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小思的博客  
老百姓的茅舍.  
我的网络日志
史上最混乱的总统辩论,拜登不输就是赢 2020-09-29 21:49:34

史上最大混战辩论,拜登不输就是赢

疫情下总统竞选辩论,在低调小范围进行,辩论会现场观众仅80人左右,只要零星的候选人家人与竞选团队成员及媒体人员,人数比以往少了大约10倍,大打折扣。不过,不影响辩论的激烈程度。大家都想占对方的上风。

但寻求连任的总统川普与对手拜登似乎不受影响,准备充分互相展开猛烈攻势。辩论登场不到20分钟即烟硝味十足,针对总统川普猛插嘴抢话,对手拜登毫不客气斥责他:你闭嘴。对于这场辩论,头1小时只看到川普和拜登针锋相对,打断彼此的发言,主持人华勒斯无可奈何地吼道:别说了。

今晚老人们就自己的政治观点治国理念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辩论。我个人认为两人棋逢敌手,将遇良才。差不多达到了相持不下的局面。当然拜登确实年纪大些反应不及川普。但是对于平常就有瞌睡虫、痴呆症美名的副总统,其实已经不错,所以他至少没有输。如果你是一个传统而公正的观众,一定觉得川普横行霸道,蛮不讲理。几个关键问题,比如,疫情控制,环境绿化,法律程序,游行抗议,拜登由于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基本上是赢了,得到了公平者的支持。不过美国人现在两派,已经各持一端,没有商量的余地。这场辩论把对方的人拉到自己队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经济上的治理能力仍然是川普领先于拜登的关键。另外,川普把白等的儿子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勾当揭露无疑,但是正统媒体似乎不买账。白等的另一个儿子参军到伊拉克滴事应该扳回一局,把小儿子吸毒、赚共产主义国家的钱不光彩一面洗脱干净。

CNN杰克·塔珀将今晚的混乱的总统辩论描述为“装垃圾箱的火车乱七八糟”。塔珀说:“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糟糕的辩论。” “实际上,这甚至都不是辩论。这是一个耻辱,这主要是因为川普花了整整时间打扰不遵守他同意的规则。”他补充说:“我可以肯定地说一件事,美国人今晚输了,因为那太可怕了。”

CNN主持人沃尔夫·布利泽表示,这次辩论的气氛是他所见过的最混乱的时刻,可能危及晚些时候川普总统和乔·拜登之间计划的另外两次辩论。布利泽说:“显然,这是我见过的最混乱的总统辩论,我怀疑大多数人可能以前没有见过如此糟糕的唇枪舌剑。”如果这是美国总统和前副总统之间的最后一次总统辩论不要紧。但是,他们计划在大选前还有两次对抗,一次是在迈阿密,一次是在纳什维尔。”

发言的时间,川普总统毕竟利害,嘴巴不饶人,处处都寻找机会捷足先登,副总统本来就轻言细语,而且反应慢半拍。所以他比拜登多用了39分钟的时间。川普总统拒绝呼吁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全国范围内的反警察暴行示威中煽动暴力,他在周二的辩论中说,暴力不是权利的一个问题。

当华莱士问川普是否准备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并说他们需要在全国各地的示威活动中下台时,川普告诉一个团体“站起来并站着”。他还声称,抗议活动中的暴力都是来自左翼,而不是来自右翼。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我想看到和平。白人至上主义者在网上摆出Antifa呼吁暴力的舆论,总统儿子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关系密切,他的帐户有280万Instagram追随者,这些人攻击安提法的危害性。

川普总统此前曾为他的支持者的行动辩护,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里滕豪斯面临杀人罪指控和重罪未遂罪,如果他在反警察暴力抗议活动中没有担任武装警卫人员,则可能会被杀”,17岁的年轻人遭到了“非常暴力的袭击”。

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问道:“你会敦促支持者在这段漫长的竞选时间内保持镇定,不要引起任何内乱。今晚,你将保证在大选获得独立认证之前不会宣布胜利。”

川普基本上不想认账:“我敦促支持者参加投票并非常仔细地观察,”他开始以反对和攻击邮件方式投票。 “如果是公平的选举,我将100%承认结果。但是,如果我看到成千上万的选票遭到操纵,那我就不能接受。”所以他提前给自己找不下台的理由。

拜登同意在选举通过之前“不宣告胜利”。“总统竭尽全力劝阻人们投票,因为川普正试图吓唬人们以为这将不合法。所以我请大家出门踊跃投票,您的行动将决定这次选举的结果。”

新冠的辩论是另一个重要课题,是今年选举胜败的主战场。拜登批川普初期抗疫不力,导致20万人丧命,7百万人感染。川普回击说,他在一月底就禁止中国旅客入境,反批拜登起初并不支持这番举措(确实是这样地,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嘛)。拜登说,川普早就知道疫情爆发危险,仍没计划。川普:我的抗疫表现相当杰出,我们做到了。疫苗马上就出来,我们的表现棒极了。

  

报纸最近披露总统川普避税有术,尽管是老调重弹,但是民主党希望能够搞臭总统。他过去15年间有10年没缴税。川普诡称采用的避税计划,表明他聪明过人。主持人询问川普2016和2017年究竟缴了多少税,川普声称自己每年都缴纳"数百万美元",不过川普四年来守口如瓶,一直不公布税表。

 

拜登称自己担任前总统欧巴马副手期间,敢于和普金交锋,你不可能偷咱们的东西,还说川普“是普金的同伙”。今天没有扯到中国,下次肯定是重要的方面。也许那就是谁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试金石。



浏览(1089) (6) 评论(6)
发表评论
移民和大法官任命是本次大选决定因素 2020-09-27 17:15:09

移民和大法官任命是本次大选决定因素

今天是2020年9月27日,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不到四十天了。情况比以前任何一次大选更加复杂,人们越来越觉得美国正在达到一个沸点,熊熊大火比日常饭锅里面的火光更猛烈,一种天崩地裂即将来到的感觉,加上经济衰退、新冠的肆虐和不确定性,美国的政治气候让人窒息。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这周触发新的大火,最高法院为填补臭名昭著(反义-其实最伟大)的RBG(金斯伯格)空出的席位而战,两派遭遇肯定是你死我活,残忍而恶毒。而且,川普总统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布赖纳·泰勒死后警察被判无罪引起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掀起了西部龙卷风的旋流。

随着美国人民愤怒的升温,人们为美国民主的起源,问题的出现以及它可能推倒得以支撑美国两百年坚韧不拔的核心信念以及当今美国人如何努力扑灭这场硝烟烈火的能力忧心忡忡,我们必须面对现实,重新审视美国人的法律,道德和纠错能力。(部分观点摘自资深政治记者Nick Fouriezos)。尽管本人以为移民和大法官问题是本次大选决定因素,这里重要论述移民和白人在种族问题上解不开的结,法官提名和论证的变数另外讨论,结果实在是难以捉摸。

西方文明灭亡了吗?

超越简单意见分歧的政治道德化席卷了街头巷尾,无处不在。如果每个人都将竞争对手视为“纳粹”,“叛徒”或“人民仇敌”,那么社会如何才能达成共识?最高统帅,挑起斗争的高手川普反复无常,时不时加剧种族紧张局势,并大张旗鼓攻击他的敌人,包括普通公民和地方和政府机构。总统的举止激怒了一些人,从架设断头台到攻击参议员,再到捍卫暴力分子,......。同时,《美国边缘人》(American Fringes)不断劫持任何话语,把其转变成假新闻,将他们的想法塞进一些美国最受尊敬的机构,嫣然成为主流、洪流滚滚,让人目不暇接,只能混淆黑白。

在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活舞台文明丧失,并且产生了一系列极其不好地连锁反应,反映在全国范围内的人们内心那种肮脏情绪与日俱增。普通公民在商店因为口罩争吵,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撕扯,斗殴,并在别人的竞选标志面前骂不绝口,誓不两立,大打出手。在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和日趋碰撞的民主国家中,尊重共同性同时承认差异才是推进历史的最可靠方法,但少数民族和白人的矛盾已成为美国愤怒加剧的牺牲品。

这是公平竞争的死亡吗?

质疑基于事实的真相和媒体,别有用心的大放厥词,双方都先取有利于自己的叙事和大力鼓吹阴谋论已经成为现实生活的一部分,破坏了民主的基石。不相信戴口罩的意义和不认为大选投票是真实的,双方各持己见,各持一端,几乎不可能找到共同点。

在社交上,互联网用户变得不那么友好,都认为敌人在不停的进攻。为此,有人建议把脸书关闭,否则谣言太多,风起云涌。从政治上讲,共和党人已经放弃了公平性,共和党人赤裸裸夺取2016年以来的言论自由为自己服务,现在就要实现填补最高法院的席位。没有赢得全民投票的总统(多数票)提名了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两名参议员的投票决定胜负,他们是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和乔治亚州的凯利·洛夫勒。而且,由于川普不断攻击大选中数百万张邮寄选票,最大问题是他拒绝承诺和平地移交权力,不少美国人怀疑这场大选是否真的被人操纵。不仅国内问题多多,还不能排除外国机构的干扰。

资本主义完蛋没有?

在新冠疫情中,我们目睹了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累积近1万亿美元,失业率上升至15%的峰值,1200万美国人的雇主取消了健康保险。在1975年至2020年之间,收入最高的1%工人的工资水平与最低的90%的工资水平相差了50万亿美元。美国白人的财富是黑人家庭的中位数的13倍,皆因罗斯福的《新政》帮助滋长了战后美国白人的中产阶级,但它却排除了有色人种。因此,美国贫困社区正在苦苦挣扎:在看到生活和教育成本急剧增加的同时,他们工作时间更多,收入却更少。当社会感觉不到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时,民粹主义(从右到左)可能看起来很诱人。 《国家评论》的马蒂斯·比顿写道,除非进行具体的修复,否则“民众的愤怒就不会消失”。情况危机,形势堪忧,看来资本主义即使不完蛋,也有一阵垂死挣扎。

种族问题是不是要爆炸?

马丁·路德·金的梦想是:黑人孩子与白人孩子同工同酬,待遇平等,不是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他们的个人表现”来判断其价值。黑人生活问题运动突出了当今有色人种面临的许多种族不公正现象。维权人士和立法者都呼吁积极改变,但进展甚微。因此,积重难返,种族问题是美国人焦头烂额的事。

非裔美国人希望有更好的警务,而不是没有警察

尽管DefundThePolice倡导说他们为黑人说话,但在民意测验中根本不是如此。81%的人说,他们希望在邻里增加或增加同等数量的警察,而不是更少。这与对许多问题的民意测验一致,在这些问题中,白人民主党人比非裔美国人更趋向于此种观点。

黑人也有代沟

在病毒疫情前进行的民意测验中,年轻的黑人选民说,他们更可能关心经济,大约40%的黑人选民说这是他们的首要问题,比其年长的家庭成员以及白人和西班牙裔同龄人更多。与年长的黑人美国人相比,他们也更有可能支持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尽管这个数字仍然是少数,仅为33%。自从乔治·弗洛伊德抗议活动开始以来,美国黑人现在就将警务和种族作为首要任务,民意显示绝大多数人支持乔·拜登。

白人福音派怎么了?

尽管发生了一切,但与过去相比,白人基督徒实际上没有动力去面对种族问题,而采取回避的办法。根据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巴纳集团(Barna)进行的调查,有36%的白人基督徒无动力解决种族不平等问题,而在2019年这一比例只有23%。这很可能是因为种族不公正问题在2020年比以前更会带来政治上的“包袱” 。尽管一年前白人基督徒可能将种族不公正问题视为无党派人士,但今天,这个词更直接地与左倾的黑人生活问题运动和诸如“ Defund the Police”之类的自由主义口号联系在一起,白人基督徒不太可能支持。今年大选最大焦点还是怎么处理BLM运动,双方都如履薄冰,不敢轻举妄动。

白票尤其是女的事关重大

白人选民在宾夕法尼亚州(并列)和明尼苏达州(拜登+2)等主要州放弃特朗普,主要是白人妇女的驱动,在53%的人支持特朗普之后,她们变成了2016年的替罪羊。他们在某些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例如威斯康星州,在未经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中,特朗普的投票人数从正数(+16)变成目前的负数(-9)。尽管如此,如果白人妇女在选举日确实在拜登的竞选中支持拜登,这将是罕见的:自1957年以来的17届总统选举中,只有两次白人妇女选择了民主党候选人而不是共和党候选人。大多数白人仍支持特朗普,但比2016年少,这有助于解释拜登为何在大选民意调查中处于领先地位。

大家不知道移民是最大的爱国者

左派将移民视为努力改革(并在某些情况下彻底拆除)固有种族主义美国的盟友,但是有人将移民描绘为不愿意同化和威胁,其实两者都不对。移民是美国最爱国的群体,这是由于他们总体上对在新国家工作的生活感到乐观(而其他人则根本没有可行的退出途径)。但是,移民既没有最左派的悲观主义,也没有最右派的种族主义。所以传统的政治家把移民作为工具实际上他们并不了解他们的同志或者敌人。

新的政党可能引起地震

投票结果很明确:自2016年以来,特朗普在少数派选民中占有一席之地,尽管在黑人和亚裔美国人选民中不显著,但在西班牙裔美国人中占重要地位。当然,这还不足以抵消共和党的大量白人今年可能离开川普。不过,这些人政治分化,有可能创造一种新的政党结盟,其意义与四年前工人阶级离开民主党一样意义重大,影响巨大。因此美国的政治格局可能有相当大的重新洗牌。


确实本次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变数巨大,变幻莫测,影响深远。


材料取自网络各大新闻媒体,小思只有评论!




浏览(1293) (31) 评论(1)
发表评论
权力比川普大的人,影响美国几代人 2020-09-26 00:19:27

上周大法官金斯伯格过世,总统川普迫不急待表示提名填补空缺,不能让美国大选出现四四局面。换句话说,总统必须是参议院多数派共和党的人(自己人),或者下一届总统必须是川普,否则就是权力丢失。因此,共和党几乎达成了一致意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川普不能走,老九不能走。

川普上台,纵横捭阖,所向披靡,撒谎成性,任人为亲,下属换得像走马灯。最大的问题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忽悠民众,把美国的政治颠覆,把人民的团结撕裂,是自己的红色,死保,是对手蓝色那就是洪水猛兽,必须置之于死地而欢快。民主美国早已掉色不再,恐怕要几十年才能回到当初。

即使川普有通天本事,美国三权分立的结构,总统不可能有中国和俄罗斯那种独裁政府,那样胡作非为没有监督。问题是川普上台以来把联邦法庭的法官换了差不多两百人。大法官也补了两个,第三个好像马上水到渠成。所以这位极力支持川普的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才是美国最大的官员,他的政策和爱好趋向可以大大打影响美国格局,政局和将来的几十年发展走向。

因此,本文专门就美国共和党多数党领导人米奇.麦康奈尔(McConnell)其人其事进行一个解剖,分析。简言之,米奇.麦康奈尔是曾经的自由派(倾向于民主党)慢慢地变成了一个顽固的右派分子。在川普竞选时期,他还是一个不时对川普批评的人,不知咋的,现在几乎就是川普的应声虫,随要随到,一呼百诺的地步。

麦康奈尔与奥巴马政府的关系

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麦康奈尔曾阻碍民主党的政策。作为共和党首席参议员,麦康奈尔与其他愿意与民主党人和奥巴马政府进行谈判的共和党参议员施压。普渡大学政治学家伯特·A·罗克曼认为,“纯粹的党派投票历来显而易见……但很少像麦康奈尔那样露骨却是罕见的。”

2010年10月,麦康奈尔说:“我们要实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让奥巴马总统成为一个任期总统。”当被问到这是否意味着“与总统进行无休止或至少是频繁的对抗时,”麦康奈尔澄清说,“如果[奥巴马]愿意就某些重大问题中途与我们会面,那么与他做生意并不不合适。 “ 甚至拒绝了共和党对主要总统举措的最小支持。麦康奈尔努力推迟和阻碍医疗改革和银行改革,这是民主党人在奥巴马任职初期就通过国会审议的两项最著名的立法。拖延是麦康奈尔最常见的延迟或阻碍立法和司法任命的策略之一。

2012年,麦康奈尔提出了一项允许奥巴马总统提高债务上限的措施,希望一些民主党参议员反对该措施,从而证明民主党之间的不团结。2013年,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取消了除最高法院以外的所有总统提名中的障碍。到那时,参议院历史上几乎所有涉及参议院选举的选票都发生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在奥巴马任职期间,麦康奈尔率领参议院共和党人参加了一次所谓的“纪律严明,持续的,有时不为人所知的运动,以剥夺民主党总统任命联邦法官的机会。” 在奥巴马总统提名索尼亚·索托马约尔为大法官之后,2009年6月。麦康奈尔宣布,他将投票反对索托马约尔的确认。8月,麦康奈尔称索托马约尔为“一个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和杰出背景的好人”,但他补充说,他不认为索托马约尔在担任大法官期间会保留其个人或政治观点。

2010年5月,在奥巴马总统提名埃琳娜·卡根(Kagan)接替即将退休的约翰·史蒂文斯(Stevens)之后,麦康奈尔指出奥巴马将卡根称为他的一个朋友宣布提名。麦康奈尔宣布反对卡根的确认,称她对自己的“对美国宪法基本原则的看法还不够成熟”。

麦康奈尔支持布雷特·卡瓦诺(Kavanaugh)

2014年,共和党人控制了参议院,麦康奈尔成为多数党领袖。他利用新近提高的权力开始所谓的“对奥巴马的司法任命的几乎封锁”。据《纽约时报》报道,奥巴马担任总统的最后两年里,有18名地方法院法官和一名上诉法院法官得到确认,这是自哈里·杜鲁门总统以来最少的一次。相比之下,乔治·W·布什和比尔·克林顿和罗纳德·里根任期的最后两年,分别有55至70名地方法院法官得到确认,而10至15名上诉法院法官得到确认。据《洛杉矶时报》报道,麦康奈尔带来了“司法确认的两年显着放缓”,其中详细列出了22项奥巴马司法提名的确认,这是自1951–1952年杜鲁门总统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奥巴马任期结束时的数字与乔治·布什任期结束时的数字相比,联邦司法职位的空缺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在2019年的晚些时候,麦康奈尔将自己归功于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最后两年中出现的大量司法空缺。

2016年2月13日,最高法院大法官Antonin Scalia去世不久,麦康奈尔指出将不考虑奥巴马提出的任何最高法院候选人:“美国人民应该在新总统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时发出声音。因此,在我们任命新总统之前,这种空缺不应该得到填补。” 2016年3月16日,奥巴马总统任命最高法院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在麦康奈尔的指示下,参议院共和党人拒绝对加兰的提名采取任何行动。加兰提名于2017年1月3日失效。

麦康奈尔在2016年8月在肯塔基州的演讲中提到了加兰(Garland)提名,他说:“我最骄傲的时刻是当我看奥巴马时的眼神,我说:'总统先生,您不可能填补最高法院的空缺。 。” 在2018年4月,麦康奈尔表示,不对加兰提名采取行动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决定”。众所周知,他的非常行为这是“前所未有的”,“他的对抗风格的高潮” “公然滥用宪法规范” 和“宪法硬核的经典范例” 。

麦康奈尔对川普言听计从

2017年1月,川普提名尼尔·戈苏(Neil Gorsuch)填补斯卡利亚死后留下的最高法院空缺。麦康奈尔取消了对最高法院被提名人的反对后,戈索奇的提名于2017年4月7日得到确认。

2018年7月18日,在安迪·奥德汉姆(Oldham)的参议院确认成为老川任职期间确认的第23上诉法院法官,参议院共和党人打破了总统任职头两年中上诉法院司法部门确认人数最多的记录。麦康奈尔表示,他认为司法部门是老川任职的头两年,对美国影响最持久。

麦康奈尔2018年10月表示,如果老川在2020年连任之年出现最高法院空缺,他将不会遵循自己的2016年先例,让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的获胜者提名大法官。2020年9月,露丝·巴德·金斯堡去世后,他宣布参议院将对她的替代人进行投票。显而易见,美国政客的公开的表示虚伪和自私,把民主美国的面纱彻底撕破了。

到2020年3月,麦康奈尔已与共和党前任总统任命的法官取得联系,鼓励他们在2020年大选之前退休,以确保其接任人选由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领导。

冠状病毒的应对措施

为了应对COVID-19大流行,麦康奈尔最初反对《家庭首次冠状病毒应对法》,称其为民主的“意识形态愿望清单”。特朗普批准了拟议的一揽子计划后,他随后改变了立场,建议他不满意的同事们尽管提出反对,也要“高高兴兴地投票”该法案。当时,他表示参议院正在“研究政策工具,以将资金直接和迅速地投入美国家庭手中”,以期提供救济。该法案以90票对8票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麦康奈尔当然还有一定人性,指示参议院共和党人就另外两个冠状病毒应对方案进行谈判:《 2020年冠状病毒准备和响应补充拨款法案》和《 CARES法案》。 《 CARES法》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刺激方案,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它在两党的支持下通过了国会两院。

但是, 老川的得力助手非麦康奈尔莫属。归根到底,麦康奈尔是比老川权力更大的美国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实权派。如果老川提名的大法官确认,那么共和党的百年大计就不是纸上谈兵,一句空话,而是实实在在,千秋万代。共和党和老川的革命江山将来永不变色。


材料取自网络各大新闻媒体,小思只有评论。



浏览(1305) (7) 评论(0)
发表评论
微信翻盘,终于剁掉侵蚀华人百年的软骨头 2020-09-20 20:01:07


今天,一名美国华人滴新朋友--加利福尼亚联邦法官洛芮尔 · 比勒(Laurel Beeler)暂时中止了美国商务部要求苹果和谷歌将微信从应用商店下架的命令。原因是微信同乡会在提起诉讼中找到了要害, " 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价值提出了严重质疑,在两相权衡后,倾向于支持原告一方。"消息传来,华人大多数人群情沸腾,兴高采烈。祝贺咱们捍卫自身利益的初战告捷,开天辟地第一次。但愿有了第一次,就有将来的越战越勇,捷报频传。此次活动由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启动,负责人说:" 成功叫停总统令是咱们华人来之不易的历史性的胜利 "。

其实我要说的是:这个时刻来得太迟太迟了,要是咱们一百四十年前就觉醒起来咱们哪里会是目前这个模样?即使经济上排名第二,咱们的中国怎么会在美国帝国主义的眼皮下处处挨整,艰难度日,甚至四面楚歌?在美国有四分之一的华人受到美国人因为“中国病毒”的毒害,再次变成东亚病夫,不断受到骚扰和打击。

在美国一百多年历史里《排华法案》是华人耻辱的写照,还是美国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是咱们华人不努力自卫的恶果。美国人聪明至极,为咱们量体裁衣,如此不受待见,也是咎由自取。1882年签署《排华法案》之后,直到二战时1943年,中美成为了抗击法西斯的同盟国,在罗斯福总统的敦促下,美国国会才撤销了该法案。又等待了七十年,201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政府正式以立法形式就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道歉。我们美国华人把奥八说得一无是处,不知道他为了咱们华人做了多少贡献。但是那些个川粉打了鸡血似的,喜欢川普脸色青了。

百年前《排华法案》出台根本原因就是自作自受,美国华人就是典型的“瓜娃子”,那时候他们把自己贱卖成奴隶,用奴隶的成本与生活姿态,去与觉醒了的,维护自身权利且争取更多权利的美国工人,进行恶性竞争。当然是死路一条,不得好死。

在咱们华裔辛辛苦苦帮助美国和加拿大修铁路之时,无论工作多么艰苦,工资如何菲薄,咱们都安安份份,任劳任怨,从来不争取一些增加工资和福利。美国其他族裔的铁路工人要求资本家给10块一天的工资,工作8小时,有喝下午茶时间,还要工伤补贴。中国奴工只要求5美元一天,工作到半夜,中间除了吃饭不休息,不要工伤补贴,死了自认倒霉。中国奴工除了吃饭,没有任何消费,全部寄回中国,对当地经济没有贡献。

如此奴才品行,怎么不让白人工人怒火满腔,嫉妒不已?当然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讨厌中国人,事实上美国的资本家很喜欢中国人,以中国人做榜样骂其他的族裔,“看看人家中国人,几乎什么要求都不提,活干的又快又好,有这么好的工人我不用,用你们?我傻啊”,有中国人的地方,其他的族裔就别想有工作。中国奴工把自己当作奴隶,这种“我不想过好日子,而且只要有我在,你们也别想过好日子”的姿态,深深激怒了美国人,一位美国作家在报纸上骂道“中国人这种不把自己当人的动物式的生存方式与我们美国的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他们精神上是奴隶,他们具备我们基督徒开拓美洲的勇气吗?”

在一个铁路工地上,西班牙裔的工会找到中国奴工希望能一起罢工联合抗议资本家的低薪,提高工人待遇,中国奴工的头子表面答应,暗地里却把计划偷偷告知资本家。这种出卖工友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白人,第二天西班牙裔与爱尔兰裔工人找中国奴工讨个说法,期间爆发冲突,酿成一场流血冲突,死了3个中国奴工,当晚中国奴工组织报复干掉3个西班牙人,其中还杀了一个11岁的孩子来凑数(因为只找到2个西班牙男人,所以把孩子也算上了)。美国举国哗然,代表工人利益的议员在国会上提出排华议案,要求驱逐华工,一周后全票表决通过。

后来排华风潮传播到加拿大,加拿大人有鉴于中国奴工在美国的恶劣竞争行为,也通过了排华法案。回国的奴工哭天抹泪说美国鬼子如何如何欺负中国人,如何如何歧视中国人,直到今天依然是很好的历史教材。中国劳工还振振有辞滴辩护:“你们美国人不是最讲究自由吗?难道老子没有做奴隶的自由吗?”

所以,贫僧希望中国崛起的同时,在美国华人也不时出头露面。我们不缺胳膊少腿,为什么不参加政治活动,争取自己的权益?为什么不争取议会成员,当地方政府主管?文化上我们解开节,利益上我们寸土必争。如此以往,美国白人和其他族裔就不敢轻易欺负咱们了。


材料取自网络各大新闻媒体,小思只有评论。





浏览(1323) (11) 评论(13)
发表评论
为什么西方科学家群起打脸阎丽梦新冠论文? 2020-09-15 23:03:12

西方科学家打阎丽梦耳光,新冠只能来源自然

阎丽梦14日通过推特发布26页论文,指新型冠状病毒与自然人畜共通传染病的病毒不同,换句话说,那就是人造病毒。要追查武汉P4实验室及美国卫生研究院的关系。她这样一来立刻掀起滔天巨浪,因为不良信息总是有人扩散,迅速转发。

阎丽梦论文中讨论了新冠基因组、结构以及医学和文献证据,她的“研究”不支持源于自然的论点。因此阎丽梦提出假说:“SARS-CoV-2"病毒是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杂交出的"实验室产物"。新冠病毒的S蛋白含有一个独特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可以通过人工方式插入到基因组。新冠病毒和ZC45和ZXC21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相似性高达95%。

阎丽梦是烟雾迷漫制造者,她被咱们中外大多数病毒学家视为精神病患者,此人不学无术,资历浅薄,仅仅为了投靠主子,不惜谎话连篇,说话时生怕人家不理她,她在推特发表没有任何科学家审核的论文后(注意科学问题必须经过同行审阅在正规科学杂志上发表,否则视为无根基,不能相信),还喋喋不休地说更多证据将来发表。可惜她话没说完,就遭到西方科学家警惕进攻。因为阎丽梦的东西没有试验证据,完全是自己闭门造车,仅仅凭推测写出来的东西,站不住脚。

本文以下摘录一些国际大卡的评论(资料载于BLOTNEWS)。

国际卫生专家南安普敦大学迈克尔·黑德博士说,阴谋论者一直要求“或早或晚对此流行病进行彻底调查”。他说:“如果未对更广泛的证据有所了解可能对公共卫生造成破坏。如果人们在此之后同意阴谋论,这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 “ SARS-CoV-2并非实验室构建或故意操纵的病毒”。“各种证据还表明,这种冠状病毒此前已在蝙蝠中存在了很长的时间。”

阎丽梦的指控没有得到任何科学论文或科学家的支持,并且经验表明该病毒阴谋论不可信。爱丁堡大学斯克里普斯分校研究所和其他大学的科学家在三月份发表在知名《自然疗法》(Nature Remedy)杂志上说,SARS-CoV-2是已知污染人类冠状病毒的第七种,与之前的SARS-CoV冠状病毒相似。遗传文件无可辩驳地表明SARS-CoV-2并非源自任何以前的病毒主链,与武汉病毒实验室缺乏必然联系。

周鹏研究员宣称:“我们在研究蝙蝠的免疫机制领域处于国际最前沿,而蝙蝠的免疫机制将在很长的时间内让病毒进化。病毒不引起疾病,但是在人身上故事完全不一样。”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贝斯教育学院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博士说,基因序列、遗传学研究清楚地指出了该病毒的纯粹初始结构。很多研究提供了相当严明的证据,可以证明这是自然界的产物。 “目前零证据证明它与实验室有任何关系。”新冠病毒与阎丽梦提到的两种病毒差异达到3500核苷酸,分布在不同部位,人为制造难。

纽约约克哥伦比亚大学的感染和免疫专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说,这种病毒与人细胞结合的特征具有一个“亚基”, “最佳”匹配,表明它不是设计好的,如果人为不知道需要多少次试验。“此外,与任何已知的(病毒工程程序)的其他病毒主链没有遗传相似性”。弗雷德·哈钦森(Fred Hutchinson)的特雷弗·贝德福德(Trevor Bedford)是西雅图癌症教育中心教授,他在2月美国建筑科学协会上讲道: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病毒来自于基因工程。”我们认同的证据是(病毒内部)突变完全是纯进化形成的。”该病毒的基因序列超过100个位点突变了,人们望洋兴叹,无能为力。更为广泛接受的意见认为,这种病毒是从蝙蝠那里变迁到如今这个模样,而不是通过人为作坊传播到人们身上。

阎丽梦曾指责北京在发现病毒严重时有撒谎现象,声称她逃到美国是为了增加人们对大流行病的意识,指责中国政府删除数据库中关于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证据。不过,中国批评阎丽梦的说辞“没有科学依据”。论文里她倒是画了一个图试图证明武汉实验室研发冠状病毒的基础上构建了新冠。可惜那个图专家们一看漏洞百出,是想当然的作图“证明”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她自己论文的口气也是虚拟语气,而不是斩钉截铁,天衣无缝。

作为一个传染病专家我想说,阎丽梦迄今好像只有一至两篇第一作者低水平的论文,不能称为病毒学家。另外,说一千,道一万,历史上至今还没有任何人证明人造病毒这一学说。4月,总统特朗普声称他已经考虑过证明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证据,可惜每次记者问他,总统都拒绝回答问题,否认提供任何证据(至今没有人能够提供)。



浏览(3286) (39) 评论(2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6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5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