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赛昆  
俺的第二家铺子  
我的网络日志
1949年以后中共割让和丢失的国土。 2019-03-08 08:18:53

1,江东六十四屯。根据中俄北京条约:“上所言者(指黑龙江东北,乌苏里江东),乃空旷之地。遇有中国人住之处及中国人所占渔猎之地,俄国均不得占,仍准由中国人照常渔猎。”
该地1900年被俄国强占,但满清和民国政府一直没有承认。
1949年被伪“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名“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割让给亲爹苏俄。

JiangDong64.jpg

图一:1948年申报馆地图与1950年地图比较。


2,外蒙。根据1947年前中华民国最高法律《训政时期约法》第一条“中华民国固有领土包括各省和蒙古、西藏”,此地直到1947年一直属于中国;而1947年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又规定如果领土变更须经国民大会议决,所以,直到中华民国民进党执政宣布放弃,此地一直属于中国。
中共俄杂党的卖国衙内造谣“民国政府迁往台湾后,……,在地图上重新收复外蒙”,事实上,无论是1947年由教育部中教司司长曹刍题词的地图册还是1948年有内政部审核出版的申报馆地图册,都没有把外蒙划出中国境之外。只有在苏军刺刀下的大连“大众出版社”出版的地图才把外蒙划出中华民国境外。

1947_Offic.jpg

图二:1947年由中国教育部中教司长曹刍题词的《中华民国分省图》之总图。外蒙地区加注:“公民投票后许其自治”。


3,北部湾浮水洲岛。中共的海南省志等出版物都有文章表明,直到1955年,该岛一直由中华民国实际控制。根据内政部方域司制定的地图,该岛在“十一段线”中国一侧。现在中共的“南海九段线”,其实是放弃了民国政府在北部湾的两段线。

 


4,鸭绿江出海口的黄金坪岛和威化岛。1951年的《最新中国地理图》中的《辽西省、辽东省、热河省》图左上方有“安东市”图,里面明确标明威化岛属于中国。据沈志华、董洁的文章《中朝边界争议的解决》(载《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11年4月号),台湾外交部档案馆097.1-0004文件第182-190页指出:“黄草坪为我国领土,有各种文献可以证明。其他苇塘、岛屿,多由日人强占,将来决定韩国疆域时,我应要求重新划界,实地测量,依照国际惯例,公平处理”。这里“黄草坪”就是“黄金坪”。
此二岛现在由北韩“租借”给中共。

5,江心坡地区。首先南坎地区在1949年前是中国领土而由缅甸租借,后来被中共割让。其次可以比较一下1947年的《中华民国分省图》和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可以知道中共割让了大部分当时中国主张的领土。
需要指出的是:对比清末的《皇朝一统图》、1947年地图和现在的地图可知,中国实控面积增加不少,但这都是国民政府在1941年的功劳。


6,藏南。共9万平方公里,1949年前由西藏地方政府实际控制。


7,唐努乌梁海。中华民国驻苏大使傅秉常直到1948年5月仍照会苏联外交部,声明该地为中国领土。2018年,独立历史研究者殷敏鸿向伪外交部申请公开有关位于中俄边境的历史地区唐努乌梁海归属问题文件,但被伪外交部以“信息涉密”为由拒绝。















浏览(1056) (4) 评论(47)
发表评论
驳《郝柏村研究蒋公日记》 2019-02-16 16:27:35

Robert先生码了篇《郝柏村研究蒋公日记》,与BBC上面介绍的《郝柏村解读蒋介石日记》主要观点差不多,BBC的介绍没有具体细节,例如Robert文中说“蒋撕毁双十协定”。对郝柏村的文章,俺觉得比起几位大陆学者相差太远。

1,雅尔塔协议对中国没有约束力。美国不支持中国抗俄的原因也并非什么雅尔塔协议和“撕毁双十协议”。如果此话真是郝柏村说的,那么他相当无知。

美国在1947年拒绝援助中国的原因是:“中国太穷太弱,不值得美国花费资源,而且中国对美国利益不重要,重建日本才是控制亚洲的关键”(China was simply too weak and too poor to justify a major commitment of American resources…It also recognized that China’s fate was not central to American security。)——这是美国国务院政策局局长凯南的说法(凯南有“冷战策士”称号,政策局长相当于后来设立并延续至今的“总统国安顾问”,引号文引自亚利桑那大学Michael Schaller教授在2002年由牛津出版社的书《美中进入21世纪》)。

2,你说是“蒋撕毁双十协议”,俺估计这并非郝柏村说的,因为这是中共俄杂党的说法:国民党首先向“中原解放区进攻”,并以这天作为内战爆发之日。但刘峙说法是共军“分路向我军袭击四窜,并于柳林、李新店附近,大肆破坏铁路电线”,他才奉命围剿。另外,在6月中原战事之前,4月1日就有“河北共军进攻顺义”和3日“冀东共军攻唐山”(《民国史事日志》),这都是关内共军撕毁协定的战事(停战协定不包括东北)。

3,从你的博文和BBC的介绍,都没有提苏俄军援。虽然提到“苏联红军,随时可以直接出手”——事实上,俄国前几年已经出版了一本《苏联战争百科》,提到“在人民解放军队伍中的苏联官兵”,而且在所谓“中国内战”中死了近千人。

郝当时只是中级军官。当时战区司令一级的人物(如傅作义、熊式辉)都知道,中共的背后是俄国,如果没有美国全力援助,中国只有被肢解的命运。1949年9月,徐永昌在西北想策反已经投共的傅作义,傅只问他:“美援如何”,徐答“很有希望”,傅就知道没戏。便说道:“美国人帮我们一分,必宣扬成十分,苏联帮中共总在暗处努力。如现在中共好的炮射手,都是俄国人…”(《历史研究》2005年第5期,作者:邓野)。

这里说一下,从1945到1949年由中国人出版的中国地图(包括大同出版社1947年版、申报馆1948年版,不包括中共俄杂“大众出版社”),从来都没有把外蒙划出中国版图。这才是老蒋得罪斯大林从而让老毛拿到9亿美元军援,导致国军失败的主因。


附:Robert先生原文网址:

http://blog.creaders.net/u/8382/201902/341574.html




浏览(157) (2) 评论(11)
发表评论
1946年黄俄的“军事家、间谍”在睡觉? 2019-02-12 16:53:59

1946年国军完胜黄俄:(1)东北“常胜将军”林彪40万大军,被杜聿明20万人马横扫,要美国佬马斜耳发“停战令”救命,苏俄主子刺刀下建立的亚洲第二强国“东北民主政府”两个月内丢了2/3国土(老毛曾下令“拒敌于国门之外”);(2)中原军区十多万人马(中共自称六万多)基本被全歼,司令李先念化妆逃命(见中共凤凰网文章),副司令王震率两个强旅剩下几百人(自称千余)逃回延安;(3)山东战场,黄俄首领陈毅屡战屡败被手下告状“陈毅不会打仗”(人民出版社张雄文的书);(4)华北战场傅作义在大同等地痛打黄俄,得胜后给毛泽东发通电劝其“放下武器,参加政府”;(5)西北胡宗南通共(有人疑他是共谍,有人说他“养匪自重”,俺赞同后者),没有大打;(6)粟裕在苏中的“七战七捷”是瞎吹其实是丧师失地丢了苏中(粟裕对此有检讨),而按自报己方伤亡数是一万六比国军八千(粟裕吹歼敌5万),此外中共宣传部门吹粟裕以三万打12万,其实仅《粟裕战争回忆录》透露的兵力就不止4万。

林彪在1946年初的兵力数字见《解放战争时期过渡阶段军事斗争·回忆史料表册参考资料》,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上述其他的史实,上网搜索就能找到国内官方出处,苏中战役国军自报的伤亡数载《徐州绥靖概要》。

1946年,只有刘邓的晋冀鲁豫军区算是打了平手(或略占便宜),先赢了定陶战役,随后马上输了章逢集战役,使“晋冀鲁豫军区”被赶出“鲁”。


众所周知,中共在1947年开始了“解放战争大反攻”。据《军事历史研究》2004年第4期52页透露,从1947年起,斯大林给了他的黄皮走狗4.5亿卢布(合9亿美元)“战争物资”,用于肢解中国。而二战后,国军收到的“有效军援”仅2.35亿美元(见Utley的书《The China Story》)。这就是为何从1947年起,中共俄杂党得以翻身的唯一原因。沈志华教授有文披露:仅1947年,从北韩运给林彪的物资就达50万吨,林彪伪军平均每人一吨。

至于为何斯大林没有在1945年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给中共军火,反而命令走狗去重庆谈判,用毛的话是“不许革命”?原因自然是1945年签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1946年,老蒋获胜,通过新宪法恢复“蒙藏委员会”。斯大林也逐步看清美国会袖手坐视他肢解中国,这是中国惨遭肢解成六大块(按大小:大陆、外蒙、唐努、藏南、江心坡、台湾)的唯一原因,也就是俄国走狗进行“中国革命”成功的唯一原因。

那些所谓战争胜负靠军事才能和间谍情报的说法,根本无法解释为何中共俄杂在1946年惨败。不会是毛泽东林彪等“军事家”和刘斐、郭汝瑰等间谍全都睡觉吧?

用徐泽荣博士的话:俄国军火是唯一的因素,“决定性因素”语气太弱。




浏览(793) (3) 评论(10)
发表评论
白川粉与黄右的故事(图) 2018-11-04 04:22:59


绞索吊着的竞选牌子上写着“冯州长”——这是罗德岛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冯伟杰的竞选宣传牌。冯伟杰是货真价实的“黄右”,他得到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所谓“建制派”)罗姆尼的支持。

放置绞索的人名叫伊佐(Ray Izzo)。

别以为伊佐是白左。他立的竞选招牌里有共和党的国会参议员候选人弗兰德斯(Flanders),还支持竞选州长的“无党派候选人”特里罗(Trillo),而特里罗则是川普在罗德岛州竞选会主席。

参选的还有民主党的参院候选人和州长候选人,伊佐没有把这些白左们的标语吊在绞索上,却把右派的候选人的标语牌吊在绞索上,其原因显然不是政治理念,而是老冯那张黄皮。

所以,白川粉最恨的不是白左,而是非白人。用前阿拉斯加州长佩林的话,非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川粉特里罗独立参选事实上是为白左助选:宁要白左,不要黄右。












浏览(472) (18) 评论(6)
发表评论
评虎妈蔡美儿的《部落主义能够解释世界》 2018-08-29 16:57:22

著名的“虎妈”蔡美儿最近发表文章,指出美国白人工人阶级“认同特朗普鲁莽的行事方式,甚至是(特别是)当他被抓到犯错误、夸大其词或说谎”——这点俺非常赞同。


但作者以越南战争作为其“部落主义”另一个例子。美国陆军的“战略研究院”(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研究人员杰佛里曾说越共是“北京在东南亚用于掩护的假马(Stalking horse)”。杰弗里不过是隶属于美国陆军的“战略研究院”(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的一名研究人员而已。他认为北越是北京走狗,这点并不完全正确。蔡美儿虎妈对此大加鞭挞,认为是美国失败的主因,则是言过其实了,新大陆人前帖指其“大误”,俺深表赞同。


北越当然曾是北京的走狗,最明显的事实是,它的副外长在五十年代曾声明两国争议的西沙为中国领土:“根据越南方面的材料,从历史上看,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应当属于中国领土”——当时越共正在与南越开战,它为了一党私利,出卖越南民族的利益,这算什么“部落(民族)主义”??

类似地,中共俄杂党曾是苏俄的走狗,这不表明毛泽东等走狗所称的“我们中共服从联共”是心甘情愿舔俄国主子。在割让了中国万里河山唐努、江东六十四屯等地换取俄国9亿美元战争物资从而占据中国大陆以后,走狗便与主子翻脸(9亿美元数字见《军事历史研究》2004年第4期第52页,顺便说说,当年国民党在战后仅拿到2.35亿美元“有效军援”——9比2.35是如今双方承认的己方数字)。

在赫鲁晓夫当政时期,北越靠的主要是黄俄。连后来亲苏派头子黎笋在当时都说:“苏联拿我们作交易,这是很清楚的”。南北双方打仗,都不是为蔡所说的“民族独立”,而是为理念和党派利益。

美国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当时美国外交政策操盘手基辛格认为越南“不重要”。


在尼克松访问北京后,毛泽东停止了苏联援越物质通过铁路运往北越。尼克松在北越港口布雷便可成功迫使北越签署巴黎和平协议。当然,马列子孙签的协议就是用来撕毁的,中共亲爹苏俄如此(例如撕毁了《日苏条约》、《中苏条约》——后者规定苏俄在日本投降后“三个月内(从东北)撤完”),中共俄杂党如此,越共也是如此。


 

以下是原文摘抄

为什么部落主义能够解释世界

作者:蔡美儿(Amy Chua)
翻译:邵依琳

与其他灵长类动物一样,人类是部落动物。我们需要从属于群体,这也是我们总喜欢加入俱乐部和组队的原因。一旦人们与群体相联系,其身份会与该群体牢牢绑在一起。即便无法获得任何个人利益,他们也会寻求使群体成员受益。他们会无偿地惩罚外人,为群体牺牲,乃至杀戮和死亡。

这听上去像是常识,但部落主义的力量却鲜少影响政治和国际事务的高层讨论,特别是在美国。在解释全球政治时,美国的分析师和政策制定者通常关注意识形态和经济学的作用,倾向于把民族国家视为最重要的组织单位。这么做低估了群体认同在塑造人类行为中所起的作用。他们还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许多地方,最重要的身份 - 人们会为之牺牲的身份 - 不是国家的,而是民族的,地区的,宗教的,宗派的或宗族的。美国决策者常常未能把握这一事实,导致了过去50年来美国外交政策中最严重的几次失败:其中阿富汗和伊拉克最为突出,还包括越南。

对部落主义力量的忽视不仅影响了美国人对世界其他地方的看法,也影响了他们对自己社会的理解。发达国家的人们,特别是世界主义精英,常认为他们生活在后部落世界。“部落”这个词似乎代表着一种原始和落后的东西,远离西方的复杂性,在那里人们选择了资本主义个人主义和民主公民身份,而抛弃了原始冲动。但部落主义在各地仍然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事实上,近年来,它已经开始撕裂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甚至动摇战后的自由国际秩序。要真正了解今天的世界及其前进的方向,必须承认部落主义的力量,否则只会使它变得更强大。

……最近有两项关于在以色列的阿拉伯和犹太儿童的群体内外态度的研究。在第一项研究中,犹太儿童被要求画一个“典型的犹太人”和一个“典型的阿拉伯人”。研究人员发现,即使在犹太学龄前儿童中,阿拉伯人被画得比犹太人更负面,“更具侵略性”。在第二项研究中,以色列的阿拉伯高中学生被要求对涉及阿拉伯或犹太儿童的意外死亡(与战争或族群间暴力无关)的虚构事件作出反应 - 例如,触电造成的死亡或骑自行车事故。超过60%的受试者对阿拉伯儿童的死亡表示悲伤,而只有5%的受访者对犹太儿童的死亡表示悲伤。事实上,近70%的人表示他们对犹太儿童的死感到“高兴”或“非常高兴”。

意识形态之上的认同

对群体身份力量的洞察很少影响美国精英对国际事务的看法。美国政策制定者倾向于从地域性民族国家参与政治或意识形态斗争的角度看世界: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民主与专制主义,“自由世界”与“邪恶轴心”。该思维常常使他们忽视了更原始的群体身份,这种盲目多次导致华盛顿陷入海外失误。

越南战争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最令人羞耻的军事失败。对于当时的许多观察者来说,超级大国输给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所说的的“一个小小的,可怜的小国” - 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该国的一半,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现在众所周知的是,美国政策制定者通过严格的冷战视角来看越南,低估了南北越人民追求民族独立的积极性,而非出于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承诺。但即便在今天,大多数美国人也不了解越南民族主义的民族层面。

美国政策制定者将北越的共产主义政权视为中国的小卒 - 如军事专家杰弗里(Jeffrey Record)所说的“北京在东南亚用于掩护的假马(Stalking horse)”。这种看法大错特错。河内接受了北京的军事和经济支持,但主要是为了方便而结盟。毕竟一千多年来,大多数越南人都害怕和憎恨中国。中国在公元前111年征服了越南,然后殖民了一千年。每个越南儿童都知道他们的祖先为了使自己的国家从中国解放而战斗至死的英雄功绩。1997年,曾在越南战争期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Robert McNamara)会见了越南前外交部长Nguyen Co Thach。 “麦克纳马拉先生”,他后来回忆起Thach说,“你肯定从未读过史书,否则你就会知道越南不是中国的小卒。难道你不明白我们和中国人打了一千年了吗?我们为争取独立而奋斗。我们会战斗至最后一个人。任何轰炸和美国的压力都无法阻止我们。”

事实上,就在美军退出越南的几年后,越南与中国开战。

华盛顿还忽视了冲突的另一个民族层面。越南有“主导市场的少数”,这是我在2003年创造的一个术语,用来描述一个拥有巨大不可分割的国家财富的外来少数族群。在越南,一个深受憎恨的中国少数民族称为Hoa,占人口的百分之一,但在历史上曾最多控制着越南商业和工业的80%。换句话说,越南的大部分资本家都不是越南人。相反,他们是被鄙视的Hoa的成员 - 越南的共产党领导人故意夸大其词,声称“华人控制着南越国内100%的国内批发贸易”,并称Cholon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地区, “资本主义的心脏在社会主义越南的身体内跳动。”

由于美国政策制定者完全忽视了冲突的民族层面,他们没有看到他们在越南采取的几乎所有支持资本主义的措施都促使当地人对抗美国。华盛顿的战时政策扩大了少数民族的财富和权力,他们作为中间人,处理了美军大部分的供给和后勤(以及越南的妓院和黑市)。事实上,华盛顿在西贡安置的政权要求南越人为了保持华人富裕而战斗和死亡,并杀死他们的北方同胞。如果美国想要积极破坏自己的目标,恐怕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方案了。

特朗普部落

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看起来是远离美国的世界,但美国人不能免受那些蹂躏这些国家的部落政治力量的影响。美国人倾向于认为民主是一种统一的力量。但伊拉克表明,并且美国人现在正在直接学习,在某些条件下的民主实际上会催化群体冲突。近年来,美国已经开始展现出发展中国家和非西方国家中典型的破坏性政治动态:民族主义运动的兴起,对机构和选举结果的信任受到侵蚀,仇恨的煽动,对既有体制和外来少数族群的普遍对抗,最重要的是,从民主到零和的政治部落的转变。

这种变化部分是由于人口的大规模转变。白人在美国历史上首次即将失去其作为国家多数的地位。长期以来,美国的少数族群在不同程度上一直倍感脆弱和威胁;而今白人也体会到了这种感受。201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超过一半的美国白人认为“白人已经取代黑人成为歧视的主要受害者。”当群体感到受威胁时,他们就会退回部落主义。他们抱团取暖,变得更加孤立,更具防御性,更专注于自我和他者的区分。在白人多数萎缩的情况下,这些反应加剧了对抗,在已经两极分化的社会气氛中引发了紧张局势:白人,黑人,拉丁裔和亚裔;基督徒,犹太人和穆斯林;异性恋和同性恋者;自由主义者和保守派;男人和女人 - 每个群体都感到被攻击、欺凌、迫害和歧视。

但是,新的部落病症在今天出现还有另一个原因。从历史上看,美国从未产生一个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相反,在其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在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都受到相对统一的白人多数人的支配 - 一种稳定的,或许是不公平的状态。

但近年来,情况发生了变化。部分由于经济不平等达历史高点以及地域和社会流动性的严重下降,美国白人的阶级分化比几代前更为严重。因此,美国可能会看到其自身版本的主导性少数族群的出现:常被称为“沿海精英”(coastal elites)的群体。可以肯定的是,“沿海精英”是一个误导性的术语。该集团的成员既不都沿海也不都是精英,至少在财富的意义上。尽管如此,美国的沿海精英与发展中国家中主导的少数族群有很强的相似之处。美国的财富集中在相对少数人的手中,他们大多生活在沿海地区。这一少数民族主导着经济的关键部门,包括华尔街,媒体和硅谷。虽然沿海精英不属于任何一个族群,但它们在文化上与众不同,往往怀有世俗主义、多元文化主义的价值观,容忍性少数群体,支持移民和渐进政治。与其他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一样,美国沿海精英极其孤立,主要在内部相互交流和通婚,生活在同一社区,并在同一所学校就读。此外,他们被许多中产阶级认为对国家利益漠不关心甚至持敌视态度。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发生的事情,就像在一个被仇视的少数族群占主导的发展中国家举行选举时那样:民粹主义运动的崛起,蛊惑人心的声音呼唤“真实的”美国人,按照特朗普的话说,“把我们的国家带回来。”当然,与发展中国家占主导的少数族群面临的反对不同,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并不反富人。恰恰相反,特朗普本人就自称是亿万富翁,让人不禁好奇他究竟如何使他反建制的选民基础支持他这么一个政策会使超级富豪更加富裕的超级富豪。

答案在于部落主义。对于一些人来说,特朗普的吸引力是种族的:作为候选人和总统,特朗普明确或隐蔽地发表了许多和一些白人选民的种族偏见产生共鸣的言论。但这还不是全部。在品味、鉴赏力和价值观上,特朗普实际上与白人工人阶级的一些成员相似。部落的本能就是身份认同,特朗普的许多选民在直觉上与他认同。他们认同特朗普说话和穿衣的方式。他们认同特朗普鲁莽的行事方式,甚至是(特别是)当他被抓到犯错误、夸大其词或说谎时。他们认同特朗普因为政治不正确、不够女权、读书少、爱吃快餐等被自由派的评论家——主要是沿海精英攻击。

在美国,反建制与反富裕不同。这个国家的穷人不讨厌财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渴望财富,或者希望他们的孩子有机会致富,即使他们认为这个系统是针对他们的。所有种族的贫穷,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美国人都幻想着过去的美国梦。当美国梦远离他们时——即使它嘲笑他们——他们很快就会控诉建制,或法律,或移民和其他外来者,甚至理性,而不是控诉梦想本身。

……
文章来源:

Amy Chua, Tribal World, Foreign Affairs, July/August 2018 Issue.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8181




























































浏览(153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