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文集  
我的网络日志
2019,欧元大挑战 2019-01-14 06:32:26

2019,欧元大挑战

作者:谢盛友

欧盟政治和经济在动荡中走入2019年。在新的一年里,下一届的欧洲议会选举于2019年5月26日举行,本届欧洲议会由超过5亿的欧盟选民,选举出席欧洲议会议员。本届因为英国脱离欧盟,选举席次由751席减为705席次。德国现有96 席位,巴伐利亚州13席位,CSU(基督教社会联盟)5席位。2018年9月19日CSU党委全票通过,本人(排名第25)不胜荣幸将代表CSU竞选欧洲议会议员。

在对希腊等债台高筑的国家进行了大规模救助后,欧元的生存再次受到威胁。起码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不久前还将问题看得十分严重。这一次主要是意大利成为令人担忧的原因。即便是罗马政府与欧盟委员会现在已经达成妥协,但此前的局势仍留下不利的影响:由民粹主义五星运动和右翼联盟党组成的意大利政府与欧盟委员会公开对抗。原因是由于欧盟委员会认为罗马政府举的新债务太高,因此拒绝了其财政预算草案。

欧盟委员会担心意大利债务威胁欧元

德国前财政部长朔伊布勒 (wolfgang schäuble) 认为罗马政府举债的计划是错误的。虽然更多的债务和更高的预算赤字将解决意大利的问题,但他认为, 最终意大利的金融市场将受到惩罚。10月底朔伊布勒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我相信,市场将会对他们说,你们得不到资助。” 不过他还认为意大利政府一心想打破欧洲的规定。对此朔依布勒表示:“我不喜欢被敲诈。”

虽然崩溃似乎已经避免,但意大利政府仍掌握着一个施压砝码: 因为如果欧盟委员会惩罚意大利,就会助长整个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势头。在欧洲议会选举前的几个月,这肯定是欧盟委员会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一旦做出让步, 其威望就会打折扣。

无论如何, 这场争端成为衡量欧盟如何认真对待自己的规则的标准。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爆发“黄背心”抗议后也做出了财政让步,从而进一步扩大了法国的财政漏洞。这也很有可能再次引发争议。

在机制上,欧元存在先天性缺陷并承载政治诉求,政策难以灵活有效协调。由于货币政策统一,欧央行长期以控制通胀为首要目标,同时欧元区内部财政政策分割,成员国在收支失衡时无法进行转移支付,加剧财政状况恶化与非对称冲击,进而抑制消费、公共投资与经济复苏。

在大环境上,美国率先复苏,新兴市场崛起,国际货币体系面临变局。美元吞噬部分欧元份额:数轮量化宽松释放流动性,使得全球经济体充分利用美元“实惠”并增加美元依赖性;美国经济率先复苏、加息进程开启与美元持续走强,进一步促使全球持有美元投机。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崛起,其货币国际化与区域合作挤占部分欧元份额。

但是,欧元不会解体,承载着诸多诉求与使命,不能简单以市场经济中成本/收益的机械化视角来考察判断。欧元诞生并非完全市场化历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国家间政治与国际博弈的产物,背后蕴藏着深刻的政治逻辑,以市场经济视角提出欧元解体论是草率的。

一方面,欧元是欧洲走向联合的重要支撑。另一方面,欧元是国际货币体系稳定不可或缺的一元。目前来看,欧元解体为时尚早。尽管右翼势力与民粹主义上升,在欧盟委员会调查中仍有70%的欧元区民众支持统一货币。

 

在货币政策方面,欧元区将渐进审慎地回归正常化,退出购债后启动加息进程,市场预期欧美利差将收窄,欧元收益率与资产配置份额有望抬升。然而,从长期来看,欧洲经济实力相对衰落是不争的事实,内部矛盾与结构性缺陷依然存在,欧元区正站在历史的关键节点上,改革势在必行,将对欧元国际地位产生深远影响。欧元区改革以德法为轴心,“先易后难”,重点弥补原有机制在危机应对方面的不足。

德法是欧元区改革的轴心,随着大选与政治过渡落定,预计欧元区改革方案将在德法博弈中形成“先易后难”、重点突破的稳健折中方案。

一是欧洲稳定机制向欧洲货币基金迈进,弥补现有欧央行机制在危机应对方面的不足,为欧元稳定以及处于经济困难中的成员提供充分支持。二是协调财政政策,有效控制与管理成员预算。三是深化结构性改革,探索建立新的预算工具、融合性工具,提高稳定与增长公约的灵活性,增强各经济体的弹性,弥合成员间经济差异。

但是,欧元区改革道阻且长,充满不确定性与挑战。欧元区改革涉及财政事务,意味着经济强国将承担更多成本,与重债国共担风险,具有较大的敏感性,德国、奥地利、荷兰等均有所犹豫。同时,德国默克尔民意支持率下降,不利于德法合作大刀阔斧地推进欧元区改革。

欧元区改革充满不确定性,欧元动荡在所难免。

https://www.cicero.de/wirtschaft/italien-euro-eurokrise-italien-griechenland

Das Problem ist der Euro selbst

Na Donnerwetter, da steht doch tatsächlich ein alter Bekannter vor der Tür: Die Euro-Krise ist wieder da! Oder droht zurückzukehren. Wer hätte das für möglich gehalten? Wenn man sich in diesen Tagen durch den Blätterwald arbeitet oder ein Radio beziehungsweise einen Fernseher anschaltet, muss man den Eindruck gewinnen, dass die Euro-Krise wie aus dem heiteren Wirtschaftshimmel plötzlich wieder über uns zu kommen droht. War denn nicht alles prima? Wirtschaftswachstum überall? Entspannung und Gesundung, egal wohin man schaut? Sogar Griechenland und Spanien auf dem rechten Weg?

Schön wär’s. Aber genau das ist nicht der Fall und war es nie. Es reicht ein Blick in die Zahlen. Der ist zwar unpopulär und macht den Wenigsten Spaß, ist aber mitunter hilfreich. Da ist zunächst die Industrieproduktion. Nimmt man das Jahr 2000 zum Ausgangspunkt, so sank die Industrieproduktion bis 2017 in Frankreich um 11,8 Prozent, in Italien um 20,2 und in Griechenland um 21,8 Prozent. Noch ärger sind die Zahlen, wenn man als Vergleichswert die Daten vor dem Crash von 2008 zu Grunde legt. Überhaupt fällt auf, dass trotz der äußerst expansiven Geldpolitik der EZB weder die EU-Länder noch die Euro-Zone nach der Krise von 2008 einen nennenswerten Aufschwung erlebt haben. Das ist äußerst ungewöhnlich und ein Alarmzeichen.  Bei der Bauproduktion sieht es übrigens – anderslautenden Gerüchten zum Trotz – nicht besser aus.  

Die Alles-in-Butter-Sprachreglung von EZB und EU

Ähnlich katastrophal entwickelte sich die Arbeitslosenquote. Die stieg in Italien im Zeitraum von 2008 bis 2017 von 6,5 auf 11,8 Prozent, in Spanien von 9,3 auf 19,6 Prozent und in Griechenland von 8,4 auf 23,3 Prozent.

So verwundert es nicht, dass Wirtschaftswachstum im Euroraum praktisch nicht stattfindet – insbesondere, wenn man Deutschland herausrechnet. In Italien ist die Lage verhängnisvoll. Und die in den Medien freudig verkündeten Zahlen aus Spanien und Griechenland sind vor dem Hintergrund der gigantischen Einbrüche der letzten Jahre lachhaft: 1,35 Prozent (Wachstum BIP Griechenland 2017) von nichts ist eben wenig.

Aber diese Banalitäten wurden auch in den Medien in den letzten Monaten überwiegend ignoriert, man folgte lieber der Alles-ist-in-Butter-Sprachregelung seitens der EZB und der EU. Es kann eben nicht sein, was nicht sein darf. Allzu sehr hat man sich auch in den Kesselräumen der Medienmaschine die einfältige Gleichung zu eigen gemacht, wonach der Euro gleich EU und die EU gleich Europa ist und daher im Umkehrschluss nur der Euro die Zukunft Europas garantiert. Wenn man sich da mal nicht täuscht.

Deutschland ist erpressbar

Dabei ist der Schlamassel der alte: Eigentlich müsste Italien abwerten, was aber – dem Euro sei Dank – nicht geht. Alternativ könnte man noch die Produkte Italiens günstiger machen, etwa indem man die Löhne halbiert – eine absurde Vorstellung. Und auch die Variante, deutsche Produkte über Steuern oder drastische Lohnerhöhungen zu verteuern, will nicht überzeugen. Bleibt nur die vierte Möglichkeit, um die Spannungen im Währungsgefüge auszugleichen: Geld muss fließen.

Nun klingt die Rhetorik der neuen italienischen Regierung diplomatischer und versöhnlicher als die des ersten Kabinettsbildungsversuchs Anfang der Woche. Doch in Rom weiß man natürlich genau: Deutschland ist erpressbar. Ein Austritt Italiens aus dem Euro wäre vor dem Hintergrund der italienischen Verbindlichkeiten verhängnisvoll. Insgesamt steht Italien bei Deutschen Instituten mit 90,5 Milliarden Euro in der Kreide. Was das im Falle eines Ausstiegs Italiens aus dem Euro und einer abgewerteten Neu-Lira bedeuten würde, ist klar: Rettungs-Steuergelder für deutsche Banken.

Wahl zwischen Niedergang und harter Rezession

Noch ärger ist die Situation in Frankreich, dessen Banken mit 310,8 Milliarden Euro in Italien engagiert sind. Das bedeutet: Frankreich wird politisch alles tun, um Italien im Euro zu halten. Egal was Italien fordert: Schuldenerlass, Lockerung der Stabilitätsauflagen, ein explodierendes Defizit durch Steuersenkung plus höhere Sozialausgaben – Italien wird es bekommen, aller Berliner Austeritätsrhetorik zum Trotz.

Denn das Problem ist der Euro selbst. Eine erträgliche Lösung kann es in seinem Rahmen und aufgrund der vorgegebenen Bedingungen nicht geben. Im Grunde hat man nur die Wahl zwischen einem dauerhaften wirtschaftlichen Niedergang und einer plötzlichen harten Rezession im Falle des Euro-Kollaps. Keine besonders attraktiven Alternativen. Und es ist nur allzu menschlich, dass man in Berlin lieber einen Schrecken ohne Ende wählt als ein Ende mit Schrecken. Zumal sich der Schrecken zurzeit noch gut anfühlt, da Deutschland sich über das Target-System erfolgreich seine eigenen Produkte abkauft. Wie lange das gut geht, darüber darf spekuliert werden.



浏览(132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谁将是2020年台湾总统? 2018-12-29 02:29:18

谁将是2020年台湾总统?

12月25日是台湾各县市首长正式交接的日子。担任新北市长8年的朱立伦,在卸任当天旋即宣布投入2020年总统大选。

中央社报导,朱立伦受访时表示民众期待他投入总统选举。他说:“我的目标也很清楚,就是2020为台湾打拼。”他将会成立工作室筹备相关工作。

朱立伦在2016年代表国民党带职参选总统,最终以308万票败给蔡英文。

朱立伦(Eric Chu Li-lun)1961年6月7日出生于台湾桃园县八德乡,籍贯浙江省义乌县,曾任新北市市长、国民党党主席。朱立伦曾就读于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 台湾大学工商管理系,美国纽约大学会计学博士;从政后,他与马英九、胡志强并称为中国国民党中坚世代的中心人物,合称“马立强”。

2015年5月4日,中国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前往北京与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面晤时表示“1992年两岸双方达成两岸同属一中,但内涵意义有所不同的九二共识。”,也向习近平提出“两岸是命运共同体,希望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未来台湾能有更多的国际发展空间,在国际组织或活动上有更多机会”。朱立伦并提到“1912年孙中山推翻帝制,恢复中华,建立中华民国”,详述台湾因甲午战争割让给日本,抗战胜利后又遇到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对许多人烙下不可抹灭的伤痕与印记。由于两岸的隔阂、分离,造成几十年来对抗,直到两岸开始从对抗交流,过去十年来更从和解走向和平发展。希望习近平了解台湾不同的声音及历史背景。

“两岸同属一中”的说法,被部分媒体解读为“支持终极统一”。朱立伦则重申,所谓“同属一中”,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就是属于中华民国,只是两岸定义及内容不同,这就是“各自表述”。马英九认为虽然说法略有不同,但是大方向一致,都是奠基在中华民国宪法上的既定立场,一中就是中华民国,对朱立伦表达高度肯定。

在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的韩国瑜以15万票之差大胜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替国民党重掌失落20年的高雄市,结束民进党在高雄市二十年及原高雄县三十三年的执政。

韩国瑜1957年6月17日生于眷村,韩国瑜表示其父韩济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7期装甲兵科,曾作为中国远征军的一员,曾任战车编练处中尉队附,二次大战时在印度对抗日军,1948年随军来台。韩国瑜在家中排行第六,有一弟名韩国瑶。

韩国瑜曾在专访时自述,他在年少求学阶段考试都考第一名,但国二开始因青春期懵懂,成绩一落千丈,逃学翘课、打台球、打架也样样俱全,最后在父母决定下,18岁时入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专修学生班40期,官至上尉,在军中受一位国立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的预官拧魔术方块的启发,感到自己的不足,决定重拾课本。退伍前一年考上东吴大学英国语文学系,毕业后又考取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并获法学硕士学位。硕士论文名称为《从中共对台统战看两航谈判》,指导教授为苏起。

硕士毕业后,曾任台湾省立花莲师范学院讲师、世界新闻传播学院讲师、中国文化大学进修推广中心主任、中国时报撰述委员等。

谢盛友观察分析,韩国瑜在国民党初选时无法战胜朱立伦。盛友初步得出结论:最有希望最大可能是柯文哲(Ko Wen-je),因为他比朱立伦更有官相,古人相信“相由心生”,端正的“心”才会有端正的模样,所以,都认为能做官者必有“官相”。台北市长柯文哲人气居高不下,不仅蓝绿选民接受度高,日前更受到大陆央视高度肯定,被外界认为2020或许将成蓝绿、两岸的最大公约数。对此,柯文哲2018年12月19日受访时尽管未正面回应,不过却说,他也是整个台湾社会最大公约数。对于台湾人而言,蓝绿都担任过,不妨换个无党籍总统一试。

柯文哲1959年8月6日出生于台湾新竹市,现任台北市市长。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研究所博士毕业,曾任台大医院急诊部医师、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台大医学院教授,专长为外科重症医学、器官移植 、人工器官等,是台湾第一个急诊与重症加护专职医生,为台湾器官标准移植程序的建立者,也是首位将叶克膜(ECMO)技术引进台湾的医师。

在2006年后开始在媒体曝光而知名,2014年宣布参选台北市市长选举,并以“在野大联盟”为号召,同年当选台北市第15任直辖市市长,成为台北市改制直辖市后首位无党籍市长。2018年,参选台北市市长连任成功。

柯文哲曾支持蔡英文竞选总统,为蔡组织竞选后援会与进行募款,也是小英之友会常任理事。但柯文哲也曾批评蔡英文提出的台湾共识,内容不够清楚。

柯文哲曾多次批评中国国民党,表示与民进党有共同的战略目标,就是“台湾人要做台湾这片土地的主人”。

2014年11月7日,台北市长连柯辩论中被问到:“国家的认同立场是什么?支持台独吗?如果当选后会加入民进党吗?” 柯文哲回答:“我当选以后不会加入任何政党”、“台湾政治上最大的问题就是蓝绿恶斗。”、“来自228家庭,我有我的背景,但是我常常在思考,难道我们要继续分裂下去吗?台湾不能是一个继续分裂的国家。”、“中华民国就是我的底线,我今天选的就是中华民国首都的市长”、“台湾必须要有一个机会重新开机,暂时摆脱蓝绿互斗的泥淖,这种意识型态的对立不断激起,只是谋求个人或政党暂时的政治利益,这不符合台湾的长期发展。”

柯文哲在参选台北市市长期间的说话风格是“有话直说、不假修饰”、“庶民气息的亲和力”、“机智幽默的应答对策”、“争议性言论”、“回避”等五种风格。

2015年3月30日,柯文哲接受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和中评社三家媒体联合采访专门谈两岸问题,共历时10分钟。31日,新华社对采访内容进行了报道,中评社则发表了采访全文。采访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柯文哲表达自己对“九二共识”和“一中”的理解,由于这部分内容成为日后讨论的焦点,全文引述如下:

    事实上,在当今世界上并没有人认为有两个中国,所以“一个中国”并不是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所谓一个中国,它的内容是什么?这才是整个世界比较关心的。以台湾的现况,事实上不少台湾人民对九二共识的内容仍然是不太清楚的,包括过去的我。我想两岸来往重要的是内容,而不是符号。因此我认为,尊重两岸过去已经签署的协议和互动的历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础上,以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让两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来,这是两岸领导人必须要去做的。我认为不必太去强调某一个词句或某一个符号,更应当重视实质的内容,这是我目前的一个看法。

2015年8月18日,台北上海城市论坛在中国上海市瑞金宾馆举行,台北市长柯文哲在开幕致辞提出“一五新观点”主张,他说秉持“两岸一家亲”精神及“四个互相”(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原则,达到促进交流、增加善意目标,并与上海市长杨雄达成“民间先行,政府支持”共识。

2018年5月13日,柯文哲表示他的两岸论述没变,并提出五个互相(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互相谅解)。

2018年还没过,台湾政治人物朱立伦已经表态要参与2020年初的台湾总统大选。德国之声列出6位媒体讨论可能出线的候选人,在台北街头问问民众如果明天就是选举,他们会投给谁?为什么?

https://www.dw.com/zh/%E5%A6%82%E6%9E%9C%E6%98%8E%E5%A4%A9%E5%8F%B0%E6%B9%BE%E6%80%BB%E7%BB%9F%E5%A4%A7%E9%80%89%E4%BD%A0%E4%BC%9A%E6%8A%95%E7%BB%99%E8%B0%81/av-46892623

 



浏览(44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马克斯公爵与茜茜公主(中德雙語) 2018-12-28 11:49:56

492px-Erzsebet_kiralyne_photo_1867.jpg




马克斯公爵与茜茜公主(中德雙語)

齐特琴(德语:Zither)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乐器,德语的本名Zither字源来自拉丁词语 cithara,跟现代英语吉他(guitar)同源。结构演化自中世纪拨弦乐瑟(psaltery),流行于奥地利和巴伐利亚。齐特琴常在轻歌剧中表现情节的乡土气息, 在奥匈帝国的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蝙蝠》(1874年)和莱哈尔的《风流寡妇》(1905年)中充分表现。

奥地利齐特琴大师Johann Petzmayer有一次在德国巡回演出中,被马克斯公爵发现,并聘请他为私人齐特琴老师,此后马克斯公爵终身迷恋齐特琴,成为巴伐利亚最出名的民间音乐推动者。

马克斯公爵(Herzog Max in Bayern)1808年12月4日出生于巴伐利亚的班贝格(Bamberg),如今主要因女儿伊丽莎白皇后(“茜茜”)和曾孙利奥波德三世而闻名。

马克斯公爵不是巴伐利亚王室的直系族人,在宫廷中并没有正式的职务,从而也就不太受身份和礼仪的约束,完全过着自由自在的平民式生活;他的妻子露多薇卡公主是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小女儿,露多薇卡公主和其丈夫马克斯公爵共生养了八个子女(不包含马克思公爵的两个非婚生子女),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奥匈帝国的皇后——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妻子茜茜公主。

据说,露多薇卡公主年轻的时候真正爱的是葡萄牙国王米格尔一世,可惜巴伐利亚王国的公主都是政治联姻的“商品”,她们没有选择丈夫的权利。露多薇卡公主年轻时的美貌在贵族圈子里是很有名的,多年以后,即使世人已经承认了茜茜公主是贵族圈子里难得的大美人,也不得不承认茜茜公主母亲年轻时候比茜茜公主还要漂亮得多。

马克斯这一支的“君主权”并不被南德意志地区贵族阶层承认,他不能算“皇室殿下”,只是“公爵阁下”。马克斯也和当时大贵族不一样,并不是由一位家庭教师教育,而是真的找了一个学校上了7年课,还在慕尼黑大学旁听过,他这种“平民化”虽然得到了普通人的称赞,但是在贵族圈子里是被嘲笑的对象。

马克斯早早就有了自己的爱人,很可惜,马克斯爱上的是一位平民阶层出身的姑娘。从马克斯来说,他之所以愿意娶茜茜公主的母亲,完全是因为他自己父亲的压力。马克斯公爵与露多薇卡公主1828年结婚。

马克斯在婚前做了一件让露多薇卡公主异常丢脸的事情,他在半公开场合公然声称自己根本不爱露多薇卡公主。甚至,马克斯有一个习惯保持了一辈子,即每天中午只要没有外务,他总是和自己两个私生女共进午餐,而且决不允许露多薇卡公主和她八个孩子参加。

露多薇卡公主一结婚就陷入了异常不幸的境地,后来露多薇卡公主告诉茜茜公主,在结婚第一年里,她几乎每天都以泪洗面。露多薇卡公主曾经反复对茜茜公主说过一句话“人一旦结婚,孤独就跟踪而至”。露多薇卡公主还曾经对自己孙子辈表示,他们的爷爷马克斯,到了金婚以后才开始对自己好起来的。

母亲的不幸以及父亲对私生女的关爱使得茜茜公主内心对她的父亲充满了怨恨,而嫁到维也纳以后,关于她血统不纯的议论又加重了这重怨恨,有一点可以确定:茜茜公主父亲,巴伐利亚的马克斯公爵去世的时候,茜茜公主并没有出席自己父亲的葬礼。

伊丽莎白·阿马利亚·欧根妮(德语:Elisabeth Amalie Eugenie)1837年12月24日出生于慕尼黑,通称“奥匈帝国的伊丽莎白”(Elisabeth von Österreich-Ungarn),弗朗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f I)妻子,通常被家人与朋友昵称为茜茜(Sisi),她的美貌和魅力征服了整个欧洲,被世人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皇后”。

她的童年大多在施塔恩贝格湖畔的帕萨霍森城堡长大,父亲马克斯在宫廷中没有任何职务,他喜好旅游和马戏,不拘小节,喜欢自由自在,因此茜茜的童年没有受到太多拘束,并且马克斯的性格也深深影响了茜茜。茜茜父母的婚姻纯粹是政治产物,并不幸福,并且马克斯也有两个私生子女。童年的茜茜就表露出了忧郁,多愁善感的特质,这种性格伴随她一生。

虽然伊丽莎白身为女公爵,在她16岁遇见弗朗茨之前,却享受着自然的教育生活模式。1853年伊丽莎白随她母亲与18岁的姐姐海伦赴上奥地利的度假村巴德伊舍,原定计划是海伦应当在那里引起其23岁的表亲、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注意,并与之订婚。但出乎意外的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竟然爱上了15岁的伊丽莎白。弗朗茨违拗了他母亲索菲的意见,两人于1年后的1854年4月24日在维也纳的奥古斯丁教堂结婚。弗朗茨·约瑟夫将伊舍的行宫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伊丽莎白,此后这座行宫改建成了一个E字形。

婚姻将她推入了正式的哈布斯堡王朝宫廷生活中,让她始料不及且感到志趣相异。婆婆苏菲公主在伊丽莎白的女儿们出生后即接管了她们,甚至在伊丽莎白不知晓的情况下为她们洗礼。因此在婚姻初期,她因女儿的抚养权与婆婆不和。虽然伊丽莎白在奥匈帝国的政治影响上有限,但她已经俨然成为一个文化偶像。伊丽莎白如同其在电影和戏剧制作一样,被认为是一位在自由精神和传统宫廷规矩徘徊的悲剧人物。

1898年9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60岁的伊丽莎白和Sztaray伯爵夫人沿着日内瓦湖边的勃朗峰滨湖路步行,准备登上日内瓦号轮船前往蒙特勒,被意大利年轻的无政府主义者卢伊季·卢切尼用一把磨尖的锉刀刺伤心脏。她遭到袭击后,不知道她的受伤严重程度,还继续登船。直到除去紧身衣,周围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终因流血过多身亡,时年60岁。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出了什么事?”

据报道,卢切尼本来想暗杀奥尔良公爵作为行动宣传,但奥尔良公爵临时将他的行程改变了。卢切尼事后说:“我只想要杀死一名皇室成员,不在意是什么人”。而伊丽莎白当时虽然匿名在日内瓦逗留,但报纸上还是报道了她的行踪,因此卢切尼决定刺杀伊丽莎白。

她被葬在维也纳的皇家墓室里,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哈布斯堡王朝家族成员的主要安葬地。据说在得知了伊丽莎白的死亡,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曾悄悄地自言自语说:“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爱她。”

在维也纳的霍夫堡皇宫里有一个展示她的私生活的伊丽莎白博物馆。

 

Herzog Max in Bamberg

Von Musikgelehrten lange als „Bauern- und Lumpeninstrument“ verschmäht, wurde die Zither im 19. Jahrhundert das bevorzugte Instrument des Bürgertums. Zu verdanken ist dies Herzog Max in Bayern (1808-1888). Als dieser im Jahre 1837 in seiner Geburtsstadt Bamberg den Wiener Zithervirtuosen Johann Petzmayer hörte, begann eine lebenslange Passion. Er holte ihn als Hofmusiker nach München und machte ihn zu seinem Lehrmeister. Auch seine Tochter Sisi, spätere Kaiserin von Österreich, erlernte bei Petzmayer das Zitherspiel. Die Ausstellung spannt den Bogen von der Entwicklung der Zither zum abenteuerreichen Leben des komponierenden, dichtenden und musizierenden Herzogs.

Ausgewählte Exponate und Musikstücke zeigen die Anfänge des Instruments mit Monochord und Scheitholt über die Kratzzither bis hin zur modernen Konzertzither. Ihre kulturelle Bedeutung in Bayern, Europa und der ganzen Welt wird anhand verschiedener Themenschwerpunkte aufgezeigt. Illustrierte Notenbücher und Graphiken aus dem 19. Jahrhundert verdeutlichen, dass die bis heute lebendige Alpenfolklore, die der Zither anhaftet, mit dem Wirken von Herzog Max eng in Verbindung steht. Ungewöhnliche Exponate aus der ethnographischen Sammlung der Museen der Stadt Bamberg demonstrieren die unglaubliche Klang- und Formenvielfalt der Zither weltweit. Die spezielle Rolle der Volksmusik in Deutschland bei der nationalen Identitätsbildung wird am Beispiel der Zither gezeigt. Auch von den Auswanderern, die die Zither mit in ihre neue Heimat brachten und vom Missbrauch der Zithermusik im Nationalsozialismus zur Gleichschaltung der Gesellschaft ist die Rede. Ein Höhepunkt der Ausstellung ist das Zitherfestival am 11.1. und 12.1. 2019 in der Stadtgalerie Bamberg - Villa Dessauer. Zur Ausstellung ist ein kleiner Katalog erschienen.

https://museum.bamberg.de/historisches-museum/ausstellungsdetail/news/der-gute-stern-oder-wie-herzog-max-in-bamberg-die-zither-entdeckte/

Warum ausgerechnet in Bamberg? So manch alteingesessener Bamberger weiß vielleicht nicht, dass in der Neuen Residenz am Domberg eine faszinierende Persönlichkeit des 19. Jahrhunderts das Licht der Welt erblickte: Die Rede ist von Herzog Maximilian Joseph in Bayern, Vater der berühmten Sisi, Kaiserin von Österreich.

Herzog Maximilian Joseph wurde am 4. Dezember 1808 in Bamberg geboren, wuchs in Banz auf, wo er seine Leidenschaft für die Natur und die Jagd entwickelte. Von König Max nach München beordert, lernte er in der nachnapoleonischen Ära das höfische Leben kennen und lieben. Er erhielt eine hervorragende Ausbildung und entwickelte eine großartige musische und künstlerische Begabung.

Der Münchner Autor Alfons Schweiggert  (*1947) hat das Leben von „Sisis wildem Vater“ in der Biografie geschrieben. So unterhielt der stramme Max nicht nur zahlreiche Liebschaften im und vor allem außerhalb des Adels, sondern frönte auch außergewöhnlichen Leidenschaften: In seinem Zirkus trat er mit einer Pferdenummer selbst auf, seine Freunde empfing er schon mal als „König Artus“ an der Tafelrunde, bei den Pyramiden ließ er die Zither erklingen und brachte von dieser Orientreise vier schwarze Sklaven mit nach Hause. Frau und Kinder blieben auf der Strecke.

 „Max war ein sehr problematischer Ehemann und eigenwilliger Vater“, erklärte Alfons Schweiggert. [1]

Schon in jungen Jahren war Max reicher als der bayerische König, der Herzog baute dennoch auf Wunsch des Monarchen in der Münchner Ludwigstraße ein üppiges Palais, an das heute nur noch ein graues Schild als Geburtsplatz Kaiserin Sisis erinnert. Bei der Bevölkerung war Max als Original geschätzt. Die Leute mochten und mögen solche Charaktere, die ihr Leben selbst in die Hand nehmen, die aus der Reihe tanzen und ihre Individualität ausleben. Der elegante Herzog übertrieb es dennoch mit seinem Egoismus. Mit seinen Kindern, immerhin zehn an der Zahl, von denen acht das Erwachsenenalter erreichten, beschäftigte er sich nur, wenn er zufällig mal zu Hause war. Sisi soll einmal auf die Frage geantwortet haben, ob der Vater da sei: „Gesehen habe ich ihn noch nicht, aber pfeifen habe ich ihn gehört.“ Nur wenige Wochen nach ihrer Geburt war er für Monate Richtung Orient aufgebrochen.

Max wurde vom Volk liebevoll „Zithermaxl“ genannt. Der Zithervirtuose Johann Petzmayer war sein Lehrer und wurde von Herzog Max auch protegiert. Durch diese beiden Personen wurde die Zither das bayerische Nationalinstrument schlechthin. Aber auch die Literatur, das Theater, das Jagen und die Reitkunst hatten es ihm sehr angetan. Unter dem Namen „Phantasus“ erschienen von Herzog Max viele Skizzen und Dramen.

Er war nicht nur ein Herumtreiber und Hallodri, betätigte sich als Komponist und Schriftsteller, verfasste Novellen und Reiseberichte, zählte Künstler und Gelehrte zu seinen Freunden.

Mit kleinem Gefolge reiste er ab dem 20. Januar 1838 von München über Venedig, Korfu, Patras, Athen, Alexandria und Kairo ins Heilig




浏览(2452)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让我与你们踏入新的一年 2018-12-26 13:24:21

Zwischenablage01.jpg

柏林一座教堂的潘霍华纪念铜板

让我与你们踏入新的一年

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德国信义宗牧师、神学家,认信教会成员之一。潘霍华曾经参加在德国反对纳粹主义的抵抗运动。因同伴计划刺杀希特勒失败,潘霍华在1943年3月被捕,1945年4月9日被秘密处以绞刑,同年5月,希特勒自杀身亡。

潘霍华1943年与玛利亚订婚,玛利亚·冯·魏德迈(Maria von Wedemeyer),他们相识于1942年6月,一个已经在神学上有自己的见解,并从事反抗运动的牧师,一个只是刚取得高中文凭,前途充满可能性的年轻女孩,他们的年龄相差一大截(十八岁和三十六岁)。玛利亚的外祖母,是反抗纳粹党地下支持者,所以他们是在外祖母家相遇的。玛利亚的父亲和哥哥先后都在1942年战死于俄国前线,在她们家忧伤时,潘霍华给她们很多的安慰。在1943年4月5日,潘霍华在柏林的家中被捕,送至监狱,他们只能借着通信、探监的时光见面、联络,在这段时间,他们才互相认识彼此。但是在1945年夏天,她接到潘霍华死亡的消息,之后进入大学念数学,然后到美国留学,并当了电脑公司经理。她是个性坚强,在事业、家庭两头忙时,因不注重身体,健康出现问题,发现时已经是癌症末期。在1976年,在一场纪念潘霍华七十岁宴诞,举行一场研讨会,她以“潘霍华的新娘”出席,她终于将手边最珍贵的信件提供出来,希望这些话语能安慰更多的人。

潘霍华为未婚妻及家人写了一首《所有美善力量》(Von guten Mächten)的诗作,成为新年前夜教会演唱的经典曲目。诗词的中文翻译如下:

 

所有美善力量都默默围绕 

奇妙地安慰保守每一天

让我与你们走过这些日子 

并与你们踏入新的一年

 

尽管过去的年日折磨心灵

艰困时光重担压迫我们

主啊!拯救饱受惊吓的心灵 

以那为我们预备的救恩

 

若你给我们递来沉重苦杯 

满溢著忧愁痛苦的苦杯

主啊!从你良善慈爱的圣手 

毫不颤抖心存感谢领受

 

主啊!若你愿意再赏赐我们 

世上欢乐以及阳光亮丽

让我们纪念过去美妙岁月 

把我们生命完全交托你

 

今天请让烛火温暖地燃烧 

是你带给黑暗中的我们

或许这会引领我们再相聚 

明白你的光在黑夜照耀

 

寂静深深围绕我们展开 

让我们听见那丰富声响

从周遭无形世界向外扩散 

凡你儿女尽都高声歌颂

 

所有美善力量都遮盖 

不论如何都期盼那安慰

在晚上早上每个新的一天 

上帝都将与我们同在

 Von guten Mächten

1. Von guten Mächten treu und still umgeben,
behütet und getröstet wunderbar,
so will ich diese Tage mit euch leben
und mit euch gehen in ein neues Jahr.

2. Noch will das alte unsre Herzen quälen,
noch drückt uns böser Tage schwere Last.
Ach Herr, gib unsern aufgeschreckten Seelen
das Heil, für das du uns geschaffen hast.

3. Und reichst du uns den schweren Kelch, den bittern
des Leids, gefüllt bis an den höchsten Rand,
so nehmen wir ihn dankbar ohne Zittern
aus deiner guten und geliebten Hand.

4. Doch willst du uns noch einmal Freude schenken
an dieser Welt und ihrer Sonne Glanz,
dann wolln wir des Vergangenen gedenken,
und dann gehört dir unser Leben ganz.

5. Laß warm und hell die Kerzen heute flammen,
die du in unsre Dunkelheit gebracht,
führ, wenn es sein kann, wieder uns zusammen.
Wir wissen es, dein Licht scheint in der Nacht.

6. Wenn sich die Stille nun tief um uns breitet,
so laß uns hören jenen vollen Klang
der Welt, die unsichtbar sich um uns weitet,
all deiner Kinder hohen Lobgesang.

7. Von guten Mächten wunderbar geborgen,
erwarten wir getrost, was kommen mag.
Gott ist bei uns am Abend und am Morgen
und ganz gewiß an jedem neuen Tag.

Dietrich Bonhoeffer

这首诗写於世界歷史上最黑暗时刻之一。但诗作却带著满满的盼望和力量。潘霍华写给他所爱之人–––他的母亲与未婚妻的诗作。

此时,潘霍华身在狱中,迎接 1945 新年的来临。他不知外头的局势,也没有最新的前线作战消息,无从得知当时纳粹德军已节节败退,在全面崩溃的边缘。潘霍华这首诗的盼望,不是来自最新的世界局势,也不是来自一厢情愿的乐观想像,而是来自他对上帝美善的确信。

这是首带著盼望的诗,读过潘霍华生平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人生最后一个新年除夕。因对上帝美善的确信,虽然在黑暗中,潘霍华意识到“所有美善力量默默围绕”,带著无比的盼望面对新的一年。因对上帝掌权的信心,即便眼前的环境令人没有乐观的理由,但潘霍华经歷到“所有美善力量奇妙遮盖”。

面对人生种种苦难,潘霍华的生命展示出,他之所以能承担,不是因為自己的意志坚强,也不是因為苦难的力度不够,而是因為深信一切都在良善上帝的手中,以至从祂良善慈爱圣手中领受苦杯,仍能“毫不颤抖感谢领受”。

潘霍华绝不是个苦行僧,以吃苦為乐,主动追求受苦。从 “若祢愿意再赐我们,世上欢乐阳光亮丽”可以看出,他对生命仍充满憧憬,渴望自由,期盼世上欢乐阳光亮丽。然而在黑暗中,潘霍华对生命有更深一层的认识,意识到一切都是上帝的赏赐;黑暗中的每一天是属上帝的,正如欢乐阳光亮丽中的每一天也属上帝。

正是这对上帝主权的确信,潘霍华在面对这世界的黑暗时,仍带著满有生命力的盼望,向上帝呼求:“祢给黑暗中的我们烛光”,明白“祢的光在黑夜照耀。”也是这确信,使潘霍华在似乎听不见上帝声音的时刻,仍能向上帝祷告,由衷写下“让我们听见那丰富响声”,使上帝的百姓尽都欢呼歌颂。

面对种种社会、文化和政治压力,潘霍华的生命见证提醒我们,要欢呼,不是因為凡事尽如己意,而是因為上帝的旨意将会如光在黑夜照耀,成全祂所应许的未来。

传记《潘霍华》写道:在邪恶完全露出狰狞面孔的时候,许多通常的伦理道德都显得无力。潘霍华的神学观点是,基督徒必须寻求上帝的心意,随后勇敢地行动;行事不应出于惧怕害怕承担罪责,而是应当出于真正的同情与爱。
























浏览(102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谢盛友:到底谁是改革的设计师? 2018-12-23 09:59:20

谢盛友:到底谁是改革的设计师?

http://people.chinareform.org.cn/x/xieshengyou/Article/201109/t20110916_121875.htm

 

恢复高考之前,我十八岁的时候在老家农村当生产队长。当队长很简单,体力劳累不怕,怕的是心里劳累。那年头,我们在田地里插秧,累得腰板直不起来,狗爬式到田埂上,顶着大太阳,盖个草帽,就睡着了。

心里有时极度疲惫的是,生产大队要开阶级批斗大会,我们找不到被批斗的对象,我们一个生产大队的,都姓谢,不是三姑六婆就是堂哥大叔,没有一个是 “地富反坏右”,况且,我们大家无法“阶级划分”,家家户户都是贫农阶级,一穷二白苦度日。我这生产队长“失职”,每次找不到“地富反坏右”来批斗,只好让社员们批斗自己。斗私批修嘛,这得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如果是公社派人来了,我们的批斗会必须有个批斗对象,那肯定就是我的堂伯伯。伯伯据说是“坏 分子”,也不知道是谁封的,我们只知道伯伯在“旧社会”读了几年书,经常帮助父老乡亲看相择日,比如婚嫁择日,乔迁择日,等等,文革来了,伯伯凭这本事就是闹迷信的“坏分子”。

其实大家都不舍得批斗伯伯,就连公社书记也不舍得,有一次公社书记在台上说:“您会择日,就给我们大家择一些好的富的日子,过过嘛,省得大家穷得发慌!”引起台上台下众人苦闷大笑。批斗会变成黑色幽默会。

当时生活在海南岛很贫困的人民公社,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种地的人没有粮食,没有饭吃?那时的农民个个都像我一样饥饿,安徽凤阳县的农民冒死摁下血手印,坚决要打破人民公社体制,实行包产到户。这就是改革的力量。包产到户救活了农民,也救活了中国农村和农业。

我很不喜欢赵紫阳,甚至曾经怨恨他,因为他主政广东省时,把广东搞得一穷二白,他主政广东“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害我好不容易才摆脱苦难的农村到了城市,而又被强硬地下放到农村。后来我认识到那不是他的错,是制度的错。再后来,我思考,其实制度没有对错之分,更没有好坏之分,制度只有合理或不合理。

到底谁是改革的“设计师”?

赵紫阳(1919年10月17日-2005年1月17日),原名赵修业,1980年代先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1980年-1987年)和中共中央总书记(1987年-1989年)。在任期间,是党内改革派的重要领袖之一,大力发展市场经济,还提出进行政治改革,打击腐败,推进改革开放的深化,曾一度被认为是邓小平的接班人。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赵紫阳作出了许多同情学生的言行,而招致以邓小平为首的北京元老们的不满,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最终在软禁中度过15年的余生,于2005年1月17日逝世。

由于赵紫阳在六四事件中的立场与态度,以及他在事后面对党内声讨时坚持己见为自己辩护,中国官方对于赵紫阳的评价直至其逝世后仍然以六四的“错误” 为重点。但是他注重经济发展、同情民主主张、反对集权镇压等言行,却在中国民间以及大陆以外获得了大量的支持,成为现代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标志性人物之一。

1989年5月17日,赵紫阳会见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说学生把很多事情看的很天真,很简单,以为他们只要喊几句口号,党和政府就能在一天之内把什么问题都给解决了。现在的问题是在党和政府与年轻人和学生之间缺乏相互理解。赵紫阳在电视公开报道上讲:“我们所有重大决定都要请示小平同志。 ”

5月19日,由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温家宝陪同,赵紫阳于凌晨4时50分前往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了感情激动的谈话:

“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复才停止绝食。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

说完赵紫阳向在广场的学生们鞠躬,学生们热烈鼓掌,一些学生哭了。赵紫阳讲话结束后,广场上的学生纷纷请赵紫阳签字。这是赵紫阳离开政坛前的最后一次向公众亮相。

新华社资深记者杨继绳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是有关文革后北京高层政治斗争内幕最有资料价值的一本书之一。杨继绳说,在六四之前邓小平对赵紫阳是很信任的。1989年春节,邓小平、李鹏等在上海,上海市委领导人(当时江泽民任市委书记,市长是朱镕基)向邓反映了赵紫阳不少问题,但邓小平当场明确表态,“不能倒赵”。而邓回北京后不久即向赵提出要把军委主席职务让给赵,自己完全退下来。杨继绳说,“如果没有六四,赵紫阳将会成为真正掌握权力的党和国家一把手。”

赵紫阳对杨继绳说,邓小平与胡耀邦在政治上分手有几年的发展过程,而他和邓小平关系破裂则纯为六四事件而起,他同情学生,邓小平主张镇压,两人严重分歧,其中陈希同、李鹏起了挑拨离间的作用。

胡耀邦逝世引发学潮,在胡耀邦追悼会结束后,赵紫阳提出三项处理意见:一、劝导学生复课;二、对学生要疏导,展开对话;三、避免流血,如有打砸抢违法行为,依法惩处。当时赵向邓小平汇报,邓表示同意赵紫阳这一温和的对策。四月二十三日赵紫阳访北韩,向李鹏交代了这三条意见,但赵一走,李鹏二十四日晚主持常委会,听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市长陈希同汇报学运,他们讲形势,说得很严重,谎报军情。赵紫阳说,“李锡铭比较老实,就是保守传统,陈希同比较鬼。”这次常委会把学潮定性为“少数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斗争。”赵指这个定性“李锡铭、陈希同、李鹏是始作俑者,万里上了当。”

邓小平将学潮定性为“动乱”的“四二五”讲话及以此为基调的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关于对“分裂党”的错误性质问题,赵紫阳显然是不同意的。他说:“我是党的总书记,我为什么要分裂党呢?这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作为我个人,我坚决服从党的纪律,既要把自己的意见表达清楚,又要服从党的原则和组织纪律,不做不利于党的事业的任何事情,这是我始终的态度。”

赵紫阳认为,领导人的权力必须受到法律的制约和监督,没有这种制约和监督就没有正常的国家生活。如果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到了党不党,国不国,政不政的地步和环境,就是国家的灾难而决不是什么好事。

赵紫阳最初和邓小平相识是在1945年,当时,邓小平是他的上司的上司--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最初,邓小平知道这位赵某人完全是因为知道了赵紫阳的政绩--土改工作的卓尔不群,等到见面以后,邓小平知道这位比自己年轻15岁的地委书记对农村的工作了如指掌时,非常兴奋,他对身边的人说:“将来我们解放了,像小赵这样的同志都是党的宝贝啊!”邓小平称赵紫阳为“宝贝”,这是他赏识赵的开始。

在邓小平二次复出以后,赵紫阳紧紧追随其后,他在广东虽然只干了一年。1976年,邓小平再度被打倒,赵紫阳在北京被张春桥点名批判。

邓小平77年复出以后,集中火力抓经济和思想领域的工作,赵紫阳在四川果然不负重望,77、78两年四川粮食增产100亿斤,以致于百姓流传:要吃粮,找紫阳。

北京官方对赵紫阳的评价:新华社在2005年1月29日发表关于赵紫阳遗体火化的消息时,评价说:“在革命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赵紫阳同志在地方先后担任过中共县委、地委、省委主要领导职务;在改革开放前期,赵紫阳同志先后担任过中央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过有益的贡献。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赵紫阳同志犯了严重错误。”

其他国家或组织对赵紫阳的评价:美国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赞扬赵紫阳在困难时期捍卫个人信念,作出牺牲,具道德勇气。麦克莱伦又形容赵紫阳协助中国经济转型,并经由贸易及投资,加强中美两国人民的联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包润石则说,人们记得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中,赵紫阳直接走到群众前,聆听他们的意见,并与他们讨论民众对民主、自由的渴求。

2002年美国《时代》周刊推选赵紫阳为“亚洲英雄”人物。

中国三次“逼迫”改革

改革的力量由下而上,并不存在什么“设计师”,人无法设计改革,人可以设计制度。中国的改革开放至少有三次“逼迫”。

第一次“逼迫”。1979年1月底至2月初,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出访美国。当邓小平在休斯敦观看马术竞技表演时向观众招手致意时,他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我们搞“社会主义”不能这么搞,不然落后美国太远太远、落后资本主义太远太远。之后邓小平回国,下定决心“摸石头过河”。 198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建立深圳经济特区,1981年3月,中央决定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的中共广州市委第二书记梁湘出任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当年深圳是开放的前沿地,也是改革的试验场。

第二次“逼迫”。1987年蒋经国宣布开放台湾民众前往大陆探视、奔丧,以及解除报禁、党禁等政策,北京高层极端被动,他们再次想到同一个问题:我们搞“社会主义”不能这么搞,不然落后台湾太远太远、落后资本主义太远太远。于是北京高层更加大胆地“摸石头过河”:至少让海南岛不要落后台湾太远(1949年海南岛和台湾岛的情况差不多)。于是北京高层决定办中国最大的特区,开发海南岛。北京高层给梁湘一个任务:去海南作调研,提出加快开发海南的意见。梁湘兴奋地在海南考察一个星期,就加速开发海南给王震写了报告。王震将报告分送邓小平和赵紫阳。海南要建省,中央决定,时任广州市委书记的许士杰出任海南省委书记,梁湘任省长。

海南岛永远追赶不上台湾,因为制度不同。

海南穷困最缺资金,引进外资成片开发洋浦,那是“丧权卖国”。

1989年六四学潮刚过去,许士杰和梁湘奉时任总理的李鹏之召去北京汇报洋浦开发方案。不料,翌晨梁湘被隔离审查,主要问题是:一说梁湘在“六四事件”向中央发电文支持学生,支持赵紫阳;一说洋浦开发计划“丧权卖国”。后来梁湘终于病倒,海南岛的最大“特区”也病倒。

第三次“逼迫”。六四学潮后“左右相争相斗”, 北京高层第三次想到同一个问题:我们搞“社会主义”不能这么搞,不然落后世界太远太远、落后资本主义太远太远。1992年春天,邓小平逼迫再度“出山”,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反复强调中国的改革就是要搞市场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

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

赵紫阳没有错,制度也没有错,还是我错了,因为我发现,制度没有好坏之分,更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理或不合理之分。

三十年前中国为什么要改革,因为那时中国的制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中国人觉得不合理,无法接受。

邓小平赵紫阳改革有功劳,但是,改革的力量来自民间,就是来自农民。安徽凤阳县的农民冒死摁下血手印,坚决要打破人民公社体制,实行包产到户。这就是改革的力量。包产到户救活了农民,也救活了中国农村和农业。

像民主不是好东西一样,制度也不是好东西,没有一种制度是百分之百的人都乐意接受的。制度的设计和实施是否合理,如何做到合理,如果你的制度只有百分之四十九(或以下)的人能接受,那么就不合理,可能你就要用武力(比如军管)才能维持,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人都能接受的制度,可以说是可行的制度,当然能接受的程度越高越好。若百分之八十或九十的人都能接受,应该算是比较合理的制度。

浏览(5803) (9) 评论(5)
发表评论
总共有59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