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西顾的博客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之外  
我的网络日志
在办公楼静等飓风irma来临 2017-09-10 14:35:50

从周一得知飓风来袭就时刻关注天气,一开始心存侥幸,没有紧急储水储粮,等反应过来时,各大超市的水已经被一抢而空。还好后来调运得力,第二天就送来了更多物资,保证每人至少可以购得两箱水。其它的饮料和食品则没有限制。我们备好水粮,开始了防灾准备。毕竟这是头一次遭遇飓风,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干脆先把工具备齐,看天气情况再做定夺。后来几天陆续上了沙袋,加了合金护窗。护窗很重,边缘锋利,装起来很要点功夫。左邻右舍都互相帮忙鼓劲,让我们很感动,男人们这时候纷纷吐槽本来没必要装,都是家中母老虎催逼下才行动的。无论如何,男人们出了死力,一天下来,整个小街都变得银光闪闪的了。我家先生自吹自擂给了四字评价---固若金汤。就让他吹吧,马上就要接受飓风检验了。

前两天还比较乐观,各种模型数据显示飓风有可能从东面海域往北。谁知后面情况越发不妙,中心一直没有北移的迹象,迈阿密的朋友首先坐不住了,开车一口气逃到了阿拉巴马。随后中西部的朋友也开始紧张起来,微信群里面天天讨论走还是留。坐不住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在撤离,剩下的人心里无端就慌起来。周五深夜飓风重新加强为5级,又一个中间派熬不住匆匆北上了,半夜铃声把我吵醒,劝我撤,我正在迷糊中,只想睡完这觉再说。后来得知那个朋友一夜不眠不休,第二天总算开出了佛州。现在一家人在大雾山里悠哉度假,不枉一番辛苦。我家是坚定的留守派,无它,佛州的地形让人们只有北上一种选择,而且逃难路途遥远。如果大家纷纷出逃,堵在路上只有更危险。我心里估摸最坏情况也就是在shelter或者办公楼呆上两天,可能会不舒适,但至少性命无忧。何况飓风登陆后还有可能减弱到2、3级,尚符合自住房的设计标准,到时候待家里也行。听昨天撤到shelter的朋友说那里一切良好,有食物发放,人们很安心。撤到教会的一个朋友说遭遇停电,但人们互助友爱,只当是临时party。我心里面还有隐隐一点期待,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超级飓风(当然过境最好不要超过3级 :))。有朋友估计和我同样心态,昨晚风速一度减弱,竟然发帖说没看头了,朋友们纷纷表示要承她吉言。

也许是有了前面harvey的教训,这次政府反应迅速,很快就调集人马,疏通道路沟渠,定点发放沙袋。沙袋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人们耐心地排着长队,没有哄抢现象。无奈还是僧多粥少,邻市沙袋曾一度告急,后面干脆开放沙堆,任由人们拿各种袋子应急。于是有人把枕套拿出来了,多年不用的T恤也拿出来了,想尽了一切办法保卫家园。以前就听说过一种说法: 论服务和管理,联邦政府不如州政府,州政府又不如地方政府。在这次灾难面前,还真是如此。在我们撤进办公楼的时候,看见又一队市政府员工迎着风雨整装待发了。





浏览(1489) (7) 评论(0)
发表评论
谁是挨骂最多的孔子学生? 2017-05-12 07:32:15

挨骂最多的孔子学生

   

   跟孩子一起读《论语》有一小段时间了,发觉小朋友对里面的仁孝忠恕概念一头雾水,倒是对哪个弟子受表扬或者挨批评很上心 ,若是读到有人挨骂必要捧腹幸灾乐祸一番。于是干脆把挨骂最多的那位拧出来,单独扒一扒。好比现代课堂总有深得老师喜爱的三好学生,也一定有让人头疼的捣蛋份子,宰我大概就是那个让孔子又爱又恨的捣蛋份子。

宰我,也叫宰予,字子我,鲁国人。(话说古人一定很闲,没事就喜欢起个字啊号的,再弄个排列组合,让你猜猜我是谁 ,后人研究起来头两个大,到底who is  who?)整本《论语》里面,宰我占的篇幅不算多,细数来只有五处,且几乎每次跳出来都是被当作反面材料来批评的。当年这个中二少年白天睡大觉,被孔子大骂“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原来这句民间著名骂词出自圣人孔子,哈)。换到今天,我们会觉得睡个懒觉根本不是个事嘛,值得孔子这么大动肝火吗?有后人解释说,因为古代没有电灯照明,讲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宰我白天不学习而睡大觉是浪费光阴的行为,在当时文人界是非常可耻的,所以被孔子骂,后来他改正了坏毛病,才成就了孔门十哲。还有后人为宰我圆场(南怀谨《论语别裁》),说他体弱晚上睡不好,孔子起初不了解情况,所以骂他,后来知道了原因,才有了后面一句“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该是”,意思是宰予让孔子改变了以前主观判断人的习惯。两种看法似乎都有其道理,我更倾向于前者。圣贤也有少年时,孰能无过,过则勿惮改才是真君子。后世尊儒太甚,以至于把孔门弟子都美化了,好比中世纪的耶稣十二门徒像,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圈光环,面貌却模糊了起来

宰我在《论语》里第一次登场是在《八佾第三》论社,为了劝鲁哀公对付三家权臣,杜撰了个“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说周人在社庙周围种栗树,是为了让臣民害怕而服从,意思是应该铲除权臣建立君主权威。孔子听了说了一句:“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认为宰我这件事没做对,太急躁,然而既然已经过去了就既往不咎吧。这段用宰我的浮躁彰显了孔子的宽容大师风范,《论语》后面还收录了一些反面教材,仿佛宰我的出现就是为了丰富孔子的形象而来的,却不小心让后人窥到了一个不那么圣贤的孔门奇葩。这朵奇葩甚至给老师发问设陷阱,说:“你不是说里仁为美吗,如果井里有个仁者,君子要不要也跳进去陪他?”说完伸长了脖子等答案,却听孔子慢悠悠说:“何为其然也”,言外之意小子你这个坑挖得不好,一看就是个陷阱,仁者根本就不会跑井里去蹲着嘛,趁机讲了一通“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把人给彻底绕晕了。文中没提宰我后面的反应,问题少年说不定在腹诽:“万一不小心掉进去的呢,万一呢?”

宰我很对的起他这个名字---宰了我也要发问。比较孔子几个最亲厚的弟子,宰我恐怕是唯一一个敢于跟夫子叫板的人。虽然从《论语》的记载中宰我每次都碰了壁,他的观点在今天看来不见得就没有道理,比如质疑“三年之丧,期为久已”。三年守孝是远古以来的规矩,连皇帝老儿都要做做表面功夫,宰我则愣头愣脑地跑去问:“老师,三年是不是太久了,形式不重要,我看一年就足够了嘛“。孔子问:父母死了才一年,你就开始吃好喝好,心安吗?宰我硬着脖子说:“安”。孔子很无奈说:“你觉得安,那就这样做吧”,转头却跟旁边的弟子一顿好批:“宰我这个人啊,不够仁德,父母悉心照顾他这么多年,他爱父母连三年都做不到!” 宰我恐怕心里不服,做足三年仪式不见得就是真爱父母,史书里利用三年之孝做文章的伪君子多了去。逝者已已,把哀戚放在心里面继续自己的事不是更好吗?何况人的情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哀戚感,勉强做出来也不过是流于形式,实在没有必要搞个一刀切吧。圣贤之言,不可不听,不可全听,连孟子都说三年之孝有违现实。搁在今天,三年不让逛电影院甚至不能娶老婆生孩子,岂不把人憋死。孔子那个时代用今天的标准看其实已经相当的尊师重道了,可你看《论语》,孔子在叹息:道之不存,德之不修,这个世界离孔子理想的周礼终归是越来越远了。

骂归骂,孔子对宰我还是惜才的,《论语.先进第十一》把他列为言语科的高材生,排位尤在子贡前面。后世根据先进篇搞了个孔门十哲,宰我名列其中,唐宋时还被追为“齐候”,明代改称“先贤”。奇怪的是,除了这个排名,宰我有记录的先进事迹实在寥寥,不论是《史记》还是《孔门家语》里,宰我都是挨骂的那位,难道在孔子面前打瞌睡也能瞌成先贤?孟子后来何以称宰我智足以知圣人呢?历史的评价如此矛盾,此中必有蹊跷,可惜年代久远,细节已不为人知了。《史记》里有记载 宰予在齐国死于田氏之乱,孔子听闻叹到“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评价宰我聪明善辩,可惜言行不一致,导致了后来的杀身之祸。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对此有质疑,认为死在齐国的另有其人,但这个论点抵不过《论语》和《史记》的流行,如此宰予着实被黑了两千年。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已经很难考证。钱穆比较各类史料后撰文替宰我鸣冤,认为宰我应该做过大官,孔门弟子与之有疏,才导致其被黑化的厉害,有兴趣的可找来一读。

 



浏览(65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最忆是杭州--回国小记 2017-04-19 11:24:13

  暑期将至,朋友们纷纷开始订票回国,惹得我一时心痒。想起去年的回国之旅,杭州彼时还在为G20峰会做最后冲刺,遂盗用盛会之名,作此游记,聊以画饼充饥。

  记得那一日天气清爽,空中偶尔还飘了一点细雨,很适合观赏西湖。我们赶了个早,从附近的小吃店点了热气腾腾的小笼包,薄皮的馄饨,还有滚烫的鸭血粉丝汤。吃完揣着颗无比妥帖的心逛上了苏堤。绿杨荫里,游人如织,孩子们在前面奔跑,嬉笑声洒落在熟悉的景致里,让我微微失神。纷杂的记忆叠纵而至,撩起遗留在过往时光里的微末心思。

那一年我正值人生低谷,强打精神随组里带本科生到杭州实习。学生们活泼好问,我却一直郁郁寡欢。同行的另一位老师中年离异,情绪负面,我俩似乎谁也顾不上谁。所幸驻地离西湖不远,傍晚无事便一个人信步走走,只见满湖荷花粉白玉立,开得甚为热闹,越发衬得自己形影孤单。抬眼看看四周,游人三三两两,有老人拿了数码相机在安静地捕捉荷花的姿态。没有人注意到我。那世界静谧美好,却仿佛与我毫无关系。不禁就想,将来有没有那么一天,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跟我一起再在这湖边漫步,岁月静好?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终于回来,身边多了一大两小。

孩子们在前面的小铺停下了脚步。铺上摆着胖鼓鼓的小白瓷瓶儿,里面是老酸奶,插根吸管用力一吸,醇厚的奶块便滑进了口里。孩子们喝得十分痛快。却不知当年我第一次喝这种酸奶时,并不习惯,以为是天热牛奶馊了,较真的同伴还跑去跟小贩论理,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成年后的我慢慢习惯了这种发酵的滋味,一如出国后慢慢习惯了各种奶酪。人的生存能力,似乎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强大。

  十八岁那年,我和小伙伴第一次谋划穷游杭州,为了省一晚住宿,半夜跳上一辆绿皮火车,黑灯瞎火摸到西湖边。彼时初春的风带着寒气拂过,让人睡意全无。记得湖心深处, 半空寒月和水中幻影汇织成一处,摄人心魄。那清冷的月光,一径照进心里,在记忆中拓上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印。我们沿着湖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走了不知多久,月色逐渐变浅,陆续有了早起市民锻炼的身影,天迹随后发白,太阳的清辉终于洒在了湖面上,泛起微微的光。湖边的桃树斜倚着躯干,早有几朵花苞静立枝头。就这样,我们凭着一张地图,两条腿,三天时间游遍了西湖十景。惊讶地发现传说中的“断桥”原来并非是断残的石桥,黄昏夕照处的那座塔也并非雷峰塔。南屏晚钟倒是整个被罩在楼里的一口不折不扣的巨钟。灵隐寺的签不知灵了还是不灵,却记得后山中还有不少残损的北宋石佛。历经各代战火保存尚好,可惜在五十年前丢了头或者手,被过往游人抚摸得油黑发亮,成为那个年代的特殊记忆。小伙伴是个独立特行的人,她后来还游历过很多地方,兴之所致会独自在沙漠里支起相机,捕捉星星的轨迹。她指给我看的那片风景,恍然就在昨天。

  那时侯的我们还不晓得,杭州因地理得天独厚,是我们大学的实习基地,四年里有的是机会游玩。再去的时候,手里多了罗盘和小本,一副学生派头。从栖霞岭的成因到虎跑泉的露头分析,一路奔波劳累,只觉脑僵腿软,根本无暇顾及山水。依稀记得驻地玉泉有巨鱼不知活了多少岁月,足有人长,在清浅的池水里默默游弋,仿佛已经成精。当年采撷的一点地质知识早已忘得个干净,徒余栖霞那一片赤红的色泽。穷学生没有钱享用龙井茶,好在虎跑的泉水可以免费喝个饱。当年的小本上仿佛还疾书过类似“虎跑泉位于水源丰沛的断层带,临近九溪十八涧,环境清幽“的话。据说泉边现在有了茶室,游客随时可以享受到天下第三泉泡制的龙井之美。不过真正的三处古泉眼早已封存,只在下游开凿了大池,方便市民取用。亲见有人直接拿空瓶装了水就走,一时怀疑后山小店里卖的矿泉水就是灌自那里。山中有农家贪图方便,在屋后院挖个一米深的小坑,任凭黄土裸露,不做修饰,就有泉水渗出汇集,供一家日用。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竟不曾注意虎跑的泉边还立着一代大师李叔同的骨塔,也不知大名鼎鼎的济颠就圆寂于此,白白的错过。李叔同出家前曾是西泠印社的名士,一场盛会散尽,当年做诗凭吊孤山苏小小的人,也都纷纷作了古,占据了某座坟墓供后人瞻仰。前人已去,生命还在这片古老的地方不断繁衍生息,杭州,从来都不会寂寞。

  事实上聒噪的各种观光团来回穿梭,也不会给人寂寞的空间。景点导游们人手一个大喇叭,嗓门此起彼伏,不见其人,必闻其声,也不怕旁边的散客没有交钱占了便宜去。行到一处,见柳荫边上停靠着画舫,孩子们欢呼着跳上去,站在船头向湖面眺望,又是另一番景致。东岸有一片开阔地,游人渐次聚集,一问方知有喷泉初试。于人群里捡了个缝,站定,不多时有音乐响起,湖面上激起水柱,随着音乐高低起伏,气势直逼拉斯维加斯的那座豪华喷泉。可惜落在天然去雕饰的西湖上,总有点画蛇添足的感觉。一个月以后,《最忆是杭州》在这里上演,媒体给了晚会四个字---美伦美幻,是灯光修饰后的另一个西湖。

  那天只游了半日湖,孩子们累了就折回房间小憩。我倚在床头,从窗户凝望过去,记忆中的夕阳正缓缓沉入半截古塔后,没于无边青黛之中。

 

 



浏览(2623) (4) 评论(2)
发表评论
The Giving Tree---这本童书感动了女儿和我 2017-04-04 10:10:15


某晚睡前,女儿踏踏走过来塞给我一本书说:读一读这个吧,太悲伤了!说完竟掩面而去。我一时很好奇,什么书能让这个一贯没心没肺的孩子说起了悲伤?翻开一看,却是一本黑白绘本。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giving tree who loved a little boy……简洁的文字,粗畅的线条,一页页勾勒出一个男孩和一棵树的生命故事。


最初的最初,男孩和树彼此拥有,岁月静好。男孩在树下嬉戏,休憩, 尽情享受着树提供的荫蔽。可是男孩很快长大了,树荫和果实不再能够满足他。他需要更多的东西,钱,房子,女人……自由……而树只想要男孩快乐。这是一个极不对等的关系。面对男孩的一次又一次索取,树平静地给出了全部。最后,男孩步入垂垂暮年,步履蹒跚再次回来,树用仅剩的半截树墩给疲惫的他提供了最后的休憩。树重又变得满足而快乐。


在这本书里,女儿和我看到了生命的两种层面。女儿说这本书很悲伤,因为男孩一直在索取掠夺,直到树失去全部,都不知悔改,身为那棵树也太悲惨了。我却从树那里看到了甘心付出的幸福。树给了男孩最深沉的爱,表面上看被掠夺了一切,然而她内心充足而喜乐。正如《小王子》里的那只收获了麦子颜色的狐狸,这棵树一定收获了爱的记忆。这种幸福怕是只有为人父母过,才能真正体会得到吧。从孩子的孕育,出生到成长,哪一步没有伴随着父母的艰辛付出呢?然而孩子心安理得享受着这一切的同时,并不一定会认同回报。书里那个男孩,直到生命的尽头,也没有感谢那棵为他耗尽一切的树。好在树其实也不需要回报。在现实里,我们往往对孩子的爱也远胜过对父母的关心,这种不对等的直线关系似乎是人类得以延续的方式。幸好,所有的父母都曾经是别人的孩子,算是可以勉强找平。


万能的维基百科告诉我,这本书其实很有名。自1964年发表以来,已被翻译成各国30多种文字,包括中文译本,受到大家的喜爱。各国人民对书中男孩与树的关系有着各种不同理解。比如日本人认为是描述亲情关系,瑞典人则偏向于复杂的人际关系。宗教界认为此书描述了人与神之间背离和恩典的关系。还有环保人士认为可以用此书教育小朋友爱护地球资源。心理学界则总结个人对该书的不同解读是一个有趣的心理学研究课题。二十年后,有人不满该书的结局,干脆出了一本姊妹篇,叫做《The Other Giving Tree》。于那棵树旁边凭添了一棵私心树,结局是被砍成树墩的那棵悲伤的看着老去的男孩选择了旁边的大树荫蔽下休息,仿佛是对现实的嘲讽,却少了原作带来的美感。


不为人知的是,这本流传了半个世纪的书在寻求出版的时候曾经遭遇了莫大挫折。最初的出版商认为此书对孩子们来说太悲伤,而对成年人而言又太简单, 因此错误评估了市场。最后还是Harper & Row慧眼识物,总算发行了几千册,才使得这本书得以流传开来。


作者Shel Silverstein 出生在芝加哥一个犹太家庭,是一个诗人,词作家,漫画家,歌剧家。如果这些不够惹眼球的话,他还得过两次格莱美奖,金球奖和奥斯卡提名。Silverstein成名之前在芝加哥街头画过漫画卖过热狗,梦想当职业棒球手。经历了徘徊惶恐。他的人生总算应了那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blob.png

 

 









浏览(2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遥远的情人节 2017-02-14 13:30:10

这是一个冒着粉红泡泡的节日。每年的这个时候,同事们的办公桌上会悄然出现几朵玫瑰, 伴着几声互相打趣,气氛刚刚好。在美国,这是一个表达爱的日子,亲人朋友之间都适用,孩子们在学校也少不了互送卡片或者鲜花。不像国内,情人节仅是恋人们的专利。

遥想当年的女生宿舍,这一天,总有不怕死的男生捧了鲜花在门口张望,也总有几个女生躲在窗后叽叽咕咕。当年貌不惊人的我也曾有被俊男拦截的经历,可惜正要脸红心跳做出一副羞涩状,俊男磕磕碰碰开口了---同学,那个,请帮忙叫某室某美女。得,女主要登场,我等继续跑龙套吧。不甘之余也曾谈过几次闪电般的恋爱,可惜每段都好景不长,没能等到情人节就无疾而终, 情人节终归离我太遥远。及至我家工科男上场,为了求婚,拿了一把快要开得十分惨烈的玫瑰,以光速扔进我手里,之后便如千年铁树一般,与浪漫半点沾不到边,此是后话。

曾经有男孩问我,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玫瑰花?忘了当时我是怎么回答的了。现在倒是有一个答案:女孩子喜欢的是藏在玫瑰后面的那份心意,其实无论是花还是巧克力,或者一个小小的发卡,都好。只不过玫瑰花,看上去更张扬些。那个男孩后来送了我一些小玩意儿,终归没有花。

当年的室友之一,是个可人的小美女,那一低头的温柔不知俘获了多少少男心。时不时就有人寻了借口,送零食瓜果到我们宿舍,往往小美女还没开口,零食就被分而食之了。我等龙套因颇沾了些福利,对前来排队的零食们十分地和颜悦色,有求必应。可惜小美女并不为零食们所打动,最终还是被本门师兄近水楼台了,碎了一地少男心。那位近水楼台的师兄其实也没走多久运,只坚持了一年就被分手了,不知他是因为失恋还是骑摩托车摔坏了脑子,反正性情大异,差点毕不了业。二人后来各自娶嫁生子,鲜有来往。小美女凭着眼光精准的舅母,挑到了好夫婿。她跟着夫婿来美国镀了金后又海归,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师兄则在群里对小美女的爱慕十年如一日毫不掩饰,对比小美女的退避三尺,着实让人唏嘘。

那个时候的小恋人没有什么去处,只能三步一岗般栖身于河道旁,或是小树林里,两团黑糊糊的影子叠做一处。同学们口口相传的“三好坞”其实有三多---树多,蚊子多,野鸳鸯多。戴了红袖套的保安喝足了酒没事干,拿着手电筒专往树丛里扫,雪白的灯光扫过,有人影晃动,伴着几声呵斥,下夜自习若偶然遇到,很有些惊涑感。有好事者就此赋诗一首:昨夜挑灯夜读,昏沉不知归路,误入树林深处,糊涂,糊涂,惊起鸳鸯无数。是那个年代的真实吐白。

想起来真是十分的遥远,此节非彼节,不知不觉就又过了这么多的情人节。

祝网友们情人节快乐!

 



浏览(692)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