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西顾的博客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之外  
我的网络日志
阿呆兄也有真性情 2018-04-13 12:25:33

阿呆兄也有真性情



红楼梦里有两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浑人,一个是刘姥姥,另一个就是薛蟠了。京剧里的薛蟠涂了粉白的眼鼻以示其丑角的身份,好坏难辩,插科打诨是必定少不了的。小说里的薛蟠出场就惹了人命官司,活脱脱是一个打死了人不陪命,还强抢民女的恶少形象,搁一般的小说里应该是被口诛笔伐的对象。然而奇就奇在,大家一旦走近这个人物,对其可叹可笑可气,却无论如何恨不起来。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他有属于自己的真性情,坏没有坏彻底,呆又不是纯粹的呆瓜。借蒋勋的话说,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被宠坏了的小孩。

如果贾宝玉是愚顽怕读文章,那薛蟠老兄就是斗字不识几个的真草莽了。我一直认为贾宝玉是当得起富贵公子的风流身份的,只是在一众灵秀的姐妹中稍逊文采,而诨号呆霸王的薛蟠,才是那个真正腹内草莽的富二代。同是富贵乡出来的,薛蟠不识唐寅也就算了,竟能生生把唐寅念做庚黄,读到这里不笑喷都不行。他的那几句胡诌的歪诗,蚊子哼,马猴窜,似乎上不得台面,搁在文章里,却有歪打正着的妙处,笑翻众客,让人想忘都忘不掉。曹公在这处非常直接大胆,虫儿钻之类的肉诗都上了,可着劲在把书往禁里写呐。然而无论当朝怎么禁,红楼梦还是在民间以星火难灭之势流传开来,文字本身强大的吸引力应该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吧。

薛蟠这样一个浑人白丁,在文人骚客的圈子里却一样混得开,靠的绝不仅仅是银子。呆霸王其实也有真性情的一面。他但凡得到新鲜的玩意儿,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与人分享。从唐寅的春宫图到中秋宴的肥蟹,只要是他有的,大家都有份。他显摆东西很直白,“这么长这么粗的粉脆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的一尾鲟鱼。。。”有没有觉得他说的时候是一定连比带画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的迫切和兴奋?这样的薛蟠一定让人无法拒绝。他和柳湘莲不打不相识,调戏不成反被痛揍了一顿,却自知理亏而没有摆出恶少的款伺机报复,后来落难时被柳湘莲所救,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人最后竟然结为兄弟,凭的大概就是这点真性情吧。薛蟠肚里没有弯弯绕绕,认错认的爽快,比起那些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险之人,其实尚有可交之处。可惜幼年丧父,缺乏管教,以致无法无天,最后薛家败落在他手里可以说是必然的。为人父母的看过来,也算是一个警醒吧。

有人说曹公惯用拆分的手法写人,比如晴雯是黛玉的分身,袭人是宝钗的分身,突发奇想,那么薛呆子是不是也可以算宝玉的一个分身呢?薛蟠在书中算得是上一个奇葩,曹公为什么要花大量的笔墨来描绘这样一个俗物呢?你看,两个呆子竟连中意的人都一样。 从香菱, 黛玉 到秦钟甚至柳湘莲,不学无术的浑霸王看入眼的人居然都是些风流剔透的美人。宝玉发病的那一段,众人都乱做一团,曹公不忘夹带了薛蟠在里面忙活,还特意交代他“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看去,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忽一眼瞥见林黛玉风流婉转,已是酥倒在那里”,这段看起来实在精彩的很。所谓食色性也,两位呆子对美色都同样从心底里喜爱,只是表现方式有雅俗之别。不同于宝玉对美的爱护,薛蟠面对美色简单粗暴,喜欢抢过来就是,催花辣手,可怜一个不俗的香菱就这样被白白糟蹋了。

凭着多金豪阔,薛蟠在京城富二代的圈里吃喝嫖赌,走鸡斗狗,混得可谓风声水起,无所不能。有网友说:朋友圈里有个薛蟠是件很欢乐的事,出得起场子,聊得起段子,撑得住面子。不禁想,这不就是典型的人傻钱多,人人速往么,这其实也是现代薛蟠们的悲哀吧,钱在众人捧,墙倒弥孙散,白白拿自己的一生娱乐了众人。

 





浏览(31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熊娃的中学生涯 2018-03-09 13:04:00

熊娃的中学生涯


曾经听一朋友感叹过:一旦娃上了学,时间就像脱缰的野马,再也刹不住了。还真是这样,转眼间,熊娃就结束了三年的中学生涯,成了一名高中生。回想过去的三年,不能说没有收获,不过人们常说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搁我们家成了十分耕耘一分收获。没办法,养了颗铜豌豆,难呐。

熊娃自小刁钻古怪,难于取悦,常常把no 字挂在嘴边,我戏之为“no no 小姐”。戏谑之余也会仰天长叹,为嘛别人家的豆苗长势喜人,仿佛开花结荚指日可待,自家这颗豌豆,却不论下什么猛料,都岿然不动,砸不烂捶不扁。好容易熬出点小芽也跟营养不继似的,成长缓慢?上学以后,熊娃混迹于广大同学之中,做了各种兴趣爱好班的n年资深酱油,却不显山露水,各方面成绩平平,看不出特长。我们意识到熊娃在普通公立学校很难得到足够机会,经过一番思量,中学把她送进了本地一所还算有名的私校。

尤记得熊娃六年级开学典礼上,校长的一番话意味深长:“中学是一个很微妙的阶段, 孩子向往独立,渴望认同,却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往往遇事拿捏不当,喜怒无常,父母们要作好不被孩子待见的心理准备,云云。”唔,好像熊娃从小都不怎么待见父母的意见,这个思想准备早就有,只要熊娃能尽早适应新学校,走上日常正轨就好了。然而事情并没有想像的简单,不管我怎么带着熊娃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种互动活动,熊娃还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真正融入到新的同学圈里。这个阶段的孩子早已经形成了各种固定的小圈子,为数不多的新生要么想办法挤进一个圈子,要么赶紧组成自己的联盟,不然就只能在圈外游离了。熊娃不幸天生性格被动,在被新朋友发现之前,只能天天数着学校人行道的裂缝打发空余时间。那段时间熊娃老说做梦都梦见从前的老师和同学,做梦都想回去,听得我很是心酸。好在新学校的活动很满,小圈子进不去,大圈子还是有份的,她很快加入了学校乐队还有课外各类球队。一年以后,熊娃总算也有了talking friends,过节也能收到小礼物了。可是,她依然很想念从前的小学老师和同学,说那才是她的home school

七年级,熊娃学习成绩依然平平,脾气却见风长,我辅导她的功课越来越吃力。这所学校奉行独立思想,要求学生对自己的学习全权负责,不鼓励家长过多干涉。家长因此只能看到孩子每个季度的平均成绩。她开始不乐意给我看老师评过的作业和成绩,尤其不愿意改错,只有完全不会的情况下才来找我帮忙。我发现她不会的原因是前面的一些知识点没掌握,给她讲的时候她又不服气,于是陷进了争吵里。这种乱麻一般的搅吵让我很头疼,最后我选择了把功课交还给她自己处理,毕竟我无法代替她思考。期末发现,放手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熊娃的成绩依然不上不下,却也没有一落千丈。老师们给她的评语还算不错,说她足够努力,但要学会不懂就问。我很清楚熊娃最大的本事就是不懂装懂,她把面子看得比天大,不允许点破。我想我应该再多一点耐心,等这块顽石慢慢开窍。至少她会安排自己的时间了,知道每天应该带什么学什么。学校的各种活动从不缺席。弦乐队的位置从最后一排的酱油前进到第二排,可以露脸了。golf则跟高中生们一起打出了不错的名次。她开始享受被教练和几个高中队员宠着的滋味了。

八年级,一切都在正轨中。成绩没有大变化,还是忽高忽低,没有全A. 熊娃继续积极参与学校的各类活动。乐队老师给了她很多关注,让这个酱油娃有了表演的诉求,顺利坐上了初中部首席小提琴的位置,。她在体育方面的优势也更加明显了。虽然个头瘦小,却精力充沛,体能训练很轻松,打球的球感也很好。考虑到学校的训练太杂且时间不够,我们给她加了私课,专攻golf。周末打了一些小比赛,拿了些小奖。很快,本地一个俱乐部注意到她,邀请她加盟中学生联赛,每周提供三次免费训练。我们当时有被馅饼砸中的感觉,果断加入,跟着团队转战2个月,最后拿到到了季度冠军。这次宝贵的经验让我对熊娃有了更多信心,感叹方向对的时候,熊娃也可以暂时变成牛娃。然而这个摸索的过程是漫长的,充满了不确定性。孩子的成长又不能推倒了重来,我们只能一面观察摸索,一面不断调整,不轻言放弃。于是想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如果孩子是块顽石,父母就当做那流水,以柔韧的力量将她细细打磨。也许将来并不一定会成就一块闪闪发光的宝石,然而细磨之下也当会有属于她自己的美丽光泽。

比较熊娃和周围同龄朋友的孩子,发觉熊娃走了一条不太一样的路。就择校而言,本地大部分的华人朋友都选择了gifted school,专注于学习。这种学校作业多,功课重,适合于学霸型的自推娃,且经济实惠,家长省心。然而缺点也很明显,大量的资源放到学习方面,艺术体育类的项目就相对少了,让孩子的发展不够平衡。私校的师资力量不见得强过公立,但相对而言给学生提供的关注多一些,艺体类更加丰富,孩子会多一些选择。单就学习而言,熊娃在私校并没有得到想像中的长足进步。我分析了她这三年的表现,觉得这个还是跟孩子的天赋有很大关系,强求不来,毕竟还是有别的孩子学得很不错的。熊娃最大的收获是在乐队和球队得到了独立锻炼,有了自信心和辨别力,懂得努力,这个是光靠学习成绩给不了的。

另外,私校不等于好学校。各类私校办学千差万别,做决定之前一定要多做调查,弄清学校的特色和生源,找到适合自己孩子的方向,这样才不至于花冤枉钱。熊娃所在的学校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富二代太多,作风奢侈,对孩子会有一定的影响。熊娃某段时间唠叨的最多就是谁家的豪宅如何,谁家的豪车如何,谁家又和某议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等等,很让我头疼了一段时间。好在后来训练繁忙,她渐渐也就没有心思关注这些无聊的东西了




浏览(2145)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蒙拿提的阳光 2018-03-07 12:24:16

蒙拿提的阳光

 

小时候住在内地一座偏远小城,日头稀薄,冬天常常是阴湿的,只有运气好的时候才可以看到远处灰蓝的群山。那时侯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想知道山的尽头是不是海。可梦里的海总是不真切,只是灰黑的一片,有着捡不完的贝壳。多年后移居到蒙拿提这座海滨小城,梦里终于多了几抹亮色,海浪沙滩都仿佛透着光,蓝得空灵,我可以在海面上自在地飞。

蒙拿提的太阳从不会辜负人,每天勤勤肯肯出操,把四周照得透亮,早晚时常扯几朵染了金边的祥云免费赠送,即使偶尔偷一下懒也没人会责怪它了。阳光让小城四季都蒙上了一层金色,一切温暖而平和,心中渐渐就少了阴暗,觉得不用为将来忧虑。这里的日出是为早起的人准备的,天边总要先将云彩一点点铺开,等暮色完全退去,最后一点金黄才羞答答的出来,红里透着新鲜。 而日落则是一天大戏落幕,偌大的血红一轮,端着威严肃穆的架子斜在低空,让世间一切都沦为它的陪衬。云层仿佛早已承受不住那血色,,橙红紫蓝的变幻着牵扯着,海滩上嬉戏的人群往往收敛了声息,三两个靠在一起凝眼相送,任血轮缓缓下沉,没入海里,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蒙拿提没有明显的四季交替,夏季漫长,其他三季的存在仿佛只是为了调剂。夏季天气往往变化无常,上午还是碧空万里,转眼就可能雷雨交加,闪电在云层里穿梭游弋,比独立日的焰火还要明艳。瞬息雨过,就有霓虹登场,有时只是天边极淡的一抹,有时则艳丽异常,两头拔地而起,呈现出完美的虹弧,有时还有双虹,两弧一深一浅,瞬间即逝。运气好的时候五彩光柱就在身前,仿佛触手可及,如在梦里。最有趣的是太阳雨,一团墨云恰恰飘到了自家屋顶上空,屋前雨水兜不住了开始哗啦啦往下淌,而屋后太阳仍明晃晃地挂在半空,把半边云层染得透亮,顺便给那朵调皮的墨云也镶几道金边。若正好是在傍晚,火烧云一路延绵过去,一径把刚露了个头的月亮染成了粉脸,梨花带雨般的漂亮,太阳则在另一端红着一张脸,舍不得离开似的。

这里的秋季总是姗姗来迟,日头不再燥热,天空格外高远,透蓝,风依然是暖的,微带着点凉。凉意加深便是冬季了,然而不过几天就又回了暖,阳光依然隔了树梢洒下来,慷慨地照在人身上,暖得人直想眯了眼睡去。冬天日照的时间短,光影的变幻就更加深刻了,让人忍不住想涂抹几笔,然而心知来不及,只得凝望片刻,把印象收入脑海里,一天往往便糊里糊涂的过去了。

我就这样渐渐的老去。在蒙拿提的阳光里。



浏览(1105)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在办公楼静等飓风irma来临 2017-09-10 14:35:50

从周一得知飓风来袭就时刻关注天气,一开始心存侥幸,没有紧急储水储粮,等反应过来时,各大超市的水已经被一抢而空。还好后来调运得力,第二天就送来了更多物资,保证每人至少可以购得两箱水。其它的饮料和食品则没有限制。我们备好水粮,开始了防灾准备。毕竟这是头一次遭遇飓风,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干脆先把工具备齐,看天气情况再做定夺。后来几天陆续上了沙袋,加了合金护窗。护窗很重,边缘锋利,装起来很要点功夫。左邻右舍都互相帮忙鼓劲,让我们很感动,男人们这时候纷纷吐槽本来没必要装,都是家中母老虎催逼下才行动的。无论如何,男人们出了死力,一天下来,整个小街都变得银光闪闪的了。我家先生自吹自擂给了四字评价---固若金汤。就让他吹吧,马上就要接受飓风检验了。

前两天还比较乐观,各种模型数据显示飓风有可能从东面海域往北。谁知后面情况越发不妙,中心一直没有北移的迹象,迈阿密的朋友首先坐不住了,开车一口气逃到了阿拉巴马。随后中西部的朋友也开始紧张起来,微信群里面天天讨论走还是留。坐不住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在撤离,剩下的人心里无端就慌起来。周五深夜飓风重新加强为5级,又一个中间派熬不住匆匆北上了,半夜铃声把我吵醒,劝我撤,我正在迷糊中,只想睡完这觉再说。后来得知那个朋友一夜不眠不休,第二天总算开出了佛州。现在一家人在大雾山里悠哉度假,不枉一番辛苦。我家是坚定的留守派,无它,佛州的地形让人们只有北上一种选择,而且逃难路途遥远。如果大家纷纷出逃,堵在路上只有更危险。我心里估摸最坏情况也就是在shelter或者办公楼呆上两天,可能会不舒适,但至少性命无忧。何况飓风登陆后还有可能减弱到2、3级,尚符合自住房的设计标准,到时候待家里也行。听昨天撤到shelter的朋友说那里一切良好,有食物发放,人们很安心。撤到教会的一个朋友说遭遇停电,但人们互助友爱,只当是临时party。我心里面还有隐隐一点期待,想见识一下这所谓的超级飓风(当然过境最好不要超过3级 :))。有朋友估计和我同样心态,昨晚风速一度减弱,竟然发帖说没看头了,朋友们纷纷表示要承她吉言。

也许是有了前面harvey的教训,这次政府反应迅速,很快就调集人马,疏通道路沟渠,定点发放沙袋。沙袋现场有警察维持秩序,人们耐心地排着长队,没有哄抢现象。无奈还是僧多粥少,邻市沙袋曾一度告急,后面干脆开放沙堆,任由人们拿各种袋子应急。于是有人把枕套拿出来了,多年不用的T恤也拿出来了,想尽了一切办法保卫家园。以前就听说过一种说法: 论服务和管理,联邦政府不如州政府,州政府又不如地方政府。在这次灾难面前,还真是如此。在我们撤进办公楼的时候,看见又一队市政府员工迎着风雨整装待发了。





浏览(1561) (7) 评论(0)
发表评论
谁是挨骂最多的孔子学生? 2017-05-12 07:32:15

挨骂最多的孔子学生

   

   跟孩子一起读《论语》有一小段时间了,发觉小朋友对里面的仁孝忠恕概念一头雾水,倒是对哪个弟子受表扬或者挨批评很上心 ,若是读到有人挨骂必要捧腹幸灾乐祸一番。于是干脆把挨骂最多的那位拧出来,单独扒一扒。好比现代课堂总有深得老师喜爱的三好学生,也一定有让人头疼的捣蛋份子,宰我大概就是那个让孔子又爱又恨的捣蛋份子。

宰我,也叫宰予,字子我,鲁国人。(话说古人一定很闲,没事就喜欢起个字啊号的,再弄个排列组合,让你猜猜我是谁 ,后人研究起来头两个大,到底who is  who?)整本《论语》里面,宰我占的篇幅不算多,细数来只有五处,且几乎每次跳出来都是被当作反面材料来批评的。当年这个中二少年白天睡大觉,被孔子大骂“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原来这句民间著名骂词出自圣人孔子,哈)。换到今天,我们会觉得睡个懒觉根本不是个事嘛,值得孔子这么大动肝火吗?有后人解释说,因为古代没有电灯照明,讲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宰我白天不学习而睡大觉是浪费光阴的行为,在当时文人界是非常可耻的,所以被孔子骂,后来他改正了坏毛病,才成就了孔门十哲。还有后人为宰我圆场(南怀谨《论语别裁》),说他体弱晚上睡不好,孔子起初不了解情况,所以骂他,后来知道了原因,才有了后面一句“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该是”,意思是宰予让孔子改变了以前主观判断人的习惯。两种看法似乎都有其道理,我更倾向于前者。圣贤也有少年时,孰能无过,过则勿惮改才是真君子。后世尊儒太甚,以至于把孔门弟子都美化了,好比中世纪的耶稣十二门徒像,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圈光环,面貌却模糊了起来

宰我在《论语》里第一次登场是在《八佾第三》论社,为了劝鲁哀公对付三家权臣,杜撰了个“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说周人在社庙周围种栗树,是为了让臣民害怕而服从,意思是应该铲除权臣建立君主权威。孔子听了说了一句:“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认为宰我这件事没做对,太急躁,然而既然已经过去了就既往不咎吧。这段用宰我的浮躁彰显了孔子的宽容大师风范,《论语》后面还收录了一些反面教材,仿佛宰我的出现就是为了丰富孔子的形象而来的,却不小心让后人窥到了一个不那么圣贤的孔门奇葩。这朵奇葩甚至给老师发问设陷阱,说:“你不是说里仁为美吗,如果井里有个仁者,君子要不要也跳进去陪他?”说完伸长了脖子等答案,却听孔子慢悠悠说:“何为其然也”,言外之意小子你这个坑挖得不好,一看就是个陷阱,仁者根本就不会跑井里去蹲着嘛,趁机讲了一通“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把人给彻底绕晕了。文中没提宰我后面的反应,问题少年说不定在腹诽:“万一不小心掉进去的呢,万一呢?”

宰我很对的起他这个名字---宰了我也要发问。比较孔子几个最亲厚的弟子,宰我恐怕是唯一一个敢于跟夫子叫板的人。虽然从《论语》的记载中宰我每次都碰了壁,他的观点在今天看来不见得就没有道理,比如质疑“三年之丧,期为久已”。三年守孝是远古以来的规矩,连皇帝老儿都要做做表面功夫,宰我则愣头愣脑地跑去问:“老师,三年是不是太久了,形式不重要,我看一年就足够了嘛“。孔子问:父母死了才一年,你就开始吃好喝好,心安吗?宰我硬着脖子说:“安”。孔子很无奈说:“你觉得安,那就这样做吧”,转头却跟旁边的弟子一顿好批:“宰我这个人啊,不够仁德,父母悉心照顾他这么多年,他爱父母连三年都做不到!” 宰我恐怕心里不服,做足三年仪式不见得就是真爱父母,史书里利用三年之孝做文章的伪君子多了去。逝者已已,把哀戚放在心里面继续自己的事不是更好吗?何况人的情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哀戚感,勉强做出来也不过是流于形式,实在没有必要搞个一刀切吧。圣贤之言,不可不听,不可全听,连孟子都说三年之孝有违现实。搁在今天,三年不让逛电影院甚至不能娶老婆生孩子,岂不把人憋死。孔子那个时代用今天的标准看其实已经相当的尊师重道了,可你看《论语》,孔子在叹息:道之不存,德之不修,这个世界离孔子理想的周礼终归是越来越远了。

骂归骂,孔子对宰我还是惜才的,《论语.先进第十一》把他列为言语科的高材生,排位尤在子贡前面。后世根据先进篇搞了个孔门十哲,宰我名列其中,唐宋时还被追为“齐候”,明代改称“先贤”。奇怪的是,除了这个排名,宰我有记录的先进事迹实在寥寥,不论是《史记》还是《孔门家语》里,宰我都是挨骂的那位,难道在孔子面前打瞌睡也能瞌成先贤?孟子后来何以称宰我智足以知圣人呢?历史的评价如此矛盾,此中必有蹊跷,可惜年代久远,细节已不为人知了。《史记》里有记载 宰予在齐国死于田氏之乱,孔子听闻叹到“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评价宰我聪明善辩,可惜言行不一致,导致了后来的杀身之祸。唐代司马贞《史记索隐》对此有质疑,认为死在齐国的另有其人,但这个论点抵不过《论语》和《史记》的流行,如此宰予着实被黑了两千年。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已经很难考证。钱穆比较各类史料后撰文替宰我鸣冤,认为宰我应该做过大官,孔门弟子与之有疏,才导致其被黑化的厉害,有兴趣的可找来一读。

 



浏览(756)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