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gugeren的博客  
有则写之,无则空之  
        https://blog.creaders.net/u/580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ZT】11月19日川普律师团记者会摘要 2020-11-20 14:47:48

【ZT】11月19日川普律师团记者会摘要


https://news.creaders.net/us/2020/11/20/2290849.html


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12点10分,川普大选律师团在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RNT】举行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时长约100分钟。


参加记者会的律师团的律师有:

Rudy Giuliani【1944-】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

Sidney Powell【1955-】知名律师、曾任10年美国联邦检察官西德尼·鲍威尔

Victoria Toensing【1941-】

Joseph diGenova【1945-】

Jenna Ellis


他们分别向记者们呈现了有关这次选举的大规模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在法律层面突破,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的公正性。


大选舞弊是由中央控制计划,再由各地统一执行的大规模欺诈

第一个发言的是朱利安尼。

他说,基本上我们都知道,选举夜川普选票数是遥遥领先的。光在宾夕法尼亚一个地方,他就领先70万到80万票。一夜过后,所有的领先都没有了,川普“输掉了”。我们有很多统计学方面的证据,都证明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们来看一看到底怎么算数?


朱利安尼说:过去两周之内,我们做了很多的调查工作,很多美国勇敢的爱国者,爱国的美国人和证人,他们走出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选举的欺诈,不是仅一个州,不是仅在一个地方。它发生在许多州,而且以同样的一模一样的模式发生。


得到的结论是什么?那就是:这里有一个中央控制的欺诈指挥部。首先是由中央控制。因为这个在各州呈现的欺诈行为的模式一模一样,因此是中央控制、中央计划,然后各地统一执行


执行的地方主要是大城市,更准确地说,是民主党所控制着的大城市。再准确点说,是由长期腐败、有长期做票历史的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


其中一个大城市就是宾州的费城。费城做票的证据可以装满一座图书馆,多到这么个程度。对宾州来说,对了解费城的人来说,你在那里得到的惊奇是什么?不是它做票,而是它不做票!过去60年内,费城就是不断地做选票的欺诈。


另外一个大城市就是民主党控制的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


在这些地方,在这些民主党控制着的大城市,选举理事会是民主党控制的,警察是民主党控制的,当地的法官是民主党的朋友


总而言之,就是一派非常非常荒唐的情形。在宾州,现在的所谓的统计数据说拜登领先69,140票,但是在整个宾夕法尼亚有68万到70万张票没有被计算。这全都是宣誓作证的证人所揭出来的。


拜登团伙建成了美国史上“最好的”欺诈团队

二、三十年前,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和里根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就说过,邮寄选票是非常容易作假的。后来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说过,邮寄选票非常容易作假。


美国的主流媒体《纽约时报》也认认真真地报导过邮寄选票对这个国家的选举有多危险。

朱利安尼说,很不幸,他们都成了预言家,他们全都说准了。这是美国第一次出现大规模的大选选票的作弊。


朱利安尼说,拜登的团队就像拜登在选举前几天所说的,他们建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一个欺诈团队、一个作假团队。他的团队确实干得很厉害。但还是不够好,还是被逮住了。这里头有很多的证据,其中一个就是在数票的时候,把监票员赶走。


宾州一地有68万2千张选票没有被查验

朱利安尼说,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都举行选举。任何一个国家,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它都知道邮寄选票点票的时候要有监票员在那里。那么对于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一样,他们都得在场监察。


朱利安尼举例说,一个邮寄选票从信封里拿出来,填好、签上字之后,里头还有个信封,用这个信封把选票塞进去,然后寄出去就完了。


这样的信封,最后计票时,如果没有人在那里监票的话,什么结果都会出来。仅在宾州一地,就有68,200张这样的票,完全没有被检查过。


与宾州同样的事情,在另外两个地方也发生了。一个就是费城,在费城完全没有监票员。但是在宾州的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共和党所执政的地方,就有严格的监票,这两个地方是在同一个州。

这就是违宪,违反了宪法“相同权利”的基本原则。


违宪允许填写错误的选票重新改好,都改成了拜登的票

朱利安尼接着说,在宾州其他地方、红色的地方、共和党执政的地方,他举了一个他朋友的例子。他填选票时,结果填错了一个东西。填错之后,根据法律规定,你既然填错了,你的票就作废。


但是在民主党所主政的地方,宾州的两个大城市,一个是费城,一个是匹兹堡。你填错了,他们不厌其烦地去找你,哎你填错了,把它改好。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为了推高拜登的选票,而所有允许弥补、重新改好的这些举动,都是违反宾州的选举法的。宾州的选举法是不能这么做的,你既然填错了,你就丢失了你的机会,再不能跑回去让他如何如何再去改好。所谓的改好都是改成拜登的票。这是另外一个例子。


大量违宪举动都是为了帮助拜登赶上他落后的选

在匹兹堡有这么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1万5千到1万7千人投了临时选票。就是在选举当天,有人跑到选举站来说,我要投票。你注册了吗?没注册,可是我就要投票。人家就查你投票没有啊,结果查到投过了。那就很有意思。


在匹兹堡这一个城市,在选举当天,有1万5千人记性不好,跑进来说要投票,我没注册。结果一查,注册了。这么多的人在投票当天他会忘了他已经投过票了,跑来再要临时选票。这种事情在宾州出现了1万5千次。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证人指出,他们做了很多票发下去,让他们找人来投票,结果他们找到的那些人,自己又不投,他们就是偷懒,没有照他们说的做,结果没办法只好找临时演员。这些临时演员都已经投过票了,这样因此就上演了上面这出戏码。


还有另外一件事。朱利安尼说,在宾州,50到60个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不仅被赶走,还被攻击,或是离计票的地方很远。


所有这些举动,都是帮助拜登赶上他落后的70万到80万票。因为要赶上这么大的数量怎么办呢?就得用邮寄选票,就是做很多邮寄选票进来。


其实在当时,不仅是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了,连民主党的监票员也被赶走了。为什么呢?他得防备里面有诚实的、有诚信的民主党监票员,他们看到后会露馅。


斥责媒体作假;为避免被报复,不能说出所有证人

朱利安尼同时对在场的媒体说,你们这些假媒体,这些假新闻,你们作的假跟这些选票欺诈作的假是一样的。你们明天肯定会说我们没由证据,你们明天肯定不会报导。即使报导出来,也是瞎报,报的都是假东西。你们会问我们要很多证人。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以给你们8个证人好8份证词,可是我不能把所有的证人都告诉你。因为你们一旦报导的话,他们会被报复。甚至现在连我们的律师都需要保护,律师都被攻击,原因就是因为你们。


朱利安尼接着讲密歇根州。他说一个女士是底特律市的雇员,她做了一个宣誓证词:9月份她就被分配做选举的投票工作。在这几个月内,市政府教她,不仅教她也教所有人,如何把投票日之后收到的选票改成投票日当天收到的选票,公开地讲。


媒体称川普团队没有证据,那就是在对公众说谎

朱利安尼对媒体说,你们说我们没有证据。什么叫证据,事实就是证据。不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这个证人就是出现了,宣誓签了一个证词。她作证说,市政府的官员教他们怎么去教选民如何给拜登投票,所有这些教导都是怎么投票、具体怎么搞,全都是投给拜登。这对任何一个法庭来说就是证据。你们媒体敢说没有证据?你们媒体根本就是在说谎。


所有这些证据,你们都可以问。但是拜登从来不在宣誓作证下说任何一句话。他甚至连问题都不回答。所以拜登干什么他都可以溜掉,他都没有责任,因为他没有在法律面前宣誓作证。

“我宣誓说的是真话,全是真话,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话。”这就是美国法庭宣誓作证的内容。拜登从来不敢这样说。


我们这些美国公民一个个地走出来,宣誓作证,提供他们的证词,这就是现在的情况。所以你们媒体说我们没有证据,一直说我们没有证据,你们就是在说谎,你们在对公众说谎。


违宪异地投票,不查投票者身份ID,不找选票上的漏洞

另外,底特律的官员教这些选务工作人员:不要看人家的ID,不要看人家的驾照。想想看,为什么不让看?因为在底特律,隔着不远就是坎登,大量坎登的人从那边跑到底特律来投票,也不看他的ID,投什么随便。


所以一些人从费城周边纷纷跑来投票。这就是费城的腐败,腐败了很多很多年,而且一直在这么干。在民主党主政的大城市,只有在这些民主党主政地方的检察官,把罪犯放到街上去,什么都不管。这样的地方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那个底特律市的政府雇员同时作证说,他们的培训人员专门教他们不要去找选票上的任何漏洞。如果选票填得有错的话,也让它过。同时不要去找他的签名,选票上没有签名也不要紧。


再一个就是,大家记得,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阿利托前几天做了个裁决:宾州必须把11月3号以后投的票和11月3号以前投的票分开处理,分开存档。在费城完全就没有做,完全混在一起。


所有这些事情,都是民主党主政的州干的事情,在共和党主政的地方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共和党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你们媒体从来不报导。


密歇根州证词川普团队有220份,现在冒风险拿出8份

朱利安尼说,这件事情真的就不单单是共和党的事情,这是民主、共和两党的事情,是这个国家的事情。你们媒体的工作是报导真相,你们的工作是查真相。我的工作是在法庭上打官司,为我的顾客川普总统服务。你们的工作是寻找真相,可你们干什么了?


在密歇根一个州,我手里就有220份证词。我现在把8份拿给你们。这8份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他们愿意把他们的名字透露出来的,你们可以找他们这8个人去问。你们会去报导吗?明天你们会报导吗?我认为你们不会。但这8个人都是真正的人


对任何一个媒体来说,今天我说的事情,明天绝对是头版头条。但是我相信它不会成为头版头条。因为你们仇恨川普总统,你们不会做一个媒体该做的事情。


3个Dominion雇员作证:凌晨4点送来的选票全部是投给拜登的

在密歇根投票中心TCF体育馆,11月4日凌晨4点钟,一个装满食物的卡车开进来。大家都以为是送吃的,很多人都跑过去看,去找吃的。不是。成千上万装在垃圾箱里头、装在纸箱里头、装在塑料袋里头的是选票,用那个卡车送进来。他们把所有共和党的监票员赶走,剩下的都是他们可以信任的人。


3个Dominion公司的雇员跑出来作证。因为他们都是美国公民。他们跑出来宣誓作证他们看到了什么。所有凌晨4点送来的选票全部是投给拜登的,而且所有邮寄选票的信封上都没有名字。为什么?因为做的太匆忙了,时间来不及啊。所以估计不仅是6万到10万份假选票出来,而且很多的选票是数了2次、3次。


如果美国的大选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在费城、在密歇根,我们手里有上千份宣誓作证的证人。在密歇根那边,不仅是数票数3到4次,有的人投票投3到4次。光在密歇根一个地方,川普应该赢30万票,而不是输掉14万票。


在威斯康星,投拜登对投川普的比例是80对20。这可能吗?在密歇根,告密歇根政府的不是我们川普团队,是老百姓告的。我们只是从旁帮忙。


在威斯康星州,拜登赢了2万多一点票。威斯康星发生的事情与密歇根和宾州是一样的。共和党的监票员被赶走。


威斯康星两大民主党主政城市出现10万张违宪缺席投票

威斯康星是很特别的州,该州的法律非常严。首先威斯康星州是不允许邮寄投票的,即使是缺席投票也要个人递交一个申请表,被批准了才能给你这份缺席票,你再去填选票,然后把它交进去。


但是在威斯康星州出现了大量的未经申请的缺席投票。两个民主党主政的大城市,一个是密尔沃基,另一个是麦迪逊。密尔沃基有6万份没有经过申请而投进来的缺席投票,麦迪逊有4万份没有经过申请的缺席投票。所以按照威斯康星州的法律,这10万票都是废票,但是她们都被计算进去了。在整个威斯康星州,就这两个城市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


大家想一想,如果把这些票给拿走的话,拜登的2万票的领先早就没有了。我们的估计是,在威斯康星州,川普也是赢了30万票,虽然现在是落后2万票。


超额投票现象是大规模做票的又一项证据

朱利安尼说,整个大规模舞弊情形全国各州手段一样。其中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叫做超额投票,这是又一个大规模做票的证据。什么叫超额投票?在几个州都出现了投票率是注册投票选民的2倍,最典型的是1.5倍到3倍。


大家要知道,一般而言,投票率是注册选民的80%,就已经是奇迹了。一个地方的投票率高得惊人,如果达到100%的话,那是很不寻常的。如果达到150%、200%、300%,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显然存在不合法的事情。


那样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第一就是有人投了2次票,第二就是非法投票,即没有投票权的人跑来投票。这些都是严重的问题。


所以在威斯康星州和密执根州,很多选区的投票率是注册选民的150-300%。甚至有的地方,投票率是人口总数的2倍。荒唐到这个地步!


密执根底特律韦恩县(Wayne County)的那两位共和党人为什么不敢去认证?就是因为“超额投票”太高了,高得太离谱,实在说不过去。


考虑在乔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提起诉讼,发生一模一样的欺诈公式

再一个是乔治亚州。朱利安尼说,明天我们就会提出一个法律诉讼。

在亚特兰大也是一样,同样的事情在乔治亚一模一样地发生:共和党的监票人看不到要监察的选票;外州的人违宪跑进来投票;恐吓监票员……等等很多很多的事情发生,也是一模一样的模式。


他说,在亚利桑那州我们很可能也会在那里再提起诉讼,我们还在考虑。亚利桑那也发生同样的事情。还有新墨西哥州,也是大规模地做票,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去追。弗吉尼亚州也存在大规模做票。


等把所有这些事情更正过来之后,川普在这两个州都有可能会赢的。


川普应该压倒性地赢得这次选举,但被做成了这个样子

朱利安尼说,这次川普是压倒性地赢得了选举,但是被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选举夜当天晚上人们去睡觉的时候,川普在所有州都领先。大家知道,这些州都是民主党主政的州。


人们睡一觉早上起来,所有民主党主政的这些州和大城市,不约而同地采取同样的措施,同时把共和党的监票员全部往后挡,手法都是一样的。他们怎么那么心意相通啊?相距千里的这些民主党主政官员,醒来之后在第二天干一模一样的事情,这可能吗?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民主党的总部叫他们那么做的


这就是为什么希拉里在选举前跟拜登说,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认输;也包括拜登本人说,他们组成了一个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欺诈组织


Dominion所用的Smartmatic软件是在委内瑞拉开发的,专用于选举舞弊

之后朱利安尼请西德尼·鲍威尔大律师专门讲投票机作弊的事情。

关于投票机欺诈我们讲了一周了,我们讲得对不对?很不幸,我们讲得全是对的,包括对在德国服务器的突袭收缴,都是对的。所有我们说了的事情,我们没有最后的证据。我们说有可能是这样,我们会跟进。但很不幸,我们说的全是对的。


这个Dominion投票机里跑的就是Smartmatic软件。这个软件确确实实是在委内瑞拉开发的,为了帮助那个把委内瑞拉带入社会主义深渊的总统查韦斯而主持开发的。Smartmatic是罪恶之源,主持的人是英国的布朗爵士,是乔治·索罗斯的第二把手。乔治·索罗斯是什么人呢?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也是安提法和黑命贵最大的金主。他的第二把手就是这个布朗爵士,Dominion公司的上层人物。


选举夜投票机停摆是因川普赢得太多,超出最初做进去的那个公式

现在东窗事发之后,Dominion公司的人到处逃,在多伦多的公司也搬走了,把他们的东西都下线了,一夜之间赶快逃走,全部想隐藏起来。


鲍威尔说,Dominion投票机为什么出现选举当夜的停摆?因为所有的软件都铺好了,做下来拜登本来是可以赢的。


但是没想到川普赢得太多,赢出了他们原来做进去的那个公式,因此不得不救场


这种情况下,深夜赶紧停下来、赶快做票、运回来投入后再去计算。


这就是:既有投票机的作弊,因为投票机是随时在改的,他们本来以为靠投票机作弊就可以搞定这场选举,结果没想到3日深夜川普赢得太多,做了假都挡不住川普的赢面,才不得不在深夜拉停所有的计票,赶快在外面凌晨做票运进来。


两党议员都曾指该出软件有问题,但仍被放到30州的2000个选区计票

现在Smartmatic软件公司的所有上层人物包括老板,人都不见了,找不到他们,躲到海外各个地方去了


2016年,芝加哥的选举他们就开始出来做票了。从2014年一直到2019年。


两党的议员曾出来说Smartmatic有问题,没人管。


鲍威尔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管。她质疑,中央情报局为什么不管? 我只能想到的是,中央情报局把这个软件拿来自己用,去颠覆别的国家的选举,就造成像阿根廷的选举被颠覆。她说,Smartmatic里面的人全都是反川普的人,Dominion投票机被放到了30个州的2000个选区来计票。


不仅几个有争议的州,所有地方都在搞鬼

鲍威尔说,不是仅仅在有争议的那几个州投票机在搞鬼,整个国家都在用,不光是现在川普输掉的州,川普赢的州也在搞鬼。


鲍威尔讲了很多具体的证据。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州,用来输入的六位码本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结果发现很多都用了完全一模一样的码同时输进去。每20分钟进去一批票,30万给拜登,10万给川普,30万对10万,每20分钟来一把。如此地有规律。这都是这些机器的功能。


她说,这些机器一点儿都不难查,你去Google一下,它在广告中都说它能够做票。当然现在搞不好它可能已经下线了。


通过机器改票的方式很多;我们面临的是大规模犯罪

鲍威尔律师说,这个机器,谁都知道它非常容易被骇客攻破。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小孩拿着一个手机都可以攻进去。选举当夜,这些操纵机器的人都被培训到如何把投给川普的票扔掉,如何把川普的票拉到拜登名下,如何只计拜登的票。总之,什么方法都有:远程操控、当地操控,都能把票改掉。有这样一个证据,通过这个机器,一把可以改掉100万张票。


所以说,现在我们面临的是大规模犯罪行为。司法部一定要介入。这件事还涉及到各州和联邦受贿,很多州是在最后一分钟花巨资去买这个投票机的。为什么?其中一个地方的候选人就说,他是要"买选举的保险",买他一定能当选的保险,是为这个出钱的。


软件公司高层主管出具强力证词,证明该系统是如何做假的

在德州,2019年三次拒绝购买这个机器,但是在很多州却都使用了这个机器。它是委内瑞拉生产的软件。鲍威尔拿到了知晓内情的软件高层主管的证词。当时独裁者查韦斯是如何向他们描述他要什么样的功能、如何不露痕迹、如何能够赢下他的选举……所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一直掌权,也跟这个系统有关系。这位高管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川普团队,这个系统是如何做假的,以及在委内瑞拉也出现做票做不及深夜停止,然后再进行补票的这个做法。这个软件也出口到阿根廷。因为像阿根廷的独裁者,为了掌握权力花高价买个软件是不在乎的。


鲍威尔非常气愤,连连说简直是“震惊!震惊!”“心都碎了!”而且是“愤怒!”她质问干这些事情的人:在美国,我们美国人会干这样的事情吗?!你们是美国的爱国者吗?你们居然干这样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我们是决不会害怕的,我们已经受够了。从联邦到地方,所有这些事情我们都要追责,我们绝对不会放弃!川普总统是压倒性地赢得了这次选举。我们现在维护我们的选举系统,就是保卫我们的自由。


指斥媒体阻挡人民了解真相,充当了不公正的陪审员

第三位讲话的人是川普法律顾问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律师。


她指斥媒体说,你们这些媒体,我知道明天你们肯定不会报道这个发布会,你们能报的第一个就是“证据不足”,第二个就说新闻发布会太长了。


你们要知道,一件事情发生几分钟而我们要在法庭上打几天的官司才能说得清楚,这都需要时间。我们今天花时间和你们说,我们是要让美国人民了解真相,了解你们这些假媒体藏了什么,

你们一直是绕着实质问题在那儿跳舞,从来不去报道真正的东西。


埃利斯说,我们现在不是想替川普总统翻盘,就跟川普总统自己说的一样。他要的是保护美国的公正选举。我们不是要改结果。每一个美国人都要在美国有公正的选举。今天我们在这里开新闻发布会,就是开一个人民法庭,开一个公众意见的法庭,而你们如果是这个法庭的陪审员的话,你们99%的人我都要赶走。你们根本就不是公正的陪审员。因为你们仇恨川普,你们所有报道的东西都不真实,所以你们根本不配在公众舆论的法庭里坐着。


大规模选务官员欺诈,随意改动法律、撕碎整个系统

埃利斯还说,美国人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这些东西仅仅是在过去两周之内我们把它们收集到一块儿的。美国是一个法律的国家(a country of rules),不是一个独裁者的国家(a country of ruler)。现在与其说是选票欺诈,不如准确地叫做选举官员欺诈,大规模的选务官员欺诈。在各州、各县都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们觉得不喜欢现在的法律,他们就在最后一分钟随意改动法律,把我们整个系统撕碎。


建国先父早有预见,《联邦文集》第68章已阐明应对选举舞弊的办法

埃利斯说,有幸的是,美国的先父们在建国时已经预见了这个情况。在汉密尔顿的《联邦文集》的第68章就已经讲述了选举舞弊出现时该怎么办。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要设立选举人团,因为我们的先父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以及如何去应对。对于我们每个美国人说,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建国先父。


埃利斯说,我们应该为川普总统骄傲。因为他当初就任时就面对《圣经》宣誓,誓言保卫美国宪法。那么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形。我们不是为了改变结果、让川普赢,而是保卫美国公正的选举。如果这次选举不能公正的话,我们将来就再也没有公正的选举了。所以我们保卫川普,也就是保卫美国人民。


该软件系统伤害了很多国家的选举;多位Dominion雇员揭开做票真相

鲍威尔接着说,从很多外国人与我的联络中知道,这个选举系统伤害了很多国家的选举。许多国家都存在做票干涉选举的事情。这样的犯罪行为一定要遏制住。


鲍威尔说,Dominion公司的一个高层人物亲自飞到底特律,当场看住这些计票系统,保证拜登能够当选。一个Dominion公司叫尼克(Nick)的人,恐怕就是该公司的大老板,他跑到底特律现场指挥做票。


鲍威尔最后说,有多位Dominion的雇员现在向我们报告他们做票的真。;所有Dominion的雇员,所有Smartmatic的雇员,你们现在赶紧出来自首,报告隐含的犯罪到底有多少,因为司法部绝对会追查这个事情。


==

大规模全国性中央指挥的欺诈证据已充分呈现

近100分钟的川普团队新闻发布会的内容,还有很多细节没有翻译。川普的律师说,全部证据的所有细节,都会呈堂供证,今天只是给大家一个概述,因为美国人民需要知道。


==

附1】

川普律师Powell证实:那台德国服务器就是美军拿的
https://news.creaders.net/us/2020/11/20/2290955.html

Powell于20日还介绍了Dominion最新的奇怪表现。

她说:“Dominion的两个办事处突然关闭并搬迁。

一个是他们在多伦多与索罗斯实体共享的办事处,另一个是在丹佛。

突然之间,他们就关门并迁走了;而他们的员工也开始在职介网站LinkedIn上删除他们与公司的隶属关系,已经有100多个员工这么做了。”


她的录音见下面的连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ixFfL_bBZo&feature=youtu.be&ab_channel=%E7%9F%B3%E6%BF%A4TV%E2%80%93%E8%81%9A%E7%84%A6NEWS%E6%BF%A4%E5%93%A5%E4%BE%83%E9%9B%BB%E5%BD%B1


浏览(1014) (13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