商旅不往,结果被世遗忘,时代的进步在这个角落引不起回响,想不到这反而成全了古道上大大小小的中世纪城镇,让他们中世纪的原始风貌被封存起来。到今天漂泊的都市人在厌倦了现代的繁华和虚荣,害起了怀旧病的时候。这些古朴的聚落正好抒解他们的乡愁。

异乡的游子,如我们,则是为满足对远方历史上一个逝去时代的好奇。这条古道今天交通发达,从北到南一天开车可来回,我们却行行歇歇花了五天的时间。


伍兹堡、古堡酒店、玛丽安城堡

两个小时後来到浪漫之路的第一大站伍兹堡,一个浴火重生的中世纪城市,神圣罗马帝国选帝侯-伍兹堡大主教的领地。

在黝黑发亮的美茵河西岸,我们的车子驰向一个险峻的小丘高坡,陡峭的上坡上一座又一座葡萄园,一行又一行的葡萄树栽种得笔直,像一对对列操,犹如用浓绿的线条画出来似的,完全反映出日耳曼人对秩序的执著。

车轮擦著悬崖边的石砌围栏开上了坡顶,泊在一座葡萄园环绕的古建筑前,这就是我们今晚留宿的古堡酒店Schloss Steinburg

 酒店原是一座荒废了的中世纪骑士要寨,在十九世纪改建成酒店。穹型的大门外镶有骑士的徽章和箭矢,大堂和长廊装饰有骑士的盔甲。

绝佳的视野,从房间的阳台望出去,一片浓绿。花园的景观更是令人惊叹:波光粼粼的美茵河,河中的平底货船,蜿蜒的公路,笔直的铁路,一片片的葡萄园,美茵河旧桥东岸的伍兹堡城区,以及雄据在南面高地上的玛丽安城堡……一一尽收眼底。

伍兹堡市区在美茵河西岸,车停东岸後,跨过古老的美茵河旧桥,来到市区。伍兹堡是神圣罗马帝国选帝侯伍兹堡大主教的领地,王侯故地历史遗产自然很多,

有列为世界历史遗产的豪华的大主教宫殿,历代兴建风格迥异的多个大教堂,都不免令人想像当年伍兹堡大主教的帝王气势。

 

玛丽安城堡(wiki图片)

而最令人神往的是玛丽安城堡。在酒店的花园阳台,往南望去,隔著大片大片的葡萄园,在一个山脊上耸立著这个雄伟的城堡。遥望玛丽安城堡,会在心中唤起崇高伟大之类的情绪。

 这座古堡已有两千年历史,最初有凯尔特人兴建,公元八世纪建教堂,後成为伍兹堡大主教的宫室。

 车开到半山腰,有个漂亮的小市镇。车停到要寨大门外。城堡的中世纪城墙基座厚度有三点五公尺,步入厚重巨大的城门,穿过阴深深的甬道,心也为之一沉,仿佛现代轻快的世界已被摒之於门外。

 古堡中庭有一个高耸的圆形火药库塔。走进去是一个一两丈高的空室,头顶被巨石封死,只开一个仅能容一人的小孔,上面若将孔封掉,则无人可以登塔。此设计显然是为了防御。

 塔後有一水井,上罩铁丝网,从铁网望下去,寒气逼人,深不可测。估计井水直通山下的美茵河。几个青年跃跃欲试想要站上去,互相挑战,但始终没有人敢试试胆量。

 但凡要寨一要能守据险要,二要能取得水源,方可防御。玛丽安堡屡经战火,须虎踞龙蟠,但也屡被攻克。

 1525年德国爆发农民战争,玛丽安堡被一万五千名农民军围困久攻不下,最後被大主教的军队击败,著名的农民军领袖Florian Geyer弗洛里安.盖依被杀,成为传奇英雄。有趣的是,这位农民起义领袖竟同时获得恩格斯和希特勒的推崇。恩格斯在他的《德国农民战争》一书中被颂扬为农民革命者。其实弗洛里安.盖依为一下层贵族。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也把弗洛里安.盖依视作英雄,党卫军第八骑兵师即以他的名字命名。

 农民军无法攻下玛丽安堡,因为是乌合之众。但在後来的岁月中这个守护伍兹堡城的要寨,在三十年战争中被瑞典军队占领,在法国大革命年代被拿破仑大军攻克,二战又被美军接管。

 转到庭後的寨墙,登高一望,伍兹堡市和市郊尽收眼底,我们留宿的古堡酒店也依稀可见。这一片美景在二战中几乎完全毁於战火,玛丽安堡也成一片断井颓垣。战後伍兹堡人按战前的旧照片,以无比的毅力和耐心一砖一瓦予以恢复。我们现在参观的玛丽安堡在全部修复对外开放也不过十年时间而已。在市区的旧大教堂,至今仍然在修复中。我看了一张旧照片,二战结束时的伍兹堡被炸的是完全一片废墟。今天的伍兹堡是浴火重生的城市。

 伍兹堡是有名的酒乡。原拟参观著名的医院酒窖,但星期五下午不开门,只要失望而去。车一进入高速公路,A就开始飚车。德国高速公路无时速限制,想开多快就多快,是飚车族的天堂。A两眼放光,脚死命地踩著油门,两旁的景物飞速地後退,开车的很兴奋,坐车的惊叫连连。车速又慢慢降下来。


罗滕堡、豪饮市长的传奇、中世纪的黑暗、美军救了千年古城

不旋踵,车已到浪漫之路上的明珠罗滕堡。火车站旁遇见一位德国老妇,名叫Karin,她正手捧一本簿子招揽住客。TanyaA 上前询问,原来老妇手中拿的是她的家庭旅馆留言簿,用来帮她作宣传。

Karin有四子女,均已成年离家,家中只有她和她的老夫,空屋甚多,因此出租赚钱,另外也可结识天南地北的朋友,增加生活情趣。收费每人40马克(当时一马克相当於三个半港元),还包两餐,相当便宜。

Karin原是普鲁士人,对统一德国的普鲁士人俾斯麦很崇拜,客厅墙上挂著这个铁血宰相的画像。她有个姐姐是两德统一後从东德移居过来,就住在她家附近。Karin讨厌共产党,不知怎样形容,最後查了下字典说,共产党是罪犯。

罗滕堡坐落在陶伯河右岸的高地上,环绕著长达四公里保存完好的古城墙。站在城墙上通过箭垛外望,一片片青葱的绿野,一栋栋现代式的别墅。但向内望,高高低低的红色屋瓦节次鳞比,全是参透著岁月沧桑的历史建筑。

 

古城·罗藤堡

Karin家在罗滕堡的城外。这两天,我们每天穿过一道城门(古老的红门)进城参观游览,晚上再在夜空星星的照耀下寻路出城回家。非常奇特的感受。

城内,古老的人字型墙面木屋,带有锈迹的古喷水池,石板古道,凌空跨街的钟楼,还有蹄蹄踏踏的一驾马车迎面而来……要不是满街熙来攘往的游客,恍惚间还真以为是回到了一个久远时代的城市。

 市中小广场,一栋壮丽的巴洛克建筑,这是罗滕堡的自古以来权力中心,罗滕堡市政厅。

罗滕堡在中世纪是个没有领主的城市。因位於德国前往罗马的朝圣商道上,位据险要的罗滕堡人经商致富,商人成立自治政府,即市议会,因此罗滕堡没有王宫,只有市政厅。城市居民及附近所属村庄的乡民直接向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纳税获取保护。罗滕堡这样的自治市属於欧洲无领主的自由市同盟即汉萨同盟。

 正午整点时间,大群游客聚集在市政厅前注视著一堵人字墙上的壁钟,等待观看壁钟表演。时钟到点後,壁钟两侧的窗户打开,左侧出现的木偶像一个军人,右侧木偶捧一个大号酒杯作饮酒状。

这讲述的是罗滕堡历史上的一个传奇,实际也是罗滕堡历史上的一个命运转折点。

十七世纪上半叶,欧洲,主要在德意志爆发了天主教与新教各邦之间打得你死我活的三十年战争。罗滕堡是新教路德会的城市,一个号称穿盔甲的修士的贵族(迪利伯爵)率领的天主教军队围城,罗滕堡被攻下後,迪利伯爵决定对罗滕堡市议会成员大开杀戒,但好酒的迪利许诺,谁能一口喝光三公升一大杯的葡萄酒,他就放过此城,年迈的老市长於是不顾老命举杯一饮而尽,拯救了全城。

我怀疑这个如此富戏剧性的豪饮救城的故事只是一个民间创造的传奇。史载,迪利虽然未大开杀戒,但他的军队却对这座富裕的商人城市抢劫一空,导致罗滕堡的衰落。但民间需要这样的传奇来淡化失败的悲凉从而获得继续生存的信心,而传奇一旦产生,就会一代一代传之不竭。

在这条浪漫之路上,三十年战争的传奇每个城市各有自己的版本。罗滕堡南下的另一个古城丁克斯比尔是个天主教控制的自治市。瑞典新教军占领後决定毁城,是几个小孩跪在将军马前苦苦哀求使将军起了恻隐之心,小城得以逃过灭城之难。因此小城迄今每年都要在该日举行儿童节,全城庆祝。

三十年战争是这条古商道的命运转折,两教大军你来我往,将巴伐利亚这片美丽的土地蹂躏遍後,只剩下荒芜贫穷。随後欧洲黑死病肆虐,罗滕堡四分之三人口死亡,加上商旅改道,昔日商都的繁华已是明日黄花。当那些通衢大道上的大城小城大拆大建,去旧貌换新颜时,由於贫穷,远离繁华,过往的光彩封锁在岁月中,亦被时代的进步所遗忘,千年古城竟不经意的原汁原味保存下来。十九世纪德国浪漫主义文化兴起,怀恋现代文明兴起前那个缓慢节奏的时代遂成为一种时髦的文化乡愁,千年古城的价值再被德国的艺术家发现,文人雅士纷纷前来发现过去,缅怀旧日时光。罗滕堡回到人们的视野,一时之间游人不绝,繁华再现。

 沉睡了两百五十年的睡美人终於被白马王子唤醒。

 明智的罗滕堡人遂果断立法阻止任何城市开发,因而逃过了许多古城被现代化开发而死亡的命运。此其时,还是在中国清朝的人道蒙昧时代。现今看到承载著千年文化的故园家国被拆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而心痛的中国人只能自认倒霉,长叹一声,人家德国人何其英明何其有远见啊!而国人又何其粗鄙何其识见短浅!

 罗滕堡的最後一劫发生在二战结束时。盟军对德国本土展开大轰炸。罗滕堡因邻近德军第八军区纽伦堡,不幸也被战火波及。19454月美军包围罗滕堡,准备攻城。而德国守军司令托梅斯上校接到希特勒命令,誓死抵抗,战斗到最後一人。如其然,美军必然以炮火轰开古城墙,然後两军血战,千年古城势成焦土。但所幸两军司令都有很高文化修养,都深知这座古城的文化历史价值。美国助理作战部长约翰.麦克洛依下令美军不得强攻,要游说守军投降以保城。托梅斯上校最後抗令弃城,保住了罗滕堡。战後感恩戴德的罗滕堡人授与约翰.麦克洛依罗城的荣誉守护者称号。

在罗滕堡的历史上,一个民选的市长,一个外来的占领军领袖共同创造了守护的奇迹,但前者只限於传说,後者才是真实的历史。由此使人不能不思考,任何一国的文化文物到底是民族性的文化传承,还是人类共有的精神遗产?

 黄昏,在Karin 介绍的钱很少但份量够大(small money but big size )的乡村餐馆吃晚饭。室内只有昏暗的烛光,木梁上挂满农家的蒜头,乾辣椒和香料,狭窄

的长木桌,长木凳铺著乡土风格的花布。菜真是很可口,一道乡村沙拉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不免想像当年的罗滕堡人是否会在这个小酒馆渡过快乐的黄昏,是否也会和现代人一样在餐馆喧哗欢笑。

 晚饭後再回到市政广场,等待一个更夫来带领我们回到中世纪的罗滕堡。

 这是个金发中年男子,据Karin说他原来是个中学英文教师,转行扮演中世纪更夫向游客讲故事已有多年,亦很赚了些钱。

 他身著中世纪黑色斗篷,扛一把中世纪长柄双头戟,手提一副灯笼,颈上还挂一个牛角号。这些都是当年罗滕堡守夜的更夫的全部行头。据他说,在中世纪,更夫的社会十分低下,比他更低的只有掘坟者和刽子手(行刑人)。因为是夜间工作,已被当时人视为不祥的角色。其工作是入夜後,两个更夫结伴巡视街道,正点时,吹号提醒市民警防火灾。

 尾随著他,在城里走了一遭,听他娓娓述说以往的岁月。现在看来如此美丽宁静的古城,在中世纪的生活实际是相当清苦,辛劳,严峻,单调而缺少快乐。

首先没有娱乐和夜生活。路德会的市民宗教很虔诚,一入夜,市民都回到家中,早早进入梦乡,在街上流荡的只有更夫和酒鬼。随著更夫,我们来到这两天每天要经过的城门(红门)。他指著这道门说,一入夜城门就关闭,断绝来往。赶不及进城的市民只能探头伸进城门上叫著“针眼“的一个方洞,接受守卫的查询,答得不错,即被容许从洞口爬进城。但事後要缴罚款。但要是答得不妥,被怀疑是探子,後果就可怕了。手起刀落,来客便身手异处。

 这道断魂门,和门上的针眼,竟然保存数百年,至今完好。

 因为常有外患,这样的严防,在当时邦国林立,相互竞争敌视的时代,是非常必要的。当时城中法律要求每家必须贮存至少一年的粮食,以备围城时可长期坚守。

 对外严防,对内则以严刑峻法来维持社会秩序。盗窃偷东西,一律吊























浏览(622) (1) 评论(2)
发表评论
中国当代第一宗文字狱——看香港电台纪录片《王实味》有感 2017-08-19 00:15:54

最近到西湾河的香港电影资料馆观看了城大创意媒体学院教授魏时煜制作的纪录片《王实味:被淹没的作家》,这是香港电台制作的华人作家系列片之一。电影资料馆是首映,去年圣诞夜港台将正式播出。


图片为港台纪录片《王实味:被淹没的作家》截图。下面这个记录片的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EACKeD-kv0&feature=youtu.be


中国百年来有知名度的华人作家可以说是数以千计,但恐怕当今很少华人听说过王实味这个名字,尤其是今天的香港人,但这个“被淹没的作家”的命运,不论是在中国当代政治史或在文学史上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典型意义,研究中国当代政治史、文学思想史,他是一个不能绕过去不谈的人物。因为王实味是中国当代文字狱的第一位受难者,他的悲剧预示了中共上台後後千千万万知识分子将会面临的惨重灾难。独立中文笔会的张裕曾编写过一部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书名叫做《从王实味到刘晓波》,介绍的第一个案子就是王实味案。香港电台华人作家系列能够选中这个人物拍摄他的故事,可以说是相当有见识。

港台将华人作家系列之一的王实味篇外判给魏时煜制作拍摄,也算是有点眼光。魏时煜本人是电影制作者,已拍过多部记录片,其中一部是魏时煜和大陆著名女导演彭小莲联合制作的纪录片《红日风暴》。这部片记录的是中共上台後的第一宗大规模文字狱,即有名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魏时煜在研究胡风案的同时,也在研究性质相似的王实味案。因此在香港能拍摄王实味,魏时煜应该为不作第二人想的人选。

王实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是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因为投身共产革命,1937年来到中共革命根据地延安。在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的19423月在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发表了一篇5000字的杂文《野百合花》,批评中共的等级制特权,说延安是“到处乌鸦一般黑”,主张揭露社会黑暗面,结果惹来杀身大祸。王被毛泽东定性为托派(即托洛茨基主义者,当时为斯大林领导的苏共的反对派,中国的托派也被中共视为反革命)受到批判和监禁,最後在1947年被中共处决,在山西兴县一个沟渠旁被砍杀後推入一口古井。

王实味的遭遇和他所处於的时代背景相当复杂,尤其是王实味案还涉及到中共党史中相当重要的延安整风,为延安整风的一个重大转折点,间接引发了毛泽东那篇为中国文艺工作者设定紧箍咒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港台这部纪录片能够在短短50分钟的时间向完全不了解那个时代背景的香港观众讲清楚王实味的一生,确属不易,此亦足见制作者的功力。

王实味去延安後离开了怀孕的妻子和两个幼年的孩子,从此夫妻天人永隔,直到王实味被杀害31年後的1978年,一直不知道王实味下落的妻儿通过广播才知道他早已被处决。王实味1991年获得平反。妻子2003年去世。其子王旭枫两岁後就未再见过父亲,但父亲的命运影响了他一生。电影结尾时,他面向镜头回忆他2004年到父亲被杀害的山西省兴县一个山沟祭拜亡父,然後带走一块泥土与母亲葬在一起。当他回忆这一情景时,不禁掩面悲泣。在放映结束後的座谈中,魏时煜告诉大家,王实味的孙女和王凡西的孙子也在场看了这部影片。

看这部片子心情最沉重的是,王实味遇难80年後的今天,即或王实味已获得平反,但中国的文字狱并没有消失,以言治罪在中国仍大行其道,习近平上台後更是变本加厉。王实味式的悲剧还在进行中。





浏览(20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受压迫民族仗义执言——读茉莉新书《反弹的弯树枝与巨无 2017-08-14 04:59:03

我的朋友茉莉是湖南邵阳人,邵阳这个地方以民风彪悍著称,出土匪,也出豪侠之士,近代有讨伐袁世凯称帝的蔡锷将军,当今有为民主宁死不回头的壮烈义士李旺阳。来自邵阳的女子茉莉也有刚烈豪侠,择善固执的性格,她不怕挑起争议,最爱打抱不平,常用笔为弱势者仗义执言,并自诩为以批判为己任的作家,所以我称她是文字女侠。当然她所争所议的,我并非每件事都是赞同或完全赞同的。但她的批判精神,她敢爱敢恨的个性,在高墙和鸡蛋之间永远选择站在鸡蛋一边的精神,我一直深为佩服。正是因为茉莉这种追求社会公义错锄强扶弱的精神,她特别关注西藏问题,要站出来为受到压迫的藏民族说话发声。


20170803_221519.jpg



茉莉继第一本关注西藏问题的著作《山麓那边是西藏—一个中国流亡者的观察>後,她第二本关注西藏的新书《反弹的弯树枝与巨无霸》最近在台湾出版。这本书,我读来很亲切,因为其中好几篇文章就来自於《开放》杂,而我又是这家杂的编辑,文章早已拜读过。第二因为西藏是我和茉莉共同关注的话题,容易在我心中产生共鸣。

茉莉这本书用扳弯的树枝做出反弹来比喻藏民族在中共强权下的反抗。 我读过法国记者董尼德的书《西藏生与死》,这本书与茉莉的观点很相似。认为藏民族主义在上世纪的兴起与中共的统治有关。董尼德认为,在中共入藏之前,藏人的民族意识不是很强烈,更多是地区意识,但在遭受外敌入侵和占领,藏地本土文化和传统受到威胁後,产生了作为整个藏民族这个共同体的生与死的集体危机意识。在中国汉民族的压迫下,藏民族主义遂愤而崛起,也即是茉莉所说树枝被扳弯後的强烈反弹。因此对藏人的民族主义,茉莉是肯定的。她说,相对於中国富侵略性的大汉沙文主义,藏人新起的民族主义是一种和平的民族主义,没有对外扩张的进攻性,其追求只是本民族的自救。

茉莉这本书提到汉人视角中的西藏,是对西藏历史,文化,传统,社会形态的曲解,抹黑和误导,这个曲解、抹黑和误导很多是通过汉人对藏地的写作完成的,茉莉称这些汉人笔下的西藏作品是一种遮蔽真实西藏,具有“麻醉”作用的冒牌西藏文学。

我最初也是通过这些伪西藏文学来认识西藏,茉莉书中提到的一些汉人作品,五十年代的小说《我们播种爱情》我中学时代读过,印象很深,後来是对西藏极尽抹黑之能事的电影《农奴》,以及本世纪初汉人女作家马丽华有关西藏的多部著作。马丽华在西藏长期生活,熟悉西藏,文笔又好,她对西藏风情和民俗的描述非常吸引人,我当年也是受到吸引者之一。但读多了,感觉她多少是以中原汉人猎奇的视角来观察异邦西藏文化风土和宗教传统,有作为汉人这样的世俗民族,对藏人这个注重精神生活的民族有难以沟通的隔膜,甚至还有某种程度的轻视。她的西藏风情的散文如中国历史上的边塞诗一样,只不过是中华帝国边疆文学的延续,是用边境的荒凉美和奇风异俗来衬托帝国中原的繁华和文明,或满足中原人对边陲“落後”文化的优越感。茉莉还指出,马丽华的书最致命的要害是有意回避了西藏的现实痛苦,那些藏人宗教受到打压,传统文化被破坏,大量藏人流亡海外等等,这些西藏的真实,在她的书中连影子都没有。

对西藏和达赖喇嘛及流亡藏人的认识为何在中国大陆境内外有很大的反差?就是因为中共占领西藏之後日积月累的宣传洗脑的结果,上述伪西藏文学所起作用相当大。

我本人也认识一位冒牌的西藏诗人,我家邻居杨星火。她是1951年以征服者的姿态随解放军入藏的文工团员,後来还收养了一位藏人孤儿,专门写作一些藏地诗歌,五十年代传唱一时的那首所谓藏族歌曲《叫我们怎麽不歌唱》:辽阔的蓝天,雄鹰在飞翔,雪山下面有著无数的宝藏就是她的作词。就在她歌颂美丽西藏的歌曲在中国传唱的时候,西藏人民正在遭受屠戮,美丽的藏地正在流血,但抒情的歌声把这一切血腥都掩盖了。我童年时,杨星火从西藏回家探亲,与邻居们闲聊拉萨的生活,大谈当地人如何愚昧和怪异之类,早熟的我挤在邻居伯伯和娘嬢之间听得很著迷,至今还记得一些细节,现在看来这些叙述是一种解放者的优越感。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殖民者姿态。

茉莉这本书对西藏问题的讨论很广泛,历史、政治、宗教、文学、生态等等皆有涉猎,对於想认识西藏、了解西藏的人读茉莉这本书会有很多启发。

比如读茉莉这本书,我才知道,中共占领西藏,竟然是出自斯大林的劝说。中共上台之前是把西藏当外国看的,并根据马克思主义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的观点,承认西藏的民族自决权。毛泽东在延安与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时,还指西藏是外国。但为何後来中共的西藏政策竟然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茉莉说,原因就来自中共的老大哥苏联的冷战战略考虑。

茉莉引用中国大陆一位学者胡岩2006年发表在《西藏大学学报》的一篇文章《西藏问题中的苏联因素》的资料说:

从一九四九年初起,斯大林就建议中共「不要过分大度」,不要让西藏独立从而在中共执政後缩小中国的领土。此後邀请毛泽东访问苏联。一九五○年元旦之後,毛泽东从苏联发回了《关於由西南局筹划进军及经营西藏问题的电报》。

这样,一个毫无自我防卫能力的高原佛国,在当时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角力之中,不可避免地成为牺牲品,成为「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一部分」。具有讽刺性的是,西藏一夕之间的转变,是由於另一个更大的「外国」–苏联的指示,而不是根据历史事实以及藏汉两族人民的愿望。

 仅就此来看,所谓西藏自古属於中国,完全是一个中共占领西藏後为了需要编造的神话。

我最近在读一位清乾隆时期供职於皇家天文台(钦天监)28年,任台长(监正)十馀年的欧洲斯洛文尼亚传教士刘松龄( Augustin Ferdinand von Hallerstein的有关资料,刘松龄写回欧洲的一封信介绍北京的政治社会生活,提到了属於理藩院交涉的外国之一“西藩”,这个西藩就是今天的西藏及其他喜马拉雅山国家如不丹、锡金等。刘松龄的信至少说明,在乾隆时代,西藏仍被中国视为外国。

其实有关西藏自古以来就不属於中国的史料甚多,退休的香港城市大学教授刘汉成业馀时间专门研究中国的有关西藏史料,收获颇丰,得出的结论都与中共所谓“西藏自古以来属於中国”恰恰相反。但在历史为政治服务的中国,这类研究都是禁忌。

关於茉莉这本书的论述,我唯一觉得需要商榷的是茉莉提到中藏谈判可以回到已被中共废除的十七条的基础上,她认为值得一试,但我觉得毫无可能。列宁主义政党的一个特徵是,革命目的一切,手段可以不择。对於中共来说,所有隆而重之的承诺或条约都是为达到某种终极目标的欺骗手段,从来就没有愿意遵守的打算,一旦目的达到,这个承诺或条约,就会被撕毁。比如中英两国有关香港97前途安排达成的中英联合声明,最近中国外交部竟然宣称这个联合声明仅是一份历史文件而已,已经失效。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共与一西方大国签署的正式文件,都可以公然撕毁,何况是早已被中共撕毁的十七条。中共吞下去的,绝不会再吐出来,绝无可能让西藏回到十七条承诺的藏人治藏,高度自治的时代。如果说西藏希望的是香港式的真正高度自治,但现在连香港的高度自治也已岌岌可危,这种希望岂不是过於脱离现实了吗?茉莉这篇文章写於2007年,十年过去,我想茉莉的看法很可能已有改变。

当然西藏的前景也不是绝对令人悲观。我完全同意茉莉这一论述:西藏不是一个孤岛,其命运是与整个中国的命运是连接在一起的,西藏问题的最终解决应该寄托於中国的民主化前景。

 

 

 

 






浏览(371) (4)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