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赛昆  
俺的第二家铺子  
我的网络日志
《环时》的谎言:“希特勒《我的奋斗》很辱华” 2018-02-17 18:07:18

首先介绍一条希特勒语录:“从种族观点来看,中国和日本绝不是低等民族,他们有着古老的文化传统。俺如实承认他们的传统比俺们优越”(In my opinion, the Chinese and the Japanese were never of lower value from a racial point of view. Both of them belong to old cultures and I frankly admit that their tradition is superior to ours.)。语录摘自《现代东亚的种族和种族主义》(Race and Racism in Modern East Asia)第240页,两位作者分别是:Walter Demel,慕尼黑联邦国防军大学现代历史教授,和Rotem Kowner,以色列海法大学日本史教授。以色列人不会为希特勒涂脂抹粉。
   
但《环球时报》刊载了李思达的文章却说:“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提到中国和中国人的不过寥寥几处,而且还是这么说的:‘(你能想象)一个黑鬼或者中国佬能变成一个德国人,就因为他学过德语;将来因为他能说德语,就可以对德国政党投票吗?’文中不仅将中国人和他最讨厌的黑人相提并论,还特地使用了侮辱性的名词(Nigger和Chinaman),由此可见希特勒对中国的真实态度,什么希特勒曾受过华人照顾所以一直对中国抱有好感之类的言论,只不过是‘黄脸干儿’们的自我意淫罢了!”


在这里贴的是“洁版”,不说谁是“黄脸干儿、自我意淫”的话题。
   
事实上,希特勒是这么说的:在奥地利有人希望政府强行在斯拉夫人居住区推行德语,使之德国化。这是很荒谬的。“例如一个黑人或中国人(einem Neger oder einem Chinesen)因为说德语就变成德国人,这是一个明显的谬误”。括号中为德语,英语的准确译法是“a Negro or a Chinese”。
   
《我的奋斗》有好几个英译本。詹姆斯·墨菲(James Murphy)的版本确实有“黑鬼或中国佬”,但BBC网上有译者孙子约翰·墨菲的文章,里面明确指出:虽然墨菲确实是在纳粹要求下翻译了此书,但“柏林否决了这个版本(An official letter from Germany, which turned out to be a diatribe against James Murphy, made clear Berlin disapproved of his translation)”,而他翻译的目的,是让欧洲人知道这个卓别林所说的大独裁者的面目(it was important for people to know what Europe's “Great Dictator” --apologies to Charlie Chaplin-- was about)。墨菲的英译本用了“a Nigger or a Chinaman”。
   
《我的奋斗》中这段话的准确英语翻译是:But it is a scarcely conceivable fallacy of thought to believe that a Negro or a Chinese, let us say, will turn into a German because he learns German and is willing to speak the German language.
   
俺用谷歌搜过“a Negro or a Chinese”,所有学术论文和大部分有国际书号的书籍引用的都是这几个词。而使用“a nigger or a Chinaman”基本上都是私人网站,只有两本书,俺浏览了其中一本,作者是德国逃出来的犹太人Schrag,大概这个译法适合批判。

翻译家福特先生的《“我的奋斗”英译版争议》指出:希特勒用的“Chinesen”是“perfectly acceptable description(完全令人接受的说法)”,而墨菲的翻译则是“way over the top(离原意差得太远)”。













浏览(36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防卫厅《益子战斗概要》揭示黄俄的战力与谎言 2018-02-11 06:22:17

几年前,网上流传一篇文章《左权被皇军击毙真相》,其中的资料源于《八路に扮した益子挺進隊》一文:124名挺进队员深入八路军总部击毙了两倍的黄俄,只有两人受轻伤。《八路に扮した益子挺進隊》的作者随后补充说:“在两个多月后的南部太行战役的则界村与中央军27军的战斗中,益子中队有85人参战,37人伤亡,其中包括两名军官战死”,并给出《則界村附近益子隊死傷表》的网页链接,可惜点击后的页面显示“The requested URL …… was not found on this server(在此网站找不到所求的网页)”。

   

   俺向日本冈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姜克实先生求助,他寄来了这套资料。下面把几页重要的展示一下。


1512091462-2119710191_l.jpg


该资料第一页编码是0101,标题为《一、晋冀豫边区作战》,说的就是击毙左权的战斗。第0105页标题是《二、南部太行作战》,主要说的是与“中央军第27军……敌人计约三千”在“则界村”的战斗,并注明“附图其三参照”。下面是附图三,里面有则界村和27军(27A)的活动示意(红箭头):


p2.jpg



 下面是则界村战斗死伤表,65人参战,17人战死(包括两名军官——中队下面的两名小队长),20人受伤,伤亡率高达57%:

 

p3.jpg


对比益子中队攻击八路军总部仅轻伤二人可见,所谓“中流砥柱”在抗日战场上根本不堪一击:“晋冀豫边区作战”只有战果表(击毙293人,俘虏165人),没有死伤表。而国军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将益子中队打残。

   

    下面戳戳中共俄杂割地党的谎言。自从2006年网上披露黄俄八路军总部被一百多日军攻击狼狈不堪的消息后,黄俄为了遮羞,编出了许多“令人发噱”的谎言(“令人发噱”语出黄俄郭沫若)。例如,金城出版社在2011年出版的《中共对日军反间谍大较量》(作者:沉石,《北京晨报》有转载)编道:“邱强的这次侦察,不仅打死了日军益子挺进队山野中队长,而且打乱了益子挺进队夜间刺杀彭德怀的计划。”其实,益子挺进队就是一个中队,队长是益子中尉,手下军衔最高者(没有之一)是佐佐木少尉小队长,被国军27军击毙,根本没有什么“山野中队长”。下面是《益子队编成表》:

p4.jpg









浏览(26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郭文贵是房峰辉的榜样。黄俄将军们,不跑待何时? 2017-12-13 19:52:14

看看农家出身的郭伯雄,唯一的儿子弄块地做生意要自己筹款三千万,在老郭仍任国家军委副主席之时就被投资人追债(此消息来源于黄俄官媒)。

黄俄官方说老郭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明白,再巨大也不到三千万,否则就不会有投资人在浙江省军区门口喊“郭正纲还钱”。所以,老郭的腐败只怕连王岐山内侄姚庆贪腐的零头都没有。这个姚庆是海航的姚庆,不是吉艾经理姚庆,虽然两个姚庆都肥头大耳,连郭文贵都搞不清。

所以,习衙内王软饭要搞你们,什么罪名都捏造得出来。没胆量造反,难道连奋勇逃命的本能都没有?那可真连兔子都不如了。

黄俄军队的优良传统是舔俄国人。社科院文章《黄克诚率部进军黑土地》已经告诉国人,苏军在东北强奸中国妇女,中国人民解放军就给苏俄强盗“喊乌拉,送烟酒”,由苏俄主子扶持,当上了中华大地的主人。在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导下,不仅把唐努近七十万平方华里国土送给俄国主子,还丢了几十万国土给印度,南沙岛屿让越南菲律宾随意占领,在朝鲜给主子当炮灰被联军痛打(按双方自报己方死亡:黄俄对美英等外国军队高于六比一),唯一的战功是屠杀中国人。

当然,黄俄军队也并非全是窝囊之辈。七十年代出了个林彪,虽然此公早年先在平型关以死伤一千五而换来日军伤亡两百五的战绩、后在东北以三十万大军被杜聿明20万人马横扫而闻名天下,但毕竟敢于逃命,倒在追求自由的路上。林彪比起张阳主任上吊,自是高出百倍。前几年,也是黄俄军队培养出来的王立军副市长,更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机智勇闯美国领事馆,闹出全国皆知的大动静,把赏他耳光的薄少爷送进大牢。所以,与其坐以待毙最后上吊,不如学习林彪王立军郭文贵,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浏览(401)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扒“七战七捷”:苏中战役的参战人数和伤亡数 2017-09-15 06:13:05

众所周知,在1946年,国军在对俄奴中共的战争中占尽上风。在东北战场上,“常胜将军”林彪统率的三十多万伪军被杜聿明二十万国军横扫,要美国佬马斜耳发停战令救命,凤凰网《历史频道》有文《1946年部下讽林彪:吃了几年洋面包仗都不会打了》;华北的傅作义在痛打聂荣臻之后给苏俄走狗毛泽东发公开信敦促其“放下武器,参加政府”;共军实力最强的陈毅被打得连手下都告状“陈对用兵开玩笑”(《同舟共进》2016年第十二期,《粟裕与陈毅的风云际会》);中原军区最惨,司令李先念等人要化妆逃命(见凤凰历史:《中原突围李先念如何仅带一名警卫穿越国统区回延安》)。从1946年8月起,获胜的老蒋走了多步臭棋反悔外蒙,这才导致斯大林从1947年起给了走狗9亿美元的战争物资(数字见《军事历史研究》2004年第4期第59页),肢解了中国。

   

   在1946年,中共吹得最响的是粟裕在苏中的“七战七捷”。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写的《1945-1949:国共政争与中国命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十四章是《国共内战初期的苏北战场》。里面说“国民政府方面,担任苏北作战的第一绥靖区在6月间由李默庵接任司令,下辖4个整编师、2个整编旅及2个交警总队,共12万余人;…中共方面,担任苏中作战的主要是华野一师、六师和七纵的3万余人。……中共在苏中以损失16000余人之代价,歼灭国方6个旅和2个交警总队共54000余人”,并给出国军方面的资料:“国方统计为,己方损失30725人,共方损失82950人。(《徐州绥靖概要》附表)但由战场实况判断,此统计恐不无夸大之处。”。

   

   很多捧粟的文章都采用这两个对比数据:“粟裕以三万打十二万,以伤亡一万六的代价消灭国军五万四”(如《党史博览》,2005年02期胡居成的文章)。这两个对比数都是不堪一戳的谎言,甚至拿《粟裕战争回忆录》就可以戳穿其一。

第一,国军伤亡数字。

   

   日本冈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姜克实先生在《刘老庄连殉难过程考证》一文中指出:“自己记载自己的伤亡这才是正确记录战史的方法”,俺非常赞同这一说法。

   

   所以,如果俄奴汪朝光所长没有撒谎的话,那么按双方自报的己方损失是“16000余”比30725,伤亡比约为一比二,中共黄俄占优。

   

   幸好网上有《徐州绥靖概要》。该书总共102页,根本没有什么“附表”。只是在各个计划后,列有“战果”小节。与“苏中七战七捷”有关的是第一、二期绥靖计划。其累计数是国军伤亡8731人(而且是整个徐州绥靖总署的数字),与汪朝光声称的“己方损失30725人”相距甚远。

   

   俺把《徐州绥靖概要》的数字加了一次。汪数“30725人”是徐州绥靖总署在1946年作战命令战果总结的累计数(剔除其中第六号命令的数字,该命令作战地区在微山湖地区,与粟裕无关),包括了1946年12月宿北战役的国军伤亡19324人。

   

   汪教授以中立口气行文,却处心积虑地为黄俄粉饰,明明知道“七战七捷”到8月底为止,却把12月宿北战役的国军伤亡也算在“七战七捷”头上。在现代社会,骗子总会穿帮,“汪朝光”将以“说谎者”载入史册。

   

   另外,按国军的统计,从七月中旬到9月1日,国军伤亡8731人,毙伤俘黄俄40910人(包括苏中、苏北和山东战场)。国军在十月全面收复苏中地区。

   

   顺便说说,在1946年10月的涟水战役中,粟裕手下的伪十纵司令谢祥军被中国军队击毙,是中国抗俄战争中毙命的最高级别的两名俄奴汉奸之一(另一名是林彪手下的朱瑞,被地雷炸死)。从这也可看出俄奴所谓的“军事家”粟裕林彪其实打得最烂。

   

   第二,中共的参战人数——仅《粟裕战争回忆录》透露的参战人数就远不止“三万多”。

   

   中共很多文章都吹牛:粟裕在1946年7月12日到8月底以“三万余”兵力抗击十二万国军,损失一万六而歼敌五万四,取得“七战七捷”的辉煌胜利(例如胡居成的《粟裕大将与苏中七战七捷》,载《党史博览》,2005年02期)。

   

   先按保守的方法计算平均每团人数。《粟裕战争回忆录》第十章《苏中战役》第131页写道:“当时我苏中有第一师(两个旅六个团)、第六师(两个旅六个团)和地方武装上升的第七纵队(四个团)、第十纵队(三个团),共十九个团,约三万余人,敌人兵力为十二万,敌我兵力对比悬殊。”这里“余”字可大可小,如果按30400算,平均一个团约一千六百人,这是很低的估算。众所周知的皮定均旅突围前的数字是三个团七千人,平均每团两千多(见“安徽在线”的《中原突围功垂史册》),《吴法宪回忆录》透露:1945年他所在的旅(辖三团)有一万多人,平均每团三千多,是1600这个估计数的一倍。

   

   《粟裕战争回忆录》第137页第10.7小节的标题是《奇袭李堡》。里面写道:“华中野战军机关及第一师、第六师三万人集结休整两星期之久,驻地距海安近者仅一二十华里,在那里出操上课,……。”李堡战斗是“七战”中的第四战,时间在八月十日。可见,通过补充兵源,在李堡开战前,仅第一师、第六师和野战军机关就达三万人,这两个师都参加了李堡战斗。

   

   除了第一、六师的三万人外,淮南第五旅(三个团)和华中军区特务团也“前来参战,我们将他们部署在贲家巷以北作为预备队”。

   

   《粟裕战争回忆录》提到过的部队还有,第135页“第一军分区部队扼守该城(如阜)”和第140页“第二军分区两个团在邵伯防御”。

   

   所以,除了第一、六师(在8月10日李堡战前达到三万)外,仅《粟裕战争回忆录》提到的就有淮南第五旅(三个团)、军区特务团、七纵(四个团)、十纵(三个团)、二军分区两个团和一军分区(团数不明,守如阜至少一个团,吴法宪在1945年攻占如阜时,守军有五千人)。总共至少14个团,保守估计也有22400人,即使每团一千人,也超过一万。

   

   除《粟裕战争回忆录》透露的消息以外,《中国青年报》的“中青在线”有文章披露:“向东突围的皮定均旅,……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及孟良崮战役”;官方淮安党史办公室参办的《淮安文史资料网》说得更具体:皮定均旅“担负起掩护华中野战军在苏中‘七战七捷’北翼的任务”。皮定均旅在中原突围后仍有“三团五千人的完整建制”,中共吹它是中原突围最成功的部队——其实皮旅的任务是掩护主力,结果国军刘峙没有上当,放走皮定均,咬住李先念,此处不赘。

   

   所以,仅《粟裕战争回忆录》就有52400人参战,加上奉命“掩护”的皮旅共有57400人。

   

   这里就不算“在苏中战役中,东台县组织纠察队7000人,民船4000只,担架1000副,牛车300辆,小车1000辆,民工37000人”(《盐城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79-180页,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国军的后勤全部由兵站承担,据军科院研究员刘统的文章,后勤兵算入国军编制,刘统指出:淮海战役其实并非中共说的“60万打败80万”,而是250万打败80万。

   

   事实上,国军第一绥靖区确有12万人,而其对手黄俄华中军区(包括各军分区地方部队)总兵力有18万人(维基数)。所谓“三万余打十二万”的谎言,拿《粟裕战争回忆录》就可以戳穿。华中军区所在地区比第一绥靖区稍大(例如张震部就没参加苏中战役),所以俺认为双方总兵力相差不大,如果加上共军的后勤人员,则共军兵员大大高于国军。



浏览(4824) (8) 评论(16)
发表评论
朝鲜战争时期美军的阵亡人数 2017-09-07 12:03:21

2010年10月《瞭望》有文章介绍:“‘志愿军烈士墙'的中间花环中标明了志愿军烈士人数:183108”,而美军在朝鲜死亡总数(阵亡、伤病亡、事故死亡与失踪之和)只有36516人。这两年,国内不少网站都有文章评论这个事实。

   

但《人民日报》网站却有篇文章,把美国韩战纪念碑上的从1950年6月25日至停战一年后1954年7月27日全球美军的死亡人数54246谎称为“朝鲜战争中阵亡的美军官兵数字”,说这种话的还有弱智教授孔庆东。这些阿Q们大概不知道,朝鲜战争期间驻欧美军比参战美军还多,四年多有一万多名美军死于朝鲜境外,平均每年四千多,比和平时期差不太远。与5万这个数字稍有可比性的,是“志愿军”和“解放军”的死亡数(包括1951年跟李弥在云南打仗的阵亡数)。此外,在中共参战前,美军还与北韩单打,共死亡8624人。所以中共参战后的美军在朝鲜死亡(包阵亡、伤病亡、事故、失踪)仅27892人。

   

有些洋奴总是贬低中国的抗日战争。其实,1946年中国政府向东京法庭提交的死亡军人人数是188.9万(此数用于对敌定罪,只会高不会低),而日本在中国战区军人死亡在40到48万之间(日本防卫厅编的《大本营陆军部》606页也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编《抗战简史》……大约增加两成,大体看来可能无误”,该书说的死亡军人40万)。粗略一比就知道,即使算40万:抗战188.9/40=4.7(即4.7名装备简陋的中国军人拼1名日军);朝鲜战争183108/27892=6.6(即6.6名苏式装备的中共军人拼1名美军)。这当然是粗略之比,抗战时中国战区(不包东北)也有苏联、美国飞行员和伪军;朝鲜战争还有其他国家军队。但中共的盟军北朝鲜军队远强于美国的主要盟军南韩,而且也强于中共军队。北朝鲜军队四个月毙美军8624人,并俘获美国师级将军一名。中共连一根美国将军毛都没碰着,自己却损失三名军/副军级军官(蔡正国代军长和两名副军级军官),另有正师级的180师师政委被俘。

 

即使把其他外国军队算上(美韩以外的联合国军死亡总数3730人,失踪379人,合计4109人),也假定他们全部死于毛军参战以后,而且不计入苏俄空军死亡的282人,那么联合国军外国军队与毛军死亡总数之比是183108/32001=5.7,也远高于抗日战争。

下面作个对比:美军在韩战期间外加一年(共49个月)的非战争死亡人数、和平时期的1980年财政年度(从1979年10月算起12个月):

 1950年6月25日-1954年7月27日:美军总数3,480,117 ,非敌对事件死亡 20,617(其中朝鲜境外17730),年死亡率1.25%0(千分比)。

1980:美军总数2,050,627,非敌对事件死亡:2,389,年死亡率1.17%0

其中韩战期间(49个月)的平均年死亡率=(死亡总数/军人总数)X(12/49)。可见,1953年的非战争死亡率并不算高,当年的飞机、舰艇容易出事。 


附:《人民日报》的文章:但人们对朝鲜战争中阵亡的美军官兵数字是刻骨铭心的。矗立在华盛顿的“朝鲜战争老兵纪念碑”上镶嵌的“54000 的醒目数字足以让每一个参观者都能牢记一生。 …

www.people.com.cn/GB/channel7/35/20000615/104509.html

注1:美军从1950年6月25日至10月24日死亡总数由下面这个网站的资料整理而成:http://www.koreanwar.org/chart/2014_kccf1_line_chart.html?ch_id=1http://www.aiipowmia.com/koreacw/kwkia_menu.html

注2:美国战争纪念碑委员会ABMC的报告:在朝鲜战争期间(外加一年)美军全球死亡人数为54246人。

The ABMC(American Battlefield Monuments Commission) reports US military deaths World Wide during the Korean War from the period June 27, 1950 to July 27, 1954 as 54,246 dead which includes 8,196 MIA.博主2010年7月31日修改。原来没看清,以为截止日期是1953年7月27日。

注3:1947年5月20日,行政院赔偿委员会在第四届国民参政会第三次大会上所作的报告指出:军人作战死亡1328501人,失踪130126人;军人因病死亡422479人。(孟国祥、孙庆军:《关于抗日战争中我国军民伤亡数字问题》)

注4:其他外国军人死亡失踪总数见韩国国防部网站http://www.imhc.mil.kr/imhcroot/data/korea_view.jsp?seq=4&page=1. (Retrieved 14 February 2007.)

注5:初稿根据VFW Magazine中的"Killed In Korea: The Untold Story" by Richard K. Kolb写成,该文说道:有17355人死于朝鲜境外。2014年12月根据美国政府网站资料作了改动(变化不大,仅2.1%)。

BATTLE DEAD*    33,742 (*Includes 4,735 findings of presumptive death under the Missing Persons Act)

Killed in Action23,615

Died of Wounds  2,459

Died While Missing (MIA)  4,821

Died While Captured (POW)  2,847

Total:    33,742

NON-BATTLE DEATHS    2,830

TOTAL DEATHS IN THEATER:    36,516

DIED ELSEWHERE (Worldwide during Korean War)   17,730

http://koreanwarmemorial.sd.gov/u.s.forces/mia_kia.htm

 -----




浏览(3971) (2) 评论(14)
发表评论
总共有3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