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西顾的博客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之外  
我的网络日志
那些年一起读过的金庸 2018-11-16 12:44:58


 记得很久以前某个漫长的暑假,已是中学生的阿兄从外面抱回来几本泛黄的书,躲进屋子里就再不肯出来。我按捺不住好奇之心,趁他不在偷偷翻了翻,却是一套《射雕英雄传》,不知已被多少人传阅过,封面残破,布满了汗尘味。 然而这一点都不影响我的强烈兴趣,翻开了就再也放不下。那个时候早已跟风看过连续剧,虽然因为年纪小看得迷迷糊糊,却也知道里面有个大美女叫黄蓉,还有个女鬼叫梅超风,守着一堆吓人的骷髅。尤其第二部东邪西毒,彷佛是专为了吓小孩,每到紧要处就会有骷髅片花怪啸着飞出来,得及时捂住眼睛,等那阵心跳过去,才能继续往下看,很是磨人。 小说没有视觉上的刺激,梅超风和骷髅再也吓不倒人,我才开始领略郭靖从傻小子到大侠的跌宕人生。那样的人生离我很远,却又彷佛很合理,在精神深处绽放出光芒,陪伴我每一天平淡的生活。 我后来的世界里到底没有出现这样的人---精灵古怪如黄蓉,憨傻不失大义如郭靖,但我想他们也许就在某个地方存在着,只是我没有遇见而已。多年以后有位叫江南的神人,写了本书叫《此间少年》。在书里的某个青青校园,骑破单车的郭靖和扎金发圈的黄蓉再次相遇,跳脱的杨过和平凡的穆念慈再次擦肩而过,那个世界彷佛真的活了过来,到处都有金庸小说的影子,只在不同的人身上上演。或许在我们的记忆里,那些年少的时光从来都不曾逝去。

那时候的武侠小说还是下里巴人,进不了正规图书馆,从街边租来还得偷偷摸摸的读,传阅中不小心被老师收缴了去可就损失惨重。为了省钱,我们兄妹往往一部书轮流交换读,夜以继日,在被窝里打着手电赶进度,一个暑假过去,我和阿兄悲惨地发现眼睛看不清黑板了。被母亲赶着试尽了各种江湖郎中之后,我们拥有了人生第一副眼镜。高中生阿姐最能装模做样,父母一直没有发现阿姐的语文书皮里包着的其实是《天龙八部》,我很意气地替她保守了这个秘密,当然也是为了方便自己偷偷翻阅。那一年,阿姐高考落榜了,不知道是不是《天龙八部》惹的祸。

初中邻桌的男孩是金庸铁粉,姓袁,自以为是袁崇焕的后代,每天在课桌上运气练一指禅,天长日久竟然在课桌上留下了一个手指坑。练功之余他还写武侠小说,每写一段就以手抄本的形式在课堂里传阅,让当时还在纠结命题作文的我很是惊叹。他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好男儿当建功立业之类,属不觉这铿锵语气和自己的细胳膊细腿以及架着镜片的大脑袋极不般配,中学以后失去了他的消息,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去寻找他的碧血剑。

再次读金庸是在大学时期。彼时金庸在大陆的江湖地位日益高涨,社会各界开始讨论金庸及武侠,喜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端的热闹。各种武侠盗版乘机浑水摸鱼,什么“全庸”,“古尤”,纷纷登场,一时不察就会上当,那个假货充斥的年代着实让人很无奈。热闹中的金庸居然还出席了浙大的文学院院长,公然在文学殿堂有了一席之地,让老先生们一时痛恨世风日下。看热闹的我得知这个消息也很诧异,转念一想为什么不可以,金庸的笔墨功力一点不亚于某些严肃文学,牡丹亭当年还是淫词艳曲呢的,时代不一样了么。那个时候因为功课不再紧张,有大量的时间读闲书,各种书堆得满床都是。我从校园工地捡了一块厚木板,在方寸间支起了简易书架,才算还自己了一席安睡之地。室友们颇有身为工科女生的自觉,纷纷挽袖子效仿,一时间有身在木工房的错觉。后来我们每个人的书架上或者多或少都有过金庸。寝室夜话常常包括为啥令狐冲对岳灵珊念念不忘,小康熙他爹到底出家了没有,袁崇焕有没有叛变,《飞狐外传》和《雪山飞狐》里的胡斐其实不能算同一个人,等等。

室友阿昕在这方面尤其资深,在夜话中时不时插播一段秘史。方晓得金庸小说除了情节人物之外还有历史大背景,手法所谓虚虚实实,值得细读。那时候的我们还懵懂的很,没有形成自己的历史观,以为正统课本里学的才是真的,很多年以后才明白原来历史课本也不过是人写的,其基本作用在于给学生洗脑。阿昕和很多武侠迷一样,觉得读还不过瘾,干脆自己写起了武侠,笔记本里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那个时候的阿昕最大的梦想是拥有自己的电脑,可以发表自己的小说,顺便读完二十四史。毕业以后她真的有了自己的网页,几部原创小说摆在那里显得赏心悦目。我曾以为她会走得更远,和后来的那些网络文学一样出书出名。然而她后来似乎更有兴趣混迹于各大论坛发表书评,一样自得其乐。阿昕后来说她的历史观曾经深受金庸影响,然而随着阅历的增长,却越来越偏离金庸,让人感叹不已。

沧海一生笑,滔滔两岸潮,江湖九四载,青冥任逍遥。感谢金庸,让我们的年轻岁月有过那梦幻激情。

 

 

 

 

 




浏览(2081) (8) 评论(17)
发表评论
阿呆兄也有真性情 2018-04-13 12:25:33

阿呆兄也有真性情



红楼梦里有两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浑人,一个是刘姥姥,另一个就是薛蟠了。京剧里的薛蟠涂了粉白的眼鼻以示其丑角的身份,好坏难辩,插科打诨是必定少不了的。小说里的薛蟠出场就惹了人命官司,活脱脱是一个打死了人不陪命,还强抢民女的恶少形象,搁一般的小说里应该是被口诛笔伐的对象。然而奇就奇在,大家一旦走近这个人物,对其可叹可笑可气,却无论如何恨不起来。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他有属于自己的真性情,坏没有坏彻底,呆又不是纯粹的呆瓜。借蒋勋的话说,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被宠坏了的小孩。

如果贾宝玉是愚顽怕读文章,那薛蟠老兄就是斗字不识几个的真草莽了。我一直认为贾宝玉是当得起富贵公子的风流身份的,只是在一众灵秀的姐妹中稍逊文采,而诨号呆霸王的薛蟠,才是那个真正腹内草莽的富二代。同是富贵乡出来的,薛蟠不识唐寅也就算了,竟能生生把唐寅念做庚黄,读到这里不笑喷都不行。他的那几句胡诌的歪诗,蚊子哼,马猴窜,似乎上不得台面,搁在文章里,却有歪打正着的妙处,笑翻众客,让人想忘都忘不掉。曹公在这处非常直接大胆,虫儿钻之类的肉诗都上了,可着劲在把书往禁里写呐。然而无论当朝怎么禁,红楼梦还是在民间以星火难灭之势流传开来,文字本身强大的吸引力应该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吧。

薛蟠这样一个浑人白丁,在文人骚客的圈子里却一样混得开,靠的绝不仅仅是银子。呆霸王其实也有真性情的一面。他但凡得到新鲜的玩意儿,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与人分享。从唐寅的春宫图到中秋宴的肥蟹,只要是他有的,大家都有份。他显摆东西很直白,“这么长这么粗的粉脆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的一尾鲟鱼。。。”有没有觉得他说的时候是一定连比带画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的迫切和兴奋?这样的薛蟠一定让人无法拒绝。他和柳湘莲不打不相识,调戏不成反被痛揍了一顿,却自知理亏而没有摆出恶少的款伺机报复,后来落难时被柳湘莲所救,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人最后竟然结为兄弟,凭的大概就是这点真性情吧。薛蟠肚里没有弯弯绕绕,认错认的爽快,比起那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险之人,其实尚有可交之处。可惜幼年丧父,缺乏管教,以致无法无天,最后薛家败落在他手里可以说是必然的。为人父母的看过来,也算是一个警醒吧。

有人说曹公惯用拆分的手法写人,比如晴雯是黛玉的分身,袭人是宝钗的分身,突发奇想,那么薛呆子是不是也可以算宝玉的一个分身呢?薛蟠在书中算得是上一个奇葩,曹公为什么要花大量的笔墨来描绘这样一个俗物呢?你看,两个呆子竟连中意的人都一样。 从香菱, 黛玉 到秦钟甚至柳湘莲,不学无术的浑霸王看入眼的人居然都是些风流剔透的美人。宝玉发病的那一段,众人都乱做一团,曹公不忘夹带了薛蟠在里面忙活,还特意交代他“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看去,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忽一眼瞥见林黛玉风流婉转,已是酥倒在那里”,这段看起来实在精彩的很。所谓食色性也,两位呆子对美色都同样从心底里喜爱,只是表现方式有雅俗之别。不同于宝玉对美的爱护,薛蟠面对美色简单粗暴,喜欢抢过来就是,催花辣手,可怜一个不俗的香菱就这样被白白糟蹋了。

凭着多金豪阔,薛蟠在京城富二代的圈里吃喝嫖赌,走鸡斗狗,混得可谓风声水起,无所不能。有网友说:朋友圈里有个薛蟠是件很欢乐的事,出得起场子,聊得起段子,撑得住面子。不禁想,这不就是典型的人傻钱多,人人速往么,这其实也是现代薛蟠们的悲哀吧,钱在众人捧,墙倒弥孙散,白白拿自己的一生娱乐了众人。

 





浏览(39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熊娃的中学生涯 2018-03-09 13:04:00

熊娃的中学生涯


曾经听一朋友感叹过:一旦娃上了学,时间就像脱缰的野马,再也刹不住了。还真是这样,转眼间,熊娃就结束了三年的中学生涯,成了一名高中生。回想过去的三年,不能说没有收获,不过人们常说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搁我们家成了十分耕耘一分收获。没办法,养了颗铜豌豆,难呐。

熊娃自小刁钻古怪,难于取悦,常常把no 字挂在嘴边,我戏之为“no no 小姐”。戏谑之余也会仰天长叹,为嘛别人家的豆苗长势喜人,仿佛开花结荚指日可待,自家这颗豌豆,却不论下什么猛料,都岿然不动,砸不烂捶不扁。好容易熬出点小芽也跟营养不继似的,成长缓慢?上学以后,熊娃混迹于广大同学之中,做了各种兴趣爱好班的n年资深酱油,却不显山露水,各方面成绩平平,看不出特长。我们意识到熊娃在普通公立学校很难得到足够机会,经过一番思量,中学把她送进了本地一所还算有名的私校。

尤记得熊娃六年级开学典礼上,校长的一番话意味深长:“中学是一个很微妙的阶段, 孩子向往独立,渴望认同,却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往往遇事拿捏不当,喜怒无常,父母们要作好不被孩子待见的心理准备,云云。”唔,好像熊娃从小都不怎么待见父母的意见,这个思想准备早就有,只要熊娃能尽早适应新学校,走上日常正轨就好了。然而事情并没有想像的简单,不管我怎么带着熊娃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互动活动,熊娃还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真正融入到新的同学圈里。这个阶段的孩子早已经形成了各种固定的小圈子,为数不多的新生要么想办法挤进一个圈子,要么赶紧组成自己的联盟,不然就只能在圈外游离了。熊娃不幸天生性格被动,在被新朋友发现之前,只能天天数着学校人行道的裂缝打发空余时间。那段时间熊娃老说做梦都梦见从前的老师和同学,做梦都想回去,听得我很是心酸。好在新学校的活动很满,小圈子进不去,大圈子还是有份的,她很快加入了学校乐队还有课外各类球队。一年以后,熊娃总算也有了talking friends,过节也能收到小礼物了。可是,她依然很想念从前的小学老师和同学,说那才是她的home school

七年级,熊娃学习成绩依然平平,脾气却见风长,我辅导她的功课越来越吃力。这所学校奉行独立思想,要求学生对自己的学习全权负责,不鼓励家长过多干涉。家长因此只能看到孩子每个季度的平均成绩。她开始不乐意给我看老师评过的作业和成绩,尤其不愿意改错,只有完全不会的情况下才来找我帮忙。我发现她不会的原因是前面的一些知识点没掌握,给她讲的时候她又不服气,于是陷进了争吵里。这种乱麻一般的搅吵让我很头疼,最后我选择了把功课交还给她自己处理,毕竟我无法代替她思考。期末发现,放手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熊娃的成绩依然不上不下,却也没有一落千丈。老师们给她的评语还算不错,说她足够努力,但要学会不懂就问。我很清楚熊娃最大的本事就是不懂装懂,她把面子看得比天大,不允许点破。我想我应该再多一点耐心,等这块顽石慢慢开窍。至少她会安排自己的时间了,知道每天应该带什么学什么。学校的各种活动从不缺席。弦乐队的位置从最后一排的酱油前进到第二排,可以露脸了。golf则跟高中生们一起打出了不错的名次。她开始享受被教练和几个高中队员宠着的滋味了。

八年级,一切都在正轨中。成绩没有大变化,还是忽高忽低,没有全A. 熊娃继续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类活动。乐队老师给了她很多关注,让这个酱油娃有了表演的诉求,顺利坐上了初中部首席小提琴的位置,。她在体育方面的优势也更加明显了。虽然个头瘦小,却精力充沛,体能训练很轻松,打球的球感也很好。考虑到学校的训练太杂且时间不够,我们给她加了私课,专攻golf。周末打了一些小比赛,拿了些小奖。很快,本地一个俱乐部注意到她,邀请她加盟中学生联赛,每周提供三次免费训练。我们当时有被馅饼砸中的感觉,果断加入,跟着团队转战2个月,最后拿到到了季度冠军。这次宝贵的经验让我对熊娃有了更多信心,感叹方向对的时候,熊娃也可以暂时变成牛娃。然而这个摸索的过程是漫长的,充满了不确定性。孩子的成长又不能推倒了重来,我们只能一面观察摸索,一面不断调整,不轻言放弃。于是想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如果孩子是块顽石,父母就当做那流水,以柔韧的力量将她细细打磨。也许将来并不一定会成就一块闪闪发光的宝石,然而细磨之下也当会有属于她自己的美丽光泽。

比较熊娃和周围同龄朋友的孩子,发觉熊娃走了一条不太一样的路。就择校而言,本地大部分的华人朋友都选择了gifted school,专注于学习。这种学校作业多,功课重,适合于学霸型的自推娃,且经济实惠,家长省心。然而缺点也很明显,大量的资源放到学习方面,艺术体育类的项目就相对少了,让孩子的发展不够平衡。私校的师资力量不见得强过公立,但相对而言给学生提供的关注多一些,艺体类更加丰富,孩子会多一些选择。单就学习而言,熊娃在私校并没有得到想像中的长足进步。我分析了她这三年的表现,觉得这个还是跟孩子的天赋有很大关系,强求不来,毕竟还是有别的孩子学得很不错的。熊娃最大的收获是在乐队和球队得到了独立锻炼,有了自信心和辨别力,懂得努力,这个是光靠学习成绩给不了的。

另外,私校不等于好学校。各类私校办学千差万别,做决定之前一定要多做调查,弄清学校的特色和生源,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方向,这样才不至于花冤枉钱。熊娃所在的学校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富二代太多,作风奢侈,对孩子会有一定的影响。熊娃某段时间唠叨的最多就是谁家的豪宅如何,谁家的豪车如何,谁家又和某议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等等,很让我头疼了一段时间。好在后来训练繁忙,她渐渐也就没有心思关注这些无聊的东西了




浏览(536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蒙拿提的阳光 2018-03-07 12:24:16

蒙拿提的阳光

 

小时候住在内地一座偏远小城,日头稀薄,冬天常常是阴湿的,只有运气好的时候才可以看到远处灰蓝的群山。那时侯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想知道山的尽头是不是海。可梦里的海总是不真切,只是灰黑的一片,有着捡不完的贝壳。多年后移居到蒙拿提这座海滨小城,梦里终于多了几抹亮色,海浪沙滩都仿佛透着光,蓝得空灵,我可以在海面上自在地飞。

蒙拿提的太阳从不会辜负人,每天勤勤肯肯出操,把四周照得透亮,早晚时常扯几朵染了金边的祥云免费赠送,即使偶尔偷一下懒也没人会责怪它了。阳光让小城四季都蒙上了一层金色,一切温暖而平和,心中渐渐就少了阴暗,觉得不用为将来忧虑。这里的日出是为早起的人准备的,天边总要先将云彩一点点铺开,等暮色完全退去,最后一点金黄才羞答答的出来,红里透着新鲜。 而日落则是一天大戏落幕,偌大的血红一轮,端着威严肃穆的架子斜在低空,让世间一切都沦为它的陪衬。云层仿佛早已承受不住那血色,,橙红紫蓝的变幻着牵扯着,海滩上嬉戏的人群往往收敛了声息,三两个靠在一起凝眼相送,任血轮缓缓下沉,没入海里,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蒙拿提没有明显的四季交替,夏季漫长,其他三季的存在仿佛只是为了调剂。夏季天气往往变化无常,上午还是碧空万里,转眼就可能雷雨交加,闪电在云层里穿梭游弋,比独立日的焰火还要明艳。瞬息雨过,就有霓虹登场,有时只是天边极淡的一抹,有时则艳丽异常,两头拔地而起,呈现出完美的虹弧,有时还有双虹,两弧一深一浅,瞬间即逝。运气好的时候五彩光柱就在身前,仿佛触手可及,如在梦里。最有趣的是太阳雨,一团墨云恰恰飘到了自家屋顶上空,屋前雨水兜不住了开始哗啦啦往下淌,而屋后太阳仍明晃晃地挂在半空,把半边云层染得透亮,顺便给那朵调皮的墨云也镶几道金边。若正好是在傍晚,火烧云一路延绵过去,一径把刚露了个头的月亮染成了粉脸,梨花带雨般的漂亮,太阳则在另一端红着一张脸,舍不得离开似的。

这里的秋季总是姗姗来迟,日头不再燥热,天空格外高远,透蓝,风依然是暖的,微带着点凉。凉意加深便是冬季了,然而不过几天就又回了暖,阳光依然隔了树梢洒下来,慷慨地照在人身上,暖得人直想眯了眼睡去。冬天日照的时间短,光影的变幻就更加深刻了,让人忍不住想涂抹几笔,然而心知来不及,只得凝望片刻,把印象收入脑海里,一天往往便糊里糊涂的过去了。

我就这样渐渐的老去。在蒙拿提的阳光里。



浏览(1167)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在办公楼静等飓风irma来临 2017-09-10 14:35:50

从周一得知飓风来袭就时刻关注天气,一开始心存侥幸,没有紧急储水储粮,等反应过来时,各大超市的水已经被一抢而空。还好后来调运得力,第二天就送来了更多物资,保证每人至少可以购得两箱水。其它的饮料和食品则没有限制。我们备好水粮,开始了防灾准备。毕竟这是头一次遭遇飓风,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干脆先把工具备齐,看天气情况再做定夺。后来几天陆续上了沙袋,加了合金护窗。护窗很重,边缘锋利,装起来很要点功夫。左邻右舍都互相帮忙鼓劲,让我们很感动,男人们这时候纷纷吐槽本来没必要装,都是家中母老虎催逼下才行动的。无论如何,男人们出了死力,一天下来,整个小街都变得银光闪闪的了。我家先生自吹自擂给了四字评价---固若金汤。就让他吹吧,马上就要接受飓风检验了。

前两天还比较乐观,各种模型数据显示飓风有可能从东面海域往北。谁知后面情况越发不妙,中心一直没有北移的迹象,迈阿密的朋友首先坐不住了,开车一口气逃到了阿拉巴马。随后中西部的朋友也开始紧张起来,微信群里面天天讨论走还是留。坐不住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在撤离,剩下的人心里无端就慌起来。周五深夜飓风重新加强为5级,又一个中间派熬不住匆匆北上了,半夜铃声把我吵醒,劝我撤,我正在迷糊中,只想睡完这觉再说。后来得知那个朋友一夜不眠不休,第二天总算开出了佛州。现在一家人在大雾山里悠哉度假,不枉一番辛苦。我家是坚定的留守派,无它,佛州的地形让人们只有北上一种选择,而且逃难路途遥远。如果大家纷纷出逃,堵在路上只有更危险。我心里估摸最坏情况也就是在shelter或者办公楼呆上两天,可能会不舒适,但至少性命无忧。何况飓风登陆后还有可能减弱到2、3级,尚符合自住房的设计标准,到时候待家里也行。听昨天撤到shelter的朋友说那里一切良好,有食物发放,人们很安心。撤到教会的一个朋友说遭遇停电,但人们互助友爱,只当是临时party。我心里面还有隐隐一点期待,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超级飓风(当然过境最好不要超过3级 :))。有朋友估计和我同样心态,昨晚风速一度减弱,竟然发帖说没看头了,朋友们纷纷表示要承她吉言。

也许是有了前面harvey的教训,这次政府反应迅速,很快就调集人马,疏通道路沟渠,定点发放沙袋。沙袋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人们耐心地排着长队,没有哄抢现象。无奈还是僧多粥少,邻市沙袋曾一度告急,后面干脆开放沙堆,任由人们拿各种袋子应急。于是有人把枕套拿出来了,多年不用的T恤也拿出来了,想尽了一切办法保卫家园。以前就听说过一种说法: 论服务和管理,联邦政府不如州政府,州政府又不如地方政府。在这次灾难面前,还真是如此。在我们撤进办公楼的时候,看见又一队市政府员工迎着风雨整装待发了。





浏览(1644)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