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文集  
我的网络日志
独裁者都喜欢阅兵 2019-09-17 11:26:54

独裁者都喜欢阅兵

不到两周后,北京将举行盛大的70周年国庆阅兵式。官方表示,此次的规模将大于以往的阅兵式。中国领导人希望以此展示“强国威武”和“大国风范”,但再盛大的阅兵式都无法掩饰北京面临的种种问题。

尽管"劳民伤财",安保及维稳开销巨大,但盛大的阅兵式俨然成为中国政府向世界、向自己的老百姓展现军事实力,同时对台北形成威慑的手段。而这一次的阅兵式气氛更有所不同--中国经济处于滑坡困境,与美贸易战何时休兵望不到尽头,香港民众示威未有平息之势,西方对北京影响力的扩张也全方位提高警戒。在这样紧绷的氛围下,大阅兵被作为"国防工业成就的集中展示 "彰显国威。比如一直未以真面目示人的洲际弹道导弹东风31A改进型、航母飞鲨中队的歼15舰载机预计此次都将亮相。东风-41导弹、新型隐形战机歼20或将展示。解放军战略导弹方队将首次以火箭军的身份参加检阅。2015年12月31日正式成立的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也不会缺席。北京方面表示,此次阅兵规模将超过建国50周年、60周年阅兵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阅兵式后的群众游行将有10万多人参加。

纵观历史,大凡独裁者,都喜欢阅兵。独裁者喜欢“全国一盘棋”,喜欢统一思想,喜欢与中央保持一致,喜欢决不允许与中央唱反调,阅兵从外观上给予了独裁者最大的心理满足。然而,众所周知,世界阅兵第一的德军,却被从不阅兵的美军完败。

墨索里尼的女婿齐亚诺,在他的日记中记下,有一年希特勒访问意大利,墨索里尼特地安排希特勒检阅意大利的海、陆、空三军。第一天检阅海军,面对意大利最新式 战舰,陆军出身的希特勒索然无味。第二天检阅空军,希特勒也没有兴趣。第三天检阅陆军,希特勒来了兴致,对意大利陆军赞叹不已,还不断地对随行的戈培尔进 行“耳语”。

回到德国后,戈培尔立即着手落实元首的指示,召集德军进行阅兵训练。希特勒还别出心裁地将陆军与空军同时编队进行检阅。万事俱 备后,希特勒邀请墨索里尼对德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访问期间,安排墨索里尼检阅德国军队。齐亚诺说,此前首相对元首还有免疫力,当纳粹空军在纳粹陆军头上 轰鸣而过时,墨索里尼成了希特勒的俘虏。

不管怀着何种心情观看纳粹德国阅兵,都不得不承认:纳粹阅兵,完全是日耳曼人守纪、团队、精确等民族精神的体现,无法超越。这一切,当然是希特勒的杰作之一。


成功促人奋进,从此之后,元首希特勒爱上了阅兵。大凡有其它国家重要人物来访,希特勒都会陪同阅兵。德国阅兵也一路高歌猛进,成了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纵观历史,大凡独裁者,都喜欢阅兵。独裁者喜欢“全国一盘棋”,喜欢统一思想,喜欢与中央保持一致,喜欢决不允许与中央唱反调,阅兵从外观上给予了独裁者最大的心理满足。然而,众所周知,世界阅兵第一的德军,却被从不阅兵的美军完败。


阿道夫·希特勒再次飞临纽伦堡检阅他忠诚追随者的队伍。伴随着管弦乐演奏的《霍斯特·威塞尔之歌》旋律,希特勒飞机的阴影在地面上投下十字形,阴影掠过其下行进中的渺小人群。抵达纽伦堡机场后,希特勒和其他纳粹领导人走下飞机,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集 会开始,希特勒对青年发表讲话,他使用了许多军国主义的词汇,提到他们必须锻炼自己并准备牺牲。随后一行人与维尔纳·冯·勃洛姆堡将军一起检阅了德意志国 防军骑兵和装甲部队。当晚希特勒对纳粹党低级别官员发表了另一个演说,纪念纳粹党上台的第一年并宣称党和国家是一体的。
希特勒、海因里希·希姆莱、维克多·鲁茨三人穿过超过15万冲锋队和党卫队队员的队伍,走向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碑敬献花圈。随后,希特勒检阅了冲锋队和党卫队的游行,希特勒和维克多·鲁茨针对冲锋队员的长刀之夜清洗发表了演说。


希特勒:  “凭着我们的意志,我们的国家和帝国将在接下来的千年中永存。  一旦我们的宣传承认了对方哪怕一丝的正确性,我们自己的正确性的根基就会因怀疑而被动摇。    ”
希特勒对工人的演说也提到了统一的内容:“劳动的理念不再是区分而是统一,在德国再也不会有将体力劳动视作低于其他劳动形式的人了。”

儿童也被希特勒用来传达统一的理念:“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团结的国家。你们,我的青年们,将建成这个国家。未来,我们不愿看到阶级差异和结党营私,你们也决不能允许它们在你们中间形成。将来的一天,我们要看到一个统一的国家。”

鲁道夫·赫斯:“党就是希特勒 — 希特勒就是德国,德国也就是希特勒!”

    
希特勒呼吁德国人民不要满足于现状及德国因战败而失去权利的现实。德国人民应当充满自信,寄信于德国境内的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希特勒通过统一德国而增强民族荣誉感,这一过程中也消灭了不符合纳粹政权要求的事物。
希 特勒对人群的演说中强调他们应当对自己和国家充满自信,德国人民因社会的净化取得了进步。希特勒希望人们认为这一运动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希特勒更强 调纳粹德国将持续千年,青年人将接过前人的责任。众人行纳粹礼,呼喊“胜利万岁”的口号则体现了与会纳粹党员的忠诚。于“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万岁!德国万 岁!”口号的气氛中达到了高潮。

 










浏览(366) (9) 评论(8)
发表评论
信仰的胜利 2019-07-25 11:48:51

信仰的胜利

“信仰的胜利”是费迪南德·里斯创作的一首关于信仰和无神论交锋的作品。

https://itunes.apple.com/us/podcast/id1347146553?l=de

费迪南德·里斯(Ferdinand Ries,1784年11月28日-1838年1月13日),德国作曲家,钢琴家,贝多芬的学生和助手。自1803年起,他从家乡波恩来到维也纳,受到贝多芬的赞赏,从他学习钢琴演奏,并充当秘书和抄谱员。1813年,他来到伦敦,担任指挥并帮助出版了贝多芬的许多作品。1824年回国到法兰克福任职,并在那里去世。晚年他出版了一部有关贝多芬的回忆录,是研究贝多芬的重要史料。里斯是一位多产作曲家,作品受贝多芬影响很大。

费迪南德·里斯曾比贝多芬小14岁,是贝多芬的小老乡。他的父亲曾和贝多芬的父亲一起搞音乐,祖父也和贝多芬的祖父一起演出。两家人是老朋友。

1803年,里斯以贝多芬为榜样,从波恩来到维也纳,一边跟随贝多芬学习钢琴演奏,一边充当他的秘书和抄谱员。

10年后,里斯来到伦敦担任指挥,并帮助出版了贝多芬的许多作品。晚年时,他还出版了一部有关贝多芬的回忆录,这成为后人研究贝多芬的重要史料。里斯创作的信仰的胜利是一首关于信仰和无神论交锋的作品,最终信仰取得了胜利。请听波恩室内乐合唱团、科隆音乐合唱团和莱茵之声交响乐团的演奏。

Der Sieg des Glaubens op.157 (Oratorium)

Beethovens begabter Schüler Ferdinand Ries war nie ganz unbekannt bekannt, aber erst in den letzten Jahren setzen sich cpo und auch Hermann Max sehr erfolgreich für eine Neuentdeckung des beseelten Spätklassikers und Romantikers ein. Dessen erstes Oratorium »Der Sieg des Glaubens«, das erstmalig seit 1829 wieder erklingt, feiert den Triumph der »sanftmütig Glaubenden«. Ries schrieb das Werk als Kompositionsauftrag für das Niederrheinische Musikfest in Aachen 1829. Der im Rheinland geschätzte Literat Johann Baptist Rousseau (1802–1867, nicht zu verwechseln mit seinem französischen Namensvetter Jean-Baptiste Rousseau) verzichtete in dem Werk vollständig auf eine durchgehende Handlung und entspannt vielmehr einen philosophischen Diskurs über die Kraft des Glaubens und die Gnade Gottes. Die auftretenden Figuren sind gleichsam entpersonifiziert. Sie unterscheiden sich im Wesentlichen nur durch ihre Zugehörigkeit zur großen Gruppe der Gläubigen oder zur kleinen Gruppe der Ungläubigen. Ries trägt dem in seiner Vertonung mit vielen eindrucksvollen Chor- und Ensemblesätzen Rechnung, wobei er den Chor der Gläubigen immer wieder in Frauen- und Männerchor aufteilt. Die Arien setzen weniger auf Virtuosität als vielmehr auf eine intensive, am Sprachfluss orientierte Textausdeutung. Ähnliches gilt auch für die Chorsätze, die oft durch einen effektvollen, harmonisch reizvollen Orchesterpart gewürzt sind. Die Aachener Uraufführung war ein überwältigender Erfolg für Ferdinand Ries, von dem er seinem Bruder Joseph bald darauf »mit sehr vieler Freude« nach London berichtete: »Mein Oratorium ist so aufgenommen worden, daß das ganze Haus gezittert hat – es ist das größte und effektvollste Werk, was ich geschrieben habe, aber die Aufnahme hätte ich mir so nicht denken können, alles war rein toll, und wahrer Jubel herrschte überall.«



浏览(35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冯德莱恩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 2019-07-16 10:53:59

冯德莱恩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

https://www.spiegel.de/politik/ausland/ursula-von-der-leyen-ist-neue-eu-kommissionspraesidentin-a-1277602.html

乌尔苏拉·格特鲁德·冯德莱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原姓阿尔布雷希特(Albrecht),1958年10月8日-),德国政治人物,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成员,现任德国国防部长。在此前,她曾经出任德国联邦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和德国联邦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部长,其专长为医学。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共有7名孩子。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于1958年10月8日在贝利时布卢姆塞尔伊克塞尔出生,其父恩斯特·阿尔布雷希特是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重要政治人物、前欧洲联盟委员会官员及下萨克森州州长。她的弟弟是一名商人。

高中毕业后,她在1977至1980年间在哥廷根大学、明斯特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经济学。1980年她转为在汉诺威医学院攻读医学,终在1987年通过德国国家考试并毕业。1988至1992年间,她在汉诺威医学院妇女诊所担任助理医师,并在1991年取得博士学位。1992年,她首个孩子出生。1992至1996年间,她在史丹福担任家庭主妇,其丈夫则为史丹佛大学的教职员。1998年至2002年间,她回到汉诺威医学院工作,为流行病学、社会医学及健康系统研究系的教职员。2001年,她获得公共卫生学硕士。乌尔苏拉·冯德莱恩能操流利的德语、法语和英语。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于1990年加入基民盟,自1999年起活跃于政治活动。2003年她不但当选为下萨克森州议会议员,还成为州内阁,出任社会事务、妇女、家庭事务和卫生部部长至2005年。之后她被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提拔至德国联邦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部长。

2009年她在联邦议院选举中当选为德国国会议员。同年11月30日被安排出任德国联邦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部长。2013年12月17日,总理默克尔宣布乌尔苏拉会出任德国联邦国防部部长一职,成为德国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部长。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过去曾在默克尔政府担任国防部长、家庭事务部长和劳工部长。去年10月她作为国防部长访问中国。本周二,冯·德莱恩出人意料地一跃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成为舆论关注点。

据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外交官员称,中国外交圈内对冯德莱恩对华立场的基调抱有疑虑。这一顾虑主要来自这位女部长今年1月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采访时,对中国的发展及德国对华政策的表述。

冯德莱恩在采访中指出:"中国将在21世纪扮演一个中心的角色,因此我们必须在经济、贸易和安全政策方面加强关注中国。"她认为中国"不愿与别人分享利益,也不愿让自己的利益受制约",其做法是"不声不响、却一步一步地扩张自己的实力",与美国在二战后通过结盟和建立信任构建权力不同,中国的做法是"让其他国家在经济上产生依赖",例如向各国贷款,以获得原材料、市场准入和的国际舞台上对中国的支持。

冯德莱恩流露出对中国的戒心:"中国一派友好地笼络我们,让我们时常忽视了它是如何坚定而机智地在实现自己的目标。"因此欧洲应该联合起来面对中国,定义并贯彻其利益。

她还批评了中国对异见人士和体制批评者的压制以及对公民实行的全方位数字监控,包括正在推行的社会信用体系。但她相信,"中国人不会长久接受这种状况:政府把每个公民的全部职业和社交行为计入数字化账户,由此决定谁的孩子能进哪所学校,谁能买房。对这种全面的掌控,人们迟早会反抗。"

欧盟与中国的关系近年来的一个基础是布鲁塞尔对北京的良好意愿和态度。《南华早报》所援引的不愿透露身份的中国外交官称,作为欧委会领导人,个人意见和背景很重要,而领导人物的言辞表达会影响到中国人对其的感知。"容克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方面非常谨慎,他在批评中国经济政策时,不会在政治和人权议题上走得太远"。

不过冯德莱恩并非不善外交辞令和周旋迂回,对待中国也不例外。这一点在她去年10月访问中国期间可以看到。冯德莱恩访华期间唯一一次公开活动是在中国国防大学的一次小范围演讲。德国媒体形容她的发言是将批评性观点包裹在外交辞令中,委婉地触及到多个敏感话题,却避免直接冒犯东道主。

例如她说,"海上航道必须保持自由畅通,而不能成为成为权力博弈和领土争夺的目标",暗指中国应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遵守国际规则。她强调解决争端"必须根据法律,而不是看谁强大",针对的则是中国此前不承认国际仲裁法庭裁决的立场。

此外冯德莱恩还以德国历史为鉴,提醒中国意识到扩张性的权力外交的后果:"德国曾多次过于强大,过于具有压倒性,这种权力诉求导致了冲突"。她说,今天人们的共识是,应该形成建立在法则基础上的秩序。



浏览(322)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多数人赞同民主制 2019-07-15 01:55:10

多数人赞同民主制

贝塔斯曼基金会7月11日公布一份研究报告,根据该研究报告,民主文化原则上被证明是一种稳定的、多数人认可的基础:93%的基督徒、91%的穆斯林、83%的非教徒赞同民主制。

该报告以具代表性的《宗教观察》为基础撰写。不过,该研究报告指出,在宗教宽容方面尚有不足。尤其是伊斯兰教形象不佳,很多人对之反感。

在德国,移民和全球化也带来了宗教多样性的增加。分析显示,不论是这种多样性还是信教程度都不影响对民主制的看法。研究报告作者、宗教社会学家皮克尔(Gert Pickel)强调指出,"不管是哪种宗教,其信徒都可以是好的民主主义者",相反,教条主义的、僵化的宗教信仰态度和对他种宗教的不宽容立场则在长期上对民主制有害。

该研究报告指出,在这一点上,人们有理由忧虑,因为,一半受访者认为伊斯兰教是一种威胁。在穆斯林并不多的德东地区,这一态度比在西部更突出。根据该报告提供的数据,30%的德东地区居民不愿与穆斯林为邻,西部地区的比例为16%。

全德国估计有500万穆斯林,其中有150万人居住在北威州,在各联邦州中位居第一。



浏览(2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2019-07-11 01:39:39

德国讨论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7月8日,德国北威州鲁尔地区的警方逮捕了一名涉嫌参与性侵少女的14岁嫌疑人。这名嫌疑人此前就曾有性骚扰前科,因此警方将这名14岁少年临时逮捕。

据德国媒体报道,上周五,三名14岁少年和两名12岁儿童涉嫌在鲁尔地区的穆尔海姆市严重性侵一名18岁少女。这5名犯罪嫌疑人均为保加利亚国籍。

案件震惊全德国

上周五晚间,穆尔海姆市的几位居民在自家花园后面的公园里发现一名遭到侵害的少女。这几位居民说,由于家中的狗突然狂吠不止,他们出门查看,发现两名少年男性正在对一名少女施暴。他们立刻报了警。后来警方还夸赞这几名居民处理得当。

警方在接到报警后很快就找到5名男孩组成的小团伙。受害的少女则被送入医院救治。

依照德国法律规定,12岁仍未达到承担刑事责任能力的年龄,因此当晚两名12岁嫌疑人就各被父母领回家了。另外三名14岁的嫌疑人当晚接受了警方审讯,第二天被获准回家。事发3天后,也就是本周一,其中一名14岁嫌疑人被临时逮捕。所有5名嫌疑人在暑假开始前都被责令暂时停学。

对刑事犯罪责任年龄的讨论

这起案件震惊德国社会,也由此掀起了有关多大年龄开始应该承担刑事责任的讨论,以及德国现有法律是否应该相应得到修改。按照德国现有法律,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被视为具有刑事责任能力,需要承担责任的是这些未成年罪犯的父母、监护人或者地方青少年局。

但穆尔海姆市恶性性侵案件发生后,德国警察工会呼吁将刑事责任能力年龄从14岁降至12岁。目前被临时逮捕的这名14岁嫌疑人可谓是劣迹斑斑,此前他就曾两度因对他人实施性骚扰而被警方抓获,但两次都因为犯案时间他不满14周岁而无需承担刑事责任。

德国法官联合会反对警察工会提出的呼吁。法官联合会认为,修改年龄并不能吓阻未成年人犯罪。法官联合会主席格尼萨(Jens Gnisa)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说:"加强刑法就等于减少犯罪做法在青少年中是行不通的。"

德国儿童保护联合会也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该联合会认为,青少年局的工作人员应该去好好研究这些个案,调查清楚这些未成年人做出这些行为的原因所在。

其它国家如何规定?

同很多国家相比,德国法律规定的刑事责任能力年龄较高。在英国的英格兰和威尔士,10岁的儿童就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在苏格兰为8岁,但是未成年犯罪分子可被法庭判决的年龄为12岁起。

美国的情况则更为复杂。对于触犯联邦法律的犯罪行为而言,承担责任的最低年龄为11岁。但是在50个联邦州中多数联邦州对刑事责任年龄没有最低年龄规定。这也就是说,理论上任何年龄的犯罪分子都可以被宣布有罪。多数案例都会对未成年人犯罪分子进行测试,以确定他们是否对自己的行为具有完整意识。对年龄有限制的联邦州则普遍将承担刑事责任能力的最低年龄设定在7岁至10岁。

洪沙/乐然 (法新社、德新社)

https://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96558447/Vergewaltigung-in-Muelheim-Richter-gegen-Senkung-des-Alters-fuer-Strafmuendigkeit.html

 

Nach einer Vergewaltigung in Mülheim an der Ruhr gelten auch zwei Zwölfjährige als dringend tatverdächtig. Der Deutsche Richterbund hält aber nichts davon, das Alter für die Strafmündigkeit von 14 auf zwölf Jahre zu senken.

Der Deutsche Richterbund hat sich gegen eine Absenkung des Alters für Strafmündigkeit bei Kindern ausgesprochen. „Die Gleichung mehr Strafrecht gleich weniger Kriminalität geht bei den Jugendlichen nicht auf“, sagte der Vorsitzende Jens Gnisa. Das Jugendstrafrecht habe sich im Grundsatz bewährt. „Es hat durch den darin niedergelegten Erziehungsauftrag zu einem deutlichen Rückgang der Jugendkriminalität geführt“, so Gnisa. Man sehe daher auch keine Notwendigkeit, das Alter für Strafmündigkeit von 14 auf zwölf Jahre herabzusetzen.

Einzelfall anschauen

Auch der Deutsche Kinderschutzbund spricht sich auf Anfrage deutlich gegen einen solchen Schritt aus. Vielmehr sei das Jugendamt gefordert, zu reagieren und sich die Ursachen für das Verhalten des Kindes im Einzelfall anzuschauen, sagte die stellvertretende Geschäftsführerin Martina Huxoll-von Ahn auf dpa-Anfrage. Auch Richterbund-Chef Gnisa bekräftigte, der Staat habe in solchen Fällen heute schon über die Jugendämter und die Familiengerichte die Möglichkeit einzuschreiten.

Nach einer Vergewaltigung in Mülheim an der Ruhr gelten drei 14-Jährige und zwei Zwölfjährige als dringend tatverdächtig. Angesichts dessen war unter anderem vom Chef der Deutschen Polizeigewerkschaft, Rainer Wendt, die Forderung laut geworden, das Alter für die Strafmündigkeit in Deutschland auf zwölf Jahre herabzusetzen. Kinder unter 14 Jahren sind in Deutschland generell nicht strafmündig, können also nicht vor Gericht gestellt werden.

 



浏览(23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7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