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徽人的博客  
随性随意随心偶得  
我的名片
徽人
 
注册日期: 2012-10-27
访问总量: 622,68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最新发布
· 建丰同志撒落在赣南的爱
· 看多伦多圣诞游行
· 从数学家张益唐的一段录像聊起
· 那些年遇见的女司机
· 看电视剧《邓小平》,闲聊那些事
· 那些年遇见的说中国话的老外
· 咖啡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小说】
 · 原创:分带鱼(小小说)
 · 原创:《爱情如是说》(七)
 · 原创:《青春如烟》(小小说)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三)
 · 原创:《周末舞会》(小小说)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二)
 · 原创小小说:《蓝调酒吧》(下)
 · 原创小小说:蓝调酒吧(上)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一)18+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
【孩子成长】
 · F......
 · 大儿小学毕业
 · 望子成龙的思考
 · 藤校,藤奶,藤爸,藤娃
 · 望子成龙
 · 大儿今天有点烦
 · 小儿七岁
 · 大儿十岁
【生活琐事】
 · 看急诊
 · 你会给爱车的轮胎充气吗?
 · Handyman是这样炼成的:车子篇
 · 雨中惊魂
【家事】
 · Handyman 是这样炼成的
 · 房事,房市,拿什么来爱你
 · 中标,信用卡号码被盗
 · 一不小心,咱也投资个商铺
 · 割 草
 · 买车记
 · 一声叹息,我家的房事
【转贴】
 · 转贴:张爱玲《中国人的宗教》
【时事】
 · 也聊一下“比特币”
 · 在中国西部建一赌城如何
 · 夏俊峰案的连想
 · 小记吴仁宝(微博)
 · 尚德破产,施正荣未必就是那Loser
 · 小议毛新宇
 · 假如李家少爷在多伦多
 · 也 谈 中 医
 · 信任,现代中国人的奢侈品
 · 朝鲜,中国无言的痛
【老外系列】
 · 我的那些吃货老外同事
 · 朋友的故事,消防队员
 · 洋同事们的hobbies
 · 洋同事永葆青春的秘诀(成人内容)
 · 洋同事,老Tom的烦心事
 · 老外同事对孩子的性教育
【亲朋好友】
 · 打工妹,我曾经的同事(二)
 · 打工妹,我曾经的同事(一)
 · 看电视剧《男人帮》,聊那些事
 · 阿土,阿豪,我的土豪同学
 · 二B青年的欢乐(二):不是我
 · 不如禽兽,禽兽不如
 · 同学的前女朋友成了他嫂子
 · 圣诞了,一段年青趣事,开心一下
 · 语文老师
 · 重新选择,还会牵手吗?
【游记散文】
 · 走,Gaspe看海去!(三)
 · 走,Gaspe看海去!(二)
 · 走,Gaspe看海去!
 · Go!Go!Go!Go to Disiney World(2)
 · Go!Go!Go!Go to Disney World(1)
 · 坐着卡车去北京(二)
 · 那年的湖南行
 · 坐着卡车去北京(一)
 · 西行旧事(二)
 · 西行旧事(一)
【侃】
 · 那些年遇见的说中国话的老外
 · 闲侃那泡尿
 · 奶茶妹,《大丈夫》
 · 情人节闲侃
 · 闲聊李渔
 · 红袖添香和文人狎妓
 · 科大的女婿和复旦的亲家
 · 藿香正气丸
 · 山东女人,安徽男人
 · 站着撒尿的小男孩
【随笔】
 · 建丰同志撒落在赣南的爱
 · 看多伦多圣诞游行
 · 从数学家张益唐的一段录像聊起
 · 那些年遇见的女司机
 · 看电视剧《邓小平》,闲聊那些事
 · 咖啡
 · 写在世界杯的日子里
 · 岁月静好
 · 时间都去哪儿了?
 · 那年,南京的那点事
存档目录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原创:《爱情如是说》(七) 2013-04-28 21:35:39

前言:《爱情如是说》(七),是和网友们正在玩的一个小说接龙游戏,此节本人所写。其他,皆为其他网友完成,下一个网友将续写(八)。

   水,是滑过了身体,流进了下水道,没流走的是那激荡的思绪,他怎么能捡到鹦鹉螺化石?

   冥冥之中,暗香不仅觉得他们很投缘,而且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音希。暗香匆匆地擦干自己,穿上衣服,从包里拿出红色的小盒子,那枚美丽的鹦鹉螺化石静静地躺在盒子里。没错,就是它,暗香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的鹦鹉螺化石,那是师傅临终前传给她和音希的信物,告诫他们永世不要分离。

   暗香的眼睛开始朦朦胧胧地起了水汽,水汽在不断地聚集,最终聚集成清澈的泪水,不知这泪水是不是音希那碗孟婆汤的剩余。

   暗香仍然记得,是她先到了奈何桥。看着对岸那摇曳如火,灿然如血的彼岸花,开落各一千年,花叶永不想见。冥冥之中,暗香不知这花和叶是不是预示着,她和音希永世不能相见。望乡台上,回首前世人间,心酸,心碎,泪流满面。孟婆一直在劝她,"孩子,这碗忘情水是你一生流的的眼泪,喝了吧,最钟爱的人的那最后的记忆,犹如人世间最后一抹晚霞,会在你的记忆中慢慢地消逝,一生的的爱恨情仇,慢慢消失于无形,干干净净,重新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不会有任何痛苦。要不然,生生世世,你不会忘记那个人,痛苦永远伴着你"。暗香说不,不!她一定要等到他的到来。她要在这等,等音希的到来,让他也不要去喝那忘情水,在来世,在苍茫宇宙间,她和他互相记忆着。

   极度困乏的三天,眼睛都没敢眨一下,终于,终于等到了他的来到,暗香高兴地要迎上去,不知谁在她面前挡了一下,当她再次看见他时,他已端起那碗忘情水喝了起来,"不"暗香冲到了他面前,他已经喝下了大半碗,愣愣地看着他。暗香看着自己的身影在他的眼仁里,慢慢地散尽,他也开始像陌生人一样看着她,毫不犹豫地从她面前走过。

"音希...."暗香声嘶力竭地喊道。

    对,他叫音希,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她叫暗香,东篱把酒黄昏后,由暗香盈袖,一对炼药的童男童女。音希,暗香是师傅给他们起的名字。他们的师傅,一个世外的隐士,一个采药炼丹老人。他们俩是师傅路上捡的,兵荒马乱的岁月里,穷人家的孩子时常被丢去于路边,企盼能有好心人捡回家。师傅把他们捡回来后,把正月十五定为他们的生日,也把正月十五这个夫妻节,定为将来他们圆房之日。但是,师傅没有等到那一天,他们也没等到那一天,全都是因为那本《大字诀》。

    《大字诀》,武林传说中的内功修炼秘诀,由前世异人上官云天,参透老子的"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所写的内功秘诀。音希和暗香的师祖笑笑生偶然得到这部《大字诀》,在上官归隐后,纵横江湖三十年,孤独求一败,竟然不能如愿,也追随上官归去。他们的师傅,采药翁兰亭之,师从笑笑生,竟然不屑武林瑰宝《大字诀》,终日沉溺制药炼丹,荒疏武功,所学不及笑笑生一成。

    飘浮的白云,参天的古木,清脆的鸟鸣,飞涧的溪流,这就是水溅石,半山腰,一块凸出的石头平台,几十丈的脚下是一抹黛绿的深潭,傍着这一涧细流,垒石成墙,茅草盖顶,兰亭之就隐居于此,采药炼丹,不理世事。但是那些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大字诀》的武林中人,还是在他下山卖药,兑换生活的用品时,发现了他踪迹。

    暗香清楚的记得,师傅下山回来后,端坐在丹炉前一夜未眠。早晨叫过两人,

"孩子,你们随师傅在这荒山野岭采药,炼丹已有十六年了,知道师傅的来历吗?"

音希,暗香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怔怔地看着师傅,不过感觉好像师傅有什么话要讲,师傅没有看他们,继续道:"其实师傅乃武林中人,出自武林大字门。这大字门由前世异人上官云天所创,他老人家写了一本武林奇书《大字诀》"采药老人兰亭之说完,朝东边拜了三拜,"后来我的师傅,也就是你们的师祖笑笑生他老人家,靠着那本《大字诀〉,纵横江湖三十年,从无对手。等传到我这,说来惭愧,你们师祖不成器的徒弟,对练武不敢兴趣,也讨厌那腥风血雨,一心隐居,采药炼丹。但这次下山,还是让东域的忍派发现,估计他们很快会来,追索那本《大字诀》。香台后面,是一个密室,你们已经知道的。一会就进去,那些人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估计师傅这次,轻易逃出他们的魔掌。但是不管外面有什么,都不要出来。"

"师傅"音希和暗香两人抱着师傅的胳膊,哭了起来。

"孩子不要哭,古人尚能妻死,鼓贫而歌,人去气尽,记住不要出来"两人含泪点着头,

"原本师傅想亲手给你们操办洞房花烛,可是可能已经等不到那天了。密室的桌子的上有些碎银,事后你们下山去吧,置一些田地,忘记水溅石,忘记师傅刚才所说。来,过来,给师傅磕个头,互相再拜一个,算是师傅给你们办的仪式",音希,暗香两人哭哭啼啼地给师傅磕了头,又互相拜了拜,算是夫妻了。兰亭之,又从胸前摸出一件小小物品,"这是鹦鹉螺化石,本门的信物,就算作你们的信物,永远不要分离"。说话间,远远地传来一些嘈杂的脚步声,"快",兰亭之把两人让进了密室,自己端坐回丹炉前,静静地等着来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外面一切归于平静时,音希和暗香,悄悄地从密室里出来。眼前所见,一片狼藉,全身上下全是伤口的师傅倒在血泊之中,手里仍然握着他那柄鱼肠短剑。

   "师傅",两人哭倒在师傅身上,十六年了,师傅像一个慈祥的父亲,照顾着他俩,师傅,他们此生唯一的亲人。

   "交出《大字诀》,放你们一跳生路",他们抬起头时,四个黑衣人用剑指着他们,这些人并没有走远,似乎黑衣人有些畏惧。兰亭之,武功稀松的,但他们还是不敢肯定这两个少年未必不是那绝顶高手,毕竟大字门的传人。

    音希,暗香对看了一眼,别说不知道那《大字诀》,即使知道,也不可能交出去,这就意味着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着离开这水溅石。

     暗香掰开师傅的手指,拿起了那把鱼肠短剑,四个黑衣人后退了几步。暗香惨笑着看着音希,"看样子,我们只能下辈子成夫妻了,我先随师傅一步。师傅,等我"。

    "暗香",音希大叫道,他看见暗香洁白的脖颈,慢慢地涔出鲜红的花瓣。音希抱着暗香,泪如雨下:师傅,暗香!暗香!怀中的暗香,看着他,脸上露出微笑,断断续续喘息地对音希说:记住,我等你...。

    叮铃铃,叮铃铃,突如其来的一阵电话铃声,硬生生地把暗香拉回到现实当中,暗香拿起了电话,"喂"。

浏览(90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