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解滨  
此处省略1000字  
        http://blog.creaders.net/u/3027/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外滩踩踏惨剧是可以避免的吗? 2014-12-31 23:00:01




外滩踩踏惨剧是可以避免的吗?


解滨


真没有想到2014-2015的新年之夜在上海外滩会酿成这样的惨剧。35名遇难者中,男性10名、女性25名。 那些死难者中,有的还是青春焕发的MM。 惨不忍睹啊。


尽管事故调查还在进行,但这起惨剧的起因已经基本明确了。 至于是谁的错,很多人义愤填膺地怪罪那个撒钞票的女人,有人认定这起惨案是因为人群中有太多的“外地人”,素质不高,好奇心特强烈,一出事就只顾自己不顾别人。 还有的人干脆一股脑责怪“中国人就喜欢凑热闹!”


姑且不说撒钞票这一恶作剧究竟有没有发生,即使真的发生了,那也不应该造成任何惨剧。 不撒钞票,也有可能撒尿,撒污物。 甚至什么都不用撒,只要高呼一声:“前面有人撒钱”或者“前面有炸弹“,就足以引起人群的疯狂。这类恶作剧既无法避免也不可预测,怎么办?


人群的素质当然很重要,但那种踩踏事件一旦开始发生,谁能够阻拦住人群的疯狂? 就算你扯破了嗓门呼吁人群冷静,可是谁不想逃命?

至于国人喜欢看热闹,这恐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爱好。 纽约时报广场的新年夜据统计有上百万的老百姓去凑热闹,悉尼看焰火的据说也有几十万人,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踩踏惨剧?


在仔细阅读了有关这起惨剧的现场报道后,笔者发现这一起外滩踩踏惨剧是根本就不该发生的,完全可以避免的。 这起惨剧的主要责任不在老百姓,不在那些凑热闹的人群,而在组织方和警方。


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正在观看当红歌星Taylor Swift在时报广场的精彩表演。 不要说她的歌声是多么诱人,仅凭她上身只穿一件胸罩在台上表演,就足以使她的男女粉丝们疯狂了。 人群确实很疯狂,但却没有大批观众涌向舞台,这是为什么呢?


您也许会说这是因为纽约观众的素质高,或者大家都自觉地维护秩序。 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这些。 在晚会即将结束时,您若仔细观察一下,您会发现那上百万的观众被下面这些铁家伙给分隔开了:



这家伙,英文叫“crowd control barriers”,中文就是铁栅栏。 这是临时的、可移动的栅栏。 主办方事先就把这些个铁家伙放到各个街口和区域。


由于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铁栅栏把观众分成不同的区域,人群只可以在原地疯狂。 想往哪个方向流动都十分困难。 就是想出去大小便都不容易(据说许多观众是穿戴好了纸尿布然后去观看的)。 这就是为什么Taylor Swift胆敢只戴胸罩就上台演出而不用担心被疯狂的粉丝们踩死。


那么,假若纽约的观众们在原地看到了突发事件,例如有人高呼“有炸弹”,会不会出现踩踏惨剧呢? 可能性不大。 911那天出现了踩踏事件吗? 一旦出现突发事件,纽约的警察是绝对不会手挽手组成一道人墙,不准观众狂奔的,因为那是无用的。一旦出现任何危险,警方会用高音喇叭通知人群原地不动,等候警察疏导。 这是因为人流朝任何一个方向狂奔都是极其危险的。 而警察应该事先已经有所准备,按照既定的程序疏散人群。 911那天,消防员们就是这样疏导人们撤离那两栋高楼的。


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安全措施,就是控制所有街区的观众密度。 如果某个街区的人口密度太大,警察会阻止更多的人群涌向那个街区,指引新来的观众走到人少的街区。 谁要是不服从管理,那就等着挨警察的老拳或泰瑟枪吧(纽约的警察好惹吗?)。 至于每一个街区应该容纳多少个观众,这是事先估算好的。 这样做可以避免出现突发事件时出现踩踏。 只要观众密度得到有效的控制,就很难发生踩踏事件。 这叫防患于未然。


这一类的安全措施应该早在活动前就已经考虑好、安排好了,而不是等到事故发生后再临时想办法。 在这一类大型群体活动中,警察的作用,不是在事故发生后和疯狂的观众拼体力、拼老命,而是在观众疯狂之前就把所有可能面临的危险降低到最低程度。


如果上海外滩新年夜的活动也采取了类似上述的措施,踩踏惨剧会发生吗?

据报道,外滩惨剧发生前,人群密度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控制。
据报道,外滩惨剧发生时,交警手拉手筑人墙,还是被冲破好多次。
据报道,踩踏事件发生时,人群像无头的苍蝇,互相冲撞。


惨剧就这样发生了。

没有想到,2015年国内的第一个头条新闻,居然是这一场惨剧。

为那些没有机会看到2015年的殉难者们默哀。

浏览(12921) (7)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小思 留言时间:2015-01-06 21:42:58
解滨: 顶好文祝您们一家好运,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枫华客 留言时间:2015-01-05 19:21:36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用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结果跟文人“公知”鼓吹的“普世价值”种种美妙一对照,是非曲直立刻一目了然:

1.自由

——文人“公知”的天花乱坠:“自由就是基础价值或普世价值”、“自由先于法律,自由也先于制度”(南方周末:什么是普世价值?);“只有小河有水,大河才能满”——只有确保个人自由,集体才能有自由(陈有西)、“让祝福自由的歌声响彻云霄,让热爱自由的呐喊传遍大地,让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赐福于人世间的芸芸众生,让我们以自由的名义,将胜利交还给人民!”“我们终将拥抱自由”、“来吧!2015!!拥抱自由,2015!!!”(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5年元旦献词)、“我们要自由,需要更大的自由,越自由越带劲”……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证明:个人绝对自由,结果是整体瘫痪,所有的人都挤成一团谁也动弹不得,表面上人人自由,实际上人人失去自由——牺牲大河确保小河的实际结果是大河小河一齐完蛋,牺牲整体自由确保个体自由的实际结果是整体个体通通不自由。“人人绝对自由”的实际结果是“人人绝对不自由”。这就是辨证法。

2.民主

——文人“公知”的天花乱坠:“民主是个好东西“、”公民参与“、“公民社会”、“自由竞争”、“一人一票”、“选举解决问题”……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证明:危机面前,拯救生命需要的是权威,而广场上的绝对民主产生不了任何权威——“嘈杂的现场淹没了呼救声”、“非常拥挤,阶梯附近没有人维持秩序,有几个年轻人在阶梯上拥挤起哄”、”有人高声呼救但声音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人流演变为波浪。很多人一度被挤到窒息”、”个体的力量在死神降临的十几分钟里显得格外卑微。一位在场的年轻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想要打个电话,却连掏出手机这个简单动作都没有办法实现”、“警察挤不进人群”……只有亲身经历如此危机的人才能体会当时是多么需要一个权威,能洞察一切、超越个人眼前利益、真心为所有人谋生、得到在场绝大多数人一致服从的权威,才能理解恩格斯的论断:“能最清楚地说明需要权威,而且是需要最专断的权威的,要算是在汪洋大海上航行的船了。那里,在危险关头,要拯救大家的生命,所有的人就得立即绝对服从一个人的意志”,才可能认同:绝对民主,绝对危机。只有权威才能挽救危机。而绝对民主产生不了权威。不能产生权威的绝对民主只能是废物民主。

3.个人主义

——文人“公知”的天花乱坠:“先有家才有国,没有家哪有国”、“只有小河有水,大河才能满”、“没有千千万万条小河里的水,大河的水哪里来?”(陈有西)、“人都是自私的”、“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按自己的需要行事”……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证明:没有整体利益哪有个人利益。整体瘫痪了,个体的命都保不住——人人按照“个人利益最大化”想到哪儿到哪儿,上下观景台的人群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谁的话也不听,结果挤成一团。等出现踩踏,立刻按照“个人危险最小化”的原则四散奔逃,结果是加剧放大了危险。广场上的人,不管每个个体如何”优等”、“精英”、”高素质“、”有派“,但在“广场踩踏”这个整体狂暴力量面前无不显得无比渺小,微不足道,不堪一击。大厦将倾,孤木难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一旦广场人群这个整体发生混乱,人群中的某个个体岂能独善其身?同理,国崩溃,家岂能保全?大河完蛋,小河岂能侥幸?

4.市场经济:

——文人“公知”的天花乱坠:“市场制度最道德”、“如果没有自由竞争,靠政府垄断,只允许一部分人干,这就不是市场的逻辑,是强盗的逻辑”、“有些强盗行为的出发点可能非常善,当初搞计划经济就是这样”(张维迎)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证明:人人都完全根据自身眼前利益的需要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趋利避害“的结果是高度一致地涌向同一个地方,自相践踏,死伤累累。从每个人眼前利益角度看是最聪明的决定,造成的整体实际效果却是最愚蠢。”市场自我调整“意味着”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放到广场就是自相踩踏,弱者最先倒下——茫茫市场大海,每个孤立的人都不过是沧海一粟,井底之蛙,能看到的天只有一个井口大,再聪明的决策也是只能是井口范围内的最聪明,在大海这个整体范围内看却往往是最愚蠢。让在广场茫茫人海中一个个孤立的人仅仅根据直觉和周围人群的压力来判断哪里安全选择出路,可能吗?让一个个孤立无援的人仅仅根据自己眼前直接感受的利益需要、井底之蛙所见的井口之天的资料资源来判断茫茫市场大海的总体趋势,可能吗?人人盲目乱碰乱撞的结果就是疯狂踩踏,自相残杀。这既是个人盲目进广场的命运,也是个人盲目进市场的命运。要避免盲目踩踏,就需要根据广场最多容纳人数计算出合理的安全容纳人数,进而给出人群密度、流量控制指标,实行严格的交通管制、分区分段人流控制,确保广场人流时时刻刻都在掌控之中——而这一切恰恰是文人”公知“们最痛恨的”计划经济“的基本逻辑。既然把计划经济的一切视为强盗和洪水猛兽,坚决去之而后快,那又怎么可能谈得上防止踩踏?

5.政府管制

——文人“公知”的天花乱坠:“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南方周末:“索马里:民众生活不太坏”)、“一个社会发育完善的国家,即使没有政府,也能运转良好”、”有没有政府,其实没有太大关系。一个县有点警察维持一下社会治安就可以了。如果地方自治有规模,连警察都可以省了。2013.9.4.”(人大张鸣)“不要让政府承担太多的责任”、“要像戒毒一样戒除管制”(张维迎)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的实践证明:那些一贯鼓吹”市场万能“、“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一个社会发育完善的国家,即使没有政府,也能运转良好”、”有没有政府,其实没有太大关系”、“连警察都可以省了”、“要像戒毒一样戒除管制”的文人“公知”如今义愤填膺一边倒地指责上海政府管制监管不力导致大规模人群踩踏死亡事故,却没有一个站出来说,上海外滩的踩踏事故是政府管制过多造成的,更不用说义正词严宣布“不畏浮云遮望眼”、“宁要有踩踏的自由,不要无踩踏的专制”、“踩踏事故证明要像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管制戒得还不彻底”、“踩踏暴露出来的问题,要通过深化踩踏去解决”了……这些事实本身就说明了一切。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18:52:36
“作者:狮爷 留言时间:2015-01-01 19:21:49
我感到在外滩,那种铁栏干有屁用,年轻学生爬起来太容易。 “

这个话也不对。如果是游行示威,情绪高涨,学生爬铁栏肯定很多。但是外滩当时绝大多数群众是和平游玩的心情,有几个人会去爬这样的铁栏杆 ? 即使有,警察逮捕就是了,又不是反政府示威,别的人还敢打过年的冒死袭警不成 ?
回复 | 0
作者:枫华客 留言时间:2015-01-02 17:05:46
发信人: renzaimg (michael),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踩踏事件,说白一点,就是国人普遍藐视规则!
试试看,在美国,有几个人敢穿越警戒线?当然,也不能说这些人该死,生命无价,很遗憾的事却发生了。R.I.P.

=========================================

廖同学:部分年轻人翻过警戒线

一名在场者廖同学说,陈毅广场通往外滩观景平台斜坡禁止进入,但部分年轻人趁警察
不注意翻过警戒线,“我看到交警抓了不少人走”。廖同学称,当晚地铁2号线加运80分钟,出租车打车困难,“给100块小费司机都不走”。

警察:警察叔叔求求你们了,别再挤了

而此时,在海量的人群面前,警察的指挥显得苍白无力。一名警员用喇叭喊话,“警察叔叔求求你们了,别再挤了。”,这样的努力换来的只是人群一片哄笑,但是没有人离开。

小舒:警察维持秩序,但没人听

小舒说,现场穿着反光背心的警察被乌泱泱的人群挤散,“警察一直在维持秩序,让慢点走,看到站在高处的人就吹哨子警告下来,让他们注意安全。但没人听”。小舒说,一开始的拥堵情况,很大程度上是人流对冲造成的,“外滩上面的人想下去,下面的人想上来,所以路被堵住,不上不下,两队人就互相推挤”。

Peter:有人喊“你们快点挤,我们这里视野可好了!”

经历过事故核心现场的Peter称这次事故是人祸,“你们快点挤,我们这里视野可好了!一开始没事,上面(观景平台)有几个看客自以为地理位置好,就在那里喊。”Peter说,我头一次和死这么接近,又这么渴望生,以后我还是不要来跨年了。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12:50:58
“to those who barked downstairs, Shanghai had over 13 million man counts that night, far more than anywhere else. the method of isolation with metal bars maynot always work once people are too many. “
不对,据说当时外滩的人数远没有同一天纽约时代广场的多,而时代广场我常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中国人心目中的广场的味道,可以说比许多中国乡镇的中心广场都小,但那里每年年末都会挤上五十万到近一百万人。-------- 另外如果是往年,上海警方也能有办法控制,这次完全是估计不足,是责任事故。
回复 | 0
作者:老地雷 留言时间:2015-01-02 12:01:34
分析得很在理。这也是一门学问,伤心,悲痛,失望!一个赫赫有名的国际化大都市竟然发生了一起与其名不相符的惨痛事件。
回复 | 0
作者:onetime 留言时间:2015-01-02 11:43:21
to those who barked downstairs, Shanghai had over 13 million man counts that night, far more than anywhere else. the method of isolation with metal bars maynot always work once people are too many.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10:33:31
我很不同意指责中国人或者上海人。从现场录像看,绝大多数上海人的素质并不差,惨剧发生在一个很小的局部,是两大股人群相撞,再加上台阶(扶梯?)上下的特殊场地造成的。责任还是政府的预先措施不够。
回复 | 0
作者:catlovers 留言时间:2015-01-02 09:37:26
枫华客,你这无耻毛粉是当年“高素质”的红卫兵吧,“高素质”的你害死了多少人? 小心报应! 你颂扬的毛腊肉把数百万无辜的人逼去自杀,你很欢欣鼓舞吧,人挤人才死30多个,对你来说,不太小儿科了吗? 毛粉丧尽天良!不是人!!!!

香港占中数月没发生的事,在上海一夜间发生。这就是两制的差别----香港占中的英奴港渣以及被骗的人数和上海外滩庆跨年的人数有可比性吗? 香港总人口是700万,上海超过2000万! 你这洋奴在英殖民者统治下有P民主吗? 有点自知之明好吗? 正因为你这种英奴港渣自以为高大陆人一等,不仅见到白人腿就发软,恨不得立马就跪下来,还可笑的歧视大陆人,得到教训了吧,香港占中得到大陆人的支持了吗?
回复 | 0
作者:lancasor 留言时间:2015-01-02 06:39:31
有这个会导致更多的伤亡。
回复 | 0
作者:haochilao 留言时间:2015-01-02 06:15:07
请问上海那些人在那干啥?挤热闹?

除夕夜我们大都观看维也纳新年晚会的实时广播。

但也知道时代广场(既不广,也无场)等地的晚会,但他们是晚会!人们听歌,起舞。百万人挤在那狭长的街道,竟然有序,也算神。
我们本地也有,还放焰火。但都是欢乐晚会,歌舞晚会。

上海的人群干吗?江北驴子学马叫?猴子学样儿?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00:59:58
我上面写了太多,但忍不住补充一句,尤其重要的另一个方面:你们知道纽约年末庆祝的这种措施,只是为了防止踩踏死人吗?不是!!纽约还是恐怖袭击的主要目标,警方的安全措施包括了对付万一发生的炸弹一类事件。和恐怖袭击相比,外滩踩死几十人还算幸运的,如果这次上海发生的是爆炸等更加恶性情况,警方这样的无力造成的就不仅仅只是几十条人命的损失了。希望我的威言耸听引起足够重视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00:46:58
完全是政府的责任,纽约时代广场要比外滩狭小很多倍,每年年底都会拥上几十万人,群众情绪疯狂,素质不见得比上海人高,经常还有歌星到场掀高潮.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00:30:08
这次上海惨剧的主要问题是事先没有疏散措施的布置。上海警方往年都有能力控制外滩人群,今年满以为官方宣布的活动转移到陈毅广场,外滩就不会拥挤,这种形势预判的重大失误,导致了悲剧的产生。
回复 | 0
作者:ZZYY 留言时间:2015-01-02 00:22:13
完全同意!作者说的关键并不是栏杆的使用,而是警方用栏杆把人群分成可控方阵,以及有合理的疏导路线。我本人曾经站在纽约时代广场这种方阵里,全场有多于五十万人,方阵和方阵之间不仅是一层栏杆,而是警察的隔离带,里面是空的!警察骑着马在方阵之间可以自由移动。
回复 | 0
作者:eetm 留言时间:2015-01-01 23:40:11
上海滩古来打打杀杀,有许多孤魂野鬼,因此该地委实不祥和;如没有此次事件,也会发生其他事件,因此,当下之计,还是要请高僧超度一下。至于文题“外滩踩踏惨剧是可以避免的吗?”答案是当然可以避免!只要不去,在家里看直播就好。问题是,“魂乐生,魄乐死”,因强健的体魄,有人就是喜欢赴汤蹈火,试问有多少个病人当晚有去现场的?所以说惨剧的发生也不是只要防备就可以了。
回复 | 0
作者:马志杰 留言时间:2015-01-01 23:09:03
流亡泰国的反共人士马志杰,为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白天不得不到处流浪,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在难民署门外风餐露宿61天。要求只有一个:全身中毒检查。请关注宣传,采访报道。
回复 | 0
作者:三二一 留言时间:2015-01-01 20:13:29
就事论事,未夹私货。完全赞同。
回复 | 0
作者:狮爷 留言时间:2015-01-01 17:21:49
我感到在外滩,那种铁栏干有屁用,年轻学生爬起来太容易。警察疏导不力,警力不足,指挥员敏感处置失当,警察权威不够,预见性太差。
有消息说,近年灯光秀均有严格管理,,警力充份,一直安全。由于今年外滩灯光秀转在一个偏远地方,而且要买票进入,媒体报道被人们忽视,原来的灯光秀场地不作交通管制,涌入人太多酿成惨剧。
回复 | 0
作者: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15-01-01 16:42:45
费城每年国庆的烟火、thanksgiving的游行,人挤人,很多家庭席地而坐

从没踩死人。

即使如此,警察事先封锁很多街道、路面,天上直升机不断巡逻
消防员、救护车在附近备好。

看来事先准备很要紧。

对了,天朝城管干啥的?不能帮忙吗?
回复 | 0
作者:枫华客 留言时间:2015-01-01 14:54:47
老毛当年在天安门检阅百万红卫兵, 连续很多天都没事。 邓产党之后, 人的素质降低很多。
回复 | 0
作者:大厂 留言时间:2015-01-01 14:04:12
权利与义务是相互相承的。没有任何权利的P民对这社会也就没有任何承担义务的心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缺乏遵从社会公德社会次序的原因。
回复 | 0
作者:Sankeshu 留言时间:2015-01-01 13:46:27
再多的隔栏也架不住人多和慌乱。这种踩踏事件几乎年年发生,我自己在1975年左右就经历过一次,那次是市里五一游园会,由各厂抽调大量民兵维持秩序。我们厂的民兵,包括我自己,被分配到有铁栏杆的大门口维持秩序。上午九点开始之前,门口就已经有大批人群,门一开,人们陆续拥入,开始还好,可是人太多,后面的不耐烦了,就往前涌我们先试图用人墙反制人潮,但无效,差点被挤倒,就用试图将铁闸门关上,阻挡人潮,但是最后铁闸门被挤倒,前面一排人被人潮层层压在下面,后面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还在往前涌,我眼见一个女人被压在人堆底层,拉也拉不出来。还好有三个因素防止了更大悲剧的发生,一是当时是白天,发生了什么看的比较清楚。二是指挥迅速调来更多的民兵救助,三是当时人潮还是没有上海广场那么多。最后危机得到了控制,只是十来个人受伤送医,没有死亡,这是万幸。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去人多的地方了。
回复 | 0
作者:我请客 留言时间:2015-01-01 12:18:06
巴黎老高推荐的视频里,并没有惊慌奔跑的场景,人流基本是稳定的,几乎静态。有些人居高临下纵览全局,主动地一起高声呼吁人流从有人跌倒的台阶地段向后各自退却。根据这个情况,我的判断是人的公共安全意识不足是这个事件从个别人受伤升级到近百人伤亡的一个重要因素。试想,如果绝大多数人能够随时审时度势,不要一门心思“往前走”,哪怕能够主动停步不前,一个两个人跌倒并不至于造成后来的惨状。

不少人缺少common sense的情况,我想大家可能时有所感。(不要说普通百姓,就是那些从人群里打拼出来、被组织部门左挑右选的官员,行起事来不是也是不管不顾的、所谓“任性”?如果不是“任性”地为所欲为,徐才厚家里至于把受贿而来的现钞财宝字画古玩乱七八糟堆满地下室吗?)一事当前,有所节制,当退则退,当停就停,说起来很简单,但是“任性”的人就是做不到,或者没有想到应该做。

这不是否认公共秩序部门应当为这件事负起重大责任,不是否认从这个事件中公共秩序部门应当吸取严重教训改进防范措施。实际上,我相信如果外滩上有公共广播设施,当局通过扩音器警告群众就地停步不要移动,会起到化解作用。在充分肯定当局应当担当责任的前提下,我们必须承认人的素质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面临状况,每个参与其中的人有没有commen sense,能不能自觉自制,对事态如何发展起着很大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试想,即便有铁马拦路,后面的人就是不管不顾、我行我素、麻木不仁地往前挤,被铁马拦住去路的前排还不是要被挤扁了?

考虑问题也是这个道理。不要一门心思,按照一个既定目标去解释问题。否则,就走进死胡同。
回复 | 0
作者:AntiCCP 留言时间:2015-01-01 12:07:33
香港占中数月没发生的事,在上海一夜间发生。这就是两制的差别。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5-01-01 11:22:21
http://site.6park.com/military/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270028
实拍上海踩踏事件的整个真实过程!
回复 | 0
作者:Next 留言时间:2015-01-01 10:36:57
中共政权对人群只知道用坦克和机枪
回复 | 0
作者:安好中国癌症信息网 留言时间:2015-01-01 10:03:32
伦敦今年采取卖票凭票进入观赏区看伦敦眼(London eye)附近的新年焰火,严格控制人数以保障安全。这个措施应该被效仿。我曾经在一年的国庆节的晚上去过上海外滩,人闪人海,感觉很恐怖,以后就再也没有去凑过热闹。

上海外滩出现这种惨祸是必然的,只是不幸发生在今年。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5-01-01 05:50:02
简单讲就是人多的地方少去。
上海滩主要是耍沓沓,党国不重视。不过想在天安门去挤,准没门。

避免此类悲剧发生更主要责任在于政府。可预期的人流密集地点制定拥挤预案。比如新年夜的外滩,人流可能从哪里来,预计有多少人,如何评估现场人数,一旦现场评估人流超过容量,如何分流继续涌入的人群,如何疏散人群。
回复 | 0
作者:Marsfield 留言时间:2015-01-01 00:22:36
蟹大侠,悉尼观看焰火的人是一百五十万之众。

另,秋念11,大过年的,piss off!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