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天狱博客  
不唯西,不唯书,不唯毛,更不唯邓。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秦桧终于站起来了! 2017-06-13 10:11:50

据北京晨报近日报道,史上最著名的大奸臣、大卖国贼秦桧,在经历近五个世纪后,在领导的关怀下,如今为他重塑金身,重修庙宇---在他的老家南京市江宁区建立了秦桧博物馆,此馆已正式对外开放。上海一位艺术家为秦桧夫妻塑了雕像,一改这对男女的跪姿,艺术家在得到领导首肯之后让他俩坐了起来。  

be6e37cb73b8403eb90907c042f43dc7_th.jpg

14951639396764.jpg


秦桧夫妇跪了将近五百年,被世人吐了无数的唾沫之后终于盼到了大好时代,政府情为桧所系,为他重塑金身,并扶上了太师椅,深情款款地让他起来歇歇。此次解放思想的文化强国举措,令神州大地一片哗然。

在【爱国贼】被痛骂的今天,称秦桧、汪精卫、袁世凯是思想家、政治家、谋略家恐怕也不为过。现在,这方面的人才隐约越来越多了,所以改朝换代的步伐也在加快,只可惜他们大多不会被人理解,于是被汉奸、走狗、卖国贼般的骂来骂去,真是悲摧得狠!

事实上,汉奸、走狗、卖国贼们的良苦用心和深谋远虑岂是我们这些心理狭窄、思想僵化的人所能够轻易理解得了的?显然不可能。这种臭一人而融全球为一体的忍辱负重的精神一旦被理解,你能不被感动得凭轩涕泗流?

如果不是解放了思想的话,如果不是委曲求全得到了共赢的话,估计秦桧夫妇将永无坐起来的机会,恐怕要一直跪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了。今天,秦桧和他老婆终于站起来了,可以和岳飞与时俱进、共同笑看世事变迁了,可以想象,有多少人虽然表面矜持,不动声色,其实内心里早已欣喜若狂,他们恐怕暗地里早已弹冠相庆 了。嘿嘿,这标志着我们的思想又解开了一道束缚长达492年的捆绑!

另外,据报道,前段时间,位于江西九江县庐山支脉株岭的岳飞母亲墓前五奸臣跪像被移除可是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目前这五奸臣跪像被移到了岳母祠外的广场上,为何要移动,官方暂时没有给出明确说法。

网友们却有了自己想法:

@旷野莽夫 :真听话,肯定是秦桧后人送礼了!

@秀才遇上超级兵:一直都这样,没有铁的证据证明这段历史有冤屈的话,就应该保持现状。岳飞不是你哪个人的,秦奸也不只是你后人的,九江的工作人员你也代表不了国家,不能枉改历史。尊重历史懂吗。经过全国人民答应了吗就随便乱动。

@七里大海 :这里跪的不是秦桧,而是奸佞。大家拜的不仅是岳飞,而是正气!  

@青春燃烧殆尽:秦桧站起来了,正义跪下来了,岳飞跪下来了,中华民族跪下来了,几千年的是非道德沦丧了!

谁有这样的能力让官方移动这些雕像,我们不得而知,但有句话说得很对,这里跪的不是秦桧,而是奸佞。大家拜的不仅是岳飞,而是正气!

我们都知道,这跪着的五个人分别是秦桧和夫人王氏、张俊、万俟卨以及王俊。前4个人合谋弹劾岳飞让他被降职 ,而这王俊则是落井下石, 污蔑岳飞等人准备谋反,朝廷随即将岳飞、岳云、张宪逮捕入狱,由万俟卨审理此案并处决岳飞父子。最终,让一位民族英雄就此蒙难。

事实上,要求拆除岳飞母亲墓前秦桧跪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曾有一个自称秦桧后人,就曾表示秦桧不该下跪。首先,当年秦桧惨害岳飞时,岳母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认为秦桧和岳飞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关联,没必要下跪啊;其次,在西湖岳飞墓前,秦桧已经跪了几百年,现在凭什么又要跪岳母呢? 

附部分网友评论:

@云水星清:秦桧站起来了!汪精卫要成民族英雄了!我们的民族怎么啦?文化介的口舌谁在掌控?让他和全世界上的中国人辩论下:秦桧能让他站起来吗?

@林风转网友评论:连清朝都不敢移除秦桧等奸贼的像,我朝官员却可以,果然是思想大解放。。。









浏览(1334) (7) 评论(15)
发表评论
秦桧终于站了起来! 2017-06-12 14:58:06

据北京晨报近日报道,史上最著名的大奸臣、大卖国贼秦桧,在经历近五个世纪后,在领导的关怀下,如今为他重塑金身,重修庙宇---在他的老家南京市江宁区建立了秦桧博物馆,此馆已正式对外开放。上海一位艺术家为秦桧夫妻塑了雕像,一改这对男女的跪姿,艺术家在得到领导首肯之后让他俩坐了起来。  

be6e37cb73b8403eb90907c042f43dc7_th.jpg

14951639396764.jpg


秦桧夫妇跪了将近五百年,被世人吐了无数的唾沫之后终于盼到了大好时代,政府情为桧所系,为他重塑金身,并扶上了太师椅,深情款款地让他起来歇歇。此次解放思想的文化强国举措,令神州大地一片哗然。

在【爱国贼】被痛骂的今天,称秦桧、汪精卫、袁世凯是思想家、政治家、谋略家恐怕也不为过。现在,这方面的人才隐约越来越多了,所以改朝换代的步伐也在加快,只可惜他们大多不会被人理解,于是被汉奸、走狗、卖国贼般的骂来骂去,真是悲摧得狠!

事实上,汉奸、走狗、卖国贼们的良苦用心和深谋远虑岂是我们这些心理狭窄、思想僵化的人所能够轻易理解得了的?显然不可能。这种臭一人而融全球为一体的忍辱负重的精神一旦被理解,你能不被感动得凭轩涕泗流?

如果不是解放了思想的话,如果不是委曲求全得到了共赢的话,估计秦桧夫妇将永无坐起来的机会,恐怕要一直跪到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了。今天,秦桧和他老婆终于站起来了,可以和岳飞与时俱进、共同笑看世事变迁了,可以想象,有多少人虽然表面矜持,不动声色,其实内心里早已欣喜若狂,他们恐怕暗地里早已弹冠相庆 了。嘿嘿,这标志着我们的思想又解开了一道束缚长达492年的捆绑!

另外,据报道,前段时间,位于江西九江县庐山支脉株岭的岳飞母亲墓前五奸臣跪像被移除可是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目前这五奸臣跪像被移到了岳母祠外的广场上,为何要移动,官方暂时没有给出明确说法。

网友们却有了自己想法:

@旷野莽夫 :真听话,肯定是秦桧后人送礼了!

@秀才遇上超级兵:一直都这样,没有铁的证据证明这段历史有冤屈的话,就应该保持现状。岳飞不是你哪个人的,秦奸也不只是你后人的,九江的工作人员你也代表不了国家,不能枉改历史。尊重历史懂吗。经过全国人民答应了吗就随便乱动。

@七里大海 :这里跪的不是秦桧,而是奸佞。大家拜的不仅是岳飞,而是正气!  

@青春燃烧殆尽:秦桧站起来了,正义跪下来了,岳飞跪下来了,中华民族跪下来了,几千年的是非道德沦丧了!

谁有这样的能力让官方移动这些雕像,我们不得而知,但有句话说得很对,这里跪的不是秦桧,而是奸佞。大家拜的不仅是岳飞,而是正气!

我们都知道,这跪着的五个人分别是秦桧和夫人王氏、张俊、万俟卨以及王俊。前4个人合谋弹劾岳飞让他被降职 ,而这王俊则是落井下石, 污蔑岳飞等人准备谋反,朝廷随即将岳飞、岳云、张宪逮捕入狱,由万俟卨审理此案并处决岳飞父子。最终,让一位民族英雄就此蒙难。

事实上,要求拆除岳飞母亲墓前秦桧跪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曾有一个自称秦桧后人,就曾表示秦桧不该下跪。首先,当年秦桧惨害岳飞时,岳母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认为秦桧和岳飞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关联,没必要下跪啊;其次,在西湖岳飞墓前,秦桧已经跪了几百年,现在凭什么又要跪岳母呢? 

附部分网友评论:

@云水星清:秦桧站起来了!汪精卫要成民族英雄了!我们的民族怎么啦?文化介的口舌谁在掌控?让他和全世界上的中国人辩论下:秦桧能让他站起来吗?

@林风转网友评论:连清朝都不敢移除秦桧等奸贼的像,我朝官员却可以,果然是思想大解放。。。









浏览(1960) (3) 评论(51)
发表评论
ZT:定错了性质的中国反腐第一案 2017-06-02 15:47:44

编者: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贪污案,该案由毛泽东亲自批示、御笔定罪量刑,当时引起举国轰动,后来则成为万世之楷模。刘张的死刑是河北省委建议的。(有资料说主要是那位打过蔡元培一记耳光的副书记、副省长薛迅的主意)华北局想改成死缓,但终因害怕毛泽东而作罢。刘、张的问题是一位叫李克才的副专员首先揭露出来,刘、张的冀中老首长林铁始终想平息此事,但是事情却越闹越大。随着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以前无法接触到的档案,渐渐有人对此案的判决提出疑问。其中,问题最多的是刘张贪污的钱哪里去了的问题。档案中能显示的是主要用于【机关生产】(在邓小平时代,那就是改革开拓),其他如3亿6千万元(合新币3万6千元)进口两辆轿车,吃喝,住天津的别墅,抽高级香烟之类,由于房子和车都是机关的,最多算违纪,应该算不上贪污。所以真正花在自己身上的钱寥寥无几。

在此之后,河北省10个专区除了沧州的王路明以外,几乎每个专区都以各种理由受到整肃。就连那位薛迅也因为反对统购统销,被处理。

另外一个现象是,两个人在案发后的态度和今天的贪官明显不同。如赤眉陈更作者所说:【刘青山、张子善是大贪污犯,罪有应得。但他们最后的表现,说实在的,我觉得是条汉子,用小品中高秀敏说的话:爷们儿,纯爷们儿。。。看看现在一帮贪官,平日花天酒地,作威作福,欺男霸女,不可一世。一但沦为阶下囚,哭得闹的,软磨硬抗的,装孙子的;听到最后审判,吓得尿裤子,装死狗,这都算什么玩意儿!】所以,现在的干部只能叫【官员】,那个时代的干部才是【信徒】。


下面是原文:

刘青山、张子善贪污案,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贪污案,该案由毛泽东亲自批示、御笔定罪量刑,当时引起举国轰动,后来则万世之楷模。由于反腐败是和平社会的法制主题,很难平反昭雪了。但在事实上,刘青山、张子善一案是一件连行为性质都没有弄清楚的案件,“毛主席万岁”掩盖了案件之下的是是非非。刘、张行为根本与个人贪污无涉,其性质是公款挪用,用于水库建设款项挪用作“机关生产”的款项,国营(有)转用于国营(有),国家的一个口袋转入国家的另一个口袋,唯此罢了。刘、张二人所触犯的是财政纪律,与法律不沾边,砍了脑袋,实乃天朝圣人拍脑袋的结果。

一、一张判决书

让我们看看河北省人民法院关于刘、张一案的判决书。这判决书保存在共和国的档案馆里,永久昭示着一个庞然国家的荒谬,弱小生命——哪怕他曾是这个庞大机器上一颗还有些身份的螺丝钉——面对这个庞然大物的无可奈何!

 河北省人民法院临时法庭 对于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的判决书

 大贪污犯刘青山曾任中国共产党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就捕前任中国共产党石家庄市委员会副书记。大贪污犯张子善曾任中国共产党天津地方委员会副书记、天津专区专员,就捕前任中国共产党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

    根据本案调查处理委员会、河北省人民检察署、河北省人民政府人民监察委员会及河北省人民政府公安厅会同调查侦讯结果,证实该二犯如下罪行: 该二犯在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严重侵蚀下,利用职权,盗用飞机场建筑款、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河工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剥民工供应粮及骗取银行贷款等总计达一百七十一亿六千二百七十二万元,用于经营该二犯所秘密掌握的“机关生产”。

   该二犯更以盗窃克扣及骗取之资财,肆无忌惮地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一九五一年四月勾结奸商张文义(女)等付以四十九亿元钜款,倒买钢铁;该奸商等并曾利用此款投机倒把,使国家资财损失达二十一亿元。同年五月该二犯为从东北盗买木料,派人冒充军官,并不顾灾民疾苦,忍心占用前述之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四亿元。,

    一九五一年三月,该二犯为扩大“机关生产” 从事建筑投机,在天津收买私商木厂成立建筑公司,竟敢高薪利诱天津、渖阳、鞍山等地国营、公营企业机关的工程技术人员三十一名,严重地破坏了国家政策。

    一九五○年暨一九五一年春,兴修潮白、永定、大清、龙凤、海河等各河工程时,该二犯组织河工供应站,从中渔利,曾将国家发给民工之好粮出卖,换成坏粮,并抬高民工食品(粮、油、菜)价格,先后剥削民工及窃取折旧费共二十二亿元。

 根据调查侦讯结果,证明该二犯狼狈为奸,对以上严重罪行应负合谋共犯的责任。刘、张二犯从盗窃之国家资财中,贪污挥霍达三亿七千八百二十五万余元之巨;内计刘犯一亿八千三百九十九万余元,张犯一亿九千四百二十六万余元。挥霍享受,公行贿赂,腐化堕落,达于极点。刘犯且吸食毒品成瘾。刘、张二犯企图逃避罪责,曾多方设法掩盖罪迹。张犯一次即曾焚毁单据三百七十八张。

总上所举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盗窃国家资财,剥削民工灾民,勾结奸商非法经营谋利,瓦解国家企业机关及贪污行贿等严重罪行,证据确凿,该二犯亦已供认不讳。如此背叛国家背叛人民,实属罪大恶极,国法难容。奉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令准,判处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本人全部财产。同案其他各犯另行审判。

 

刘青山、张子善这两个“大贪污犯”究竟贪污了国家多少资财,及今有人用换算的方式写着这样一些煊赫人心的话,说:“刘青山、张子善案件的刑事判决书里记录着他们的罪行,1950年到1951年的短短一年时间里,刘青山、张子善利用职权,盗用、贪污的钱款总计达171亿6272万元(旧币),相当于现今人民币171万余元。仅凭数字,现在的人们很难真切感受到刘青山、张子善罪行的触目惊心。我们不妨做一下换算:按当时的币制标准和市场物价指数,这些钱可买粮食近2000万斤,可买棉布800万尺,足够50多万人吃一个月并做一身衣服。如果折合成黄金,171亿元在当时可以购买将近一吨!在刘青山、张子善大肆贪污盗用国家财产的时候,正值抗美援朝时期,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在全国巡回义演,为志愿军捐款15.2亿元,购买了一架战斗机——同样的战斗机,刘青山、张子善贪污的巨款可以购买十架!”写这篇文章作者必须闭了眼睛,删去判决书中的一些文字,也是一些最重要的文字——标明行为性质的文字,只留下天文一般的“贪污”数字去宣传刘、张二人的黑暗罪恶和天朝初建时那番灿烂光明。

贪污的款项可以购买十架战斗机,那样的贪污犯当然十恶不赦,应当杀头。但刘、张二人的行为,判决书虽想有意夸溢其罪恶,但转弯磨角也只能说“用于经营该二犯所秘密掌握的‘机关生产’”。

什么是机关生产,机关生产的目的如何,性质如何,用于机关生产属不属于中饱私囊,可以不可以归罪于贪污?这是必须研究的。

笔者从《党史博览》上查得王永华先生一篇题目为《中共历史上的机关生产》[2]摘录如下:

机关生产,早在1938年时,敌后抗日根据地就出现了。面对陕甘宁等根据地粮食供应非常紧张的局面,1938年7月,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召开第二兵团军政首长会议,中心议题是决定在部分军队开展以种粮、种菜、喂猪等为内容的生产运动。1939年2月,中共中央专门在延安召开了生产动员大会,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号召自己动手,克服经济困难。他风趣地说:“饿死呢?解散呢?还是自己动手呢?饿死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解散也是没有一个人赞成的,还是自己动手吧!”于是,生产运动从1939年起,就由1938年的部分军队改善生活条件的活动,变为一种全体动员、解决一般财政供给困难以实现经济自给的群众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粉碎日伪和国民党顽固派经济封锁、解决根据地粮食短缺问题的基本方法。

 文章继又叙述“1942年前后,在日伪疯狂进攻和国民党加紧经济封锁”时期、“抗日战争胜利后的解放战争”时期机关生产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生产自救、发展革命的法宝。这一政策措施一直被中共沿用,解放初仍然继续贯彻。文章写道:建国初期,国民经济十分困难,百废待举。为了解决当时刚建立起来的各级政权机关的财政经费问题以及相关人员的穿衣吃饭问题,避免给本来就很困难的国家财政增加负担,以迅速恢复满目疮痍的经济状况,带领人民重建家园,中共中央和各级党政组织曾作出过一系列关于开展机关生产的规定。于是,机关生产在全国蔚然成风。从中央到地方,大小机关纷纷集资投资,直接开办了不少营利性公司企业,一时热闹非凡……下面以北京建材企业为例,考察建国后机关生产的演变。1949年至1951年,中央在京单位和军直机关办公用房普遍不足。于是,中央以及北京党政军机关、学校等,发扬“南泥湾精神”,自筹资金,自己动手,因陋就简地办起了砖瓦厂、石灰厂和建筑木材加工厂,以满足修建办公、住宿用房之需。这在当时称为机关生产。到1951年底,全市由机关办起的建筑材料生产工厂达360多个,其中砖瓦厂120个,石灰厂22个,建筑木材厂219个。另外,还建立了油毡、石棉、水泥制品等工厂。1952年4月8日,北京市建筑器材公司成立之日,市人民政府根据政务院指示,通知各机关所属建筑材料生产单位一律移交给建筑器材公司接管。至同年12月底,建筑器材公司先后接管了公安部队、军委政治部、军委后勤部、北京市粮食局等单位所办的建材工厂129个,这些工厂职工总数达到2.3万多人。为了便于行业管理,接管后,建筑器材公司对这些工厂进行了合并和改组,分为砖瓦、沙石、建筑木材加工3个行业共54个厂。机关生产所建立的建筑材料工厂,自成立始便具有全民所有制性质,北京市建筑器材公司接管后经整顿和改组,将其发展成为市国营建材系统的基本力量。

 以某一方面为例,文章记述包括北京市公安部队、军委政治部、军委后勤部、北京市粮食局在内的机关单位通过“机关生产”建起的建筑材料生产工厂达360多个,“自成立始便具有全民所有制性质,北京市建筑器材公司接管后经整顿和改组,将其发展成为市国营建材系统的基本力量”。

也就是说,机关生产的性质按后来的话说是“国营性质”或“国有性质”,经营活动是国家的活动,产生的效益是国家效益。那么,刘青山、张子善将飞机场建筑款项、治河款项挪用(哪怕改为“盗用)”作“机关生产”的款项,是不是属于贪污呢?应当是十分明白了。

以上看法并不是笔者个人的看法,张鸣先生在炎黄春秋2010第二期著文《刘青山张子善事件的再反思》说:也就是说,刘张二人的问题是,挪用200万,贪污6万左右。问题是,当时所谓的挪用,并非像今天的贪污犯一样,挪用公款去炒股投机,而是去做机关生产。机关生产,是中共在战争时期传下来的一种积习。那时中共没有统一的后勤供应,各个根据地各显神通,自己做自己的。本事大,人员待遇就好,本事小,待遇就差。这种机关生产,原本就是无法无天的,怎么能搞到钱和物资,就怎么做。当然,中共夺取政权之后,成了当家人,这种游击习气的做法,是不应该再有了。但是,长期形成的积习,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的。实际上,机关生产很多地方都在搞,当时中国的计划经济体系还没有确立,社会上还是半个市场经济,搞机关生产,大有机会。实际上所有的机关,机关工作人员,都有动力。单单拿刘张问罪,似乎并不公平。至于所谓的私用,当时其实很难界定。可以肯定,从案件的前后叙述看,刘张二人并没有把钱拿回家去。作为一个地方的负责人,一个标准的“公家人”,怎样开销这些钱才叫私用,真的不好说。所以,后来出的《毛泽东传》上,再提及此事,私用一项就消失了,只是笼统地说贪污挪用公款约二百亿元(《毛泽东传1949—1976》上册,第217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也就是当年华北局认定的第一项罪名,挪用二百亿公款。

张鸣先生的认识和王永华先生的认识基本一样,唯张永华先生对机关生产的来龙去脉搞的更加清楚,对机关生产的国家所有权性质搞的分析得更加明白:活动为公有活动,效益为公有效益。

搞清了刘、张二人的第一项犯罪,可以顺此思路分析其第二项犯罪。判决书称:

该二犯更以盗窃克扣及骗取之资财,肆无忌惮地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一九五一年四月勾结奸商张文义(女)等付以四十九亿元钜款,倒买钢铁;该奸商等并曾利用此款投机倒把,使国家资财损失达二十一亿元。同年五月该二犯为从东北盗买木料,派人冒充军官,并不顾灾民疾苦,忍心占用前述之救济水灾区造船贷款四亿元。

据资料记载,张文仪是吉林省财政厅驻天津推销处的供销科长阎堤的夫人,与刘青山交接的生意主要有两项,捣卖复写纸和马口铁。第二项生意因抗美援朝战争骤起,国家限制马口铁买卖而做赔。两项生意是吉林省财政厅和天津市委两个机关互相合作的“机关生产”,生意做赔了是事实,但做赔生意是否属于贪污,无论古人今人,明思者当有十分清楚的界分。

刘、张二人的第三项犯罪是“一九五一年三月,该二犯为扩大‘机关生产’从事建筑投机,在天津收买私商木厂成立



浏览(22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