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天狱博客  
不唯西,不唯书,不唯毛,更不唯邓。  
        http://blog.creaders.net/u/1126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手术式打击美国豆农初见成效 2019-06-25 18:36:39

中国商业部数据显示,今年中国从美国的大豆和猪肉进口下降55.3%。这对于美国中西部地区和其他农业州的打击开始显现,而这些地区85%以上是川普和共和党的票仓。尽管目前美国经济由于美联储屈服于川普【政治化】压力,在利率问题上采取【鸽派】的宽松政策,使得美国股市出现【虚高】;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经济下行的压力在逐渐形成,而美国的赤字在今年前8个月冲破7836亿美圆,比去年高出2060亿美圆。CBO估计,2019年度赤字预计会突破一万亿大关。更有意思的是,美国贸易关税的增加,对赤字毫无帮助,效果几乎可以忽略。

本博早在2018年就指出,【手术式打击】川普票仓是中国最有效的贸易战方式之一,是四两拨千斤的事半功倍的合算手段。只要坚持下去,这些老白穷地区的川粉必然坚持不住,而川普关心的只是他的连任,对老白穷们的疾苦只会用【爱国主义】之类的【创可贴】掩盖。时间一长,老白穷教就吃不住了;毕竟好话不能当饭吃。

当时,有人认为【减少大豆购买】会造成中国食用油和猪肉等食品供应短缺,价格飞涨。事实证明:到现在为止,国内供应充足,物价相对稳定,没有受到很大影响。长期下去,势必造成美国大豆和肉类从中国市场被赶出去的局面。对美国农民有长远的影响。

最近,在接受CNN采访时,美国农业部长珀杜承认,美国农民是特朗普总统同中国的贸易战的 “牺牲品”。

美国农业部长珀杜

美国农业部长珀杜

珀杜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他预计特朗普和习近平在本周的日本G20峰会期间并不能达成贸易协议,但希望今年年底前能达成协议。

特朗普政府指定对受美中贸易战影响的农民给予援助。特朗普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得到美国农业州的支持,美国农民的支持帮助将特朗普推上总统的宝座。但是,美国的农民仍然受美中贸易战影响最严重。

珀杜说,“我认为,他们是贸易中断的牺牲品之一”,“我们知道,当你对中国挥舞惩罚旗时,如果受到报复的话,针对的将是农民”。珀杜还说,“我告诉总统,你不能用爱国主义来付账单,总统明白。我们知道这一点,他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设法用市场便利化来弥补他们因贸易中断造成的损失。”

特朗普政府上个月公布了一项160亿美元的援助农民计划,抵消因为美国与中国长达10个月贸易战给农民造成的损失。

美国印第安纳州一名农民2018年9月21日在收获大豆。

美国印第安纳州一名农民2018年9月21日在收获大豆。

美中两国的贸易战5月份升级,双方都对对方的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由于中国停止购买,两国的贸易纠纷致使美国农民坐拥创纪录数量的大豆。此前,美国大豆出口的60%以上销往中国。



浏览(274) (1) 评论(16)
发表评论
【作秀】的歪风来自上层 2019-06-13 19:11:15

前不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转发江西省赣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四华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的通报,这名级别并不高的干部因被指大搞政治作秀,在十九大后不知敬畏、不收敛、不收手,而成为舆论热点。

其实作秀之风来自上层,朱容鸡的【100口棺材】,瘟家饱的【破球鞋】、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都是在【作秀】。朱容鸡的儿子、女儿既不是学金融的,也不是神马【金融天才、无师自通】,只是凭借他们老子的职权成为【金融大鳄】。如政协委员何新所说又及:我窃以为,您的公子如大有为,似可委之为中国石化或中国证券的领导,可在国内领取高薪。所谓内举不避亲。但作为国家首相之子,似不宜作为外国在华区域的利益代理人,尤不宜担任美国巨型跨国公司(如高盛财团)享持高薪的在华督办或业务主管。这是会招致物议和令人想入非非的。此或会有损您持政"清廉"的政声和清望。】。 

至于瘟家饱,则更是全家一起上阵,上至90岁老妈,下至儿孙亲戚、儿女亲家、甚至街坊邻居无不借着瘟家饱的职权大贪特贪。纽约时报揭露瘟家是中国首富,哪里是薄熙来的区区几千万能够比拟的。而温家宝却不知羞耻的说什么【我秉承“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信念,为国家服务整整45年,我为国家、人民倾注了我全部的热情、心血和精力,没有谋过私利。我敢于面对人民、面对历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和徐才厚说的:“我最大的缺点就是清廉。”是一模一样的。。。

作秀之风来自改开上层,只抓几个小鱼小虾是不管用的。


转载:政治岂是用来秀的

前不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转发江西省赣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四华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的通报,这名级别并不高的干部因被指大搞政治作秀,在十九大后不知敬畏、不收敛、不收手,而成为舆论热点。

  细心的网友找出两年前网上热传的一段视频,王四华当众发飙,不留情面训斥多名局长,“你当了这个局长,你干了什么事?要扪心自问”“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讲话没讲话的形象,讲话讲不出来,讲不出来说明你调研不深刻,对情况不了解”,俨然一副疾恶如仇、敢作敢为的正面形象。同一个主角、截然不同的画风,讽刺意味十足,作为“政治作秀”的注脚再合适不过。

  揆诸现实,此类热衷作秀的领导干部并非孤例,其主要特征就是不讲政治却摆出政治站位高的姿态、腐化堕落却打造清正廉洁的人设、不想作为却做出积极作为的样子。有的贯彻中央精神口号震天响、阵仗高大上,其实却是大轰大嗡,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有的嘴上说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坚定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一到落实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搞选择性执行、附加性执行,甚至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政策;有的台上义正词严批判言行不一、虚与委蛇,台下却成为两面派、两面人典型…… 种种“秀”功,不过是为了掩盖违规逾矩行为,掩饰功利性政治目的,趁机捞取政治资本,追名逐利而已。

  

 

 

  毫无疑问,政治作秀是一种非常典型的形式主义,其根源在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意识淡漠,对党的忠诚不入脑不入心、不真诚不带情。这种“秀”,动作往往很亲民,姿势往往很优美,大多还披着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外衣,极具欺骗性、迷惑性。但事实上,徒增群众负担,贻误事业发展,后患无穷。

  政治作秀,对演技的要求挺高,由于总是披着政治正确的外衣,辨别起来难度不小。曾经一度,少数长于政治作秀的戏精得了好处、尝到甜头。这带来诸多消极影响,扰乱党内政治生活,污染政治生态,削弱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是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应着力解决的重要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干部在政治上出问题,对党的危害不亚于腐败问题,有的甚至比腐败问题更严重。”从讲政治的高度看清政治作秀的真面目,坚决反对形式主义,遇事多想政治要求、办事多想政治规矩、处事多想政治影响,理应成为领导干部的思想之矩、行为之限。

前不久发布的《党政领导干部考核工作条例》明确,坚持干部考核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贯穿始终,对政治上不合格的实行“一票否决”,并对考核方式方法进行了全方位补充完善。这无疑再度告诫各级领导干部,演技再高、入戏再深,“秀”出来的讲政治,再难逃脱组织锐利的目光。(云南   孟庆毅)








浏览(453) (1) 评论(3)
发表评论
回顾1989:我向你们的良知呼唤 2019-06-04 20:31:03

何新:—— 在北京大学对1990 届毕业生的演讲

作者简介: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他曾经在全国政协任职,后因质疑朱容鸡的公子为外国金融机构【打工】、做买办,而被同样是【买办】的爸爸的李瑞环踢出政协。他也曾经质疑过【粟战神】的炮制,指出过其中的奥妙。。。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 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 NHK 、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 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说明:19906 月,应北京大学党委及学生工作部邀请,何新对1990 年应届毕业生做了一次毕业前演讲。当时学生仍处在较严重的对立情绪中。何新事后说,那次演讲是他生平所经历最惊心动魄,也最艰难的场面之一。

30年后的今天,重读何先生的演讲,看到何新当时对问题剖析之深刻,不禁让人拍案叫绝。现在借此机会特地转贴于此地,供大家欣赏。


时间:1990 6 24 日上午9 12 时地点:北大礼堂

一、开场白(何新入场登讲台。满场哄闹。有人故意敲椅子,有嘲骂声,大声嘘和吹口哨)看来大家很不欢迎我。(学生笑,起哄。有人喊:“ 那你还来?” )我没上过大学,可是跟北大好像还真有点缘分,认1985 年以来,每年总有机会来此讲一次。(学生哄笑,嘘。口哨。有人喊:“ 话筒靠近点,后面听不见” )(靠近话筒)上一次来,我记得是去年四月份,在那个电教报告厅。从那次到现在,过了一年多。这一年当中,北大、中国、世界都发生了很多事情。今天重来此地,感慨良多。什么感慨呢?我知道,我此时到此地来,不合时宜…… (有学生喊:“ 对!”“ 你还有自知之明!” 鼓掌,笑声、嘘声)但我今天既然来,就是准备上这个炉子烤。正如《三国演义》里说的…… (嘘声。有人喊:“ 你想舌战群儒吗?——“ 他是来单刀赴会!” )我来之前,曾经有朋友劝我…… 有学生大声喊:“ 我们也劝你别来!” 笑声,哄闹,鼓倒掌)劝我的人说,你现在到北大干嘛去呀!“ 六· 四” 那天刚出了事情。老实讲,临来前,我也忧心忡仲。现在坐在这看着大家。…… 我心情很沉重。(学生哄,笑,喊:“ 你沉重什么呀?” )说句实在话,我来是想跟你们交流一下想法,刚才那位老师说,请我来是给你们作思想教育…… (学生大哗,笑声,嘘声,鼓倒掌)你们笑,我也觉得可笑,我这个人自己受的教育还不完备,大学都没读完,我哪有资格教育你们呢?我来,就是想和大家说说心里话…… (有学生喊:“ 说吧!” 有学生喊:“ 有屁快放!”“ 看你还能说什么?”…… )我刚才进来时听到有人骂我。骂,对我可不新鲜,我这个人挨骂是挨惯了。现在我的这个骂名呀,似乎传遍了全世界。我今天给你们带来了一点材料

 (学生大笑,鼓掌)(举起材料给大家看)这是《纽约时报》。这么大一张照片,世界性的报纸,题目是“A Defender of Deng Tells Why He Is (一个邓的卫道士陈述他为什么这么做)。(学生笑,哄闹声)这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这么大的照片。题目“ 一个保守主义者如是说。” (学生大笑,叫好,鼓掌)(也笑)我就知道你们会喝倒彩。我还带来一些信(举信),你们想骂人,骂得可能不痛快。听听这些信,也许正是你们想骂的。先读一封匿名信:“ 何新,你是中国民主精神的叛徒,你是中国知识界的败类!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审判团,对你从精神到肉体宣判死刑。” (全场哄笑,大声鼓掌,喝彩)别急,还没念完呢:“ 我们要绞死你、砸烂你的狗头!让你下油锅。你做好准备吧!” 署名“ 中国知识分子锄奸团” 1989 8 1 日。这是典型的文革语言。(大声哄笑、鼓掌)

还有更漂亮的呢(又举起一封信):“ 何新,你这只卑鄙无耻、卖身投靠的哈巴狗,你将永远被钉在文明的耻辱柱上。如有可能,我*** ,再生一个人作何新!” (笑声。台下有人大声说:“ 这有点太过分了!” )他还说:“ 有胆量的话你可以举报。” 放心,我不会举报。这信我得留着,这是宝贝,纪念品。花钱还买不着,哪舍得交公安局?(举起一张有漫画的信纸)再看这件,这是艺术品!(读:)“ 何新,不老实的人,即使做了老实的事也不会赢得人的信任(作者是在引用去年8 月间上海一张小报上骂我的话)。你的大作我们都在《中国青年报》上拜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耻笑你,骂你是条疯狗,时机一到就想咬人。而我认为你充其量不过是一条劣等的疯狗。” 署名:“ 一名大学本科读完的人。” 这是暗示本人没上完大学。我不知道写这个信的人是否今天在座?(学生交头接耳,叽喳议论,渐静)

去年到今年这一年当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让人如何不感慨啊!如果你们有兴趣。我还可以给你们念,看港台和老外的文章怎么骂。如今我里外不是人。这么挨骂,可我还是来了。干嘛来呢?来,当然不是希望来找骂的。有人现在传说,说何某现在做大官了。什么官呢?说鄙人要当社科院的副院长。还有这样那样的说法。我想在座的可能都听说过。这真应了古人一句诗:“ 于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鲲鹏议不休。” 可我告诉你们,如果何新真当上了什么官,你们可以任意拉一帮人,去把我家的大门扒掉。(学生议论,笑,“ 这要犯罪啊,谁敢扒呀!” )敢不敢,那是你的事。我的意思是,第一本人从来不想当官,第二我也不可能当官。其实我的处境是两面受困。洋老爷骂我是邓的走狗;另有人骂我是漏网的“ 精英” 。各种匿名信写给中央,据说还有从美国寄过来的。当然自称不是搞“ 民主” 的精英,署名是“ 海外爱国人士” 。揭发我一贯搞自由化,整理出我所有著作里面的自由化言论,寄给各个有关部门。就我听说的呀,材料至少有这么厚一叠。所以我的日子并不好过。说不定哪天也会点我的名。

可是尽管如此,八面来风,我呢,清夜扪心,问心无愧,还是睡得踏踏实实。检点平生,我是既不懊悔,又无遗憾。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坚持我的立场。为什么?这就是今天我想跟大家谈谈的。(会场稍静)今天来,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说,一个人不是想当官,不想往上爬,人们就会问:那你干嘛要帮共产党的忙?不是叫“ 走狗” 嘛?为什么要做走狗啊?好吧,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当然,我不想给大家搞什么思想教育,我也不会。我不是共产党员,也没做过政工干部。退一步说,我从来倒都是受教育的对象。那么有人就要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今天坐在这个台子上啊?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儿啊?有什么资格?不是以什么学者的资格,什么头衔的资格—— 这一套我从来蔑视之。就以我是一个中国人的资格!中国今天面临着危险,重大的危险!威胁你们,也威胁到我,威胁到每一个中国人!所以我不能不说话!(会场稍肃静)从去年4 月到今天,我一直注视着你们。我知道你们有人怨恨我,因为我反对了你们。可是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为谁这样做?谁在为你们鼓掌?—— 我们民族的敌人!有人要借你们的手,拆碎中国,灭亡中国。而你们,却把他们看作中国的救星。在帮他们,那些为你们叫好的人中,就有这种人!(学生骚动,交头接耳,议论)是的。对去年的整个事件,我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想法。和你们不同。不是据说要搞民主吗?思想自由吗?那么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吗?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吗?如果可以,为什么要写那种肮脏的匿名信?为什么要骂街?为什么搞人身攻击?为什么造谣诽谤?为什么威胁要搞暗杀?(会场静)我的想法从哪里来的?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也不是任何人授意灌输给我的!从1985 年以后,我几乎没参加过任何国内学术会议。我从未参加任何小集团。有人说我举报了三千知识分子。可是全中国出大名的知识分子,我平生真正认识的恐怕还没有超过一百人。什么这个圈,那个帮。我一概鄙视之!

         我可能是有点知名度。要没有知名度的话,《纽约时报》、《基督教箴言报》,大家都知道,这都是世界第一流的大报,不会用那么大的篇幅来扭曲我、来骂我。正是他们这么骂我,我才知道自己可能有点重要性。但骂人?我不在乎。骂吧!我就不信人能被骂死。古人说:千夫所指,无疾而死。那是心里有愧,作了亏心事。或者是懦夫,胆小鬼。自从进入学术界以来,我挨了多年骂,至今没被骂死,照旧是我行我素。我的知名度哪里来的?我非出身显贵,也没有什么大官人作背景。我知名仅仅就是因为对任何事物,我坚持自己的独立思想。我一不屈从.二不盲从。我从不怕什么名人的权威。但我也不怕多数人的另一种权威。我用自己的眼睛看事物,更用自己的脑袋想问题。就凭着我这一套独立的思想,我坚持自己独立不阿的人格。当然,在实际生活中,我也有屈服的时候,那或是因为我错了,或者就是生存的一种策略,暂时的。

(学生笑声,低声议论)

我追求这种人格的独立。 用一生来追求! 所以我不会去从政作官。 现在孔孟之道名声很臭啊。 但是我喜 欢孔孟的人格主义。 孟子好像有这么一句话,叫作:“道之所在,虽千万人逆之,吾往矣! ”我欣赏这 句话,而且履行这句话。 所以今天我到此来了,我告诉你们,不要说这只是一千人的会场,不要说这是 一个火炉子,只要道义所在,哪怕千军万马,粉身碎骨,本人照去!

(学生低声议论)

今天在坐的有一位朋友,是某报的一位记者。 他是见证。 去年61日,有一个出版社的朋友,到我家来告诉我:“何新,我在天安门广场高自联的帐篷外听说,‘革命’成功以后,要把知识分子中的叛徒吊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电线杆子上,据说第一个就是你! 你出去躲躲吧。 (学生交头接耳,议论)

我说老子不躲。 我要组织人去广场,跟他们对抗。 现在就去! 老实说,当时我已经在作对抗的准备,死 算什么呀! 吓不倒我。(零星有掌声,低声议论)在今天有勇气的人,美国人说,在社会主义国家,是方励之一类。可依我看,此公是徒有虚名,其实是个懦夫。每个人都知道,从某个时期以来,坐在这个讲台上骂现实、骂这个制度,并不需要勇气,倒能得到国内外的满堂彩。谁敢替这个制度、替这个国家、替这个民族,辩护,讲话,那才真需要一点勇气。1985 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到北大讲演,说是一种邀请。可我难道不懂嘛?就因为当时我在《读书》上发表了一篇批评刘索拉、徐星那个无主题变奏的文章,有人就要炼我!

就是从那时起,给我造出无数的谣言。那天刚一进校门,就有人递过来一本刚出的杂志,贵校《研究生学报》的创刊号。第一篇文章是《评<诸神的起源>的谬误》,我的思想言论中肯定多有谬误。但是,我是不胜荣幸之至!这几年,凡是能臭我的东西,都有资格上头版头条。《历史研究》、《文艺报》,都是最权威的报刊,去查查嘛!所以那次来,我也是准备好被你们轰下去的。但是我感谢北大的同学们,那天我讲完后,你们还是给了我热烈的掌声。从那以后,我虽和北大人仍是多不相识,可是已成为有缘的朋友。从那时起,我就感到北大还是有一种精神。我今天到北大,就是要寻找和呼唤这种精神。我来寻找北大同学的良知,寻找你们内心中的理性。不是说这是民主与科学的校园嘛?好啊,我来试试。我跟大家讲真话。也许我说的是对的;也许我说的是错的。但是我保证只说出自内心的真话。我现在和大家订一个君子协定,如果你们觉得我讲的是瞎话,你们可以采取任何行动。我也自动下台!(学生议论,有人喊:“ 快讲吧,我们听你讲!” 有嘘声。)但是如果你们觉得,不管我讲什么,是真话还是假话,人话还是鬼话,根本没有必要听。少跟我们来这一套,滚!那么大家可以举起手来,超过50 %,我马上提起包来,自动下台。(学生议论,有人笑,有人喊:“ 说嘛,快说你的观点吧!我们想听。” )(等待片刻)好像没有人举手。(有学生急,喊:“ 讲啊,快讲吧,没有人举手。” 仍有嘘声,)我再等几分钟。我又听到几个嘘声。我知道今天有人在底下串好了要整我。这世界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还不懂吗?要论捣乱,我从小就是捣乱分子。你们也许有人读过我的自传。什么起哄架秧子,什么暗杀、匿名信,黑社会,我都见识过。文革时期当** ,手铐我带了半年多。你那个“ 嘘” 声没意义,吓不倒我。再说一遍。如果有人说何新,你给我滚蛋,我们根本不想听你讲任何话。就请举起手来。超过全场人数的50 %,我马上夹起书包滚蛋!如


浏览(325) (5)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