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是一阵风的博客  
不是一阵风  
我的网络日志
倒影--样板戏编导们, 被江青编导的命运 2019-05-19 07:08:01

江青被称为样板戏的“总导演”,一半是自封,另一半却也来自真实。因为没有江青这个“总导演”,样板戏就不会被抬到神圣无比的位置。然而,是戏就有落幕的时候。那些排演样板戏的人,有的因此飞黄腾达,有的因此身陷囹圄……
   于会泳:一个才子的戏剧人生

于会泳是大才子,赞扬和唾骂他的人都承认这一点。于会泳是山东乳山人,1946年9月,时年20岁在老家已经当了5年小学教师的于会泳弃母离乡,步行3天后加入胶东文工团。
   1949年8月,胶东文工团保送于会泳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进修。在民族民间音乐的研究上,于会泳很快就异军突起,1963年他写出了《民族民间音乐腔词关系研究》专著。
   1964年,因参与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音乐创作,于会泳受到了江青的青睐。后来,他还参与了大多数样板戏的唱腔设计。1968年5月,于会泳在《文汇报》撰文提出“三突出”理论,即“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次年,于会泳成为中共“九大代表”。
   在“九大”召开期间,《智取威虎山》一剧作为代表演出的首场样板戏,在京西宾馆礼堂上演。于会泳在演出的开场白中说:“……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为培育样板戏呕心沥血,她实际上是这出戏的第一编剧、第一导演、第一作曲、第一舞美设计!”江青也似乎受不了这翻奉承,她站起来说,“会泳同志,你别这样说了,再这样我可要离场了。”
   此后于会泳青云直上,在1973年8月的“十大”会上,他又顺利地当选为中央委员。随之在1975年1月四届人大会上,被任命为文化部部长。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于会泳随之被隔离审查。他当时对自己还比较乐观,1977年8月21日他获准回家去取衣物时,还对妻子说:“审查完了后,会给我一个处分,处分大概不会太重,大不了回胶东老家……”
   然而,仅隔一天,华国锋在“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直接点了他的名!对于会泳来说,这无疑是政治上的终身判决。8月28日,于会泳喝下了160毫升左右的“来苏水”,自杀身亡。
   沈默君:连降9级,被逐出电影制片厂

   1961年,刚刚摘帽的右派沈默君(注:曾任三野解放军剧院编剧,总政文化部创作组创作员,代表作有电影剧本《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等)写出了《自有后来人》的电影剧本。1963年,这部电影一上映即引起轰动。
   接着,哈尔滨市京剧院排演了京剧《革命自有后来人》。上海沪剧团的凌大可、夏剑青也将其改编成沪剧《红灯记》。此后,时任文化部副部长林默涵指示中国京剧院总导演阿甲将沪剧《红灯记》排演成京剧《红灯记》。
   1964年,两个京剧版同时参加了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汇报演出。江青决定把两个剧合并为《红灯记》。
   此后,现代京剧《红灯记》剧本改了又改,编了又编。然而,沈默君“摘帽右派”身份,在京剧《红灯记》公演时,不仅没有他的名字,连“根据电影《自有后来人》改编”字样也彻底消失。
   不仅如此,在1966年“文革”前夕,沈默君被莫须有的罪名“两开”(开除党籍、开除军籍)、“一保留”(保留公职),连降了9级,同时被驱逐出长春电影厂,流放到安徽省贫困的枞阳县接受劳动改造。
   沈默君直到“文革”后才得以复出,继续创作,在《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红灯记》上又出现了他的名字。
   汪曾祺:文坛怪才的“御用时期”

1966年春末夏初,汪曾祺作为北京京剧院里的“黑鬼”、“小邓拓”、“黑爪牙”,连同马连良、赵燕侠、袁世海等大师级的“反动权威”、“戏霸”一起,被押上街头游街示众,并在单位天天遭受到残酷地批斗。不过,由于其言行一向是谨小慎微。因而在每次的批斗会上,他只是扮演一个陪斗的角色。
   1966年7月的一个中午,汪曾祺突然接到通知,让他在当天下午4时收拾干净后,到剧院军代表办公室里去。汪曾祺赶紧理发、洗澡、换衣服,谁曾想到,当他毕恭毕敬地走到军代表办公室,在首先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为人民服务,要斗私批修”之后,只听得军代表对他表情严肃地宣布:“现在党和人民给你一个戴罪立功、重新做人的机会。”随后,汪曾祺被一个年轻的军人带上,乘上了一辆黑色小轿车,直接驶向钓鱼台国宾馆,并在十七号楼受到江青的接见。
   江青此番破例召见,正是为了修改《沙家浜》。此后,在前门打磨厂胡同和“广和剧场”,汪曾祺等人随时听从江青的调遣,即席进行《沙家浜》的突击修改和排练。
   汪曾祺在江青的控制使用下创作长达10年。因为受到江青的重用,“文革”之后,他又被列为“说清楚”对象,还被立了专案。后来,他写道:我对于许多同志对江青的刻骨仇恨,看不到,感受不到。因为我一直感念她的好处。她一到节骨眼上,就想起我,我就得给她去卖命。有的同志说我是“御用文人”,这是个丑恶的称号,但是这是事实。
   应该说,在许多人跳出来欲证明江青是一个坏人的时候,汪曾祺仍然是一个朴素的文人。
   后来,汪曾祺在1980年发表小说《受戒》,受到普遍赞誉,随后一发不可收,出版多卷本《汪曾祺文集》,成为晚年大放异彩的作家。
   李承祥:把“娘子”变成“军”的设计师

1964年,时任中央芭蕾舞团艺术室编导、33岁的李承祥开始《红色娘子军》的创作时,他不会想到这部芭蕾舞剧将成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
   排练时,芭蕾舞演员们发现从原来的半踮脚尖地走路,转变为平脚走路,脚后跟都适应不了;编导们则苦恼于传统手法的失效:原本表现男女之间爱意的双人舞动作用来表现琼花和南霸天之间的冲突,结果自然啼笑皆非。最初这个舞蹈得到的评价是“太像娘子,不像军”。
   随后,李承样和另外两位编导蒋祖慧、王锡贤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创新。他们把西方的芭蕾舞和中国的民间舞、拳术、军事动作加以融会,于是有了后来看到的吴清华“倒踢紫金冠”、“乌龙绞柱”、“掀身探海”等经典舞蹈动作。李承样所编的第四场“斗笠舞”,也是运用中国民间舞素材与芭蕾技巧相结合,优美如画,颇有民族特色。其伴唱的歌曲:“万泉河水清又清,我编斗笠送红军……”几十年来已随着舞蹈广为传唱,脍炙人口。
   《红色娘子军》被封为“样板戏”之后,其地位堪称登峰造极;可江青一伙的介入也给中央芭蕾舞团带来了几乎致命的打击。李承祥后来也被作为“走资派”关进牛棚,一个月后因有人贴大字报替他平反才恢复了工作,但也仅限于演南霸天。1976年后,李承祥担任了中央芭蕾舞团长。



























浏览(6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华为最大软肋曝光 2019-05-19 02:23:35

华为及其下属公司被美国列为“实体名单”,所以昨天网上曝出,华为海思启动“备胎”计划,来应对这一事件。
    何为“备胎”计划?简单说,就是一旦华为得不到美国产品的元件器了,尤其是最重要的芯片时,那么华为海思的自研产品要能够跟上来,能够让华为的生产不出问题。
    去年华为大约有100多亿美元采购额是来自于美国高通、英特尔、镁光等企业的芯片产品,含CPU、手机Soc、内存、SSD等等。
    而这些产品一旦大部分需要华为海思来自研,那么对于华为海思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并且我觉得关键还要看台积电,毕竟华为海思的众多芯片都是台积电代工的。
    5月17日,台积电的一批已经封装完成的芯片,被美国海关拦截。目前还没有信息透露这批芯片的客户是谁,是否被放行也无从得知。
    虽然不能判断是不是华为的芯片,但是华为的软肋已经暴露出来了,那就是台积电。在这方面,华为确定没有备胎。
芯片的产业链太长了,主要分为这样几个步骤。芯片公司(比如海思)用EDA工具把设计做好之后,要交给芯片工厂进行生产,也就是通过工艺把电路图弄到晶圆片上。
    这个过程叫做晶圆代工,如果没有这个环节,芯片无论设计多先进,都只是空中楼阁。就好一栋大楼的设计图一样,只有通过建筑公司施工,才能变成实物。
    建筑公司多如牛毛,然而把芯片设计图变成芯片的代工厂,却只有寥寥几家,毕竟都是在纳米级别上操作,我们说的光刻机就是在这个环节使用。
   2018年上半年世界十大晶圆代工企业分别是:台积电(中国台湾)、格罗方德(美)、联电(中国台湾)、三星(韩)、中芯(中)、高塔半导体(以)、力晶(中国台湾)、世界先进(中国台湾)、华虹半导体(中)、X-Fab(德国)。
    这十大晶圆代工厂占据了所有市场的96%。但是台积电跟其他九大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可以说是一骑绝尘,市场占有率高达56.1%,中国中芯仅仅只有5.9%。
    台积电占优势的不仅仅是市场占有率,还有制程的先进程度。台积电2011年就开始使用28纳米工艺,而中芯国际2017年还在为28纳米全力冲刺,好歹冲刺冲下来了。
    虽然冲刺下来了,能做不代表能够做得好,其中一个关键指标叫做良品率。由于中芯国际在技术细节上不够硬,导致华为、小米、展讯等IC设计公司不得不把订单交给台积电。
    良品率为什么这么低?主要是技术积累不够,加上没有市场占有率,不能进行技术迭代。后来中芯国际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从台积电和三星挖人。
    2016年末,半导体业内极具声望的前台积电运营长蒋尚义加盟中芯国际,震动了业界,他可是台积电很重要的灵魂人物。他一度被认为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接班人之一。

2017年底,昔日台积电先进制程的头号研发战将、曾助三星赶超台积电制程进度的关键人物、持有500多家芯片专利的技术狂人——梁孟松,担任了中芯国际的联合CEO。
    梁孟松出生于中国台湾,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电机博士,是台积电研发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参与了台积电每一世代制程的最先进技术,为台积电成为世界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立下汗马功劳。
    如果不是一项人事变动,或许梁孟松会终老台积电。2006年台机电原副总裁退休,孟松认为自己升任副总是十拿九稳的事,结果却是他的一位同事和一个因特尔“空降”来的高管共任副总裁。最终梁孟松被三星挖走,帮助三星率先实现了14nm制程工艺,实现对台积电的弯道超车。
    2017年,梁孟松辞去在三星的一切职务,出人意料地加盟了中国大陆的中芯国际,担任CEO。而梁孟松加盟中芯国际仅一年不仅顺利搞定了28nm的量产还将14nm制程的研发提速了好几个季度!
    从此工艺水平就坐上了火箭,28纳米还没搞好,14纳米的良品率就一下子从3%提升到了95%,甚至超过了英特尔。这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中芯国际算是找对了方法;第二,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制程越先进,门槛就越高,玩家就越少。在20纳米以下制程,只剩下台积电、三星、英特尔、联电、格罗方德、中芯国际六个玩家了。
   而10纳米制程,目前只有台积电,英特尔、三星三个玩家。而7纳米实际上只有两个玩家,也就是台积电和三星,英特尔被卡在了10纳米,格罗方德直接放弃。
    中芯国际也在研究10纳米和7纳米制程,但是问题又卡在了荷兰的EUV光刻机上,虽然已经于2018年下单,但是没有现货,需要等21个月的交货周期。
    等光刻机买回来后,也不是马上能生产,还需要跟其他技术流程配合调试,最终量产最快最快也得到2021年。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台积电迫于美国的压力,停止给华为海思代工,华为应该怎么办?这是个突出的现实问题,而且很尖锐。
    对于28纳米和14纳米的工艺,中芯国际在今年就可以迎来“备胎转正”的高光时刻,就算是良品率差一点,起码可以顶一阵。此前备受嘲笑的中芯国际,其实也是国家的一个大备胎啊!
   但要命的是华为有很多7纳米的芯片,比如麒麟980、鲲鹏920等,而且还都是高端芯片,就不得不彻底歇火停产了,白白把最肥美的高端市场拱手让人。
    美国发出禁令以后,从台积电也传来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台积电会对华为按照原计划供货;坏消息是台积电将继续观察事态发展。虽然还在供货,但这表明台积电的态度并不坚定,根据中美之间的博弈,随时可能做一棵随风倒的墙头草。
    目前,台积电也处于两难境地,毕竟台积电在大陆还有不少厂,且比在美国的多;同时台积电虽然名义上是台企,却被外资持股八成,而且美国的客户更多,因此只要美国施压,台积电很可能挺不住。华为考虑过这种风险,曾要求台积电和日月光等厂商把生产线搬到大陆。
    所以说,“备胎”成功与否,与台积电的关系非常重要。如果台积电不为华为代工了,那么为的“备胎”计划是很难实施成功了。































浏览(481) (2) 评论(3)
发表评论
美国两次空袭即可打败伊朗 2019-05-18 05:44:21

美国官员预测,对于不断挑衅的伊朗,美军的“两次空袭”即可以将其摆平。

2.jpg

对于不断挑衅的伊朗,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认为,美军的“两次空袭”即可以将其摆平

据福克斯新闻报导,来自美国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美国和伊朗发生了战争,那就是“两次空袭”的事情。

科顿是伊朗政权和伊朗核协议的主要批评家。川普政府已于去年退出该核协议。伊朗随之不断挑衅。

日前,科顿被美国公共广播电台(PBS)Firing Line节目主持人玛格丽特·胡佛(Margaret Hoover)问到,美国是否能在与伊朗的战争中打赢时,科顿说,“是的,两次空袭。”

1.jpg



“第一次空袭和最后一次空袭。”科顿解释道。

这位参议员接着说,如果伊朗政权“在该地区对我们或对我们的盟友进行军事打击”,那么与伊朗全面开战就是合情合理的。

“那么我估计就会对伊朗作出压倒性的反应。”科顿说。

不过,参议员坚持认为,他并不主张对中东国家采取军事行动,并说,“我只是在传达这个信息:如果伊朗要攻打美国,那它就大错特错了,美国将会做出激烈的回应。”

在美国和伊朗之间紧张局势升级的时刻,美国国务院于周三(5月15日)下令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所有非紧急人员撤离该国。

5月12日(周日),有四艘油轮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沿海地区遭到“破坏性袭击”。美国军事专家披露,“伊朗或其代理人”破坏了商船。

川普总统于周一下午警告伊朗,如果该国以攻击的形式做“任何动作,将会遭受巨大的打击”。

上周,美国官员表示,在伊朗的美国人面临紧急“实在的威胁”。美国大使馆建议本国公民不要前往该地区旅行,理由是“紧张局势加剧”。

川普总统周二否认了有关如果发生战争,美国政府计划向伊朗派遣10万军队的报导。不过,他补充说,“我会这样做吗?绝对会的……如果需要这样做,我们会派遣比这多得多的军队。”

科顿还在PBS同一个节目中表示,美国实际上并不想“管理伊朗”,要推翻伊朗现政权是该国普通民众的事情。

“我们不想统治8,000万伊朗人,我们希望8,000万伊朗人能够自治。”他补充说,伊朗应该尝试“重新加入文明世界,停止支持恐怖主义及推翻众多邻邦政府的企图”。

“战争永远不可避免”,科顿说,“战争永远是人类选择的产物。”





浏览(307)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