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潇潇飞云  
家史-教育-随想  
        http://blog.creaders.net/u/179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飞云
 
注册日期: 2008-07-19
访问总量: 1,099,76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转载本博文章请注明出处!
一樽酒萬卷書怡顏寄傲應通栗里高風
三椽屋四季花課雨佔晴便是桃園佳境
最新发布
· 献给爱“国”者的诗
· 疫情期间写给国内亲友
· 简单用“热”或可消解瘟疫
· 关税、汇率、川谱
· 《水浒传》中之山西人物
· 历史与文学断想
· 荒诞超微故事《歧视》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随想、随笔】
 · 献给爱“国”者的诗
 · 疫情期间写给国内亲友
 · 关税、汇率、川谱
 · 《水浒传》中之山西人物
 · 历史与文学断想
 · 1949以降中国真正的巨变
 · 访阎院长故地暨台湾印象
 · 人生两组共轭,行之受益不知遭害
 · 治死人的 “好” 医生
 · 鹰与鸡(自创哲学寓言)
【家族史】
 · 榆次郝家“聚兴顺”茶庄入选 《中国
 · 山西榆次太原方言与张家口并包头方
 · 父亲三周年祭文
 · 聚兴顺龙纹茶鼎普洱茶 【多图】
 · 清朝官帽顶子与晋商郝氏家族
 · 纪念父亲
 · 1949, 望长安(下)
 · 1949, 望长安(上)
 · 清代票号"天顺祥"、"同庆丰"考
 · 三朝晋商郝乾泰(百年照片)
【经济漫谈】
 · 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心照不宣连环计
 · 兵败如山倒
 · 股市:临近摊牌的前哨战
 · 汇率与通胀
 · 周小川认为美元被高估说明了什么?
 · 人民币面临车裂
 · 信心与宏观经济大局
 · 货币的本质是什么?
 · 中国经济命脉,——再谈汇率
 · 央行关于汇率的思路
【生活、家庭】
 · 简单用“热”或可消解瘟疫
 · 后院菜园2017
 · 鸡的故事
 · 翘楚领晋商,族风看郝家
 · 防鸟撞,防啄木鸟破坏房屋简法
 · 父亲三周年祭文
 · 饮食与(减)保持体重
 · 神奇的废话
 · 爱、情,与恨
 · 我的故乡,我的伤痛
【闲谈】
 · 简单用“热”或可消解瘟疫
 · 文学与现实中的武松打虎
 · 本博广而告之
 · 美国若为“狮”,总统则为“心”
 · 与人方便但易被忽视之细节数则
 · 章莹颖遇害简单过程
 · 说说要命折腰的中国火车站台阶
 · 贾樟柯获奖电影《天注定》观后
 · “位”字有何含义?
 · 一语道破中西区别(围脖)
【趣】
 · 美国若为“狮”,总统则为“心”
 · 美国破事儿,中国警察看不下眼
 · 回国必读:邀请信及财务证明的伟大
 · 爹娘邀请在外国逆子回家函(通用格
 · 笑话三则:猫眼,催眠,双眼皮
 · 50分钟学车记
 · 乐一乐
 · 撞人了,改名换姓
 · “慢慢会好论”
 · 文化底蕴
【故事】
 · 荒诞超微故事《歧视》
 · 武工队长,一巴掌、一条命
 · 【原创短篇小说】绝啸(潇潇飞云处
 · 刚来美国遇上的陌生好人和助人警察
 · 良善受伤的故事
 · 送鬼记
 · 原来枪击可以离我们很近
 · 户口啊, 户口!
 · 盗贼很生气(真实故事)
【分享】
 · AAGC推动伊州率先提交禁止种族细分
 · 近代中国言论自由比较列表(转)
 · “山西王”阎锡山(ZT略有删改)
 · 台灣啟示錄_戰火蔓延時 我的1949
 · 宋逸人:愧对晋商——兼驳对晋商的
 · 看看土皇帝阎锡山都干了些什么(Z
 · 左翼时代来临 美国准备好了吗(ZT)
 · 菲尔普斯是韩国人(来自国内邮件,来
【诗词歌赋】
 · 五言古风一首
 · 祖父诗一首
 · 仿作宋词一首:无题(2018年12月15
 · 纵古悠绵
 · 七言无题
 · 振 羽 鳥 雛 叩 窗 急
 · 水花蝉云(五言诗)
 · 甲午腊月二十六日偶作【词】
 · 飞云唱传统京剧“洪洋洞”两段
 · 即景秋色 (词)
【山水之间】
 · 黄石自驾游流水记
 · 中秋湖色2012
【教育】
 · 识礼、谦让与爱心
 · 上进之心不可无, 嫉妒之心不可有
 · 荣誉是成功之冠冕,也是成功之动力
 · 兴趣是成功之母
 · 懒惰、拖沓是不智——小算术隐藏大
 · 捆绑孩子的“缰绳”——书摘7
 · 吃苦耐劳、培养勤奋 书摘6
 · 诚实守信,为人做事之本 ——书摘5
 · 教育孩子从“立信”开始, (书摘3)
 · 无为而果、不教之教 ——《让孩子自
【征文】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10/01/2008 - 10/31/2008
09/01/2008 - 09/30/2008
08/01/2008 - 08/31/2008
07/01/2008 - 07/31/2008
网络日志正文
纪念父亲 2012-04-03 22:37:29

=====================================================

34日, 星期日晚上,我给家里打电话。在和母亲讲完话后,我要母亲把电话给父亲听。我首先要爸爸只听别讲,因为他喘得厉害。相信有圣灵的感应,我一开口便抑制不住 地哭起来;一般情况我本来是难得落泪的,特别是这次,本无哭的理由。哭声伴随着我发自肺腑的期望,要他老人家一定要挺住。我能听到电话那头父亲的喘息声和 应答声,还听到母亲在旁边说:你爸爸在笑。。。。。。

几天以后我才意识到,这竟是我和父亲最后的话别。

国内37日下午,弟弟为尚能坐着的父亲洗头、理发。晚上,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同时甚至还为弟弟的文章提建议:“删繁就简”。然后父亲读了我写给他的一封长信。

美国时间37日下午(国内时间201238日 凌晨),守在父亲身边的弟弟从国内给我打来电话,我感到了一丝的不祥。但和弟弟通话的内容依然是父亲的康复、用药等。虽然弟弟说爸爸的情况不太好,但我们 所有人都认为,父亲至少能够坚持到夏天或秋天。因为从片子上看肺部纤维化程度发展并不快,同时呼吸机或深呼吸尚能够使血氧含量达到正常水平。

大约40多分钟后,弟弟又一次来了电话。我首先听到大洋那边弟弟的哭声,爸爸走了,是那么出乎预料的快。第一次感受最亲的人离我而去,撕心裂肺的痛楚难以言表。我们全家一直都认为父亲在体力上不够坚强;如今在事实面前,我们最后才不得不承认我们错了:父亲的毅力超乎想象。

我驱车离开公司,我祷告;30多年来第一次,我的泪水流淌了一路。。。。。。

父亲1934年出生于榆次的晋商名门望族。早年,随祖父在战乱中漂泊、求学。他不但精通金融财政,而且博学多才;他古文、诗词素养颇高,字体飘逸洒脱。50年代在北京时即已初露锋芒,曾任北京密云水库后勤科副科长。因家庭出身的缘故,不能得志。60年代为了家庭团聚而回到太原。曾多年担任太原市和山西省财经、金融领域写作组组长,为省市领导撰写财政金融方面的讲稿和国民经济计划草案。73年,再一次因家庭团聚的缘故回到榆次故里。

父亲几乎一生都从事与政府相关的财政金融写作工作,退休前返回到晋中地区人民银行。他的直接上级、同事和下级中,官至省级、厅级者众。父亲说过:有状元师傅没有状元徒弟。自信与洒脱溢于言表。

父亲天生皮肤白皙细腻,虽玉环飞燕不能相比;他仪态儒雅、形色从容、风度翩翩。父亲一生宅心仁厚,扶危济困,助人无数;他正直无私,品行高贵,耻于钻营;他体察人情,不卑不亢,大家风范。吾父既不争名、亦不趋利;他处世态度超然,为人豁达大度。他不党故无朋,他德高而友众。

人们常言:无商不奸。可是出身晋商传统世家之吾父,其诚实之情形,我迄今未见有其二。就是善意的谎言,在我的脑海里父亲也从未有过哪怕一次。一是一,二就是二,在如今的时代,他的诚实和“傻”只有一纸之隔。

父亲洞察世事,风趣幽默且智慧过人。他业余时间酷爱下棋,但从未曾看过棋谱。吾父靠天父赐予的悟性,轻松称雄棋坛一方。90年代,父亲曾经率领并代表山西省银行系统象棋队参加全国比赛。吾弟生来得父遗传,幼时得我启蒙,棋艺精湛,亦胜飞云远甚。

父亲不但欣赏、精通,而且唱得好京剧。如今和以后,电视里京剧的调门必会催我思父,在我的印象中,坐在电视机前听戏唱戏的,只有父亲。

在 我的印象中,父亲从来就是严父。从我小的时候起,他对我就相当严格而满有深爱。我不能忘记的是我十几岁时,他和母亲以及我在一起,给我们讲解、分享白居易 的“观刈麦”;李斯的“厕中鼠与仓中鼠”等等经典时的场景。我的每一句谎言和神态,都逃不过父亲的法眼,因而备受责罚。从记事起,我的印象中,父亲从来就 不许我哭;男子汉嚎啕流泪,在吾父眼中视为耻辱。此外父亲对我们的餐桌规矩、为人礼节方面也从不含糊。在父亲面前,我从来不心存侥幸。

我在小学和初中期间,因为家庭出身问题而备感压力。回家和父亲谈及,是想寻求帮助。他一面瞒着我去和学校交涉,一面激励我:韩信尚受胯下之辱,区区小事不要放在心上。

其实父亲那时受到的压力,比我们大何止百倍?他的前途受出身影响,他的生活同样困难重重。记得70年代,我们都吃榆树皮高粱面。父亲天生娇贵,本吃不得那些难以消化的食物。但是他还是执意要和我们同甘苦,我永远不能忘记父亲吃完榆皮高粱面后因胃难受而痛苦的表情。

苦中作乐,父亲常带我们弟兄去潇河边的树林中采蘑菇,到潇河里摸鱼。对于这些“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我当时暗暗的感觉是羞愧,但在父亲看来却是难得的欢乐。在村人面前,当时的我是自卑的;在村人面前,父亲则有永恒的自信与洒脱。

不知不觉中,随着我们长大,父亲对我们之宽容与放手又是那么的坚定。可以这样说:对我们所作出的一切决定,父亲最多询问、提醒一下,他一概尊重我们自己的抉择。

儿时我们对父亲的一切都习以为常,后来我们才逐渐认识到,父亲在平凡中显示出与众不同。

母亲维持我们的家庭、照顾我们的父亲,五十余年,直至最后一刻。父亲走时,神态安详并有母亲和弟弟守在一旁。

。。。。。。

当我从美国返回榆次家中时,进入眼帘的是满院的鲜花花圈和满院、满家的亲戚、友人;桌上是吾父遗像。我和母亲、弟妹抱头痛哭。头一天晚上,我就睡在父亲生前睡过的地方。

父亲的义不仅留在来的和没有来送行的人们记忆里;就是在他人生的最后一站,——榆次殡仪馆也再一次得到见证。卢副馆长的父亲,榆次老干部卢振哉,40年代曾是我家两湖“聚兴顺”商号主事,他80年代又受到过父亲的重要帮助。这次碰巧遇上父亲的事,卢副馆长不仅帮前跑后,而且还自发为父亲的追思会亲撰挽联:

德才兼备,棋艺超群,人间楷模

名门英豪,抚儿育女,蒙神赐福

挽联和横批“荣归天家,安息主怀”一起,投影在追思大堂的正前方。

追思会的女主持人海燕,她的公公刘先生,竟然也是父亲当年帮助过的人。

哀乐声声,父亲在鲜花丛中安睡,身上覆盖着十字旗。前来为父亲送行的,有亲人、领导、同事、和友人近200人。追思会有牧师证道、诗班献诗,飞云追忆了父亲生平。

追思结束后,我抱着父亲遗灰,车队开往故乡王村的墓地。

进村了。 那是父亲,及我们的出生和生活过的地方。我念着:爸爸,现在我们就在王村;我默念着:爸爸您看,左边是您出生和生活过的,曾经的大院;现在只留下了一道高墙。行过干渠;那干渠在50年代穿越了诺大的祖坟,我念着:爸爸,这里右手边曾经是先祖歇息之地。

紧接着不远,父亲到了他的安歇之所。在祖父祖母坟头前面,他歇了。东面不远,曾经是列祖列宗歇息的地方。

。。。。。。

父亲的后事办完后,我在家和母亲、弟妹们又待了几日。

317日返美前,望着北京的大街小巷,那些父亲经常提起的街名让我哀伤。那天, 北京的大雾整整弥漫了一白天。我在机场也就滞留了一整日,呆呆望着窗外大雾。那雾是天父让我留下来专门静心思念父亲而起的。

318日,我回到了美国。

19日,我在上班的路上,才注意到芝加哥满目的绿草和绽放的迎春花、玉兰花。仅只十来天时间。这是天父因着父亲而送上的特别美意和安慰,因为这花、这草今年来得特别早、不同寻常的早。

前天,我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梦见了父亲。我没有在梦里看见父亲,但梦里听见了他一声洪亮的咳嗽声。梦里,我无比兴奋地告诉母亲:爸爸病好了,因为他的声音底气十足,是那么有力而健康。

我的潜意识里,似乎依然像往常那样,期待父亲好起来;有问题了好像依然想着能打个电话问问父亲、协商一下。

醒来,带给我惆怅、伤感和思念。我意识到,吾父到天父那里去了。我已经不再能和父亲直接交流,我只能在我的记忆里追寻父亲的影子,透过他留下的日记和回忆录来纪念他。

愿我父在天父怀中安息

     父亲遗嘱告家人

浏览(3477) (2) 评论(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queen 留言时间:2012-08-07 20:05:42
很感动,你一定是好人,好人有好报。
回复 | 1
作者:飞云 留言时间:2012-04-06 21:56:50
谢谢阿妞,很有共鸣的。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2-04-05 14:22:47
非常令人感动!
也勾起俺对去世多年的父亲的思念与祭奠。
就是这样的普通中国人与中国家庭,构筑着中华文明文化传统中的精华。也就是俺那篇谈中华文化的薄文说的,这样的“士文化”,是中华文化文明的中坚。他向上对官僚甚至宫廷发力,下达民间村野,辐射衍生中华文化文明中的坚忍忠厚仁爱礼义。同时,他忍受着上自宫廷下源于山寨的厚黑文化的无情打击挤压。能够生存下来,坚守清贫保持着正直,就是家庭支柱,后辈楷模,社会中坚。

楼主父亲和俺家父人生一生,俺觉得,都是这样一个基本写照。

愿令尊大人天国永生!
回复 | 1
作者:飞云 留言时间:2012-04-05 13:24:00
安慰唯一
回复 | 0
作者:唯一 留言时间:2012-04-05 09:03:10
同感!今年的清明对我来讲也是与往年不同
回复 | 0
作者:飞云 留言时间:2012-04-04 23:30:27
qingcheng,没关系,有感而发嘛。愿父母健在的有福的朋友们多多珍惜。对我来说去年和今年的清明真有天壤之别。
回复 | 0
作者:qingcheng 留言时间:2012-04-04 22:58:43
清明节了,,,我今年没有回国给父亲扫墓,,,看了你的博客,我很感动,

抱歉我占用宝地,传我写的纪念父亲的诗歌。。

*******************************************************************
诗歌--常回家看看----清明节写给我的父亲
----------------------------------
推门进入特疗室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我爸躺在病床上,用眼睛斜视了我一眼。
我的心随着窗外的树叶,一起在风中振颤。
好象是室内的空气在告诉我,爸爸就要走远走远,,,,,
我把眼泪和鼻涕一起咽下,那么咸,那么咸,
我不能让爸爸看到我的眼泪,说:爸你感觉好点了吗?
故作镇静,又说:我刚下火车。
爸爸想坐起来,哥哥过去扶着爸爸。
我说,不用起来了,我站着说话挺好的,,,,
爸爸微笑了一下,笑得那么勉强,不自然,
爸爸知道自己,好像是在告诉我,谁也不用瞒。

一种感觉让我想马上离开病房,
一种感觉让我想多看爸爸几眼,

终于,我说:今天约了个朋友,等下午我再来,,,,
于是我和哥哥一同走出病房,
病房门发出吱吱的响声,
很微弱,从门缝里渗出的阳光,很刺眼,很刺眼。

走出病房,来到医院的小花园,
我的泪就像无数条被切断的吊瓶,
从我的眼中涌出,
我转过头,不想让哥哥看见,
我死盯着远处那人工喷泉,
我的世界渐渐模糊,
朦朦胧胧中我无力地倒在马路边。

我和哥哥吃了顿中午饭,
在一家叫热炕头的餐馆,
二锅头真的很好喝周围的灯光很暗。
哥哥说先走一步还要去医院。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酸菜粉条,
这时几个卖唱的孩子过来,
说点一首歌曲2块钱,
我问:你们为什么不上学啊?
其实我是明知故问,但又不知该说什么。
拿过歌曲菜单,我看。
都是流行歌曲,我一个也没有听过,
常年离开祖国,
当红歌手的名字我就记得邓丽君和彭丽媛。
都没有,最后我说这首歌没听过,
就来这首吧:
常回家看看。
**************************************************************
回复 | 0
共有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